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7)

云珠生气地说:“好什么呀?都是你,说我妈开车不老练,要让崔阿姨开。这下开得好,开得跟人撞上了,车撞得稀巴烂,还差点出人命。如果是我妈开车,肯定不会撞上,她胆子小,不管人家怎么按喇叭,她都会慢慢开。”

宇文忠很不服气:“怎么是我叫崔阿姨开的呢?不是你自己打电话叫崔阿姨这段时间代劳的吗?”

云珠愣了一下,马上反击说:“电话是我打的,但如果你不说我妈车开得不好,我会打电话叫崔阿姨代劳吗?”

“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他忍气吞声地说:“我看我们还是不要你怪我,我怪你了吧,这样怪来怪去,也解决不了问题——”

“肯定是吴政纲搞的鬼!”

“吴政纲不是已经双规了吗?”

“他双规,他那些走狗还没双规呢。”云珠生了一阵气,说,“要不就是慧敏搞的。”

他劝说道:“算了,别乱想了,这不像是人为造成的,谁能算得那么精确,刚好那时就有一辆车开过来?”

“也许那人就是故意等在那里的,如果崔阿姨不拐弯,他就不开过来,如果崔阿姨拐弯,他就猛冲过来死撞,反正他是德国车,不怕撞——”

“他是直行的,能躲在哪里?”

“那谁知道?我又不在现场——”

两个人发了一阵呆,云珠说:“我要回国去。”

“回国去?现在?”

“嗯。”

“你去——干什么?”

“照顾我妈。”

“家里不是有——欧阳伯伯吗?”

“他一个书呆子,能干什么?现在看病动手术住院,哪样不要找熟人?还有保险公司理赔的事,你以为我爸爸能搞得好?我宁愿是我爸爸受伤,那样我就不用回去,就在这里坐阵指挥,我妈还能把事情办下来。但既然受伤的是我妈,那就没别的办法了,只有我回去。”

他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你回去干什么?你比我爸爸强不了多少,也帮不上什么忙——”

“怎么帮不上忙呢?如果晏阿姨要上医院,我至少可以帮忙背下楼吧?”

云珠似乎受了感动:“难得你想这么周到,但你这学期的课还没结束,下学期又要开学了,你怎么能回去?”

“中间有几天假期。”

“回那么几天有什么用?”

“帮一天是一天。”

“但你的签证过期了,你回国还得重新签证——”

他大吃一惊:“我的签证过期了?不是五年有效吗?”

“五年肯定是I-20上写的,不是你签证上写的。I-20上表明的是你的学生身份有效期,签证是你进美国的有效期,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他还是有点不明白:“那我现在要不要去签证啊?”

云珠不耐烦了:“你无缘无故签什么证?签证是为了让你能进美国,你现在已经在美国了,只要你不出美国,就不用再签证。算了吧,你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清楚,跟我回去也帮不上忙,搞不好还得我找路子帮你去签证。如果签不到证,你就回不了美国了。你就呆在美国读书吧,也可以省掉一笔路费。”

“那谁帮忙把晏阿姨背上背下?”

“花几个钱请人背就行了。”

“赵云回去吗?”

“她不回去。”

“为什么?她的课应该都修完了吧,怎么不回去照顾她妈?”

“就是因为课都修完了,所以她不敢回去,怕回去后签不回来。谁知道?也许她舍不得那笔路费,也许她不想讨这个麻烦,反正她还有个爸爸在家可以顶一下,不像我们家的爸爸——”

“但是自己的妈妈出了车祸——”

云珠有点鄙夷地说:“要是我养了这么个闺女——哼!早就不认她了。把你信用卡给我一下,我马上到网上订票。”

他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两手空空,银行账号里一点钱都没有了,如果云珠用他的信用卡买机票,他真不知道拿什么钱来还。但他想到云珠也跟他一样,两手空空,而且没有信用卡,只能用他的卡买票,于是不声不响地把信用卡摸出来给了她。

云珠匆匆忙忙赶回中国去了,只带了电脑和夏天的衣服,再就是她的那些名牌包啊名牌鞋之类,其他的东西都留在美国,说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但事实证明云珠估计得太乐观了,回国没两天就打电话给他,让他帮忙借点钱:“Grace回来没有?回来了就问她借点钱——”

“怎么了?”

“保险公司赖账,不肯赔钱。”

“他们怎么能赖账呢?”

“他们说我的车没有年检。”

“什么年检?”

云珠有点不耐烦地说:“年检都不懂? 亏你还开了这么久的车。”

他更糊涂了,他是开了这么久的车,但还从来没听说过年检的事:“好像没听说过啊。”

“Grace没说过?”

“没有。”

云珠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你开车还不到一年吧,不过也快了,她没叫你到时候送去年检?”

“没有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年检,保险公司就不赔钱?这是谁规定的?”

“保险条例上写了,没年检的车出了车祸,不在公司赔偿范围内。”

“那你的车——是不是没年检呢?”

“今年没有,因为我出国了,忘了这回事,我妈也不懂这些,所以没送去年检。”

他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一听说车是没年检,就绝望了:“那恐怕是不会赔偿了。”

云珠嚷起来:“你怎么像个乌鸦嘴?尽说一些泄气话。”

他嗫嚅道:“是你说条例上写了——”

“条例上写了怎么了?条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不信我一年交五六千的保险费,出了车祸却得不到赔偿,哪里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事情?”

“但是条例上——”

“你别跟我说条例了,我对条例比你更清楚,但是中国的事,关键是看路子——”

“那就找找路子吧,不然,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钱?”

“当然要找路子,这还用你说?不过找路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好的,现在得先把钱垫出来才行。Grace还没回来?”

“没有。”

“你有没有办法跟她联系上?”

“我——哪里有办法?”

“那你问问你那个姓朱的朋友,看她能不能借点钱给你。”

他万般为难:“找她借钱?我从做完她的助教起,就跟她没什么来往了——”

“为什么不来往呢?”

“我——没什么事情需要来往嘛——”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平时不打好基础,到了需要的时候才想起人家来——”

他想说“又不是我想起她来”,但他知道云珠现在肯定心急如焚,他就别火上浇油了。

云珠又提议:“还有那个姓任的呢?他好像家里挺有钱的,对我印象也不错,你就对他说,是我妈妈出了车祸,现在保险公司正在理赔,需要先自己垫些钱过渡,看他能不能借点钱我们周转一下——”

他硬着头皮答应了,然后硬着头皮去找朱洁如借钱。

朱洁如倒是很同情他:“哎呀,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呀?需要多少钱?”

他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少钱,估摸着说:“几千吧——”

“我也没有多少存款,因为我爸我妈一直在美国跟着我,我爸有点退休金,但我妈没有——”

他不好意思地说:“那就算了吧,你一个人的奖学金养活一家人——”

“我可以借点给你的,就是不太多,可能帮不了你多大忙——”

朱洁如开了张两千美元的支票给他,他实在不好意思接受,拼着命推脱了。

他又硬着头皮去找老任借钱,但老任一口咬定自己没钱:“老宇啊,我跟你不同啊,你一来就拿助教工资,我可是自费了一年多才开始拿钱的,那一年当中,欠了不少帐,现在都还没还清呢——”

他二话没说,找了个借口告辞走掉了。

他生怕云珠责怪他没用,但云珠似乎根本没做他的指望:“借不到就算了吧,早就听说海外留学生人情淡漠,小气吝啬,果不其然。”

“需要多少钱?”

“少说要几十万。”

他吓了一跳:“几十万?怎么要这么多?”

“自己的车完全报废,这就是十几万。对方的车修了八万多——”

他忍不住嚷起来:“修个车要八万多?你不是说只撞凹进去一块吗?”

“那是听赵云说的,她肯定是听她妈说的,她妈当然要往轻里报。但车主自己到4S公司去定的损,定损单上说车左边的引擎盖、雾灯、大灯、钢圈及轮胎等,都撞坏了,材料费就要六万多,人工一万左右——”

“这——这也太贵了吧?”

“宝马嘛,有什么办法?人家买来就要一百多万,修个七八万还是客气的了——”

“那还有些什么——需要赔偿的?”

“还有人啊!真要说起来,赔车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赔人,那车里坐了个老人,说被撞伤了,还受了惊吓,现在住在医院做各种检查,还不知道能不能一次性了断。你不知道现在有些人多卑鄙,遇上车祸,就吃定了你,说撞成了终身残废,让你养他一辈子——”

“但是不是终身残废,也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

“现在让医院开证明还不容易?给医院一点回扣,什么证明都开得出来。”

他已经感到手脚冰凉了,但想到云珠现在一定更着急,只好鼓足勇气安慰说:“别怕,等保险公司那边搞好了——”

“保险公司那边搞好了也没用,人身伤害保得很少的,一个人顶多一万——”

“只一万?那如果对方一定要说成了终身残废怎么办?”

“那就该咱们自己掏钱赔,赔一辈子。我现在正在找人走对方的路子,要么笼络他,要么威胁他,反正不能让他敲诈我们一辈子——”

“能不能问慧敏——借点钱?”

“她早就溜了。”

“溜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找死都找不到她了。”

“说不定真是她捣的鬼。”

“就算是她捣的鬼,现在也拿她没办法。”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云珠讥讽说:“我就知道你会问这句话,你除了问我怎么办,自己从来没拿个主意出来过。”

他无力辩白,只能道歉:“只怪我太没用了。”

“其实你也不是完全没用,但有用的地方,你不愿意用。”

他满怀希望地说:“不是我不愿意用,而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有用。你告诉我了,我一定照你说的办。”

“你真的愿意照我说的办?”

“只要我能办到的。”

“肯定是你能办到的。”

“什么事?”

“跟Grace结婚。”

他不明白:“跟她结婚?这跟车祸的事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你跟她结了婚,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她支援我们——支援你一点钱——”

“她哪里有这么多钱支援我们呢?”

“她有遗产嘛。”

“但她的遗产还没拿到啊,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呢。”

“你听她哄你,肯定拿到了,不然她去中国这么久,哪来的钱?”

“她也不是我们说结婚就能跟她结婚的。”

“只要你提出来,她当然会答应,问题是现在她也是毫无踪影。唉,还是靠自己吧。”

这次他不用她解释就知道这个“自己”是谁:“你找个有钱人结婚?”

“我也想这样啊,但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到哪里去找个有钱人结婚呢?”

“贾斯丁,他家不是搞房地产的吗?”

“呵呵,听你的口气,好像人家都等在那里要跟我结婚一样,别做梦了,人家是豪门,怎么会找我这么一个年老色衰的穷光蛋?”

“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吗?”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他那不是喜欢我,而是看我穷,所以愿意跟我在一起,给我一点施舍,听我崇拜他几句,他自我感觉好一些。”

他发誓说:“云珠,我们还是靠自己吧,你把保险公司那边抓紧一点,如果保险公司能赔偿修车钱和一部分人身伤害,我们再借些钱,还是能把这事对付过去的——”

63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7)

  1. 沙发!

  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抢沙发!

  3. 坐下!

  4. 跟读中!

  5. 忠厚的宇文啊,可不能顺着云珠了!

  6. 宇文不会真的grace结婚了吧?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7. 云珠在大难面前,不乱阵脚,确实很大气,令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每天只晓得奔事业外加上上网做做饭的我,着实佩服!

    不过提出让宇文老弟去和Grace结婚来获得遗产,这个确实吓我一跳。我咋想起另一部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呢?

    那个男猪脚和女猪脚也是想了这么一处,由男猪脚和豪门千金结婚,再在游艇上干掉千金,就可以做豪门遗产继承人,然后和女猪脚去过幸福生活,哪知,遇上了名侦探波罗,真想最终大白。

  8. “你听她哄你,肯定拿到了,不然她去中国这么久,哪来的钱?”

    ========================
    以前,我真的相信云珠修炼过后,能在多年后成为现在的Grace,现在感觉错了。这句话让我想起另一句:云珠之心怎可度Grace之腹啊。

  9. 如果宇文为了支援云珠,提出和grace结婚。grace不会同意吧?

  10. 一,我怀疑,车祸的事,多半是有阴谋的。又想起那位车祸而去的任长霞。

    二,现在的国内,就是这样的,不管对与错,什么事第一反应就是都靠门路,靠关系,从上至下都一样。

    三,云珠舍身救急的概率,要比宇文高一些?

  11. 我们很多人在灾难面前,想的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一起想办法,一起度难关,那种感觉是一家人,因为已经在面对灾难了,就不舍得心爱之人再受到伤害。

    可能只有少数人会想到利用心爱之人与外人的特殊关系,去做交易。那样未必太剑走偏锋,一旦失败,而又得不偿失。说不定,钱不能到手,人也飞了呢。

    云珠此举太冒险,也太冷血。宇文是谁?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吗?

    相处这么久,云珠究竟看上宇文哪一点好呢?动辄就说他没用,偶尔会被他的真诚感动。现在又觉得他又用了,而且也不是因为他的好,而是利用他和Grace的感情,达到自己获得财产的目的。

    这么现实啊?

  12. 同情云珠的妈妈,车祸了,腿断了,舞蹈事业差不多也就结束了。舞蹈是云珠妈妈一辈子的梦,但是现在可能还会面临截肢。

    我们常人,在看到车祸后失去腿,都是无法接受的。云珠妈妈是一辈子在用她的身体跳舞,肢体是她展示美,绽放生命之花的传递工具。

    她内心的痛苦,不仅是一场车祸。

  13. 我觉得云珠似乎很喜欢把错误归结到其他人身上,特别是宇文忠身上。

    比如这次的车祸,她说是宇文给她出的主意,让崔阿姨开车,所以她妈妈才会出车祸。但是当时宇文提议的时候她不是也没异议吗?那么她是不是也有一部分责任?

    出事了积极想办法解决是好事,但是强词夺理,把错误推给别人,不找自身原因就不好了。

  14. 到处都是枫叶

    “云珠此举太冒险,也太冷血。宇文是谁?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吗?”
    同意小新。
    云珠确实很现实,实在超出我等能接受的范围了— 用感情作交易,更准确地说,是婚姻(宇文和Grace结婚),或者性(自己找个富人,也许还当不了大奶,而是二奶)来做交易,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人处事的底线,只不过宇文和云珠对底线的定义差别太大了。不管宇文以后是否和Grace在一起,我都赞成云珠和宇文分开—他和云珠确实不是一类人:就算云珠路子广,这次勉强顺利度过难关了,保不住还有下次,还得被“派出去“跟富婆结婚:(。

  15. 感觉云珠对宇文的感情不深, “利用”的成分更多一些. 说的话里面处处都显现出”宇文的用途”, 而不是把他当爱人来看的.
    国内就是这样,”病来如山倒”, 进了医院就会把你弄得倾家荡产,什么保险在这种危机面前都是软弱的;追你买保险时它是你的孙子, 它把钱赔付给你时不是你应份的, 你得做它的孙子. 所以保险在国内的普遍性对比国外来说很低; 国内人的安全感也确实很低.

  16. 先占位,再慢慢看。

  17. 中国有个很坏的风气:法律、规章制度面前不是人人平等。有熟人有路子,什么都好办,不然就等着吃亏。大家也都习惯了视规则如无物,“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思想普遍存在。

  18. “相处这么久,云珠究竟看上宇文哪一点好呢?动辄就说他没用,偶尔会被他的真诚感动。现在又觉得他又用了,而且也不是因为他的好,而是利用他和Grace的感情,达到自己获得财产的目的。”“感觉云珠对宇文的感情不深, “利用”的成分更多一些. 说的话里面处处都显现出”宇文的用途”, 而不是把他当爱人来看的.”
    云珠总是责怪阿忠,总是蔑视他。云珠狠现实啊?她和谁交往都能看到最大利益。阿忠不例外。车祸也许是个阴谋。

  19. 更正:和阿忠交往也不是不例外。

  20. “怎么没关系呢?你跟她结了婚,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她支援我们——支援你一点钱——”
    ——————
    作为看客的我们会惊诧于云珠怎么能提出这种要求?她把宇文当什么了?

    但从云珠的角度来说,也许她已经把宇文当作是她非常亲密的人了。所以,宇文为她结婚挣钱也就好比她自己通过结婚挣钱一样。毕竟,云珠也没有对其他倾慕她的男人提出这种想法。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目前只有宇文能这样为云珠付出,只有宇文遇见了一个欣赏他并有能力帮助他的Grace,而云珠也早就认为Grace和宇文间是有男女之意。

    还有可能就是,云珠也就这么一说,说完了还是照样靠她自己。

    不过,就Grace一贯的行事看来,我觉得如果她有能力的话,即便没有宇文的“婚诱”,她照样会帮这个忙。

  21. 我认为这个车祸是阴谋的可能性不大。

    发生事故的原因,是崔阿姨被后面车的喇叭声惊得要抢在红灯前转过去,才被直行的车撞上了。如果对方是有预谋,TA怎么知道崔阿姨会想停下来等左转绿灯了才转?又怎么说服后面的车按喇叭?又怎么知道喇叭声下,崔阿姨会改主意抢红灯走?

    即便以上种种情况都尽在TA的掌控中,而他的目的是想整惨云珠家,那TA干嘛要带个老人家在车上?难道想把那位老人也一并害了?就算没有那位老人,照云珠所说,TA自己也可以去找医院开假证明,来谋害云珠家。

  22. 宇文要真的为了给云珠弄到钱而去跟Grace结婚,那就太过分了…..

  23. 显然云珠的爱情观和我们很多艾园人的爱情观是不一样的。云珠以前可能受过情伤,也可能见识过太多形形色色受过情伤的女性,因此看透爱情,所以就有了前面几集里的“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我都无所谓” 的态度。她对宇文应该还是有好感的,加上宇文也还有点用 ( 帮助她出国 ), 因此跟他走到了今天,如果有必要,她也不介意跟他结婚。

    云珠的爱情观是实用的:有用的就做,没用的做它干什么。宇文显然不是那个让她特别动心的人,但会不会有人让云珠动心到不管有用没用都愿意跟他在一起还很难说。

  24. 出了事情怪罪别人,可能不是云珠一个人爱这样,我们很多人都爱这样,包括那些跟帖指责云珠这样做的人在内。正因为我们很多人都爱怪罪别人,所以我们这样做已经习以为常了,自己根本不觉得。

  25. 云珠是个比较实际的人,这可能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不一定是遭受过爱情打击,而是中国现在的大环境就是如此,你要活下去,不靠父母,就靠自己,靠朋友。

    云珠的父母显然没有她能量大,也可能就是因为她父母没什么路子,所以她必须自己找路子。她因为学舞蹈耽误了读书(可能学习天分也不那么高),这使她不能像宇文忠或者赵云那样,靠出国留学为自己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她只能呆在国内靠自己。而呆在国内,就得找路子,不然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

    现在她母亲车祸受伤,保险公司不肯理赔,她只能靠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她得想办法拿出这几十万块钱来,而这显然超出了她的能力。她已经想尽了借钱的办法,包括让宇文忠帮她借。

    我看到好几个人在这里跟帖指责云珠让宇文忠与Grace结婚,我想请教这几位同学,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帮云珠筹到这几十万块钱?你们又有什么好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别在这里开道德法庭了。

  26. 回复“铅笔小新”:

    云珠并没说让宇文忠与Grace结婚后,以继承Grace遗产的方式获取她的钱财,而是说通过结婚,可以名正言顺地问Grace借钱(要钱)。这跟《尼罗河上的惨案》有什么关系?

  27. 要是宇文真的因为帮云珠而跟GRACE结婚了,我倒觉得还挺好的,也算是云珠帮他做了个选择,这对责任感这么强的宇文来说没准也是个解脱(?可能不是很贴切),个人感觉他和现在的GRACE在很多方面更合拍一些,但是这种情况下GRACE同意不同意就难说了,虽然她对宇文也是有好感的

    调查一下,如果你是GRACE,以你对宇文和云珠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你会答应吗?:)

  28. 有一种说法是落难时借钱可以鉴定自己身边谁是真正的朋友,在宇文和云珠目前的情况下基本适用吧。相信Grace如果现身且有钱可借的情况应该是不需要宇文用结婚的方式去借的。

    云珠妈妈因为车祸断腿的事情让我想起一部电影《本杰明.巴顿》,女主Daisy也因为车祸断了腿,一度很痛苦,但之后恢复到可以教芭蕾,云珠的妈妈…

  29. 回复“3030”:

    “落难时借钱可以鉴定自己身边谁是真正的朋友”,这个说法有问题。难道是朋友就必须借钱给你?不借钱给你就不是真正的朋友?

    “朋友”是什么?古书上的解释是:朋,类也。(《广雅》);友,同志为友。(《说文》)。“朋友”二字,说的都是志向相投,是同类,跟借钱没有关系。借钱给你的,不一定是朋友,可能是放高利贷的;不借钱给你的,也并非就不是你的朋友。

    人要靠自己,用借不借钱给你来衡量人家是不是你的朋友,谁还敢跟你做“朋友”?

  30. 谢谢黄颜,学习了~

  31. 回答11a 的调查:如果我是GRACE,我就借势一歪,跟宇文结婚。

  32. 明天会更好

    Grace如果知道宇文跟她结婚(云珠的主意)的目的是为了“名正言顺地让她支援我们——支援你一点钱——”的话,我估计她宁可直接借钱给云珠,也不愿意这样做。

    翻到52集:
    他想起她妈开车不那么老练,便叮嘱说:“这种时刻,她们肯定都很着急,一定要嘱咐——晏阿姨开车小心——”

    “谢谢你提醒,我来给崔阿姨打个电话,让她这段时间代劳一下。”

    云珠说着就给崔阿姨打电话,听得出来,那头也很着急。

    云珠很大将风度地安慰说:“崔阿姨,你别着急,我马上去找路子,看能不能让总工会改变主意,同时你们也抓紧时间找教室。我妈开车不行,这段时间,就靠您了。”

    –看来让崔阿姨开车的主意是云珠的,并不是宇文提出的。

    也学一下云珠:我把这句话放这里:云珠和宇文最终不会走在一起。—翻版云珠预测宇文会和Grace走在一起。(想找原话,翻了几集,也没找着。)

  33. 云珠的几十万块钱里,十几万是报废的车钱,八万是赔别人的车钱,似乎不需要那么火急火燎地到处筹钱,保险公司理赔也是需要时间的。暂时没车可以至少借崔阿姨家的。开得起宝马的人估计也不会天天追在她后面要钱,应该可以解释。

    云珠向来标榜自己一辈子谁也不靠就靠自己。她可以把当地的高官搞双规,又似乎认识那么多叔叔阿姨的,为什么此时此刻这几十万都要忠帮她借?

    存个疑,有可能并没有出车祸,不知道小丫头又在搞什么鬼。

  34. 我觉得大家对云珠在金钱方面的批评太苛刻了,发生了车祸,被人追着要赔偿,云珠一个年轻女孩子到哪里去筹钱呢?当然首先求助男朋友,而男朋友又没钱,当然只能钻天觅缝想办法。

  35. 回复“service”:

    我觉得你把一切都往好的地方(只把云珠的动机往坏的地方)想了。你怎么知道开宝马的人就不会追着要赔偿?越是开好车的人,越心疼自己的车,也就越恨那个把他车撞坏了的人。被撞的那方把车拿到4S店去定损,这就明白地表现出他是要狠狠榨笔钱出来的了。

    还有崔阿姨家的车,她一向小气,现在也未必会把车借给云珠开,说不定也追着云珠家要赔偿,虽说车是她开的时候撞的,但她这种人,肯定会把责任推在人家头上。

    我觉得保险公司是不会赔偿云珠的了,因为国内保险条例都有规定,没年检的车,出了车祸不理赔。

  36. 如果有几十万的债务突然一下压在我头上,还有一个老人住在医院,可能会要我终身负担,再加上我自己的妈妈车祸受伤需要治疗(以后可能也不能开舞蹈班赚钱了,自然该我养活),说不定崔阿姨也吵吵着要我付医疗费,我可能也会想云珠的那些办法,因为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办法可以应付我的债主。

    那些在这里批评云珠的人,你们有什么高招吗?有的话,就给云珠支个招。

  37. 一直追文,今天看了众多评论,忍不住要上来嚷两句:云珠一直不停向宇文伸手要钱,从出国读书开始,她家是没拿一分钱的;后来又伸手找宇文要名鞋名包,不光自己还有她妈和小姨;然后又是装修,又是宇文拿的钱。试想,她爹妈这么多年就想活她一个孩子,而且她妈妈开舞蹈学校,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积蓄呢?再就是她不是还有小姨什么的吗?为什么自己家出了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家里亲戚而是穷留学生男友呢?这个男友,家一直在农村,从开始就没见他给自己家里寄过一分钱,这个实在让人无语。

  38. 回答11a 的调查:我觉得GRACE,未必是真的爱上了宇文。只是她看到他这么憨厚诚实有责任心的时候,仅仅是喜欢和感动而已。要说那种“刷刷刷”的爱情火花,我觉得似乎还没到擦出时的火候,宇文与GRACE,还未达到同一个境界吧。

  39. 我是80后,觉得和云珠的爱情观,人生观,相去太远了,虽然我们看不习惯,她的做法,一下子面对几十万的债务没法解决,而让阿忠去和GRACE结婚来想办法,着实让人接受不了。她一直对阿忠是预取预求,根本就不管阿忠的感受,如果是阿忠因为爱云珠,为了云珠而选择和GRACE结婚可能还好接受一点。以前艾米文中的女主角很

  40. 回复“思庄”:

    你怎么知道云珠没问小姨等人借呢?也许她是全面开花,问每一个有可能借钱她的人借钱。

    故事里没写的事,不等于没发生,请一定记住这一点。

  41. 回复“铅笔小新”:

    云珠提出让宇文和GRACE结婚,也许是因为她一直都觉得那两人关系很好。现在她提出这个建议,一是借钱,二是顺便试探一下宇文对GRACE的感情。

  42. 请大家还是多分析人物性格和言行形成的原因,少做价值判断吧。像什么“我看不惯”“让人无语”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

    看不惯就不看,无语就别发言。

  43. 回复“黄颜”:

    呵呵,谢谢解释哈。懂了:)

    故事看得太投入了,就过于较真了:)

    试探,也是恋爱中女孩子的必杀技,呵呵,可能很久没恋爱了,这一招都搞忘了:)

  44. 关于云珠让宇文和GRACE结婚方便她借钱,我觉得云珠也许是急了说说而已。就算宇文肯娶,GRACE 也不一定马上肯嫁吧。现在的宇文,还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云珠最后可能还是自己想了办法。很担心云珠的命运。这个车祸会不会就是击中她的那个“命运的铁拳”呢?

  45. 到处都是枫叶

    黄颜对小新的回复,让我也幡然大悟—怎么之前就没想到云珠让宇文和Grace结婚,有试探的意思在里面呢。

  46. 回复“思庄”:
    貌似是宇文让云珠到他所在的城市留学的,那这笔钱由宇文出也不是不合理吧。再说,云珠出国的机票也没让宇文支付。

    买名鞋是宇文主动提出的,那几个包宇文又不是没能力买,买了之后他也很高兴。云珠来美,宇文丢了工作后,她也没有要求宇文再买什么。她赚钱后自己买包,还给家里寄了点钱,送了礼物给Grace。

    云珠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家人,朋友一出事她也是挺立相助,宇文已经是她男友了,她有困难难道不应该找男友商量?云珠向宇文求助解决“装修费”,是因为她知道宇文现在手里有一笔几千元的存款,虽然是要还给grace的车钱,但也不急于一时,而“装修”是迫在眉睫。要还车钱,她可以和宇文慢慢来还。

    为什么不用她母亲办班赚的钱?我猜是云珠不想让母亲担这个担子,毕竟云珠已经开始在美国赚钱了。要知道云珠在美国打一个月的工可以赚一千多美元,但是她妈妈办班却赚不了多少。

    至于为什么宇文不给父母寄钱,而选择帮助,满足云珠?我想可能是,因为宇文现在不寄钱回去,他家也不会有什么困难。但是,给云珠交学费,买鞋,买包,付装修费都是当下就需要的。再说,你怎么就肯定他没寄钱回去呢?

  47.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云珠带来的压力是可以想象的,谁赶上这样一摊事儿都不会有好心情。我们自己有点什么事也都可能怪张怪李发泄一下,所以能理解云珠为什么老责怪宇文。
    云珠提议宇文和Grace结婚,应该有试探的成分的,Grace有财有貌看上去又很喜欢宇文,她是把Grace当情敌的。
    很感叹云珠这姑娘,年纪不大,心计不少,在国内的能耐真是出乎我的想象。

  48. 还是挺佩服云珠的,接二连三遇到这么多事,但她依然在积极努力想办法解决问题,度过难关,要是我的话,怕是早就崩溃了,没崩溃的话,肯定是怎么能弄到钱就怎么去弄,哪儿有稻草就拼命抓住。

  49. 以云珠的交际能力, 没准能搞定宝马车主。

  50. 云珠家的房子是在一栋很旧的楼房里,故事里没有交代到底是她家已经买下的房,还是租住的房。

    如果B市不是一线城市,那么云珠家这样一个老旧的单元房在2008年能抵押多少钱,或者卖多少钱,我就不知道。

    问人借钱和用自住的房屋抵押(或卖房)来筹钱,两者相比较,当然是借钱比较合算。只有实在借不到钱的情况下,才能考虑房屋抵押或卖房。现在云珠还没到是在借不到钱的境况,为什么要卖房呢?

  51. 如果你有一个朋友,与你合住一栋房,平时关系也不错,你知道她得到了一大笔遗产(美元),她自己怎么花都花不完,那么在你突然陷进几万美元债务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会首先想到问她借钱呢?还是你会首先把自己父母住的房子抵押掉或者卖掉?

    要知道,几十万人民币折合成美元并不多,只几万美元,哪怕Grace还没拿到那笔遗产,但如果她平时注意存钱,可能手里都有这笔钱。

  52. 回复艾友友:
    也许我忽略了什么,但云珠一开口就要几十万,我觉得更多地是在试探不是因为钱。这几十万里,十几万是她家的车钱,没有车是不方便但总比欠很多债好。暂时没有能力就先别买,或买一辆便宜的,打车也许比买车还便宜?宝马车主肯定要找最好的地方修,但就算保险公司赔付也是需要时间的,很多情况下车主需要先垫钱把车修好和看医生,然后等赔款,也许国内不一样?
    发生车祸很不幸,到此为止看不出来是真是假,情愿这是云珠出于某种原因编的。既然赵云愿意为云珠ps照片,帮她打个电话说个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53. 不要忘了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兑换关系,几十万人民币,只是几万美元,云珠在美国餐馆打工很快就能还出来。在她这种情况下,借钱(尤其是借美元)是首选,抵押房屋或卖房不是好办法。

  54. 有些人责怪云珠不该让宇文去替她借钱,我觉得这样的人有点“忘本”了:)

    就我所知,在中国很多地方,男朋友都是要为女朋友家效犬马之劳的。现在责怪云珠的人,在她们谈恋爱的时候,甚至在结婚之后,如果娘家遇到困难,肯定还是会认为男朋友或丈夫有责任帮一把的,不然要男朋友或丈夫干啥?

  55. 回复“service”:
    我有点不大明白为什么云珠要用车祸来试探宇文。云珠似乎挺高兴能在美国挣钱,而国内舞蹈班的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如果云珠不确定她在中国能比在美国更好,或者国内有什么更需要她去做的事情,我不觉得她会为了试探宇文而在这个时候回国。

    是赵云告知云珠车祸的事情。如果赵云是在帮云珠撒谎,难不成云珠策划了一起假车祸?而这只为了试探宇文?还是为了让宇文帮她借钱,然后她携款走人?

  56. 呵呵,有段话没有粘贴好,发重复了,请无视哈!!!

  57. 回复“铅笔小新”,“春天”,“十年忽悠”:

    把你们几个人有关房屋抵押的争论帖子删了,因为这个争论是因为你们没有注意“为云珠支招”的前提才引起的。

    在这一集里,云珠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借钱,包括让宇文去借钱,有人对此提出批评,认为她不应该叫宇文到处借钱,而且是借这么大笔的钱。于是“十年忽悠”和“艾友友”提出: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请你给云珠支招。

    也就是说,你支的招必须是比借钱更好的办法。

    但“铅笔小新”和“春天”在支的招里都(或早或迟)表明抵押房产是在“想尽一切办法都借不到钱”的情况下才采用的方法,那就不符合“支招”的前提,或者说云珠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你们现在提出来,就让人有“房屋抵押比借钱高一招”的含义,这样才有了“十年忽悠”的反驳。

    既然“铅笔小新”和“春天”的意思也是要等到实在借不到钱才搞房屋抵押,那么这招就不用支了,因为云珠现在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借钱。

  58. 谢谢艾米,你的解释很到位!我的跟贴的确跑题了。

    跟贴的时候确实是想给云珠支个招的,后来想想,那些招只能适合自己的情况,不适合给云珠参考。后来看到“十年忽悠”驳小新的跟贴,于是就跑偏了……

  59. 回复“艾米”:

    谢谢解释,懂了,呵呵:)

    故事精彩,每天期待:)

  60. 谢谢艾米。删帖我木有意见。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