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28)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看到妈妈的手机留在客厅桌上,抓起就给陶沙打了一个电话,想问问他在哪里,也问问他知道不知道妈妈在哪里,结果却听到沙发的一角传出《Kiss Me Goodbye》的音乐声,她循声找过去,在沙发缝隙里挖出一个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hong(红)”,查了手机主人,确认是陶沙。

她觉得这人好两面派啊,当面毕恭毕敬地叫着“林老师”,手机里却用一个亲切的“红”来代表妈妈,真肉麻!

她索性把他手机里存的地址都调出来看,有好几个女性名字,还有一个“lin(林)”,她以为是自己,结果打开一看不是。她找半天都没找到她自己,气得把手机扔沙发角落去了。

过了一会,妈妈和陶沙说说笑笑地回来了。

她问:“你们这么早跑哪儿去了?”

妈妈说:“我看冰箱里没鸡蛋了,就到前面加油站去买盒鸡蛋 ,待会做早餐要用的。”

陶沙说:“我怕林老师身体没复原,就跟去当保镖。”

“你们怎么不叫上我呢?”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你没醒么。”

“你们不能叫醒我?”

两人又异口同声地回答:“想让你多睡会。”

她不吭声了。

那两人开始张罗做早点。

陶沙说:“林老师,还是我来吧,你坐沙发上休息会。”

她想,真的把“您”换成“你”了哇?还蛮听话呢,刚才在路上是不是已经把“林老师”换成“红”了哇?

吃过早饭,陶沙说:“浴缸和洗脸池好像都有点堵,可能是被头发塞住了,我去Home Depot (家得宝)买点Drano(一种清堵化学品)来把它们搞搞通。”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平时没注意把落发都拣出来,流到下水孔里,把孔堵住了。”

他很理解地说:“都是这样的,洗澡洗头的时候谁有本事把每根毛发都拣出来?总会流进下水孔里去的,隔断时间用Drano什么的清一清就行了。”

“我跟公寓的管理人员报告过了,他们说派人来修,但老没派来。”

“不用等他们,一瓶Drano就能搞定。”

“那就谢谢你了。”

“别这么客气嘛。”

他出去后,她问妈妈:“你们俩早晨约好去散步了?”

“哪里呀,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去买鸡蛋,他怕我体力不支,也跟去了。”

“干嘛要跟去?他自己去买不就行了?让你走这么远路,是不是想让你路上晕倒,他又把你抱回来?”

妈妈笑着问:“难道你还吃妈妈的醋?”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吃你的醋,如果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我高兴都来不及,干嘛要吃醋?”

“瞎说些什么呀!他多大,我多大?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他不是说你还比他小一两岁吗?”

“他说的是看上去,并不是事实嘛。”

“那就说明你在他心中就是那么年轻,”她很真诚地说,“真的,如果你们俩相爱,我保证不反对,你也应该找个伴儿了,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到美国来读书,再说他人好,如果他做我继父,一定会对我很好。”

妈妈说:“你别胡思乱想了,他对我好,是因为你。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不把丈母娘这关打通,是娶不到人家女儿的。”

“我觉得他对我没什么意思。”

“怎么会呢?如果他对你没意思,这么远跑来干什么?”

“他是为你来的,他手机里给你的号码设的名字是‘hong’。”

妈妈不相信:“不会吧,你是不是搞错号码了?”

“真的是的,我没搞错,不信我现在拿来你看。”说罢,她就跑到沙发角落去挖他的手机。

妈妈阻拦说:“别动他手机呀,让他看见多不好!”

她不管,硬是把手机挖了出来,找到“hong”,给妈妈看:“看,这不是你手机的号码吗?”

妈妈也呆了。

她说:“昨天他把你载那么远,我从岸边都看不到你们了,我当时还担心地想,他是不是爸爸以前的那个孩子?会不会是来报复你的?现在看来他不可能是爸爸以前那个孩子,也不是来报复你的,而是爱上你了。”

妈妈虽然嘴里还在说“别瞎扯了”,但看得出来,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有把握了。

两母女沉默了一会,妈妈问:“现在怎么办?叫他走?”

“干嘛叫他走?”

“你不是说他有可能是你爸爸以前那个孩子吗?”

“我觉得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他怎么会爱上你?”

“也许他把这当成一种报复方式?”

她打了个激灵:“哇,这种报复方式也真够——损的呢。如果你不知道,还跟他生个孩子,那我到底是叫那小屁孩‘弟弟’呢还是‘侄子’?”

妈妈嗔怪道:“越说越不靠谱了,我怎么会跟他——有什么事?我就是怕他对你怎么样,我嘛,一把老骨头了,也不怕他杀我剐我。”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妈妈说:“要不你出面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以前那个孩子的情况?我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你有他电话号码?”

“有,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我到美国来了,给我打过电话,说要过来看我,我没同意。”

“他知道不知道我来美国了?”

“我没告诉他,怕他跑过来。”

“你这么——恨他?”

“我一点都不恨他,只是怕麻烦,怕尴尬。”

她拿了爸爸的电话号码,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好几声,才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说的是英语,但听得出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她估计是爸爸,就用汉语说:“我找桂立平先生,我是——桂小林。”

那边一下没声音了,她又重复了一遍,才听到一个仿佛喜极而泣的声音:“小林,我是你爸爸呀,你到美国来了?”

“嗯。”

“妈妈叫你给我打电话?”

“是我自己打的,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她有点支吾:“就是你以前——就是我那个同父异母哥哥的事,他现在——在哪里?”

爸爸好像被问糊涂了,“那个”了半天才说:“他呀?我也不太清楚。”

她有点生气地说:“你是他爸爸,连他现在的情况都不知道?”

爸爸不吭声了。

妈妈一直在那里做手势,大概是叫她说话要有礼貌,但她仍然气呼呼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爸爸在那边很可怜地说:“小林,爸爸忙,走不开,你过来让爸爸看看你,爸爸给你买机票。”

“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你——在美国呆多久?”

“一个月。”

“就过来玩——两三天行不行?”

“你不怕你wife(妻子)不高兴?”

“她——回国探亲去了。”

难怪不得!我说你怎么这么大胆呢!

她说:“等我跟妈妈商量一下再告诉你。”

爸爸好高兴,连忙发邀请:“叫妈妈跟你一起来,我现在就给你们订票。”

她急忙说:“别订,别订,我们还没决定呢,再说我们还不止两个人——”

“你妈妈她——有男朋友了?”

“她没男朋友,不过有个男生在——我们这里,不知道是不是来追她的,我就是为这事才向你打听你那个儿子的事的。”

“呃——我真的不清楚他的情况,等我想办法打听一下——”

“你自己的儿子你还需要打听了才知道?”

“我——呃——最近没他的消息。你们先过来,把他也带来,我一看就知道了。你现在跟妈妈商量一下,定个日子,最好在25号以前——”

她打完电话,鄙夷地对妈妈说:“他叫我们两人都过去玩,把陶沙也带去,最好赶在25号之前,肯定是那个姓柴的25号从中国回来。”

妈妈脸上也有鄙夷,但更多的是怜悯:“这是何苦哦,就一心一意抓住一头,也能过个安生日子,像他这样这头也要蒿在手里,那头也舍不得放掉,最终是把自己搞得身心俱疲,还里外不是人。”

“他和姓柴的是不是没生孩子?”

“没生。”

“所以突然珍惜起我来了?”

“男人嘛,就是这样,年轻时不觉得孩子有什么重要,甚至把孩子当个负担。但老了之后就突然重视起骨肉之情来,可能过了一辈子,见识了各种人,还是觉得骨肉最亲,而且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不了多久了,才意识到孩子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唯一证据。”

“但他又不知道他那个儿子的近况,那是不是说明他还是更喜欢我、也就是更喜欢你呢?”

“我真的是一点都无所谓了,”妈妈问,“你想不想去他那里玩呢?”

“我?你想不想去?”

“我是不会去的。”

“还在恨他?”

“我一直都是这么说,我不恨他,真的。可能我这话说了没人相信,但的确就是这样,我不恨他。其实还在他跟前妻离掉婚之前,他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就已经有点坍塌了,说出来可能显得很矫情,就是几件很简单的事,一件是我有天看见他穿着一件又短又小的朱红色毛衣,绑在身上,显得很滑稽;还有一件是有天我突然看见他头上很多头皮屑。他一直很注意这些,总是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但就这么两次,就让我觉得他其实很普通,很一般。”

“就这么两件事,你就不喜欢他了?”

“也不是不喜欢他,就是没那么神秘了,吸引力慢慢消失了。结婚之后,这类事就越来越多了,因为两人天天在一起了,无处躲藏,他也不那么精心隐藏自己的缺点了,所以一点光环就彻底消失了。如果他不出国,我们可能会风平浪静过下去,因为那时离婚不像现在这么普遍。但既然他出国后找了别人,那对我也算一种解脱。”

“那你怎么一直不再结婚呢?我以为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呢?”

“不再婚是没遇到令我心动的人。”

“那你是一直都相信可遇不可求的?”

“其实也说不上相信这个了,应该说是相信‘爱情不存在,婚姻太麻烦’。”

她笑起来:“难怪我年纪轻轻就心如古井,原来是得了你的真传。”

妈妈慌忙说:“你可别像我这么颓废,我这是什么都经历了,颓废一点没什么,你还年轻,还什么都没开始呢。”

6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28)

  1. 地板

  2. 赶紧的,先占座!:)

  3. 回首青葱岁月

    我抢到沙发了?

  4. 靠前

  5. 为了看完这一集出去办事,一直在刷屏。哈哈。

  6. 难怪不得!
    ————————————————————————-
    多打了个“难”吧?

  7. 精彩!看得心里忽忽悠悠。。。

  8. 艾黃超級粉絲

    後座

  9. 叹气。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母亲的爱情观。这样想想也是一种解脱,既然爱情走了,婚姻不再,还不如想想单身的好。
    这下妈妈有警觉,估计是不会接受陶沙的了。我看陶沙不像是来骗林妈妈的,如果是,完全用不着把林红省略成一个字,说明他心里就是这么叫的。
    林妲真是个小侦探,这么快就探出了陶沙心里的秘密。

  10. 我爱故我在

    母女两人的对话看着真好,期待着我和我的女儿也能这样一起聊天:)

  11. 林妲和妈妈是真闺蜜呀!能这样沟通真是太好了!

  12. 从陶沙对林妈妈的种种表现都看出有点过头了,不像单纯来美国看林妲这么简单!

  13. 沙发!!!!

  14. “一件是我有天看见他穿着一件又短又小的朱红色毛衣,绑在身上,显得很滑稽;还有一件是有天我突然看见他头上很多头皮屑。他一直很注意这些,总是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但就这么两次,就让我觉得他其实很普通,很一般。”
    ——这~就是生活·····

  15. 唉!迷雾越来越大。

  16. 我也越看越晕了。。。

  17. 爸爸似有难言之隐,难道Linda同父异母的哥哥非“同父”?
    电话名字叫“hong”可能是因为已经有“lin”了吧~~
    追来了美国 又几次避免与Linda单独相处的机会:原本可以两个人去海边、原本可以趁林老师出去买鸡蛋,单独守着熟睡的Linda:)、原本可以两个人去旅行。。。
    是因为爱Linda,所以也爱护Linda的妈妈?还是来“报复”林老师啦?
    幸福地期待中~~

  18. 看的一头雾水,陶沙的举动是有点奇怪,如果单纯是为了讨好丈母娘,好像也有点过了,特别是手机里没有林妲的电话,却把妈妈的电话存了个暧昧的红,期待后续………

  19. 没看出淘沙对琳达的母亲有过分之举呀。。就是对丈母娘好一点,电话留的有点怪怪的

  20. 是不是第一个抢到沙发的

  21. 林妲听陶沙唱完《Linda》后,将手机铃声改成了《Linda》,陶沙的手机铃声是《Kiss Me Goodbye》,不知他以前就是这个铃声,还是听林妲唱过后改的,当时詹濛濛说过那歌也是林妲妈妈的最爱,但陶沙会因为詹濛濛的一句话就将此歌设置为手机铃声吗?毕竟他没听过妈妈唱啊,倒是林妲一曲唱下来把包间唱得鸦雀无声、把大家都唱成了木鸡,我觉得是陶沙被林妲的歌声“木鸡”之后苏醒过来设为手机铃声的。

  22. 是不是陶沙喜欢把人的名字存成一个字?因为已经存了一个Lin了,所以林红就存成”红”?手机里没有Linda的号是不是因为他牢牢记得Linda的号码?是不是还有可能因为Linda在美国用的那个号很快就会因为要回国而不用了,而她会一直和妈妈一起,所以陶沙只存妈妈的号?

  23. 回dyrj:

    “难怪不得”的用法是对的,方言,比起“怪不得”语气更强调一些,有“原来如此”的意思在里面。

  24. 雾里看花!

  25. 文中提到陶沙手机中的“hong(红)”、“lin(林)”,这个“(红)、(林)”应该是艾米给“hong、lin”加的注释吧,不知道陶沙手机中其他人的名字是不是大多也都以字母存储,如果是,那么陶沙的手机会不会还是在美国买的?会不会是美国的手机输入汉字不方便?因此用拼音存储汉字名字的通讯录。如果这样那么就会尽量存的简洁易记,至于“lin”不是林妲,有可能先有人占用了。在第15集里林妲给陶沙打电话时,“他一接电话就问:“Linda?’”,说明他手机里存有林妲的电话,他会用什么名字存储呢?“da、da lin、darling”?

  26. 我猜:林妲的爸爸和第一任妻子离婚后,他的儿子(闷闷)跟着妈妈,一开始可能很恨林红,暗中追查她。但当他知道爸爸又抛弃了林红和林妲跟别人结婚,而林红一直带着女儿没有再婚的时候,恨意全无,反而滋生出爱意,然后慢慢接触林妲…总之闷闷应该是喜欢林红的。

  27. 又见雪飘过

    感觉春天说的是对的。哎,谜一样的陶沙!

  28. 陶沙和林妈妈或是陶沙与林妲,期待可以拨开云雾见到真实的情感。

  29. 继续存疑中~

  30. 回复“丁香花”:

    “(红)”“(林)”是我加的汉语翻译,是为了让不懂英语(拼音)的读者阅读方便。

  31. 还有连“难怪不得”都不懂的人,也真让人无语了。

  32. 陶沙来美国十年了,很可能他已经习惯了这里人(同事 ,朋友等)叫人名,而不叫姓的习惯。而且已经有一个lin了(说不定这个lin也是个名,不是姓)所以林红就存成”hong”.

    不存linda的号码是因为怕被别人看了去,猜到他的心思?

    那美丽长夜会不会是因为linda对陶沙的误会,最后陶沙知道了,他于是觉得很尴尬,就选择离开, 而linda问他可不可不要走.

  33. 答案到底什么时候揭晓啊,这胃口吊得真够足的!

  34. 有没可能陶沙是林老师的学生,在大学里上大课,林老师已不记得他了,而陶沙却对林老师有深刻印象。。。。。。
    不希望陶沙对林老师有意思,可能是以林妲的视觉写的,总是希望男猪对林妲有情意。:)

  35. 猜一下陶沙随养父姓陶,蓝总是舅舅,生父是桂立东。这就好解释西蒙说他是不是爱林妲时候,他说“你以为错了”。

  36. 胃口被吊起来了。。。

  37. 陶沙还有可能是很久以前暗恋林红老师的学生,《kiss me goodbye 》手机铃声是为林妈妈而设的,对林妲来说,妈妈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陶沙对妈妈的表现让她有点吃醋,但他们两个真能在一起,林妲会祝福的;林妈妈明白女儿的心思,所以她想让女儿幸福,可不可不要走,指的是陶沙吧,接着看下集。。。

  38. 以前着实不知“难怪不得”,学习了。
    谢谢艾米和春天!

  39. ”难怪不得”,我小时候经常说或听到,不过现在生活中好像听得少了,说得也少了。
    两眼泪汪汪啊。。。

  40. 妈妈不相信:“不会吧,你是不是搞错号码了?”
    “真的是的,我没搞错,不信我现在拿来你看。”说罢,她就跑到沙发角落去挖他的手机。
    ————————————
    看到这句话让我联想到了。艾颜妹妹挖手机的样子,呵呵!太可爱了!

  41. 谢谢艾米!很喜欢这种加汉语翻译的写法,真的大大方便了象我这样英文不行的人。

  42. 彻底晕了!又回头看了前面的。觉得陶沙和林妹妹的对话里,他挺为林妹妹考虑的。特别是25集里相见时的幸福:
    —————————-
    他一笑:“你做过这样的梦?”
    —-也不计较他当时为什么不解释了,一直冲他笑,他也冲她笑。
    “你对朋友真好啊!”“朋友对我也很好啊。”
    他笑而不答。
    “你们给不给我这个荣幸,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啰?”
    他说:“就是想到你们在这里交通不方便,所以赶过来看看。”
    陶沙已经捷手先付,并小声对她说:“给濛濛打电话的时候,别说我在这里。”
    他举起手,做个刮她鼻子的样子。她笑着跳到一边去了。
    ———————————
    这三集看得心颤颤的,不是说闷闷喜欢林妈妈不好,但是觉得这接近方式————
    还是耐心等着米妈掀盖头吧!

  43. “一件是我有天看见他穿着一件又短又小的朱红色毛衣,绑在身上,显得很滑稽;还有一件是有天我突然看见他头上很多头皮屑。他一直很注意这些,总是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但就这么两次,就让我觉得他其实很普通,很一般。”
    看得这段话,两眼泪汪汪啊,知己简直是知己啊。

  44. 冰冰家的丁丁猫

    林爸和林妈的结合是不是就是一种个人“崇拜”,最终还是被婚姻生活的平淡所掩埋。。。淘沙,赶快解开谜底吧,很揪心啊。。。红,会不会事国外的方式,记录的都是名而不是姓?。。不过也有可能是真的姐弟恋,总觉得如果是顺利的琳达和淘沙在一起就太平淡了。。哎,我真的是两面派。。

  45. ———-
    “真的,如果你们俩相爱,我保证不反对,你也应该找个伴儿了,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到美国来读书,再说他人好,如果他做我继父,一定会对我很好。”
    ———-
    像LINDA说的那样如果陶沙跟林妈妈相爱也不错…有点希望陶沙爱林妈妈并能让林妈妈不去信那句“爱情不存在,婚姻太麻烦”了~

  46. 两人一起去买鸡蛋的事儿,从陶沙这方面讲,一则可能是他确实担心林老师身体没康复,二则极有可能是为了让林老师放心,他想啊,那么窄的房间留下醒了男士和熟睡的女儿,林老师外出会担心吧?从林老师这方面讲,可能也确实不想让一个尚不熟悉的男士单独留在熟睡女儿的身边,所以在陶沙提出陪她买鸡蛋时她巴不得正好把他带出去呢。

  47. 看了,猜过,满眼飞“枪子儿”,连艾米挂的“枪、影儿”都分不出来了:)
    没看过瘾,自我把玩一下艾米给诸位人物取的名、姓。
    林红、林妲——林,透着灵气,“红”是个色、但有点过气;“妲”沾点仙气,有鬼力:)
    桂立平——“桂”带点生气儿;可“跪”着也未必能摆平各方:(
    “他和姓柴的是不是没生孩子?”
    ——假设第一任姓“陶”(是陶沙他妈),“陶”成器;林红”是第二任,那第三任的“柴”~女可就不滋润、太干枯鸟:(

  48. 回复“missbrightsidecrystal ”:

    你这是想当然吧?家庭给林妲和妈妈带来了什么负面影响?难道他们从离婚中学到的东西是“负面影响”?还有林妲父亲付生活费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他父亲不付?难道不可以是她妈妈不要吗?你说美国法律规定孩子父亲要付生活费,但林妲的父亲不正好是在美国吗?

    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的东西,就不要发在这里了。

  49. 看到这个”hong”字,整个儿失重了,找不到重心了。:-)

    可能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所以有困难想像陶沙就凭看了林妈妈的相片,听了一些林妈妈的经验,有好感是会的,但这好感一直让他跨过太平洋,追到美国来?当然我们不知道陶沙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也想像不出那把火烧得有多大。

    如果他是林妲的异母同父的哥哥,而且只是要了解一下林家的生活,恐怕不需要专程跑到美国来吧。这么大老远地来了,一定有一个很大的动力。林妈妈是不是可以用长辈的身份问一下陶沙父母亲的情况,看能不能问出什么线索? 或者借口与陶沙合个影,把照片传给林爸,看他有没有可能认出来?(这个方法可能不管用,听他的口气,对那个儿子是很陌生的。)

  50. 陶沙电话里没林妲电话号码,很好理解。他在美国用的是美国的手机,而林妲在美国和妈妈公用一个手机,有了妈妈的号码,就等于有了林妲的号码,不用分开存两次。至于国内那个手机,里面肯定有林妲的号码,如果没有,那就是存在脑子里。林妲现在在美国,陶沙的美国手机干嘛要存她在中国的号码?

  51. 恢复”薰衣草”:

    “可能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所以有困难想像陶沙就凭看了林妈妈的相片,听了一些林妈妈的经验,有好感是会的,但这好感一直让他跨过太平洋,追到美国来?”

    — 在这点上咱俩想法完全一致,哈哈,看来我跟你一样不浪漫:)

  52. 回复“missbrightsidecrystal”:

    把你的贴删了,也把你的IP封了,你先潜水看帖吧,因为你的水平没到在这里发言的地步,而你又不听别人的批评。

    你对“负面影响”的理解有问题。离婚和生活困苦,不等于就一定造成负面影响,事实上,林妲的妈妈和林妲在爱情问题上都很豁达成熟,离婚并没使她们变得愤世嫉俗,也没使她们变得不敢追求爱情。

    还有“自圆其说”,你也不懂,因为你的确没能自圆其说,还不让人批评。你不能证明林妲的父亲没从经济上支援林妲母女,就擅自下结论说他不付孩子生活费。

    每个人可以有不同意见,但必须是正确的,如果你的意见不正确,还不许别人批评,那就趁早别在这里发言。

  53. 回复“匿名(122.213.109.* 日本千叶的IP)”:

    你说你是不是很白痴?你叫我别跟人辩论,说辩论耽误了我写《美丽长夜》,不值得,说你还等着看《美丽长夜》。你以为你是谁?你等着看,我就该放下手中的活写给你看?我砸白痴影响我贴《美丽长夜》了吗?你白看了我写的故事,不感谢我,不支持我,还在这里指手画脚提要求,找砸!

  54. 妈妈真是智慧豁达。想起静秋说的,“命运就是如此,不豁达又能怎么样呢?”。这样真的减少很多无谓无用的痛苦。

  55. “你们怎么不叫上我呢?”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你没醒么。”
    “你们不能叫醒我?”
    两人又异口同声地回答:“想让你多睡会。”
    她不吭声了。
    那两人开始张罗做早点。
    ———————————
    这个“两人”,“两人”,“那两人”写的真是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