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4)

云珠说:“不管‘北美阿忠’的帖子是谁发的,反正吴政纲肯定相信是你干的了,不然他不会拿我妈开刀。”

“吴政纲是总工会的?”

“他不是总工会的,但他是工商局的。我早就对你说了,叫你不要过问他的事——”

“我是没过问啊!”

“慧敏对你讲她老公的事,你也不要听。”

“我是没听啊!再说她也没给我讲她老公的事。”

“她一点都没讲?我不相信。”

“她真的没讲,不信你可以问她。”

“但她不是说让你出国之后替她揭发吴政纲吗?”

“她说过,但我没答应,她就没再提这事。”

“反正这事——都是因你而起——没有你这么个人,就不会牵扯到我妈头上。”

他顶撞说:“照你这么说,这事应该是因你而起,你不介绍我去给她做家教,我怎么会被牵扯到这事里去?”

“你——这个——白眼狼!我介绍你给她做家教,不是为了让你赚够机票钱吗?你还倒打一耙?”

他按捺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再顶撞,知道云珠当时是一片好心,谁也没长后眼睛,不可能在那时就预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现在情急了互相乱责怪也是人之常情,但没有什么作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会离散两人的关系。

他打圆场说:“算了,我们不要你怪我,我怪你了,这不是你我的问题,只怪世事太凶险了。我们还是想办法——解决——舞蹈班教室的问题吧。晏阿姨她们找到新的地方没有?如果找到了新地方,总工会那边的路子走不走得通就无所谓了。”

“到哪里去找新地方?就算找得到,吴政纲也会把事情搅黄。”

“你肯定这事是吴政纲在捣鬼?”

“不是他还能是谁?总工会的人已经对张伯伯的儿子透了口风,说肯定是我们得罪了工商局的人——”

他不太相信地问:“工商局叫总工会终止合同,总工会就终止合同?”

“吴政纲当然不会把事情办得这么明目张胆,他是通过税务局去施加压力的。”

他更糊涂了:“税务局施加什么压力,可以让总工会终止租房的合同?”

“好像是说总工会漏了什么税吧。”

“总工会漏税跟租房合同有什么关系呢?”

云珠被问烦了:“他们具体怎么办的,我怎么知道?”

“张伯伯的儿子——没说?”

“人家帮我打听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难道我还能逼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去挖掘细节?”

他想想也是,既然总工会说了吴政纲是幕后抄手,事情就算弄清楚了,至于吴政纲究竟是怎么操盘的,知道不知道都无关紧要。

他转而问:“那‘北美阿忠’的事——你是听谁说的?”

“是王阿姨打听到的。”

“但我在网上搜了,没搜到那篇文章。”

“切,吴政纲会让那篇文章放那里等你搜?老早就删除了。”

“是什么网站?难道他说删人家就删?”

“国内的网站,谁愿意惹这些麻烦?得罪了工商局,难道不怕网站被关?”

“这个吴政纲真是没脑子,他也不想一想,如果那篇揭发文章真是‘北美阿忠’发的,怎么会发在国内网站上?不是应该发在北美的网站上吗?”

云珠讥讽说:“他怎么会想到‘北美阿忠’的脑子这么一根筋呢?说了是北美的阿忠,就一定要发在北美的网站上?发在北美的网站上有什么用?国内根本看不到,当然要发在国内的网站上。国内的人也许不能在北美网站上发帖,但北美的人在国内发帖还是很容易的。”

他犹豫着说:“我觉得如果真有‘北美阿忠’的揭发文章的话,说不定是——慧敏自己写的——只有她才知道吴政纲那些臭事,也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名字和我出国的事实。即便是别的人写的,也肯定是她授意的——”

“这个你不说我也想到了。”

他不解:“那你怎么还怪我?”

“我哪里有怪你?”

“你说我——吃饱了撑的——”

“那是刚开始嘛。你一声明不是你,我就知道是她了。”

“你知道是她?”

“不是她还能是谁?

“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你没想到?那是你不懂识人,我早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

“那你怎么还跟她——做朋友?”

云珠教训说:“这样的人就不能做朋友了?那你来美国的机票钱从哪里来?我妈舞蹈学校的执照又从哪里来?”

“舞蹈学校是她帮忙办的执照?”

“不是她还能是谁?”

“不能自己去办吗?”

“可以呀,但人家可以拖延你呀,还可以不批呀。”

“他们凭什么不批?”

“不批就是不批,什么都不凭,就凭他们不想批。”

“怎么可以这样?”

“切,国内的事,全看你有没有路子,你有路子,不该批的也能批;你没路子,该批也可以不批你,随便挑你几个毛病,就可以把你拒了。”

“但是她这次——”

“这次是这次。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朋友的利益之上。当彼此的利益不冲突的时候,那就可以做朋友,如果利益有了冲突,谁都会首先维护自己的利益。难道你不是这样?”

他想说“我就不是这样”,但觉得也只是一个做人的原则,拿不出具体的例证来,干脆不吭声。

云珠分析说:“慧敏想扳倒吴政纲,但她又没把握,当然要用别人的名义先试一下,如果她的帖子引起了注意,在网上热传,B市政府开始调查吴政纲,那她就可以出面提供更多证据。如果她的帖子还没引起注意就被吴政纲发现了,或者没人出面调查吴政纲的事,那她也没危险——”

他气愤地说:“她是没危险,但我呢?”

“你远在美国,有什么危险?”

“我是没危险,但这不连累到——晏阿姨了吗?”

“可能她也没想到会连累到我妈,她以为你人在国外,吴政纲拿你没奈何,你父母又在外省,而且是农村,也没什么好整的——”

“但她又不是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

“我也在国外嘛,吴政纲也奈何我不得。”

“但你妈妈还在国内啊!”

“可能她没想到吴政纲这么——卑鄙。”

“你倒很能替她开脱。我就不明白,她干嘛要用‘北美阿忠’这个名字呢?随便用个马甲不就得了?谁都不连累。”

她耸耸肩:“谁知道?也许用马甲会让吴政纲怀疑到她头上,而用个确凿的‘北美阿忠’,吴政纲的注意力就被固定到‘北美阿忠’头上去了。你不觉得她这一招很聪明吗?”

“但吴政纲的那些臭事,不是只有她才知道吗?被谁揭发都是从她那里传出去的——”

“谁说只有她才知道?她又没写两个人床笫之间的事,只写了他贪污受贿的事,怎么只有她才知道呢?行贿的人知道,跟着受益的人也知道。”

他彻底服了慧敏。

但云珠不这样想:“但她还是不够聪明,既然她不想让吴政纲联想到她,干嘛要用‘北美阿忠’这个名字呢?就用他们工商局某个人的名字不是更好?吴政纲知道你给慧敏做家教的事,如果你出面揭发他,那不就等于承认是她自己把吴的秘密透露给你了吗?”

“也许吴政纲以为是你透露给我的呢?”

云珠一愣,随即狠狠地说:“如果是这样,这个女人也太——不够朋友了。”

“不到关键时刻,还真看不出来。”

“等我收拾了吴政纲,再来找她算账。”

“怎么收拾吴政纲?”

“我自有办法。切,一个工商局的小头,就以为自己能在B市一手遮天,真是自不量力。我不把他扳倒就不是人!”

“你怎么扳倒他?”

“把他那些臭事都揭发出来!”

“他的臭事你都知道?”

“我不知道的,慧敏知道。”

“但她愿意不愿意揭发呢?”

“她肯定愿意,现在吴政纲不仅找了三奶,还说话不算话,把她的加拿大移民也停办了,她恨他恨得一头包——”

“但你不是说她不会暴露她跟吴政纲之间的——那些事的吗?”

“她暴露不暴露,要看情况。如果她没把握扳倒吴政纲,她当然不会暴露自己;但如果她有把握扳倒他了,她干嘛不暴露?你没听说过吗?现在贪官都是被他们的情妇扳倒的。”

他担心地说:“这会不会进一步——激怒吴政纲呢?”

“进一步激怒他又怎么样?他已经搞垮了我妈办的舞蹈学校,这还不够狠吗?难道他还敢把我妈暗杀了不成?”

“他们这种人——谁说得准?”

“但现在不跟他斗也不行啊,他手里有权,想把我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有把他扳倒了,他才会失去手里的权力,我妈的舞蹈学校才能顺顺趟趟办下去。不然的话,不管我妈在哪里找到教室,他一个电话就能让人家毁约。”

他仍然很担心:“我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男人。”

“不是胆小,我是为你担心——”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他知道是我把他扳倒的,我要让他死得既难看又糊涂。”

他开玩笑说:“呵呵,你真狠,我可不敢得罪你了。”

她也开玩笑说:“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如果你今后包二奶,我不用动一根指头就可以要你们两人的命。”

“那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有用武之地的。”

那几天,云珠除了打工,就是往国内打电话,还叫他写了几篇文章发在国内的论坛里,又找了个搞电脑的朋友帮忙写了个程序,可以自动搜寻电邮地址,自动生成电邮地址,自动往那些地址发电邮,都是揭发吴政纲的臭事的。

他那几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好像在策划和参与什么重大历史事件一样,跑到各个论坛去注册,然后发表揭发吴政纲的帖子,还恳求广大网民代为传播,希望能让帖子在网上串红,引起B市政府的注意。

但不知道是他的文笔不行,还是吴政纲这个名字不够响亮,或者是吴的臭事还不够臭,总而言之,他的帖子就如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刚冒个泡就淹没在帖海里了,连网站删帖的兴趣都没引起。他不停地到各网站去查自己的帖,发现都幸存着,但都被压倒若干页之后去了,点击不多,跟帖更是寥寥无几。

他很惭愧地向云珠汇报说:“不行,我写的帖子一个都没蹿红。”

“这段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地震和奥运上,顾不上一个小小的B市,一个小小的工商局长。再说我们爆的料里又没有色情方面的东西,吸引不了眼球。”

“那怎么办?要不要让慧敏提供几张——艳照?”

“她现在不会提供的,一提供就把她自己暴露出来了。”

“但她不提供一点猛料,怎么可能扳倒吴政纲呢?”

“她呀,就是太贪心,巴不得既能扳倒吴政纲,又不用暴露她自己。”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算了,她的担心也可以理解,毕竟她跟我们不同,我们躲在美国,而她就在吴政纲眼皮底下。”

“那怎么办?”

“我们可以自己搞几张艳照放上去。”

他吃惊地问:“我们两个人的?”

“放我们两个人的艳照干什么?”

“那到哪里去找艳照?”

“难道你没听说过PS?”

“PS?”

“算了,你是个老土,不懂这些玩意,我已经叫赵云帮忙搞几张艳照了——”

他又吃一惊:“你怎么能把这事告诉她?”

“为什么不能告诉她?她妈和我 妈一起办舞蹈学校,难道还能瞒得过她?”

“但她那个八卦嘴,还不一下就传出去了?”

“放心吧,她不会传出去的。传出去对她有什么好处?”

28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4)

  1. 跟读中!

  2. 占座

  3. 前排!!

  4. 老三

  5. 云珠正在国内的关系网里游泳。官为刀俎,百姓为鱼肉,唉。

  6. 到处都是枫叶

    看得好紧张,着实捏着一把汗!云珠这次出手,也许会引来吴政纲更疯狂的报复(威胁云珠在国内的父母,等等),而到时候云珠更得孤注一掷,直到掰倒吴政纲……
    云珠和吴政纲/慧敏交往一直很谨慎,但现在还是被扯进了这趟浑水(被慧敏当了棋子),也侧面反映了云珠苦心经营的关系网的脆弱性。
    我和宇文的想法很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人来路不明,就离他们越远越好。不过,好像这样在国内很难办事情了……比如说云珠妈妈的舞蹈学校,就拿不到执照。

  7. 还算前。

  8. “也许吴政纲以为是你透露给我的呢?”
    ——— 难道云珠知道的内幕不是都从慧敏那里得来的吗? 吴政纲肯定知道云珠和慧敏的关系, 难道他不会怀疑是慧敏透露给云珠的, 进而对慧敏不利吗? 慧敏应该会想到这一层, 除非她知道云珠的那些内幕不是都从她那儿得到的, 而且她知道吴政纲也知道. 如果是这样, 那么云珠和吴政纲之间还有些直接关系呢.

  9. 看得好紧张呀

  10. 写文章的人, 象云珠推理的那样, 除了慧敏, 我也想不到其他可能的人选了.

    “干嘛要用‘北美阿忠’这个名字呢?就用他们工商局某个人的名字不是更好?”
    ——— 就是啊! 而且完全可以匿名揭发嘛, 干嘛一定要弄个真人真名? 难道慧敏想报复阿忠当年不愿帮忙之恨? 还是想对云珠不利?

  11. 跟读都心惊肉跳的 …

  12. “也许吴政纲以为是你透露给我的呢?”

    云珠一愣,随即狠狠地说:“如果是这样,这个女人也太——不够朋友了。”
    ——-云珠和吴政纲之间一定有些直接关系.

  13. “也许用马甲会让吴政纲怀疑到她头上,而用个确凿的‘北美阿忠’,吴政纲的注意力就被固定到‘北美阿忠’头上去了。”
    ———– 这个也有道理.

  14. 在我看来,关系网其实都是脆弱的!经营关系网真的是很耗精力. 简简单单的人生才是最好的.

  15. 33气温:
    ZT——-云珠和吴政纲之间一定有些直接关系.
    ==================
    现在只是推测,没有证据证实,所以我觉得把“一定”两个字换成“可能”更好些,更严谨,你觉得呢:)

  16. “不批就是不批,什么都不凭,就凭他们不想批。”

    “怎么可以这样?”

    “切,国内的事,全看你有没有路子,你有路子,不该批的也能批;你没路子,该批也可以不批你,随便挑你几个毛病,就可以把你拒了。”

    ===========

    国内真的是这样的。

  17. “谁说只有她才知道?她又没写两个人床第之间的事,只写了他贪污受贿的事,怎么只有她才知道呢?
    ==================
    床第,为床笫。

  18. 很为云珠担心,她这样远程遥控的关系网得多强大才能搞定吴政纲啊~
    另,串红 还是 蹿红?

  19. 云珠好胜,宇文猜出来的东西,她马上就说自己早就想到了,其实她可能没想到。

    比如宇文分析“北美阿忠”可能是慧敏,云珠就说她早就想到了,但从前面她责怪宇文,猜测Grace来看,也许她当时并没想到慧敏头上去。

  20. 云珠交朋友的原则很像共产党的做法,虽然不喜欢对方,但如果对方有利用价值,还是可以做朋友的,该利用的利用了再说,等利用完了,再整治对方。

    当年共产党与国民党联合抗日,就是这种做法。

  21. “但不知道是他的文笔不行,还是吴政纲这个名字不够响亮,或者是吴的臭事还不够臭,总而言之,他的帖子就如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刚冒个泡就淹没在帖海里了,连网站删帖的兴趣都没引起。他不停地到各网站去查自己的帖,发现都幸存着,但都被压倒若干页之后去了,点击不多,跟帖更是寥寥无几。”

    ——从这一点来看,假“北美阿忠”比真“北美阿忠”厉害,假的一写就引起了吴政纲的注意,采取了报复行动,而真“北美阿忠”到处发帖,都没引起注意。

  22. 明天会更好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他知道是我把他扳倒的,我要让他死得既难看又糊涂。”

    —担心云珠到底斗不斗得过吴?毕竟吴比她年长,有“经验”,而且又在官场。最后她会不会栽在赵云手上?因为赵云与云珠并非铁杆朋友,如果赵云受到更大的利益诱惑,她很有可能会“牺牲”云珠。

  23.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云珠用PS的照片去整吴其实很危险,很容易就把自己从有理的一方变成没理的。

  24. 云珠和宇文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云珠只重视目的,不在乎手段,只要能达到自己的既定目的,采取什么手段都行。

    而宇文一方面是没有什么重大目的,另一方面也还有一定的底线,没到“不择手段”的地步。

  25. 至于吴政纲之类的人,那就更是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了。

    Grace比较难说,从现在的情况看,她是有底线的,但她以前是否也不择手段过,我们就不知道了。

    慧敏这个人,从目前的情况看,应该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中国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都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像宇文这样还有点底线的人,就很难成功。几个都是不择手段的人遇到一些,就看谁的本事大,谁的运气好了。

  26. 看来云珠比较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而不是一棍子把人打死。她不喜欢赵云,但需要和赵云联合的时候,她就去联合。她知道慧敏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但她也不会拒绝和慧敏做朋友,因为她在某些方面需要慧敏的帮助。

  27. “我们可以自己搞几张艳照放上去。”
    他吃惊地问:“我们两个人的?”

    ——宇文太搞笑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