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59)

宇文忠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关心云珠去向的人,他作为云珠的Ex——Or  Not Ex,This is a question(前任?或者不是前任?这是一个问题)——男朋友,也就是给云珠和她家里打了几次电话,无果,就没再打了,无言地接受了这个无言的结局。

他估计这是因为他的心在一次次失恋之中已经死掉了。被林芳菲抛弃,他的心死了一半,那一半里居住着他对爱与美的追求;被小罗抛弃,他的心又死了一半,那一半里居住着他对自己前途和事业的追求。现在云珠也抛弃了他,但他的一颗心已经没什么可死的了。

一口干涸的古井,充其量也就剩点泥巴浆子,还能翻什么波澜?

但赵云好像打定了主意要往他的泥巴浆子里扔几块臭狗屎,开学没多久就找到他实验室里来了:“你知道不知道晏美玲跑哪儿去了?”

他习惯成自然地听成了“晏美玲的女儿”,不耐烦地回答说:“你不是说她到L市去了吗?怎么又来问我?”

“我问的是晏美玲,你瞎扯些什么呀?”

他愣了一下:“你们两家不是在一个城市吗?你妈不知道?”

“我妈知道我还问你?”

“你妈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他一说“不知道”,赵云就又成了消息灵通人士:“肯定是到外面躲债去了。”

“债不是还清了吗?还有什么好躲的?”

“谁说还清了?我们家的就还没还清。”

“她家欠你家的钱?”

“怎么不欠呢?这次舞蹈学校装修,我妈也投资了五千块钱的,说好到时候分红。这下倒好,他们全家都跑了,舞蹈学校肯定是办不起来了,我妈投的资不是打了水漂了?”

“云珠不是给了你妈一万块吗?”

“但那是车祸赔偿的人身伤害啊。”

“是你妈开车出的车祸,你就当那一万里面有云珠家还你妈投资的五千不行?”

“怎么可以这样?投资是投资,赔偿是赔偿,两回事嘛。现在我妈要到上海去整容,不要钱啊?”

他想说“你妈那张脸还配整容?已经丑到极致了,再怎么整也没用了”。但话一出口,就变成:“怎么你妈整容也要云珠家出钱呢?”

“我妈的脸是车祸撞坏的,不要她家出钱,还要谁家出钱?她们自己肯定承认这一点,不然不会躲到外面去。”

他气得心脏发疼,只恨手里的吸管不是一把瑞士军刀,不然就对着她那张嗡动的嘴扎过去了。

不知道是他太能不露声色了,还是赵云根本不会察言观色,总之赵云似乎一点没觉察他的愤怒,继续说:“我早就料到她们会来这一手的,所以我对我妈说了,她们赔你钱,你就拿着,但不要跟她们签任何形式的协议,不能让她们一笔小钱就把你打发了——”

他烦躁地说:“我现在跟她们家一点来往都没有,我不知道晏阿姨去了哪里。你这么有本事,干嘛不自己去人肉?”

“我这不是在人肉吗?难道你以为只有在网上搜寻才叫人肉?你也太书呆子了!”

“我就是个书呆子,你从我这里人肉不到什么的。”

“我知道从你这里人肉不到什么,但我还是要把能想到的线索都查到。”赵云得意地说,“我觉得晏美玲肯定躲在哪个亲戚家里,我已经让我国内的朋友去人肉了——”

过了几天,赵云又来找他,这次是来报喜的:“看见没有,我说的没错吧?晏美玲就是躲在她妹妹那里,我一下就把她人肉出来了。”

“那云珠呢?”

“她去加拿大了,过段时间会把晏美玲两口子也接过去。哼,幸亏我抓得紧,不然就被他们溜掉了——”

“人家去妹妹家休养几天,有什么溜掉不溜掉的——”

“同学,你别天真了,像这种不声不响就脚底板抹油的人,肯定是有案底的。像那个Grace,就是这样。”

“Grace又怎么你了?也欠你家钱了吗?”

“她不欠我家的钱,但她欠了别人家的钱,不然她为什么要隐姓埋名逃到我们C市来,现在又逃回中国去呢?”

“人家是回去救灾的。”

“你别听她说得好听了,中国政府是吃干饭的?还要她去救灾?她能救什么灾?”

他灵机一动,打听道:“你消息这么灵通,那你知道不知道Grace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目前还不知道,但我肯定会打听出来的,到时候该你请客——”

“我请什么客?”

“我帮你把Grace人肉出来了呀!”

“怎么是帮我人肉?”

赵云诡异地笑着说:“哈哈哈哈,别不好意思了。”

但赵云还没把Grace人肉出来,Grace自己就打电话来了,说已经到了C市机场,问他能不能去接她一下。

他的心兴奋得咚咚直跳,连刚做上的实验也不管了,马上开车去机场。

见面的那一刻,他几乎认不出她来,又黑又瘦,满脸疲惫。他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没生病吧?”

“没有。”

“那怎么这么瘦?”

“瘦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你一回去就没消息了,真把人担心死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No news is good news(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车开在路上,他好奇地问:“你回去怎么救灾啊?是不是到废墟里去挖人出来?”

“别说得那么震撼了,我回去的时候,从废墟挖人的阶段早就过了。”

“那你在那里干什么?”

“很多事可以干啊,不过我主要是对灾民进行心理辅导。”

“是吗?你还会——心理辅导?”

“当然哪,我有trauma counseling(创后心理辅导)的证书嘛——”

“心理辅导对灾民有用吗?”

“要看怎么说了,美国人是很服这玩意的,不管出了什么事,身体的创伤也好,心理的创伤也好,都会去找人做心理辅导。但这个在中国还不是很普遍,有的人觉得很需要,有的人就觉得这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发点钱或者救济物质来得实惠——”

回到家里,他主动打炉子做饭:“我煮面条你吃吧——”

她打开冰箱一看,呵呵笑着说:“冰箱里空荡荡的,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们一直都没在家做饭吃吧?”

“没有。”

“太懒了,连做给自己吃都不愿意。好了,现在我回来了,不会让你们过这么可怜的生活了。今天你做一次,从明天起,我就接手过来做饭。”

他满心欢畅地在厨房忙活,而她则跟“猫儿子”诉说衷肠,仍然是满嘴的甜言蜜语,但他已经不起鸡皮疙瘩了,反而有种家的温馨感。

面煮好后,他盛了两碗,端上桌来。两人坐在饭桌边,就着她从国内带回来的咸菜卤菜牛肉干之类,狼吞虎咽地吃面。

她问:“云珠这学期是上课还是打工?”

他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讲了一下,但没说想问她借钱的事,更没说跟她结婚的事。

她感叹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云珠真不简单,一个人把车祸的事摆平了,换了是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别谦虚了,你也是个不简单的人,换了是你,肯定也能把这事摆平。”

“摆什么平啊!云珠年轻漂亮,有大把的人愿意借钱给她,像我这样年老色衰的,给人家当佣人都没人要——”

他半开玩笑地说:“切,你是富婆嘛,哪里用得着跟人当佣人?”

“我不是说了吗?我这个富婆是将来时态的,现在还算不上富婆。这次就是因为钱用光了才赶紧跑回来挣钱的。”

“但是我听说你辞职了。”

“辞职了再找嘛。”

“能找到吗?”

“找不到就只好靠你养活了。”

“没问题,我有两口吃的,肯定匀给你一口——”

她叫起来:“你只匀给我一口啊?我以为你把两口都给我呢!”

“你要两口,我就都给你。”

“算了,你还是留一口吧,把你饿死了,没人养活我了。”

两人笑了一阵,他问:“你——还没拿到——那个钱?”

“哪个钱?”

“就是那个——遗产啊。”

“还没有。”

“怎么这么难弄?”

“几家都扯着我打官司,有什么办法?”

“你丈夫有——好几个前妻?”

“他前妻倒只有一个,但还有孩子啊,而且他的钱主要是一个癌症病人死后留给他的,那人的前夫和丈夫也来找麻烦——”

他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致富法,不禁惊叹道:“钱是他的病人留给他的?”

“嗯,是个富婆,患了乳腺癌,一直是我丈夫给诊的,她对我丈夫印象很好,在世的时候就捐了很多钱给我丈夫,让他研究根治乳腺癌的方法。但医院有规定,病人捐款都要上交医院,放在医院的foundation(基金)里,由医院决定拨给哪个研究项目,真正拨到我丈夫头上的并不多。富婆觉得那样没意思,就没再往医院捐款了,但她修改了遗嘱,把钱留给了我丈夫。”

“她是不是爱上了你丈夫?”

“也许吧。”

“你不吃醋?”

“我丈夫又没爱上她,我吃什么醋?”

“她可能没想到钱会——转到你手中——不然她就不会这么大方了——”

“你别把人家想得那么小气。人到了生死关头,很多事情都看开了。”

“但他们的家属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

她开玩笑说:“可能他们觉得我不是癌症医生,怕我把钱乱用了——”

“但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让你获得遗产呢?”

她耸耸肩:“确实没什么理由,只好捕风捉影,牵强附会——”

过了几天,Grace问他:“你知道云珠的下落吗?”

“我不知道,怎么了?”

“如果你知道的话,我可以凑几万块钱,帮你把她赎出来——”

“赎出来?”

“你不是说她因为借了贾斯丁的钱,只好嫁给他吗?我可以帮她把这笔钱还了,贾斯丁就没什么理由霸占住她了。”

“你不是说你还没拿到那个钱吗?”

“那个钱是还没拿到,但我还有别的办法嘛。我工作了很多年,存了一些退休金,可以拿一些出来给云珠赎身——”

他觉得“赎身”这个词很刺耳:“我只说了贾斯丁借钱给她,但我没说她用自己抵债,他们两人本来就很相爱,以前上学的时候,每天都是贾斯丁送云珠回家,后来云珠开生日party,贾斯丁又送她一个很贵的名牌手袋,借钱这事只是一个借口——”

“你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不难过?”

他想了想,很中肯地说:“说不难过就是撒谎了,但主要是内疚,这场祸事,我应该付很大责任。如果不是因为慧敏曾经让我帮她扳倒吴政纲,可能吴政纲就不会拿晏阿姨的舞蹈学校开刀。如果不是我说晏阿姨开车不老练,云珠也不会叫崔阿姨开车——”

“像你这样爱负责任,你还可以说云珠忘了年检的事,也是你的责任。”

“嗯——本来我没想到这上头去,不过你一提醒,我觉得的确是我的责任,如果云珠不是因为出国来跟我在一起,她也不会忘记年检的事——”

她摆手制止他:“好了,好了,都是你的责任。既然你这么罪孽深重,你更应该拿钱把云珠赎出来了——”

“但她又不是卖身青楼,而是跟她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我干嘛要强行把她‘赎出来’?”

41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59)

  1. 坐下!

  2. 抢第二!

  3. 哇!这么好的座!

  4. 到处都是枫叶

    终于等到了59,坐下慢慢看:)

  5. 到处都是枫叶

    一直跟着宇文担心Grace的安危,这集Grace终于出现啦!

  6. 第一次留言

    第一次留言,不知道能不能成功。Grace终于回来了。一直觉得云珠不是真心喜欢阿忠的。

  7. 感觉宇文跟GRACE更合拍一些。两人就别忙着赎云珠,自己拍拖算了。也许云珠过得很开心呢。

  8. 有的人一心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宇文却爱怪罪自己,可见其宽厚。不过有些人在事后把责任扛上身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疚感,“与其我欠别人的,不如让别人欠我的”,求个心安理得。感觉宇文和云珠接下来还会有些纠葛。

  9. “像你这样爱付责任,你还可以说云珠忘了年检的事,也是你的责任。”,付责任,应为负责任。

  10. 这个赵云十分可恨,面皮比城墙还厚。我周围也有这样的人。

  11. 回复“forest”:

    我觉得你的理论很奇怪,把责任扛上身,是为了减轻负疚感?那么什么是“负疚感”呢?感到自己对某件灾难(祸事)负有责任,不就是负疚感吗?

  12. 云珠也挺不容易的。 不然她要怎么办呢? 不管父母吗? 云珠很有责任感。
    宇文还爱云珠吗? 他们会不会都误解了对方? 以为是为了对方好, 但不是对方想要的好?
    Grace 真好。 特别是自己也没钱, 还愿意拿出自己的养老金去救云珠。 要别人我会怀疑是不是另有企图, 但grace不会。 她真心帮云珠, 希望她不用为钱过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13. Grace的情况正好证明云珠当初一心想找她借钱是正确的,因为她即便还没拿到丈夫的遗产,但她存的退休金也足够云珠还债。

    按2008年的兑换率,三十万人民币大概只需四万多美元,如果云珠在餐馆打工每个月能挣两三千左右,加上宇文的助教工资,两个人抓紧点,一年就可以还出来。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Grace那时没法联系上,于是三个人(或更多人)的生命轨迹就发生了变化。

  14. 原来Grace的丈夫是这样“致富”的,还是很有传奇色彩的,希望她能顺利拿到遗产,因为只有她才能把这些钱用在“正途”上,也就是用来支援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她丈夫肯定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会把钱都留给她。

  15. “他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致富法,不仅惊叹道:“钱是他的病人留给他的?”
    不仅惊叹道——不禁惊叹道?

  16. Grace这人真是好啊,连养老金都愿意拿出来帮别人。不太清楚美国的养老金,在加拿大,如果自己有一定收入,同时还取出这么多的养老金好像是很不怀算的,要交手续费,还要算入当年的收入交税。

  17. 先占位,再慢慢看。

  18. 他的心兴奋得咚咚直跳,连刚做上的实验也不管了,马上开车去机场。
    =======================
    这心跳得不“寻常”:)

    ZT他们两人本来就很相爱,以前上学的时候,每天都是贾斯丁送云珠回家,后来云珠开生日party,贾斯丁又送她一个很贵的名牌手袋,借钱这事只是一个借口——”
    =========================
    如果云珠和贾斯丁本来就很相爱,那为什么云珠最后才考虑向他借钱?我觉得宇文忠凭送手袋和每天送云珠回家这两点就断定他们二人很相爱有点武断。

  19. 希望Grace找到自已至亲至爱的人。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20. 又见Grace啦:)欢迎归位!

  21. 孤云出岫LY

    Grace终于回来了,我们阿忠就有戏了呐,期待艾米的下文。

  22. 这笔遗产,原来是这样啊。希望GRACE好人好报,找到自己真心爱的而那个也懂她的人。

  23. 云珠父母去亲戚家,也许只是因为云珠不在身边,而云珠父亲又不会家务。如果真是想躲起来,也不会躲在一个连赵云都知道的亲戚家。

  24. “要看怎么说了,美国人是很服这玩意的,不管出了什么事,身体的创伤也好,心理的创伤也好,都会去找人做心理辅导。但这个在中国还不是很普遍,有的人觉得很需要,有的人就觉得这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发点钱或者救济物质来得实惠——”

    ——这个描写很真实,2008汶川地震,我也曾回国救灾,没有Grace这么专业,但也接触了很多灾民,发现有些中国人的麻木自私愚昧,真不是盖的。只举一个例子:有些想生儿子的,甚至庆幸女儿在地震中丧生。

    记得曾有报道,灾区某地某警局,灾后一年(?)所有丧偶警察都再婚了,庆祝之日,全局人员笑得嘴都合不拢。

  25. 回复“11a”:

    美国的退休储蓄金政策也一样,不到60岁就取出的部分,不仅要交税,还要罚款。

  26. 钦佩十年忽悠也曾回国救灾!

  27. 请教大家两个问题啊。
    云珠家车祸欠下债务后,家里没有这个赔偿能力,云珠才四处想办法借钱的。能不能就此宣布破产呢?我兜里就是空的,你债主能从我这拿什么呢。
    肯定有人盯住云珠家的房子,云珠可不可以很低的价钱卖给亲戚或朋友呢?比方说,就买了15万,债主再想多要也没有啦。

  28. 他的心兴奋得咚咚直跳,连刚做上的实验也不管了,马上开车去机场。
    ——————————————————————————————
    觉得宇文对Grace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是“心兴奋得咚咚直跳”,盼望已久的那种!

    “你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不难过?”
    他想了想,很中肯地说:“说不难过就是撒谎了,但主要是内疚,这场祸事,我应该付很大责任。……”
    ————————————————————————
    宇文对云珠主要是内疚和责任,内心的期盼,心的兴奋不怎么见到。

    宇文凭着贾斯丁送手袋和每天送云珠回家就判断他们二人很相爱,他们在一起他“醋”意浓度不够,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个“如释重负”,唉!说什么好呢?

  29. 感觉云珠如果和贾斯丁在一起,只是在遭遇到极大的困境时,需要贾斯丁的帮助,而贾斯丁正好有办法且又愿意,并非云珠爱上了贾斯丁。从云珠的角度来讲,总不好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之后就立马划清界限。

    云珠到处借钱,想了很多办法,最先想到的是宇文,最后没办法了,才求助贾斯丁的。孰亲孰远还是很清楚的。

  30. 回复“zhuzhu”:

    如果云珠能借到钱,为什么要像你说的那样做?你那样做有什么好处?赖帐?让债主追寻一辈子?还让父母没地方住?

  31. 回复“zhuzhu”,

    中国的法律只规定了企业破产清算,没有规定个人破产。

  32. 另外,如果云珠的债主起诉并且胜诉的话,可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云珠家的财产。

  33. 贾斯丁的爸爸也许觉得云珠的活动能力很强,给她一个能发挥她特长的工作。当然,也许也存了别的想法:比如找儿媳。

  34. 总有一些人建议用借钱以外的方式来解决云珠的难题,我觉得深层的原因是她们觉得云珠这种借钱的方式是一种“卖身”,所以能避免就要避免,至少她们自己不会这样做。

    但现在得出云珠“卖身”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云珠从贾斯丁那里借到了钱,在贾斯丁爸爸的公司工作,然后与贾斯丁结婚,去了加拿大,这都是道听途说,宇文忠没有亲眼看见,我们大家更没有亲眼看见,为什么要轻率得出结论,认为云珠卖身了呢?

  35. 向十年忽悠表示深深的敬意!

  36. GRACE人真不错,热心助人,开朗善良。

  37. 和秋声想的一样,向十年忽悠致敬!

  38. 同意秋声:“向十年忽悠表示深深的敬意!”!!!
    在云珠通过宇文忠尝试的那几种借钱途径行不通后,在58集中得知云珠借到了钱,我也在第一时间怀疑云珠是以身换钱,没亲眼看见,道听途说就轻率得出结论,确实为时过早(是不是也有失厚道)。

  39. 大家太抬举我了,我那年回国没干什么,时间短,又没找对路子,到处乱窜了一通,没起到什么作用。

  40. 向英雌英雄致敬!

    “十年忽悠”谦虚啥,有善心,又不畏艰险去施善,就已经值得钦佩。作用多少神马的那是另外一码子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