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詹濛濛不说话,气氛就有点闷。

Simon出来打破沉默:“Linda,上了几天班,喜欢不喜欢这份工啊?”

“呃——喜欢。”

“呃喜欢就是‘很喜欢’的意思吧?那就在我那里长干吧。”

“但是——我下个月就要去美国了。”

“去定居?”

“不是,是探亲。”

“探你的美国老公?”

“哪里呀,是去探我妈妈。”

“探一辈子?”

“就一个月左右。”

“不就一个月吗?我给你一个月假,你探完亲了就回来上班。”

“但是我还没毕业呢。”

“没毕业怕什么?我们都是没毕业就工作的。你课修完了吗?”

“课——倒是修完了,下学期开始写论文。”

“那不就结了?白天上班,晚上写论文,正好。”

“但是我还要考GRE呢。”

詹濛濛插嘴说:“有了这份工,你还考什么GRE?考来考去,读来读去,不都是为了找份好工作吗?如果我有这么一份工,我连研究生都懒得读了。”

林妲说:“Simon,不如你把这份工给濛濛吧,反正我还是想出国留学。”

Simon说:“那不行的,这份工是专门为你开的,换了别人我肯定不给的。”

詹濛濛擂了Simon一拳:“你太坏了!我可告诉你了,Linda 是我闺蜜,你把我得罪了没好下场!”

后面的对话就变成Simon和詹濛濛的二人转了,而且转着转着就有点像打情骂俏。

过了一会,他们的车开到一个比较陈旧的小区,迎面就是一排硕大的垃圾箱,有的门关得不严,看得见肮脏的西瓜皮、鸡蛋壳和各种垃圾。一栋栋楼房挤在一起,全都是灰扑扑的颜色,看上去历史比较悠久,小区里几乎没看到停有汽车,也没见到停车场之类的设施。

詹濛濛问:“你开到这个贫民窟来干什么?”

“你不是想瞻仰退休工程师吗?”

“退休工程师住这样的地方?连Linda她们家的房子都不如呢。”

Simon说:“那你说退休工程师应该住什么样的地方?”

“反正不是这样的地方。记得小时候写作文,还写过长大要当个工程师呢——”

“现在还想不想当?”

“打死也不当了。”

“你还是找个富翁嫁了,当富婆吧。”

“是想当富婆啊,你认识不认识富翁啰?认识就帮忙牵个线。”

“就嫁给我老爸吧。”

“你爸是富翁?”

“我爸是邓小平。”

“邓小平都见毛泽东去了,怎么嫁?”

“那就邓朴方。”

“瘸子?我才不要呢。”

“我瘸子爸还不要你呢!”Simon说完,在11号楼前停了下来,但没熄火,掏出手机说,“算了,我打个电话叫他下来吧,楼层太高,又没电梯,爬死人。”

詹濛濛说:“别,我上去叫他。”

“想去瞻仰一下退休工程师?”

“嗯,去瞻仰一下我小学时的偶像。”

“那你自己上去吧,我就免了,这么热的天,不想爬六楼。”

“他家在六楼?就是这个单元的六楼?”

“嗯,你去吧,我和Linda在这里等你。”

詹濛濛问林妲:“你想不想跟我一起上去瞻仰偶像?”

她这里正好奇得不得了呢,马上说:“我陪你上去。”

两个女生爬到六楼,正在考虑是敲右边的门,还是敲左边的门,就看见右边的门被拉开了,Tony出现在门口,还是穿着一件圆领黑汗衫,还是看不出究竟是前两次穿过的,还是另外一件。

他邀请道:“累了吧?进来坐会。”

两人不客气地跟着他走进屋里,站在客厅东张西望。

“坐呀,干嘛站那里?”他问,“一人来碗冰淇淋?”

两人一听到“碗”字,都吓坏了,急忙推辞:“不要不要,别坏了我们的减肥大计。”

“那就喝点冰镇饮料?”

“不了,不了,Simon还在下面等着呢。”

“那我们走吧。”

詹濛濛问:“你爸你妈呢?”

“在阳台上。你找他们有事?”

“没啥事呀,就是觉得来了不打个招呼不好。”

“那我去叫他们。”

等他一出客厅,詹濛濛就指着墙上一个镜框说:“快看,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全村福?哪个是我的偶像啊?”

林妲看见一张黑白照片,上面黑压压的一帮人。

两人跑到跟前,仰着脸仔细看,但人太多,脸太小,又是若干年前的照片,所以看不出谁是退休工程师。不过另一面墙上有一张貌似全家福的早期彩照,一对夫妻,两个儿子,照片尺寸跟刚才那张差不多大,但因为人少,所以看得比较清楚。

林妲看到大些的那个孩子眉清目秀满脸稚气,便说:“哇,快看左边那个戴红领巾的,肯定是闷闷,萌翻了!”

詹濛濛看了一眼:“这能叫萌?这只能叫土。闷闷后面这只男的应该就是咱们的偶像了。”

林妲看了看“偶像”,发现跟闷闷长得很像,正想说“闷闷长得好像他爸呀”,就听詹濛濛说“闷闷长得好像他妈呀!”

她仔细看了看,发现闷闷跟那位女家长也很像,她想可能真有“夫妻像”这回事,没看见过她爸的,都说她长得像妈,看见过她爸的,都说她长得像爸,其实是她爸她妈长得很像。

正看着,闷闷带着两个老人进来了,向两位女生介绍说:“这是我妈,这是我爸。爸,妈,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这个是小林,这个是——濛濛。”

两位老人都慈祥地微笑着跟两位女生打招呼,请她们坐,又对闷闷说:“沙儿,怎么不给两位客人倒茶呢?”

詹濛濛客气地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该走了,Simon还在下面车里等我们呢。”

闷闷对父母说:“我们几个人约好到邓蒙家聚会——”

两位老人很理解地挥挥手:“去吧,去吧,玩好啊!小林和濛濛以后有时间上我们家来玩。”

几个人告辞出来,詹濛濛走在最前面,头也不回地问:“这就是你爹妈?”

“嗯。”

“怎么Shirley说你爸是‘神州’集团的蓝总呢?”

他闷闷地甩出一句:“我哪知道?”

詹濛濛又追问:“那次在‘蓝色海洋’你不是自我介绍说姓蓝,叫蓝少东吗?”

“我哪有这样说?”

“OK,那我再问一句:你弟说你姓蓝,你怎么不纠正一下呢?”

“我哪插得上嘴?”

“这么多天你都插不上嘴?你那嘴也太厚了吧?”詹濛濛说完这句,就气冲冲地下楼去了。

陶沙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下脚又沉又重,像要在每级楼梯上都踩出一个脚印似的。

林妲走在他后面,没法超越,只好随着他慢慢走。

她从背影都能看出他此刻心情沉重,估计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既尴尬又迷茫,她很有点同情他,觉得詹濛濛刚才对他太狠了,Shirley和他弟说他是蓝少东,他自己又没这样说,怎么能怪他呢?就算他不该不出来更正,但考虑到他比较闷骚的特点,如果这几天詹濛濛没问到他这个,他也不会主动出来解说。但他自己介绍自己的时候,还是没撒谎的。

她想安慰他一下:“那天你说你叫陶沙,我还以为你是在骗我呢。”

“我干嘛要骗你?”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没事,误会又不致癌。”

她笑了一下,说:“别人说你叫蓝少东,但你自己并没这样说,应该不算撒谎。”

他没回答。

她又说:“濛濛可能觉得你撒了谎,所以有点生气。她就是这么个性格,什么都摆在面上的,等到把话说清楚了,她就没事了。待会我找个机会跟她说说——”

他没谢绝。

等他们走出楼道,看见詹濛濛已经坐在了前面座位上,他俩只好坐在后座,但闷闷坐得很靠左,仿佛生怕碰着了谁一样,林妲一气之下也紧靠右边坐了,中间留出一块空地。

一路上,又是Simon和詹濛濛的二人转,开始又是打嘴仗那种,慢慢的又变成了打情骂俏。

后座上的人则像两个探宝的哑巴 ,一个盯着公路左边,一个盯着公路右边,一声不吭,好像生怕看漏了路边草丛里的金子似的。

来到Simon的住处,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小区里干干净净,鸟语花香,楼房之间点缀着修剪整齐的草坪,浅蓝色的楼房,像水洗过一样干净,周围的树都不高,一看就知道是最近几年新建的。

他们乘电梯来到三楼Simon家,一进门,陶沙就直奔厨房:“你们在,我做饭去了。”

Simon则直奔洗手间:“你们随意啊,我先去洗把手。”

两个女生留在客厅,詹濛濛很快溜各处去看了一下,跑回来说:“太漂亮了!这么大的房子,装修得这么豪华,肯定不便宜。这Simon又是车又是房的,他哪来那么多钱?”

“他不是说了,他爹是邓朴方吗?”

“别听他瞎说,邓朴方的儿子会在这里?早就进京话大事去了。”

“可能他才是蓝总的儿子吧?”

“嗯,有可能。我觉得他跟蓝总长得挺像的,都是晒白皮,越晒越白那种,不像——闷闷,晒得黑不溜秋的,土人一个。”

“Simon干嘛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为了安全呗。你没听说过吗?现在大款的儿女都时兴隐姓埋名,请保镖,找替身——”

“怕被人绑票?”

“对呀,现在社会贫富这么悬殊,那些没钱的都仇富得很,如果知道你是富家子弟,先把你绑架了,等拿到赎金再撕票,很可怕的。”

Simon回到客厅,带领两位女士到entertainment room(娱乐室)去娱乐。

好大一间娱乐室!棕色的皮沙发摆成一个大大的“凹”字形,沙发对面是一个面积巨大体积超薄的电视机。Simon打开了卡拉OK机,把两个麦克风递给她们:“K歌K歌,我这是比着‘蓝色海洋’配置的,让你享受完美音响和画面。”

5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2)

  1. 孤云出岫LY

    板凳

  2. 且行且珍惜

    地板?今天这么靠前啊呵呵

  3. 我好像猜中了,Simon真是有钱仔。

  4. I am lucky today.

  5. 看来Simon才是真正的蓝少东。

  6. “陶沙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下脚又沉又重,像要在每级楼梯上都踩出一个脚印似的。”写的真细,此时的陶沙肯定无地自容。只有和林妲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到陶沙的优点。其他的时候陶沙永远像个配角,在闪躲着什么。

    詹濛濛有些恼羞成怒以至于嫌贫爱富表现的太明显了。

  7. 我觉得陶沙是蓝少东。可能他是蓝总跟其他人生的。被别人收养。呵呵。

  8. 貌似Simon在‘蓝色海洋’的权力超大的,摆出一副少东家的角色。但是—
    我现在就是雾里看花,还是从头再细看吧!

  9. 哈哈,又碰上一集兴奋ing

  10. 看完这集,感觉昨天的有奖竞猜猜错了。
    现在觉得Simon倒像是富家少爷了,

  11. 第一次发贴,喜欢艾米的作品。

  12. 第一次在艾圆发帖 就是超喜欢

  13. 这篇文章不同以往的,悬念很大啊

  14. Simon不可能是蓝总的儿子,因为那个MTV做IT维护的小高对着他还发牢骚来,,如果是蓝总的儿子,他就会认为是理所当然啦,不会说这么多过头话。

  15. 后座上的人则像两个探宝的哑巴 ,一个盯着公路左边,一个盯着公路右边,一声不吭,好像生怕看漏了路边草丛里的金子似的。

    ———————————————————————-

    这个描写好生动……

  16. 他们乘电梯来到三楼Simon家,一进门,陶沙就直奔厨房:“你们在,我做饭去了。”
    ————————————————–
    看来陶沙对这里很熟,他们经常在这里聚会?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SIMON没有先接了陶沙然后两人一起去接LINDA她们,好像是特意这样做的,他准备摊牌了? 可这是张什么牌呢?
    一直都是在雾里看草, 雾浓了,答案也应该快有了吧?

  17. 还是觉得淘沙才是蓝总的儿子,直觉直觉,呵呵!

  18. 总觉得没这么简单。艾米的这个悬念好大啊!继续跟读。

  19. 最后几行读下来,等待最是心焦啊!

  20. 悬念迭生,继续跟读……….

  21. 看了这集,我觉得自己之前猜错了,闷闷肯定不是少东家了,simon估计也不是,顶多就是家里有钱或者自己会赚钱,哪有那么多父母离异随母姓的人呢?
    应该2个都不是少东家吧!

  22. 从一路逆风开始,我就是个万年潜水党,但是追读的感觉真的好着急啊,今天终于还是注册一下,来和各位一起讨论下内容发展,杀杀时间啊。
    我觉得Simon和蒙蒙可能会很快就成为一对,从他们的打情骂俏中可见端倪。虽然蒙蒙比较现实和装,但恰恰在Simon面前毫不掩饰这一点,也不失为美丽、活泼、真实的女孩,只要Simon内心强大,自己觉得能够驾驭这样的女孩,反而有被吸引的可能,加之他的条件优越又很帅,其实一开始蒙蒙就对他有好感,两个人要走在一起非常容易。反而是Linda和闷闷这一对,两个人都有类似的家庭经历,都有敏感丰富的内心,如果再有点外在的风风雨雨,估计种种风波会很纠结,只有坐等了,很期待。。。。。。

  23. 我觉得陶沙应该是蓝家人,但可能不叫少东,这只是个打趣的外号,他全程的否认也很暧昧,只说我怎么知道(他她为什么要那么说)?而之前Simon就属于故意误导,因为他就是要帮好友躲不要的桃花运,他大概知道好友喜欢的是Linda,才执意留其工作,倒不是为了自己的便利,他不是提醒了一句,该防的不防,不该防的瞎防吗?以上内容,纯属瞎猜,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24. 从这集淘沙回应詹濛濛质问时的话语和语气,我还是认为他是蓝少东,只不过因为蓝总跟他妈妈很早离婚,而且离婚的原因很可能是蓝总有负于他妈妈,继父从他小时就跟他生活在一起对他很好,所以他不愿意以蓝总的儿子身份蓝少东生活。

  25. 还是觉得闷闷是蓝公子。吊胃口啊!

  26. “她仔细看了看,发现闷闷跟那位女家长也很像,她想可能真有“夫妻像”这回事,没看见过她爸的,都说她长得像妈,看见过她爸的,都说她长得像爸,其实是她爸她妈长得很像。”

    ——呵呵,这是个常见现象,没见过孩子的爹时,都说孩子像妈;没见过孩子妈时,都说孩子像爹。爹妈都见到了,就觉得孩子既像爹又像妈。

  27. 可能Simon才是蓝少东,但詹濛濛听说他叫Simon,就把他排除在外,而陶沙的弟弟那帮人又都说陶沙是蓝少东,于是詹濛濛认定了陶沙,与他互换了电话号码,等了两天没来联系,就自己主动打电话过去了。而陶沙正想找个借口与林妲交往,便同意看电影,然后早来一小时与林妲待在一起。

  28. Simon有点油嘴滑舌,不讨喜,但《中国式不离婚》里的Peter刚开始也是显得很油嘴滑舌的。艾米曾说这个故事有重复其他故事的地方,也许就是指这个?

  29. “这个是小林,这个是──蒙蒙”

    奇怪,陶沙为什么称呼詹蒙蒙为蒙蒙? 显得他与詹蒙蒙的关系要比与林妲近。难道下楼梯时的心思真的是在詹蒙蒙身上,而不是林妲身上?

    他是不是蓝少东没法确定,但他肯定是男猪脚没错,因为林妲的心思全在他身上,连詹蒙蒙和Simon的打嘴战都没听进去,害得我少学了几个网络流行词。:-)

  30. 还是觉得陶沙是少东家!

  31. 直觉陶沙才是蓝少东。陶沙到现在都沒有直接否认他不是。“一进门,陶沙就直奔厨房。。。”看来陶沙对这里很熟悉。说不定Simon的房子就是蓝总給陶沙的,陶沙要跟妈妈继父一起生活就让Simon住了。

    真是雾里看花,期待啊。。。

  32. (没事,误会又不致癌。)這顯得悶悶好像有些不開心!
    (一进门,陶沙就直奔厨房)
    他前一天預備了很多食物?為什麼要這麼急?

  33.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闷闷是真正的少东家。
    从前面他到林妲家时和林妲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林妲说起你们有钱人的话题,闷闷并没有马上否认他不是有钱人,我感觉如果他不是的话,他应该马上就否认的,我的直觉他不会骗林妲;另一个他告诉林妲他的父母也离婚了,但ZMM和LINDA在他家看到的却是一对慈祥的父母,所以,这对老人家到底是他的亲生母亲和继父?还是亲生父亲和继母?我比较倾向于是前者,这和他同时是蓝总的儿子并不矛盾,有可能父母离婚后他是随母亲生活,过的是平凡人的日子,所以他才会做那些家常菜,而且也使他表面上看起来不象是真正的有钱大少

  34. 如果陶沙坚持要和生母与继父住在一起,而他的生父蓝总仍然要把财产留给他,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呀。

    如果蓝总当年抛弃了妻儿,而结发妻子一直单身抚养儿子,蓝总现在膝下无子,想补偿一下被抛弃的妻儿,所以把儿子招回来分享自己的财富,貌似还说得过去。但前妻已经另嫁,且至今与后来的丈夫生活在一起,儿子又与继父关系这么好,蓝总仍然要与儿子分享自己的财富,那也太高尚了。

  35. 如果Simon不是蓝总的儿子,他买个房还是有可能的,贷款呗。但他还有一辆宝马六系,“十年忽悠”查到的价格是几百万人民币,似乎就有点超出Simon个人的能力了。会不会像前面詹濛濛信口开河说的那样,Simon在干不正当交易?比如把美国公司的情报卖给中国,从中获取大笔金钱?

  36. 詹濛濛这么明显的嫌贫爱富,如果最终还让她嫁入了豪门,那就证明豪门的智力实在太低,欣赏品味也很低。如果Simon或者陶沙是蓝少东,应该都不会喜欢詹濛濛这种嫌贫爱富的人,毕竟这两人都受过相当高的教育,看上去也不是浅薄之人。

  37. “陶沙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下脚又沉又重,像要在每级楼梯上都踩出一个脚印似的。”

    ——这倒不一定是林妲猜测的那样是因为心情沉重,也许他故意走慢点,好和林妲多呆一会。

  38. “现在大款的儿女都时兴隐姓埋名,请保镖,找替身——”

    ——詹濛濛知道这个事实,并由此猜测Simon是隐姓埋名,为什么就想不到陶沙也可能是装穷呢?

  39. 删了两个说(某选择答案)剧情狗血的贴。所有选择都有可能,都是生活中可能出现的场景。既然你觉得剧情狗血,还看个什么呢?去找不狗血的剧情看吧。

    封了一个叫“艾文”的IP,印象中这人没发几个不该删的贴。

  40. “误会又不会致癌",会不会蓝总得了癌症?

  41. 我爱故我在

    沙沙和linda捡金子那个描写太活灵活现了,笑喷~~~

  42. 我也觉得陶沙才是蓝少东。Simon的房子是陶沙的,因Simon回国后没房子,现跟陶沙同住。陶沙是父母那边和这里换着住。

  43. 回复“ 薰衣草”:

    陶沙向父母介绍两个女孩时用了“小林”和“濛濛”,我觉得这是因为林妲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如果省掉姓,就成了“妲”,听上去很怪。但如果用“林妲”,又显得太正式太生分,所以他用了“小林”。但詹濛濛因为名字有三个字,省掉姓之后很自然很正常,所以用了“濛濛”。

  44. 回复“Vm09”:

    “误会又不致癌”是陶沙的幽默,意思是误会不是什么大事,这显然与蓝总患癌没关系。如果蓝总是陶沙的爸爸,而且患癌了,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以这种调侃的口气说出来?如果蓝总不是陶沙的爸爸,他可能根本都不知道蓝总患癌的事。

  45. 我彻底晕了,期待下集

  46. 回复艾友友:

    谢谢艾友友指出,我没想到这一点,”这是妲。”, 的确听起来怪怪的:-)

  47. “没事,误会又不致癌。”闷闷回答林妲的话。觉得这里就误会的回答,不全是玩笑话。
    看了15、16集,反过来再看12集,猜测闷闷不追(或不承认爱)林妲,是不是因为得了癌,不想拖累林妹妹?
    ——劲松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