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虚荣离白痴有多远(2)

去年,我曾经写过一篇《虚荣离白痴有多远》,我在那篇文章里说:“有些人本来不是白痴,只是比较虚荣,但当他们的虚荣心受到到挑战的时候,他们可以在一步内完成从虚荣到白痴的飞跃。”

最近,我又遇到这样一个从虚荣一步跨到白痴的人,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艾园在前几天转了一篇叫《22省市70余干部在新加坡培训一年,将获硕士学位》的文章,文中说“参加今年该课程培训的中国学员中,一半以上是厅局级干部”,这些人在新加坡学习一年,将获得硕士学位,该文并说“自2001年… …中方就开始选派中央和省市级领导干部来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学习”。

据说中国的“厅局级干部”就是地市级干部,县团级的干部叫“处级干部”。中国的这些“厅局级干部”和“中央和省市级领导干部”是如何产生的,相信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绝对不是纳税人选举出来的。他们出国学习的费用该谁掏,他们学习期间的工资该谁发,相信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答案。

但就有那么一个糊涂虫,在该贴下跟帖说:

“与你同行Submitted on 2011/03/08 at 1:26 AM:

据说还是能学到些东西,课程也比较紧张,就是不知学完会用到吗?”

估计“与你同行”跟这个贴的时候,只是要卖弄一下自己信息灵通,因为她认识一个在新加坡学公共行政管理的处级干部,听那人侃过学习的情况。如果没人理她这个贴,可能她过一把卖弄瘾也就算了。

但网友“十年忽悠”回了一个贴:

十年忽悠 三月 8, 2011于11:42 上午
回复“与你同行”:

你的所谓“学得到东西”很模棱两可。学会嫖妓也是学到了“东西”呢。

学不学得到东西还在其次,关键要看这些人是怎么被录取的,又是怎么毕业的,学费是谁付的。如果是通过正常的考试录取的,也通过正常的考试毕业,学费也是自己付的,那就没什么可说的。

否则的话,不论他们学到东西没有,都是不正之风。

我觉得“十年忽悠”的帖说得很明白,中国的官员们用纳税人的钱到国外去兜风、去旅游、去镀金,就是不正之风,对这样的问题不谈实质,却妄谈什么学得到东西,就好比说盗贼或杀人犯能从偷盗和行凶中学到东西一样

但“与你同行”受不了“十年忽悠”的批评,跟帖辩驳:

“ 与你同行 Submitted on 2011/03/09 at 11:27 PM

我初步了解了一下,一个同学在新学习管理,大概是这样,国家设定某个级别的项目,涉及国际交流学习内容的,然后个人申请,中标后,即可按项目程序联系学习地点,完成项目。”

很明显,她说的情况与艾园转帖的那篇文章并不是一回事,而且她也说得模棱两可,谁才能申请这样的项目?向谁申请?谁决定录取?学费该谁付?工资是否照发?都没讲清楚。但她却以知情人的口气,像在讲述内部消息一样,无疑会起误导作用,所以我删了她的帖,并回复了她:

艾米 三月 10, 2011于8:27 上午

回复“与你同行”:

把你的帖删了,因为你的跟帖模棱两可,会引起误解。

这个班不是你想象的(也不是你那朋友介绍的)面向所有人招生的班(你能报名吗?),这本身就是针对某些“高级”管理人员的。而那些得以进这个班读书的中国22省市70名干部,也不是通过与所有人竞争而被录取的,别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参与竞争,只有某个级别的干部才能参与竞争。

而这些人的学费是谁付的,你也并不知道。他们读书期间的工资发不发,你也不知道。他们的考试难度如何,你更不知道。

关于EMBA或者MPAM,你掌握的信息不够全面精确,请不要继续在这里乱弹琴。

考虑到“与你同行”也算艾园的“老人”了,我对她是相当客气,只说她“掌握的信息不够精确”,还没说她自以为是,胡说八道。但她连这个批评都不能接受,虽然跟了个贴承认自己“信息有误”,但暗中却在到处搜寻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最后她终于找到一篇自认为能为她翻案的文章《探秘公务员海外培训》(http://sh.sina.com.cn/citylink/ed/l/2010-12-02/13559905.html),并给我写了个电邮,题目叫“请教”,但内容却跟“请教”不相干,是来为自己辩护的。

她在电邮里又重复了一遍她认识一个在新加坡学公共行政管理的处级干部,并说:“如果纳税人的钱一定会被浪费,至少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虽然也不应该。”

你说这是什么屁话?难道她白痴到这种地步,看不出自己的话是自相矛盾的?又说是浪费,又说不应该,但同时又说“还有点价值”,那么到底是不是浪费?莫非是“有价值的浪费”?

实际上,当她说“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的时候,她就已经推翻了她自己说的“虽然也不应该”。有价值为什么不应该?

她找的那篇文章,应该说是以歌功颂德为主,但也揭露出不少问题。

中国为什么愿意把“公务员”送到新加坡去培训?那篇文章引用新加坡专家的话说,是因为“在他们的想象中,新加坡跟中国一样,都是稳定的执政党,而且新加坡经济繁荣,社会安定,而这正是中国政府一直梦想的。”

也就是说,中国派干部去新加坡学习公共行政和管理,是为了巩固自己的一党专政。

而新加坡为什么这么愿意接受中国“公务员”呢?钱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该文指出“根据官方数据,中组部至今已派送1000多名司级干部到新加坡受训,来自中国各地的干部则超过三万名。从公开资料不难推算出,每人赴新学费一年约2万元新币,相当于10万元人民币,仅学费一项也达上百亿元。”

而这些钱是谁出的?该文也有报道:“有政协委员曾预估,至今用在出国培训方面的费用超过了万亿元人民币,虽然《世界博览》对此数据存疑,但是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

但钱还不是新加坡乐意接受中国干部的唯一原因,他们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参与这个两年全日制硕士项目学习的公务员,回国后都能很快得到提升,成为省部级干部或市长等重要官职,这样就更有利于两国之间良好的关系。”

对于这种干部培训,中新两国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中国想学会新加坡不搞西方民主,仍能坐稳江山繁荣经济的秘诀;而新加坡则希望通过干部培训,在中国的中上层安插自己的人。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与你同行”在看了这篇文章之后,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还要说“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难道她白痴到读不懂这篇文章吗?

我仍然对她讲客气,没说她白痴,给她一个台阶,说她找的资料不对口:

“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请教”什么。你找的这篇是公务员出国培训,而你跟帖的那篇是干部出国拿硕士学位,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但不管是哪种,都是耗费纳税人的钱,说白了就是公款旅游。而这些人究竟学到了什么,能否运用到实践中去,都是问号。

还有你那什么“如果纳税人的钱一定会被浪费,至少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这什么屁话?为什么纳税人的钱就该浪费?

拜托别再就这个问题提问了,你愿意怎么理解都行,但如果在艾园跟帖,就做好被删的准备。”

这样的回复,当然是她的虚荣心所不能接受的。如果说她都那时为止,都是做出一副虚心请教的姿势的话,那么从这里开始,她就彻底滑向白痴的泥坑了。

她又写来一个电邮,这次不提“请教”了,通篇是辩驳和指责:

“估计您只看了题目,这篇系列报道公务员出国培训的文章,就包括干部出国拿硕士学位的事儿,而且主要论及新加坡,即艾园主贴中涉及的内容。文中有选拔条件、培训内容及学习费用等情况。

“如果纳税人的钱一定会被浪费,至少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虽然也不应该。”这个是我的原话,我并没说应该浪费,前面一句是陈述目前制度下纳税人的钱被浪费的事实。

“而这些人究竟学到了什么,能否运用到实践中去,都是问号。”如果是问号,说明还有被运用的可能,有点价值就在这里。对于有争议的事,不了解具体情况,只抱怨一句公款旅游,也没有意义,

删帖没问题,如果有错误,谁都可以指正。”

她找的这篇文章,是2010年12月的,题目特意使用了“公务员”的称呼,而艾园转帖的,是2011年3月的,文章直接称那些出国镀金人员为“干部”。虽然中国有些人把干部称为“公务员”,但谁都知道厅局级干部绝对不是普通的“公务员”。而且这篇文章并没提到2011年这70名干部是如何被挑选和审核的,更没说他们的学费是谁付的,他们的工资是谁发的。

关于她说的“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我在前面已经分析过,这里不再赘述。

而她不但不认为自己的“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的说法很白痴,反而指责“抱怨一句公款旅游,也没有意义”。那么她所谓的“有意义”是指什么呢?这种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反而一心想着“指正”别人的人,不是白痴,还能是什么?

下面是我的回邮:

“你才真该仔细读读你自己提到的那篇文章,并且问几个为什么。所谓“考试筛选”,是面向所有公务员的吗?是面向所有愿意去新加坡学习的人的吗?学费是谁出的?考试了些什么?审核的是什么?这篇文章是谈那22个省的70名学员的吗?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替这些利用公款出国镀金的人辩护,看看这一段:

“南大乐意自己的校园里出现一大批中国中年公务员的身影,并不是因为能收取高额的学费。参与这个两年全日制硕士项目学习的公务员,回国后都能很快得到提升,成为省部级干部或市长等重要官职,这样就更有利于两国之间良好的关系。”

纳税人的钱被浪费,应该受到批评,为什么你还称赞某种形式的浪费?人家批评公款旅游,至少是在谴责干部浪费纳税人的钱,什么叫没意义?按照你的观点,批评不能立即改变现状就是没意义?而浪费纳税人的钱的现象已经存在,我们就该赞美?

你在这个问题上不具备最简单的是非观点,你还指责别人的批评没意义,你没想想你自己的赞美具有的是反面意义。

已经拜托你别再为这个话题烦我了,请自重。”

她还不罢休,又写来一封电邮,问她能不能把我们的辩论发在她的新浪博客或者艾园群,大概想让广大人民群众来判个是非曲直,所以我在这里成全她,直接发在艾园了。

52 responses to “艾米:虚荣离白痴有多远(2)

  1. “所以我在这里成全她,直接发在艾园了。”
    —–成全的好!

  2. 我在《尘埃腾飞》里已经描写过EMBA的情况,小说里的腾教授就是国内EMBA班聘请的客座教授,常年飞回国内授课,他非常清楚EMBA的内幕。

    如果说EMBA的学生还有一些是从私人企业来的,不完全是用纳税人的钱读学位,而且学的内容也是针对企业、还有一点运用的可能的话,那么这个MPAM班则完全是由干部组成的,毫无疑问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他们学的是行政管理,除非是有利于巩固一党专政的东西,否则不要想在中国得到运用。

    “与你同行”以为自己认识一个在新加坡读行政管理的处级干部,就成了这方面的内行,就可以大发谬论,还一心想着“指正”这个,“指正”那个,也太白痴了。

  3. 如果“与你同行”把我们的这番辩论发在她的新浪博客,我相信肯定有很多人支持她(如果有很多人去她博客看文的话)。如果她发在艾园群,我也相信会有人支持她,至少是同情她。

    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她完全可以达到。但如果她满足于这样的效果,那就只能做个白痴。

    我不介意谁做白痴,但请不要在我的博客做。

  4. “与你同行” 耽误 “云中之珠 (53)”. 该打!!

  5. 可能“与你同行”了解的中国腐败程度比较深,这种有借口的腐败能普遍被“被愚弄的国民”还能接受吧!哈哈!

  6. 若不是艾米发了这篇,还真不知有这样的后续。

    ZF不看看普通老百姓现在过的什么日子,物价都涨成什么样了,却把钱浪费在这样的地方,我觉得这才是没意义。

    PS:与你同行没入艾园群。

  7. 顶艾米!

  8. 这种速成班,基本上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学位,连装模作样的考试都免了。官员,除了奶声奶气喊叔叔阿姨的官二代,剩下的就是马屁党秘书党,有真本事的,少之又少。

  9. 顶艾米,砸的好!

  10. 喜欢读艾米的小说, 娓娓道来, 轻松幽默, 可惜总觉得读小说时艾米离我挺远; 所以更喜欢看艾米的砸文, 句句一针见血, 仿佛伶牙利齿, 活泼可爱的艾米就坐在我对面. 从这个角度出发, 我感谢白痴, 没有白痴, 就没有机会读到艾米精彩的砸文:)

  11. 虚荣跟白痴背靠背!

  12. 错就是错,逻辑上的自相矛盾怎么能站住脚呢?艾米真是一针见血,膨胀的虚荣心真让人一步登痴。

  13. 这‘出国学习’估计还可以拖家带口地出去旅游一下。见过干部子弟以可以‘公费旅游’为骄傲来炫耀…..类似事情多了去了,越是小地方这种风气越猖狂。

  14. 这种镀金性质的班子国内办了不少,还跑到国外去办。实在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浪费!还有更甚的,小镇的党委书记跑到美国挂职3年,可以携眷,带翻译,居然3年那个书记连英语打招呼都没学会,不知他在美国能学啥。这不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浪费吗?

  15. 回复“匿名”:

    “与你同行”并不是因为对国内腐败了解更深,才会犯这种白痴错误,她实际上是不明白“腐败”的概念,不懂中国的干部是不创造物质财富的,连工资都是从纳税人的钱里抽取的。

    也许她认识的那个处级干部没有腐败,所以她以为其他干部都不腐败,也许她认识的那个人在新加坡学到了“东西”,于是她认为所有干部都在新加坡学到了“东西”。而她头脑里已经认可了纳税人的钱被浪费的这一现象,所以她认为干部用纳税人的钱去新加坡学点“东西”比别的浪费“有价值”。

  16. 中国派干部到新加坡去学公共行政管理,实际上是件滑稽可笑的事情。

    所谓“公共行政管理”,研究的是行政管理机构如何管理国家事务、社会公共事务和行政机关的内部事务。

    但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体不同,干部任免制度不同,也就是说,行政管理机构的产生和构成是完全不同的,中国是一党专政,干部是“上面”任免的,而新加坡是民主制度,“干部”是民选的。中国的干部到新加坡去学什么?

    “与你同行”找的那篇文章已经很清楚地指出,中国派干部去新加坡,是因为“在他们的想象中,新加坡跟中国一样,都是稳定的执政党”。

    这说明新加坡方面清楚地知道中国犯了理解错误,把新加坡当成了一党专政的国家。但人家不介意,既能赚到钱,又能输出自己国家的理念,何乐不为?

    但新加坡方面也犯了理解错误,以为向中国的干部输出新加坡的理念,就能在中国的中高层安插亲新加坡的干部,但他们可能没料到中国那些能被选到海外培训的干部,都是先经过了党校彻底洗脑的。而中国牢固的一党专政,也不允许那些人学成归来实现新加坡的政治理念。

    很明显,“与你同行”根本没能力读懂自己找到的文章。

  17. 精彩,脱愚中!!支持艾米!

  18. 支持艾米。
    自己逻辑错误,却因虚荣心作怪不肯承认,还妄图说服别人,说服别人不成,不知反思自己思考方法的缺陷,反而想办法争面子,这种做法与智慧根本不沾边。

  19. 如果说“与你同行”存心支持“干部”浪费纳税人的钱,那当然不会,但她不懂装懂,一定要以内行的姿态对自己不懂的事情发表高论,受到反驳则拼命维护自己的虚荣心,最终就落得一个出丑的下场。

    以后她可以把ID换成“有价值的浪费”了。

  20. “公务员”在中国大陆是个很忽悠人的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的规定,中国公务员包括7大类:全国及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成员、政协成员、检查机关、民主党派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共产党各级领导。

    经常听说哪里在公开招考“公务员”,但如果你以为是在公开招考“共产党各级领导”,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21. 百度对“公务员”的解释:“公务员,是指依法履行公职、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工作人员”

    ——从中国的实际来看,公务员不一定“依法”履行公职,但他们的确是“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

    我这里特意向“与你同行”之类的白痴解释一下,所谓“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支付他们的工资福利。

    中国别的没学会,就学了个“高薪养廉”,给公务员很高的薪水和福利,搞得现在人人都想去做“公务员”,但最后却没养出“廉”来,只养出一批批贪官。

    如果按照“与你同行”的狗屁观点,我这样说也“没有意义”,要像她那样闭着眼睛说浪费纳税人的钱“有一点价值”才有意义。

    这人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22. “南大乐意自己的校园里出现一大批中国中年公务员的身影,并不是因为能收取高额的学费。参与这个两年全日制硕士项目学习的公务员,回国后都能很快得到提升,成为省部级干部或市长等重要官职,这样就更有利于两国之间良好的关系。”
    ======================
    再清楚不过了。

  23. 读艾米的反砸文是一种学习。

    “你才真该仔细读读你自己提到的那篇文章,并且问几个为什么”
    顶一个!如果能够在读文、发表观点前多想想、多问几个为什么,也许就能避免一些低级错误。

  24. 我现在觉得在国内吧,好多事情你得反着来想想,越是被当权者唱得响亮说得正义的事情,你越得多想想,不然,就会被人家卖了还帮着人数钱呢,被人忽悠死之前还为人家拍掌呢!

  25. 在艾园发言得很小心,想明白了再说。这里明白人太多,说了错话能蒙混过去的可能性不大。:) 其实说错了也没什么,实在没必要为了面子坚持错误。

  26. 据维基百科介绍:
    “根据宪法,新加坡是一个类似于英国的单一制、议会民主制(內閣制)国家,但是由于自1959年取得自治地位以来就一直由人民行动党执政并以压倒性多数控制着议会,因此被很多人认为该国实际上是一个威权国家。”

    ——这可能是中国对新加坡特别感兴趣的地方。

  27. 但新加坡的议员和总理都是人民直选出来的,维基百科介绍:

    “新加坡拥有一个一院制的议会,其中大多数成员由平均5年一次的民主直接选举产生。议会与总统构成了完整的新加坡立法机构。议会中的多数党党魁将获总统任命为政府总理,然后再由总理推荐内阁部长和部门首长,经总统任命后组成内阁与政府。政府对议会负责,并接受议会的监督与质询。一届议会(以及政府)的任期最长为5年,但是总理可决定提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大选必须在议会解散后的3个月内举行。

    议会议长在议会首次召集开会后选举产生,当总统和总统顾问理事会主席均因故无法行使国家元首职责时,将由议会议长代为行使职责。

    现有的议会共有94名议员,其中包括84名选区议员(Constituency Member of Parliament)、1名非选区议员(Non-Constituency Member of Parliament)以及9名官委议员(Nominated Member of Parliament)。由于长期以来人民行动党主宰了议会,1991年修正后的宪法规定,议会内必须有至少3名反对党议员,如反对党议员未达法定人数,必须由政府委任得票最高的反对党议员进入议会(见下)。

    目前在94名议员中,只有3名反对党议员,其中2人是单一选区议员,另一人则是政府根据选举法律所委任的得票第三高的反对党候选人。批评者认为人民行动党拥有了议会的绝对主导权,使得权力制衡受到破坏,反对党根本无法发挥监督作用。但是新加坡政府则指出,绝大多数的人民行动党议员都是直选产生,而且法律已经努力保障议会中有反对党的声音存在。”

  28. 下面介绍新加坡的政府官员是如何选拔的:
    1、行政领导人的选拔:由新加坡总理公署负责选拔,必须是新加坡政府奖学金得主,这个奖学金名额很少,只有当年在新加坡剑桥“A”水准考试中所有九门课程全部为A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政府奖学金竞选。

    候选人必须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南阳理工大学或国外著名大学的本科以上学历并获得学位者。

    考试包括笔试和面试,每年招收30名后备人才。

    (http://www.zgsdml.cn/Texthtml/01201008/11.aspx)

    ——也就是说,要在新加坡当“干部”,必须是学习上杰出的人才,先要考试出类拔萃,并获得名校学位,才有竞争“干部”职位的资格。

    而中国则不相同,是先当干部,然后获得公款出国混学位的资格。

  29. 其实艾米早就警告过了,如果你在艾园被艾黄砸了,最好是下去好好思考为什么被砸,不要存着侥幸的心理,认为艾黄没把事情搞清楚,砸错了你。而你通过辩驳,可以证明他们错了。

    在这里争论的问题,都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问题,艾黄这样博览群书的人,肯定知道答案。如果他们没把握,也会先做调查,搞明白了才砸你。

    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搞明白这一点,被砸之后还认为是艾黄砸错了,那你只能是个白痴。

  30. 中国派干部到新加坡去拿公共行政和管理学位,关于这一点,只要是略知什么是“公共行政和管理”,略知中新两国制度上的不同,略知中国财政支出情况的人,都是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而对于“与你同行”的“如果纳税人的钱一定会被浪费,至少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虽然也不应该”这句话,也是只要头脑不白痴的人就能一眼看出问题,因为这是典型的逻辑不通,自相矛盾。

    但“与你同行”两者都看不出来,经过提醒还是看不出来,居然还死报着自己的狗屁理论不放,并指责艾米“对于有争议的事,不了解具体情况”,实在是自我感觉太好了。

    希望“与你同行”经过这件事,能切实认识到自己的孤陋寡闻,踏踏实实学点东西,不要像某些白痴一样,从此就想着如何与艾园作对,走上一条不归路。

  31. 很多人自觉站在体制内思维,不愿意承认中国从体制到政策合法性的缺失,不仅听不得对制度的批评,还主动为政府辩护。

    中国官员外派到国外培训镀金的现在多如牛毛,我因公因私接触了不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那些对这种培训会改变中国抱有幻想的人,培训过的干部,原来像猪头的回到位子上更像猪头了,不会变好,只会变更坏。资本更硬了呀,底气也更足了。

    至于这些干部在国外期间,私生活是种什么形态,大家更可以发挥想象了。

  3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学习了!

  33. 支持艾米!

  34. 我突然想起来了,寒假的时候在家看电视,当地电视台宣布了一批刚提拔的官员名单,大约有四五十人,每个人名字后面都有年龄和教育程度介绍,我仔细数了数,清楚标注“本科学位”或者“硕士学位”的不到十人,其他的一律都是“在职”。
    当时家里面的人就在开玩笑,说都是些快要退休的人了,现在还在“在职”,真是太好学了,我们国家养了一批好干部。

  35. 脱愚中!

  36. 执子之手偕老

    脱愚中,
    一直以为新加坡是一党专制呢,因为不止一次听人跟我这么说。

  37. 回复“与你同行”:

    把你的帖删了,并把你的ID封了。请不要在艾园玩“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文字游戏。艾园讲究的是“对的就支持,错的就反对”,如果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就勇于承认;如果你不知道你哪里错了,就继续学习,但别用“无则加勉”这一套来为自己洗刷辩护。

  38. 回复“与你同行”:

    做人直率点,别搞得这么阴阳怪气。当你说“请教”的时候,你不是在请教,而是在质询;当你说“无则加勉”的时候,你是在暗示我们冤枉了你,把你没有的错误栽到了你头上。

    也别把自己看得太聪明,以为你这些小把戏人家都看不出来,或者抓不住你的把柄。比如你在说“这种浪费还有点价值”的时候,特意加上一句“虽然也不应该”,也许你觉得加了这一句,你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你也确实是用这一句为自己辩护的,但你不知道你其实是自相矛盾,凸显白痴。

    你有玩这些小把戏的心思和时间,还不如用来好好学点东西。

  39.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40. “与你同行”不是气势汹汹的要把与艾米的争论发到新浪博客,发到艾园群的吗?干嘛又假惺惺说什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到底“有”还是“没有”?哪条有,哪条没有?

    看来这人不仅虚荣白痴,还阴险,想用一个“无则加勉”来表现自己的“高姿态”,把责任推向对方。

  41. 回复“匿名”(貌似是澳大利亚的):

    你问“在艾园无数次的争论中,艾米认过错吗?”,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得很白痴。你应该问的是“在艾园无数次争论中,艾米错过吗?”

    白痴,让我告诉你:认错不是交税,并非每个人必须认多少比例的错,而是有错就认,没错自然不用认。你连这都不懂,还在这里发言,岂不是自取其辱?

    你见证了“艾园无数次争论”,但你能指出我哪次错了,错在哪里吗?谅你也指不出来。

    你这种白痴也能出国,靠的是你家贪污受贿搞来的钱吧?

  42. 啊哦吆~~~~!看完,呢个荡气回肠呦!舒服s了,关键是艾黄的‘砸文’就像一股清泉,洗脱污秽,浇灌智慧。。。。。。啧啧

  43. 认错不是交税,并非每个人必须认多少比例的错,而是有错就认,没错自然不用认。——顶!我爱上艾园,支持艾米就是因为艾米总能坚持正确的观点,给我脱愚。难不成有谁爱往“错误堆儿”里扎,艾米的没错误让某些人很不爽吗?:(

  44. 我觉得“与你同行”把“具体情况”和“个别情况”搞混淆了。

    艾园是在讨论那22个省的70个干部去新加坡攻读硕士学位的事,那么关于那70个人的情况才是“具体情况”。而“与你同行”的跟帖谈的都是她那个处级干部同学在新加坡学习的情况,那个只能叫做“个别情况”,而不能叫做“具体情况”,因为那人不是那70人中的一个。

    艾米已经一再提醒她,说她谈的是另一回事,她找来的文章谈的也是另一回事,她对事情不够了解。如果她是个聪明人,就应该借这个台阶下场,那就不会有后面的公开出丑。

    但她认识不到这一点,还指责艾米不了解具体情况,并理直气壮地要把这场争论公之于众,以为自己了解“具体情况”,真理在握。

    她逼着艾米公开砸她之后,又耍小心眼,想用一个“无则加勉”来证明自己没错,一直搞到被封ID,这也真叫做“自绝于艾园”了。

  45. 回复“匿名”和“读者”:
    看了你们的跟贴,我突然发现你们不仅白痴,而且还很会无中生有,乱扣帽子。
    艾园是个摆实事,讲道理,坚持真理的地方,不是让二位来胡搅蛮缠的。

  46. 回复几个在艾园捣乱的白痴:

    你们真该到小学去回炉。你看你们都是些什么逻辑,你们问我是不是永远正确,如果不是,那么我有没有在艾园的无数次争论中认过错。我看你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永远”。我当然不是永远正确,但那不等于我在艾园的争论中错过,为什么我要在艾园争论中认错?

    还有“人肉”,你们也是概念不清,你们到我的博客来捣乱,自己把自己的IP送到我门上来,那是你们自己在“卖臭肉”,而不是我在“人肉”你们。至于你们是怎么混到国外的,从你们的水平和你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大家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47. 用删帖和封IP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这是只有白痴才能想得出来的主意。

    我删了白痴的帖,但我自己的帖仍然贴在这里,正确不正确,大家有目共睹,有脑子的人自然看得出来。

    那么我为什么要删白痴的帖呢?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利用我的博客来散布白痴言论。白痴们不好好经营自己的博客,只想不劳而获,利用我的博客来散布流毒,做梦去吧,有本事在自己的博客跟我打擂台。

  48. 我爱故我在

    学习了!

  49. 艾友友 | 三月 14, 2011于10:09 下午 |
    我觉得“与你同行”把“具体情况”和“个别情况”搞混淆了。

    艾园是在讨论那22个省的70个干部去新加坡攻读硕士学位的事,那么关于那70个人的情况才是“具体情况”。而“与你同行”的跟帖谈的都是她那个处级干部同学在新加坡学习的情况,那个只能叫做“个别情况”,而不能叫做“具体情况”,因为那人不是那70人中的一个。
    -------------------
    艾友友解释得清楚明白

  50. 清风白云飘

    到处都有白痴。你白痴到你自家去白。

  51. 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
    ____________
    十二年前干部公费出国就花了纳税人这么多钱?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我的个天!

    纳税人的钱被特权阶层挥霍掉了,千亿、万亿的就有钱,取之于民,用之于官,何时是个完?

    国内贫困家庭、贫困地区多少人看不起病、读不起书?政府在医疗、教育上就没钱了,我们连非洲最穷的国家都不如。

  52. 艾米 说到:

    那么我为什么要删白痴的帖呢?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利用我的博客来散布白痴言论。白痴们不好好经营自己的博客,只想不劳而获,利用我的博客来散布流毒,做梦去吧,有本事在自己的博客跟我打擂台。

    顶艾米!!!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