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20)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第二天下班后,林妲刚走出机房,Simon就迎上来,很殷勤地说:“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去搭公车。”

“你拿一大包东西怎么搭公车?”

“哪里有一大包东西?我就一个小包。”

“你不是答应帮陶沙带东西去美国的吗?我帮他带来了。”

她有点不快地说:“不是跟他说过我只能带两个箱子,叫他别买太多的吗?”

“也不算太多。”

“那你怎么说一大包东西?”

“你抱在手里去挤车,就算一大包,但如果你塞在箱子里去坐飞机,就不算大。”

“到底有多大?”

“在我车里,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她跟着Simon来到大门前,看见车童已经把那辆宝马开到门前等在那里。她不好当着车童的面拒绝Simon,便决定上车,看见前排座位上放着一个很漂亮的粉色纸盒子。

Simon说:“把盒子丢到后座上去就行了。”

“我抱着吧。”

她在前排座位上坐下,手里抱着那个粉色纸盒子,很想看看陶沙给他女儿到底买了些什么,但又不好意思打开看。

Simon善解人意地说:“打开看看,到底带了些什么。”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给人带东西,总不能不知道带的是什么吧?万一是违禁品怎么办?”

她借机打开盒子,看见里面还有个粉色的布袋子,袋口系着粉色缎带,打开布袋子才看到里面的东西,都是些发夹啊,蝴蝶结啊,橡皮筋啊,手镯啊之类的小玩意,花花绿绿的,哄六七岁的小女孩正好。

她不想显得太感兴趣,只随便看了一下,就把缎带扎上,把袋子放回盒子里去了。

Simon说:“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就那个周生生项链还值点钱。”

“哪里有个项链?”

“装在一个首饰盒子里。”

她又打开袋子看了一遍,的确有个很精致的天鹅绒面的小盒子,里面是条项链,她不识货,但盒子里有张发票,写着“950铂金心形项链”,单价四千多人民币。

她好奇地问:“他给他女儿买这么贵一个项链干什么?”

“项链不是给女儿的,是给老婆的。”

“你以前不是说他没老婆吗?”

“我这样说过?”

“你说他就是多年以前迷过一个比他大的女人,分手后就再没迷过任何人了。”

“哇,你记得挺清楚呢。但我只说没迷过,并没说没婚过。”

她生气地说:“你这个人说话呀——太玩巧了。”

Simon呵呵笑:“不是我玩巧,是你自己听巧了吧?”

“我怎么听巧了?”

“总是往自己喜欢的方向听。”

她更生气了:“我什么喜欢的方向?我看你才是往自己喜欢的方向听。”

他连忙告饶:“好了,好了,别生气,算我说错了,行了吧?”

她不理他了。

Simon感叹说:“你跟濛濛真是太不一样了,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能成为闺蜜。”

“我跟她有什么不一样?”

“什么都不一样。”

“举例来说?”

“举例来说吧,她就不在乎人家有没有老婆,只要她想得到,有老婆也敢抢。你呢,只听说了个有老婆,还没问人家感情好不好,有没有离婚再娶的意向,就恨上人家了。”

她心里承认他说对了,但嘴里绝对不承认:“别瞎说了,我管他离婚再娶干什么?”

“有些婚姻啊,早就有名无实了,双方都过得很不愉快。陷在这样婚姻里的男人,其实是你们年轻女孩子最好的选择,因为这样的男人一般在事业上都有了一定成就,经济上有比较雄厚的基础,感情上经过前次婚姻的历练,也更加醇厚,懂得如何珍惜下一个爱人,知道如何经营下一次婚姻。”

“还知道如何哄孩子,比如请人免费从中国带点不值钱的礼物回去。”

Simon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说来说去,你还是在生气。有孩子没什么嘛,在美国离婚,孩子一般都是判给妈妈的——”

“难道爸爸就从此不管了?”

“当然不能不管,但也就是给点钱而已。”

“不探视?”

“看具体情况啰,如果都在美国,当然可以探视,但如果一方在美国,一方在中国,那怎么探视?还不就跟没孩子一样?”

她恨恨地说:“你们男人真是太——狠心了!”

“喂,怎么一下就把男人全骂了?”

“我没骂你,我骂的是——我爸爸和陶沙那样的人。”

Simon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刚才忘了你爸爸的事。对不起,是我的错。”

“也许陶沙和他妈妈就是被他爸抛弃的吧?难道现在轮到他来走他爸爸的老路?”

“这个——呃——”

她得意地说:“你也‘呃’上了?”

“哈哈,我——呃——”

“想不到你这么能说会道的人也有‘我呃’这一天!”

Simon语重心长地说:“Linda,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黑白分明的,并不是提出离婚的那一方就一定是抛弃方,而另一方就一定是被抛弃方。婚姻是可以和平分手的,谁也不抛弃谁,双方都没过错。”

“但孩子呢?难道过错是孩子的?”

“孩子也不用把父母离婚当成一个灾难嘛。父母感情不好,为了孩子强扭在一起,但是天天吵闹,或者不理不睬,那样对孩子伤害更大。”

“为什么父母在一起就一定是强扭在一起?为什么就得天天吵闹,不理不睬,他们不能为了孩子,好好在一起生活吗?”

“呵呵,这个问题我也答不上来了,还是等到你自己结婚之后再去探索吧。我想说的就是,别戴着有色眼镜看已婚男人或离婚男人,他们当中也有很优秀的。”

“哼,再优秀我也不稀罕。”

“那你是绝对不会嫁给离婚男人的了?”

“当然不会,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什么前车?你是在说你妈妈?”

“不光是我妈妈,还有很多很多嫁了离婚男的女人,有几个幸福的?”

“我觉得你太偏激了点。”

“我一点也不偏激。”

他叹了口气:“看来真的像詹濛濛说的那样,你受你妈妈影响太深了。”

余下的路程,两人没再说话。

到了她家楼下,他停了车,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纸条给她:“差点忘了,这是地址。”

她看了一下,收件人叫Lucy Liu,感觉很熟悉,但地址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她吃惊地说:“这不是我妈那个城市,我怎么送过去?”

“寄过去就行了。你到了那边,找个邮局,用快件寄,会有一个追踪号,比较保险,这是寄费。”他递给她一张绿色的美钞。

她一看,是张百元大钞,吃惊地问:“寄费这么贵?”

“剩下的给你买糖吃。”

“剩下的我带回来还给他。”她如释重负,终于不用面对陶沙的老婆孩子了,“请你转告他,我一到那边就寄。谢谢你送我回家。”

“不请我上去坐会儿?”

“楼太高了,又没电梯,就不劳累你了。”

Simon也没勉强,道了个别,开车离去。

她刚到家,詹濛濛也回来了,进门就问:“咦,今天是不是Simon送你回来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他现在什么事都向你汇报?”

“刚好这事没向我汇报。”

“那你怎么知道?”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他的宝马了。”

“那他没跟你打招呼?”

詹濛濛不快地说:“打什么招呼啊,他嗖一下就过去了。”

“他嗖一下就过去,你怎么知道是他呢?”

“林妹妹呀,你以为我们A市遍地都是六系的宝马?”

她解释说:“闷闷请我给他老婆孩子带东西过去,Simon帮他把礼物带给我,说我抱那么大一包挤车不方便,就把我送回来了。”

詹濛濛对陶沙有老婆孩子这一事实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只关心礼物:“他这么大老远的,给老婆孩子带什么过去啊?”

“就是一些小女孩的发夹缎带什么的。”

“这么些破玩意,还好意思麻烦你带过去?”

“还有条项链,给他老婆买的,四千多块,可能怕寄丢了吧,所以让我带过去。”

詹濛濛很感兴趣地问:“什么项链?”

“好像是什么周生生项链吧。”

“Sang Sang Chow啊?很有名的呢。项链在哪里?可不可以拿出来看看?”

她想了想,就把项链盒子拿来了:“小心点,别搞得还不了原了。”

詹濛濛打开一看就嚷起来:“哇,太漂亮了!”

她本来没看出项链的好处,听詹濛濛这个内行一夸,也觉得是挺漂亮。

詹濛濛把项链戴在自己脖子上,对着镜子看来看去,舍不得取下:“哇,这项链简直就是比着我的脖子打造的,戴在闷闷老婆那种水牛脖子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你见过他老婆?怎么知道他老婆是水牛脖子?”

“切,闭着眼睛也想得出来嘛,最少是奔四的人了,又生过孩子,那脖子还不粗壮得跟水牛一样?搞不好还一道一道的吊颈纹。这么精致的项链戴在那种脖子上,肯定一下就陷进肉圈里去了。”

她幽怨地说:“人家再水牛脖子,也有老公送项链。”

“也就是闷闷这样的穷光蛋才会殷勤水牛脖子,如果是Simon这样的多金男,早就把她甩掉另找了。呵呵,刚好我参加酒会还没项链,就把这个借给我戴戴吧。”

她慌了:“那不行的,万一让他看见——”

“他又不去酒会,怎么会看见?”

“但是Simon会去啊!”

“Simon也看见过这条项链?”

“肯定看见过,他还知道是周生生出品。”

“Simon看见也没什么,难道这条项链是绝版?就这么一条?不可能嘛。”

她知道项链不可能是绝版,但仍很担心:“但是他知道你没钱买这么贵的项链,现在你突然戴一条,他不就知道是我把闷闷给老婆买的礼物借给你了?”

“他在酒会上那么忙,哪里有时间看到我脖子上这么细的一根项链?”

她很后悔让詹濛濛知道了这条项链,现在不借也不好了,只好说:“那你一定要注意,别让他看见,更别搞坏了搞丢了。”

7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20)

  1. 沙发?

  2. 2nd

  3. may微笑的鱼

    沙发!

  4. 项链可能被某人认出!

  5. 各种感觉我觉得这条项链一定会丢= =

    有点象羊脂球的那项链

  6. 我觉得这条项链会弄丢,像羊脂球那样……

  7. 看来那个小女孩是陶沙的婚生女儿。

  8. Linda 觉得 Lucy Liu 的名字很熟悉,难到她们认识?

  9. 我好像是5楼哎!这集看过我坚持一下我的猜测,静待下集。 -jldy

  10. 或者陶沙的老婆是名人?

  11. 我也总是往自己喜欢的方向听或想。总出现意外。
    项链要出故事了?

  12. 唉,这位濛濛小姐太能生事了……

  13. 会不会陶沙就是蓝少东,詹不想陶沙发现她戴着那项链,就取下来,结果丢了,使Linda不得不向陶沙解释,以致两人有更多机会接触。

  14. 我也有和Simon一样的疑问:这俩女孩明明就是云泥之别啊,怎么成了闺蜜?
    估计詹濛濛带着林妲享受一下时髦小女生的吃喝玩乐还行,其他的就差远了。不是被她拉着作陪衬、暴隐私,就是借钱借物,况且还是暂时保管的别人的礼物,完全不顾及别人。
    这么眼里只有珠宝和地位一心嫁豪门的女生,跟她在一起有风险呢。林妹妹,小心点!
    预感这项链会有一场风波。

    Linda 觉得 Lucy Liu 的名字很熟悉,难道暗藏玄机?

    会不会一切都是俩钻石王老五联合起来试探俩美女而故意编出来的故事呢?这样,俩美女的婚姻爱情观一目了然,也就好作抉择了。
    也许俩人都没结婚,或者已经离了?

  15. Lucy Liu 的确是名人

  16. 如果陶沙寄东西的Lucy Liu 是那个演员,那她就不是陶沙的太太,Lucy Liu 是单身,没有小孩。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同名。Lucy Liu 真是个很常见的名字。地址也许可以给更多的线索。

  17. 看得我大气不敢出,紧张S了。那个项链不会惹麻烦吧?
    真是晕糊涂了,仔细学习学习去了!

  18. 林妲太善良了,善良的有些没原则。如果把她对詹濛濛拉着她作陪衬、暴隐私,借钱借物当作是她对友谊的一种忠诚,对詹性格的容忍,都说的过去,毕竟对于自己的事情她有绝对的选择权的。但是默许詹濛濛暂时动用别人让她托管的礼物,就太没原则了。她应该学会拒绝。

    对友情不懂拒绝,那么换成爱情呢?如果是她明知对方是已婚人士,明知不要重蹈覆辙,明知。。。真有些替她担心,爱情真来了,抱的住那块门板么?

  19. 我猜测宴会上闷闷会出现。simon和闷闷一直都在试探着这2个女孩子。

  20. 瞎猜下哈:感觉Simon关于已婚男人离婚男人的话都是为自己说的,老婆女儿都是Simon的。

  21. 孤云出岫LY

    我喜欢Linda对待已婚男人的态度,Simon你可千万别是已婚男人啊,否则Linda这么好的女孩子就错过了。

  22. 哈哈又来一集!

  23. 希望“詹濛濛’在舞会上能安生点,别把项链搞丢了。

  24. 我觉得寄包裹只是一种试探,尤其是用Lucy Liu这样普遍的名字,即使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Simon给的100元USD也很有意思,按说从中国直接寄到美国,用EMS也可以至少寄8公斤的东西,何况是这个粉红色布袋子,其实没什么重量:)
    这个项链有可能被认出来了,蓝少的真正身份也可能会曝光,面对事情时,濛濛和linda的“友谊”会遭到考验,最怕的是濛濛恼羞成怒,再次伤害Linda.

  25. 濛濛这种不问自借不考虑他人感受的行为,让我联想起《云中之珠》里面那位讨厌的和云珠一起长大的那个女孩(实在记不住名字),那个女孩第一次去Grace家里,私自翻动他人东西,偷拍他人房间,一点不考虑宇文忠的感受。

  26. 哎!又生一起波折。但这会不会促进林妹妹跟男主的关系进一步发展呢?

  27. to tangyiyi,
    我也觉得linda过于善良,其实一开始她也拒绝了蒙蒙的要求。只是面对蒙蒙这样的人,她能做什么?大吵一架护住项链?linda只能心怀侥幸,希望不被发现吧。
    我倒希望simon给蒙蒙个教训,不过应该不大可能:)

  28. 回复pinuoxiuxiu

    如果善良是没底线的,那最后受伤的只能是自己。林妲可以打个电话告诉陶沙两件事,一,跟他说明她打开过了那个盒子。二,濛濛想借用他的项链,看陶沙是否愿意。因为东西毕竟是陶沙的,处置权在陶沙。

  29. 粉色纸盒,里面还有个粉色的布袋子,袋口系着粉色缎带, SIMON家还有一间”装潢比较现代,家具全都是粉色和白色的组合”的房间. 都是粉色, 难道是巧合? 由此猜想小女孩可能是SIMON的女儿. 如果是陶沙的女儿,那”SIMON家”真正的主人就应该是陶沙.

  30. 回复“tangyiyi”:

    你是比较新的人,所以不知道艾园的规矩,我在这里提醒你一下,请不要发这种类似开“道德法庭”的贴,比如指责林妲“太没原则”“善良要有底线”之类。

    你要学会分析人物行为的心理因素,你认为人物没原则,你要分析她为什么会没原则,而不要从道德的角度去指责人物,更不要把你的道德观强加在人物身上。

  31. 也请那些爱开批判会的读者注意自己的发言,你不喜欢詹濛濛的做法,你可以分析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别把跟帖搞成开批判会了。

  32. 如果你不懂什么是“开道德法庭”,那么我再教你一下。当某个人物并未违法,而你说某个人物“应该/可以”干什么,或者“不该/可以”干什么时,你就是在开道德法庭了,因为故事是已经发生了的事,你说“应该”或“不该”都不能改变历史,那么你只是在用自己的道德观念来judge人物,像个法官一样对人物进行“罪与罚”,那就是“开道德法庭”。

  33. 回复艾米

    谢谢指正,明白。

  34. 也拜托别用“善良”“厚道”之类的词来评价人物,这样的词,笼统得很,也没有统一的定义,说了跟没说一样。请使用更具体的词汇,比如“肯帮助人”“有求必应”之类。

  35. 她看了一下,收件人叫Lucy Liu,感觉很熟悉,但地址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记得有个华裔明星的名字叫Lucy Liu。凑巧吧!

  36. zhao8268@126.com

    “切,闭着眼睛也想得出来嘛,最少是奔四的人了,又生过孩子,那脖子还不粗壮得跟水牛一样?搞不好还一道一道的吊颈纹。这么精致的项链戴在那种脖子上,肯定一下就陷进肉圈里去了。”
    ——这年轻人出言如此刻薄,作为四张多的孩儿妈,俺就剩下~恨鸟:(
    究一究原因:可能她自我感觉太好,一如她自以为出神入化的化妆术;亦或来自小县城(他爹的描述),周遭的奔四妇女大多不入眼,可linda妈也不例外?
    她为钓金龟负债“一掷千金”,如此豁得出去,颇有“赌徒”心理:(

  37. 这个Lucy Liu一定不会是大家所知道的某个明星,艾米最不喜欢写的故事里的人物被人肉了,已有前车之鉴,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
    看来Simon也是个离婚男,或是个欲离婚男,所以为离婚男说了一堆的好话。后来因为Linda的回答就变得沉默了。

  38. “哇,你记得挺清楚呢。但我只说没迷过,并没说没婚过。”

    如果SIMON没说谎的话,我前面的猜测就是错误的,看来闷闷在美国确实是有LP和孩子的,而从SIMON和LINDA后面的谈话中,我感觉闷闷和他LP的感情并不好,可能两人正在办理离婚中。

  39. 我也感觉,这条项链很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40. “总是往自己喜欢的方向听。”
    ——故事是Linda提供的素材,从她的视角展开故事,如果SIMON的话客观够准确,那今后的雾将越来越浓:)
    “呵呵,这个问题我也答不上来了,还是等到你自己结婚之后再去探索吧。我想说的就是,别戴着有色眼镜看已婚男人或离婚男人,他们当中也有很优秀的。”
    ——觉得就是讲:闷闷已婚,邓蒙离婚。

  41. 我觉得故事已经很清楚的交代了林妲和詹濛濛为什么成为闺蜜。林妲一直与妈妈住在一起,没到学生宿舍去住,所以没交下什么朋友。而她妈妈为了陪伴她,也一直不出国。这次因为有詹濛濛搬来作伴,所以她妈妈去了美国。

    也就是说,詹濛濛是林妲唯一的亲密伙伴,现在又吃住在一起,不成闺蜜才奇怪了。

    闺蜜只不过是“闺中密友”,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能说说女儿家的心思,并不等于“志同道合”“性格一样”。

  42. 林妲一再借钱借物给詹濛濛,也不叫“善良”,当然也就不存在突破“善良的底线”,这不过是拿不下情面而已。她手里有那么一点钱,人家提出要借,并许诺到时还上,而且给出的预算也的确还得上,她能不借?项链虽然是陶沙的,但詹濛濛戴一下也不会戴坏,人家又开了口了,她当然只好借。

    拿不下情面是很多人的特点,虽然拿不下情面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太拿得下情面也会得罪很多人。

  43. 现在故事还在进行,我们也不能确定詹濛濛一定会把项链搞丢,更不能确定她把项链搞丢后会赖账不赔,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她借钱,还没看到她赖账,所以现在就匆匆忙忙批评林妲不该借钱给詹,实在是为时过早。

    连林妲的妈妈都没反对女儿借钱出去呢,因为她知道女儿需要朋友。我们这里有很多妈妈读者,可以学学林妲的妈妈。也许我们现在成年了,交不交朋友不是很看重,但孩子还小,他们的世界里不是只要有爸爸妈妈就够了的。

  44. 回复“zhao8268”:

    恨也没用的,只会把自己搞得不痛快。如果你是水牛脖子,你恨也不能把脖子恨细。如果你不是水牛脖子,那就更不用恨詹濛濛了。人要练就强大的内心,要能正视自己,指望别人不说是不可能的。

  45. 如果Simon分析的有道理(事业有成、婚姻得到历练的婚姻困窘男或离婚男正是年轻女孩子的首选、有了孩子只要不在一起只用给点钱就和没孩子一样等),詹濛濛说的也如实(奔四的孩子妈都水牛脖子、珠宝项链等物都是比照着年轻美女打造的),那这些男人岂不是真是占尽便宜、掉到福窝里了?

    年轻穷光蛋时有年轻女孩子陪着他吃苦还给他生孩子,等事业又成了,就甩掉“水牛脖子”,从众多抢着争着要“失身”于富豪的、又对“水牛脖子”们毫不怜悯的“詹濛濛”们中选择年轻貌美者……

    总有那么多男人、女人,看重女人的就是青春美貌,看重男人的就是金钱地位,于是这些男人总是拥有“青春美貌”(82也能找到28),孩子嘛,甭管谁养,迟早也是他的,就冲着什么“继承人”的也能召回来。而女人呢?则只好“韶华易逝,红颜易老”?成了“水牛脖子”就不能“暴殄天物”

  46. 峰回路转。。。虽然我一天看一集不过瘾,不过艾米一天贴一集辛苦啦~!

  47. 恩,是的。我把这里的“闺蜜”理解成好朋友甚至知己了。其实朋友很多也只是“此时此地,彼时彼地”的

  48. 回复“好好爱米”:

    Simon和詹濛濛说的都是事实,有没有道理就看各人的价值观如何了。

    事实就是很多年轻女生愿意嫁给有钱的离婚男人,很多男人丢下人到中年的发妻,去娶年轻的女生。这个现象仅靠道德和义愤是不能改变的。

    作为女人,你只能自己想清楚,愿意不愿意嫁给某个年轻的穷人,如果愿意,就别为他今后的变心烦恼。爱情不是投资,不能指望我在你穷困时嫁了你,你发达后就不能抛弃我,我为你生儿育女把身材搞变形了,你就要一辈子不嫌弃我,因为你那样指望也没用。

  49. 詹濛濛戴项链肯定会穿帮—-不敢想象文中的主人公陶沙会不去酒会。。。。

  50. 生命是一种体验,爱情婚姻都是一种体验。你爱了,于是你体验了爱情;你结婚了,于是你体验了婚姻;你生孩子了,于是你体验了生儿育女;你付出了,于是你体验了给予。

    这都是你生命的宝贵财富,不应该看成“我为他生儿育女”“我为他付出一切”“我在他身上浪费了青春”,而他没有相应报答我。你要这么看,就只能郁郁不乐,脖子会更粗,脸色会更黄。

  51. 呃 夫妻感情不好还送项链,不可想象呀。项链是不是陶沙买给林妲酒会戴的,不过陶沙应该知道以林妲的为人,不会偷戴别人的项链的,而且这个时候送项链也太突兀。呵呵。。。我等凡人,静待艾米这个魔术师揭幕吧。不过林妲嘛,也是大部分男人过日子的偶像情人啦。。。很好的小女孩~。男人嘛,找老婆还是找保守一点的,日子平淡平安就是幸福啦。而且。Simon早早点出项链,有点想让林妲早知道的意思,里面埋下什么伏笔呢?

  52. 如果950铂金心形项链真的是送給老婆,即是說還沒離婚,
    但simon 說是给老婆的 (誰的老婆呢?)

  53. 你呢,只听说了个有老婆,还没问人家感情好不好,有没有离婚再娶的意向,就恨上人家了。”
    Simon這樣說好像估計Linda 是喜歡悶悶的

  54. 迷雾重重啊,艾米揭密之前,我还是猜陶沙是蓝少东。因为simon说晚会上有惊喜,而且Simon明白地看出来Linda的喜欢Tony心思,所以这个惊喜更像是关于Tony的。如果Simon是蓝少东的话,对Linda就不是惊喜了。言谈中,他显然也是喜欢Linda超过Jenny,并且想试探Tony的心思。试探无非是为了撮合他们或为了自己追求Linda探路。
    这现在看来Tony是身不由己,所以喜欢Linda也不来追。女儿更像是他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婚生还难说。
    Linda有个好妈妈,给女儿的建议很中肯,这两个男人都情况复杂,Linda这样年轻的女孩很难看透他们。妈妈总是担心女儿涉世未深,容易受伤,再加上自己的经历,不希望女儿重复自己的老路。
    Linda虽然年轻,可做人很有原则,看她拒绝Simon就知道了,所以她面对不喜欢的人很会保护自己。但如果是闷闷来追,理智上知道拒绝,可感情就无法抵挡了。

  55. 长期潜水,第一次发言。
    在第16集,闷闷曾发过重誓:“我发誓:如果我干过这种事,让我一辈子没老婆。”
    这表明至少他现在没有老婆,或是从未结过婚,或是已离婚。
    上次聚会的“Simon的家”中的那间“装潢比较现代,家具全都是粉色和白色的组合”的房间很可能是属于“闷闷女儿”的,所以谁是女孩的爹谁就是那套房的主人。
    耐心等待艾米翻烧饼。

  56. 长期潜水,第一次发言。
    在第16集,闷闷曾发过重誓:“我发誓:如果我干过这种事,让我一辈子没老婆。”
    这表明至少他现在没有老婆,或是从未结过婚,或是已离婚。
    上次聚会的“Simon的家”中的那间“装潢比较现代,家具全都是粉色和白色的组合”的房间很可能是属于“闷闷女儿”的,所以谁是女孩的爹谁就是那套房的主人。
    耐心等待艾米翻烧饼。

  57. 林妲觉得Lucy Liu的名字很熟,可能是因为与好莱坞华裔女星名字相同,但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好像还没听说那位女明星与华人结婚了。

    陶沙也不可能给明星Lucy Liu寄些小孩子礼物去,可别被人告骚扰。

  58. Simon这些关于离婚男的说教,可能是他自己的价值观,也许他就是个已婚男,想找个小三,或者离婚再娶。当然也有可能是在为陶沙说情,但都不排除他已婚的可能,因为一个三十多岁的未婚男,应该不会对已婚男这么推崇,更可能赞扬三十多岁单身未婚男。

  59. 有人觉得夫妻关系不好还送项链不可想象,其实这是很常见的现象,尤其是在手头比较宽裕的富人中间,有人把这称为“出轨礼物”,意思是丈夫出轨之后,心里有愧,买礼物送给夫人来补偿,或者害怕被发现,买礼物转移夫人注意力,所以有些夫人突然收到丈夫送的礼物,会怀疑丈夫出了轨。

  60. 四千多块人民币一条的项链,对陶沙Simon这样的人来说,应该不算什么,他们长期在美国工作,又是干电脑的,年薪怎么也得有个十万美元左右,四千多块人民币还不到一千美元,不算什么贵重礼物。

    我觉得这条项链不会引发血案,就算詹濛濛搞丢了,要赔偿也很容易,无非是先赔项链再还林妲妈妈卡上的钱就行了,因为她打了一个暑假的工,几千块钱肯定挣到了。

    而Simon和陶沙都不会因为林妲把项链借给了詹濛濛而责怪她,一个是他们俩明显都很喜欢她,另一个他们也不会这么小气。林妲自己很担心,说明她是个很怕别人鄙视的人,但那不等于两个男人真的会为此鄙视她,说不定刚好相反,会觉得她很重朋友感情。

  61. “生命是一种体验,爱情婚姻都是一种体验。你爱了,于是你体验了爱情;你结婚了,于是你体验了婚姻;你生孩子了,于是你体验了生儿育女;你付出了,于是你体验了给予。

    这都是你生命的宝贵财富,不应该看成“我为他生儿育女”“我为他付出一切”“我在他身上浪费了青春”,而他没有相应报答我。你要这么看,就只能郁郁不乐,脖子会更粗,脸色会更黄。”
    非常赞同!!!

  62. 看上集的时候,结合simon在18集说的那段话,猜陶沙未婚。这集simon明确说“并没说没婚过”,原来simon也挂枪啊:)。

  63. 且行且珍惜

    詹濛濛不会把项链弄丢了吧?

  64. 之前我对詹濛濛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感觉她开朗活泼,幽默大方,虽然拜金还拜得很透明,但至少不虚伪。但是慢慢的有点喜欢不起来了。也许拜金和虚荣是对双生子。但是靠借钱买衣服,借首饰来戴充门面,能不能毕业不在乎,对方有没有老婆也不在乎,就有点让我觉得夸张了。也许这样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也只是一种活法而已。但是明显她和Linda是不同的活法,我觉得这样的闺蜜是很难成为知己的,只希望将来Linda不会因为这段友谊而受到什么伤害。

  65. 孤云出岫LY

    回复“十年忽悠”:连林妲的妈妈都没反对女儿借钱出去呢,因为她知道女儿需要朋友。我们这里有很多妈妈读者,可以学学林妲的妈妈。也许我们现在成年了,交不交朋友不是很看重,但孩子还小,他们的世界里不是只要有爸爸妈妈就够了的。——————言之有理!女儿这次去美国学习一个月,第一次离开父母和同学在一起,我反复关照她的就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事实是她和同学相处都很好,没什么想家,我感到非常欣慰,以后她一个人在异乡我也放心了。

  66. 孤云出岫LY

    女人么总是要有“闺蜜”的,我现在和我的闺蜜天天谈到的就是艾米的新包包,艾米所有的书我都介绍给她看,艾米所有的梯子我也借给她爬,艾米所有的人物的喜怒哀乐我们也一起分享。许多观点都是惊人的相似,这是志同道合型的。濛濛和Linda这样的闺蜜可谓是取长补短型的吧?而且我发现艾米的书中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的,因为特定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很难用好坏去评判,这正是艾米的善良之处。

  67. 回复“孤云出岫LY”:

    艾米的写法叫“实事求是”,而不叫“善良”。你说的“好人坏人之分”,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艾米当然不会那样写。而你说的“很难用好坏去评判”只能是很难用你的好坏概念去判断,用艾米的是非观念还是很好判断的。

  68. 回复“孤云出岫LY”:

    还有你这“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的说法,也有问题,干嘛一定要孩子“靠”谁呢?这次是她幸运,碰到了几个好朋友,如果她碰到几个不那么好的朋友,你叫她去“靠”谁?

  69. 在第18集:
    林妲问:
    “他家真好玩,弟弟都结婚了,哥哥还没结,怎么回事呀?”
    Simon答:
    “陶沙这个人啊,感情方面很难读懂的,有时我们都觉得挺不错的女生,他又不喜欢人家,有时我们都觉得不咋地的女生,他又喜欢得没法。”

    ———-看上去Simon是默认了陶沙’还没结’婚啊.

    现在他又说:
    “哇,你记得挺清楚呢。但我只说没迷过,并没说没婚过。”
    她生气地说:“你这个人说话呀——太玩巧了。”
    Simon呵呵笑:“不是我玩巧,是你自己听巧了吧?”

    ———–滑得象泥鳅, 不知道哪一句是真.

  70. 陶沙前一次与林妲谈起带东西的事时,说他朋友在林妲妈妈那个城市,但现在Simon给的地址,却不是在那个城市,所以这里面可能有掉包计,也许在同一个城市的才是陶沙的朋友,而这个不在同一个城市的是Simon的什么人。

    这次陶沙是用短信告诉林妲他有孩子的,谁也不知道短信究竟是陶沙亲自发的,还是Simon发的,或者是猴子发的。

  71. 佩服艾友友的细心,学习了!

  72. 孤云出岫LY

    回复“十年忽悠”:有道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