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64)

 就这么风风雨雨的,一晃就快一年了。

在这一年里,只要回到家,宇文忠的生活就是甜蜜而安逸的,照例是Grace做饭,他洗碗割草铲雪。晚上,两人或谈情,或做爱,或边谈情边做爱,都很甜蜜。

但出了家门,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社区里,都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全都是关于他的反面议论。现在他在C市华人眼里已经成了一个被包养吃软饭的小白脸,而他们两口子则成了为富不仁吝啬小气的反面典型。

这些风言风语毫无疑问会影响他的心情,有时忍不住向Grace诉苦:“真是烦透了这些闲言碎语!”

她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很伤你的自尊心?”

“也不是什么自尊心,关键是——这都不是事实!”

“既然不是事实你怕什么?”

“但是——大家都这么说,听着多烦人啊!而且——说的人多了,你迟早也会——这么想。”

“我怎么想?”

“以为我是——看上了你的钱。”

“你是不是看上了我的钱啰?”

他急了:“当然不是!难道你也不知道这一点?我早就叫你立个婚前协定,你总是不立,现在连你也这样想了——”

她一笑:“别着急嘛。立婚前协定,也要在你向我求婚之后才谈得上,现在我们都没谈到结婚的事,哪来婚前协定可立呢?”

“那我这就向你求婚!”

“你这样求婚我不会接受。”

“为什么?”

“你这完全是在赌气嘛,求婚哪有像你这么求的?”

“我知道应该拿着戒指来求,但我——还没存够买戒指的钱。我们不能先立个协定吗?就别叫‘婚前协定’了,随便叫个什么协定,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就行。”

“我还没拿到钱,根本就不是富婆,你怕个什么?”

“但别人都以为你拿到钱了。”

“你干嘛管别人怎么想?天下有无数的‘别人’,每个‘别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管得了吗?就算我们签了婚前协定,‘别人’怎么知道?你不能给每个‘别人’都发一份复印件吧?就算你发了,‘别人’要不相信还是可以不相信。”

“我就是不希望你误会我的感情——”

“我没误会啊!我知道你是爱我这个人,而不是爱我的钱。”

“你知道就好。”

但他始终耿耿于怀,为了证明他不是被包养,他坚决要求付房租,还要求承担所有伙食费。

她反对了一下,但见他很坚决,也就同意了,只无奈地苦笑:“你这是何苦啊!就算你付了房租,包揽了伙食费,又有谁知道呢?人家还是会说你被包养了——”

“那我搬出去住吧。”

她更无奈地苦笑:“随便你,如果你觉得那样可以平息人们的流言蜚语,你就搬吧。我就怕等你一搬出去,又会出来一拨新的流言蜚语,比如你被富婆一脚踢出门去之类,而为什么被踢出去呢?不是你太贪财,就是你——能力不行——你那玩意太小。你觉得那样的流言蜚语比现在这些——好听?”

这下轮到他无奈苦笑:“那怎么办?”

“别理睬那些人就是了。”

“但我总不能一个朋友也不交,成天不跟人说话吧?”

“那你说怎么办呢?我们分手?”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别管人家怎么说。”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他跟Grace谈个恋爱就这么难,以前他跟云珠谈恋爱的时候,好像从来没人说过任何闲言碎语,那时他们俩的当务之急是钱,成天想的也是如何搞到钱。现在完全反过来了,不愁钱了,但却因为钱太多成天被人议论,而这个“钱太多”还只是理论上的,不知道等Grace真的拿到钱的那一天 ,还会出现多少闲言碎语!

又快到Grace生日了,这次他想都没想就知道该送什么生日礼物。

他在网上做了一些research(研究),知道买戒指得先知道size(尺寸),不然买回来可能戴着不合适。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没直接问她,而是偷偷从她首饰盒里找了个戒指,量了一下尺寸,再根据网上查到的一些chart(图表),确定了她手指的size,然后就开始物色戒指。为此,他特意到以前云珠经常去的几个坛子里,搜寻有关戒指的帖子。

他知道云珠的ID,随手搜了一下,就把云珠以前发的帖子都搜了出来,全都是穿衣打扮方面的鸡毛蒜皮,但也拥有不少读者,尤其是云珠“奔”的那些蒙面照,都毫无例外地受到夸奖,赞身材,赞衣裙,赞手袋,赞搭配,赞个不亦乐乎,难怪云珠那么喜欢到坛子里“奔”。

不过他那时没什么心思注意她发的帖,只觉得她花了太多时间在穿衣打扮上,却没好好准备托福考试。现在看到她发的那些贴,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云珠的帖子只发到她回国前,后面就没看到她那个ID发帖了,不知道是换了ID,还是离开了坛子。以云珠的性格,应该不会彻底与网络绝缘,买了新衣服新手袋,总会到网上来“奔”,只不知道现在是在哪个坛子里“奔”。

也许还是在这个坛子里,只不过换了ID。

他在坛子里搜啊搜的,搜到了一些疑似云珠的照片,但因为都把脸遮住了,没法判断是不是她。

令他震惊的,是居然搜到了有关他自己的帖子,全然不顾事实,把他说成一个为傍富婆一脚踢开困境中的女朋友的猥琐男。

如果不是已经被闲言碎语千锤百炼过了,他肯定会愤怒得把电脑砸了。但即便看到的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他仍然很生气,都搞到网上去了?这不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他看了看发帖人的ID,没看出名堂来,是转帖的,但没说是从哪里转来的。

他到google里去搜寻了一下该文的题目,发现还有几个论坛也有,但都是转帖,都没说是从哪里转来的。

他忍无可忍,终于撕破脸皮,跑去找赵云兴师问罪:“这篇文章是不是你写的?”

赵云接过他手中的打印件,看了几眼:“不是啊,怎么了?”

“不是你还能是谁?有谁既认识我又认识云珠?”

“认识你们俩的人多着呢!你看看这里,说晏美玲的女儿在美国跳脱衣舞,这能是我写的吗?”

他仔细看了一下,的确有这么一句,他先前光顾着为文章的主题生气,没去管这些细节性的东西。但他不甘心地问:“为什么有这句就不是你写的?”

“因为我知道她不是在跳脱衣舞,而且她在加拿大——”

他只好道歉:“那是我搞错了。”

这事他没瞒着Grace,老老实实向她汇报了。

她把那篇文章看了几遍,分析说:“这人好像还比较了解你和云珠的情况。”

“所以我一看就觉得是赵云写的。”

“她不承认?”

“她说她知道云珠在加拿大做富婆,怎么会跑到美国跳脱衣舞?”

“八卦么,还不是怎么耸人听闻就怎么八,难道还讲什么实事求是?这里面不是事实的地方还少吗?”

他觉得自己被赵云骗了:“那肯定还是她写的。”

“其实是不是她写的也无所谓,你又不准备起诉谁,管它是谁写的?”

“这种事可以起诉吗?”

“当然可以起诉,写这篇文章的人在公众论坛捏造不实之词损害你的名誉,那就是诽谤——”

“但我怎么知道这是谁写的呢?”

“如果你决心起诉这个人,可以让法院下传票,让网站提供这个人的真实姓名。”

他想起自己也曾在几个网站注册,但从来没用过自己的真实姓名:“如果这人注册的时候——没用真实姓名呢?”

“那也可以通过IP查出来。”

“但是云珠以前认识一个搞电脑的人,叫Jack,她说他可以写个程序,想用什么IP发信,就用什么IP发信。”

“发信和发帖应该有所不同——不过现在代理软件多,可以隐藏发帖人的IP,查起来就要困难一点,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就看值不值了——”

“什么叫值不值?”

“你打官司也好,请人查IP也好,都是要花时间精力和金钱的。如果这篇文章对你造成的实际损害不那么严重,那你即使胜诉也得不到多少钱的赔偿,这就看你怎么想了——”

他是很想惩罚一下那些八卦精的,但又不想花太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只好作罢。

哪知赵云却被那篇八卦文章提起兴趣来了,大力人肉了一番,跑来向他报告:“喂,是真的哟,晏美玲的女儿是真的在美国跳脱衣舞!”

“你——听谁说的?”

“不是听谁说的,是找到证据了。”

她把手机伸到他面前,他看到一个身穿三点式的女生在跳钢管舞,脸上打了格子,看不清面像。

“你怎么知道这是——云珠?”

“怎么不是呢?你再看看,你连她的身材都认不出来?”

他又看了一遍,既不能肯定是云珠,也不能完全否定。只能看出是个亚洲女孩,肤色和体型都跟那些美国女人不同:“你凭什么说这是云珠?你又怎么知道这是在美国?是脱衣舞厅?”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你相信才去人肉她的,我只是要找到她,让她把欠的钱还给我妈。只怪我以前太老实了,她妈说她在加拿大,我就相信了,只在加拿大那边找她,没想到她在美国,就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他听到“眼皮子底下”几个字,马上问:“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暂时还不知道,但有了这张片片,肯定能找到她。”

“请你把这张照片传到我手机里。”

“咦,你要照片干什么?你不是不相信是她吗?”

“我回去慢慢研究。”

“好啊,我传给你,你研究出结果来,别忘了告诉我。”

他把照片给Grace看了,也把他跟赵云的对话都告诉了她,然后问:“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有哪种可能?云珠在美国跳脱衣舞?可能当然是有可能的,她是个很要强的女孩,想靠自己的能力还清债务,而她最强的能力就是跳舞,但她知道她父母和你都不会赞成她去跳脱衣舞,所以只好——偷着去跳——”

“但是——她不是嫁给贾斯丁那个富二代了吗?”

“我们谁也没亲眼见到她嫁给贾斯丁,即便她真嫁给了他,以她好强的性格,她也有可能不要他的钱,自己挣钱还账。”

“但她已经把帐都还了呀!”

“她是还了,但可能是借新债还旧债,然后再挣钱还新债。”

“如果她不跟富二代结婚,又从哪里借到——新债的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很可能就是问贾斯丁借的。”

“贾斯丁说他爸爸手很紧——”

“人家是富豪嘛,手再紧,二三十万块钱还是能搞到的。比如他回国跟他爸学做房地产生意,难道他爸不给他个一二百万买部车?他买个稍微便宜点的车,就可以省出这几十万来了。”

“难道贾斯丁还——不愿意跟云珠结婚?”

“是谁不愿意我就不知道了,但两人都有不愿意的可能。”

“但是他爸不是让云珠去他公司——拿高薪去了吗?”

她想了一下,说:“这个你也没亲眼看见——”

“但她亲口承认了的呀!”

“她又不是个从来不撒谎的人。”

“她后来没在C大语言学校注课,怎么能到美国来呢?”

“为什么不能?你不是说现在F1签证都是一年有效,多次进出吗?她虽然没在C大注课,但她的签证仍然是有效的——”

这么一说,他倒想起一件事来,那时他急着与她联系,经常都是打遍她所有的电话号码,国内的,国外的,个人的,家里的,手机,座机,都打。最后那次与她通话,他都没注意究竟是打通了哪个号码,说不定是她美国手机的号码。也就是说,她那时已经在美国了,而不是在国内的L市。

Grace问:“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如果云珠的确是在美国——跳脱衣舞,你打算怎么办?”

这可把他问倒了。

30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64)

  1. 第二次留言

    抢到板凳

  2. 占座再看。

  3. 老二吗

  4. 先占位,再慢慢看。

  5. 我们不能先立个协定——就别叫什么‘婚前协定’了,
    ================
    不能-----能不能?

  6. 节外生枝。宇文会不会为了责任又和云珠在一起了呢?希望云珠一切都好。文章是不是老任或老杨的手笔呢?

  7. 回复“duanmeihua”:

    把你的帖删了。你说“没有看到grace是如何对宇文动心的”,不论你说这句话是在指责我没写清楚,还是在陈述你没看出来,都说明你不适合看我写的故事,请自觉回避。

    《云中之珠》是从宇文忠的角度写的,grace对他是否动“心”,你只能从她的言行来判断,而不可能看到直接的心理描写,因为我也不知道她的心理活动。

    既然你“没有看到grace是如何对宇文动心”的,说明你不懂得如何从grace的言行去判断她内心的想法。

    那你又何必白费时间看这个故事,还要发这种没水平的言呢?

  8. 上集艾友友分析说宇文忠的内心不够强大,这集他对流言的反应更加证明了这一点,希望他的内心能早日强大起来~

  9. 也许云珠是为了不拖累阿忠而造成她和贾斯丁在一起的假象,如果宇文忠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在grace和云珠之间摇摆不定呢?但愿他能弄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谁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10. 明天会更好

    —这些风言风语毫无疑问会影响他的心情,有时忍不住向Grace诉苦:“真是烦透了这些闲言碎语!”

    “。。。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就行。”

    看来宇文的内心的确不够强大。艾友友在上集中分析得太对了。

  11. “你干嘛管别人怎么想?天下有无数的‘别人’,每个‘别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管得了吗?就算我们签了婚前协定,‘别人’怎么知道?你不能给每个‘别人’都发一份复印件吧?就算你发了,‘别人’要不相信还是可以不相信。”

    ——-听着GRACE的话,跟宇文一起成长!

  12. “你干嘛管别人怎么想?天下有无数的‘别人’,每个‘别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管得了吗?就算我们签了婚前协定,‘别人’怎么知道?你不能给每个‘别人’都发一份复印件吧?就算你发了,‘别人’要不相信还是可以不相信。”

    Grace 说得太对了!

  13. 宇文的内心总是纠结于太多东西了,喜欢Grace的淡定

  14. 心里总是感觉云珠不是真的弃宇投贾。她的交际网那么大,形形色色各种人接触的相当多,人与人的品质特点她会比较的清清楚楚,宇文的性格有可能是她喜欢的。但当她通过女人的敏感直觉,发现GRACE喜欢宇文,之后又经历了妈妈的车祸,她便借机离开宇文,给宇文和GRACE创造机会。不知道GRACE是不是也会这样想过云珠?在没有实际证明之前,什么样的可能都会存在。

  15. 上面发言忘记留名了。

  16. 如果宇文忠和grace的经济状况倒过来一下,大概什么麻烦都没有。宇文忠可以大手大脚的为grace买金银珠宝,grace也可以安心的享受男朋友对自己的爱。

    但现在是女的比男的更有钱,事情就麻烦起来了。我一时还想不起来妻子比丈夫富很多倍,但两人仍然安安稳稳白头到老的(名人的)例子。

  17. 跳脱衣舞也不是什么坏事,并不是每个跳脱衣舞的都做鸡的,美国各州都有相应的法律保护脱衣舞女,云珠只要不想做鸡,完全可以不做鸡。如果云珠混得好,每周赚个一千美元不成问题,一个月下来也有好几千美元,可以很容易的还掉那几十万人民币的债,并过上小康生活。

    她的问题可能是身份问题,如果她持学生签证来美国,那么就应该去读书,不读书就有可能失去学生身份。一旦失去学生身份,她就成了“黑人”,脱衣舞俱乐部就未必敢雇她了,只能非法打工,那就很可能受到盘剥。

  18. 云珠离开宇文忠去跳脱衣舞,也未必就是为了成全他和grace,甚至与爱情毫无关系,就是想脱离宇文忠,以便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干什么,反正宇文忠除了清规戒律,顾虑担心,也不能给她什么。

  19. 感觉到了这集宇文已经明白他对Grace的感情和对云珠的感情的不同了,Grace和云珠似乎比宇文自己更清楚,假如宇文因为觉得自己有“责任”重新跟云珠在一起,云珠只怕不会答应吧~猜想下文是宇文跟Grace商量怎么帮助云珠…

  20. 明天会更好

    云珠如果真去跳脱衣舞的话,既能发挥自己跳舞的特长,又能赚到不少钱,对她来说,应该很开心,因为她在刚来美国就表示过如果不是怕妈妈发对,她早就去跳了(希望这里没有记错)。宇文忠可别以为自己有责任“解救”云珠,因为那些八卦贴中说不定提到他甩掉困境中的女友去傍富婆,致使自己女友被迫跳脱衣舞还债,等等(哈哈,怎么忽然觉得自己也善于此道?)。

    猜宇文忠被流言蜚语折磨,或被自己的“责任”感谴责,寝食难安,Grace看在眼里,又加上自己身体忽然恶化,于是选择躲起来,至此,宇文才发现谁是自己最爱,于是开始了漫长的寻找过程。。。说不定让艾米写这个故事也是希望Grace能看到故事而主动出现。

  21. 我赞成Grace的看法:不要管人家的风言风语,生活是自己过的,别人怎么看管它呢。

  22. 一直在想如果此时云珠来找宇文,宇文会怎样应对?从行文中感觉宇文不是很有主见的那种人,遇事也往往考虑别人会怎么想,而忽略了自己喜欢什么。好像这时候他也没有搞明白自己到底爱Grace 还是云珠。希望他能够悟得早些。

  23. 回复十年忽悠
    英国女王和丈夫,算不算是“妻子比丈夫富很多倍,但两人仍然安安稳稳白头到老的(名人的)例子。”

  24. 听说云珠在美国跳脱衣舞,宇文陷入了彷徨,这也是人之常情。但真的不要把跳脱衣舞当成做鸡,也不要当成受苦受难,不然很可能会搞得两头不是人,Grace这边会以为他想和云珠在一起,而云珠那边却并不稀罕和他在一起。

  25. 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话,一个人在回家路上,看到另一个人靠在电线杆上,他以为那人触电了,马上操起一根木棍,把那人从电杆上打倒在地上。结果却发现那人只是靠在电杆上抖落鞋子里的砂子。

    我觉得云珠离开宇文忠,并不是为了成全他和Grace。如果要成全这两人,她一发现这两人很相配(也很相爱,只不过宇文自己不觉得),就会离开宇文。但她没有,她一边说着“她很喜欢你”“你很喜欢她”“你们两人迟早会在一起”,一边继续和宇文同居。

    车祸发生后,她也没有离开宇文的意思,而是积极地找Grace借钱,如果Grace借机要她的男朋友,估计她也会同意,因为借钱的事在那时是当务之急。

  26. 回复“朵拉”:

    已经封了你的ID,你就别淘神费力了。你发了十几个贴才看出自己发不了贴了,也真有你的。你看看你前后发的言,如果能看出破绽,就留在这里潜水看帖,如果看不出自己的破绽,就到别处找个简单点的故事去看吧。

    给你一点提示:你前面说“不喜欢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所以艾友友说那是因为你没有爱上过两个人,现在你又出来炫耀,说你也被两个人爱过,还说你也喜欢那两个人,但你因为先跟你老公好上,所以拒绝了第二个。

    你看出问题来没有?

  27. 西游记里扮演唐僧的迟重瑞和陈丽华的婚姻应该算得上女财男貌了,到目前为止二人还没离婚。

  28. 宇文付了房租,包揽了伙食费,在GRACE面前保持了自尊,这样就够了。别人就算把嘴说歪也无济于事。

  29. 你好艾米,想进你的艾园真难呀!一直在翻墙,一直在翻,终于进来了!一阵欣喜,里边竟然没你的联系方式。超爱看你的文字,能给我回个信息吗,谢谢!我的信箱是fengsiqing22@sina.com QQ是641231034,不过不知道你用不用QQ,呵呵!

  30. 回复“灵石燕风”:
    据我所知,艾米从不用QQ,跟大家的交流平台就是艾园,你有事的话可以跟帖留言,来艾园的朋友都是超爱艾米的文字。:)
    欢迎你来到艾园!其实只要喜欢,这个翻墙不算什么,国内的朋友们都是这么来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