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5)

赵云很快就传来几张“艳照”,男主角的脸没做处理,女主角的脸上打了格子,两人“赤果果”的躯体都很高清,估计是采用了移花接木大法,把男主角的头安到不知什么人的身上去了。

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是PS的,宇文忠还真看不出破绽来,脖子那里没有拼接的痕迹,与身子的色彩也很一致,角度更是掌握得好,浑然一体,毫无别扭之感。

他指着男主角问:“这就是吴政纲?”

云珠看了一眼:“不是他还能是谁?”

“比我想象当中的贪官——强多了。”

“你想象当中的贪官什么样?”

“总是有点——脑满肠肥的吧?”

“呵呵,人家吴政纲是B市有名的‘帅官’,不然慧敏也不会跟他了。”

“在哪儿搞到他的照片的?”

“网上就有。”

“说明把照片放网上是很危险的,看你今后还在不在网上奔。”

“我怕什么?我从来不奔我的脸,都用大头娃娃遮住了——”

“但你别的部位没遮住。”

“别的部位有谁认得出来?”

“至少我认得出来。”

“别吹了,像我这样身材和打扮的女生多得很,遮住脸你能认得出来?”

“你不穿衣服我就能认出来了。”

“呵呵,我怎么会把不穿衣服的照片拿到网上去奔?”

他开玩笑说:“什么时候等我偷拍一张你的‘果体’拿到网上去奔。”

“所以说,就算我不在网上奔,别人要偷拍或者PS一个我出来,照样可以。”

他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只能说PS太可怕。自从有了PS,世界上可信赖的事物就更少了。

云珠得意地指指艳照:“这下好了,有图有真相,贴出去肯定轰动。”

但这次他有点不敢去坛子里发帖了,明知道艳照是PS出来的,要拿去张贴,怎么都觉得底气不足。虽然扳倒贪官是为民除害,但用这样的方法扳倒,还是不太符合他的处事原则。

云珠也不勉强他:“你不敢发,我去发,把你密码给我就行了。”

他把密码给了云珠,觉得自己有点假。让别人用自己的ID去发帖,良心上就安逸了,这不是假是什么?

但他发现有时只能满足于这种“假“,不然没法平衡良心与爱情的矛盾。

帖子发出去之后,的确吸引了一些眼球,比他发的那几篇强多了。但读者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艳照”上,评头论足,越说越黄,却没谁对男主贪污受贿的事实表示义愤。

他仍然不时地去查看,发现点击数还算可以,但也没达到蹿红的地步。慢慢的,也被冲到好几页之后去了。

他算是搞不懂这个网络了,到底什么样的帖子才能在一夜间蹿红,赢得百万千万的点击?

答案似乎是“被置顶的帖子”。

但什么样的帖子才能被置顶呢?

他还没看出道道来。

云珠似乎还比较满意艳照的效果,笑嘻嘻地告诉他:“吴政纲后院起火了。”

“是吗?”

“他老婆跟他闹开了。”

“为什么?”

“因为我把那些艳照传到他老婆信箱里去了。”

“你有他老婆的信箱地址?”

“慧敏帮我搞到的。”

“慧敏知道这事了?”

“知道了,我也传了一份给她。”

“她怎么说?”

“她开始很生气,说这样会毁了她。但我给她解释之后,她就想通了。照片上的人又不是她,谁知道那是吴政纲的哪个情人?”

“那倒也是。”

“不过我不该告诉她照片是PS的,应该当成真照传给她,那样肯定能把她激将得跳起来揭发吴政纲。”

他担心地问:“她会不会把这些事都告诉吴政纲?”

“什么事?”

“PS的事,还有这事都是你——我们在幕后操盘——”

“不会的。如果她把这些事告诉吴政纲,我就把她的事全都抖给吴政纲和他老婆,那时就该她吃不了兜着走,两边的炮火轰死她。”

他仍然有点担心慧敏会告诉吴政纲,因为有些人做事欠考虑,会干出一些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来。但事已至此,担心也没用了,只好静观事态。

接下来的几天,云珠主要跟慧敏联系,不时有新料爆给他:

“吴政纲和他老婆打起来了,因为他老婆威胁要去告发他。”

“吴政纲跟他老婆又和好了,他答应跟所有情人断绝关系。”

“吴政纲的三奶跟他闹起来了,因为他要跟她断绝关系。”

他好奇地问:“那慧敏呢?有没有跟吴政纲闹起来?”

“她当然不会闹,要表现得特别体贴,让吴政纲知道她才是真心爱他的。”

他感叹说:“真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搞这么多情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吗?”

“他搞的时候,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呢?还不是以为自己有本事,可以把各方面摆平的?”

“怎么可能摆平呢?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现代社会的通讯又这么发达,怎么可能一辈子把这几房太太都藏在黑地里,让她们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呢?这又不是旧社会,允许三妻四妾,这不明摆着会搞出麻烦来吗?”

“你明白这点就好,别想着搞什么二奶三奶。”

“我才不惹那个麻烦呢。”他关心地问,“舞蹈学校的房子怎么样?总工会那边松口了吗?”

“这段时间没去找总工会,先把吴政纲的事搞定再说。不扳倒吴政纲,总工会松了口也没用。扳倒了吴政纲,还愁总工会不跟我妈恢复合同?”

但事情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吴政纲的几房太太闹腾了一通,一个都没去告发,全被吴政纲用甜言蜜语赌咒发誓安抚下去了。

云珠骂道:“都他妈的贱女人!明知道自己男人在外面花三花四,还不敢起来反抗,真是天生的贱命!”

“可能她们知道扳倒了吴政纲,对她们也没好处,失去了经济来源,又得过回自食其力的苦日子去——”

“也是,几个都是残花败柳,年老色衰,离了吴政纲,她们还到哪里去找男人?”

“那我们怎么办?”

“只有靠自己了。”

“靠哪个自己?”

“还有哪个自己,当然是我这个自己,难道还能靠你?”

他特别不喜欢云珠用这种轻蔑的口气谈论他,但他又没本事把事情搞定,只好装作没听见。

云珠当即以吴政纲第N个情人的名义起草了一封检举信,又列了个B市纪委市委这办那办负责人的电邮地址,交给那个搞电脑的朋友Jack(杰克),叫他一个一个地发,别搞群发,免得收件人觉得不够尊重。

他不解地问:“怎么交给他去发?”

“不交给他发,还交给谁去发?”

“你要没时间,我可以帮你发。”

“呵呵,难得你能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主动提出帮我发冒名的检举信。但你这个老土,要发不还是从你电脑上发吗?那有什么用?懂行的一查IP就知道是从国外发的了。”

“但你请他发——他不还是在国外吗?”

“人家是搞电脑的,自然会用个国内的IP发出去。”

“他在国外,能用国内的IP发出去?”

“怎么不能?他只要写个程序,想用什么IP,就可以用什么IP发出去。”

他佩服地说:“你虽然不是搞电脑的,但懂得的也很多啊。”

“都是Jack告诉我的。”

“你跟他又是怎么认识的?”

“在图书馆认识的,我在那里用电脑,他也在那里用电脑,就来找我说话。虽然他长得有点猥琐,但我的朋友里还没有电脑专家,就跟他做了个朋友。这不,马上就派上用场了。”

“他帮了你的忙,你怎么回报他?”

“呵呵,请他到我餐馆吃几顿啰。”

“他会满足于这样的回报?”

“为什么不满足?他发几个电邮,只是举手之劳,而我请他吃几顿,都是实惠。”

“我就怕他想要的不止这些。”

“你别把所有人都想象得那么——猥琐,人家有老婆。”

检举信发出去几天了,但仍然没听到反响。

云珠颇有大将风度地说:“没反响也不是世界末日,我还有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

“走上层路线。”

“向中央汇报?”

“呵呵,你一想就想那么奢华。你向中央的谁汇报?中央谁有闲心管你B市的一个小贪官?不到千万亿万的,你想惊动党中央?做梦去吧。”

他不明白:“那你走什么上层路线?”

“B市还有上层嘛,只要比吴政纲高的官,就是上层。”

“但你不是跟他们都发过检举信了吗?”

“那些当官的很老土的,不是很会用电邮,说不定查都没查。再说那都是他们的工作电邮,可能都是秘书查查,然后就把我的检举信扔到垃圾箱里去了。我得亲自跟他们谈谈。”

于是云珠又开始电话攻势,打了好几天电话,终于有了一点进展:“好了,周伯伯同意过问这事了,他说先让《B市晚报》登篇文章,透露一点吴政纲的受贿问题,试探一下各方面的反应。”

“周伯伯是报社的?”

“报社的谁敢做这种决定?上面不点头,报社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敢转载党报的文章和八卦新闻。”

“那周伯伯是什么人?”

“纪委的。”

“你把纪委的都搬动了?”

“这次是不惜血本了。”

“你怎么认识纪委的人呢?”

云珠想了一会:“我都忘记是怎么认识周伯伯的了。”

这个他不是很相信,认识这么大的官,也不是件小事了,不可能连方式都忘记了。但他也不想再追问,既然云珠不想说出来,那追问也不会有结果,还会把她惹恼。

《B市晚报》以报道网络花边新闻的方式报道了B市工商局长吴政纲贪污受贿的事,还登了几幅艳照。

他和云珠看到的是《B市晚报》的网络版,下载很慢,他都等得快没耐心了,网页才终于冒了出来。

云珠开心地说:“哈哈,这下吴政纲要气死了!”

“不知道他看到这几幅艳照会作何感想?”

“也许他自己也闹不清这是跟哪个情人一起照的了。”

“但如果他从来不跟情人拍这种照片,他肯定知道这是——PS的。”

“那又怎么样?他怎么能证明这是PS的?除非你去爆料。”

“知道这事的又不止我一个人。”

“但傻到会去爆料的只有你一个。”

从他的角度来看,《B市晚报》这篇报道也就是个昙花一现,因为他没再看到后续报道。听说《B市晚报》的销量也不大,网络版下载又这么慢,应该没多少人看见。

但云珠得到的反馈却不一样:

“周伯伯说火力探索有成效,吴政纲的后台搞清楚了,是市委的林副书记。”

“现在怎么办?”

“等周伯伯搞清楚了林副书记的后台,就可以决定是否动手了。”

探查这些盘根错节的“后台”花掉了一些时间,最后终于传来喜讯:

“吴政纲被双规了!”

一直到那之前,他都不敢相信云珠真能扳倒吴政纲,虽然云珠一直是信心百倍,但他总以为那是年轻女孩子不懂社会的缘故,现在听到吴政纲被双规的消息,他仍然不敢相信:“他真的被双规了?”

云珠神气活现地说:“不是真的,难道还是我骗你的?”

“怎么没在《B市晚报》上看到?”

“双规是党内的事,根本不见报的。”

“但怎么报上经常见到谁谁被双规的消息呢?”

“那是报社鼻子长闻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除了报纸上披露的那些,还有很多被双规的案子没让广大人民群众知道?”

“广大人民群众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

27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5)

  1. 跟读中!

  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沙发!

  3. 地板

  4. “吴政纲被双规了!”
    –太好了!看到云珠费劲辛苦周折,终于达成所愿,真开心!

  5. 真是长见识了:)在艾米小说里,总是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这个云珠真是能量惊人。

  6. 还真是 ,平头老百姓不知道的事多了。

  7. 云珠真厉害!中国要是多些这样艺高人胆大的人,贪官会不会少些?

  8. 禁不住想问,这个云珠到底是谁?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如何结识的这个伯伯那个阿姨还有个高官?谜团

  9. 这真是官场上权力斗争的生动一课。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查清了后台处理了吴政纲,这也算云珠的幸运,如果吴的后台硬,恐怕还扳不倒他。只是不知云珠付出了什么“血本”。

  10. 周伯伯在摸清了关系后查处了吴政纲,在他的政绩簿上又书写了“靓丽”的一笔,我想这对他来说才是最主要的,否则无论云珠怎么求他,他也不一定帮忙。

  11. “广大人民群众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

    ——是的,而且,就算知道的,或许也都是黑成白,白成黑的了呢。

  12. 云珠扳倒了吴政刚,只是一个特例,多少有些幸运的因素。而且我想云珠织成这样的关系网,也一定付出了代价,只是代价大小不同而已。杰克,是几顿饭的代价,周伯伯是什么样的代价,就不知道了~

  13. 看得心惊胆战,最后长出一口气!还是有点担心,双规上了报的,可能是定案了,很难再出来,而像吴这样没上报的,是不是有可能通过关系又给弄出来?

  14. 云珠不是普通人!厉害!
    但是一时的胜利是不是为以后遭遇的灾难埋下了伏笔?

  15. 云珠身在美国,直接秒杀吴政刚,感觉很像蝴蝶效应。只是,这只蝴蝶也不是好惹的。

  16. 云珠有这样的关系网能让吴政纲双规,吴政纲的关系网比云珠的怎样?还是觉得不放心云珠…
    看云珠描述的交杰克这个朋友的原因——“虽然他长得有点猥琐,但我的朋友里还没有电脑专家,就跟他做了个朋友。”——很实用主义,想象云珠编织出的自己的关系网得有些什么人啊,难以想象~

  17. 云珠的能量还真大,佩服的同时也为她捏把汗。她的这些朋友怎么感觉都不是善类呢?慧敏,jack,赵云这些知道幕后真相的人,会不会有一天翻了脸,倒打云珠一耙呢?

  18. 云珠真扳倒吴政纲了?厉害!
    也许只是周伯伯在哄她?

  19. 又也许周伯伯本来就想扳倒吴政纲,这下有群众揭发,吴政纲后台又不硬,就借势扳倒吴算了。如果上面追查下来,就说群众呼声实在太高就行了。

  20. 不过我也相信纪委里还是有真正清廉的官的,他们的确想帮助党整肃那些蛀虫,虽然他们也害怕得罪了上司,但如果知道某贪官没有过硬的上司撑腰,他们还是敢于整顿那个贪官的。

    记得《十年忽悠》里小昆的爸爸就是纪委的,他虽然受贿,但只受那些贪官和富人的贿,对于艾米家这种清贫知识分子的贿,他是坚决不收的。估计他也的确整顿了一些贪官。

    中国的人和事都是十分复杂的,好人坏人不那么容易一刀切分清。

  21. 云珠真厉害,真的把吴正刚扳到了,她人在美国,却把国内的事情办得这么好,真不简单!
    她可真是人际关系网的一颗明珠。

  22. 维基百科对“双规”的解释:
    雙規一詞出於《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第二十八條第三款「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

    雙規是中國共產黨在進行紀律檢查方面調查的一個措施,是指共產黨員在接受檢察機關調查前的黨內調查和限制人身自由,是一種隔離審查,主要目的是防止被調查人拖延時間、逃避調查,甚至串供、外逃。一位官員被雙規通常就意味著東窗事發、下臺和接受法律的審判。

    雙規通常用於查處腐敗分子,被雙規的官員通常被從家或辦公室帶走,或在參加會議時被限制人身自由。雖然是說在規定的時間,但是並沒有明確的時間。通常規定的地點是賓館等地。被雙規人士未清楚説明事件前不能離開,變相成為軟禁。

    官員被雙規並不向媒體公開,但是媒體的靈敏的觸角總是能夠傳出一些內幕的雙規消息。

    有觀點認為[1],雙規不是一種符合法制的調查手段,僅憑共產黨的內部條例就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缺乏法律依據。

  23. 他感叹说:“真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搞这么多情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吗?”

    ——攀比嘛,人家都有情人,自己当然也要搞个情人;人家有好几个情人,自己当然也要搞几个情人。

  24. 云珠交朋友是有条件的,眼光不能不说很远大,今天遇见一个人,就能考虑到今后是否用得上。不知道她当初看上宇文,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今后会用得上?

    也许宇文是个例外。

  25. 云珠搬出周伯伯,不知道花了怎样的血本?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