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6)

云珠充满希望地问:“Grace姐姐,有没有什么路子可以让我现在就办班呢?”

“我不知道你说的路子是指什么。”

“比如——送点礼什么的——”

“那不行的,美国对这些事管得很严,不像在中国,你找个熟人去说说,或者送点礼给办事的人,就能把事情玩转,美国——基本不可能。你要是给那些政府官员送礼,说不定会定你个贿赂罪。”

“办不成舞蹈班,我还呆在美国干什么?”

宇文忠安慰说:“你就安安心心读书吧,我多打一点工,就把你办班的钱赚回来了。”

“你多打工能挣到每月一万吗?”

Grace说:“就算你能办舞蹈班,一个月也赚不到一万。”

“为什么?”云珠把那笔帐又算了一遍,“两个班,每个班二十个人,每周上三次课,每次课二十块钱,那一个月不就是上万美元吗?”

“你招不到那么多人,招到了也不可能一星期就收人家六十块钱。我知道C市有很多健身减肥班,设施都很齐全,人家也才每周二三十块钱学费,有的每个月才二三十块钱。”

云珠不相信。

Grace马上到网上搜索给她看,果然看到C市有很多健身减肥班,什么瑜伽,pilate(普拉提),zumba(尊巴舞),等等,等等,真是五花八门,价钱都很便宜,还有不少折价促销手段。

“那少儿舞蹈班呢?”

“也一样。”Grace在网上搜了一下,证实了自己的说法,并解释说,“华人协会办的那个,可能主要招华人小孩,跟中文学校绑在一起,周末的时候,家长送孩子去上中文学校,就顺便让孩子也上一下舞蹈班。如果一周三次送去跳舞,家长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又不指望孩子长大了吃跳舞这碗饭,谁会投那么大的资?”

云珠不响了。

第二天,云珠惊慌地对他说:“快来看一下,这个帖子说的是不是你?”

他到她电脑跟前去看了一下,发现是一篇题目叫“我该不该举报他?”的网文,发帖人是一个叫“看不下去”的人,说有个中国大陆来的学生Y在某餐馆当送餐工,而Y是F1签证,在C大领着一份助教工资,但又利用周末之际在中国餐馆打黑工赚钱。

下面的跟帖五花八门,有的说“看不下去”管得宽,有的叫“看不下去”别这么恶毒,也有的怂恿“看不下去”去举报。

然后“看不下去”自己也跟了个贴,声明这不是因为自己恶毒,而是这个打黑工的人太汉奸了,胳膊肘向外拐,对自己的阶级兄弟见死不救,对台湾来的反共老女人却无耻巴结。

这个帖子一跟,下面的帖子就变了风向,除了有几个人叫“看不下去”拿证据出来之外,其他跟帖都是咒骂Y或者插科打诨的,有的说Y大长了大陆男人的志气,把湾湾干掉了,有的说大陆男人的精血不能用来滋润台湾老处女。

他气得发抖:“你——你是怎么——翻出这么个帖子来的?”

“我听Grace姐姐说F1不能打工,我就到坛子里来查查,看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一搜‘F1’和‘打工’,就搜到这个了。这个帖子说的是你吗?”

“肯定是。”

“难道C大只有你一个人在餐馆打工?”

“打工的可能不止我一个人,但这个帖子里提到台湾女人,那不就是在说朱洁如吗?”

“就你一个人跟姓朱的有——瓜葛?”

“我跟她没什么瓜葛,但上学期只有我给她当助教——”

云珠慌了:“真的是你?那糟糕了!”

“怎么了?”

“因为——这个‘看不下去’已经向移民局——报告了。”

“是吗?他哪里说已经报告了?”

“是另一个帖子,在——这里。”

云珠点出另一个帖子,他一看,题目是“谢谢各位建议,已经向移民局举报了”,他慌忙看了一眼帖子内容,大意是说上次贴出“我该不该举报他”后,得到大家热烈反应,虽然有一些吹冷风说怪话的,但也有很多觉悟高的群众,支持举报,所以“看不下去”已经向移民局举报了,现在就等着移民局来收拾那小子了。

他一看那帖子发表的时间,是去年十二月底的,也就是说,已经几个月了,移民局可能早就接到了举报。

他六神无主地看看云珠,发现她也正六神无主地看着他,一跟他眼神对上号,就问:“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

“说不定移民局正在调查你。”

“很可能。”

“都是因为那个姓朱的。”

“这怎么能怪她呢?”

“不怪她怪谁?如果你不是因为保护她,怎么会得罪老杨?”

“你觉得‘看不下去’是老杨?”

“那还能是谁?你还得罪过别人吗?”

“我觉得我谁也没得罪。”

“你自我感觉别太好了,现在已经有几件事都说明你得罪了人,你还说谁也没得罪。”

他无可奈何:“这只能怪他太——难讨好了——”

“如果你把什么事都怪在别人身上,那就永远都不会吸取教训。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从自身找原因——”

他懊丧地说:“Grace老早就叫我不要把打工的事告诉别人,我也的确没告诉别人,但是——我的工就是老杨帮忙找的,又跟他楼上老陆的老婆在一个餐馆,瞒得了别人也瞒不了老杨。”

“老陆的老婆能打工吗?”

“她是学生家属,应该也不能打工。”

“老杨怎么不举报她呢?”

“老杨跟她无冤无仇,干嘛举报她?”

“所以我说是因为你得罪了人嘛。你跟那个姓朱的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拼死保护她?”

他很无奈:“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不是什么拼死保护她,只是不想干昧良心的事情而已。如果换了是你,你会无缘无故陷害你的同事吗?”

“我不会陷害她,但我也不会公开抗命。我会先答应下来,然后对老杨说——我动员了学生的,但我不能捉住学生的手打分。”

“那他会问你‘怎么不拿到自己办公室去改一下呢?’”

“那我就说‘我拿到办公室去了的,但办公室有人’。”

“你有这么好的主意,为什么我那时问你这事的时候,你不说出来呢?”

云珠烦了:“我那时哪里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呢?”

“那我又怎么知道会弄成这样呢?”

“算了,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吵也没用,还是去问Grace吧。”

两人找到Grace,把这事讲了,云珠问:“你说‘看不下去’举报的到底是不是阿忠啊?如果是的话,怎么移民局到现在都没来找他的麻烦呢?”

“我也拿不准,也许他举报的不是阿忠,也许移民局动作没这么快,也许——这种事多了,移民局管不过来。”

云珠欢呼起来:“我希望是因为这种事太多了,移民局管不过来!”

“不过,我觉得阿忠还是不要打这个工了,免得被移民局抓个现行。”

云珠也同意:“先别打了吧,等这事过去再说。”

他想到要辞去这份工,真的是心疼肚疼,但想到再打下去可能会被移民局抓住遣送回国,也只能辞工了。

Grace安慰说:“如果你想打工,可以在学校找点工打,你们F1是可以on campus(校园内)受雇的,但可能工钱比送餐少——”

有了这个退路,他心情稍微好了点,工钱嘛,少总比没有好。

第二天,他到店里去辞工。

老板很惊讶:“做得好好的,怎么要辞工呢?”

他把事情原委讲了一下,老板说:“那还是辞了好,如果被移民局抓住,我也要被罚款的。”

他心情沉重地离开餐馆,感觉像有谁硬生生地把大把的钞票从他口袋里抢走了一样。

回到学校,他立即打听on campus打工的事,结果发现他不合格,作为full time(全职)学生,他每周只能工作20小时,而他现在的工资已经是按20小时发的了,所以他不能再受雇于任何其他地方。

那段时间,他情绪非常低落,一到周六周日的晚上,他就坐立不安,想到如果没辞工的话,现在他就开着车在餐馆周围方圆五英里地里飞奔了,一手递出客人的餐,另一手就接过客人付的小费,收工的时候不仅领到当日的工钱,还能从餐馆拿些食物回家。

但现在这一切都成过去了,他每个月只有学校打进他账号的那几个死钱。

云珠也情绪低落了几天,但很快就好了起来,有一天兴冲冲地对他说:“我们班周末要出去郊游,你去不去?”

“去哪里郊游?”

“我们州里的那个国家公园。”

“那里有什么玩的?”

“听说可以钓鱼,还可以烧烤打球什么的。”

“那有什么意思?”

“怎么没意思呢?难道像你这样天天泡在实验室里就有意思了?”

“当天去当天回?”

“不是,要在那里camping(露营)一夜。”

“要两天?我这个周末很忙,有实验要做。”

“那我就自己跟班上同学去吧。”

“你自己去吧,当心点。”

“知道。把你的信用卡给我一下,我要买camping的东西,放心,我不会乱用钱的。”

他把信用卡给了她。

她一下买了几百块钱的东西。

他心疼地问:“camping的东西这么贵?”

“还买了一点郊游穿的衣服鞋袜什么的,总不能穿平时的衣服去camping吧?”

“其实这些camping 的东西——用一次就没用了——”

“怎么会呢?难道我们今后永远都不camping了?”

他没再往下说,知道说也不能把钱说回来,而且她的用度也不算过分,来美国几个月了,就这么一次计划外花钱,也算很节省的了。

周六早上,他开车把她送到学校去跟郊游的同学汇合,到那里一看,我的天,全都是些小毛孩,开的都是跑车,一共六辆,一辆比一辆漂亮。他那辆旧车停在旁边,真像是丐帮的打狗棍摆在太空飞船旁边一样——不是一个档次,也不是一个时代。

有个瘦高个男生迎上来,客气地对他说:“大叔,Vivien就交给我了,我保证星期天晚上把她完好无损地给你送回家来。”

“大叔”差点晕倒!真是后悔同意让云珠去郊什么游,还以为至少也是云珠这样年纪和层次的人,哪知道全是一帮小屁孩。

他小声对云珠说:“咱不去了吧。”

“为什么?”

“这——全都是小毛孩——”

“才不是小毛孩呢,有的都跟我差不多大了。”她指指那个刚跟他说过话的高个男生,“Justin就只比我小几个月——”

“那怎么叫我大叔?”

“我怎么知道?我走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六辆跑车上了路,每辆里都是一男一女,除了云珠,其他人头发都染成乱七八糟的颜色,看着就不舒服。

他一腔的迷茫,只有向Grace倾诉:“那帮家伙,居然叫我‘大叔’!”

她幸灾乐祸:“呵呵呵呵,真解气,谁叫你们叫我阿姨的呢?”

“我哪里有叫你阿姨啊?是云珠叫的。唉,现在的孩子——真是不懂事,逮住人就瞎叫——”

“听多了就习惯了。”

“其实他们顶多比我小几岁,怎么感觉就像——两代人一样呢?”

“本来就是两代人嘛。”

他差点跳起来:“都是80后,怎么是两代人呢?”

“他们都是富二代,你是穷二代,怎么不是两代人呢?富二代穷二代之间也有代沟的,比老一代新一代之间的代沟更深。”

“我就是怕他们飙车出事。”

“不会的。你要是不放心,就不时打个电话给云珠,看看他们怎么样。”

他果真不时地给云珠打电话,刚开始还能打通,听到云珠开心的唧唧呱呱,但到了下午,就打不通了,一打就叫他留言。他留了言,云珠也没打回来。

45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6)

  1. 沙发?

  2. 占座。

  3. 云珠会出意外吗?

  4.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一声叹息

  5. 先占位,再慢慢看。

  6. 在目前国内,差不多同龄的人,一个叫一个大叔,或者阿姨,其实摆明就是想告诉对方:告诉你,你很老坎,跟我不是一个量级的。如果叫姐,或者哥,说明对方在他们心目还不是老气横秋。

    以前,十年为一代,现在,一年差不多就是一代了,要是思想跟不上,人家说的都不咋懂,那就十分“大叔”“阿姨”了。

    现在喊别人“大叔”“阿姨”的人,拼了老命在保青春,生怕哪一天,这两个字会俯冲到自己身上,那就真的老了:)

    哈哈,悲凉呀~~

  7. 看来,老杨文字功底还不错,挺有煽动性的,以前,宇文老弟就是看了他写的搬运工,而联系上他,现在,他又在发帖,求得多数人对他的支持,好让移民局把宇文老弟办了。

    宇文老弟现在的境况,真的比较糟糕了。唯一的一份工业没得打了,还守着一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女友。

    云珠这次露营,更对宇文这个穷二代和那些头发花花绿绿的富二代,有个物质的比较了。

  8. 云珠跟宇文之间感觉越来越不搭调了。他们之间会出现代沟吗?

  9. 看来老杨挺能演戏,记得他在元旦晚会上,还热情洋溢地拉宇文去大陆厅开party呢,但在那之前,他已经向移民局告发过宇文了。

    这种人真是得罪不起啊!但正如宇文说的那样,这种人又很难讨好,遇上了只能自认倒霉。

  10. 如果此时云珠跟了人走掉,或者云珠钻空子搞点赚钱的事情来做,而且还做成功了,那老杨更是求之不得啊。

    他一定会明里边同情宇文边痛恨宇文为啥对云珠管得不严,心里暗自叫好:活该!报应吧!谁让你支持“猪八戒”那个湾湾呢?哼!跟我们对着干,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11. 云珠的性格,在英文里叫做resilient,直译是“有弹性的;打不倒的”,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首先想办法解决,实在解决不了,也不会一辈子受其影响,而是转向别的方向求发展。

  12. “他们都是富二代,你是穷二代,怎么不是两代人呢?富二代穷二代之间也有代沟的,比老一代新一代之间的代沟更深。”

    ——这个是至理名言。

  13. 估计哈,在这个故事里,真正可以一起历经患难的,就是宇文老弟和Grace了。

    Grace的遗产还没争取到,里面的事情估计也比较复杂,不知宇文能帮上多少忙,估计心理安慰和精神慰藉多一些,或者Grace真的遇到强人找上门,宇文再打不过,也会拼命保护Grace的。

    而宇文遭遇打工被举报和云珠的何去何从,期间也是伤痕累累吧。相信Grace一定会出手帮忙的。

  14. 很多人总认为云珠和Grace是两类人,其实Grace只是一个年长一些的云珠,或者说是一个成功了的云珠。

    云珠到美国后,一心想靠自己的力量赚钱,Grace年轻的时候,也是天天到酒吧打工赚钱。云珠爱名牌,Grace也爱名牌,柜子里挂的都是名牌。云珠喜欢宇文,Grace也喜欢宇文。

    如果云珠运气够好,也像Grace一样嫁个有钱人,她可能也会成长为一个Grace那样的慈善家。

  15. 明天会更好

    看起来Justin 比那帮小毛孩与云珠关系更近,至少是他跟宇文“交接”云珠的,不过也许他只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
    如果云珠放学搭车的那人也正好是Justin的话,说不定他们两人会发生点什么。

  16. 云珠去露营的事很可能对后面的情节发展有帮助。云珠会不会跟瘦高个 justin结婚或假结婚呢。
    老杨向移民局告状的事情,虽然站在宇文的角度讲是很让人生气的,但是他毕竟真的是打黑工,任何人都应该有举报的权利。另外,老杨替grace照看猫赚钱算不算打黑工呢?

  17. 跟读!
    云珠的性格挺好的,遇事总是会想办法,想不到办法也不转牛角尖。

  18. 云珠让我想起‘飘’里的郝思嘉。很有韧性,打不倒,不自怨自艾,不大受道德约束。

  19. 老杨太阴毒了,打着正义的旗号报私仇。碰上这种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20. 到处都是枫叶

    “看来老杨挺能演戏,记得他在元旦晚会上,还热情洋溢地拉宇文去大陆厅开party呢,但在那之前,他已经向移民局告发过宇文了。

    这种人真是得罪不起啊!但正如宇文说的那样,这种人又很难讨好,遇上了只能自认倒霉。”
    — 还有,在云珠找华人协会的事情上,看起来爽快地答应了,背后却在使手段—简直是笑面虎一个!而且,他之所以报复宇文,仅仅是因为宇文没有去整朱洁如,并不是因他和宇文之间的个人恩怨而起。这种人,不只是“得罪不得”,只要你没有“好好帮忙”(按照他的意愿做事情),他就会暗地里整你,让你防不胜防。

  21. 老杨怎么这么喜欢控制别人,对自己的老婆这样,对宇文也是这样,控制不了了,就恼羞成怒,暗地里使坏,人类的思维理解不了。

  22. closetoyou2010

    哈哈,“……真像是丐帮的打狗棍摆在太空飞船旁边一样——不是一个档次,也不是一个时代。”真是个绝妙而有趣的比喻!

  23. closetoyou2010

    完完完完完全同意艾友友的结论:“他们都是富二代,你是穷二代,怎么不是两代人呢?富二代穷二代之间也有代沟的,比老一代新一代之间的代沟更深。”
    ——这个是至理名言。

    友友对艾黄作品过人的理解力令人叹服!顶你没商量,艾友友!

  24. 很多人对云珠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也,,,,,

  25. 上集Grace建议云珠和美国人结婚,拿到身份办舞蹈学校,而这集里云珠并没关注这条路,而是想用请客送礼的方式获得工作权,不知道是因为她对嫁老美没信心,还是比较留恋宇文老弟。

  26. 嫁老美这种事,放在不同的人身上,难易度就不同。如果是你的女朋友,你可能觉得她很容易就找了个老美嫁了,但如果是你自己,可能你会发现嫁老美不容易。

  27. 真是人心险恶。前面老任还夸老杨仗义,却原来他的仗义只是针对“自己人”。

  28. 我认识的几个外嫁女,真正嫁得好的不多,有的老公很吝啬,有的老公年纪很大,有的老公收入很少,只有一个嫁得不错,丈夫是医生,两人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很般配。

    现在有个刚从国内出来不久的女生,也是来读语言学校的,开始是立志嫁个美国人,留在美国,最近也在谈回国的事,大概发现嫁美国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29. 他留了言,云珠也没打回来。
    ——以前云珠带团出游时,也有没及时回电话的情况,估计此次不会有情变。因为云珠语言不过关,靠体力(办舞蹈班)也不成,宇文又丢了送餐工。我猜云珠是在这次郊游中捎带着调整情绪,多半是要在富二代中寻找“商机”。不知道国内的王慧敏有何动向?以云珠现在可以发挥的优势,感觉她会从中国的富人(或出国的富二代)那儿找路子挣钱。
    我觉得宇文对云珠是动心、动情(依据前面重点描述的情节),而对Grace更多是信任、依赖(遇到问题来请教),孰轻孰重?这男人的心理还真是不好把握。后面越来越有看头了:)

  30. 估计遇到麻烦了。
    会不会云珠想试试跑车,但出车祸了?她没有美国驾照。

  31. 回复“小华”:

    把你的帖删了,不知道你说的老杨“还不至于把宇文置于死地”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有谁说过老杨要把宇文忠置于死地吗?如果没有人说过,你干嘛出来反驳呢?

    如果你指的是向移民局告发,那么
    第一:告发不等于置宇文忠于死地,无非就是遣送回国而已;
    第二,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告发宇文忠的不是老杨?就因为他当初去机场接过宇文忠?你这逻辑也太幼稚了吧?

  32. 回复“海风拂面”:

    你说老杨,就直接说“老杨的思维我理解不了”,干嘛扩展到“人类的思维理解不了”?老杨一个人能代表人类?

  33. “我不会陷害她,但我也不会公开抗命。……”

    ——-云珠已经自觉自愿地把自己归入老杨的领导之下了。

  34. 爱情这个小东西,我觉得吧,好些时候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想立志嫁个老美的,并不是自己有这份决心就能嫁成功的,或许更会始得其反,而且,抱着这样一种目的性,让我感觉总是不那么太好:)云珠目前好象还没有明确地说想嫁个什么什么人。心还在宇文那。只是一味地想靠自己嫌钱赚钱,有了这样的欲望,就容易偏离宇文那种类型的“轨道”了。

    而随意和富二代去露营放松放松的,说不定就能相互对了味呢。云珠对物质表现出一种强烈渴望,而国内来的富二代们一是从经济上能满足,二是,他们也许正好喜欢云珠这种性格的呢,在满足她物质需要的同时,自己也觉得有成就感,有面子。

    我现在觉得,两个相爱的人,就算在大方向上没什么问题同属一类人,但一些小的生活细节与习惯的差异,或者有更同类的人走进来了,也可能就会被时间磨散了。就看平凡日子中两个人的相互包容程度和最看重最想要的是什么了。

  35. 艾友友 | 二月 26, 2011于11:52 下午 |
    很多人总认为云珠和Grace是两类人,其实Grace只是一个年长一些的云珠,或者说是一个成功了的云珠。

    ——–艾友友说得太好了。

  36. 总是情理中,又在意料外。
    期待,云珠能情商如Grace。

  37. 回复“鲜花”:

    我觉得你把“爱情”和“婚姻”混为一谈了,你的论点是“爱情好些时候是有心栽花”,但你紧跟着就举一个(抱着一定目的)嫁老美的例子,那是爱情吗?

  38. 找个老美同居还是容易的,要结婚就得花点心思。

  39. 云珠以为跟在中国一样,请客送礼就可以把事情办成。在美国,法律规定可以做的就可以做,否则找关系或送礼都没用。就算暂时走法律空隙做成一些事,一旦被发现,是会受惩罚的。

  40. 自费来美国读书的小留多了,就把海外留学的风气搞坏了,也把国内的学习风气搞坏了。以前是考不上就出不来,所以想出国的人都得好好学习,现在只要有钱就可以出来,学习好不好无所谓;以前是出来后不好好读书就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现在只要有钱,毕业不毕业都无所谓。

  41. 中国的富人正在腐蚀世界。

    哈佛大学和中国合办了EMBA班,专门招收那些有钱人(很多是公款),富人交一大笔钱,到美国来镀层金,回去后就能升官发财做大生意。

    听说BBC和VOA都被中共收买/购买了,香港的很多媒体也被中共购买了。

    很多中国富人都在美国置房产,富有的公司在外国买地,大量购买外国公司股票,掌控外国公司。

    五毛和愚民应该感到高兴,也许有一天,世界会变成中共的天下,那时五毛和愚民就鸡犬升天了。

  42. 象哈佛这样的名校,也办这种班,不怕自己的名誉受影响吗?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