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4)

下一个周末,云珠真的跟Grace两人去了酒吧,但回来之后还是闷闷不乐。

宇文忠有点幸灾乐祸:“今天我可没去啊,别又怪我头上。”

“不怪你怪谁?你上次已经把局面搞糟了,现在挽都挽不回,那个酒吧的人都知道我是有BF(男朋友)的人了,谁还会来给我买酒?”

“我觉得美国人根本不在乎你有没有男朋友,他要是想追你,就算你有丈夫他也会追你。”

“你被美国人追过?”

“我没被美国人追过。”

“那你乱说个什么?”

他笑了笑,建议说:“那下次去另一个酒吧好了。”

“哼,还用你说!我已经跟Grace姐姐约好了。”

第三个周末两个女人果真去了另一个酒吧,但云珠回来还是闷闷不乐。

这次他不好意思打击她了,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根本没问她情况如何。

但她自己忍不住,抱怨说:“我觉得美国人有病!看上的都是那些中年大妈,又老又丑的那种。姑奶奶我再也不去酒吧了!美国男人都是他妈的变态!”

他附和说:“美国男人真的不懂得审美,尤其是亚洲女人的美。”

哪知道云珠不吃他的马屁:“你别幸灾乐祸,我这是刚到美国,还没摸着门路。总有一天,我会让美国男人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你等着瞧好了。”

“他们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了,你就怎么样呢?”

“我?我就用我的鞋尖踢踢他们的鼻子,说:喂,起来吧,老娘不需要你们跪在面前。”

这话说得他也忍不住笑起来。

后来他问Grace:“你是不是专门把云珠带到那些——不会欣赏她的酒吧里去?”

“我干嘛要这样?”

“让她对老外死心啊。”

“我干嘛要让她对老外死心?”

“因为你想帮我嘛——”

“我干嘛要这样帮你?”

“你——怕她跟老外跑了,所以——”

“呵呵,你别想得美了。我还巴不得她跟老外跑掉呢,所以才带她去比较高雅的地方,找个可靠的老外,你也放心些。”

“那怎么连去几家都没人追她呢?”

“我正想问你呢。”

“为什么问我?”

“你是男人嘛。”

“男人就知道答案?”

“不是说‘天下男人一般黑’吗?”

“呵呵,我不黑,我是黄种人。”

云珠不去酒吧了,又想起另一个去处:“你去过脱衣舞俱乐部没有?”

“没有。”

“我不相信,你来美国这么久了,还没去过脱衣舞俱乐部?别人说中国的男生都是一到美国就去那里看脱衣舞。”

“那我可能不是中国的男生吧,反正我没去过。”

“为什么你不去呢?”

“忙得要命,哪里有时间去看那玩意?再说,有你为我跳脱衣舞,我还用得着花那个冤枉钱?”

“那我们现在去看吧,看看是人家跳得好,还是我跳得好。”

“哪有女生看脱衣舞的?”

“怎么没有呢?你以为看脱衣舞的都是为了看人家的光屁股?”

“那是为了什么?”

“脱衣舞也是一种舞蹈艺术嘛,像那个钢管舞,很难跳的,不光要有舞蹈基础,还要有臂力才行,对身体的柔软度要求也很高,不是谁都能跳的。”

“你跟我视频的时候,抱着那个床架子跳的,是不是就是钢管舞?”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跳得好不好?”

“好倒是好,就是太——撩拨人了——”

“要的就是那个效果嘛。”

“那个只能在卧室里跳跳——大庭广众之下——”

“老土了吧?那个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跳,才够热辣——”

云珠是个有了想法就要付诸实践的人,很快就说动了Grace,然后两个人一起来说服他:“去吧,去吧,也算一种生活体验嘛。”

“又要花不少钱吧?”

Grace大方地说:“我请你们。”

“那怎么行?上次也是你花钱,这次又让你花钱?”

“那有什么?我工作了,你们还没工作嘛。”

“但这都是——我们提出来的——”

“是你们提出来的,但我也跟着享受了嘛。”

他好奇地问:“这对你来说是一种享受?”

“至少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法,成天呆家里,多无聊啊。”

他坚持说:“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花钱了,你不答应这一点,我是不会去的。”

云珠抢白他:“好像是谁在求你去一样,你不去算了,我和Grace姐姐两个人去。”

他很不放心:“脱衣舞就不会是像上次那种高级酒店了吧?”

Grace回答说:“是night club(夜总会)性质的。”

他对夜总会也没什么好印象,貌似各种罪恶都跟夜总会相关,于是说:“那我还是舍命陪君子吧,去给你们当保镖。”

云珠嘲笑他:“当什么保镖,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别的女人的光屁股?”

“光屁股有什么好看的?”

Grace说:“呵呵,还不见得有光屁股看呢。”

“为什么?”

“因为有的州规定只能topless(无上装),不能fully nude(全裸)。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州是什么规定,上网查查就知道了。”

几个人立即上网查询,发现本州真的不允许fully nude,还不允许触碰脱衣舞娘。

云珠说:“哇,这么严格啊?”

Grace说:“这还不是最严格的,有的地方规定观众必须离stripper(脱衣舞娘)六英尺远。”

云珠敬佩地说:“你看美国的法律多严明,要是在中国,只要你掏了钱,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就是带去开房,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Grace说:“在美国就看stripper自己的了。有的stripper愿意跟客人发展其他——关系,那是另一回事,但从职业的角度来讲,她们只是跳舞,可以用舞蹈动作挑逗客人,让客人冲动,甚至——高潮,但她们原则上不触碰客人,更不卖身。”

他说:“照你这么说,跳脱衣舞的还——挺正派的呢。”

云珠说:“本来就是么,你以为人家都是鸡?”

他开玩笑说:“你这么敬佩stripper,是不是想去跳脱衣舞啊?”

“我是想去跳啊。”

他差点跳起来:“什么?你当真想去跳啊?”

“为什么不?你刚听Grace姐姐说了,跳脱衣舞的很正派的。”

“再正派也是把——身体露给别人看。”

“又不是fully nude!”

他最佩服的就是云珠对这些英语单词真是达到了过耳不忘的程度,听一遍就知道读法和用法,如果把这点天分用在托福上,可能早就考过了。

他坚持说:“再怎么不fully nude,也是脱得只剩——三点式了。”

“那又怎么了?夏天游泳不都是穿着三点式的吗?”

“那怎么相同?”

“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啦。”

“要说不相同,那就是穿游泳衣让人看了还赚不到钱,跳脱衣舞让人看了还可以赚到钱。”

他觉得这个逻辑真的很胡搅蛮缠,但又说不出错在哪里。

云珠说:“我听人说跳脱衣舞很赚钱的,一晚上可以赚到好几百,甚至上千!”

他不相信:“跳脱衣舞——这么高的工资?只怕是靠——歪门邪道赚的钱吧?”

“才不是歪门邪道呢!”

Grace解释说:“跳脱衣舞的一般是不拿工资的,有的还要倒交钱给夜总会才能上台。”

“那她们怎么赚钱?”

“主要是靠小费。你说这次你掏钱,那你最好换几百美元的小票子,给我们三人一人分一点,我们到时好给小费——”

“那里不收信用卡?”

“收当然收,你点几杯饮料什么的,可以用信用卡支付,但你给小费呢?难道把你的信用卡塞到stripper(脱衣舞娘)的小裤裤里去?”

他想到那个塞钱的场面,有点脸红。

云珠不屑地说:“真是老土,连这都不懂,就算没去过,想也想得出来了嘛。”

Grace笑着对他说:“特别是你,得多带点现金,如果人家给你跳lap dance(膝上舞),你出手小气了可不行——”

“我才不要谁给我跳lap dance呢。”

“也是,像你这种没定力的,最好别让stripper(脱衣舞娘)给你跳lap dance,不然的话——呵呵——可能会当众出丑。”

两个女人都笑起来,把他搞了个大红脸。

还别说,他虽然是去当保镖,但内心深处还真有点躁动不安呢,毕竟是个新鲜事,还没经历过的,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他最担心的是会像Grace说的那样,经不起脱衣舞娘的挑逗,在大庭广众出乖露丑。

他决定去夜总会之前先做点准备工作,云珠好像心有灵犀似的,提出先在家里给他跳一通脱衣舞,说待会好有个比较。

当云珠穿了三点式在他面前扭来扭去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她,滚倒在床上。

云珠吃吃地笑:“干什么,干什么?不是说了只能看不能碰的吗?”

“谁说的?”

“本州法律说的。”

“本州法律管得着我碰不碰自己的老婆?”

“当然管得着,如果我不同意,你就不能碰我,不然我告你强暴。”

他热烈而深入地抚摸她,小声问:“你同意不同意?同意不同意?”

她扭动着,吃吃地笑:“我不同意——”

“嘴硬!都泛滥成灾了,还不同意——”

“谁泛滥成灾谁同意,我就是不同意——”

“谁同意我就碰谁——”

完事之后,两人穿好衣服,叫上Grace,一起驱车去看脱衣舞。

也许是事先做了准备工作,也许是那晚的几个脱衣舞娘都不那么漂亮,反正他没觉得有多兴奋,只觉得几个女人大腿好粗,腰也不细,屁股又肥,舞姿也一般,真的不如云珠跳得好。

脱衣舞娘跳完一曲,就走下台来,在观众席里扭来扭去,观众就往她三点式里塞小费。

他们三个人都预备了一些小面额钞票,等脱衣舞娘扭到跟前,他们也学着其他观众的样,往脱衣舞娘的三点式里塞小费。

有个脱衣舞娘扭到他跟前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脸上的粉都泥成了墙,还掩盖不住眼角的皱纹,胸前也有好多晒斑,也是泥墙一样泥了一层粉都遮不住,体积更是宏大,可能比他还重,隔远看还凑合,离近了看真的很吓人。

他有点悲哀地想,这也是为了生活啊!如果有别的办法,谁会在这个年纪还来卖这种命?

有个脱衣舞娘走到他附近一个男人面前,开始跳舞。Grace告诉他,那就是lap dance。他看了好一阵才明白,原来所谓lap dance并不是真的在男士lap(腿)上跳,只是离得很近而已。

那个脱衣舞娘跳得很卖力,不是让乳房在那男人眼前晃,就是让大腿根在那男人眼前晃。看那个男人的样子,很兴奋,但不知道兴奋到什么程度,至少从外部看不出来。

最后那男人往脱衣舞娘的小裤裤里塞了一张卷起来的钞票,脱衣舞娘飞给他一个吻,拍拍他的脸,施施然而去。

还有一个脱衣舞娘是在几个男人面前的一张桌子上跳舞,弯腰啊,踢腿啊,搞得不亦乐乎,而那几个男人有的仰着脸,盯着看,有的似乎不那么好意思紧盯着,故意东张西望的,最后都塞了钱在那个脱衣舞娘的三点式里。

他认真地看了半天,还真没看到有人动手动脚的,都挺规矩,给小费的动作也很礼貌,一手拉起小裤裤的腰边,一手把钱放进去,如果脱衣舞娘还穿着有吊袜带的长袜子,大家就把小费塞在长袜子里,但没有谁借机摸一把捏一把偷窥一把。

回到家后,三个人一对账,发现总共用掉了两百来块钱,除了喝饮料的几十块钱外,其他的都给了小费了。

云珠兴奋地说:“哇,跳脱衣舞太赚钱了!光我们三个人,就给了一百多小费!而我们还不算最大方的,想想看,那几个stripper今晚该赚了多少钱啊!”

他半开玩笑地对云珠说:“这下完了,你肯定要去跳脱衣舞了。”

“如果赵云不在这里,我就敢去跳。”

“为什么要赵云不在这里?”

“她在这里我哪敢跳?传回B市去,我妈不气死了?”

40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4)

  1. sha fa!

  2. 先占位,再慢慢看。

  3. 前排!大开眼界,如临其境,谢谢艾米的精彩描写!

  4. 前排。

    真好看。 谢艾米。

  5. 今天比较靠前。

  6.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云珠到底还是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想要有人追来证明自己有鬼力,跳脱衣舞也是敢跳的,怕的是传到老妈耳朵里。

  7. 云珠也有怕的。阿忠太宠爱云珠了。

  8. 真是长见识啊!莫不是艾米亲临现场过?

    大千世界,人跟人真是不一样啊,我们只看看这描写,都看得唏嘘不止大惊小怪的,更别说这辈子有朝一日去做stripper了,就算是让我去看看其表演,我也得思想斗争一下下。(估计要是有人请客并非拉我去,我会去的)

    云珠很潮很开放啊!啧啧,只有佩服的份儿了,或许,这个是天生的。

    云珠跟宇文,真不是一路人了。顺其自然吧,最后应该还是分开的好——-依目前情形看。

  9. 看到那篇≪避孕套为什么会破≫,猜测一下,云珠会不会后来怀孕了呀。

  10. 想起以前艾园贴过的一篇文章,讲的是母女两同在一家俱乐部跳脱衣舞的。
    难道云珠后面真的去跳脱衣舞了?

  11. 艾米描写得太传神了,看完我已经热血沸腾了。

  12. 明天会更好

    看来云珠来美国真不是来学习的。平时在家不看书,周末就上酒吧,测试自己的魅力;如果不是怕妈妈知道,可能真去跳脱衣舞了。如果她真要去的话,不知宇文会不会阻拦?

  13. 执子之手偕老

    我也猜云珠可能因为什么事最后去当舞娘了。

  14. closetoyou2010

    云珠……云珠……这一代人的生活态度真是令我咋舌,她的言行难道没让宇文减少对她的好感吗?我真不相信!

  15. “如果赵云不在这里,我就敢去跳。”

    “为什么要赵云不在这里?”

    “她在这里我哪敢跳?传回B市去,我妈不气死了?”

    —————-云珠这算不算“羞耻”文化呢?

  16. 真是一物降一物,云珠既不怕宇文不爱她,也不怕夜总会那里三教九流混杂,她一心想展示自己的舞姿和魅力,当然还能赚大钱,没想到她怕的是赵云。说得也是,这两家的两代人都在明处暗处里较着劲儿,云珠要真当了脱衣舞女,不仅自己在赵云前没了面子也让她妈妈丢了面子。

  17. “呵呵,你别想得美了。我还巴不得她跟老外跑掉呢,所以才带她去比较高雅的地方,找个可靠的老外,你也放心些。”
    ———-grace无意中说出了潜意识里的想法?或者也说出了宇文潜意识里的想法?

  18. 期待下文!

  19. 回复“若水”:

    把你的贴删掉了。对于Grace的中文名字,你可以有你的猜测,你也可以根据剧情和人物性格分析Grace为什么不用中文名字,但不要扯什么艾米卖关子。

  20. 舞娘也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嘛.

  21. 执子之手偕老 | 二月 23, 2011于12:26 上午 |
    我也猜云珠可能因为什么事最后去当舞娘了。
    —————————————————–
    根据前面的线索,乱猜下,这个事可能是云珠妈妈出车祸了,需要很多钱,云珠去当舞娘了

  22. 大开眼界,感谢艾米精彩描写~
    宇文悲哀地想脱衣舞娘为了生活在这个年纪卖这种命的一段让我想起几年前曾经看过一个肚皮舞娘跳舞,也给我这种感觉。舞娘基本上算青春饭吧…
    觉得楼上珍珠奶茶的猜测有些道理,顶一个:P

  23. 在美国,跳脱衣舞是一种职业,不应该被人瞧不起。

    正如云珠说的那样,游泳也穿三点式,跳脱衣舞也穿三点式,为什么人们要瞧不起跳脱衣舞的人呢?

  24. 回复“鲜花”:

    只能说你太老套了。

  25. 这个云珠果然是新潮!宇文忠要跟上她的思维总要费点劲儿!看得出来宇文忠还是很愿意跟的。但他内心好像更认同GRACE,比如他喜欢素颜,不喜欢浓妆等等。

  26. 我看见过一个老中写的文章,说有个白人老师朋友带他去看脱衣舞,是全脱光那种。有个女的跳到他跟前,让他躺地上,然后差不多坐到他脸上去了,他很尴尬,更尴尬的是,这个朋友告诉他,那是他女朋友。

  27. 回“十年忽悠”:

    唉,是的。还不是一般的老套。本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认真总结了一下,原因有三:一是上岁数了思想僵化传统,二是总觉得没时间,除了上班就回家做饭洗衣看孩子的,三是,听说过脱衣舞,但也不知中国大陆哪可以看到?

    有没有知道的,告诉一下,我也去长长见识,以便跟得上形势。

  28. 执子之手偕老

    回鲜花儿:
    天上人间:)))

  29. “ 十年忽悠 | 二月 23, 2011于12:41 下午 |
    在美国,跳脱衣舞是一种职业,不应该被人瞧不起。”

    从道理上说,是不应该被人瞧不起,但是在美国,人们也一样会用特殊的眼光看待脱衣舞女的。在《疯狂主妇》里有几集就是关于一个叫Robin的脱衣舞娘的故事,Susan为了帮助她开始新的生活,在她就职的学校为她谋了一个助理教师的工作,结果被一个学生的父亲认出,报告学校,学校立即开除了她。

  30. 怎么看不到刚发的帖?

  31. 清风白云飘

    处理家中事,刚回来,急忙补课,感觉宇文和云珠不是一路人~
    看到艾米维妙维肖的描述,好似身临其境~
    鲜花:澳门可以看到这样的舞,很无趣的,还不如看艾米的描述来劲。

  32. 回复“泡浪妈妈”:

    我说的是“不应该被人瞧不起”,你说的是“实际上有人瞧不起”,我的论点包括了你说的那种情况,那就是瞧不起脱衣舞女的人是“不应该”的。

  33. 回复“鲜花”:

    你用不着亲自看脱衣舞才能做到不老套,“老套”是指观念上的,而不是经历上的。我说你“老套”,是因为你在评论脱衣舞的时候,有夸耀自己活法的嫌疑。

  34. 云珠应该不能在美国跳脱衣舞,因为她是学生签证,不能受雇工作,除非是打黑工,但那肯定要受更大盘剥,赚不到钱。

  35. 听说现在钢管舞在中国很时髦,还有专门的比赛呢。

  36. 如果云珠在美国找不到老外嫁,又不能去跳脱衣舞赚钱,可能也只好和宇文捆在一起。其实很多婚姻都是这种主观和客观的混合体,可能一方主要出于爱情,另一方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者两方都不全是出于爱情。

  37. 回复艾友友:

    是。现在国内的钢管舞很是风靡。前阵子,我走在街上,就会有传单小弟上来塞给我几张钢管舞的介绍。有的介绍上把钢管舞列为民族舞,说是发源于美国某建筑工地上,黑兄弟用来减压的,有的列为爵士舞,说是音乐非常重金属,令人心醉神迷。

    我看还有的心理咨询所也有,把我汗的:)据心理咨询师说,很多夫妻性冷淡,就是因为妻子性感指数和性感敏锐度不够,钢管舞大量的动作都有挑起自己和对方性欲的作用。所以,据说,现在哈,大婆们纷纷走进钢管舞培训班,用性感学习来捍卫自己的婚姻,哈哈:)

    其实,我觉得心理咨询所办这个还挺让婚姻里本分但缺乏技巧的人学以致用的:)至于街上那些培训班,靠谱的就没多少了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