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31)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爸爸洗完澡出来,穿着陶沙的衣裤,肚子那里绷得紧紧的,裤腿那里又空荡荡的,像两根筷子上插着一个大萝卜,很滑稽。

林妲忍不住笑了起来。

爸爸走到女儿跟前,有点尴尬地问:“你妈妈还没睡吧?”

“怎么了?”

“我想跟她商量点事。”

“应该还没睡吧,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去看看,想跟她商量点事。”爸爸边发声明边往妈妈卧室那边走去,还不忘关照一句,“你们今天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陶沙立即响应:“是有点累了,我去睡觉了。晚安。”

她有点气爸爸,你想去泡妈妈你就去泡,干嘛管我们睡不睡觉?我都是想方设法成全你和妈妈,你倒好,光知道拆散我和陶沙。

她咕噜了一声“晚安”,跟在陶沙后面往自己的卧室走。

他俩的卧室在同一个方向,都是在楼上客厅的一边,而妈妈的卧室在客厅的另一边。选卧室的时候,大家都让她先选,她开始选了个有挂衣间的卧室,后来见陶沙选的卧室离她挺远的,就借口自己的卧室离洗手间太近,怕有气味,换到陶沙对面的卧室里去了。

她也不知道这么换了有什么用,就是觉得机会难得,来了美国就一直跟妈妈挤一个房间睡一张床,现在好不容易把妈妈甩掉了,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跟陶沙单独聊聊。

等爸爸走远了,她便紧走两步,追上陶沙:“喂,你说我爸妈他们——”

他转过身,小声说:“你不会跑去eavesdropping(偷听)吧?”

她没听懂那个英语词:“嗯?”

“就是偷听。”

“我的房间离他们那么远,怎么偷听?”

“那你刚才干嘛不选你妈妈隔壁的房间呢?”

“刚才我以为老爸会回他自己家去住呢,哪知道你把他留下了。”

 “哪里是我把他留下的?是他自己想留下。”

她好奇地问:“你说我爸我妈他们会不会——”

她的意思是问“会不会是在讨论我俩的事”,但他显然理解错了:“你爸爸肯定有那个意思,但你妈妈肯定不会答应,你等着瞧吧,你爸过会就会被赶出来。”

“哈哈,那我现在不睡觉了,等着看我爸的笑话。”

“你太调皮了,”他忍住笑,问,“你小时候也这么调皮?”

“不啊,我小时候很老实的。”

“我不相信。”

“真的,就我跟我妈两个人,可怜兮兮的,我哪里还敢调皮啊?都早熟了,老惦记着安慰她。”

“那你现在可以多调点皮,把以前的损失补回来。”

“现在他们正忙着呢,我跟你调下皮吧。”

他像没听见一样说:“不早了,去卧室睡觉吧,晚安。”说完,就溜进自己卧室去了。

她只好鹦鹉学舌地道声“晚安”,也进了自己的卧室,但怎么也睡不着,一会想着爸爸妈妈在干什么,一会想着对面的陶沙在干什么。想了一会,终于心生一计,爬起来去敲他的卧室门:“睡了没有?睡了就算了——”

他来给她开了门,她往里面看了一眼,见被子掀开一边,好像是睡了又爬起来的,便说:“对不起,把你从床上弄起来了。我想借你手机用用,给濛濛打个电话,我的手机在我妈那里,现在不好去拿。”

他马上把手机拿给她,又叮嘱说:“别告诉她我在这里。”

“知道。”她接过手机,但赖着不走,像探讨国家大事一样严肃地说,“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你说我待会打电话该不该把Simon有老婆孩子的事告诉濛濛?”

“告诉她干嘛?”

“难道就让她蒙在鼓里?”

他不吭声。

她生怕他不想谈这个话题,会叫她回卧室睡觉,连忙说:“你说不告诉,我就不告诉。”

“我没说不告诉,只是觉得濛濛不会在乎这种事。”

“Simon呢?他在乎不在乎?我的意思是,他——会不会为了濛濛跟他老婆离婚?”

“他很爱他的女儿,和他老婆也没什么太大矛盾。”

“就是说矛盾还是有的,只是不太大?”

“矛盾嘛,当然会有啦,难道结婚七八年的夫妻,还会一点矛盾都没有?”

“难道所有结婚七八年的夫妻都有矛盾?就不兴有例外?”

“有没有例外我就不知道了。”他说,“我们进里面来说吧,站在这里——”

她求之不得:“好的。”

她跟着他走进卧室,他指着床说:“你坐那里吧。”

“那你呢?”

“我坐椅子。”

“还是我坐椅子吧。”

“这椅子的腿有点问题,别把你摔了。”说着,就修理起椅子来。

她跟过去看他修理,问:“我爸为什么放把坏椅子在这里?想让租户摔个狗吃屎?”

“哪里呀,可能是外面捡来给租客们用的。”

“外面还能捡到椅子?”

“别说椅子了,什么都能捡到,这屋子里的家具电视什么的,可能都是捡的。那些打工的,到处流动,不会自己去置办家具,你爸爸配备好这些,房子就比较容易租出去。”

“我爸还很有生意头脑呢。”

“那是当然,不然怎么能在美国白手起家?你卧室里的床还行吧?要不行的话可以跟我换一间房。”

“刚才我睡了一下,好像还可以。”

他站起身:“我们去你卧室看一下。”

两人来到她那间卧室,他躺上去颠了颠,又掀开床单看了一下,说:“还行,不算太旧,比我那个强点,你就在这睡吧。”

说罢,他就往自己卧室走,她又跟了上去。

他没阻拦她,进了他的卧室,他指指床,示意她坐那里,他自己则坐在那把坏椅子上。

她在床上坐下,邀请说:“你也坐床上吧。”

“没事,我就坐这儿。”

“待会摔了可别怪我没叫你上床。”

他有点暧昧地笑了一下,她赶快声明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

“你笑的那个意思。”

“我笑的是什么意思?”

“你懂的!”

“我不懂。”

她急了:“你就懂!你就懂!”

他没再逗她,催促说:“你跟过来不是要说事的吗?”

“对,我想帮濛濛打听一下,看Simon有没有离婚再娶的可能。你不是从小就跟Simon在一起吗?你肯定知道他和Lucy的恋爱经,说给我听听,让我看看他们感情基础牢不牢。”

他想了一下,干巴巴地说:“他们是同学,认识很多年,结婚也很多年了,小孩都快七岁了。”

“人家一本恋爱经,你就用这么几句话一带而过了?”

“那你还想听什么?”

“你觉得他老婆比濛濛怎么样?谁更漂亮?”

“不好比,两种不同的类型。”

“Simon和他老婆吵架吗?”

“结婚七八年了,吵架当然是免不了的。”

“但是不会离婚,对吧?”

“嗯——不好说,离婚这事——太难预测了,有时觉得感情很好的夫妻,突然一下就离了。有些看上去不般配而且吵吵闹闹的夫妻,过了很多年又没离婚。”

“上次Simon送我回家的时候,谈到了离婚的事,他那时是在说你,现在想来应该是在说他自己,听口气他是会离婚的,还说什么孩子判给妈妈,爸爸在中国不用探视孩子之类的,所以我觉得濛濛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Simon那番话不是针对濛濛说的吧?”

“那还能是针对谁?”

他没正面回答,只分析说:“其实已婚男人离婚不离婚,要看他的小三是谁了。如果是他很爱的小三,那他拼死拼活也要离婚,就像你爸爸一样,哪怕妻离子散众叛亲离,脱一层皮他也要离。但如果只是他换个口味的一夜情,那他就会扯出各种理由来拖着不离。”

“那你觉得濛濛对Simon来说算哪种?”

“恐怕得算后一种。”

她想起Simon说过“一个人生活,也有生理需求”之类的话,不由得问:“Simon是不是只把濛濛当个——临时解决某种需求的工具?”

“有可能。”

“Lucy干嘛放着国内的清福不享,偏要一个人带着孩子呆在国外呢?这不是给了小三可乘之机吗?还是她对自己的老公特有信心?”

“也不是什么特有信心,主要是觉得孩子在美国念书比较——轻松。”

“那他们自己就为孩子牺牲,永远不见面?”

“怎么会永远不见面呢?两个人都有节假日,可以互相探亲嘛。”

“但是现在放暑假,Lucy怎么不回国探亲呢?”

他笑了一下,解释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有暑假放?Lucy又不是在学校工作,哪来什么暑假?”

“她圣诞节会不会回国?”

“应该会。”

她失声道:“那濛濛怎么办?”

他耸耸肩,没回答。

她愤愤不平:“Simon怎么可以这样?脚踏两只船——”

“他不算脚踏两只船吧?是濛濛想泡他,但他不一定有那意思。”

她也知道有这种可能,觉得这个话题没什么可谈的了,转而问:“你对Lucy怎么这么了解?”

“以前是同学,后来又在一个地方工作,当然了解。”

“那你以前是不是也爱着Lucy,但被Simon捷足先登了?”

他龇了一下牙:“你是谁都不放过,都要乱点一下鸳鸯谱的哈?”

“老实说,暗恋过人家没有?”

“没有。”

“为什么?”

“不为什么,没有就是没有。”

“那你几十年来就没爱上过任何女生?”

他想了一阵,说:“爱上过一个。”

“谁呀?不要告诉我是‘陶妈’。”

他一听到“陶妈”二字就很不自在,但也没说什么,只回忆说:“上高中的时候吧,很喜欢班上一个刚转来的女生,个子很小,单亲家庭,好像是她妈和一个什么相好的男人生的,但那个男人有家室,后来就丢下她们母女跑掉了,她妈好像没什么经济来源,不知道靠什么生活,她穿得很差,在班上很受欺负。”

“你那不是爱,是同情吧?”

“可能是吧,反正就是很在意她,把家里给的零花钱都偷偷送给她,还总是罩着她,不许别人欺负她。”

“为她打过架吗?”

“打过。”

“为她写过诗吗?”

“没有。”

“为什么?”

他无奈地一笑:“这也要问为什么?答案明摆着的嘛。”

3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31)

  1. 沙发?

  2. 好开心啊!真的是沙发!好久没有抢到喽!

  3. 前排~

  4. 艾黃超級粉絲

    前排!谢谢艾米!

  5. 回首青葱岁月

    我抢个地板先!

  6. 先留言再看

  7. 呵呵呵,Linda终于和闷闷独处了,聊得还挺开心……

  8. 林妲终于“出手”了,闷闷终于接招了,哈哈,加油,大大地加油!
    看对话总让我想起艾黄。还好,闷闷没锁门,林妲也没那么寸(是哪个字啊?就是倒霉的意思),正好在不凑巧的时候转门锁。
    奇怪,闷闷没有提到陶妈。看他自述喜欢的人,还真有点英雄救美人的架势。西蒙这个时候要是能出来就好了,欺负一下林妲,说不定会把淘沙的真心给逼出来。:))

  9. Linda开始“烤问”陶沙了:)陶沙对Linda小时候的事感兴趣,又老老实实接受拷问,应该是喜欢Linda的吧,可为啥又那么小心不让Simon知道呢?

  10. 该出手时就出手,哈哈。

  11. 陶沙只说高中喜欢的那个女生,而不提“陶妈”,是不是避重就轻啊?

  12. 陶沙被林妲拷问到“呲牙”,哈哈!

  13. 林妲终于跟陶沙独处接上头了,呵呵,期待中。

  14. 说是这么说,没准西蒙一出现就把林妲淘沙的甜蜜气氛搅黄了,俩人互知底细,他会咋猜测淘沙米国之行的目的呢?会不会和陶妈有关?

  15. 她只好鹦鹉学舌地道声“晚安”,也进了自己的卧室,但怎么也睡不着,一会想着爸爸妈妈在干什么,一会想着对面的陶沙在干什么。想了一会,终于心生一计,爬起来去敲他的卧室门:“睡了没有?睡了就算了——”
    ———————
    看到这段想起了《十年忽悠》
    ————————-
    他站起身:“我们去你卧室看一下。”
    两人来到她那间卧室,他躺上去颠了颠,又掀开床单看了一下,说:“还行,不算太旧,比我那个强点,你就在这睡吧。”
    说罢,他就往自己卧室走,她又跟了上去。
    ———————–
    看到这段想起了《十年忽悠》里,“艾伦”走哪儿“艾米”跟哪儿的情景!
    ————————
    他没正面回答,只分析说:“其实已婚男人离婚不离婚,要看他的小三是谁了。如果是他很爱的小三,那他拼死拼活也要离婚,就像你爸爸一样,哪怕妻离子散众叛亲离,脱一层皮他也要离。但如果只是他换个口味的一夜情,那他就会扯出各种理由来拖着不离。”
    —————————
    感觉“Simon”要是离婚也是为了能和林妲在一起。跟蒙蒙只是生理需要,没有真感情的。

  16. 看到LINDA半夜去敲门,想起艾米的“一夫当关”来:)

  17. “上次Simon送我回家的时候,谈到了离婚的事,他那时是在说你,现在想来应该是在说他自己,听口气他是会离婚的,还说什么孩子判给妈妈,爸爸在中国不用探视孩子之类的,所以我觉得濛濛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Simon那番话不是针对濛濛说的吧?”

    “那还能是针对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难道Simon是针对Linda说的?
    我再猜一下:“可不可不要走”是Simon对Linda说的

  18. 到处都是枫叶

    “看到LINDA半夜去敲门,想起艾米的“一夫当关”来:)”
    —和路喜同感。Linda也是一个聪明勇敢的女孩子

  19. 到处都是枫叶

    “爸爸洗完澡出来,穿着陶沙的衣裤,肚子那里绷得紧紧的,裤腿那里又空荡荡的,像两根筷子上插着一个大萝卜,很滑稽。”
    — 好形象的比喻啊,笑喷了

  20. 那高中女孩的家境,有一点点像林妲的,所以那晚在”蓝色海洋”,林妲一下把他吸引住了。

  21. ““为她写过诗吗?”
    “没有。”
    “为什么?”
    他无奈地一笑:“这也要问为什么?答案明摆着的嘛。””
    — 是因为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跟现在一样?
    还是Lucy就是那女孩,给伶牙俐嘴的Simon抢个先?
    我满屋子地找,也没找到答案。

  22. 哈!两个终于在美国独处了。好象都是林妹妹在主动出击麻,

  23. 陶沙躲林妲,可能真象上集胖牛妈猜的那样,掩盖自己的“贪婪”:)
    另外,很好奇“陶妈”和陶沙的关系。上集提到她时,陶沙就哑巴了,脸红了。这集一听到“陶妈”二字就不自在。18集时simon说过陶沙以前很迷陶妈,但他说自己只爱过一个女生,接着就讲起了高中的事情。那么,这个女生肯定不是指陶妈了。陶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24. “肚子那里绷得紧紧的,裤腿那里又空荡荡的,像两根筷子上插着一个大萝卜”太好笑啦,笑死人鸟。 jldy

  25. 我觉得这集仍不能说明陶沙爱的是林妲,而不是林妈。他一方面极力拒绝林妲的亲近,另一方面也在等着林爸自己败下阵来,他有把握,所以积极创造机会让林爸去试探。

    林爸肯定是有重修旧好的意思的,不仅口头上提出了,行动上也在积极巴结,但成功的可能很渺茫。不要说他现在老态龙钟,就算他仍然玉树临风,有了那几十年背叛的历史,林妈都不会接受他回头。

  26. 陶沙讲的这个唯一爱过的人,其实是在暗示林妲,他对她的照顾帮助,都是出于同情。

    从他们对simon婚姻的引论看来,simon仍然有可能咸鱼翻身,成为男主,把林妲追到手,可能会像林爸一样,为了林妲不惜众叛亲离,最终感动林妲。

  27. 被十年忽悠这一忽悠,我又找不到北了,哈哈
    本来我的判断是:陶沙之所以一直躲着LINDA,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自己和LINDA有年龄上的差距,二是他在顾忌着SIMON。应该从他和SIMON的接触中,他感觉SIMON可能也是真心爱上了LINDA,而且SIMON也肯定在他面前流露过这方面的心迹,所以他迟迟不敢对好友喜欢的女子表白,但是他自己也实在太喜欢LINDA了,所以不远万里追到美国来。他一次次告诉LINDA不要告诉ZMM他在这里,我感觉会不会是他也不想让SIMON知道他在这里?
    刚才再看一下十年忽悠的评论,特别是后面一段:“陶沙讲的这个唯一爱过的人,其实是在暗示林妲,他对她的照顾帮助,都是出于同情。”感觉这个也很有道理。如果是这样,那么陶沙就真的是为了林妈而来的了,可他为什么又会答应和LINDA的假结婚呢?就单纯为了给LINDA办个身份?可以后他怎么和林妈相处呢?从女婿变成丈夫?
    还有SIMON唱的粤语版的LINDA,我也一直在惦记着,难道真会如十年忽悠所言,SIMON会咸鱼翻身,变成真正的男主?
    故事越来越有悬念了,非常期待后面的精彩篇章。。。

  28. 文中:“上次Simon送我回家的时候,谈到了离婚的事,他那时是在说你,现在想来应该是在说他自己,听口气他是会离婚的,还说什么孩子判给妈妈,爸爸在中国不用探视孩子之类的,所以我觉得濛濛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Simon那番话不是针对濛濛说的吧?”
    “那还能是针对谁?”
    他没正面回答,只分析说:“其实已婚男人离婚不离婚,要看他的小三是谁了。如果是他很爱的小三,那他拼死拼活也要离婚,就像你爸爸一样,哪怕妻离子散众叛亲离,脱一层皮他也要离。但如果只是他换个口味的一夜情,那他就会扯出各种理由来拖着不离。”

    从陶沙最后这段话中,我感觉陶沙说的就是SIMON对LINDA的态度。所以在他看来,SIMON也是爱LINDA至深的,为了她甚至不惜妻离子散,众叛亲离,所以尽管他也很爱LINDA,但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他也只好压抑自己的感情。

  29. 还是觉得Simon不会变成男猪。他的“性爱分家论”,Linda应该不能接受。林妈在知道桂爸已婚前就已经爱上了他,而Linda现在已经知道Simon已婚,很爱女儿,跟老婆感情也没大问题,所以Simon离婚之前应该不会爱上他;而Simon这么实际的人,若不肯定离婚后Linda会爱他,应该就不会离婚。

  30. 桂爸若对林妈情深款款的重新追求还有点希望,象现在这样上来就说想复婚,又直接有那方面的意思,可能就只会让林妈反感了。

  31. 补完了这两集和跟帖,又重读了前面的,试着从闷闷的角度来看Linda:
    闷闷相亲被林妹妹的歌声吸引,来个英雄救美。
    搞错时间见林妹妹,共进晚餐。林妹妹只把自己当作陪衬的。(”居然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吃很少,就走人。)
    4人聚餐,闷闷的泄密举动,因为Simon的到来而搅黄。(陶沙很快放开她,她也连忙跳到一边)。
    送林妹妹她们回家,闷闷看到的:(Linda扭头看着路边,仿佛在苦练夜视神功一般。)
    闷闷接到林妹妹的电话(激动?),但因为那段聊天记录,被林妹妹认为(这次你阻拦不力。)闷闷又找了个见林妹妹的理由“带东西和送机”,并寻找聊天的话题。知道林妹妹要参加酒会买黑裙。而这些却因为”短信和项链”原因.,一下子全泡汤了。(“你叫Simon把东西带给我吧。”“我走的时候也不用你送机了,我找到人了。”):(“你还是把裙子拿去退了吧,我从来不接受男生的礼物。”)
    ——-好戏没开片,就结束了。闷闷没找到Linda喜欢他的依据,竟连见面的机会也失去。
    闷闷表现不错,跨过太平洋追:
    第一天见面:(他一笑:“你做过这样的梦?”“比喻的说法嘛。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不是闷闷想要的答案,(难受?)
    林妹妹听到陶沙没家室的解释:(一直冲他笑,他也冲她笑。)——这一笑,闷闷看到点希望。
    (“你对朋友真好啊!”“朋友对我也很好啊。”)—–因为林妹妹没摸到风,闷闷没听到期待的答案,希望又走远了。
    林妹妹和妈妈答应一起去旅游,闷闷继续求证:(他说:“就是想到你们在这里交通不方便,所以赶过来看看。”)—-闷闷没看见林妹妹想亲他的攻击性企图,(闷闷继续难受?)
    买电话卡,闷闷大胆求证:(他举起手,做个刮她鼻子的样子。她笑着跳到一边去了。)
    ——-国外第一天闷闷没找到想要的答案,而且还加进了林妈妈这个关卡。
    第二天:海边游玩,因为妈妈晕吐,闷闷尽心伺候。妈妈这关卡有所松动。(那天晚上,妈妈没再赶陶沙去住旅馆,而是主动说:“小陶啊,你把旅馆退了吧。”他感激涕零:“好的,我就住客厅,沙发床挺好的,谢谢林老师。”)——-闷闷又看到点希望了。
    第三天,因为早上的手机插曲,所以才有闷闷见林爸爸的机会,让闷闷看到了林妹妹的另一面,也总算找到一点林妹妹喜欢自己的信号。
    (他笑着问,“你不是在吃你妈妈的醋吧?”)(他龇了一下牙:“你是谁都不放过,都要乱点一下鸳鸯谱的哈?”)
    ————————–
    那下面的话我就这样理解闷闷:
    (他学着爸爸的腔调说:“都由你。”)—–闷闷没想到对望的结果,林妹妹说出的竟是“假结婚”,所以他用了这三字。
    (“男人嘛,喜欢了谁,就怕谁,怕得罪她,怕她生气,怕她不要他了。是不是啊,小陶?”陶沙连忙回应:“是这样的。”)米妈的“连忙”二字,真是点睛的。这也是闷闷的心里话。
    林妹妹的这句话:(“现在他们正忙着呢,我跟你调下皮吧。”)
    ——-我想闷闷心理又要开始打鼓了,后面的对话又成了林妹妹对他的“调戏”,闷闷的长夜真是漫漫!
    耐心等待米妈掀盖头!

  32. 小丑鱼的分析和我想的差不多,握爪!

  33. 看了“极限攀岩”那篇,突然有个灵感,是不是陶沙极限攀岩的时候受伤,变得不能人道,或者不能生育了?

  34. 陶沙的弟弟是条暗线,会不会是艾米挂的枪?

    有没有这个可能:陶沙的弟弟遇到了大难处(重病或者犯法被抓),需要大量金钱,陶沙也就是“蓝少东”为了金钱和生父蓝总妥协,回国帮助蓝总打理生意。而林妹妹已经适应了美国生活,林妈妈也在美国有了新的感情归属,一家人其乐融融,大家都一起挽留陶沙“可不可不要走”???

    有没有这个可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