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首提资助“六四”死难人员家属(多图)


“天安门母亲”多年来呼吁中共当局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并向死伤者家属公开道歉。“天安门母亲”之一的丁子霖向记者瑞迪介绍了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丁子霖:在整个国内形势严峻、当局全面封杀收紧的情况下,今年2月,北京市一家公安部门找到我们一家难属,进行私下沟通。2月20日一次,4月3日一 次,不久前的5月二十几号又一次,迫不及待地找我们这家难属。当然,来是表示关心;之余就是表示以私人身份、个人身份来私下勾通,来商谈如何解决六四问 题。当然,我们难友仍然坚持我们的三项诉求。

我们突如其来的面对这样(局面)。我们自95年就提出要求,政府从来不理睬我们,但这次既然公安部门上门了,来明确提出了,那这位难属当然坚持我们的三项 诉求。但是,来人说(谈)真相不好办,这么多年了,当年很乱;追究也不好办,现在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活着,当然是指李鹏,我想。就跟我们(这位) 难友讲:你看多少钱。

到底他们有没有用赔偿两个字,我现在不太清楚。让她回忆,她也模模糊糊,就是多少钱解决(六四问题)。

法广:这是唯一的一个私下接触的事例么?还是同其他难属也有接触?

丁子霖:没有,没有。所以,这是今年六四二十二周年我们难属群体面对的现实,或者说挑战。所以,在5月18日,难属们在我家里进行商议。但是,这家难属 一边被他们上门谈,一边被告诫:不能跟丁子霖接触。上午谈话,下午就两个警察门口把门。问她到哪里去。她说要上我家来,就不许来。2月20日不许她来,5 月18日也不许她来我家。但是,她也用她的方式把她的谈话(内容)告诉我们了。

天安门母亲爆猛料:北京首提对六四难属资助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群体透露,今年官方首次派人以个人名义跟个别“六四”难属接触,表示愿意给予金钱帮助。对此,她们回应说,她们与政府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但希望不是私下沟通,而是公开对话。

北京公安私下提出资助个别难属

天安门母亲在纪念“六四”22周年的祭文中说,今年二月和四月,北京某区公安部门,两次找到某“六四”难属,进行所谓私下沟通。来人不谈“公布真相”,不谈“司法追究”,不谈就每一位死者做出“个案交代”,只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而且强调,这只对个人不对群体。

“六四”难属在北京万安公墓悼念失去的亲人(资料照片)

祭文表示,多年来,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对话要求始终置之不理,今年终于打破沉默。“这是值得欢迎的第一次。”但是,她们希望的不是私下沟通。

天安门母亲主张公开平等的对话

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必须同时指出:第一,来人和我们谈话人的身份必须调整,我们不接受这种身份。因为20多年,北京的公安、国保、国安是监控我们的人。你政府派出监控我们的人来和被监控的受害者来谈,它本身就不对等。”

丁子霖表示,她们反对暗箱作业,私下沟通,主张当局跟“六四”难属对话团谈,而不是跟个人谈。

丁子霖:在法制轨道解决“六四”问题

丁子霖说:“回到正确的轨道上,纳入法制轨道解决‘六四’问题,一步一个脚印来谈,不要名不正、言不顺。你个人,个人你是谁呀你?(要)堂堂正正地谈,光明正大地谈,公开谈。”

她说,所谓“公开谈”,并不是说谈一点事就立刻诉诸媒体,而是对难属群体要公开,不能搞封锁政策。

杨冬权:“六四”档案尚未到开放期限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主导的要求惩治贪腐和民主自由的天安门民主运动。6月3日夜晚,为了对付示威者,中国军队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从各个方向开赴天安门广场,沿途扫射、追杀,造成民众惨重伤亡。有些学生还被坦克碾压至死或重伤。

官方没有正式公布死亡数字。但是,20多年来,光是天安门母亲群体记录下的“六四”死难者就达203人。

对于那个时期的档案,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表示,正在整理当中,还没到开放期限。他星期二对到访的外国记者说:“等到我们国家规定的开放期限,是至少三十年。三十年以后,如果档案馆认为不宜开放,还可以延期开放。”

天安门母亲:解决“六四”可先易后难

天安门母亲提出了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那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她们表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重大分歧,可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

但是她们强调,她们不是没有原则的,其底线就是: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亵渎“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

7 responses to “北京公安首提资助“六四”死难人员家属(多图)

  1. 最近翻墙格外艰难,可能就是因为“64”将近了。

  2. 这十多日翻出来好难,十多分钟就断掉了,再上不来,只能速速地点开几篇看看。大约5月35日近了。看看还有啥办法。
    昨天看到这篇,难过得要命!

  3. 开放六四档案,也别指望看到多少真相。中国政府的档案,都是可以弄虚作假的。

  4. 十年忽悠说得对,我也觉得档案弄虚作假的成分多。

  5. 我一直在想最近是啥日子,咋梯子也不灵了,原来是T说的,哎。。。

  6.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以为用钱什么都可以摆平。

  7. 原来如此,难怪翻不过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