艾米:云中之珠(43)

最后宇文忠还是决定舍命陪君子,做个隐形人,去保护两位女士。

第二天吃过晚饭后,两位女士都化了妆,穿了袒胸露背的裙子,还逼着他换上Grace丈夫的衣服,结上领带,又给他头发上喷了些香香的东西,用手把他额前的头发都提得竖了起来。

这下两位女士都满意了:“哈哈,完全变了个样!”

去的时候是Grace开车,因为她知道路,而且开的是她的车,但在停车场停了车后,她就把车钥匙交给他,好像打定了主意,今晚要直着进去横着出来似的。

酒吧不是他想象的一个墙壁上涂得乱七八糟的大平房,而是一幢豪华的高楼。他们绕到楼后面去停了车,从侧门进去。看门的问他们要身份证明,他和Grace都有美国驾照,顺利过关。但云珠却遇到了麻烦,因为她没美国驾照,中国驾照人家又不认识,而她又没带别的身份证明,差点就进不去,还是Grace交涉了半天,才让云珠进去了。

酒吧果然很高雅,没有电影上那种光怪陆离锣鼓喧天的感觉,进去后就看见一个很大的圆圈形吧台,中间是酒柜,放着各种各样的酒,琳琅满目。再往里走就是一个餐厅样的地方,摆着古雅的餐桌,白色的餐巾折得像花儿一样,开放在各个餐桌上。最里面是乐队,几个穿黑西服白衬衣打黑蝴蝶领结的男人在演奏很优雅的曲目。

他低声问Grace:“这就是酒吧?”

“应该说这也是酒吧。”

“我以为是那种——群魔乱舞的酒吧呢。”

“我怎么会带你的宝贝儿去那种地方?”

他走进餐厅,很老实地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而两个女人则在吧台边的高凳子上坐下。

不一会,有个侍应生给他拿来一个装饰华美的大本子,像本大杂志,大概是菜单,但他两眼一抹黑,一个也不认识,不敢瞎点,只拿在手里做研究状。

过了一会,一个侍应生给他送来一杯酒,他正想说我还没点啊,侍应生指了指吧台的方向,用英语说:“是那位女士为您点的。”

他一看,Grace在吧台边向他挥手致意,他也向她挥挥手。

因为待会还要开车,他不敢多喝,也怕一下子喝完了又得花钱买,只把酒杯端在手里消磨时间,偶尔抿一小点。

他看见吧台边那两位女士手里也有酒,但他没看见是哪位绅士为她们点的。

他就坐那里看酒吧里的各色人等,发现都是些有钱有闲人,穿得很漂亮就不说了,动作也都很优雅,女人全都是袒胸露背的晚装,男人都是衬衣领带,有的还穿着西服。

男人占一大半。

中年男人又占男人的一大半。

最奇怪的是有些人还带着手提电脑,这就让他搞不懂了,如果是来社交的,为什么又带着手提电脑呢?难道现在酒吧变成了做学问的地方?早知道如此,他也该带着自己的手提电脑来这儿写作业的,这么干坐着,多浪费时间啊!

乐队前面的空地上有人跳舞,他想那空地大概就是所谓“舞池”吧,一个没水的池子。

舞池不大,跳舞的也不多,只几对,不是他在电影上看到过的那种乱蹦乱跳,而是很平稳很缓慢的舞步。

坐了老半天,都没故事发生。

他百无聊赖地去了趟洗手间,结果回来就发现形势起了变化,Grace下了舞池,被一个白人帅哥搂着在跳舞,但云珠还坐在吧台前,面朝着舞池这边,很失落的样子。

他也很失落,为什么没人请云珠跳舞?难道美国人不觉得云珠很漂亮?他想过去英雄救美,邀请云珠跳舞,但他不会跳,可别搞成“狗熊揪美”了,再说云珠预先告诫过他,不能暴露身份的,他只好坐那里干着急。

又过了一会,云珠终于被人请去跳舞了,就是刚才跟Grace跳过的那个白人帅哥。

他感到松了一口气。

Grace端着酒杯向他走来,他急得想对她喝一声“别过来,别过来”,但终于没发出声。

她在他对面坐下:“酒还没喝完?”

“没敢多喝。”

“为什么?”

“待会要开车。”

“还早得很呢,这酒不浓,个把小时就——化成了水,上趟洗手间就没了。”

“你跑这里来坐着,不怕别人发现?”

“我怕什么?你女朋友是怕人家知道她有男朋友就不敢追她了,我又不要人追,怕什么?”

“你不要人追?”

“我要人追就不跑你这里来坐着了。”

“那个白人——在追云珠吗?”

她往舞池看了一眼:“是我叫他陪云珠跳舞的。”

“为什么美国人不来追云珠?他们觉得她——不漂亮吗?”

她笑起来:“怎么?你希望老美来追云珠?”

“呃——也不是希望,就是——好奇。”

“你这个男朋友太没劲了,居然希望老美来追自己的女朋友。”

“我说了不是希望,只是——好奇。真的,你说是为什么?”

“我又不是老美,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老美?你应该是美国公民了吧?”

“我是美国公民,但我不是美国的公的民,怎么知道男人心里怎么想?”

他被她的“公的民”逗笑了:“我听云珠说,你和你husband是在酒吧认识的?”

“嗯。”

他不太相信:“是真的,还是你骗云珠的?”

“是真的。”

“怎么会是在——酒吧认识的?”

“怎么不会呢?”

“你以前就——经常去酒吧?”

“嗯,天天去。”

他越发觉得她是在开玩笑了:“哪里有天天去酒吧的人?”

“怎么没有呢?我就是一个。”

“借酒浇愁?还是去——物色结婚对象?”

“都不是。”

“那你天天去酒吧干什么?”

她一笑:“打工。”

他差点笑出声来:“呵呵,去打工,我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她也抿着嘴笑,大概觉得自己的包袱抖得很好。

他问:“你husband不会也在那里打工吧?”

“不是。他是去我们那个城市开会的,住在我打工的那个酒店,晚上没事就到楼下的吧里来喝点东西。”她指指几个正在用电脑的人,“喏,跟他们一样,带着手提电脑,边喝边上网。”

“我刚才还在想怎么有人在酒吧用功呢。”

“他们都是住在这个酒店的人。”

“你husband刚好住在你打工的那个酒店?”

“嗯,他第二天有个presentation(报告,汇报),正在那里修改他的Power Point slides(幻灯片),想往里面加个短片,但总是弄不好,我就自告奋勇帮他弄好了。”

“你是电脑高手?”

“也不是什么高手,在大学读书,经常要做presentation,谁不会整整Power Point?而他是个医生,平时都是跟手术刀打交道的,当然没我会整。”

“那你们是美救英雄,不是英雄救美嘛。”

“应该说还是英雄救美。”

“为什么?”

“他不是老美吗?”

“呵呵,是这个意思。”

她喝了口酒,说:“我帮他加短片的时候,发现他的presentation是关于乳癌的,就问他是干嘛的,他说他是医生,癌症外科,专治乳癌的,来参加一个乳癌研讨会。我就说我妈是乳癌去世的——”

“就这样认识了?”

“嗯,就这样认识了。”

他感觉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大概是提到去世的母亲有点伤心,便很自觉地打住了。

跳舞的老白已经把云珠送回到吧台边,她正在东张西望。

他催促说:“快回那边去吧,她在找你。”

Grace端起酒杯,往吧台那边走去,云珠向她迎过来,两人站住了说话。

他远远望去,看着两个穿袒胸露背长裙的亚洲女人,身材差不多,就是云珠比Grace高一点,但Grace的胸好像比云珠高一些,衬托得云珠有点单薄。灯光下,云珠的皮肤显得有点惨白,而Grace的黑皮肤却显得很健康。最大的差别应该是在神态和气质上,云珠给人的感觉很不自信,满脸都写着“为什么没人来追我,为什么啊,为什么”,而Grace却显得很淡定,有种“世界崩塌于面前又与我何干”的冷艳。

那天的形势一直持续到他们离开时都没怎么改变,有人请Grace跳舞,但没人请云珠跳舞,也没人为她俩点酒。他一气之下,把侍应生叫来,点了两杯酒,送给吧台边的两位亚洲女士。

十点多的时候,两个女人结账走人,他也赶快向侍应生招手,准备结账走人。

但侍应生告诉他,吧台边那位女士已经替他把帐结了。

他走出酒吧,看见两位女士在门边等他。

云珠一见到他,就埋怨说:“怎么搞这么半天才出来?”然后夺过他手里的车钥匙,大步向停车场走去。

坐进车里,他不放心地问:“你能开车吗?”

云珠没好气地说:“怎么不能开?我又没喝醉。”

他不敢多说,只好让她开。

开了一会,云珠抱怨说:“你搞什么搞啊,还点两杯酒送给我们,害Grace姐姐掏了那么多钱——”

“我——是看到——”

“看到什么?看到没人为我们点酒?你坐那里不停地往我们这边望,还对我们挥手,早就暴露了我们的关系,谁还会为我们点酒?”

他被抱怨烦了,顶撞说:“下次我不来了,你们两个来吧,免得没人请你喝酒跳舞,你把脾气发在我身上。”

“我早就说不要你来,你偏要来!”

“是我偏要来吗?”

Grace打圆场说:“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叫他来的,也是我先对他挥手的,不怪他。”

三个人回到家,云珠一言不发,嗵嗵嗵上楼去了。

他对Grace苦笑一下,也跟上楼去。

云珠还穿着她那袒胸露背的长裙,正站在浴室的大镜子前搔首弄姿,大概在研究自己的哪个姿势最好看,最有魅力。

他好心提醒说:“在酒吧那种地方,你不要露出急于等人来追的表情,你越急,人家就越不会来追——”

“我哪里有露出急于等人来追的表情?”

“反正我从旁边观察,有这么个感觉。”

“那是因为你知道我们去酒吧是——等人为我们买酒的。”

“你何必到那里去——等人为你买酒呢?家里又不是没酒——”

“土老冒,你以为我真的是想喝酒啊?”

“那你是想什么?”

她一笑:“就是想过过被老外追的瘾。”

“只怕不仅仅是过个被追的瘾吧?是不是想找个老外嫁了?”

“老外是那么好嫁的?”

“这么说你没嫁老外是因为不好嫁?如果好嫁你早就嫁了?”

她跑过来搂住他:“你今天已经看见了,老外根本就不理我,你还担个什么心?”

“你不是说了吗,今天是因为我在那里,又不断往你们那里望,已经被人发现了——”

“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等我下次单独跟Grace姐姐去,看看到底怎么样。”

“你还要去?”

“怎么不去呢?难道我就让这么一个失败的记录跟随我一辈子?”

“你这失败的记录有谁知道啊?”

“怎么没人知道呢?你知道,Grace姐姐知道,还有酒吧里那些老外知道。就算你们谁都不知道,我自己也知道啊!我一定要洗刷这个耻辱,不然死不瞑目!想我在国内的时候,去哪里不是众星捧月?什么时候这么失落过?”

“如果下次去酒吧,有老外追你呢?”

她耸耸肩:“那就喝几杯不花钱的酒啰。”

“就只喝个酒。”

“还跳几只不花钱的舞啰。”

“只跳个舞喝个酒?”

“那你说还干什么?难道还跟老外去开房间?”

他闷闷地说:“哪里还用得着开房间?那些老外本来就在那里开有房间,你只要跟他们上楼去就行了。”

“不会的,我和Grace姐姐两个人去,怎么会跟人上楼去呢?我就是想试试自己的魅力,没别的。”

52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3)

  1. 沙发

  2. 终于一次赶在前面了,呵呵!

  3. 第三,

  4. 4th. place

  5. 5th

  6. 宇文对云珠的感觉已经起了变化了。

  7. 这故事该怎么结局啊?

  8. 宇文忠真是宅心仁厚!在酒吧里还在急云珠之所急。云珠是否知道她的行为正在伤害着宇文呢,伤害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在这一集里特别心疼宇文这个仁厚的男人,Grace作为旁观者,估计就看得更清楚了。

  9. 宇文和云珠在GRACE面前,就象个青涩而可爱的小孩子,一切的心理活动,都被GRACE微笑着站在另一个高度的地方,看在眼里。

    这么说,我感觉宇文与GRACE虽然活法更相近一些,但就生活的品味与高度而言,宇文还差了一个——档次,呵呵,GRACE对宇文的喜爱,或许就是一般的喜欢(比如他的纯朴与善良),要说那种爱情,或许目前还不是太有。但也许会日久生情,或者宇文迅速成长,快速赶上GRACE姐姐:)

    云珠呢,会否在碰壁一次后两次后,赶紧收起自己的虚荣心呢?不过,我不抱希望,江山晚改,本性难移嘛。

  10. 回复“kaikai”:

    你可以猜一下故事怎么结局。

  11. 对云珠的感觉越来越差……

  12. 喜欢Grace机智诙谐的语言!

  13. 云珠和Grace除了年龄的差距外,别的差距也挺大的。阿忠对云珠真好,却满足不了云珠各个愿望。阿忠也是有脾气的。

  14. 冒个泡,接着看。

  15. 跟读!
    已经43集了,但是感觉云珠和宇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呵呵…

  16. 我觉得以后宇文同学还是跟grace在一起

  17. 可能最终宇文忍受不了,把云珠这颗珠弹到云上去了:)

  18. 感觉云珠和宇文差别越来越大了,对人对事物的看法上,为人处事上等。
    倒是越来越喜欢Grace了。

  19. 我也是越来越喜欢Grace.原来光看题目《云中之珠》,就以为云珠是女1号,现在看来女1号应该是Grace,也许她的中文名字里有个“珠”吧?

  20. 明天会更好

    可能本人从来没享受过“众星捧月”的待遇,所以理解不了云珠在这方面的好强心。
    不过云珠在宇文面前倒是坦率得够可以:她一笑:“就是想过过被老外追的瘾。”

  21. closetoyou2010

    hahaha… Grace好幽默,“天天去酒吧”的那个包袱料抖得真好,还有那个“公”的民,让人看到她风趣的一面;宇文也很好玩,那段后悔没带手提的心思笑死我了。
    宇文对云珠真够宠爱的,没原则了。照这样下去俩人分手是必然的结果。

  22. 云中之珠,也许是云珠的云衬托出Grece为珠。

  23. 云珠在酒吧里的落寞,尤其被Grace衬出,更在自己的男友面前丢人。。。的悲愤交加,可以想象:)

    很多年轻女孩,仗着自己人年轻,身材好,脸蛋漂亮,以为占据了很多优势,至少在异性面前比年长的女性有足够的吸引力。可是,生活有时会反着来。

    那些历练过的沉淀过的女人,举手投足的那种淡定,比如酒吧里的Grace,和那种急于眉目传情,急于告诉别人“我单身,帅哥来请我喝酒吧,来请我跳舞吧”的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的云珠,孰美孰不美,让酒吧里的男人,男人中的中年男人更一目了然。

  24. 就像艾友友在“想这辈子不用奋斗的男生请进来”里说的那样,在我们看起来不美的,放到异国他乡,说不定是尤物。只是审美标准不一样。

    云珠这种在大陆街头看上去五官体型都算好看的,妆容也恰到好处的,说不定在美国帅哥眼里,就是比不上Grace。

    Grace高耸的胸部和麦色的健康皮肤,就把云珠惨白的肤色比下去了。而脸上的神情,那更是天差地别了。

    所以,云珠即使回去对镜看个大半夜,也不会研究出个所以然的。

  25. 可能因为故事里主要人物有三个,所以,看上去云珠不靠宇文的谱,就会想是否Grace靠宇文的谱。其实,我觉得他俩都是善良的,能为别人着想的人,而且第一次见面就挺传奇的。

    我觉得Grace需要的男人,应该是宇文老弟的升级版。至少要具有宇文老弟的优点,还要具备宇文老弟没有的。比如:更广阔的视野、更博大的胸襟、能帮助Grace实现人生愿望的精力和时间以及金钱和知识。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深深的相爱。

    希望宇文老弟不要生气哈:现在的宇文老弟,和Grace还是有一段距离滴,呵呵:)

  26. 小新说得太好了~

  27. 艾米让我们见识了一下另一种酒吧。

    我对酒吧的印象也和宇文老弟一样,一个墙壁上涂得乱七八糟的大平房,里面挤满了奇装异服的年轻人,音乐声震天响,人们眼光迷离,兴奋莫名,抽搐一般乱蹦乱跳。

  28. 原来Grace是这样与丈夫相识的,也算一见钟情了。虽然也是在酒吧,但比较高雅。

  29. 同意楼上的,小新说得太好了。
    小新“宇文老弟的升级版”的描述中其他的短期内很难达到,“深深的相爱”一点很有希望;但感觉宇文不会主动离开云珠,老美里面如果有喜欢云珠这中类型的会不会把云珠追走了?
    另,某天在一个电视相亲节目里看到一个欧洲帅哥说很多中国人以为老外喜欢的美女都是中国人觉得不怎么美的人,他自己的眼光不知道是不是在中国待久了(2年左右)的缘故已经跟中国人差不多了~

  30. 她跑过来搂住他:“你今天已经看见了,老外根本就不理我,你还担个什么心?”

    ————因为没有老外来追,云珠还是要抓住宇文这个垫背的。云珠的美好生活前景里没有宇文的位置,但她知道自己在宇文心中的分量,一直把宇文当个垫背,如果有老外追就跑,没有就还回来,反正她有把握宇文氏不会跑的。不过今天在酒吧和Grace一比之下相形见拙,有点挫伤了云珠的自信,所以还要对宇文有所安抚。

  31. 猜一下结局:

    云珠还是跟一个老外老头跑了,或者跟一个其他的中国人(老任之类富二代)跑了?前面有她从学校回家搭顺风车的一个细节,肯定是搭国男的顺风车,云珠的外貌还是很讨国男艳羡的。老外更注重心灵、素质、品味、精神,估计能看上云珠这种物质女孩的比较少,如果有少数看上云珠的,也会被她的物质索求吓跑。

    Grece的命运,同意小新说的:“我觉得Grace需要的男人,应该是宇文老弟的升级版。至少要具有宇文老弟的优点,还要具备宇文老弟没有的。比如:更广阔的视野、更博大的胸襟、能帮助Grace实现人生愿望的精力和时间以及金钱和知识。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深深的相爱。” 很有可能她找到了这“宇文的升级版”,平安幸福;但,往不好的方面猜一下,会不会她也受了家族遗传病的影响,得了不治之症,最后把遗产留给了宇文?

    宇文在找对象方面的品位好像和老杨比较接近,很虚荣,更看重年轻漂亮的表象。像Grece 这样嫁过老外又有可能不能生孩子的,宇文还没有那个心胸接纳,还没有那个品位欣赏。宇文可能最后和朱洁如走到了一起。但其他像老杨之类的愚民开始孤立、陷害他,他和朱洁如一起到了其它城市生活。

  32. 到处都是枫叶

    云珠自知自己有魅力,喜欢别人“追”自己,喜欢依此“促狭逗弄”男生。第一次到宇文学校就让宇文抱她起来摘花,搞得宇文很狼狈,其实就是利用自己的魅力在戏耍 宇文。美国对于云珠来说是一个向往很久的花花世界,她急于去体验所谓的上层生活,急于在这里展示/炫耀自己的魅力,这些可以理解为是小女孩的虚荣心在作祟(反正我是以一种宽容的态度看待的)。宇文这集的表现很好,为没人给云珠买酒暗自着急,还积极为她出谋划策,说明他很懂小女孩的心事。
    两个人相处,合则在,不合则分。如果不是同类,反而强求在一起,那才是违背人性。宇文和云珠相识时间不长,真正相处的时间更少。云珠到美国,两人的磨合才算刚刚开始,就算云珠之后另外去找个合适的人,那只能说明他俩不合适,并不能说明云珠一开始就是利用宇文,到现在还在拿宇文做“垫背”,等等。

  33. 到处都是枫叶

    看到一些同学强调云珠对物质需求的不可满足性,会造成他俩分手,或者云珠另找他人。但云珠并没有那么难以满足:她很懂名牌,但知道自己买不起名牌时,背个赝品的包包也照样高兴;她去mall里看到很多名牌,也只是品头论足,但也并没有要求宇文买;到目前为止,她要求宇文买的名牌只是三个包包,是她认为是宇文力所能及的,而且能给自己的妈妈争口气(又是虚荣心?)的。

  34. 呵呵,云珠很真实很直白,想被人追就直接说出来,一点也不隐晦。也许她就是想满足一下虚荣心,被人追追就算了。当然,如果追的人认真起来,一定要和她结婚,她也不会拒绝,因为那更能满足虚荣心。

    现在看来,她的问题是没有人追。

  35. 宇文看到云珠没人追,替她着急,一种可能是他心地善良,一心想云珠高兴,另一种可能是他对云珠不那么紧张。

    别忘了,他那次看到白人帅哥送Grace回家,在门前亲吻时,他是很生气的,虽然他自己可能并没觉察,但我们读者都看出来了。

  36. Grace在酒吧这事上的态度,还有点令人捉摸不透。如果她爱着宇文,那么她应该想方设法让云珠被老外追走,就不应该拖着宇文跟去,也不应该去这种过分高雅成熟的酒店,因为那里的人比较注重精神交流,不会对云珠这样的幼稚女孩产生兴趣。

    也许她是既想满足云珠的要求,又不让宇文失去云珠。

  37. 云珠在酒吧的经历真的就像人家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越急越得不到.不如放松,也许有意外收获。

  38. 如果云珠不把宇文作男友,那么她想怎么让米国人追都是无可厚非的。但现在自己有男友,而且还当着男友的面去酒吧里让米国人追,宇文的男友地位放在哪里呢?可爱的宇文还不希望看到云珠落寞的样子而希望有人来追自己女友,真是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啊!

  39. 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国内男人偏好年轻的漂亮女人,越年轻越好;而西方男人即使是再富有的男人也要女方和自己阅历是否相当,这样才会有差不多的精神世界,还列出了一些西方富豪和伴侣的年龄。由此看来,艾友友老师的推断是有道理的,Grace也许故意把云珠带到那种酒吧,而那种酒吧里的男性年龄显然不会对云珠这个黄毛丫头感兴趣。

  40. Grace在酒吧这事上的态度,估计就是’无可奈何’几个字. 既然云珠主动提出要她带自己去酒吧玩, 而且是因为得知她是在酒吧认识她的丈夫而提出的, 那她也只好带云珠去同样的酒吧. 如果为了让云珠给人追走而带云珠去低档点的酒吧, 估计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卑鄙. :)

  41. 在对待宇文和云珠的关系上, 也许Grace是抱着这样的心理: 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 不是你的终究也不是你的.

    如果她为了得到宇文而努力(或者不作为地)使他们分开, 日后宇文很有可能还是会后悔的, 这样的得到并不是真正的得到.

  42. 难道Grace带云珠去酒吧的用意就是打击一下云珠,教育一下云珠?让云珠不要仗着年轻漂亮把男人不当回事,让云珠好好珍惜宇文?或者让云珠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回来可以劝她花点心思读书?

  43. 云珠是那种比较聪明、不太俗的物质女孩,希望自己生活得好,并且嫁个好男人,但不会把自己陷于李慧敏的境地。她能认识到宇文是潜力股,说明还很有些品味和眼光,但如果有马上可以套现的优质高价股,她会当机立断离开宇文。
    相比云珠和宇文,grace是站在另一个高度看生活的,很多他们在追求的,grace已经拥有过了,所以心态肯定比较超然,即便对宇文有好感,也会把握的很有分寸,慢慢享受这个过程。

  44. 如果云珠知道grace和丈夫相识的经过,会更加恼火的,想模仿都没办法。

  45. 我们看宇文不怎么配得上Grace, 但是从Grace的角度看来, 很有可能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而且她见多了’上流社会’的衣冠楚楚, 可能看得多的是优雅的谈吐, 得体的举止后面的冷漠,自私和不负责任. 相比于宇文那颗金子一般的心, 他的土冒和傻气真的不是什么要紧的缺点.

  46. “想我在国内的时候,去哪里不是众星捧月?什么时候这么失落过?”
    ————- 这进一步证实了云珠很不甘心不被人追捧.

    想当初宇文和伯格曼教授乘坐云珠导游的旅游车, 宇文没有被云珠的美貌吸引, 甚至没留意到她有多漂亮, 甚至在云珠经常过来找他们说话的当口, 竟而对她有些’鄙视’, 不知道云珠是不是因此很感挫折.

    后来云珠主动找他, 估计除了为找伯格曼,也为了报这一见之仇, 在宇文面前大展魅力, 把他乖乖地俘获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后来, 云珠有可能是动了真情, 也有可能是为了出国, 或者两者兼之.

  47. 艾友友老师说得对!昨天我也想到了这个细节,但没深想。就是对于老外酒吧没追云珠,他表现的善良,和不紧张。

    艾园的同学们都是经过或者正在经过热恋的人,热恋的时候我的眼里只有你,你的眼里只有我,那种感觉,你们懂的:)

    但是就算一个男人再善良,也不会因为别的男人没追(请跳舞喝酒)自己的女友,而和这位女友一起感到失落吧?这个,非常不正常。

    是不是,在宇文老弟的小宇宙里,已经开始隐隐觉得自己真的不那么十分在乎云珠了呢?一旦不那么在乎了,反而能正常看待云珠了,反而希望她能真的找一个合适的男人走了算了?

  48. 做男人不能太老杨!

    把自己的老婆作为不动产来看守,他倒是想能不动就不动来着,可她老婆一旦哪天想动一动,估计不动产也就成了动产。

    (老杨这集没出现,是我气不过)

  49. closetoyou2010

    非常同意艾友友的观点:“宇文看到云珠没人追,替她着急,一种可能是他心地善良,一心想云珠高兴,另一种可能是他对云珠不那么紧张。”而且我更偏向于后一种可能。

    宇文对云珠的感情细究起来应该是受之吸引、予之宠爱的成份多一点,是被动地付出;而宇文对Grace的感情付出相比之下要主动得多,比如山谷大雾那天就电话里短短的对话声也会让他担心Grace是否生病,甚至冒着行车危险赶回家查看。更关键的是,看见Grace与洋哥哥亲吻时他气恼,看见云珠没人追却为云珠着急;这里面反映出他对云珠的情爱缺乏应有的嫉妒。我猜哪天云珠提出分手(或他看到云珠与哪位男士走得过拢)的话,他多半会为云珠找到自己满意的生活而欣慰,不会伤心欲绝或怨恨云珠无情无义。

    与宇文和云珠相比,Grace的生活经历感情经历要复杂得多,又处在争夺遗产的漩涡中,宇文的单纯、厚道、为人真挚,包括那些“傻乎乎”的言行对她而言都一定是种精神享受,会深深吸引她。我跟小新的看法不同,我觉得Grace 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她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家族遗传病史而强迫自己不爱上宇文或不接受宇文的爱,她也可能会因为宇文想留在美国追寻美国梦(如果宇文是这样打算的话)而离开宇文,但她不会有宇文配不上她的感觉。

  50. Yuwen may have realized something that Yunzhu is lack of some real love to him and he has lost his love feeling to Yunzhu gradually as well.

    Yunzhu may not be able to get a rich man. But Yuwen may get a rich woman (Grace) with real love each other.

  51. 到处都是枫叶

    宇文的这个“不着急”和当时看到Grace跟白人帅哥亲热时的那个“生气”,好像没有太多比较价值呢:宇文为没有人请云珠买酒替她着急,但如果看到云珠和白人亲热,他不见得不生气。

    宇文对Grace生病时的照顾,也不能说是爱情使然,而是“责任”使然,确切地说,是宇文强烈的责任感使然。如果云珠生病了, 或者怎么样,他照样会主动照顾。上次好像是十年忽悠说过,即便是赵云那天说话气息恹恹,估计宇文还是会冒着大雾赶回去。

  52. 云珠要是哪天遇上了什么人,有机会过上她心目中的生活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宇文的。。不知道宇文感觉到了没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