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2)

宇文忠本来还想追问几句,但看到云珠脸上顽皮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在调戏他,不禁来了个反调戏:“又是你那个张开的BF(男性友人)吧?”

“啧啧啧,说得难听死了!”

“什么难听死了?”

“你自己说的自己不知道?”

“我没说什么难听的呀!”

“你说‘张开的’,还不难听?”

“‘张开的’有什么难听的?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你脸厚,不跟你说了。”

他搂住她,附在她耳边说:“你不跟我说,但是我想跟你说,怎么办?”

两人顺理成章地翻云覆雨去了。

放暑假之后,贾斯丁开车回加拿大,再从那里回中国,其他几个开跑车的富二代也都相继离开了C市这个大农村。云珠很难过,走一个人就感叹一次:“又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过了几天,云珠的情绪又高昂起来,因为她成功地挤走了一个waitress(餐馆女侍):“哈哈,她跟我斗,有她的好吗?三十多岁的大妈了,怎么斗得过我?最终还是该她走路。”

他不赞成地问:“非得挤走一个不可吗?”

“不挤走她,我怎么可以做满七天?C市这种鬼地方,中餐馆不多,想打工的人倒不少,都是你们C大那帮学生的配偶,全都盯着这几家餐馆——”

“你干嘛非得一周做满七天呢?”

“不做满七天,能赚几个钱?”

“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拔草啊!我还有好多草都没拔呢!”

他摇摇头:“你的草啊,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今天拔一棵,明天又被人种几棵,永远都拔不完。”

“拔不完才好嘛,拔完了,就没有奋斗目标了,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你一周七天都在餐馆打工,买了名牌包也没时间背。”

“我可以在网上奔啊。”

“买了名牌就为了在网上奔?”

“放心,名牌不过时,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背。”

“我就怕你一周打七天工太累了。”

“你怕我累?那就把家务活都包了。”

“我是都包了呀!”

“你包的啥呀?什么都没干!”

“但是我也没要你干啊!”

这个属实,他们俩都没干什么家务活。他就是割个草,喂个猫,洗个衣服,吸个尘。自从Grace回国之后,他们就很少开伙,两人都不会做,也懒得做。云珠从早到晚都在餐馆吃,有时还从餐馆带东西回来给他吃。

他呢,除了吃云珠带回来的东西,就吃点快餐面啊面包牛奶什么的,经常是一连几天都不开煤气炉。

云珠见他总是吃快餐面,便许诺说:“今天下班的时候,我让我老板给你炒两个菜吧。”

“要钱吗?”

“要钱谁还让他炒菜啊?”

“不要钱怎么好意思叫他给我炒菜?”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餐馆的东西,一抓一大把,哪里省不出你那一口来?”

“但还要花时间啊,你老板忙一天,到头来还要为我炒菜,他不烦死?”

云珠得意地说:“我叫他炒,他敢不炒?”

他狐疑地问:“你老板这么——听你的?”

“当然啊。”

“是不是——在追你哦?”

“不知道。”

“肯定是在追你,不然怎么这么——讨好你?”

“呵呵,人家是有老婆的人——”

“现在不是兴包二奶吗?”

“你想让我给他当二奶?”

“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

云珠嘻嘻笑着说:“放心吧,我才不会给他当二奶呢。他是福建乡下偷渡过来的,中学都没毕业。你没看到他写的那手字哦,真的像鸡扒的一样——”

“那怕什么?人家有钱啊。”

“开餐馆能赚多少钱?做死做活,一个月也就赚个几千块钱,还成天守在餐馆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放假,有什么意思?不过他有美国身份,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考虑,但只能做大奶,不能做二奶,做二奶对办身份没用。”

“他是美国公民?”

“就是啊,人家英语认不得几个,又是偷渡过来的,都拿到美国公民了。你怎么搞的?正儿八经考出来的,还要熬五六年才能拿到绿卡,然后再熬五年才能拿到公民,还不如一个偷渡的——”

“他偷渡过来怎么能拿到美国公民?骗你的吧?”

“才不是骗我的呢,他都给我看过他的美国护照了,不是公民能办护照?”

他咕噜说:“早知这样,我也去偷渡了。”

“就是,偷渡过来,再申请政治避难,一下就办好了,比你考出来读博士快多了。”

“他这么喜欢你,你可以把他挖过来给你办身份嘛。”

“呵呵,如果我想挖,肯定能挖过来。他那个老婆我见过,太难看了。不过我还没到挖他的地步,他就是有个美国身份,但没多少钱。如果他像贾斯丁的爸爸那么有钱,我还可以考虑把他挖过来。”

“贾斯丁爸爸有多少钱?”

“很多很多钱。”

“他没老婆?”

“当然有老婆,如果没老婆,我还等到今天?早就扑上去把他拿下了。”

他有点厌恶地说:“他儿子都跟你差不多大了,你还——扑他怀里去?”

“男人老怕什么?越老越好,我还嫌他不够老呢——”

“那么老了,还能——干什么?”

“不能干什么没关系啊,我可以用他的钱包帅哥嘛,那时你就来求我包养你吧。”

他开玩笑说:“好啊,等我傍上你了,我就用你的钱去包个二奶。”

“你要是包二奶,肯定会包Grace。”

“别瞎说了。”

云珠严肃地说:“不是瞎说,是真的,我知道你想——包她。”

“开玩笑,我这么穷,她这么有钱,我还包她?”

“那就她包你吧。反正你包她,她包你,都是一样的。”

“又在瞎说。”

“你不相信?我把话说了放这里,你们俩迟早是会——在一起的——”

“那可能是你把我甩了之后吧——”

“肯定不是因为我甩你。”

“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也许——某一天,你需要大把的钱,你没别的地方弄到钱,只能找她,于是你们就——”

他笑起来:“为什么我需要大把的钱?我又不买名牌,又不长草——”

“不买名牌还有别的用钱的地方——”

“比如说?”

云珠眼珠子一转:“比如说你爸爸妈妈生了重病,需要医疗费——”

“快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

“好,不说这。那就假设我被绑架了,你怎么办?”

“这不还是不吉利吗?”

“说说怕什么?难道一说就变成真的了?你说,如果我被绑架了,你怎么办?”

“我——报警。”

“不能报警,报警我就被人撕票了!”

“那我就借钱。”

“别人都不借,只有Grace肯借,你怎么办?”

“我就问她借。”

“但她有条件,要你做她的——面首,你答应不答应?”

“呵呵,你想给人做二奶就大大方方说出来,别拉我做挡箭牌,好像你做二奶是因为我先做了——二爷一样——”

“嘿嘿,不敢往下说了吧?我就算准了,你肯定会借势一歪,倒她怀里去了。”

“Grace不是这样的人,她不会趁人之危——”

云珠想了一会,说:“嗯,我也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你我是信不过的,但我信得过Grace,不然也不会让你在这里住了。”

“为什么你信不过我?”

“哼,男人啊,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你敢说你不想多尝几个女人?你敢说你不想拿下Grace?你敢说你现在心里没——想念她?”

多尝几个女人,他还真的没想过,太复杂了,没有可操作性。拿下Grace?也没想过,根本就不沾边的事,吃错药都不会往那上面想。想念Grace,他自认还算不上,但挂念还是有一点的,毕竟是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人,没有感情也有了习惯。

Grace回国之后,不仅是没人做饭了,还有很多方面都觉得不方便。他来美国这段时间,好像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有问题就去问她,有困难就去找她,有烦恼就去向她倾诉,有喜讯就去跟她分享。现在她突然不在身边了,还真是不习惯。

她刚回去的时候,还和他通过几次电话,到中国了,把商小小平安送到家了,出发去四川了,她都打了电话过来。但后来就没音信了,他没有她那边的电话,没法打给她。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担心,听说地震灾区经常会有余震,还有瘟疫什么的,又听说灾区正好是核工业基地,有些地方被核污染了,不知道她会不会遇上危险?

他到处寻找联系她的方法,但也没什么路子,只有去问老杨。老杨手里有个Grace的号码,但那还是她去年给老杨的,好像是充值的电话卡,已经打不通了。老杨的老婆也没Grace的电话号码,因为那时刚到中国,还没开通手机,Grace拿了商小小父母家的号码,说会跟她联系,但一直没联系。

他急得要命,还不敢在云珠面前流露出来,怕她误会。

有一天,是个周末,他和云珠还在睡懒觉,电话铃响了。他以为是Grace,翻身就去拿电话,但云珠近水楼台先得月,已经拿到了。

他不好跟云珠抢电话,只好闭着眼睛听,看Grace跟云珠讲完之后会不会跟他讲几句,但结果发现不是Grace打来的,更不是找他的,是找云珠的,谈的是国内舞蹈班的事。

云珠打完电话,半天没吭声,他小心地问:“谁呀?”

“赵云。”

“我怎么听见是——国内舞蹈班的事?”

“是国内舞蹈班的事,总工会把我妈开课的房子收回去了。”

“她怎么知道?”

“她怎么不知道呢?她妈告诉她的——”

“但是你妈——我是说晏阿姨——怎么没跟你说起这事呢?”

“我妈肯定是怕我担心,所以瞒着我。”

他能体会当妈的一片苦心,他父母也是报喜不报忧,家里出什么事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云珠焦急地说:“舞蹈班没有了教室就办不成了,工商局已经给我妈发了通知,给了半个月时间,如果找不到新的地方,就吊销执照了。”

“那怎么办?”

“我妈她们正在到处找地方,但这么短时间,到哪里去找地方?”

他想起她妈开车不那么老练,便叮嘱说:“这种时刻,她们肯定都很着急,一定要嘱咐——晏阿姨开车小心——”

“谢谢你提醒,我来给崔阿姨打个电话,让她这段时间代劳一下。”

云珠说着就给崔阿姨打电话,听得出来,那头也很着急。

云珠很大将风度地安慰说:“崔阿姨,你别着急,我马上去找路子,看能不能让总工会改变主意,同时你们也抓紧时间找教室。我妈开车不行,这段时间,就靠您了。”

不知道那边回答了什么,就听云珠说:“当然是开我家的车,我家车小,省油一些。”

又过了一会,云珠叮嘱说:“您别对我妈说我知道这事,她不想让我着急,我就装作不知道的,等这事过去了再告诉她。”

给崔阿姨打完电话,云珠沉吟说:“这事太奇怪了,合约期还没满,总工会怎么就要收回练功房呢?”

“也许想派别的用场?”

“但那也不能连合约都不遵守了吧?”

“合约上有没有写明——对违约的惩罚措施?”

“写是写了,但主要是惩罚我妈那一方的,如果中途退租,要罚很重的款。至于总工会那方,倒没什么很重的惩罚,就是赔几百块钱而已。”

“合约怎么可以这么定?太不合理了!”

云珠有点不耐烦地说:“签约的时候,谁会料到发生这种事的呢?”

“是不是有人出更高的租金?”

“谁出更高的租金啊?那破房子,除了跳舞,还能用来干什么呀?”

“那是不是有别的舞蹈班在挖墙脚?”

“没谁挖墙脚,我已经问过了,总工会的房子还空在那里。”

“那是怎么回事?”

“肯定有鬼。”

36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2)

  1. 坐下!

  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抢沙发!

  3. 天啊,我轻轻点了一下刷新就看到了52
    第一次这么靠前
    第二
    真高兴
    会不会是赵云导鬼

  4. 只能坐地板了

  5. 怕怕,怕云珠说的那些个假设一语成谶。

  6. 先占个地板座!

  7. 云珠很大将风度地安慰说:“崔阿姨,你别着急,我马上去找路子,看能不能让总工会改变主意
    ============
    云珠交游广阔,也许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慧敏?富二代?期待下集。

  8. 明天会更好

    猜测总工会后悔租金太少,所以想重新签约。
    或者会不会Justin那个搞房地产的爸爸出马帮忙,所以云珠以身相许?

  9. 先占位,再慢慢看。

  10. 会不会这回贾斯丁派上用场了

  11. 此时,我正在办公室看贴,看到有写2008那年的地震。同时,也正历经办公室的惊呼:日本8.8级地震!

    转瞬间,我们就相互询问,有日本的亲戚朋友吗?赶紧问问,让他们报个平安吧。

    我的一个小侄儿在那里,我赶紧去看他的签名,还好:他说,请朋友们放心,一切都好。

    但是,我妹的电话不通。说实话,真的很着急。

  12. 回小新
    电话不通是正常的’过段时间就好
    虽然震级不小但被害不是很大
    宫城县是震中
    应该放心

  13. 很佩服艾米把小情侣之间的对话,也写得让我惊心动魄,看这些对话时,不由得想起一个成语——一语成谶。不知会是哪句?

  14. 16:10:15
    我们都安全的。告诉家人。电话不通。
    16:11:03
    地震很大,东京震的好厉害。
    16:11:16
    我到家了,家里没事。
    16:12:01
    现在还再余震。特厉害。
    ==========================
    刚回完上面那个贴,我妹就联系上了。谢天谢地,平安!

  15. 祝福铅笔小新的妹妹平安无事!
    《云中之珠》51集里写到了Grace去当年的四川地震灾区救灾,今天早晨在看云南地震情况,刚在外面又听到人家说日本大地震了,感觉好像Grace现在仍在地震灾区救灾似的,虽然晚了,但仍祈祷Grace当年一切安好!也愿云南和日本灾区的民众度过难关!

  16. 不到期收回了房子、,而且还那么快就让工商局知道了,感觉是有人故意找云珠妈妈的麻烦。

  17. 大阪也震了。是我这8年来碰到的最厉害的一次。吓死了。。。 不过有惊无险!

  18. “谁出更高的租金啊?那破房子,除了跳舞,还能用来干什么呀?”

    会不会有人想买地皮,把旧的拆掉再盖新的,美其名曰“开发”之类的?

  19. 好期待啊,享受中!

  20. 我感觉,是赵云搞得鬼?赵云也是个爱显摆的人,但现在,分明云珠的种种占了上峰似的,所以,赵云就来点阴的,以泄私恨?

  21. 上一集里俺心里云珠说BF的那株草拔了,开始惦记Grace,惦记云珠妈妈的舞蹈教室,还有小新说的“一语成谶”,种下新的草…

    日本地震的消息下午有跟日本有业务联系的同事第一时间发了邮件出来,下班回家后一直看滚动新闻,真揪心,愿震区的人们都平安。

  22. “你不相信?我把话说了放这里,你们俩迟早是会——在一起的——”
    看到这儿,很心疼云珠。宇文和Grace的默契我们读者都看出来了,云珠这么聪明的女孩儿还能觉察不到?
    前些集里,还觉得云珠让宇文买三个coach包有点儿过分,也不理解云珠为什么急于去酒吧结识美国人。最近这几集,云珠真是值得称赞:知道自己的一生要靠自己,而且不怕吃苦(一周打四天/七天餐馆工);知道他不喜欢你,你怎么做都没用;明知宇文和Grace的默契,还是快乐地生活;热心地帮助商小小 …… 我一直觉得一个独立,活得真实,自我的女人面对情感的挫折会处理得更好,人也会更快乐,更可爱。云珠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

  23. 刚发出昨晚写了一半的贴,才看到日本地震的消息。问候一下有亲朋在日本的各位,祝大家的家人朋友都平安!

  24. 看了这一集,先是替宇文发愁,两个女子都这么可爱,该怎么取舍?转念一想,宇文老弟真是幸运,人生的路上有这么好的两个女人,不管是做夫妻还是朋友,都很幸福!

  25. 过了几天,云珠的情绪又高昂起来,因为她成功地挤走了一个waitress(餐馆女侍):“哈哈,她跟我斗,有她的好吗?三十多岁的大妈了,怎么斗得过我?最终还是该她走路。”

    ——呵呵,云珠很厉害啊,讲究的是适者生存,能挤走一个就挤走一个,如果自己竞争不过别人,也心甘情愿被挤走。

  26. “就是啊,人家英语认不得几个,又是偷渡过来的,都拿到美国公民了。你怎么搞的?正儿八经考出来的,还要熬五六年才能拿到绿卡,然后再熬五年才能拿到公民,还不如一个偷渡的——”

    ——这个是事实,很多偷渡过来的都在读博士的人之前拿到绿卡。据说美国还有个政策,那些非法移民的孩子,在美国长大了可以给他们工卡,但那些正儿八经持非移民签证到美国来的人,他们的孩子反而不能这样拿工卡。

  27. “不知道那边回答了什么,就听云珠说:“当然是开我家的车,我家车小,省油一些。””

    ——到了这种时候,崔阿姨还在玩心计,怕开多了自己的车。如果云珠妈的舞蹈学校办不下去,她崔阿姨不也没工作了吗?

  28. “你不相信?我把话说了放这里,你们俩迟早是会——在一起的——”

    不知道云珠那些不吉利的预言里哪一个会成真, 但是我的直觉这一句一定会成真!

  29. 小新家人平安, 替小新高兴.

    因为我相信云珠的话会成真, 所以不太会为Grace 担心, 如果她是在地震的重灾区, 有可能通讯设施已经全都被破坏了, 所以没有办法和阿忠联系.

  30. 云珠一周做满七天,很吃得苦,比那些不想打苦工,只想走捷径的女生强多了。

  31. 感觉要出大事了,很可能会迫使云珠不得不去做二奶,或者做《魂断蓝桥》里女主做过的营生。考验宇文的时刻要到了!

    当初云珠看完《魂断蓝桥》问他问题时,他好像就没答上来。

  32. 艾米所有的细节都不是白写的,所有的人物都不是白写的,故事越往后走,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前面的细节和人物都慢慢归位了,于是我们恍然大悟,原来他/她在故事里起这个作用啊!

  33. “你不相信?我把话说了放这里,你们俩迟早是会——在一起的——”
    ————- 可能云珠象我一样, 对很不希望它发生的事情, 就预言一定会发生. 这样如果事情没发生, 那就最好, 万一发生了, 至少还有那句著名的’我早就说过…’可以甩出来, 挽回一点心理优势.

  34. “合约怎么可以这么定?太不合理了!”
    云珠有点不耐烦地说:“签约的时候,谁会料到发生这种事的呢?”

    ——很可能合约是云珠与总工会签订的。
    宇文这句话可能谁处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脱口而出,但仔细想想,确实说了比不说更糟糕,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只能惹怒对方。

  35. 给崔阿姨打完电话,云珠沉吟说:“这事太奇怪了,合约期还没满,总工会怎么就要收回练功房呢?”

    “也许想派别的用场?”

    “但那也不能连合约都不遵守了吧?”

    ======================

    总工会单方毁约,工商局也趁机胁迫,感觉是云珠妈妈得罪了什么人。云珠妈妈会不会因此遇到不测?
    看了艾友友的跟帖,也想到云珠看《魂断蓝桥》的感触,预感到云珠以后的命运会改变。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