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5)

后来云珠就没再提出去酒吧或者去夜总会了,但也没心思学英语:“英语太难了,我肯定学不会。你也别指望我考托福读学位了,我还是发挥我的特长,教舞蹈赚钱吧。”

“到哪里去教?”

“我听说C市的华人协会就开了个少儿芭蕾班,现在请的一个老师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只是一个文艺爱好者,到这里来陪读,没事干,就在那里教舞蹈赚钱。C市真是太缺人才了,像她这样的人都能开班教舞,真是误人子弟。你去跟老杨说说,让他介绍我去那里教舞。”

“舞蹈班是老杨办的?”

“不是他办的,但他是C市华人协会的,说得上话。”

这让他很为难,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愿求人的人,更何况他上学期还拒绝过老杨的请求,没在老李的事上帮忙,现在他怎么好意思去求老杨把云珠塞进舞蹈班去?

他支吾说:“这事——我觉得——”

“你觉得怎么了?”

他把自己的顾虑说了一下,云珠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呀?你是病了,又不是故意不给他帮忙——”

“但我并没生病呀!”

“你不说,他怎么知道你没生病呢?你不要做贼心虚嘛。”

他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老杨,把云珠想到C市华人协会办的舞蹈班教学的事说了一下。

老杨没他想的那么坏,根本没提上学期的事,而是很热情地说:“好的,我帮你问问看。”

过了两天,老杨回话说:“你女朋友教舞的事,我帮你问了,那边说不行,因为他们已经请了人,不好中途把人家辞掉。”

他觉得这很合情理,就像他始终没勇气向餐馆老板提出周末做全天一样,毕竟老张还在他先到那家餐馆,他一个后来的人,怎么好把人家赶走呢?

他把老杨的回复转告给云珠,她有点不服气:“怎么可以这样呢?既然开了班,收了钱,那就要保证那些孩子能学到东西。我问了的,别人都说她教的什么呀,根本不是芭蕾舞,都是一些民族舞蹈的花架子,一点都不正规。他们像这样办芭蕾舞班,肯定会办垮——”

“但是他们已经请了人家,总不能中途——赶走吧?”

没过几天,云珠气咻咻地告诉他:“你被老杨骗了,舞蹈班的那个老师已经被录取到C大教育系,人家拿到了助教钱,根本不打算在舞蹈班教课了,华人协会那边正在找人顶替她。老杨知道这事,他是故意不帮这个忙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上学期没帮他的忙。”

“但是他对我不是这么说的呀——”

“你快别管他对你是怎么说的了,我这是从他老婆那里听来的,难道他对他老婆说的话还不如对你说的话真实?”

“他老婆这样说的?”

“当然了。”

“他老婆怎么会对你说这些——”他很不明白为什么云珠在他后到美国,后到C大,但认识的人却比他多得多,而且都是铁哥们铁姐们,人家什么话都告诉她。

“她为什么不会对我说这些呢?”

“我的意思是——你刚来美国不久,怎么一下就跟她成了——无话不过的好朋友了?”

“什么叫无话不过?”

“她把他丈夫的秘密都告诉你了——”

云珠骄傲地说:“因为她信任我!一个女生,怎能没有几个闺蜜?如果连闺蜜都没有一个,那还不被老公欺负死了?哼,交朋友啊,不能像你这样,平时不努力,急时抱佛脚。人家平时叫你帮忙做个什么,你都不愿意做,而到了你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你就巴不得别人都舍命帮助你,那怎么可能呢?”

“不是我不帮他,而是他要我帮的那个忙,是——我不能帮的。”

“有什么不能帮?”

“我怎么能污蔑人家朱洁如?”

云珠沉默了一会,说:“我正在想这个朱洁如的事呢。为什么你这么向着她?”

“我哪里有向着她?”

“那你怎么不愿意帮老杨的忙呢?”

“难道你希望我造假,被学校抓住?”

“我没说希望你——被学校抓住。但是你至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光明正大给学生分析分析,为什么朱——老师只能得那么多分?”

他没办法解释,因为云珠完全不懂他们系里的事,不知道朱洁如教书的情况,不知道班上学生的情况,甚至不知道美国的学生评估老师是怎么回事。他咕噜说:“你以为美国人会听我的?我叫他们给谁打多少分,他们就给谁打多少分?”

“为什么他们不听你的呢?我们在学校不是都听老师的吗?”

“但是我这个老师——只是一个助教的助教——”

“反正我觉得一个人做事要留条后路,不能太做绝了。你怎么知道今后不会求到人家头上去?这不就现世报了吗?”

他不想再为这事争下去,云珠心里肯定认为她教舞蹈的事是被他搞黄了的,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还好云珠不是那种只抱怨不行动的人,她埋怨了一阵,就开始想别的办法:“我们不稀罕他们办的那个舞蹈班,我们自己来办一个,收的学费还不用跟华人协会分成,更合算。我相信凭我的实力,一定会把他们那个班的学生抢过来。你说对不对?”

“你办班的能力我是绝对相信的,但办舞蹈班不需要地方?”

“当然需要地方。”

“我们到哪里去找地方呢?如果租学校的地方,还不知道要多少租金呢。”

“当然不能租学校的地方,那太费钱了。我妈办的那个舞蹈学校,最少有一半的钱都花在租地盘上了。”

“不租学校的地方,还能到哪里去租地方?”

“Grace姐姐有个地下室,里面只放了一点健身器材,可以收拾出来做练功房。”

他知道那个地下室,因为Grace很早就告诉过他,叫他去那里健身。但他功课比较忙,没时间去,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他说:“我知道她有个地下室,但她经常去那里健身,我们怎么好意思占用?”

“我们又不是从早到晚占用,上舞蹈课的时候就把健身器材搬到角落去,课上完了又搬回来不就得了?”

“那些玩意都不轻的,你搬得动?”

“我当然搬不动,但你是干嘛的?”

“Grace会同意吗?”

“她这人特nice(好),肯定会同意。”

“就算Grace愿意让你在她地下室办舞蹈班,你怎么把这个班办起来呢?”

“这还不简单?打印一些广告,拿到外面去张贴。”

“美国可不像中国,美国不能随便在外面张贴广告的。你看见哪里乱贴广告了?”

“怎么没有呢?学校就贴了很多广告,像那个学生活动中心里,墙上不都贴着广告吗?”

他知道活动中心那些广告,因为他刚来时经常到那里去找房,便解释说:“那里不是随便都能贴的,要到学生活动中心去登记申请,填好了表,活动中心的人帮你贴出去。那里的广告你看着乱,其实都是有安排的,比如租房,找房的贴在一面墙上,出租的贴在另一面墙上,都是按时间顺序贴的。”

“那我就去登记申请啰。”

“但是贴那里有什么用呢?你是教小孩子跳舞,去那里的人既不是小孩子,又不是小孩子的家长,都是C大的学生,未必你还教成年人跳舞?”

“你这一说,倒提醒我了,其实我也不是非得教少儿芭蕾不可,我可以办个健身舞班,美国这么多胖子,肯定有很多人想健身减肥。好,就这么说,我不办少儿芭蕾舞班了,我就办成人健身减肥班,或者我两种班都办,一个班收二十个人,每人一节课收二十块钱,一个星期上三次课,那就是——多少啊?”

他还在心里默算呢,云珠已经给出了答案:“四十个人,每个人六十,一个星期就是两千四!一个月就将近一万了!哇,我们发财了!”

“一节课收二十是不是太多了?”

“多什么呀?二十是最便宜的了。”

“一个班收二十个人是不是太多了,地下室装得下吗?”

“可以错开嘛,十个人一三五,另外十个人二四六。”

“那你不是得天天开课?”

“那怕什么?一节课顶多一个小时,天天开课也没多少时间。要赚钱嘛,不辛苦点还行?”

“那你去活动中心试试发广告吧。”

结果云珠乘兴而去,败兴而归:“那里不让贴。”

“为什么?”

“说我没有办班的许可。”

“要谁许可?”

“我也不知道,但是办班肯定是要许可证的,我妈在中国办班就要去工商局申请执照才行,但我不知道美国应该去哪里申请执照。美国有没有工商局?”

“我们问问Grace,她可能知道。”

Grace一听就连连摇头:“不用申请了,肯定不会批准的。”

“为什么?”

“你是外国学生,F1签证,到美国是来读书的,不是来工作的。”

“那怎么阿忠可以工作呢?他也是F1。”

“他是on campus(校内)工作,做助教,那个是允许的,F1可以在校内受雇,但不能在校外工作。”

“他送餐不是校外吗?”

“那个——他打的是黑工,被移民局知道是有可能递解出境的。你千万别偷偷办黑班,不然的话,就是违反移民法,抓到了会送你回去,永远不许你进美国。”

云珠不甘心地问:“那如果我不当学生了,跟阿忠结婚,做他的家属,可不可以办班呢?”

“也不行,他是F1,你做他家属就是F2,F2是到美国来陪读的,连校内的工都不能打,更别说校外的工了。”

云珠不响了。

但过了一天,云珠又兴奋地告诉他:“我找到一个办法了,可以开个舞蹈学校。”

“是吗?怎么开?”

“我看网上说,F1可以开公司,做老板,那我就来开个舞蹈学校,自己做老板,不就行了?”

他有点不相信:“网上哪里说的?你指给我看看。”

云珠找到那个网页,指给他看:“喏,就是这里,这不明明白白说了F1可以投资开公司做老板吗?”

他大致看了一下,说:“但这里说了F1只能投资,不能受雇。”

“什么意思?”

“我的理解就是你不能在你自己开的舞蹈学校里——任教。”

“什么?我自己开的舞蹈学校,我还不能在里面任教?那要谁才能任教?”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里就是这么说的。大概还是跟学生签证有关,你是来读书的,就应该安安心心读书,怎么可以在公司里任职呢?”

云珠灵机一动:“我有办法了,那就你开个舞蹈学校,你做老板,然后雇我来教舞蹈,那不就行了吗?”

他跟着欢喜了一阵,马上就发现了问题:“不行吧?我F1开舞蹈学校也许没问题,但你F1在我的学校任教,那不又成了受雇了吗?既然F1是不能受雇的,你又怎么能在我的舞蹈学校受雇呢?”

云珠不信邪,又去问Grace,但Grace的回答是跟他一样的:“不行的,F1不能受雇,你不能在他的舞蹈学校教舞,他也开不了舞蹈学校,因为他没资金。外国人在美国开公司,是要有一定数量的资金的。”

“多少?”

“我不是很清楚,几十万吧。”

云珠嚷嚷起来:“我要有几十万美元,谁还开舞蹈班啊?早就买辆好车周游世界去了!”

沉默了一阵,云珠沮丧地问:“那就是说我永远都不能在美国办舞蹈班?”

“也不是永远,等你拿到绿卡了,你就可以办班了。”

“那要怎么样才能拿到绿卡?”

“等阿忠毕业了,找到工作,就能申请绿卡。”

云珠叫起来:“那还要等多久啊?他说他这个博士可能要读五六年!难道我这五六年就这么闲呆着?”

Grace笑着说:“如果你嫌等他办绿卡太慢,可以找个老美结婚,很快就能拿到绿卡。”

41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5)

  1. 嘿嘿,sofa

  2. 老三

  3.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挤挤。

  4. Grace笑着说:“如果你嫌等他办绿卡太慢,可以找个老美结婚,很快就能拿到绿卡。”

    ==========================

    这主意真的不错!三全齐美。

    云珠是个行动派,不会坐着等天上掉馅饼的。而且到这里,我们都看出来她和宇文老弟不搭调,早点分开,挺好。但不知,云珠能找个自己称心的老美嫁掉吗,希望能!

  5. 跟着云珠,也了解了一番大陆才过去连F2都不是的同学,到美国开培训班的严格程度。

    这一集里,云珠还是蛮值得赞一下的。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想方设法去做,即使因为自己不够资格、法令不允许而没做到,但是,好歹曾经努力过。也不枉青春了一回。

  6. 在云珠的映衬下,看得到老杨老婆的处境。虽然对丈夫可以指手画脚,但精神不独立、经济不独立。而且离群索居,几乎没啥朋友,差不多被老杨软禁一般,在美国梦里过着囚笼般的生活,真无趣。

  7. 呵呵,Grace也是一个行动派,现在她对云珠差不多也算知己知彼了,可以慢慢出手了:)而且,Grace是高手,可以四两拨千斤的。不过,就看她想不想出手了。

    宇文的纠结又要再一轮了:)

  8. 云珠很有普通话导游的特质,和什么人都能说上话,脑袋活,点子多。这个在国内会做得风生水起。但在一个讲究规矩的地方,最好还是要入乡随俗欧。

  9. Grace的一句话,大概会成为云珠将来行动的方向。

    感觉云珠和阿忠越来越不搭调,两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不和谐会产生更多。

  10. 云珠上次去酒吧就发现那里的美国男人对她的兴趣不大,会不会来个曲线救国,提议先让宇文和grace结婚以拿到绿卡,等宇文拿着绿卡或变成公民后,离婚再和她结婚。毕竟,云珠的公民身份是现成的。。。。。这只是我的胡编乱猜。

  11. 先占位,再慢慢看。

  12. 云珠和宇文实在是完全相反的两类人,看着很象我的父母,我妈妈喜欢踏踏实实做学问,不爱也不懂求人,别人求到自己能帮的都赴汤蹈火但完全不会甜嘴滑舌;但我爸爸同是大学老师但就不爱静下心来做学问,平时基本不沾家,喜欢到处窜门,号称”朋友满天下”,但到关键时刻那些朋友都不知道去哪了. 其实靠自己的真才实学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云珠和宇文不会在一起,即使结婚了最终两人还得离婚(就象我父母那样).
    云珠既然与老杨老婆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应该找她老婆向老杨吹枕边风曲线救国的效果肯定好得多.

  13. 跟云珠解释朱洁如事件也可以看出两人真的谈不到一处去.

  14. 最后一句话,虽然提醒云珠找个老美结婚这事了,但上面几集酒吧遭遇摆明:好找到吗?

    有钱有能力的,估计看不上她,有钱没能力的,相当国内的富二代?国外没有吧?

  15. 云珠是个行动派,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宇文忠目前的能力只能是帮助她来美读书,下一步怎么走就看云珠了。Grace最后的提议对云珠来说不错,也许云珠真就按这条路走了:)

  16. closetoyou2010

    来了来了,好戏要开场了,相信Grace最后说的那句话彻底激发了云珠找老外结婚的动力。我猜她下一步大概会说服宇文同意她和老美假结婚?要不就为了办班和宇文分道扬镳?期待艾米揭晓谜底……

    老实说,云珠这种不轻言放弃的性格还真适合在美国呆着。

  17. Yunzhu has no intention to study something for a degree. She has no intention to marry with Yuwen either. Her registration in a language school was indeed an excuse to come to USA.

  18. “行动派”,大家都这么说云珠。她对许多东西不甘心,但是她喜欢择轻避重,老想钻空子,这是她在行动上的具体表现。她从来不想在可行的条件下,做最坏的打算,朝最好的方向努力。在对朱洁如的态度上也是恩怨派的那一套,她也离原则派的要求还很远。

  19. 找个有绿卡的人结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20. 找个有绿卡的结婚没用,还得慢慢排队,要找美国公民结婚才能比较快办到绿卡。

  21. 云珠到美国来的目的,就是办舞蹈班赚钱,大概她以为在美国办班就像在中国办班一样,自己会跳舞就可以办,而且一办就办得热火朝天。

  22. 老杨对宇文的怀恨,现在就派上用场了,他不帮云珠搞到那个教舞蹈的工作,云珠在美国就待不住,要么找老美结婚改变身份,要么只好回中国去,老杨这一招还是很管用的。

  23. Grace 这招太厉害了,看来云珠要中招了。既然华人协会那边正在找人顶替,云珠为什么不去试一试?不一定非得要人介绍吧?

  24. 执子之手偕老

    既然华人协会那边正在找人顶替,云珠为什么不去试一试?不一定非得要人介绍吧
    ———–
    同问

  25. 回复“service”和“执子之手偕老”:

    我的理解:老杨就是华人协会的,又是C大的,所谓华人协会在招人顶替那个舞蹈老师,可能就是让老杨在C大找人,如果他不愿意让云珠去舞蹈班教课,那么宇文和云珠去找华人协会那些他们不认识的人,可能更没用。

  26. 以前那个舞蹈老师是来陪读的,那就是学生家属,F2签证,也不能受雇,但华人协会让她在那里教舞蹈,肯定要发工资,那就是雇佣了她,是违法的。不仅如此,她技术上也不适合教舞,因为她没受过专业训练,但仍然被雇佣了,说明这里面有私人交情之类的东西在起作用。

    或者说,无论海内海外,跟华人打交道,就有可能要搞关系。既然老杨不愿意帮云珠的忙,他也有本事让华人协会其他人不帮云珠的忙。

    故事没有明确写出来,但有可能云珠说这话的时候,舞蹈班已经找到别人顶替了,或者云珠找华人协会别的人试过了,但没被接受。

  27. service提这个问题,可以理解,因为她在海外,可能已经忘了和华人打交道是需要靠关系的了。执子之手偕老也有这个疑问,咱们就不懂了:)

  28. 看来云珠是不安于平淡生活的人,她现在的目标就是办舞蹈班赚钱。而她已经认识到了跟宇文在一起,这个目标就遥遥无期。而宇文是属于被动型的,如果云珠决定去找老美结婚,宇文应该不会去极力挽回吧?

    猜接下来云珠会继续请Grace帮忙介绍老美给她认识。

  29. 明天会更好

    老杨的老婆能和云珠说老杨不愿意帮宇文的原因是因为宇文没有先帮他(有点绕),说明老杨老婆跟老杨的关系没有那么“铁”。
    Grace的建议真是高明,大概她也看出云珠和宇文不合适,所以给她指出一条路,或者也“顺便”为自己扫清“障碍”。再加上上集中Grace说“呵呵,你别想得美了。我还巴不得她跟老外跑掉呢,所以才带她去比较高雅的地方,找个可靠的老外,你也放心些。”可见Grace并不看好云珠和宇文的发展。

  30. 清风白云飘

    同72LULU,建议改为:投机派。
    从认识宇文到来到美国,一切的行动都是为了钱=面子,这样的云珠怎会爱上一个穷书生-宇文?

  31. 执子之手偕老

    回艾友友:
    我是这么想的,云珠可以算是一个有点闯劲的女孩,虽然不那么爱读书,但跳舞和跟人打交道是她的长项,既然她打听到华人协会正在招人,她可以毛遂自筹去面试下,万一人家看她有实力就用了她呢,有时找工作也讲点实力和运气的。当然不排除老杨会搞鬼,也算死马当活马医吧,做最坏的打算,往最好的方向努力,自己努力去争取了,没成功,那也不后悔。

    不过我没考虑到云珠目前的身份不能在美国找工作,所以只能找关系了。

  32. 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说宇文和云珠是两类人,而且都是以最近几集的事情为例子。

    从赚钱的角度来说,云珠想办舞蹈班赚钱,宇文到餐馆打工赚钱,这有什么两样吗?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如果云珠自己不赚钱,总逼着宇文赚钱,那就可以说是两类人。

    至于去酒吧和夜总会,也是两人同去,但为什么大家对云珠就这么大意见呢?

  33. 回复“执子之手偕老”:

    你怎么知道云珠没有找华人协会其他人试试呢?故事里没写的事,不等于没发生,就像故事里不写人物拉屎,不等于人物没拉屎一样。既然云珠是这么爱闯荡的人,那就应该假设她已经试过了。

    我觉得看故事提你这样的问题是没什么意义的,如果你是在问责,那么故事已经发生了,你问责没用;如果你是在提疑问,那么你应该设法回答自己的疑问。

  34. 我觉得很多人是带着一种成见在看这个故事,用艾友友的话说,就是带着一个固定的“框框”在看这个故事,认为宇文是个正直清高的男生,而云珠是个浮华势利的女生,他们的关系建立在不牢靠的基础上,随着云珠势利一面的逐渐暴露,两人最终将会分手,或者云珠投靠有钱人,或者宇文抛弃势利的云珠。

    这样看故事,就把艾米写的故事看成俗套了。这种势利女生与贫穷清高男生的故事,一抓一大把,何须艾米再来写一个?

  35. 到处都是枫叶

    “我觉得很多人是带着一种成见在看这个故事,用艾友友的话说,就是带着一个固定的“框框”在看这个故事,认为宇文是个正直清高的男生,而云珠是个浮华势利的女生,他们的关系建立在不牢靠的基础上,随着云珠势利一面的逐渐暴露,两人最终将会分手,或者云珠投靠有钱人,或者宇文抛弃势利的云珠。”
    ---举双手赞成十年忽悠,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36. 到处都是枫叶

    想想当初,云珠那么想来美国,但是她并不愿意通过和宇文结婚的方式出国(参见宇文和老杨的谈话)。如果说她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她结识宇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去美国,那么她为什么不结婚呢,而是要通过读语言学校这种“不稳妥”的方式?所以我觉得云珠并不算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的类型。

  37. 看到现在,我感觉云珠是个有头脑的人,可能与她从前的经历及工作环境有关,看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也知道自己想要的不仅仅是钱。不然,以她的条件和结交范围,可以在国内走捷径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云珠在某些细节确实与宇文不搭调,但她生活中会看人,并且不害人、不舍己、懂得利用资源,做事爽快,碰到欣赏她的人,也会生活得很好。

  38. 觉得云珠挺聪明的,能力也很强。

  39. —“一个班收二十个人,每人一节课收二十块钱,一个星期上三次课”.

    这样的收费太高了。

    我去的健身房,每两个星期收 $22。一周7天,每天都有不同的class,还有健身设备,淋浴,桑拿,而且是连锁的。
    朋友去她女儿的舞蹈老师那里,一个星期一次,每次$10.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