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7)

(版权所有,严禁转帖,违者必究)

林妲有点郁闷,看来少东家觉得她不如妈妈漂亮。她讪讪地说:“我就是来看看你需要不需要什么,如果不需要,我就回去炒菜了。”

“谢谢你,我不需要什么。”

“那我去炒菜了。”

她正要走,他问:“厨房很热吧?”

“怎么了?”

“我看你——脸红红的。”

真要命!她最不愿意别人看到她油光满面的样子,来之前还专门用面巾擦过脸,没想到还是油光满面。而他呢,看见了就算了,还特意点破这一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咕噜了一句:“我没你那么怕热。”

“要不要你在这里歇凉,我去帮你炒菜?”

“你会炒菜?”

“复杂的不会,一般的家常菜会炒。你今天做什么菜呀?”

“青椒肉丝和凉拌黄瓜,你会吗?”

“当然会,要不要我表演给你看?”

“行啊,只要你不怕热。”

“我不怕热。”

“你那么爱出汗,还说不怕热?”

“出点汗好啊,可以把身体里的脏东西出掉。在美国的时候,一年四季开着空调,没机会出汗,我就到太阳下去跑步。”

她心说,难怪晒这么黑!

她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脸上的表情挺诚恳的,便说:“好啊,你来帮我炒肉丝,不过我也不会躲这里歇凉,我去做凉拌黄瓜,两人一起动手,可以赶在濛濛回来之前把饭做好,她到家就有饭吃,不耽误你们看电影。”

“不会耽误,还没买票么,赶不上这场可以赶下场。”

她见说到了这份上,他都没做个顺水人情邀请她一起去看电影,知道他也是打的“暗箱作业”的算盘。那么他这么积极地要帮她炒菜,肯定是为了尽快把詹濛濛带到“暗箱”里去。

这样一想,她方才的感动就都化作了气愤加鄙视。

哼,男人!都是两条腿的禽兽!

来到厨房,“禽兽”很老练地操刀切肉,刀法不错,先切一薄片,不切断,刀顺势向外一擀,肉片就服帖地躺在了砧板上,然后他嚓嚓几刀,把肉片切成了细细的肉丝,接着切下一片。

她很佩服地说:“你切的肉丝真细,我没你功夫好,切出来不是肉丝,而是肉棍。”

她刚一说完,就想起“肉棍”在詹濛濛字典里的深层含义,生怕他的字典跟詹濛濛是一个版本的,那就糟糕了。

还好,他好像没注意到,只在专心切肉。

切好后,他把肉丝用酱油料酒淀粉之类拌上,然后把青椒拿过来切,切之前先问:“你们能吃辣吧?”

“能吃小辣。”

“那我把里面的籽和筋都剔掉,再用冷水泡一下,就没那么辣。”

“我每次也是这样的。”

“原来我们是同门兄弟?”

“呵呵,都是叶公好龙,又要吃青椒又怕辣。”

“嗯,我们是‘小辣帮’。”

他拿起一个青椒,先将青椒尾部的柄往青椒里一塞,然后往外一拖,“噗”的一声,青椒的柄就被拖出来了,还把里面的籽啊筋啊什么的全都带了出来,拿在手里像把小伞,他把“小伞”扔进垃圾桶,接着处理下一个青椒,“噗”一声,搞定一个,“噗”一声,搞定一个,一下就把十多个青椒全掏空了,然后用冷水泡上。

她赞叹说:“哇,我还不知道青椒可以这样去籽除筋呢。”

“是吗?那你是怎么弄的?”

“用刀慢慢剔的。”

“那多危险啊,搞不好把手割了。”

“就是呀!所以我剔得很小心,要花很长时间。”

“你的手指头摸了辣椒筋会很疼的。”

“就是呀!”

“不小心用手指摸了别的地方,连别的地方都会很疼。”

“就是呀!所以我有时都不敢买辣椒了。”

“但不买辣椒就吃不成青椒肉丝了。”

“就是呀!”她发现自己老在做他的跟屁虫,有点不好意思,问,“这方法是你发明的吗?”

“哪里啊,跟我妈学的。”

“原来你妈才是‘小辣帮’的帮主啊?”

“呵呵,她肯定是跟她的妈妈学的,她的妈妈肯定是她的妈妈的妈妈学的。”

“一代一代往下传,最后就传给你了。”

“我这武功最少荒废了十年了。”

“为什么要荒废呢?”

“因为美国那边买不到这样的青椒。”

“是吗?美国那边的青椒是什么样的?”

“大多是那种肉很厚的bell pepper(柿子椒),一点都不辣,炒不出这种味道来。要么就是墨西哥的青椒,很辣,很坚硬,这个办法不管用,所以我今天一看到你这里的青椒,就觉得特亲切。”

她开心地笑起来:“呵呵,是因为可以施展你的武功了吧?”

“是啊,只有这种青椒才用得上我的武功,也只有这种青椒炒出来的肉才好吃。”

“那你今天就在这里吃你自己做的青椒肉丝吧。”

他没回答,全神贯注地切葱姜蒜,等这几样切好了,他就把水盆里泡的青椒捞出来,沥干,切成丝,然后点火,坐锅,放油,开始炒肉。等肉炒变色了,他把青椒放进去,接着炒,边炒边感叹:“嗯,这个味一闻就很正,以前家里炒一碗这样的青椒肉丝,我可以连吃三大碗饭。”

“你们大富豪家,还吃这样的菜?”

他又没回答。

她换个话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有点吃惊:“是吗?那天在‘蓝色海洋’,大家不是都介绍过了吗?”

“那么多人,每个人又都是英语名汉语名的,我哪里记得住那么多?”

他装作沉痛地说:“太伤心了!太伤心了!你居然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呢?你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知道啦!”他随口唱起来,“Linda  Linda,  Linda Linda——,没记错吧?”

“那是因为我的名字好记,中文英文都一样。”

“你的名字很——双关。”

“哈哈,这个叫双关?”

“当然了,中文英文都关系到了,还不叫双关?”

“那你呢,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你是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我叫陶沙。”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蓝桃莎”,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在骗我吧?”

“没骗你,真的叫陶沙。”

她想起还有可能是“蓝淘沙”,便问:“为什么叫淘沙?”

“那是个姓黄的叫‘黄河’,姓长的叫‘长江’的年代么,姓陶的还能叫什么?只能叫陶沙,总不能叫‘陶气’吧?”

她有点吃惊,他不是姓蓝吗?怎么说姓陶?

但她马上想到可能是随母姓,便开玩笑说:“为什么不叫陶金呢?”

“不是已经有了一个陶金了吗?再说那个年代起名字,也不能带上金银财宝的。”

“为什么?”

“金银财宝是那个年代的禁忌嘛。”

“为什么金银财宝是禁忌?”

“嗯,这个呀,你们这代人就不懂了,要我这样经历过文革的人才懂。”

“瞎吹了不是?你哪里经历过文革?连我妈那代人都不算经历过文革,因为文革的时候她才几岁——”

“那我跟你妈妈是一代人,文革的时候我也是几岁。”

“我妈是文革开始的时候几岁,你是文革结束的时候几岁吧?”

他笑起来,但没反驳。

她抓住了辫子,穷追猛打:“也就是说,你所谓‘经历过文革’,其实是穿着开裆裤经历的。”

“呵呵,反正我经历过,穿什么裤子重要吗?”

“当然重要啊!”她想象他穿着开裆裤经历文革的样子,不由得格格笑了起来。

他没笑出声,但也一直在笑。

最后她好不容易停住笑声,问:“你有英语名字吗?”

“有,Tony,不过很久没用了。”

“那你在美国用什么名字?”

“就用本名呗。”

“美国人知道怎么叫你的中文名字?”

“他们有的叫我的姓,以为是老子那个‘Tao(道)’,有的叫我的名,以为是鲨鱼那个shark。”

“哈哈哈哈,太欢乐了。我就不行了,走到哪里都是Linda。”

“Linda挺好的呀,是你妈妈给你起的吧?”

“嗯。”她坦白说,“其实我以前的中文名字不叫林妲,我叫桂小林,因为我爸姓桂,我妈姓林,开始我爸想叫我‘桂林’,我妈没同意,说咱家跟桂林又没什么渊源,干嘛叫个‘桂林’?以后别的小孩子会拿这个名字恶作剧。我爸又想叫我‘桂爱林’,我妈说真爱不用放在名字里,最后就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桂小林’,还给我起了个英语名字叫Linda。后来我爸和我妈——”

她本来想说父母离婚之后,妈妈就根据Linda这个英语名字给她把中文名字改成了“林妲“,但她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堵,说不下去了。

他有一刻没吭声,然后突然低声说:“我爸妈也是很早就离婚了。”

她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在这时,她听到詹濛濛的吆喝声:“爱卿,朕回来了!”

她生怕詹濛濛按照老规矩一进门就脱成三点式,急忙跑出去,指着厨房低声说:“他已经来了,在厨房炒菜呢。”

詹濛濛受了传染,也压低嗓音:“谁已经来了?”

“你的少东家。”

“什么?他已经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

“为什么来这么早?”

“他忘了调时区,表还在用美国时间——”

“那怎么办?我还没打扮。”

“你这不挺好的吗?用不着打扮。”

“那怎么行,早上化的妆,现在都快溶掉了,衣服也得换,我去打扮一下。”

“你去吧,别太久了,饭马上就好。”

5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7)

  1. 隐形的翅膀

    second!

  2. Love u 艾米!
    晚了SF一步。。

  3. 占位,第一次这么靠前!

  4. 瓦哈哈。我也抢到了座位

  5. “他装作沉痛地说”,闷闷不闷,很幽默的说。
    陶沙也是父母离异,那么那天在歌厅,他应该是特意替Linda解围。
    “蓝总”是Tony的妈妈?

  6. 关于青椒如何去筋和籽,先跟小辣帮嫡传的陶沙同学学习了,赶明儿买了青椒做青椒肉丝时就用上:)

    该同学的肉丝切得真好,赞一下刀工!

  7. 我的刀工也不好老切成肉条,还没想到“肉棍”,还是艾米有意思!哈哈

  8. 詹濛濛的一进门就脱成三点式,看着格外亲切。大学时,包括毕业才工作时,夏天太热,空调还没普及,吊扇吹着是越吹越热,那时候,女生楼的女孩子们,就是这样的。一回屋反正不是三点式,就是背心小裤操短打。

  9. 记得以前戴隐形眼镜时,就不敢之前切青椒,就像陶沙说的那样,“不小心用手指摸了别的地方,连别的地方都会很疼。”

    看到在厨房里帮女人做饭的男人,哪怕不做事,就跟着聊聊天,都会觉得这画面很温馨。

  10. 执子之手偕老

    林妲的妈妈60后,闷闷70后,林妲80后,三个人应该都是末期的吧。

    那个辣椒我也是这么弄的,看着真亲切,看艾米的小说就象在看电视剧,每个场景都一幕幕在脑子里闪过,呵呵。

    这集给闷闷加分!!!

  11. jironghan@hotmail.com

    想起上一集少东家一直出汗,有天热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紧张,很多人到了自己喜欢或者很在意的人面前,也会紧张得出汗,我猜少东家对linda是一见钟情。

  12. 先占座,再慢慢品读!谢谢艾米!

  13. 已经来了这么多人啊。

  14. 我喜欢会做饭的男生。对喜欢为家人下厨的男人,特别有好感。

    我们家切青椒也和文中一样,一塞一拖,然后泡一泡切丝。看艾米描写的这一段,很亲切。

    我觉得“闷闷”在林妲面前一点儿也不闷啊,而且他才第一次到林妲家,两个人的第二次见面,他都顾不上怕热了。主动给她做饭,肯定很喜欢她。

  15. 执子之手偕老

    纠正一下,闷闷年龄大概在73、74年左右,跟老黄差不多大。

  16. 其实,这个闷闷一点也不闷啊!并且和大家的感觉一样,真是个好男人.

  17. 少东这集的表现一点也不闷,居家好男人。手表上的时间如果是他故意为之的,这种温柔的“小伎俩”真的蛮贴心,也能进一步证实少东家主动想去接近林妲。

    从上面的谈话中少东家己经开始用“我们”这个称谓,只能说明,内心是接纳林妲的。加上自己也是单亲家庭,相同的身世更有些同命相连了。

    “陶沙”第一次出现这个名字,詹濛濛情报工作做的有些偏差,所以才出现第一次到歌厅去查“蓝”姓的人。如果后面出现少东家不是陶沙而是Simon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伏笔埋的太深了。

    “淘沙取金”艾米每次起名都有深意。这回取的“金”是指谁呢?

  18. 这一集,看的人心潮澎湃,似乎看到了美丽长夜的美好前奏,多么温馨的画面,一点点铺陈,在心里一点点的期待,期待火花的碰撞,生活化的陈述感觉就是在看身边的故事,而不是遥不可及的王子公主,感觉美好浪漫的爱情故事就在身边

  19. 我对少东家的刀功以及青椒除筋的手法太崇拜了,我切的肉丝也是“肉棍”,青椒也是象林妲那样除筋的。“肉棍”是很难变成“肉丝”了,这周末轮我做饭的时候可以试试少东家的除筋功夫。
    看来少东家以前过过“苦日子”,很好奇他的经历。

  20. 哎呀,这集的闷闷太打动人了,我要给个高分。闷闷其实不闷,得看他面对的是什么人。闷闷叫陶沙,可能也是跟妈妈姓吧?

    我一看到艾米用的“太欢乐”了,我就忍不住笑了,这个词太现代了,一看到这个,我就想起小新,她也很喜欢用这词^

  21. 美丽的故事!

  22. 爱卿期待下一集!

  23. “不会耽误,还没买票么,赶不上这场可以赶下场。”
    Tony 好像沒有誠意去約Jenny 看電影。
    “呵呵,反正我经历过,穿什么裤子重要吗?”
    悶悶真的不悶, 很幽默!

  24. 来晚了,留个脚印,细细跟读!

  25. “不小心用手指摸了别的地方,连别的地方都会很疼。”

    ————-看到这里想到了一个题外话:蔡澜给洪金宝一个超超辣的辣椒,洪金宝切了后,上了一下厕所,肿了一星期。

  26. 每次林妲一说到关于“你们有钱人。。。”,这个话题时,淘沙都没有往下接,会不会是他没有依靠过这位有钱的蓝总呢?

  27. 我们家也是这么处理青椒的呢,但是我们吃的辣,买的青椒要老一些皮要硬一些,切的时候用刀压一下或者拍一下,就好切丝了。以前我切肉丝也是切成“肉棍”的样子,用我妈的话形容是切“门杠”,就是门闩的意思。
    看了这集,我觉得闷闷一点也不闷,只是可能不爱瞎聊罢了。

  28. 这一集真温馨.
    淘沙幽默,LINDA放松, 两人有说有笑, 话题的转换也在不经意间, 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自然.淘沙把父母的离异透给LINDA,LINDA把名字的由来讲给淘沙,足以看出两人相信任的程度.
    辣椒”用冷水泡一下,就没那么辣。”,学习了.
    第一天到内地旅游,借助艾米递过来的梯子,成功地翻墙来到了艾园,之前还在担心翻不过来, 现在放心了.

  29. 闷闷不象大多数的富二代靠老子的钱财来挥金如土,他是自己靠自己的。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是天生的,还是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使他这样子,我猜不出来,但他这样的富二代的确不多,叫人不由竖大拇指!

  30. 可能淘沙很快就会接个电话说不能去看电影了。林妲请他等会儿吃青椒肉丝,他没说话。

  31. 想像着闷闷在厨房里做料理的情景,觉得闷闷太帅了。

  32. sansan :每次林妲一说到关于“你们有钱人。。。”,这个话题时,淘沙都没有往下接,会不会是他没有依靠过这位有钱的蓝总呢?
    同意:)
    ——————————————————–
    接着猜.陶沙的爸妈离异,陶沙跟妈妈长大.也许陶妈妈已经去世了… :(
    ——劲松

  33. 真好看啊,哈哈,现在有点感觉闷闷对LINDA有意思了,可能提前来约会还真是他特意安排的:)

  34. “那我跟你妈妈是一代人,文革的时候我也是几岁。”

    ——貌似在向着我推测的方向发展啊,陶沙同学这不是在尽力往林妈妈那代人里靠吗?

  35. “她生怕詹濛濛按照老规矩一进门就脱成三点式”

    ——刚才陶沙敲门之前,林妲同学不是穿着三点式?如果是,那就更戏剧了,她不知道陶沙会来,以为是詹濛濛,跑上去开门,结果一拉开——陶沙同学狂流鼻血而死。

  36. 闷闷可能是跟着离了婚的妈妈过的苦日子。
    好佩服闷闷的刀工!处理青椒的手法真神!第一次“见”。

  37. 偶也是”小辣帮”滴,这集里连怎么做青椒肉丝都学了,谢谢艾米:)
    Linda跟淘沙两位在一起的感觉好像老朋友一样了,真好~

  38. 林妲和詹濛濛在门口的对话很有搞地下工作的感觉,艾米描述得生动搞笑。

  39. 二人的厨房相处好温馨啊,对少东家好感大增,但为什么每次说到“有钱人家”,他都不吭声呢?

  40. 我也是这样摘辣椒的,不过很少用水泡,因为现在买到的辣椒也不太辣,除非是细细的那种会很辣。

  41. 占位,慢慢看。

  42. 比较不好理解的是,既然陶沙对林妲有好感,为什么还要继续和詹濛濛处下去呢?为什么不干脆通过介绍人回绝这门亲事呢?如果是迫于家庭的压力,应该也不会呀,林妲各方面并不比詹濛濛差,他的家庭没必要逼着他娶詹濛濛。

  43. 同感十年忽悠的分析,我也是这样想的。
    好像詹 是通过她公司老板Shirley介绍的,就算是公司利害关系,因为詹不是Shirley的亲戚,应该很容易推掉的罢。

    等待下一集,看淘沙对詹的态度到底如何。

  44. 关于“宝马王子”的座驾:(来自百度百科)

    宝马6系这是专门为考究的驾驶者设计的汽车,即使行驶成千上万里,仍旧显出卓越本质。这就彰显了GT赛车的宝马6系核心理念。综合了运动跑车和豪华房车的优点于一身。BMW运动型双门汽车先前的款型也曾完美的达到了这一综合。

    品牌: 宝马
    生产厂商: 德国宝马
    参考价格: 118.6万~229.8万
    车型尺寸: 4894mm*1894mm*1365mm
    最高时速: 250km/h
    加速时间: 5~5.5秒(0-100km/h)
    驱动方式: 前置后驱
    制动方式: 通风盘式
    车身重量: 1840~2000千克
    轴距: 2855mm
    行李舱容积: 300-350L
    油箱容积: 70L
    标准座位数: 4
    变速箱: 8档手自一体

  45. 原来少东家叫陶沙,想起词牌“浪淘沙”来,好名字!
    按他那年龄,出生时家里并非富豪。可能后来的机会就致富了。
    陶沙父母离婚,他随母生活,经济上不一定宽裕。但他读书好,所以出国留学,生活学习要靠自己打理,因此也会厨艺。

  46. 呵呵,我就说呢,如果闷闷真是在用美国时间,那他就应该晚12小时来:)

    人家这是略施一小计嘛,先让Simon打个电话来,一是设下继续接触的前提,二是查访一下,看林妲在家不在家,詹小姐回来没有。如果林妲不在家,闷闷就不用哼哧哼哧地爬楼了。

    泡妞高手在民间啊!

  47. 也不能排除闷闷用情不专的可能,毕竟艾米曾想过用“蓝色的爱”做题目,而“蓝色的爱”歌词是这样的:

    Blue, blue, my world is blue;
    Blue is my world now I’m without you;
    Gray, gray, my life is gray;
    Cold is my heart since you went away
    Red, red, my eyes are red
    Crying for you alone in my bed
    Green, green, my jealous heart
    I doubted you and now we’re apart
    When we met how the bright sun shone
    Then love died, now the rainbow is gone
    Black, black, the nights I’ve known
    Longing for you so lost and alone
    Blue, blue, my world is blue;
    Blue is my world now I’m without you.

  48. 执子之手偕老

    如果闷闷真是利用美国时间找借口的话,我倒觉得他心机太重,这种人蛮吓人的,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呢。

  49. 清风白云飘

    假的美国时间,真的帮林解围《Linda》

  50. 重新温习。 林达嗓子一堵, 我也眼泪盈眶。 怎么这么感动我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