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3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不明白:“什么答案?明摆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陶沙逗她:“既然你不知道,告诉了你也没用。”

“有用有用,你告诉我了,我不就知道了吗?”

“你真想知道答案?”

“真的。”

“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了,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

她把人坐直一下,说:“做好准备了,你说吧。”

“原因很简单:我不会写诗。”

她大失所望:“这么简单?”

他乐得呵呵笑:“可不就是这么简单?我说了是明摆着的嘛。”

“就是因为不会写才没写?如果你会写诗的话,是不是就为她写诗了呢?”

“根本就不会写诗嘛,哪里有什么‘如果’?”

她知道在这一点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了,只好放弃:“不说写诗了,那后来呢?”

“后来?听说她妈找了个有钱的香港老头,搬到广东那边去,她就转走了。”

“你呢?有没有追过去找她?”

“没有。”

“怎么不去找她呢?”

他想了一会:“不知道,完全没想过去找她的事,而且很快就把她给忘记了。”

她沉默了一会,忧心忡忡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也很可怜,像你那个女同学一样?”

他看着她,没回答。

她问:“是不是啊?告诉我嘛。”

“你想我怎么回答?”

“怎么是我想你怎么回答呢?你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

他字斟句酌地说:“我没有觉得你很可怜,但是我觉得你很——善良很柔弱——所以我很想——保护你。”

“这不还是可怜我吗?”

“这怎么是可怜呢?”

“不是可怜是什么?”

他答不上来了。

她追问:“是不是等我们分开了,你就把我忘了?”

“怎么会呢?”

“你不是一分开就把你那个女同学忘了吗?”

他又在那里想答案去了。

“你慢慢想答案吧,我回房睡觉去了。” 她很失望地下了床,往门边走。

他在后面叫她:“喂,我还没把话说完嘛,怎么就跑掉呢?”

“不早了,我困了。”

他追到门边,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屋里:“我还没把话说完嘛——”

她的心咚咚跳,想钻他怀里去,但又不敢,等着他把她拉进怀里去,但他没有。两人笔直地面对面站着,只隔着几寸远,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了。

站了一会,她率先坚持不住了,打破沉默问:“你不是说话没说完吗?快说呀。”

“等你探亲完了回国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她仰起脸:“真的?”

“嗯。”

“你出差出完了?”

“出完了。”

她开心了一小会,又开始担心:“但是我明年可能会到美国来读书呢。”

“那我就回美国来。”

“你跟着我跑?”

“行不行啰?”

“太行了!但是为什么呢?”

“为了照顾你。”

“就怕你这样会影响你的事业。”

“我没什么事业。”

“那你的工作咋办呢?”

“到哪里就在哪里找呗。”

“能找到吗?”

“只要不挑剔,总能找到的,实在不行还可以去餐馆打工。”

她兴奋地说:“你可以帮我爸爸打理餐馆,我去哪里,你就到哪里去开家新的‘路路发’。”

“我不是个当老板的料,给你爸爸打工还差不多。”

“这样不是会影响你的——个人问题?”

“什么个人问题?”

“就是——结婚呀。”

“我没个人问题。”

“你不结婚?”

他摇摇头:“不结。”

“一辈子不结?”

“一辈子不结。”

“为什么要这样?”

“不为什么,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是不是因为你是——通信连(同性恋)?”

“不是。”

“那你是什么连?”

“怎么一定要是什么连呢?”

“Simon说他是骑兵连。”

他不赞成地摇摇头,她警惕地问:“是不是这话很——流氓?”

他没正面回答,只说:“我什么连都不是,是参谋部。”

她正想追问“参谋部”是什么意思,妈妈找来了,在门外轻声说:“Linda,不早了,快去睡觉吧。”

她吐了下舌头,向自己卧室跑去,听见妈妈和陶沙在互道晚安,她也大声喊了句:“各位晚安,我睡觉了!”

妈妈跟着来到她卧室,把门关了,小声说:“以后晚上不要到他房间去。”

“为什么?”

“女孩子要注意保护自己。”

“他不会怎么样的。”

“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得到。”

“你又没经历过这些,拿什么感觉?”

“你和爸爸都在这里,他能怎么样?”

“今天当然没什么,我是叫你今后注意。”

“我会的,你放心。”

妈妈检查了一下门闩,小声说:“闩不住,你到我那间去睡吧。”

“不要紧的。”

“去吧,去吧。”

“那你呢?你就不怕门闩不住了?”

“我老都老了,怕谁?”

她无奈地拿起自己的东西,跟着妈妈来到客厅另一端的那间卧室,关上门,把刚才和陶沙的对话都告诉了妈妈,然后说:“你看,他都说了,他是参谋部的,只是想照顾我,保护我,怎么会——对我做什么坏事情呢?”

“男人想得到你的时候,都是那么说的,等你放松警惕了,你看他会不会那么老实。”

“你别把男人都想那么坏嘛。”

“不是我把他们想那么坏,而是他们本身就那么坏——也许说不上坏,只是天性如此。”

她很感兴趣地问:“上次说到爸爸出国后,马上就近找了一个,而你就没有这样,陶沙说那是因为男女生理上的不同。妈妈,男的到底什么样的生理搞得他们这么——禽兽啊?”

妈妈似乎比女儿还放不开,支支吾吾地说:“还不就是那几件事。”

“哪几件事啊?”

“想make love(做爱)啰。”

“他们是不是对谁都想make love?”

妈妈想了一会:“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没问过爸爸他想不想跟别的女人make love?”

“我问他这干什么?”

“自己的丈夫,问问怕什么?”

妈妈哼了一声:“未必他说不想,你就相信他不想?”

“那如果一个男人不想跟一个女人make love,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还有不想的?”

“肯定有。”

“谁知道?可能不喜欢那女人啰。”

她心有点沉,猜测说:“有没有可能是欲擒故纵?”

“也有可能。”妈妈警觉地问,“你问这干什么?”

“不干什么,随便问问。”

妈妈语重心长地说:“女孩子一定要自重,男人最瞧不起那些投怀送抱的人,你以为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给他了,就能得到他的爱情,但恰恰相反,他越得不到的,就越追得起劲,越容易得到的,他越不珍惜。”

“爸爸那时候——多久才得到你?”

妈妈脸都红了,嗔道:“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这怎么叫稀奇古怪呢?”

“哪有问自己爹妈——那些事的?”

“你不是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吗?你不把你的之覆告诉我,我怎么能引以为鉴呢?”

“我那也不算什么前车之覆,如果没有一些——历史的原因,我们也不会离婚。你今后肯定不会遇到那种风波——”

“你说过,你也是——结婚之前就跟爸爸——呃——推倒了,现在你又说那不算前车之覆,那是不是说我也可以那样呢?”

妈妈呵斥说:“我们那是认识好几年了才有的事,你跟他才认识几天?”

她装糊涂:“我跟谁呀?”

“还有谁?你自己清楚。别以为你心里那点小秘密别人都看不出来,根本就是挂在脸上,你爸爸今天才见到你,就已经看出来了。”

“爸爸看出来了?看出什么了?”

“看出你喜欢——陶沙了。”

“那他有没有看出陶沙——是喜欢你还是喜欢我?”

妈妈嗔道:“别瞎说了,当然是喜欢你。”

“爸爸他怎么说?觉得我和陶沙——相配吗?”

“他们是一路人,当然觉得相配啰。”

“他们怎么是一路人呢?”

“都是老得可以做叔叔了,还不是一路人?”

“那你觉得我们不相配?”

“你们才认识几天啊,就谈什么相配不相配?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吧。”

她猜测说:“爸爸刚才说有事跟你商量,就是这事?”

“他呀——,哼。”

她估计爸爸跟她一样,说商量事都是虚晃一枪,实际上就是找个机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独处。她好奇地问:“爸爸到哪儿去了?”

“我怎么知道?”

“他刚才不是在你这儿吗?你把他赶到哪里去了?”

“你找他?”

“我不找他,就是很好奇。不会是露宿街头去了吧?”

“怎么会呢?这屋子里这么多房间,他还用得着露宿街头?”

“你怎么要把他赶走呢?”

“事情商量完了,就回自己的卧室去睡觉,怎么叫赶?”

她开玩笑地说:“刚才我们还推测说爸爸今晚肯定会被你赶出去,果不其然。”

妈妈追问道:“你们推测?那个你们?你和谁?”

“还有谁?当然是陶沙。”

“你跟他——议论我和你爸爸的事了?”

“嘿嘿,好奇嘛。”

“你们议论什么了?”

“没议论什么,就是说爸爸肯定想跟你——那个,但你肯定不同意,会把爸爸赶出去。”

妈妈愠怒地说:“他怎么跟你说这些?”

她赶紧替陶沙洗刷:“不是他说的,是我说的。”

“你怎么跟他说这些?”

“我——开个玩笑呗。”

“以后不许跟他开这种玩笑。别让他把你当个很随便的人。”

她是有苦说不出,陶沙的问题好像不是把她当成了随便的人,而是当成了太不随便的人,当成了——可怜对象。

妈妈离去后,她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还是没睡意,老想着“参谋部”的意思,联系到他对那个高中女同学的感情,“参谋部”应该就是“只帮你,不爱你”的意思,但他又许诺说会永远跟着她,好像跟他对那个女同学的感情又不一样。

她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头绪来,最后想烦了,决定不再想了,参谋部就参谋部吧,只要像他说的那样,她回国,他也回国,她出国,他也出国,就行了,至于他是什么职称,应该不重要,反正她也不用按职称给他发工资。

4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32)

  1. 终于坐上了沙发!

  2. 艾黃超級粉絲

    前排!谢谢艾米!

  3. 前排还有位置不?

  4. 这个淘沙还怎是够闷的了,名副其实的“闷闷”。

  5. 回复“maoweiba”:

    你发个言,总共十几个字,就打错两个字,而且只有结论,没有论据和论证。这种言以后就别发了吧。

  6. 执子之手偕老

    参谋部?难道不能人道了?攀岩弄的???

  7. 前排先占座,回头慢慢看

  8. 地板

  9. 淘沙还是喜欢林妲的嘛,不过他那个独身主义的宣言可有点吓人。
    一个老大不小的男人打着独身的主意,看来是非要遇到非常喜欢的人才会被点燃呢。
    为林妲捏把汗。还是林妲可爱,出自单亲家庭,还是那么活泼和勇敢地爱,真是个小开心果。

  10. 感觉陶沙应该也是喜欢Linda的,否则为什么想要照顾她呢?如果光是可怜她或者同情她就许诺要跟着她照顾她好像不太现实。
    从这集看,陶沙喜欢的应该不是Linda的妈妈,否则他许诺的时候应该考虑到Linda如果到美国读书妈妈应该还在国内,总不至于他要替代妈妈跟着Linda、照顾Linda吧?

  11. 现在可以确定陶沙喜欢的是林妲。

  12. 呵呵,”参谋部”是林妲想的那样吗?可能陶沙心里还是感觉自己大林妲太多,宁愿这样守着,只要看见就好

  13. 联想到之前想要起的名字《可不可不要走》,陶沙难道也是被命运铁拳击中的?所以自认为不能跟林妲在一起了?

  14. 介于妈妈和林妲之间的年龄,觉得既可以理解妈妈对爸爸和男人的责难,对陶沙的戒备和对林妲的保护之情,也可以理解林妲的小心思。很喜欢她们母女的亲密关系

  15. 真是雾里看花呀!从这集来看,感觉陶沙还是喜欢林妲的。
    关于写诗的对话,估计陶沙早就在心里坏笑了,呵呵。

  16. 他字斟句酌地说:“我没有觉得你很可怜,但是我觉得你很——善良很柔弱——所以我很想——保护你。”
    ——————-
    为Linda庆祝一下!闷闷的这句话说的真是艰难!米妈都用了三个破折号。

  17. 陶沙想呆在一个有林妲的地方。最好能经常看到。

  18. 外人都看出来林妲喜欢陶沙,陶沙难道是不自信?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19. 太好了,陶沙喜欢的应该是林妲。陶沙的独身主义是为什么呢?执子的猜测好像有道理,但愿不是真的!

  20. 看到闷闷拉住林妲,心动了一样。以为两个人要互表忠心了,怎么还是一头雾水呢?

  21. 林妲和妈妈换房间, 陶沙或林妲的爸爸会不会走错房?

  22. “十年忽悠 | 08月 30, 2011 @ 11:20 上午 |
    看了“极限攀岩”那篇,突然有个灵感,是不是陶沙极限攀岩的时候受伤,变得不
    能人道,或者不能生育了?”
    –十年忽悠刚把钉子钉上,陶沙的”参谋部”马上几锤子把这钉子锤实在了。:-)

  23. “你说过,你也是——结婚之前就跟爸爸——呃——推到了,现在你又说那不算前车之覆,那是不是说我也可以那样呢?”
    ———————————————–
    “推到了”–推倒了

  24. 她问:“是不是啊?告诉我嘛。”
    “你想我怎么回答?”
    “怎么是我想你怎么回答呢?你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
    _______________
    又想起了艾米和老黄。

    陶沙要追着Linda中美两边跑,明显是喜欢不是同情了。他那个一辈子不结婚的宣言,还有”参谋部”的说法,可能因为他是像“三人行”里的老康一样,只准备守着Linda照顾她,帮她解决各种问题,或者最多做她的backup。这就比较好解释为什么他不想让Simon知道他追过来了。他可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喜欢Linda,怕耽误了Linda,怕Linda因此而错过更好的人。Linda是不是喜欢他,他可能也不能肯定。这两人互相喜欢,旁人都看出来了(爸爸,妈妈,Simon), 只有他们这两个当事人糊里糊涂:)想起了艾米和老黄捅破窗户纸之前的情景:)陶林两人的这层纸大概要出什么大事才会被捅破。

    这个故事不断让人联想起艾米以前的故事,也许这就是艾米所说的“重复”?但是这样的故事再多我也爱看:)

  25. 他追到门边,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屋里:“我还没把话说完嘛——”
    她的心咚咚跳,想钻他怀里去,但又不敢,等着他把她拉进怀里去,但他没有。两人笔直地面对面站着,只隔着几寸远,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了。
    ———————————-
    心在“跳、跳、跳”感觉世界真奇妙。哈哈哈!
    替“林妲”高兴。“淘沙”说“林妲”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昨天看过“十年忽悠”对“极限攀岩”的那篇评论后,感觉淘沙可能有说不出的秘密!纠结!
    闷闷可不可以不要走啊!

  26. 淘沙是一种简简单单的爱。。。有点象十年忽悠里的黄颜。。

  27. 之前,小林总是把陶沙和妈妈扯到一起,陶沙以为小林觉得他太老了,所以在年龄上很不自信,只好甘当叔叔、陪护者,不敢想其他的。就像老黄当初一样。

  28. 哇,让陶沙表达“我觉得你很——善良很柔弱——所以我很想——保护你”好不容易啊!陶沙是喜欢林妲的,林妲爱他他应该也是明白的,难道陶沙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像苍劲一样,不会…不会…)才一辈子不想结婚,还是等待林妲像安洁那样明确提出来想要跟他在一起啊…

  29. 在这集里陶沙很直白的表达了林妲去哪里他就去哪里的想法,但艾米曾说过“可不可不要走”这个名字和故事挂的比较紧的,陶沙最后会不会为了林妲能够幸福而自作主张远走了呢? 迷茫中……期待下集。

  30. 一直觉得淘沙有难言之隐,爱林妲又怕给不了林妲幸福,猜想淘沙跟老康可能还不是一种情况,呵呵,谜底可能不会很快揭开。 jldy

  31. 陶沙提出跟着林妲转,是不是想替她妈妈照顾她?还是知道林妈妈会跟着女儿转,所以他跟着林妲就是跟着林妈?

    呵呵,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老思路。

  32. 林妈妈把女儿支到离陶沙远的房间去,是不是为了让自己跟接近陶沙?她见到了久违的前夫,脑子里残存的一点好感彻底泡沫了,再和眼前年轻帅气可爱的陶沙一比,更觉得陶沙好了。她说陶沙够当女儿的叔叔了,那不就是把陶沙拉到自己一辈来了吗?

  33. 想不出来为什么陶沙会坚持独身.

    记得上集里有个场景,LINDA说到”上床”两字,陶啥有很暧昧地笑,如果他真的有不能人道的问题,那种情况下应该不会那么轻松吧

    或者是陶沙自己知道攀岩很危险,结婚的话会是对女孩子的不负责任,所以干脆不结?

    现在想想上次提到假结婚的时候,陶沙那么肯定地向林老师保证是假结婚,并不是因为她喜欢林老师,或者她不喜欢LINDA,其实只因为他是个不婚主义者.

  34. 23集里闷闷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的意思是如果没遇到合适的,就一个人过一辈子,遇到了当然是两个人过一辈子了。”(不能小看米妈的“当然”二字)
    30集里说的:他学着爸爸的腔调说:“都由你。”(这三字应包含着真结婚和假结婚都由Linda)
    所以闷闷这里不结婚的回答:也可以看作是在Linda一再追问下,闷闷无法回避时,选择的最佳答案。闷闷要是说“结”,怕Linda误会他已有合适的人选,他肯定会被再次震出局。他说“不结”,至少他还能呆在有她的地方,那怕只当个叔叔。

  35. 小丑鱼的分析好象有点道理,看来我那个不婚主义的结论是下错了,哈哈

  36. 我觉得闷闷是喜欢linda的。可能就是碍于年龄的原因。
    已经证实了闷闷不是linda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不知道接下来的旅游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期待~

  37. 陶沙说了一辈子不结婚,如果不是生理上出了问题,就是心理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比如前女友(陶妈)给他的伤害太深,或者前女友对自己的伤害太深(比如自杀了?)。

  38. 昨天没梯子,我急4了

  39. 谁知道“参谋部”是什么意思啊?我比照着“通信连”联想了半天,想不出来。难道只是陶沙随口一说?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