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6)

吴政纲被双规,宇文忠以为这下舞蹈学校的事迎刃而解了,但却发现并非如此。由于没在限定时间内找到校舍,舞蹈学校的营业执照已经被吊销,现在得重新申请。而申请办舞蹈学校的先决条件,就是要有开班的地方。

于是云珠让妈妈先去找总工会,恢复租房合同,然后再申请营业执照。

哪知总工会仍不同意,说自己的地盘已经被划入城市改造计划内,马上要拆掉改建成商贸区,总工会已经开始搬往新址,在老远的东城,地盘很小,没房子出租。

他听到云珠在电话上发脾气:“为什么他们早不说清楚呢?”

不知道对方答了什么,云珠又说:“要改造,肯定是那一片都在改造范围内,不可能刚好改造总工会一家,你到总工会隔壁左右去问问,看他们是不是也在改建范围内——”

对方又是一通解释。

云珠说:“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打完电话,云珠懊恼地对他说:“我们可能被慧敏玩了。”

“为什么?”

“总工会是因为搬迁才提前终止合同的。”

“以前他们没说?”

“说是说了,但我们都不相信,以为他们是在找借口。”

“难道是慧敏在利用这件事?”

“肯定是。吊销执照的事肯定是她搞的——”

“她能——吊销执照?”

“她不能,但她的老公能嘛,不然工商局不会这么雷厉风行,一下就知道总工会把房子收回去了,而且一下就把营业执照吊销了——”

“她为什么要吊销晏阿姨的执照呢?”

云珠哼了一声:“难道你没听说过‘逼上梁山’?”

他想了一会,说:“逼上梁山当然听说过,但那不是百姓被官府逼着造反的意思吗?”

“也不完全是官府逼的,梁山的人想把谁拉入伙,就扮作官府杀了那人的妻儿子女,最后那人就只能上梁山了。”

“你的意思是——‘借刀杀人’?”

“就是。慧敏自己不想出面扳倒吴政纲,想叫你帮忙,但你又不愿意,于是她就想办法把我妈的舞蹈学校搞垮,然后栽到吴政纲头上,逼着我们使出浑身解数扳倒吴政纲。”

“难怪她要用‘北美阿忠’这样的ID。”

“她到底发没发那篇文章都成问题。”

“没发?”

“用不着发嘛,只要告诉吴政纲有那么篇文章就行了,或者随便找个借口,让吴政纲把我妈的舞蹈学校封掉就行了。”

“现在她的目的达到了,她一定很得意。”

“是啊,她是这件事的最大受惠者。”

“但是吴政纲倒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吴政纲倒了,就不能找三奶了。”

“但她自己也就没——老公了。”

“这是必要的牺牲,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再说吴政纲已经厌倦她了,不扳倒吴政纲,她也等于是没老公,说不定哪天她把吴政纲惹恼了,还会加害于她。”

“但她扳倒吴政纲,经济上的来源不就断了吗?”

“她这些年已经从吴政纲那里搞了不少钱了,都存在海外。吴政纲以前是准备把钱赚足了,就跟她一起到海外享福去的,后来遇到了三奶,才改变了主意。这次扳倒吴政纲,肯定又让她搞了不少钱,因为吴政纲知道自己的事暴露了,肯定会转移赃款,她肯定又得了一笔。”

“如果她在最近这件事上表现得特别忠于吴政纲,可能吴会特别信任她,把钱都转到她账号里。”

“是啊,所以说她这次肯定捞足了。”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们不是——扳错了人吗?”

“什么扳错了人?吴政纲本来就是一个贪官,难道不该把他扳倒吗?你放心,现在的官呀,十有九贪,闭着眼睛扳倒几个,都不会扳错,就看我们愿意不愿意花那个气力了。”

“我们好像是白花气力了。”

云珠坚持说:“也不能说是白花气力,至少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扳倒了一个贪官。至于我们嘛,无非就是打了些电话而已——再就是欠下一些人情,也不算损失惨重。”

“舞蹈学校的事怎么办?”

“再找别的地方啰。”

一切好像回到了最初,还是要从找校舍开始。

他脱口而出:“早知道是这样,直接找校舍不就得了?”

这话让云珠很不高兴:“你的意思是我多此一举?”

“我没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慧敏太狡猾了。”

“如果我们不把吴政纲扳倒,就算找到新校舍,还是办不了执照。”

“但现在吴政纲被双规了,工商局没人了,我们能办到执照吗?”

云珠很有信心:“只要有校舍,肯定能办到。”

校舍仍然是不好找,主要是舞蹈学校的练功房还得做些特殊处理,地上要装地板,墙上要安大镜子等,而一般事业单位的房间都不愿意让别人做这些改造,不然的话,把上课时间安排到晚上和周末,还是有很多单位能匀出房间来出租的,比如学校的教室,就是很好的选择。

最后好不容易打听到市文化宫可能有房间出租,以前租给别人办展览,生意不好,连租金都收不回,现在刚刚利用法律手段把租户赶走,可以转租了。房间大小还比较合适,但需要装修,要花一笔钱,再就是地处闹市,交通比较拥挤,经常塞车,学生家长可能会有意见。

但有房总比没房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晏阿姨和崔阿姨马上赶过去谈租房的事,云珠也找了熟人从中斡旋,终于签了租约。

接下来就是装修了。

云珠跟他打商量:“你账上不是还有几千块钱吗?能不能先取出来给我妈拿去装修练功房?”

他有点犹豫:“那钱是用来还Grace车钱的。”

“她人都不在这里,你要还也没地方还。”

“她是利用休假时间回国救灾的,肯定很快就会回来。”

“不见得吧?美国公司一年有多少时间休假?她都去了几个月了,肯定早就被公司除名了吧?”

“被公司除名也没什么,她是美国公民,回来可以到别处找工作。”

“但也许她不准备回来了呢?”

他心一沉:“不回来?为什么?”

“她不是早就说过要到非洲啊中国啊那些落后地区去扶贫的吗?这不正好是个机会?”

“要去也应该——打个招呼吧?”

“跟谁打招呼?”

他犹豫了一下,说:“她跟你这么好,如果她决定留在中国,难道不跟你打个招呼?”

云珠笑起来:“哪里是她跟我好?应该是她跟你好,她应该跟你打个招呼。但你有女朋友,她可能早就死心了——”

“其实这跟好不好没关系,大家总还是——roommates(室友)吧?”

“呵呵,关系好不也是你自己说的吗?”

他哑口无言,但总觉得Grace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留在中国,再也不回美国了,这房子是她租的,她总要回来办个交接吧?

云珠说:“即便她回来也没什么,她也不缺那几个钱,早一天还,晚一天还,没什么区别,不如先拿出来周转一下,借给我妈搞装修,等舞蹈学校一办起来,学生交了学费,马上就可以还给你了。万一招生情况不好,一时凑不齐那么多钱还你,还有我呢,我打一个月工也有两千多,几个月就把你的钱还掉了。”

说到这个地步,他不好再犹豫:“好的,我马上去取钱。”

“你不用取出来,就从银行电汇就行了,我把我妈的银行账号给你,你直接汇到她账上去。”

他按云珠给的账号,把钱汇了过去。

云珠也把自己打工攒下的钱汇了回去。

他问:“像这种装修的事,崔阿姨一点钱都不掏?”

“舞蹈学校又不是她的,她掏什么?我只要她管钱的时候不做手脚就心满意足了。”

“但她也是舞蹈学校的一份子,也从舞蹈学校拿钱的——”

“她只拿工资,不分红。”

“哦,是这样。”

“她为这点很不满意,想参与分红。”

“那就让她做个股东,投点资搞装修,也让她分点红。”

“问题是她不愿意投资,当初她怕学校办不起来,坚决不肯投资装修,都是我和我妈到处筹措来的钱搞的装修。后来她看到学校办起来了,就想来分红。现在也一样,你叫她投资,她是绝对不肯的,说她家穷,拿不出钱来搞装修,但等到一切都搞好了,学校开始赚钱了,她却想着要分红——”

“不投资,却想分红,那怎么可能呢?”

“就是啊,现在她连自家的车都不肯开了,天天都开我家的车,油费都该我妈出——”

“这人也太会算计了。”

“等我妈找到合适的合伙人了,就把她一脚蹬掉。”

“是该蹬掉!”

装修的事,进展还算顺利,两位阿姨每天都到现场去督促,人虽然辛苦,但可以防止装修工偷懒或者偷工减料。

与此同时,云珠也抓住慧敏这条线不放:“办执照还是要请你帮忙哦。”

慧敏大概在推脱。

云珠笑哈哈地说:“你呀,就别谦虚了,我知道你路子广,跟了老吴这些年,工商局里认识的绝对不止老吴一个——”

慧敏大概还在推脱。

云珠绵里藏针地说:“反正这事我交给你了,现在我们已经投入这么多钱搞装修,如果装修完了办不了营业执照,我问你要钱还账。”

慧敏大概在哭穷。

云珠笑着说:“别人哭穷,我还相信一下,你哭穷,我是绝对不信的。老吴这些年肯定往你海外的账号转了很多钱,这次肯定转得更多,如果上面知道了,连你一起双规。”

这招估计起了作用,慧敏没再推脱,两个女人亲亲热热地拉起了家常。

最后,云珠许愿说:“等你加拿大那边的投资移民办好了,我去那边给你作伴。”

电话打完后,他忍不住说:“你真厉害啊,又打又拍又摸,就这么把她给收服了。”

“哼,我这算是客气的了,如果不是还需要她帮忙办执照,我现在就可以把她送去双规。”

云珠的判断一点不错,慧敏在工商局还有后台,装修还没完全结束,营业执照已经办下来了。

两个女人恢复了亲密无间的关系,经常煲电话粥。

就在舞蹈学校开张的前一天,出了一件大事。

又是一个早晨,又是赵云那个乌鸦嘴来报信。

他听见云珠大惊失色地叫道:“出车祸了?怎么回事?”

他只觉背上一凉,但手心脚心却都出汗了。

云珠打完电话,沮丧地对他说:“完了,我妈她们跟人撞车了!”

“人没事吧?”

“没有生命危险,但我妈腿断了,崔阿姨头受了伤——”

“谁开的车?”

“崔阿姨开的车,她们上了左转道,本来想停下等左转绿灯,但后面的车都在按喇叭,嫌他们红灯没亮就不敢转了,崔阿姨就想抢过去,结果时间没算好,撞上了直行的车——”

“那——咱们肯定是过错方了?”

“左转的撞了直行车,还有什么话说?”

他安慰说:“人伤得不重就好——”

“但车全报废了。他妈的日本车真不经撞,听说对方是德国车,只把车头撞凹进去一块——”

“咱们的车买保险了吧?”

“当然买保险了,不买保险能上路吗?”

“保自己的车了吗?”

“保了,是按新车价保的。”

“保对方的车了吧?”

“保了,但保的不多。但愿对方不是宝马奔驰保时捷,不然就麻烦了——”

“保车里的人了吧?”

“保了。”

“那就好。”

43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6)

  1. 沙发!

  2. 云珠的妈妈腿断了,短期内都不能教舞蹈了,没有收入还得交房租,再加上医药费,这下需要很多钱了,云珠的压力大了:(

  3. Sofa too!

  4. 云珠妈妈腿摔了,舞蹈学校短期很难办下去了吧,可惜了,刚忙活了一通

  5. “也不完全是官府逼的,梁山的人想把谁拉入伙,就扮作官府杀了那人的妻儿子女,最后那人就只能上梁山了。”
    ===========================
    云珠真厉害,就冲这句,比好多史学家都厉害!

  6. “保了,但保的不多。但愿对方不是宝马奔驰保时捷,不然就麻烦了——”
    ==========================
    是,云珠说得对,目前大陆就是这个样子的。

  7. 云珠会不会回国教舞蹈啊,这样就和阿忠分开了,或者云珠妈妈可以请个老师来教,这样至少不会亏本吧。

  8. 云珠以前说过,这辈子都靠不到别人的,就是靠自己。在她的势力范围内,她就是王,气场很足的王。

    她是85后,但是做事风格比65后都老辣,对社会的认知非常现实,对朋友圈也分得很清,什么人可以为己所用,圈子里有什么类型的人,缺什么才干的人,她都很清楚。和各种男人打交道,她都明白怎样利用自己的优势,获取最大利益,却毫发无损全胜而归。

    她和艾米故事里的那些女性不一样,让我仰视,但又少了亲切感。不过,生活中遇到云珠这样的女孩,还真该学习学习,她的运筹帷幄,令我拜服!

  9. 这个云珠,不是个省油灯。不及时归还GARCE的钱,让宇文忠言而无信?
    宇文忠要受苦了。

  10. 如此看来,那个慧敏也是知人善用啊,她摸得清云珠的能力,只用了一篇署名“北美阿忠”的文章,就把吴扳倒了。既然如此心满意足,还在云珠面前哭个什么穷啊,不如爽快答应了,免得云珠再次出手,让她也死得很难看。

    看完这几集,说实话,我都有点心惊肉跳的,情节太跌宕起伏了,人物尤其云珠,和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对话,感觉像我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电影记不得了,名字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

  11. 先占位,再慢慢看。

  12. 昨天去开了一个会,内容涉及原生家庭与孩子的教育。容我搬到这里来哈,云珠的原生家庭里,父亲是一个看上去一生都不得志的老实巴交的怀才不遇的人,母亲是一个浪漫有梦不满现实却又无奈很天真纯情的人。

    但是云珠却不像父母那样老实巴交,任由各种不公平的社会宰割,而是混迹其中摸清脉门找到一条让自己生存得更好的路。

  13. 搬个板凳,慢慢看

  14. 云珠妈妈的腿伤了,三个月内不会好利索,那么舞蹈班该怎么办?云珠会不会回国,先帮妈妈办起来。

  15. 艾米笔下又一个与众不同的女性!顶铅笔小新的评论!

  16. 希望云珠妈妈快点好起来
    不知道云珠会不会回国照顾妈妈顺便教课呢?

  17. 与小新一样,仰视云珠,仅限于仰视,要学习感觉我是学不来的~

  18. 上面说与小新一样仰视云珠的是偶,刚留言发得急了,忘记ID了:P

  19. 真的出了车祸!以前预测会有车祸的人,英明了。不过不是云珠的妈开车,而是崔阿姨开车,不知道崔阿姨会不会为此负点责任?估计是不会的,因为崔阿姨是个不想吃亏,只想占便宜的人。

  20. 据说日本车是特意设计得不经撞的,其材料是一种很能吸收冲撞力的材料,那样的话,撞车的时候,车就能够吸收大部分的冲撞力,尽量不把冲撞力转嫁到乘客身上。

    毕竟车撞坏了是可以赔的,但人撞伤了就不那么容易赔回来了。

    车险里面对人身伤害的保险,是很少的吧?

  21. 左转的撞上直行的,很可能是自己的车头撞了对方的车身或者车头的侧面,对方的车可能只凹进一块,但自己车的气囊会弹出来。据说一旦气囊弹出来,车就整个报废,没法修了,该保险公司赔辆新车。

  22. 很担心Grace,都几个月了,还没有回来,也没有和宇文联系。她应该知道宇文是惦记她的,除非有不得已的情况,抑或是故意不跟宇文联系?

  23. 这个故事里的几个女人都很不简单,云珠和慧敏是一类的,都很会搞关系,会玩弄权术,能量极大。

    Grace是另一种类型的能人,已经活到了有能力有愿望帮助他人的地步。但她是如何达到这一步的,还是个谜。

    朱洁如虽然没上述几位能量大,但也不是宅女,台湾学生会组织的活动,她也很活跃,可能是个骨干。

  24. 从慧敏和云珠的角度来看问题,她们不这样搞关系玩心计,似乎也没别的办法。慧敏是为了家里人才走了二奶这条路的,云珠也是为了家里人才动用这些关系。也许后面她还得为了家里人动用其他关系,或者走上二奶这条路。

  25. 也许我们应该庆幸我们出生得早,虽然物质生活很贫乏,但还不用像慧敏云珠这样搞关系做二奶,那时似乎还能找到几个相信爱情的人,而我们也就找了一个把婚结了。

    如果我是80后90后,还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爱情呢。

  26. 也许我们应该庆幸我们出生得早,虽然物质生活很贫乏,但还不用像慧敏云珠这样搞关系做二奶,那时似乎还能找到几个相信爱情的人,而我们也就找了一个把婚结了。

    ——-顶艾友友!

  27. 我妈家邻居的故事:

    那一年邻居家儿子结婚,儿子和儿媳妇要骑着新摩托回娘家,老妈嘱咐儿子儿媳道:你俩骑的时候,注意保护好摩托车啊,人摔坏了,回来养几天也就好了,要是摔坏了这好几千买的摩托,还得花钱修去不是?

  28. 希望云珠妈妈没大事. 是自己的车’撞上了直行的车’ 而不是 ‘被直行的车撞上了’, 自己的车刚起步, 大概速度不是很快, 希望受伤不是很重.

    驾驶员不是车主, 保险公司有可能不赔, 要看具体的条款. 如果这样, 云珠一家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29. 嗯, ’撞上了直行的车’ 也有可能是两车差不多迎头相撞, 那样就大祸了.

  30. 执子之手偕老

    我觉得好多人都把财物看得比人重,特别是以前的人。前几天还看到电视里宣传草原英雄小姐妹,就为了300多只羊啊。。。。。。

    大家都在这种教育下成长的。。。。。。比如我妈

    我高中的时候,有次打开水,一手提一壶水回家,到家门口时,右手的暧水瓶碰着门框,暧水瓶底部就漏了,一瓶开水直接洒在右小腿上,我又痛又气,把那个暧水瓶给扔了出去,左手的暧水瓶还是轻轻地放了下来。

    我妈回来一看,责怪我:你怎么摔那个瓶子,外壳都憋下去了,本来换个内胆还是可以用的。

    当时第一个反应觉得我错了,事后想想,她怎么不先关心我的腿啊:))

  31. 执子之手偕老

    漏了一个细节,我当时穿着裙子呢:)))

    现在我们都不这样了,如果家里什么东西摔了,我们都会说,岁岁(碎)平安,岁岁平安,人没伤到就好了。

  32. 执子之手偕老

    也许我们应该庆幸我们出生得早,虽然物质生活很贫乏,但还不用像慧敏云珠这样搞关系做二奶,那时似乎还能找到几个相信爱情的人,而我们也就找了一个把婚结了。

    如果我是80后90后,还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爱情呢。
    ———–
    对极了对极了,各位知傻们,把自己儿子女儿教育好吧,到时我们内部消化哈:))))

  33. 直觉Grace在四川救灾估计也遇到很多困难吧,说不定还有ZF的阻拦,但愿平平安安!

  34. 好久好久没来留言了,主要是单位新项目要开盘,大量前期准备工作,经常加班,只能偷空来看看,云珠是一直跟的,各位知傻的留言也一直在看:)
    今天主要是来汇报一下,偶今天太激动了,收到了太奶奶签名的明信片了!!!太奶奶的字写得很漂亮,可惜无法上传给大家看。谢谢太奶奶,谢谢艾米一家子!也祝你们平安吉祥开心快乐!

  35. 今天主要是来汇报一下,偶今天太激动了,收到了太奶奶签名的明信片了!!!太奶奶的字写得很漂亮,可惜无法上传给大家看。谢谢太奶奶,谢谢艾米一家子!也祝你们平安吉祥开心快乐!
    _________
    跟米粉油条一样,我被太奶奶的字惊呆了!女儿表扬我的追星成果非凡!哈哈!

  36. 回复“非外星人”:

    从前面云珠刚到美国时和宇文的对话来看,不是车主开车,保险公司应该也会陪的,因为(中国的)保险公司保的是车。

  37. “如果我是80后90后,还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爱情呢。”
    —————————————————-
    哈哈,艾友友老师道出了我的心声呐~

  38. 担心着,担心着,还是出事儿了。
    云珠和慧敏办事爱搞关系,能力都很强,谁比谁强?

    这个时候如果云珠选择不回国,那么她妈妈的舞蹈班办不了,投了那么多钱怎么赚回来?眼前难关怎么过。

    如果云珠选择回国帮妈妈办舞蹈班,那么她很可能落入一个漩涡,最后被逼到绝处。慧敏设计利用云珠扳倒了吴政纲,而自己在工商局又有后台,云珠家办舞蹈班的事不是就捏在慧敏手里了吗?

    好像有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了。

  39. Grace没有消息也很让人担忧,不会出事吧?

  40. 我虽然没得到太奶奶的名信片,但有幸见到了太奶奶的笔迹,字写得真是太棒了!苍劲有力!

  41. 云珠的妈妈腿断了,短期内都不能教舞蹈了,没有收入还得交房租,再加上医药费,这下需要很多钱了,云珠的压力大了:(
    ———–我想,云珠大概会比较一下,是自己在国外打工划算,还是回国内去把舞蹈班开起来划算。然后做一个选择。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