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8)

宇文忠所有的指望都在保险公司身上,但保险公司却像吃了扁担横了肠子一样,一口咬定车没年检,不符合赔偿条例,坚决不赔。

云珠把这消息告诉他后,他死也不信:“你不是说找熟人走路子的吗?找了没有?”

“怎么没找呢?难道我不比你着急?”

“那你找的人——跟保险公司的人谈了没有?”

“谈了,没用。保险公司的朱老板说我们的招呼打得太晚了,他手下的办事人员已经立了案,报告都写好交上去了,现在想改也改不了。他说如果车祸刚一发生我们就给他打招呼,那么他可以把这事先压下,等我们搞到了年检证明再让办事人员去处理——”

“但车祸刚一发生的时候,人都吓糊涂了,谁会想到——先打招呼的事上去呢?”

“也不是吓糊涂了,而是不知道没年检的车出了事不赔,我妈也不知道车没年检,还以为保险公司笃定会赔呢。都怪我,忘了提醒我妈把车拿去年检——”

他还很少看到云珠这么虚心认错,不由得脱口说道:“真奇怪,你那些熟人平时办什么都很有门路,怎么这次连一个保险公司都摆不平?”

“这有什么奇怪的?中国的门路,虽说都是钱权交易,但人家拿钱出来,是为了换取更大的钱。如果换不到更大的钱,人家凭什么跟你做交易?我请的这几个帮忙的人,虽然官不算小,但手里都没有能让保险公司获取更大利益的实权。人家只能尽个心,找保险公司的人说说,说成功了最好,说不成也只能拉倒——”

“但你以前请人帮忙,事情基本上都办成了——”

“是啊,那都是些不用花钱的事嘛,打听个消息啊,发篇文章啊,处理个贪官啊,谁也不用掏一个子儿,说不定还能赚一笔。但是车祸理赔就不同了,几十万块钱,是实打实的东西,谁愿意拿出来?保险公司都是能不赔就不赔,非赔不可都还要赖一阵才赔,现在他们抓住了没年检这一条,难道会凭谁一句话就赔偿?”

他也不敢问“那我们怎么办”了,还能怎么办,肯定是自己掏钱赔呗。

云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天打几遍电话过来问Grace回来没有:“她什么时候回来?你到她单位去问过没有?”

“还——没有。”

“怎么还没去问呢?”

“我不知道——该问谁。”

“问人事处的人不就行了?”

“人事处的人会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难道她走的时候不向单位请假的吗?难道她请假的时候不说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吗?难道她这么久不回来上班,单位不扣她工资的吗?你一个博士,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真是白读几十年书了。等我自己去问吧。”

但云珠也没打听到Grace回来的时间,因为人事处的人说Grace修完自己积存的十几天年假后,要了一个月的留职停薪时间,那一个月满了之后,Grace就辞职了。

他吃了一惊,Grace辞职了?那她还回美国来吗?如果不回的话,他得赶紧把房子退了另找住处,不然他的工资只够每个月付房租。但他连房东都不认识,要退房都不知道去哪里退。

云珠说:“你到我餐馆去一趟,看我老板能不能先借给我四万块钱,我以后打工还给他。”

“你打工的那家餐馆?”

“不是那家,还能是哪家?”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去了餐馆。

但他刚一开口,老板就断然拒绝了:“云珠已经找过我了,我也已经对她说了,我有钱肯定借给她,但我没钱啊,你不知道现在中餐馆多难做——”

他支吾了几句,匆匆离开餐馆,不明白为什么云珠自己开过口被拒绝了,还要让他来碰个钉子,也许真的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每根稻草都要当成救命绳,拉一次又一次,不彻底拉断不罢休。

再往后,云珠就很少打电话来了。他打过去,也很少能找到她,只好打到她家里,但一般都是晏阿姨接电话:“多谢你关心,我人还好,就是腿断了,上了石膏,什么都干不成。唉,还不如一下撞死了好,撞得这么不死不活的,成了废人,一辈子拖累我的云珠——”

他赶紧安慰一番,然后问:“云珠——她还好吧?”

晏阿姨只顾着自责:“都怪我,车开得不好,又不懂年检的事,才惹出这么大的祸来。现在追债的成天堵上门来,保险公司又死不肯理赔,云珠爸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还成天呆在他那间书房里做学问,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得下去。我这一辈子啊,算是栽在他身上了。真不知道年轻时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高干子弟不嫁,偏要嫁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只怪那时候追求的东西太虚无缥缈了,为了一个复姓就嫁了他,结果自己受苦一辈子,什么都得自己打理,他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连累了我的女儿,可怜的云珠,什么事都得她来操心——”

每次跟晏阿姨打完电话,他的心情都无比沉重,感觉晏阿姨每次责怪丈夫其实都是在旁敲侧击责怪他,他不也一样吗?除了一个复姓,其他方面百无一用,他再也没胆量往云珠家里打电话了。

现在他就一心盼望Grace早日回来,如果她真的像云珠说的那样,拿到了丈夫的遗产,她一定会借给他几万美元救急,她是个乐善好施的人,遗产也是准备拿来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现在他和云珠遇到这么大的困难,也应该在需要帮助的人之列了吧?

但Grace一直没回来,他不知道她是忙着救灾,还是出了什么事,只能用她的理论安慰自己:no news is good news(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她一个美国人,专程跑回国去救灾,也算个白求恩式的人物了吧?如果出了事,不说国家领导人写文章悼念,上个电视总还是有资格的吧?只要上了电视,网上肯定传遍了。

既然还没在网上看到Grace壮烈的消息,那就说明她没事。

那段时间,他一门心思都在钱上,做梦都梦见在赚钱借钱捡钱抢钱。

最后是赵云这个乌鸦嘴把他从钱梦里唤醒了:“你知道晏美玲的女儿去哪里了吗?”

他不知道云珠去了哪里,觉得很没面子,支吾说:“不是在B市吗?”

“已经不在B市了。”

“不在B市?那到哪里去了?”

赵云见他不知道云珠去了哪里,就摇身一变,成了知情人士:“肯定是去L市了。”

“她去那儿干什么?”

“那个贾斯丁不是在那里吗?”

他猜测说:“那她可能是去那里——借钱去了吧。”

“钱不是已经借到了吗?”

“借到了?”

“你不知道?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这么大的事儿都不知道?”

他被她说得很烦,但又驳不倒她,只好咕噜说:“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个男朋友——是个没用的人吗?”

“你真是个没用的人,什么忙都帮不上——”

“我一个穷学生——”

“穷学生?别找借口了,你没钱还可以出力嘛,你女朋友家出这么大的事,你都没跟她一起回去处理,如果是我,我也不要你了——”

他的气不打一处来,在心里狠狠地说:“你卖什么嘴?你自己的妈出了车祸,你都没回去看一眼,你还有脸说我?哼,哪里轮到你不要我?我压根就不会要你!”

赵云可能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人在心里骂她,大概以为自己是如何如何受欢迎呢,继续信心百倍地说:“现在她去了L市,每天跟贾斯丁呆在一起,你肯定没戏了。呵呵,我早就知道他们俩有一手,那时我说了你还不信,现在看看怎么样?我说的一点没错吧?。不过她这个人的人品是太糟糕了,就算不要你了,也总得告诉你一声吧?不然你还在那里自作多情,这多坑人啊。”

“她对你说过她是去L市跟贾斯丁——在一起?”

“这还用她说?有脑子的人都可以推导出来嘛。”

“为什么?”

“她不给点好处,贾斯丁会借钱给她?”

“钱是贾斯丁借给她的?”

“那你还以为是谁借给她的?”

“你怎么知道她借到钱了?”

“我妈亲口告诉我的,晏美玲的女儿已经把姓沈的宝马钱赔了,也把一万块人身伤害赔偿费给我妈了,还把那个沈老太的医疗费一次性付清了。那个姓沈的也太恶心了,一口咬定他老妈受了内伤,要长期治疗,这完全就是讹钱,一个七老八十的人了,不撞车也满身都是内伤,现在撞了这么一下,就赖到人家头上。要知道,这一下就讹走了十万啊!是我妈赔偿费的十倍了。要说内伤,我妈才真的有内伤,撞的是头,肯定有脑震荡,脸上还落下那么大个疤,整容也得不少钱。但我妈这人太好说话,什么都没要,就要了那一万块钱——”

他忍不住说:“是你妈开车出的事,她怎么好意思问云珠要人身伤害赔偿?”

“车是我妈开的,但如果不是晏美玲的女儿叫我妈开车,我妈怎么会开那个破车呢?再说那一万块钱又不是我妈自己想出来的,是保险公司本来就应该赔的——”

“但是保险公司没赔呀!”

“那怪谁呢?只能怪晏美玲的女儿,谁叫她不记得把车送去年检的?”

他忍无可忍:“我觉得你们一家太不讲道理了!”

赵云无辜地叫起来:“喂,我们一家人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乱骂我们?”

他砰地挂了电话,发誓再也不理这个女人了,人丑,心也丑,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一脚踢死才好!

他给云珠打电话,打了不下十次,总算打通了:“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里呀。”

“别骗我了,你是在L市吧?”

云珠没否认,狡辩说:“L市也有我的家嘛。”

他单刀直入地问:“你跟贾斯丁在一起?”

“为什么这么说?”

“贾斯丁不是在L市吗?”

“他在L市我就得跟他在一起?”

“你的钱不是问他借的吗?”

云珠笑了一下:“你消息还很灵通呢,是不是听赵云说的?”

他没否认。

“我就知道她第一时间就会告诉你,我还知道她肯定会对你说我和贾斯丁的坏话——。你别在那里瞎猜了,我的钱是问贾斯丁借的,我也是在L市,但我没跟他在一起,我是到这里来工作的——”

“你到那里工什么作?”

“贾斯丁的爸爸让我在他公司里上班,工资比较高,我就接受了,想尽快把钱还清——”

他略含讥讽地说:“那恭喜你呀,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我想先在国内呆段时间,方便照顾我妈,过段时间再回美国——”

他没好气地说:“你还回美国干什么?就在那里陪着贾斯丁,然后嫁入豪门,不比在美国打工强?”

“贾斯丁才不用我陪呢,愿意陪他的女生多得很。不过我也的确不想回美国打工了,美国绿卡太难拿了。我想移民到加拿大去,然后把我爸妈都办出去,那边医疗保健和养老条件都很好,他们去了那里,我就不用为他们的老年操心了——”

“那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呢?”

“还只在这样想呢。”

“你倒是稳打稳扎哈,一条船没踩稳,是不会轻易放弃另一条船的。”

云珠豪气地说:“别把我说的这么没魅力了,第一,如果我想踩某条船,那就肯定能踩稳;第二,万一的万一,某条船没踩稳,我也不会回到前一条船那里去,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

“我好草还不给回头马吃呢。”

“谁吃你呀?别以为自己是多大一坨糖——”

“你今天才知道我不是多大一坨糖?”

“早就知道了,但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大一缸醋——”

他也豪气地说:“你放心,我根本不吃你们的醋,我只是想把事情真相搞明白——”

“你搞明白了又有什么用?”

“至少不被人欺骗。”

“谁有心情欺骗你?”

“你自己心里清楚。”

两个人就这么气鼓鼓地结束了电话。

他以为自己又会像前几次失恋那样,遗憾,后悔,自责一阵子呢。但这次没有,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许潜意识里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早就在做着准备了。

但他还是在心里骂骂咧咧了几天,主要是骂云珠不坦诚,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骂过了,他的气就消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是云珠一个人在操持,他又帮不上忙,还要求人家时时处处照顾到他的情绪,遇事在第一时间通报他,这也太难为她了吧?

他消气之后,还给云珠打过几次电话,主要是想道个歉,但她已经把原来的电话销掉了。

40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8)

  1. 跟读中!

  2. 地板

  3. 坐下!

  4. basement 地板 :)

  5. 猜一下:是不是这时候传来关于Grace的不好的消息(乳腺癌住院?很不忍心还是忍不住这样想),阿忠和Grace结婚,最后得到了大笔遗产?

  6. 读着感觉这个故事快要接近尾声了,云珠挺不容易的

  7. 和云珠就这么完了吗?不会吧!不过,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8.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是云珠一个人在操持,他又帮不上忙,还要求人家时时处处照顾到他的情绪,遇事在第一时间通报他,这也太难为她了吧?
    ——这一系列的飞来横祸,云珠能挺下来多不容易。宇文能这么想,也算云珠对他没看走眼。

  9. 先占位,再慢慢看。

  10. 可可的牧歌子

    云珠真不容易,真真是一个能干、坚强的女孩,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就扛过来了,很佩服!

  11. 执子之手偕老

    那个赵云啊,真是狠不能踢她一脚!!!

    难道云珠真的去跳钢管舞挣钱了,还是她找到Grace了???

  12. 靠前,也许云珠等着被分手?

  13. 回想整个故事不难推断宇文只是云珠的N条船中的一只。但云珠的下一条船能否踩稳?能否让自己的父母安享晚年?是否还会与宇文的生活再有交集?期待结果

  14. 到处都是枫叶

    以前云珠说过贾斯汀爸爸对儿子手很紧,所以我相信云珠的这些钱不是从贾斯汀手里的,倒是从贾斯汀的爸爸那里直接拿来的可能性大些。
    不过,也不排除Grace又出现的可能性:也许,云珠的钱是从Grace那里借来的?而云珠这样故意疏远宇文,是为了成全Grace和宇文?

  15. 到处都是枫叶

    赵云的妈妈开车出了车祸,到头来来趁火打劫一把,要赔偿;赵云说起来还振振有词……这母女俩阿,借用宇文的一句话说,“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一脚踢死才好!”

  16. 通常上,云珠的做派是会令我惊讶的,不太符合我认为的所谓的常理,比如她没有从宇文这边找到解决方法就再也不与宇文不联系了甚至消失了,换作我,无论是朋友还是男友,都应该有个交待。但从实际的角度来看,云珠是个有能力的女孩子,总能从困境中站起来,值得学习!

  17. 他支吾了几句,匆匆离开餐馆,不明白为什么云珠自己开过口被拒绝了,还要让他来碰个钉子,也许真的是到了走头无路的地步,
    ======================
    走头无路--走投无路

  18. 即使grace有钱,也可能捐给灾区了。

    云珠把电话销了,想联系的话还可以通过电邮和她父母家的电话找她。

  19. 难道,云珠跟贾斯汀爸爸?

  20. “那个赵云啊,真是狠不能踢她一脚!!!”
    的确该踢!

  21. 不知云珠是怎么弄到钱的?如果是贾斯丁或他爹借给她的,那也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吧?如果是个姿色平平的人,恐怕更走投无路了。在国内,没有地位、金钱、关系、美貌,会过得很不如意。有这么一个说法:在国内要么做人上人,要么做人下人,在国外才可以做个普普通通跟大家平等的人。

  22. If Yunzhu and Grace are sisters, they may have met or knew the news each other in China this time.

  23. 我很心疼云珠。。。太难为她了。。。

  24. 感慨一下:从某种程度来讲,目前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既是目前社会生存状态的缔造者,也是其受害者。要改变应从自己做起。。。

  25. 回复“葡萄”:

    你说:“回想整个故事不难推断宇文只是云珠的N条船中的一只”,但你的推断一点道理都没有,证据在哪?

  26. 借用云珠妈妈的话:“可怜的云珠,什么事都得她来操心——”,是呀,云珠是个孝顺的女儿!从一系列的赔偿情况看云珠也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感觉在为这次事故借钱的问题上,她一直试图挣扎——尝试用较正规的途径借钱解决危机,但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最后可能是跟贾斯丁的爸爸借的钱吧,至于怎么借到的,根据这集的迹象(L市的家、高薪就职于贾斯丁爸爸的公司、还可能具有移民加拿大的能力,再联想魂断蓝桥)猜测可能是做出一定付出了吧?云珠在尽自己的力撑起这个家,这一系列的变故一下压在这个风华正茂的女孩身上太残酷了。

  27. 云珠对国内的关系网理解很透彻,比如保险公司赔钱的事,你就是找关系都未必能搞定,因为这不是动动嘴皮的事,而是几十万块钱的事。保险公司完全可以用“政策”或“保险条例”做借口拒付。

    如果云珠找的关系直接管保险公司,而且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制服保险公司,那么还有可能让保险公司赔钱。但谁又愿意为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孩子去冒这种险呢?我们可能会想到美色上去,但谁知道那位“关系”是否认为云珠是美色,又是否愿意为了这个“美色”去做违反政策的事?

  28. “贾斯丁的爸爸让我在他公司里上班,工资比较高,我就接受了,想尽快把钱还清——”
    “我想先在国内呆段时间,方便照顾我妈,过段时间再回美国——”
    “早就知道了,但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大一缸醋——”
    “谁有心情欺骗你?”
    ————————————————
    从这些对话中看出云珠心还是在宇文忠那里的,可能想尽快度过困境回美国。

  29. 惋惜,无奈,又现实。

  30. 我喜欢Grace的真诚,希望阿忠能和她在一起。从中我仿佛看到了《不懂说将来》的故事情节,期待……

  31. 也感觉云珠是走慧敏那条路了,跟贾斯汀的爸爸…

  32. 到处都是枫叶

    我曾经希望是Grace从天而降,救了云珠家一劫,但这种可能性确实太小了。现在最大的可能是云珠和贾斯汀的爸爸在一起。不过,面对这个最大的可能性,我却没有了之前的“愤慨”,代之而来的是彻骨的无奈。

    站在云珠的角度想想,她已经竭尽全力,试图借钱处理好车祸带来的灾难: 我们很多人(包括宇文)想象中的她的强大的关系网,可能帮她以10万元搞定了那个老人的医疗赔偿,把对宝马车损伤的赔偿控制在了比较低的范围。但正如云珠所说,关系网之用处,也就到此为止了, 云珠还是筹不到足够的钱去赔偿⋯⋯她一天几个电话地询问Grace是否归来,还让宇文去找饭店老板做最后一次尝试,那时的她一定面对着每天上门催促、 吵闹的 债主,身心俱疲——想想她当时扛着的压力,真的让人心疼。她没有和宇文提过房子抵押/买卖的想法,不过,我的猜测是她家的房子就算抵押/卖掉了,也筹不到多少钱,反而让父母居无定所,或者房子根本就买不出去,总而言之,几方权衡,云珠最终选择了贾斯汀的爸爸。

  33. 到处都是枫叶

    云珠去了L市时,并没有第一时间销掉手机号,说明她还是寄希望于宇文和他联系的。等和宇文电话通过话以后,她才销掉号码,彻底消失。

    仔细看云珠和宇文的对话,
    “我想先在国内呆段时间,方便照顾我妈,过段时间再回美国——”,她还是想回美国的,再和宇文在一起的。
    但后来,
    宇文豪气地说:“你放心,我根本不吃你们的醋,我只是想把事情真相搞明白——” 在云珠听来,宇文并不在乎她⋯⋯
    (看到这段对话,想起了《友版忽悠》里艾友友关于艾黄的“面子说” )。也许,宇文的豪气让云珠彻底断了“回美国和宇文在一起” 的念想。回想之前看《魂断蓝桥》时云珠的眼泪,挂了宇文电话以后,云珠这一次一定也是泪流满面⋯⋯

    前面葡萄说:如果自己是云珠,会给自己的男友一个交代。我觉得有些不现实:如果你是云珠,如果你确实和贾斯汀的爸爸有了关系,你会怎样开口和自己的男友讲清楚?

    也许,现在也是考验两人感情,考验宇文的时刻。

    我曾经说过,保不住宇文下次被派出去和富婆结婚,如果我也遇到了没顶之灾,也许我还没有条件去找富翁富婆呢,只好祈祷自己

  34. 出了那么大的事,都是云珠一个人忙前忙后去搞定。设身处地替云珠想想,太不容易了,我想破脑袋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云珠居然把事情解决了,很佩服她的办事能力,同时也特别心疼她。

    说一下,云珠销掉原来的号码,可能是因为手机漫游费的原因,应该会很快办理换当地的手机号。

  35. 到处都是枫叶

    上面的帖子发的有点问题,一不小心,给多贴了几句。请忽略掉最后这几句:从”也许“ 到”祈祷自己“的部分。

  36. 他以为自己又会像前几次失恋那样,遗憾,后悔,自责一阵子呢。但这次没有,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许潜意识里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早就在做着准备了。
    ——————————————————
    感觉宇文到了美国之后,好像慢慢地就有了这种变化,似乎在等着云珠自己提出离开,或者找个老美办身份自然离开。现在这个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终于解脱了的意思。

  37. 现在重新想想云中之珠这个名字,珠在云中,可能是看得到得不到的意思

  38. 隐形的翅膀

    果然先提出分手的人, 不一定是先放弃的。 宇文忠的第一个女朋友是如此; 这次, 他自己也是如此,
    倒是不相信云珠去L城,至少不相信是和贾斯丁在一起了, 如果真是想骗宇文忠, 她是不会让赵云知道的。在让赵云知道前,也至少会和宇文忠通过气的。 这里面肯定还有故事。

  39. 明天会更好

    如果云珠真是到了贾斯汀的爸爸的公司工作,那么也可能贾的爸爸并没有和云珠有什么关系–作为借钱的交易。再说,云珠找上门借钱,是因为和自己的儿子认识,甚至自己儿子对云珠有好感,那么,老头儿总不至于那么“卑鄙”吧。当然他借钱给云珠,又提供给云珠高薪工作,应该是有所企图的,所谓投资回报。也许他只是想给自己儿子物色呢?要知道找个吃苦耐劳,聪明漂亮的儿媳也不那么容易吧。

  40. 我不太相信贾斯丁的爸爸会和云珠做钱与性的交易。云珠的魅力,在美国人和中国人中都试验过了,美国人里她没能魅倒谁,中国人里她也没能魅倒谁,她自己说过贾斯丁并不是在追求她,从贾斯丁的表现来看,也不像是在追求她。那么贾斯丁的爸爸怎么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然爱上她呢?而且她借到钱是在去L市之前,贾斯丁的爸爸还不知道见过她没有。

    我们看了很多二奶三奶的故事,脑子里有了一个格式:年轻漂亮的女人,身体就是本钱,只要她们愿意用身体换金钱,就能无往而不胜。

    但实际情况可能是:二奶也不是只要想做就能做到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