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7)

那两天,宇文忠真是度日如年,提心吊胆,生怕过一会电话铃声就会响起,一个陌生人用英语向他报告云珠他们一帮人飙车出事了,请他去料理后事。然后云珠的妈妈来问他要人:我女儿是为你才到美国去的,你是怎么照顾我女儿的?你明明知道那帮人都是小毛孩,爱飙车,为什么要让我女儿跟他们去郊游?

天,他拿什么话来回答呀?

他焦虑不安,心神不定,对Grace唠叨说:“早知是这样,我就应该跟云珠他们一起去了。”

她一笑:“呵呵,你去了就怎么样?是不是像上次拦我的车一样,站在车前,伸开两臂,大喊一声:站住!不许飙车!”

“他们六辆车,我怎么拦得住?”

“那你跟去有什么用呢?”

“怎么没用呢?如果他们飙车出事,我也就出事了嘛。”

“呵呵,难道你出了事就能换回云珠一条命?”

“换当然换不回,但我也死了,就没事了。”

“为什么你死了就没事了呢?”

“如果云珠出了事,我还活着,那她妈妈不是要骂死我?”

她大笑起来:“你呀,你呀!我还以为你是感情深到了那个地步,没有她你就不想活了呢,搞半天是怕被人问责!”

他被她笑得很尴尬:“这——有什么区别吗?”

“怎么没区别呢?一个是因为感情,一个是因为责任,区别大着呢。如果是因为感情,那么无论你有没有责任,你都会为她的——不幸难过;但如果是因为责任感,那就看你对这事有没有责任了,如果没责任,你——就不会难过。”

“但我有责任啊!”

“你有什么责任?她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但她事先问了我的啊!如果她没问我,自己偷偷跑去了,或者我没答应,她自己偏要跑去,那就不是我的责任——”

“说来说去,烦恼你的只是责任,而不是感情。”

他半晌才说:“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

“不是我觉得你是这样的人,事实表明你就是这样的人。”

他哑口无言。

她说:“别担心了,她不会有事的,他们那么大一帮人,不可能全部都在同一时间出了事,总会有几个活着,会报告的,没报告就说明没事。”

“万一就是全部人马都——”

“如果真是那样,现在可能都上了电视新闻了。”

他急忙打开电视,但没看到相关新闻,又上网去搜寻,也没看到云珠那帮人出事的消息。

一直到星期天晚上了,云珠还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对Grace说:“再等五分钟,如果还不回来,我就报警了。”

“当心搞得跟上次一样——谎报军情——”

“上次不同,是我没仔细检查——”

“难道你这次仔细检查了?”

“这次他们在路上,我怎么检查呢?”

“就是啊,你根本都没检查落实,报什么警呢?我记得失踪跟生病这种事不同,不是你一报警,人家就派人搜救的。如果你拿不出失踪的证据,警局一般要等一天或者几天才能确认为失踪,然后才会开始调查。”

“警察局怎么能这么草菅人命?”

“这不是草菅人命,而是对纳税人负责,不然会浪费大量人力物力。”

两人在那里为报不报警扯来扯去,也没扯出个结果。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汽车开近的声音。他跑到楼下,从大门的玻璃往外一看,是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门前,就是Justin(贾斯丁)那辆,但司机位置上坐的是云珠。

他打开门,跟车里的两个人打招呼,贾斯丁帮云珠把东西提到车外,放在旁边地上,笑嘻嘻地对他说:“大叔,我没食言吧?”

他恨不得说“你他妈的还没食言,搞这么晚才回来,差点把你大叔我吓死”,但他自然是说不出口,只很客气地招呼说:“进来喝点水吧?”

“不了,我回家了。”

红色的跑车一个华丽的转身,嗖地一下,就不见了。

他一手提起云珠的包,一手搂住她:“终于回来了,差点把我急死!”

“急什么呀?”

“怕你们飙车出事啊。”

“你这个乌鸦嘴,幸好我们出发时你没说这话。”

“郊游好玩吗?”

“太好玩了!我把他们的车都开过了,真是一辆比一辆过瘾!”

她说着就数出一串车名,精确到几几几的地步,而他像听天书一样,只逮住几个不太陌生的“保时捷”“尼桑”“奔驰”之类的名字,还听到“911”什么的,其他的连风都没摸到。

两个人进了屋,Grace已经把饭菜摆桌上了,招呼说:“云珠,饿了吧?快吃饭吧。”

云珠说:“谢谢Grace姐姐,我先去换个衣服。”

他提着东西,跟着云珠上楼,又跟进浴室。云珠脱衣服,他就凑上去,从后面搂住她。

她掰他的手:“干什么呀?人家肚子饿了——”

他只好放开手:“快下去吃饭吧。”

他跟Grace已经吃过晚饭,此时只陪在桌边,象征性地吃点。

云珠很兴奋,边吃边讲郊游的事,但听来听去,也没讲什么别的,主要是讲车,谁的车是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多少缸,多少马力,可以开多快,等等。再就是飙车的经过,在哪里,开多快,差点被警察抓住之类,听得他十分后怕。

他对车没什么知识,插不上话。Grace似乎也不内行,或者没什么兴趣,所以只有云珠一个人在讲,他和Grace两人就像两个乡巴佬父母崇敬地听着城里回来的女儿讲着他们一窍不通的城里风光一样。

听了一会,Grace问:“这些人都哪来这么多钱啊?刚来美国,又都还没工作,就买得起这么好的车?”

“他们家里有钱。像那个贾斯丁吧,他爸爸是搞房地产的,不知道赚了多少钱,给他们全家都办了加拿大移民——”

“那他怎么不在加拿大上语言学校呢?”

“他以前是在加拿大上语言学校,但他嫌那边太冷了,又没美国好玩,就过来了。”

“那他准备就这么——读一辈子语言学校?”

“哪里呀,他爸爸叫他在海外读个学位,以后好接他爸爸的班,但是他不想读学位——”

他问:“难道就这么瞎玩一辈子?”

Grace说:“人家有这个家底,瞎玩一辈子也不愁没饭吃没钱花。”

云珠说:“他不会瞎玩一辈子的,他今年夏天就回国跟他爸爸学做房地产。”

Grace问:“这个贾斯丁,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云珠笑着说:“他嘛,想有就有,不想有就没有。”

“这么拽?”

“人家有钱嘛,人也长得帅,想做他女朋友的人多得很。”

他忍不住问:“他那样子也叫帅?”

“他不帅吗?”

“小白脸一个。”

“人家脸白,但身上肌肉比你多多了,天天上健身房的。”

晚上,做完爱后,他想起那个贾斯丁,打听道:“你没对他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说了呀。”

“你知道我说谁呀?就说‘说了呀’?”

“你不是在说贾斯丁吗?”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他?”

“不是他还能是谁?你又不认识别的人。”

“他怎么叫我大叔?”

“开玩笑的啦。”

“怎么会开这种玩笑?”

“他说我是萝莉,你当然就是大叔了。”

他不懂:“什么萝莉?”

“就是小女孩。”

“小女孩就小女孩,为什么说成萝莉?”

“唉,代沟真是可怕呀!”

“我才比你大几岁?就有代沟了?”

“这就要问你了,为什么你不比我大几岁,却听不懂我说的话,样样都要问,样样都要解释。”

“我哪里样样问了啊?就问了个——萝莉。”

云珠无可奈何地解释说:“萝莉就是小女孩,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才十二岁,那里面的男主是个中年男人,大叔,他爱上了小女孩,他为了跟小女孩在一起,就娶了她的妈妈,很丑的一个女人,后来他妻子发现了他跟继女萝莉之间的不伦之恋,就发疯了,从家里跑出去,被车子碾死了。后来萝莉跟一个男人跑掉了,因为她很早就喜欢那个男人。她跟那个男人怀了孕,没钱用,写信问大叔要钱,大叔给了她钱,但她不愿意跟大叔再续前缘,大叔一气之下,就把萝莉的情人杀死了,自己坐了牢,后来死在狱中。”

“那萝莉呢?”

“萝莉?好像是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他觉得这个故事真是晦气,人都死光了,而贾斯丁说云珠是萝莉就更晦气,他生气地说:“但是你不是12岁的小女孩呀,贾斯丁怎么说你是萝莉?”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一根筋?我不是12岁,但是我看上去很小嘛。”

“看上去再小也不能叫你萝莉,因为萝莉的下场——不好。”

“他要叫我萝莉,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把他嘴缝起来?”

他还想说什么,但云珠说:“我累了,睡觉吧。”

他睡不着,还在想这个萝莉和大叔的事。如果云珠是萝莉,他是大叔,那么贾斯丁就是萝莉的情人了,估计这个贾斯丁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正在照着小说做,生活模仿艺术。

从那以后,贾斯丁就成了他的敏感词,一听到这个词从云珠嘴里蹦出来,他就忍不住要打听一下,发现每次送云珠回家的就是这小子。

他很不满意:“以后你别让他送你回家了。”

“为什么?”

“我觉得他——是在追你。”

“他追我不好吗?”

“你——喜欢他?”

“不讨厌。”

“那你——把我放在哪里?”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你总不能同时交两个男朋友吧?”

“怎么不能呢?你是我的boyfriend(男友,恋人),他只是我的boy friend—— a friend who is a boy(男性友人)。”

他发现云珠在这些方面倒是把英语学得挺好的。

云珠大咧咧地说:“你放心好了,他喜欢的是小萝莉,对我没那意思的,只不过班上其他人都比他有钱,所以他愿意跟我在一起玩,因为我比他穷,他跟我在一起才有优越感。”

“你不是说他爸爸是搞房地产的,很有钱吗?”

“他爸爸是很有钱,但对他手很紧,不像其他人的父母,孩子要多少就给多少,他爸爸给钱都是有条件的。”

他还是不太放心,有几次特意在云珠下午放学的时间开车跑回家,看看这个贾斯丁有没有借开车送云珠回家的机会,赖在家里跟云珠玩。

有一次还真让他给逮住了,看见贾斯丁的红色跑车停在自家门前。

但他开门进去之后,只看见两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电子游戏。

见到他回来,贾斯丁很礼貌地打招呼说:“大——哥回来了?”

他很诧异:“怎么不叫我大叔了?”

云珠憋不住笑说:“我对他说了,你不喜欢他叫你大叔,所以他叫你大哥了。”

两个人跟他说了这几句,就又全神贯注打游戏去了。

他站在那里十分尴尬,又不好意思马上开车回学校,只好动手做饭。

过了一会,Grace也回来了,马上换了衣服,接过他的勺子来掌厨,而他则在旁边打下手。

于是家里呈现出一派和谐景象:大叔和阿姨做饭,小萝莉和小——萝卜打电玩。

那天贾斯丁留下来吃饭,席间交谈了一番,使他觉得这小子还不是太傻,如果出身在穷人家庭,说不定会靠着自己的奋斗考上大学,但因为父母有钱,这小子学习就没动力,荒废了学业,只知道飙车泡女打电玩。

34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7)

  1. 沙发

  2. 明天会更好

    1st place?

  3.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老三?

  4. 这几天换季,天气忽冷忽热的,我被感冒狠狠击中,浑身疼痛,倒在家里休息。估摸着差不多了,就上艾园,终于盼到47来了:)

  5. 今天靠前。先占个坐。再接着看

  6. 关于萝莉,可是说的是大陆翻译的《洛丽塔》吧,http://baike.baidu.com/view/20886.htm
    对此书的评论比较好玩,我们看到很多外国评论是这个调调:
    “这是我所阅读过的严肃小说中之最风趣者。
    ——大西洋月刊

    ▲该书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不仅如此,其体裁、特性、光辉皆足以为美国文学家创造一个新的传统。

    ——自由天主教联邦周刊

    ▲《洛丽塔》是一本好书,一本杰出的书——是的——一本伟大的书。

    ——绅士杂志

    ▲《洛丽塔》是一部最有趣、最哀伤的书。

    ——纽约时报

    ▲作者纳博科夫是第一流的艺术家,一位具有伟大传统的著作家……《洛丽塔》可能是出现于这个国家的最佳小说……自从福克纳崛起于30年代以来,纳博科夫可能是本国最重要的作家。

    ——新共和杂志

    ▲《洛丽塔》是一本充满惊人机智和活力的小说,写美国社会中的粗俗面,谁都比不上纳博科夫,比如说美国汽车旅馆的肮脏和荒谬,是一个非常丰富的题材,最后总算找到一个诗人兼社会学家的纳博科夫,把它写得淋漓尽致。

    ——马库斯.坎利夫:《美国文学简史》”
    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2005/n/nabokefu/llt/
    而国人的大部分理解和运用就是云珠说的那样,呵呵
    电影好像有1963年和1997年两个版本,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找来看看哈。

  7. 占座

  8. 且行且珍惜

    今天考前,先占座啊

  9. 美女小新千万保重身体!好好休息早日康复哦!

  10. 他急忙打开电视,但没看到相关新闻,又上网去搜寻,也没看到云珠那帮人出事的消息。

    ——哈,家人出差时,我平时也这样做的,如果电话不来,我就一直上网看看有没有飞机失事报道什么的,一直到电话来了为止。现在,还稍好一些了。

    越看越觉得,我跟宇文好些方面挺相似的:)当然,我可没把宇文归为老套的行列。

  11. 回复“鲜花”:
    好象你和宇文还是不太一样,宇文是因为看到那是一群小毛孩,也知道他们爱飙车,所以才担心地不得了。不过你还是有同路人的,在这一点上你和我倒是一样一样滴:),什么时候收到家人平安到达的消息,什么时候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12. 不知怎地,云珠对宇文讲述的萝莉的故事让我对小说的走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故事会不会是个悲剧呀?

  13. 瞎猜一下:前段时间艾园转载一篇“避孕套为什么会破?”这里又有萝莉的故事,我这么有点心慌慌呢!

  14. Grace对责任感和爱情的区别分析得很好,宇文可能自己都没认识到,他对云珠的感情,责任多于爱情。既然是云珠的男朋友了,那么就要负起男朋友的责任和义务(包括做爱),如果云珠解除了他这个男朋友的职务,他可能会如释重负。但如果云珠不主动解除,他会一直负责下去。

  15. 如果这个贾斯丁喜欢上云珠,云珠有可能离开宇文,但贾斯丁这样的富家公子,未必会喜欢云珠,或者说未必会喜欢到要结婚的地步,在一起玩玩可能还是不反感的,但说到结婚,那又等于云珠嫁入豪门了,贾斯丁的家庭还有发言权,不是他说了算的。

  16. 如果有人追求云珠,我看不出她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拒绝,宇文也没什么特别值得爱的地方,感情上达到宇文这个地步还是容易的,事业和经济上就更容易超过。

    但我们很多人都有种先来后到从一而终的概念,觉得既然云珠成了宇文的女朋友,那她中途改换门庭就是大逆不道。但貌似我们对宇文没这个要求,甚至希望他改投Grace门下。

    很奇怪的观念。

  17. 有多项选择的话,希望云珠有聪明的抉择。导游工作的一特点,就是要在随机应变中,追求利益的最大值。

  18. Grace对宇文那段感情还是责任的分析让我想起艾友友老师在好些集以前就分析过,找到38集下面的这段(印象中好像还有其他的相关评论,没找到,不知是不是记错了),再拿出来回味一下:P

    “爱情不是责任和义务,而是一种自发的感情。如果要求对方把爱情当责任义务来完成,那就会失去对方的爱。如果自己把爱情当责任义务来承担,那就失去了爱的乐趣。
    但宇文现在还分不清责任义务和爱情,也许永远都分不清。”

  19. “小萝莉和小——萝卜”,看到小萝卜这几个字乐喷了,呵呵~

  20. 经常听见有人提萝莉,也看见有女孩子穿萝莉衫出行,但没有认真研究这个故事是个什马玩意。文珠一解释就知道了个大概。

  21. 到处都是枫叶

    “于是家里呈现出一派和谐景象:大叔和阿姨做饭,小萝莉和小——萝卜打电玩。”
    — 看到这句,笑晕了。

  22. 明天会更好

    如果知道男朋友对自己的感情是责任多于爱情,甚者包括做爱,都是责任与义务驱使,也是件挺悲哀的事。不过也许多数情况下,这个界限是很难确定的,当事人也许都意识不到,分不清楚,或者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象宇文这样:他被她笑得很尴尬:“这——有什么区别吗?”

  23. 父母太有钱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孩子没有了要成功的动力,读完大学赚到钱也不觉得被需要。还是我们这些穷人好,能赚点钱孝敬父母就开心得很。

  24. closetoyou2010

    “……大叔和阿姨做饭,小萝莉和小——萝卜打电玩。”这派景象的确和谐。不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25. 如果有人追求云珠,我看不出她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拒绝,宇文也没什么特别值得爱的地方,感情上达到宇文这个地步还是容易的,事业和经济上就更容易超过。

    但我们很多人都有种先来后到从一而终的概念,觉得既然云珠成了宇文的女朋友,那她中途改换门庭就是大逆不道。但貌似我们对宇文没这个要求,甚至希望他改投Grace门下。

    很奇怪的观念。

    --------同意。我也曾是“很多人”当中的一个,在不知不觉中,对云珠有要求,对宇文没要求,甚至隐隐希望他改投grace门下。这实在是很奇怪的观念。

  26. 其实很多男人(不知道女人怎样)都是分不清爱情与责任的,这个责任包括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责任,真正爱到欲罢不能才结婚的人反而不多。

  27. 回复“sabrina”:

    把你的帖删了,你只能说读者不是永远持赞成男主移情不赞成女主移情的观点,但你不能说赞成宇文移情不赞成云珠移情不是观点。这不是观点是什么?难道是行动?你所谓的“读者的心理特点”,不还是观点吗?

    按你的意思,读者之所以会赞成宇文移情而不赞成云珠移情,是因为我没有对每个人物全面描写,这不废话吗?如果你必须知道每个人物的心理活动才能认识一个人,才能对人际关系做出正确判断,那你就不用生活了,因为生活中你不可能知道每个人的心理活动。

    我劝你还是去找那些作者杜撰出来的故事看,因为那样的作者肯定知道每个人物的内心世界。

  28. 跟读中,好看。谢谢艾米。

  29.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婚姻都是由责任感、惰性和社会压力成就的。大家都在结婚生子,于是我们也只好结婚生子。而要结婚生子,就要找对象,于是我们找对象。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一个,虽然没有澎湃的激情,但已经答应人家了,又很怕丢了这个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了,于是就谈下去,最终结了婚。

  30. 云珠对宇文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比较淡然的,她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不是那种把男人放在生活第一位的女孩,也许是宇文不能使她紧张到那个地步,也许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工作忙起来,她就连电话也不回了,似乎也不怕宇文因此生气了不理她。

    她到美国后,也一直在谋求发展自己,如果她在美国不能发展,她可能不会为了宇文待在美国做家庭妇女。

  31. “这小子还不是太傻,如果出身在穷人家庭,说不定会靠着自己的奋斗考上大学,但因为父母有钱,这小子学习就没动力,荒废了学业,只知道飙车泡女打电玩。”

    ——正所谓“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像我们这样没有后台没有富裕的父母的人,就只能靠自己奋斗,而Justin这样的人,父母有钱,就不用自己奋斗。

    按我们的心愿,我们愿意Justin这种人潦倒,混得不得意,不然就是对我们这些自己努力的人最大的讽刺了。

    但事实是:他们混得很好。

  32. 好看, 谢谢艾米。
    精彩, 谢谢艾友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