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2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跟妈妈通过电话后,决心彻底从烂泥坑里拔出来,哪怕陶沙就是酒会上那个“惊喜”,她也不会为他打扮了。

她给Simon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那条黑裙子,麻烦你帮忙退掉。”

“你不去酒会了?我真的很需要口译,任务都给你分好了,你要分管一片的。”

“我会去的,但我没钱买那条裙子,我就穿自己的旧裙子吧。”

“你不是说从工资里扣吗?”

“我算了一下,工资也不够扣,因为我把前面发的工资都借给濛濛了。”

“裙子算我送你不行吗?”

“我怎么会收你的东西?”

“那就算陶沙送的,行不行?”

“他送的我更不会收。”

Simon夸张地说:“哇,就为了你这个‘更’,我就要兴奋得半夜睡不着了。你展开来说说,为什么陶沙送的你就更(!)不会收呢?”

她本来想说“他是有家室的人”,但她怕Simon理解歪了,干脆不提,只紧扣主题:“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你尽早拿去退掉,我从来不收男生送的礼物。”

“如果不是礼物呢?比方说——工作服?”

“哪有这么贵的工作服?要送工作服,你给每个口译都送一件我就收。”

“那这裙子不是砸在手里了?”

“谁叫你不先问我一下就买的?”

“不是我买的,是陶沙买的。”

“他又没看过我手机里的照片,怎么知道买这条裙子?”

“他和你心有灵犀还不行吗?”

“别编神话了。”

Simon很认真地说:“不是编神话,真是他买的。他听我说了黑裙子的事,就跑去买了一条。跟你看中的那条不完全一样,但基本相同,就是贵一点,长一点。”

她有点相信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干嘛要买这么一条裙子?”

“他想让你成为酒会皇后嘛。”

“他自己又不去,干嘛想让我成为酒会皇后?”

“如果他去,你是不是就收下这裙子呢?”

她发现自己又说漏嘴了,马上斩钉截铁地说:“不管他去不去,也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收。好了,就这样说定了,再说我就生气了。”

“好吧,裙子你不收可以,但你一定要参加酒会,我指着你了。周六你们早点开始打扮,到时候我去接你们。”

打完电话,她忍不住跑去向詹濛濛汇报黑裙子的事。

但詹濛濛劈头就是一盆冷水:“不可能是闷闷买的!他到现在都没找到工作,挣的一点美元早就花光了,你看他自己穿的那都是什么呀!天天都是那件黑汗衫,圆领的,还是地摊货,拾破烂的老头子才穿那种东西。”

“但他不是给他老婆买了条四千多的项链吗?”

“所以把钱花光了嘛。”詹濛濛很有把握地说,“裙子肯定是Simon买的,他知道你舍不得花那么多钱买裙子,怕你穿太破烂了丢‘蓝色海洋’的人,所以先替你买下,再从你工资里扣。”

“但我工资不够扣啊。”

“他知道你的为人,不够扣你会补上的。”

她没什么可辩驳的了,只好说:“如果Simon退不掉裙子,我是不是该买下来?”

“你买了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让他砸条裙子在手里有点过意不去。”

“又不是你叫他买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

“别怕,他退不掉可以送给我。”

“那倒也是。”

她怏怏地回到卧室,鼓起勇气给陶沙打了个电话:“听Simon说,那条黑裙子是你买的?”

“请一定收下。”

哇,还真是他买的!她百感交集:“你为什么要给我买裙子?”

“你去酒会需要穿嘛。”

“你给女生买那么贵的东西,你的Lucy知道了不骂你?”

“这有什么要骂的?又不是花她的钱。”

哇,这水牛脖子还是个贤妻良母呢,难怪他那么宠爱。

她问:“你真的不去酒会?”

“不去。”

“为什么?”

他的回答跟Simon的解释一模一样:是因为怕老弟也要去,还带伙人去。

她问:“为什么你这么怕你弟?”

“不是怕他。小时候总欺负他,现在想弥补一下。”

“哇,想不到你还欺负过人呢。”

“呵呵,你一个小不点,想不到的事多着呢。”

“就是,比如你都有孩子了,我就没想到。”

“还有更想不到的在后头。”

她很好奇:“什么更想不到的?难道你已经有孙子了?”

“嘘——小声点,我就是孙子。”

他用的是郭德纲相声里“嘘,我就是(鸡)”的口气,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提议说:“我帮你把那条黑裙子带给你的Lucy吧。”

“她穿不进。”

“她很胖?”

“不是很胖。”

“那你怎么说她穿不进?”

“因为她比你胖多了。”

她故作惊讶:“真的?我就很胖了,她比我还胖多了,那得多胖啊?”

“你一点都不胖。”

她很开心,看来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比他老婆强多了。她问:“可不可以把她的片片发张来看看?”

他想了一会,说:“我用QQ发给你。”

他果真发了一张Lucy的照片过来。

她一看,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是太胖,但有点胖,作为生过孩子的人,应该算很不错的了,脖子上好像还没什么吊颈纹,也不粗壮,应该不算水牛脖子。

她问:“不是陶妈?”

“呵呵,当然不是。”

她郁闷地说:“你还是把裙子拿去退了吧,我从来不接受男生的礼物。”

“既然你坚持,我就拿去退了吧。”

“能退掉吗?退不掉的话还是拿来给我吧,我付你钱。”

“退不掉就给Lucy穿。”

“你刚才不是说她穿不进吗?”

“就不兴人家减肥?”

她突然失去了与他闲聊的兴趣,匆匆忙忙结束了对话。

酒会那天,她和詹濛濛老早就开始打扮,化了彩妆,粘了假睫毛,詹濛濛还戴了美瞳,她本来也想戴,但因为从没戴过,搞半天都没戴进去,好不容易戴进去了,又觉得很难受,只好取掉。

还没打扮好,接人的电话就打进詹濛濛的手机里来了,詹濛濛说:“快了快了,你再耐心等会儿。”然后关上手机,对她说,“是闷闷,在楼下等我们。”

“怎么是他来接啊?濛濛,你先把项链取了吧,让他看见不好。”

詹濛濛舍不得:“怕什么呀?就他一家买得起这项链?”

她没办法,只好在心里祈祷待会陶沙别望詹濛濛。但她看看她俩的穿着,就知道这是痴心妄想,因为詹濛濛穿着名牌晚礼服,蹬着名牌鞋,拎着名牌手袋,还戴着名牌项链,打扮得像只白天鹅。而她满身“淘宝”,穿的又是条黑裙子,难道陶沙会不看白天鹅,而看她这只丑老鸭?

打扮完毕,她忐忑不安地跟着詹濛濛下了楼,看见陶沙坐在宝马里等她们,穿着那件拾破烂老头的黑色圆领汗衫。

她心里一乐,呵呵,一“淘宝”,一地摊,还是黑吃黑,够雷!

詹濛濛抢进前排坐下,问:“怎么是你?Simon呢?”

“他很忙,分不开身来接你们。”

一路上,林妲最担心的就是陶沙往詹濛濛那边望,一直在思谋万一他发现了项链的事该怎么应付。但他好像听见了她的祈祷一样,没往旁边望,反倒是不停地看后视镜,有时跟她视线相遇,他就望别处去了。

她自嘲地想,看什么看?没见过“淘宝”啊?

陶沙把她们送到“蓝色海洋”大门外,停了车,但没熄火,也没下车,等她们两个下车后,他说了个“玩得开心!”,就一溜烟地把车开跑了。

两个女生进到里面,感觉酒会好像已经开始了,人人都在吃喝,有人拿着酒杯,有人拿着装食物的小盘子,站的站,坐的坐。只见一片西服革履袒胸露背珠光宝气谈笑风生,令人晕头转向。

詹濛濛如鱼得水,一个猛子就扎进人堆里去了,跟这个打招呼,跟那个飞媚眼,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球,引起了很多女人的羡慕嫉妒恨。

林妲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活动,只觉目不暇接,头脑发晕,中文英文都说不连贯了,哪里敢跟人交际,只能像躲迷藏一样,专找没人的地方去。

Simon发现了她,拿了一小盘食物过来给她,吩咐说:“别躲着呀,你负责那边一块,找几个人聊聊,帮我搞活气氛。”

她不得已往Simon指的那块走去,但她实在不懂如何找人聊聊,人家也好像没看见她一样,只顾聊自己的。

幸好有个香港老头主动跟她搭讪,她才不至于站在那里做呆鹅。但她不懂那人的粤语,还得老头子用半生不熟的国语和半熟不生的英语给她讲解,她成了“被口译”。

旁边有两个美国鬼子在交谈,她惊慌地发现,她,一个英语副教授的女儿,通过了国家四六级英语考试的研究生,并立志到美国鬼子的故乡去混学位的人,竟然绝大部分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搞得她心慌意乱,生怕有人看见她胸前的“interpreter(口译)牌子,趁人不注意,就把牌子翻了个面。

正在内疚不安呢,香港老头对她说:“偷吃的,偷吃的。”

她委屈地想,我怎么是偷吃呢?你不也在吃吗?其实我一点都不饿,根本吃不下,我做个吃喝的样子,也是为了显得不是我不跟人交际,而是我正忙着呢。

突然,她发现全场都静下来了,大家都停止了吃喝,转身向着大厅右边。她莫名其妙,跟风望过去,但被人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说:“Ladies and Gentlemen,驴四蒙,心丧蒙,女士们,先生们——”

她不明白怎么突然冒出个人来讲话,大家都开始吃喝了,这人是刚睡醒还是怎么的?

听众在窃窃私语,大概是在打听这是谁。

香港老头看了看小册子,内行地给她讲解。她不懂粤语,只听懂了一个粤式英语词:“西爱欧(CIO)”。

她恍然大悟,蓝少东出场了!

她顾不上礼仪了,从人群里挤到前面去看蓝少东。

咦,这不是咱们的Simon同学吗?刚才还是衬衣领带的他,现在套了身笔挺的深色西装,不打稿子地在那侃着呢。

6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22)

  1. 沙发?

  2. 地板

  3. 执子之手偕老

    地板

  4. thanks AiMi

  5. 哇!真好看

  6. Simon是蓝少东,那陶沙是什么背景呢?我又掉进另一个坑了。。。

  7. 猜错了!原来SIMON是蓝少东。可感觉还是一头雾水。

  8. 跟读中!我之前的猜测是错的。

  9. “Ladies and Gentlemen,驴四蒙,心丧蒙,女士们,先生们——”
    害我一口茶喷屏幕上啦

  10. 太有趣了!看的忍俊不禁。为果敢的林妹妹叫好!
    没想到艾米(或林妲)还看郭德纲呢,真是意外了!
    “偷吃的”是不是什么语言的?粤语或者英语,或者粤语式的英语?

  11. 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头说CIO,simon是作为CIO出场的啊,他不是蓝少东, Linda误会了吧

  12. 精彩!~~~

    不过呢,以我并不敏感的第六感脚:Simon并不是真正的蓝少总,他是打前阵的选手,精彩压轴的人后面才闪亮登场…….

  13. 哈哈,“淘宝”=陶沙+宝马:)

  14. “偷吃的,偷吃的。”
    ——多吃点,多吃点。

  15. 坚持认为“蓝少东”是陶沙。

  16. 业感觉蓝少东”可能就是闷闷,Simon只是在开头场的主持人

  17. 猜Simon said: Ladies and Gentlemen驴四蒙,心丧蒙,女士们,先生们—
    Now welcome Shaodong Lan! … 现在有请蓝少东!
    于是淘沙出场。

  18. 哈哈哈,笑死了,开心死了,不知道为什么,谜底揭出来西蒙是蓝少东,我高兴成这样。他装作不经意地告诉林妲裙子是闷闷买的,很地道嘛。

  19. 我还是相信陶沙是蓝少东。

  20. 笑喷了:“Ladies and Gentlemen,驴四蒙,心丧蒙,女士们,先生们——”

  21. 觉得Petal的分析很有道理,或许还没有真相大白?

  22. 一般都会有个人介绍一下演讲的人。

  23. 詹濛濛说:“快了块了,你再耐心等会儿。”

    应该是“快了快了”

  24. 呵呵,我仍旧这么觉得——闷闷是蓝少东:)

  25. 但他好像听见了她的祈祷一样,没往旁边望,反倒是不停地看后视镜,有时跟她视线相遇,他就望别处去了。
    ======================
    陶沙喜欢林妲,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26. 偷吃的,是不是指 toast?

  27. 不管明天是怎么样,我今天还是认为闷闷就是蓝少东。

    闷闷不是作为陶沙去酒会的,闷闷是作为蓝少东去酒会的。

  28. 还是”珍珠奶茶”童鞋厉害,” 偷吃的”=toast. 我嘴巴翻了多少个弯,都没琢磨出什么意思来。

  29. 嘘—小声点,我就是孙子。每次看到这都忍不住乐了,我觉得陶沙是蓝少东,一方面有照片为证,另一方面MM说他没工作,反而让我觉得不是没工作只是不好明说。

  30. 同意楼上几位,感觉闷闷才是蓝少东。

  31. 冰冰家的丁丁猫

    “偷吃的”是不是‘就是她”?

  32. 蓝少东怎么会是“Simon”呢!很意外有点不可思议。感觉“Simon”可能是司仪或演讲嘉宾,蓝少东另有其人。
    詹濛濛果然不负众望一溜烟的钻进富人群里不见了,不知道她看见真正的蓝少东是个神马表情呀?

  33. 闷闷是蓝少东

  34. 闷闷穿地摊衣服,住普通房子,但说不定是个低调有钱人。詹蒙蒙有后悔莫及的可能啊。

  35. 跟“常米”感觉的一样。好戏在后头!期待!

  36. “就是,比如你都有孩子了,我就没想到。”

    “还有更想不到的在后头。”

    ————————————————

    还有什么更想不到的呢?陶沙是蓝少东。

    看完这集感觉陶沙一方面透露自己有家室,一方面在接近林妲。

    如果陶沙喜欢的是林妲的妈妈,那对林妲的接近只是长辈的一种关爱。

    如果陶沙喜欢的是林妲,这种接近就是一种情不自禁了。可能陶沙和林妲一样现在也处于矛盾中,一边是老婆孩子,一边是喜欢的女孩。

  37. “驴四蒙,心丧蒙” – hahahahaha

  38. “这有什么要骂的?又不是花她的钱。”
    难道Lucy不是闷闷的妻子?
    不过陶沙好像是想要Linda以为他有老婆,孩子。

  39. #天蝎座的第六感告诉我,Simon不是蓝少东,闷闷童鞋才是。一般商务会议,第一个出来的说“ladies and gentlemen…..”通常是主持人,除非蓝少东自己兼差了,否则,首先出场的Simon童鞋只是打头阵,不系”男猪脚” – 蓝少东。

    同意“cystal”说的,Simon是CIO,林妲把他误会成蓝少东了。

    #“偷吃的,偷吃的。” – — 我这个粤语专业八级的怎么琢磨都猜不出来,“珍珠奶茶”太厉害了!!原来香港老头说的是英文,哈哈,我光往港式“煲冬瓜”的方向猜了,大方向没找对,其实艾米上下文给了足够的线索的。

  40. 艾米太厉害了,绘声绘色地描写,看得我时不时会心地笑,太精彩了

    同意楼上大多数同学的意见:SIMON只是个主持人,蓝少东另有其人,我也还是坚持原来的猜测,即闷闷=蓝少东
    我猜那条黑裙子,应该不会被退掉,可能将来有一天,还是会穿在LINDA身上。

  41. SIMON和闷闷的关系云里雾里的,感觉他们关系很近,很可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猜他俩之中的一个人是蓝少东。他们两个已经是这个故事的男主角了,不会再出一个蓝主角的。

  42. “还有更想不到的在后头。”

    ——-蓝少东就是我,嘻嘻!

  43. To VM09,
    通过陶沙说的“这有什么要骂的?又不是花她的钱。”
    不能判断lucy不是他的妻子。因为国外的很大一部分夫妻都采用AA制的。除了共同账户支付家里的开支,钱都是各花个的.

  44. “反倒是不停地看后视镜,有时跟她视线相遇,他就望别处去了。”
    ——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45. 呵呵,Simon这CIO还能做主持人呢!
    Simon开完场,蓝少东就该在后面出场了。我想,他就是闷闷。

  46. 驴四蒙,心丧蒙,
    ———————
    绝了,太地道了!

  47. 驴四蒙,心丧蒙,:女士们,先生们

  48. 难道陶沙会不看白天鹅,而看她这只丑老鸭?
    Linda 面對悶悶會自卑==還是忘不掉

  49. 多谢薰衣草和猪猪笑了的夸奖。:-)

    我现在猜测闷闷不是蓝少东了。如果他是蓝少东, 明明知道linda要去酒会,会看到自己, 为什么还要撒一个很快会被戳穿的谎呢?我猜测simon 和陶沙都不是蓝少东。蓝少东另有其人。而陶沙可能是蓝少东的同父异母的兄弟。

    ===引自原文===
    她问:“你真的不去酒会?”
    “不去。”
    ===引用结束===

  50. 与楼上很多童鞋一样认为SIMON是介绍蓝少东出场滴主持人,真正的蓝少东还木有出场~
    楼上有童鞋说SIMON是CIO不是蓝少东,似乎有问题,前面濛濛收到请柬的时候(16集)下面这几句应该表明CIO和蓝少东是同一个人:
    –詹濛濛指着小册子上的一行字说,“看见没有,‘神州’集团CIO(首席信息技术官),Shaodong Lan(蓝少东)将代表‘神州’集团致祝酒词。哈哈,少东蓝终于要现身了!”

  51. 我觉得simon就是蓝少东,因为他的讲话非常正式,不像是引荐别人,而且从大家安静到他讲话,中间有一段时间,因为林妲先是楞了,再跟风望过去,然后挤到前面去,这都是要花时间的,在这么一段时间里,如果要引荐,就已经引荐过了,simon是正式发言。

    林妲她们到的时候,就感觉已经开始了,也许蓝总已经讲过话了,引荐过儿子蓝少东了。如果simon不是蓝少东,那么他只是一个大堂经理,怎么会由他来引荐蓝少东呢?

  52. 可能大家心里有点不愿意接受simon是蓝少东这个事实,因为这样一来,詹濛濛就抢到豪门了,而林妲这么好的姑娘却一个也没捞着。

    我觉得故事不会这么结束,詹濛濛这么拜金,simon不会真的喜欢她的。现在simon肯定是喜欢林妲的,只不过林妲心里喜欢陶沙,一直在推拒他。等到陶沙已婚的事实被确认后,林妲还是有可能喜欢simon的。说不定simon就是林妲的白瑞德。

  53. 那个和LINDA搭讪的香港老头会不会就是蓝总?他说话用粤语,SIMON也会粤语,连唱那首《LINDA》也是粤语版的。SIMON 让LINDA负责老头所在的这一块,是不是特意的呢?仍然猜测SIMON是少东家。
    同 “jiazzaai” 一样 ,觉得“偷吃的,偷吃的。”——多吃点,多吃点。

  54. simon看来确实是蓝少东。 如果只是引见, 应该很快就讲完了, 但是文中说的是‘。。。不打稿子地在那侃着呢。。。’。

    另外还有, 发文之前还有有奖竞猜,发文后就没有链接了, 很可能是因为这集谜底已经揭晓。 simon 就是谜底。

  55. 说不定simon就是林妲的白瑞德。
    ——–赞同十年忽悠的分析。

    simon虽然有点油腔滑调,但他肯定是喜欢林妲的。现在看来陶沙已婚,又有孩子,恐怕不会轻易放弃婚姻。
    也许最后林妲接受了simon,但那时simon可能因求而不得,转身离开了。然后应了可不可不要走?

  56. 好看!

  57. 哇~ 一来就‘撞’上两集精彩的!
    看到“偷吃的”先纳闷了一下,接下来会场安静,然后就“驴四蒙,心丧蒙”了, 估计“偷吃的”是那个香港人在说英语“Toast”吧?就是说要主人要致祝酒辞了。

  58. 回复“charlottel”:

    把你的贴删了。CIO在前面已出现不止一次,并给了中文译文,你老人家看帖不仔细,到现在才恍然大悟,还当个新发现在这里惊呼,实在太幼稚无知了。我已经告诫过大家不要发幼稚无知贴,你可能也没看见吧?

    拜托以后成熟点,稳重点,没看全、没看懂时别乱发言。

  59. 回"匿名"
    夫妻有各自的账户并不意味着妻子不过问丈夫给其它女孩子买昂贵的衣服。周围大部分妻子都不工作,有老美也有老中,但一般妻子都不会不过问这种事。
    对门的妻子发现丈夫有外遇,妻子通过法律手段离婚,房子,孩子归妻子,丈夫还得保持她们的生活水平和以前一样,妻子以前不上班,现在仍然不上班,丈夫还要常来看孩子们,不仅是大事,包括每星期的那些球赛。离婚对在美的有产阶级是非常昂贵的。
    如果陶沙真的结婚了,而且打算离婚,又没入籍的话,美国的法律就管不到他了。

  60. 这次林妲是给陶沙打的电话,是不是他接的,林妲肯定知道,所以这次肯定是陶沙(上次的短信没这么肯定)。但他也没否认自己已婚,所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的确已婚,要么他想让林妲以为他已婚,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61. 林妲化了妆,还戴了假睫毛,一定比平时更美,所以陶沙老往后视镜看。詹濛濛平时就化妆,这次还是化妆,反而没有太大变化。酒会上的那群人,可能比较浅薄,不太会欣赏林妲这种秀外慧中的女孩,比较注意那些一心想引起别人注意的女生。

  62. simon承认自己有过一夜情,而且认为这很正常,就凭这一点,我就感觉他赢得林妲的机会很小。他对林妲的感情是什么性质的,也很不清楚,不排除“处女情结”在作怪,并没长远打算,就是想尝尝处女。

    相比而言,陶沙至少公开赞成“可遇不可求”,说明他要么是和林妲一类的人,要么他知道林妲是什么人,所以附和她讨好她。但Simon是连讨好都不知道该怎么讨。

  63. 旁边有两个美国鬼子在交谈,她惊慌地发现,她,一个英语副教授的女儿,通过了国家四六级英语考试的研究生,并立志到美国鬼子的故乡去混学位的人,竟然绝大部分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搞得她心慌意乱,生怕有人看见她胸前的“interpreter(口译)牌子,趁人不注意,就把牌子翻了个面。
    ====================
    艾米这段写得太形象了。我们从小接触的都是“中国式英语”亚。

    父母的婚姻状态好像对女儿的影响很大。我的朋友中,有的爸妈婚姻不幸的,在DATING时也不自信问题会多一点。幸运的时,LINDA的妈妈通情达理,也很支持LINDA。希望LINDA能找到自己的MR RIGHT。

  64. 《飘》里的白瑞德也是有一夜情的,他不是还叫鸡吗?simon应该不至于叫鸡吧?不过这都看林妲的了,如果她像郝思嘉一样,不在乎这些,那就没什么,如果她在乎,simon就没戏了。

  65. 十年忽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还是觉得闷闷才是蓝少东,闷闷不能白和蓝总长得象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