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3)

接下来的几天,可真让宇文忠大开眼界,发现云珠的公关能力真不是盖的。

那段时间,两人每天都是午夜才回到家,因为云珠上班要上到十一点左右,下班后在餐馆吃晚饭,再到他实验室来接他。等他们回到家,一般都过了十二点了。

他总是草草冲个澡就上床睡觉,但云珠的公关大战才刚刚开始。

他躺在床上听云珠公关,发现对方都是叔叔阿姨伯伯婶婶之类,电话打通了,就开始寒暄,常常是家长里短地一扯好久,都没听到“舞蹈学校”或者“总工会”几个字,大多数情况下,都把他直接扯进了梦乡。

但等他第二天醒来问起昨晚公关的情况,云珠总能报出一些成果来:

“王阿姨答应帮忙。”

“张伯伯说他明天就跟他儿子提这事。”

“李叔叔这两天很忙,他说最迟下星期会去跑这事。”

他好奇地问:“我怎么没听见你跟他们谈舞蹈学校的事呢?”

“怎么没谈呢,不谈他们怎么会答应帮忙?”

“那可能是我睡着后才谈的,反正我醒着的时候没听见你提舞蹈学校的事。”

云珠教训说:“谁会像你那么傻,一上来就单刀直入要人家帮忙?难道你没听说过warming up(热身)这个词?”

Warming up他倒是听说过,也知道中文的意思是“热身;做准备”,但他不知道请人帮忙也要先warming up。经云珠一提醒,他才悟出了一点道道,难怪云珠给那些人打电话总要先谈谈彼此之间的深厚友谊,或者巧妙地提到曾经给对方帮过的忙,或者跟对方的某位家庭成员是好朋友之类呢。

原来这就叫warming up,又学了一招。

但他发现云珠找的那些人,基本都跟总工会八竿子打不着,不禁好奇地问:“你怎么不直接找总工会呢?”

“直接找总工会?我怎么说?难道我能劈头盖脑地对他们说‘你们撕毁合同是不对的,请你们立即给我改正过来’?那肯定是行不通的嘛,得找一些管得着总工会的,或者跟他们的谁有关系的、说得上话的人才行。”

“但你找的那些人好像——也不是管总工会的人——”

“他们不直接管总共会,但他们都认识某个管总工会的人,或者认识总工会里的谁。”

于是云珠就列出那些人与总工会之间弯弯绕绕的关系,谁的老公以前是总工会的头呀,谁的弟弟在交通局、而总工会某位负责人的贵公子刚好也在交通局啊,谁的儿子在市委开车、侍候的市委领导刚好管总工会啊,等等。

他惊叹道:“你怎么认识这么多人啊?”

云珠得意地一笑,不作答。

他问:“这些人都是你自己——亲自认识的?”

“有的是自己直接认识的,有的是通过别人认识的。”

“B市的人——你恐怕全都认识吧?”

“我认识那么多人干什么?只要认识几个关键性的人就行了。”

“但是你认识这些人的时候,还没发生总工会毁约的事,你怎么知道这些人会是——关键性的人呢?”

“这就需要远见卓识了。你没听说过,在中国,只要交对了朋友,那么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可以到达中央那里。”

“我就是懒得花时间精力去认识人。”

“中国这种社会,不认识人还办得成事?”

“所以我跑到美国来。”

云珠断言:“你不要以为美国就不靠人际关系,你现在是在读书,还看不出来。等你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美国一样靠人际关系。”

“但是我听说——”

“你听谁说?你结交的都是一些不擅交际的人,你要听也只能是听他们说,他们自己就不擅交际,还能对你说什么?当然是说美国不讲人际关系之类的废话了——”

他嘟囔说:“但人家也都找到工作了——”

“那是他们运气好。就我所知,美国也兴内部推荐的,如果你有内部人推荐,那跟没人推荐就绝对不相同——”

“你听谁说的?”

“我认识的人都这么说。像我们班那个甜甜吧,她爸爸就认识纽约那边一个公司的头,那家公司已经答应让甜甜去那里实习了,但不知有多少拿着硕士博士学位的人,连去那公司面谈的机会都求不到一个——”

他猜测说:“那是家华人公司吧?”

“开在美国,就是美国的公司。”

“那公司的头儿肯定是华人。”

“华人怎么了?公司开在美国就行了。”

“如果不是华人,肯定不会放着那么多硕士博士不录用,偏偏录用一个语言学校的学生——”

他说了这半句,就意识到可能会引起云珠误解,以为他瞧不起语言学校的学生,便解释说:“我的意思是——什么学位都没有的人——”

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么解释还是有可能被理解为瞧不起云珠,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不产生误解,干脆不说了。

还好云珠没追究他的话,只找了个例证来反驳他:“你们系里的老杨找的都是美国的公司,但他也说在美国找工作得有关系才行,像他这种没关系的,要想找个工作——难得很。”

他怀疑老杨是因为家暴的事受影响还没找到工作,但又爱面子,所以把责任推在“关系网“上。但他没把这话说出来,毕竟他还没在美国找过工作,不知道行情,而他以前那个送餐工都是老杨帮他找到的,也算是靠的“关系网”吧,所以他底气不足,不说为妙。

晚上睡得晚,第二天就起得晚。好在他暑期里选的课都在十一点以后,早上不用早起。

但现在云珠早上也起得很早,利用上班前的时间往国内打电话。

他关心说:“你晚上睡那么晚,早上又起这么早,可别把身体搞坏了。”

“就这几天,等这事处理好了,就可以像从前那样睡懒床了。”

“有眉目了吗?”

“有了些眉目,好几个人都在帮忙,总有一个能帮成。”

“会不会几个帮忙的人之间互相干扰?”

“怎么会呢?我都安排好了的,每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发力,不会互相干扰。”

“你真的是巾帼英雄啊,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用电话就可以玩转国内那帮人。”

他的马屁换来一堆板砖:“哼,这种事情本来是应该你们男人来干的,但你不会搞人际关系,我有什么办法?只能靠自己。”

他灰溜溜地下楼去准备早餐。

云珠以前不在家吃早餐,到餐馆去吃。但最近起得早,有时也在家里吃,他就为她也准备了一份,无非是牛奶面包煎蛋之类。

他把早餐准备好了,就上楼去叫她,见她还在电话上,正想下楼去先吃,但被她一个手势制止了。

他等在那里。

她结束了电话,冲他发火说:“你这人才真是吃饱了撑的呢!”

他莫名其妙:“我吃都还没吃,怎么就撑了?”

“你不是吃饱了撑的,干嘛到网上去揭发吴政纲?连累我妈舞蹈学校的练功房被总工会收回。”

闹半天,他成了罪魁祸首?这可真是活天的冤枉!他问:“吴政纲?谁是吴政纲?”

“别装糊涂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吴政纲是谁?”

“慧敏的老公,你不知道?”

“慧敏的老公?我怎么会知道呢?”

“我没告诉过你吗?”

“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

云珠想了一阵,大概没想出所以然来,又问:“难道慧敏没告诉过你?”

“没有。”

“那你怎么会跑到网上去写那篇文章?”

“什么文章?”

“揭发吴政纲的文章啊。”

“我从来没在网上写过文章。”

“那篇文章是‘北美阿忠’写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为什么‘北美阿忠’就是我?北美大着呢,叫阿忠的也肯定不是我一个。据我所知,凡是说人在‘北美’的,实际上就是在加拿大,如果是在美国,就直接说‘美国’了,不会说‘北美’。”

“是吗?还有这种说法?但是知道吴政纲那些臭事的,除了你还有谁?”

“什么臭事?我不知道吴政纲的臭事。”

“你不知道?慧敏没告诉你?她不是指望你出国之后把她老公扳倒的吗?”

“那你就要去问她了,因为她并没告诉我她老公有什么臭事。”

云珠又回头去打电话,他催促说:“你今天不上班了?都快十一点了——”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砰地合上,冲进洗手间。

他到楼下去等她来吃早饭,结果看见她提着一个包就往车库奔去。

他在后面叫她:“云珠,云珠,你不吃早饭了?”

“哪里还有时间吃早饭——”

“那你也得等等我啊,你把车开走了,我怎么到学校去?”

她不耐烦地说:“那就快点!我要迟到了。”

他连碗筷都顾不上收拾,蹬上一双运动鞋就跑进车库里去。但她已经把车倒出了车库,他又追过去,坐进车里。

她一路上都一言不发,他想再问问“北美阿忠”的事,都是刚一开口就被她叫停:“别烦我,我在想事呢。”

他大着胆子声明说:“‘北美阿忠’真的不是我,我从来不在网上发言——”

她不耐烦地说:“知道了,知道了,说一遍就行了,老说个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她没像往常一样把他送到实验室附近,而是隔老远地就把车开到路边停了,催促说:“就在这里下吧,我要迟到了——”

“这里不能下车——”

“你就下一回,看有没有人把你吃了。都放假了,谁还管你呀!”

他只好下了车,一肚子委屈地往教室走,觉得她虽然说“知道了知道了”,其实心里可能还觉得他就是“北美阿忠”,不然不会对他态度这么恶劣。

上完课,他吃了几片面包,就开始做实验,等到把实验做上了,才有机会到网上去搜寻“北美阿忠”和“吴政纲”,但搜到的都是不相关的消息,没看到什么揭发材料。他想打电话问问王慧敏,但知道现在是国内的凌晨,不好吵醒人家,只好按捺住,等国内白天了再说。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八点多,他给王慧敏打电话,号码还是以前他给她当家教时的那个,出来后一直没联系过,也不知道她换了号码没有。

打了好几次,都没打通,说他拨打的号码不对。

他只好给云珠打电话,想问她要慧敏的号码。

但云珠关机了,他想到她现在可能正忙,只好作罢。

又是快十二点的时候,云珠才来接他。

他问:“你有没有慧敏的号码?”

“怎么了?”

“我想给她打个电话?”

“你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问问‘北美阿忠’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问她?”

“不问她还问谁?知道我叫阿忠的,还知道我在北美的,又知道吴政纲那些臭事的,除了她还有谁?总不会是你在网上发个贴栽赃我吧?”

她沉默了一会,说:“会不会是Grace搞的?”

“怎么会是她?”

“怎么不会是她呢?如果她想把我们搞散,这就是一个方法。”

他没问为什么这就是一个方法,也没问Grace为什么要把他俩搞散,只说:“但她怎么会知道吴政纲呢?”

“你没告诉过她?”

“我已经给你说了,在你今天告诉我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慧敏的老公叫吴政纲。”

“但你可能提到过给慧敏做家教的事,还提到过慧敏是二奶。Grace这么聪明的人,还不一下就悟出个子丑寅卯来了?她对B市又不是完全陌生,打听到吴政纲几件臭事易如反掌。”

他回想了一下,坚定地说:“我没告诉过她慧敏的事。”

33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3)

  1. 跟读中!

  2. 沙发!

  3. 前排!
    又出乱子了!

  4. 今天的这几个帖子,都几乎坐上了沙发,真好

  5. 我认为这件事不是老杨干的就是王慧敏干的,因为凭我的知觉认为老杨会干这种事,其次王慧敏一直想找人揭发她老公,却一直找不到,所以一瞬间就打算栽赃到文忠头上因为文忠曾经拒绝过他,不可能是grace凭他以前的言行举止来看grace因该是好人,但是云珠为什么会说这事会拆散他们呢?

  6. 先占位,再慢慢看。

  7. 从《云中之珠》(17)来看,这有可能是慧敏用“北美阿忠”的名义在网上揭发的,可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有可能是她“先生”又包了三奶她想报复。

  8. 跟读中。

  9. 可可的牧歌子

    看了上一集,隐约觉得跟王慧敏有关,这一集果然验证了

  10. 她沉默了一会,说:“会不会是Grace搞的?”
    ———————
    云珠这样想Grace 以怨报得。两人品质相距要多大有多大。

  11. 明天会更好

    “不问她还问谁?知道我叫阿忠的,还知道我在北美的,又知道吴政纲那些臭事的,除了她还有谁?”

    –严重同意宇文的分析。

  12. 看得我好紧张啊!

  13. 看到云珠的“中央人物链”就想起了斯坦利·米尔格兰姆提出的“小世界现象”。
    这是一个假说:两个陌生人之间最多隔着六个人,即六个人就可以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因此这个理论也被称为“六度分离”理论。
    这个理论是1967年提出的,直到2003年才被美国纽约州康乃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家证实。

  14. 王慧敏搞的鬼.

  15. 云珠找的这些人,只是打听出了事情的起因,最终能不能帮上忙,还很难说。
    我有种预感,这件事虽然不大,但不会顺利解决,或需要云珠作出某种牺牲。
    这种预感来自,一般长篇只是写某人一生的命运,或者某人某段时期的境遇。而艾米的《云中之珠》已经写了53集,显然是在写云珠在出国这个时期,遇到的事情,我想,云珠的爱情命运,应该是从此有所转变。
    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还是期待艾米解密!

  16. 跟读!

  17. 去年底,看了张艺谋拍的山楂树,因为不相信他拍片的功力,就找了小说来看,不想打开了一个艾米打造奇妙世界,欲罢不能,然后以两天一部的速度看完了怒努书坊所有艾米的小说,痴迷加沉醉,还是欲罢不能,翻墙到了这里。喜欢什么呢,喜欢真爱,喜欢真性情,喜欢传奇的情节,喜欢活生生的人物,喜欢在平凡的生活中阅尽悲欢离合,平淡的生活不再平淡了。我,一个六十年代生人,喜欢上了艾米啦。当然包括这个云中之珠。

  18. 回复“枚灵”:
    你说“一般长篇只是写某人一生的命运,或者某人某段时期的境遇”

    ——这是哪里来的定义?很多小说都是写某些人的命运,或某个(某些)事件,甚至是一堆意识流。

  19. 回复“云中漫步”:

    你这个结论下得太武断了。云珠不过是猜测一下,又没下结论,更没采取行动,怎么就成了“以怨报得”(应该是“德”吧?)呢?难道一个人考虑问题的时候,不应该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吗?

    无论是从动机来讲,还是从可能性来讲,Grace都有发“北美阿忠”那个贴的可能。只要不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就定Grace的罪,任何人都有权做这种推测。

    如果你不善于做全面的考量,那只能说你的思维方式有缺陷,而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说云珠以怨报德,更表现出你的狭隘和偏执。

  20. 严重怀疑赵云和老杨。

  21. 有个段子说中国反腐的几个重要手段:1)夫妻反目2)家中被盗3)意外事故 4)情人举报 5)网络诅咒。
    北美阿忠事件可能是4和5的结合,情人网络举报…

  22. “那是他们运气好。就我所知,美国也兴内部推荐的,如果你有内部人推荐,那跟没人推荐就绝对不相同——”

    ——美国的确有内部推荐,如果与没人推荐的候选人条件相当,那么很可能会录用有内部推荐的人。但如果条件不如别人,那么有内部推荐也不一定有用。

    不过在美华人正在改变这种状况,我也认识一个人,她读的是个文科硕士,与金融完全不相关。但她有个亲戚在加州那边开公司,所以她一毕业就去那家公司工作了。

  23. 云珠的公关能力很强,“关系学”学得很好,在中国可能会混得很好,在美国的话,只要是与华人打交道,应该也混得不错。

    我们这种不爱搞关系,也不会搞关系的人,可能就不太喜欢云珠。

  24. 但是活在中国,不会搞关系就很吃亏,有时不得不唯心地跟着搞关系,请客送礼,开后门,找路子。比如到医院动手术,就不得不想办法找熟人,找不到熟人也要塞点红包什么的。孩子上幼儿园,人家都给老师送礼,你送不送?不送怕老师对孩子不好,只好送。还有发表论文,出版著作,有门路的人写得狗屁不通也出版了,你怎么办?没作品就不能评职称,你要么永远不提教授,要么就去走点路子出书。

    对于一个不爱搞关系的人来说,连做学问都得搞关系了,心里总是很别扭的,于是跑出国来,终于不用搞这套了。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富二代凭着手里有钱来到美国,风气已经在变坏了。

  25. 在出国这件事上他们的感情已经有了一些破洞只要grace稍稍一努力

  26. 几天没上来,一是累,二是怕。主要是怕云珠遇到什么不测。为什么是担心云珠而不是别人,说不好,只是心里有这种预感。结果就不敢看了。

  27. 记得在读《不懂说将来》时,一路担心海伦被李兵伤害了,紧张得要命。于是装着很忙的样子,好几天故意没时间看,直到实在憋不住,才又斗胆地看下去。

    这几天虽未上网,但也没闲着,又看了几遍《憨包子与小丫头》,好像觉得自己也置身其中,满篇幽默与笑点,笑得要命。真不是一般的爱的教育,非常美好。

  28. 云珠果然遇到麻烦了,能不能化解?怎么化解?化解的代价几何?非常关注。

    在国内,办事情要找关系,没关系就很难办成,所以人就会活得很累。不知道云珠找的关系能不能帮上忙,解决问题。

  29. “不问她还问谁?知道我叫阿忠的,还知道我在北美的,又知道吴政纲那些臭事的,除了她还有谁?”

    ———同意宇文的分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