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35)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半开玩笑地说:“妈妈,虽然你瞧不起爸爸,但我知道爸爸还是很抢手的。”

妈妈轻蔑地说:“也没什么抢手的,无非是两个孤男寡女,都不想回国去,也找不到别的人,就临时凑在一起——过日子而已。”

“我不是在说柴老师。”

“那还有谁——瞧得起你爸爸?”

“呵呵,瞧得起的人多着呢,连濛濛都把爸爸放在她的候选人名单上了。”

陶沙一下就懂了,呵呵笑起来:“她可真是广种博收啊!”

但妈妈不懂:“什么候选人名单?”

“当然是丈夫候选人名单啰。”

妈妈的下巴都要惊掉下来了:“她——?把你爸爸——?”

“嘿嘿,没想到吧?所以说,不要小瞧我老爸,人家在国内也算个千万富翁了。”

妈妈鄙夷地说:“原来是看上了他的钱!”

“看上钱也是一种‘看上’嘛。”

“濛濛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么会为了钱就愿意嫁给一个六十多的老头子?”

陶沙开玩笑说:“六十多算什么?九十多她都愿意嫁,只要有钱。”

“这样的女孩子也真是——少见。”

“现在不少见了,多得很,像你女儿这样不拜金的才——凤毛麟角。”

妈妈沉默了一会,说:“我真没想到濛濛是——这样的人,不然我根本不会同意她——过来陪我女儿。”

她声明说:“妈妈,你放心,濛濛要嫁什么样的人,那是她自己的事,我是不会为了钱结婚的。”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久了——难保不受影响。我看你回去之后——就叫她从咱家搬出去吧。”

她撒娇说:“那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你放心吗?”

“我提前回国算了。”

她嚷起来:“那怎么行?你是国家派出来的,拿的是国家的钱,说好了是半年,你怎么能提前跑回去?”

陶沙说:“林老师,你别担心,Linda是个有主见的人,她不会跟濛濛学的。再说濛濛除了想嫁入豪门,其他方面也没什么大毛病。”

妈妈一下就被说服了:“那就等我回国后再说吧,反正也只两三个月了。”

她忍不住对陶沙说:“你真的很厉害啊,一句话就把我妈说服了。”

从回到C市的第二天起,陶沙就开始教妈妈开车。

她也想学开车,但那两个都不让她开,说她没有实习驾照,不能开,被警察抓住很麻烦。不管她怎么撒娇,那两人就是不答应。

陶沙说:“你跟着去看可以,但绝对不能开车。”

妈妈说:“你还是在家休息吧,跟着去看,还不看得心痒痒的想开车?”

陶沙也说:“就呆家里吧,我们顶多开一个小时就回来。”

妈妈帮腔说:“是的,不会练太久的,我听我室友说过,每次练太长了对车的损害很大——”

她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又见妈妈穿着短袖T恤和齐膝的短裤,脚下是一双运动鞋,头发也扎成了马尾,青春美貌,活力四射,眼前突然灵光一闪:这两人是不是想单独呆在一块啊?如果是,我跟去就太不识相了,于是答应了:“好吧,我就不跟你们去了。妈妈,你开车当心。”

那两人几乎是同时说:“有我/他在,你还不放心?”

“放心,放心, 绝对放心。”

那两人就兴致勃勃地练车去了。

一去就去了将近三个小时。

她呆在家里干什么都没心思,老想着妈妈和陶沙此刻正在干什么。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妈妈已经越来越喜欢陶沙了,什么事都听他的,别人劝不下来的事,他一劝就把妈妈劝好了。她还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么虚心,或者说这么没主见。

而陶沙呢?则越来越把妈妈当小女孩对待了,已经不再是肃然起敬,而是一付很宠爱的样子,不时地像指点小妹妹一样,提点建议,给点劝告什么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个练车的才回来,立即动手做饭,陶沙边做边不住口地对她大力夸奖妈妈:“你妈妈学得真快,很有车感。”

“是吗?”

“嗯,我教车还从来没碰到过像你妈妈学这么快的学生。”

她见他连“林老师”都不用了,一口一个“你妈妈”,还不忘强调妈妈的“学生”身份,感觉他俩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是长辈与下辈的关系,而是男老师和女学生的关系了。

爸爸当年也是妈妈的男老师呢!

男老师追女学生,就没有追不到手的。

妈妈的脸儿红扑扑的,听见陶沙在夸奖自己,就略带娇羞地说:“哎呀,那不都是因为你教得好吗?我在这些方面最笨的了,骑自行车都学了好久的,更没想过我这辈子会开汽车。”

她恶作剧地说:“妈,还不叩拜你师傅?”

妈妈就有点讪讪。

陶沙说:“哪里是什么师傅啊——”

她又恶作剧地说:“那就是师兄妹吧,小师妹,快过来拜见你大师兄。”

陶沙也有点讪讪。

但那两个人再也没问过她“你是不是吃醋呀?”,好像生怕一问她就会说出更让他们讪讪的话来似的。

然后,他们三人一起去D市旅游,再从D市去E市,一路都玩得很痛快,她感觉就像一家三口出门旅游一样,爸爸妈妈都很照顾她,宗旨就是要让她玩得开心。

旅游回来后,又是练车。

又是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

她忍不住问:“妈,你不是说每次练久了对车不好吗?怎么还是一练就好几个小时呢?”

“我是说每次练半小时就行了,但他要我多练练。”

她见妈妈像个乖乖女一样,那么听他的话,就转而拿他开刀:“外面这么热,你干嘛逼着我妈一练几个小时?”

“想趁着我在这里,让你妈妈尽快通过路考,拿到正式驾照。”

她想起他曾经说过跟她一起回国的话,便问:“你——什么时候走?”

“我还在等出票。”

“什么出票?”

“我买的是open ticket(没限定时间的机票),可以在半年内任何时间回去。你妈妈希望我能跟你坐同一航班,便于照顾。”

她想说“不是你自己说好跟我一起走的吗?怎么又成了我妈妈希望你这样?”,但她很快就领悟了:他那时说跟我一起走,是因为我在生气,他想安慰我,其实他是想等我这个电灯泡走了,他好和妈妈单独相处的,现在终于露出了马脚。

妈妈问陶沙:“能弄到Linda一个航班的票吗?”

“不知道,希望能弄到。”

“能弄到就好了,不然Linda一个人到了那边,两个大箱子,怎么弄回家?”

他安慰说:“你别急,我已经跟Simon说过了,万一我没弄到跟Linda一趟的票,他会在那边安排一个人去接机。”

“光是接机还不行,还得把箱子搬上楼啊。”

“接机的人会帮忙把箱子搬上楼的。”

她想,他连接机搬箱子的事都想好了,肯定不会跟我一起走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陶沙就说没调到跟她同一航班的票,说离最近的也得晚三天。然后他对妈妈说:“不过Simon已经找到人接机了,是他们公司的司机,姓郎,郎师傅会一直把Linda送到家,还替她把箱子搬上楼。”

妈妈说:“有人在那边接机,还帮着搬箱子,我就放心了。”

“这样也好,我多呆几天,正好可以等你通过路考,拿到正式驾照,不然我走了你还是不能单独开车。”

她见那两人自说自话,好像不是在讨论她回国似的,有点不高兴,插嘴问:“郎师傅怎么能认出我呢?”

他开玩笑说:“你一下飞机就一路吆喝‘我是林妲’,他就能认出你了。”

“馊主意!”

他解释说:“Simon把你照片给郎师傅了。”

“Simon怎么有我的照片?”

“那就要问你了。”

“问我干什么?”

“不是你送给他的吗?”

她急了:“我什么时候送过照片给Simon?”

“你不记得了?”

“我根本就没送过,哪里有什么记得不记得?你在瞎说!”

妈妈批评说:“没送过就好好解释,干嘛说人瞎说呢?”

她反驳说:“他冤枉我嘛。”

陶沙打圆场:“刚才逗你的,是你办‘蓝色海洋’门卡时照的照片。”

她瞪他一眼。

妈妈在一边开心地笑。

她抢白说:“你还笑!怎么不批评他骗人?你偏心!”

妈妈一个劲乐:“呵呵——”

她发现妈妈越来越爱笑了,不知道在笑什么,傻笑。

走的那天,三人一起去机场。办好了手续之后,妈妈就催促说:“快进去吧,当心误机了。”

她不愿意: “还早呢,这么早进去干嘛?”

陶沙也劝道:“人挺多的,安检还要点时间,别误了飞机。”

她观察了一下:“不会的,速度挺快,一下就过去了十几个人。”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她烦了:“你们是不是嫌我电灯泡,想把我快快支走啊?”

陶沙不吭声了。

妈妈嗔道:“别瞎说了,我们是怕你误机。”

“误机就误机。我想和你——多呆一会。”

陶沙说:“我去那边买点东西,你们娘俩好好告个别。”

等他走远了,她说:“妈妈,我走了你们俩——肯定很happy(开心)。”

“你在这里我们不是都很happy吗?”

“那不同嘛,我走了,你们俩就没电灯泡照着了,多自由啊。”

“别瞎说了,根本就没什么我们俩。”

“就有!你自己可能不觉得,但我已经看出来了,你现在变得——很年轻,很活泼,真的,我为你们高兴。”

妈妈声明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我跟以前没什么区别。”

“我不是说了吗?你自己不觉得——”

“不是什么不觉得,是根本就没有!”

“其实我觉得你俩挺相配的,跟他在一起,你显得那么——年轻,那么娇小,什么都听他的——”

“我哪里有什么都听他的?”

她举了几个例子,妈妈说:“那是因为他说得对嘛,怎么不听他的呢?”

“问题是爸爸说得对的,你就不听哦。”

“他有什么说得对的我没听?”

“比如他给你钱,你就不要,还要砸回他脸上去——”

“他这次给你钱,我不就没——砸回他脸上去吗?”

“那不是因为陶沙劝了你吗?”

妈妈见陶沙走过来了,匆匆忙忙地说:“你这都是捕风捉影,别胡思乱想了,也别让他知道这些,不然他还以为我们娘俩在——抢他呢。”

52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35)

  1. 沙发?

  2. Second!

  3. 艾黃超級粉絲

    前排!谢谢艾米!

  4. 前排!

  5. 哈哈,是第四吗?

  6. 地板上挤挤

  7. thanks Aimi

  8. 前排地板!

  9. 又是一集烟雾弹,呵呵,貌似所有的表现都有变化,但我想是林妲多心了,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特别在意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我还是坚信陶沙真正喜欢的是林妲,对妈妈好是爱屋及乌

  10. 醋坛子,醋坛子啊!满篇都是酸味,哈哈。我担心林妲再拷问下去,妈妈真的要出走了。且不说妈妈对淘沙的印象如何,可能多少总有点年龄的心理障碍。再加上女儿的因素,妈妈看到女儿这么在意林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淘沙发展出个啥来的,唉。

    从这集看,又有点淘沙喜欢妈妈的苗头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女儿的偏光看出来的。

  11. 占个位置先!

  12. 难道,陶沙跟林妲妈妈真的产生了爱情?

  13. 胖牛妈 | 09月 5, 2011 @ 9:02 下午 |
    醋坛子,醋坛子啊!满篇都是酸味,哈哈。我担心林妲再拷问下去,妈妈真的要出走了。且不说妈妈对淘沙的印象如何,可能多少总有点年龄的心理障碍。再加上女儿的因素,妈妈看到女儿这么在意林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淘沙发展出个啥来的,唉。
    从这集看,又有点淘沙喜欢妈妈的苗头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女儿的偏光
    —————————————
    “妈妈看到女儿这么在意林妲”,感觉胖牛妈这句是不是说“妈妈看到女儿这么在意淘沙”啊?

  14. 林妹妹醋意很浓麻!哈!不知道闷闷心里到底喜欢谁啊?

  15. 陶沙打圆场:“刚才逗你的,是你办‘蓝色海洋’门卡时照的照片。”
    她瞪他一眼。
    妈妈在一边开心地笑。
    她抢白说:“你还笑!怎么不批评他骗人?你偏心!”
    妈妈一个劲乐:“呵呵——”
    她发现妈妈越来越爱笑了,不知道在笑什么,傻笑。
    ————————————————
    呵呵!感觉妈妈可能看出女儿在吃自己的醋吧!所以一直在笑
    其实闷闷还是很用心的。在妈妈呆的那个城市里,没有汽车是寸步难行的闷闷只有把妈妈教会了开车并拿到驾照。他才会放心的回中国。
    其实闷闷还是很用心的,(感觉闷闷好像老黄啊!呵呵)只是林妲光吃妈妈的飞醋了。没有看到闷闷的用心!

  16. 迷雾重重,看的心痒痒的。

  17. 回复常米,
    还是你懂我心啊,我是想说,”妈妈看到女儿这么在意淘沙”来着。马大哈了一把,谢谢你!

  18. 从妈妈的角度来说(深知女儿的心思,深爱女儿),为了女儿,也不会和陶沙发展点什么出来。但感情的事是最难控制的事,爱来的时候,不想爱也没办法。也许陶沙也一样,从欣赏关心林妲,更多的知道了妈妈,开始是尊重敬重她(例如最初的林老师称呼,和妈妈说话时的紧张木讷),到接触更多后,不能自已地爱上了林妈妈。但他一方面也不想伤害林妲,另一方面也知道妈妈为了女儿也不会接受他,他也不想妈妈为难,所以自动逃避了。也许是艾米最初的题目“可不可不要走”的原因?

  19. 爱情中的人就是这样敏感和爱吃醋,如果两种可能都有,一定会选择“他爱的是那一个”的答案,然后自己到一边难受去:)林妲已经很了不起了,虽然难过,却从心里愿意妈妈找到爱人。

  20. 回复:“胖牛妈”
    呵呵!不客气啦!

  21. 看完这集真的有点hold不住了:)虽然还是不能排除陶沙喜欢的是Linda,对妈妈是爱屋及乌这个可能性,但是他一练车就练3个小时,不担心Linda一个人在家吗?起码应该带着她吧?(当然也可能是怕到时Linda撒娇要开车他顶不住;而且他时间无多,确实需要尽快专心把妈妈教会)。妈妈似乎也真的对陶沙有了不一般的感觉,听他的劝(当然陶沙说话确实有道理有说服力),变得更加爱笑更加年轻活泼也像是陷入恋爱中的人。

    不过不管陶沙喜欢谁,估计他都很难表白,一个是他的年纪比较尴尬,要是再加上什么生理缺陷或者其他的难言之隐,就更不会表白了。如果他知道Linda母女都喜欢他,怕他更是要远远逃开了。而Linda和妈妈都觉得对方喜欢陶沙,恐怕也是要互相谦让。也许大家因此都变得“欲说还休”,受尽感情的折磨,最后不止一个人要选择出走,没走的只好说“可不可不要走”:(

    不过我相信以他们三个的智慧成熟,处理问题的方式一定比我所能想像到的好的多。

  22. 执子之手偕老

    前面几个人说林妲在吃醋,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倒觉得林妲是真心为妈妈高兴呢。

  23. 这个郎司机会不会是“狼”司机的同称啊!预测一下林妲回到国内发生了什么事情。闷闷觉得是他的责任,所以有机会向林妹妹表明心迹。

  24. 在美国,如果不是居住在像纽约市,波士顿这样有完整地铁系统的城市,没车是很辛苦的。陶沙本身就很爱帮助人,而且林妈妈也是善良软弱的一类,所以他想帮林妈妈在他走之前学会开车倒是理所当然。而且越早学会,陶沙不是越早就可以回中国陪林妲吗。
    她自己例举的其他几个事例,也确实是陶沙说的中肯实在,林妈妈是讲道理的人,别人劝得在理,她自然听劝了。
    林妈妈的心情好,也可以理解成为女儿有这么一个好的男朋友而开心。
    林妲现在成天忽悠自己,我想最主要的是她还没听到陶沙的爱情宣言。在前几集里,她已经大力发了几个试探球过去,球好像是接了,但是接得悠悠豫豫,顾左右而言他,不是自己期望的热烈反扣,所以林妲当然要捕风捉影了。

  25. 对不起,上面应该是”接得犹犹豫豫”。

  26. 林妈妈明显是长年生活在大学校园内,与外界社会接触甚少,更不了解当今青年人的想法和追求,以为还像以前的小资分子一样,讲清高,讲浪漫,哪里知道社会上早已充斥着詹濛濛这样的拜金男女了。

  27. 陶沙做林妲的爸爸比做她男朋友更得心应手。女人活得长,他如果娶林妲,过二十年就是桂老师的下场,老得像林妲的爹。但如果娶林妈妈,无论现在还是二十年后,两个人都很般配。

  28. 就是不知道林妈妈多久才能学会开车,要是还要两个礼拜,两人又住一个屋檐底下,那十年忽悠就可能要猜对了。

  29. 对成熟男人来说,有经历的女性比幼稚萌女更有吸引力,尤其是当这个有经历的女性表现出对他的崇拜的时候,想想,人家这么有经历,都还崇拜我,能不感到自豪和骄傲吗?

  30. 回复楼上的薰衣草:

    立场要坚定啊,哈哈

    我还是觉得陶沙喜欢的是LINDA

    “现在不少见了,多得很,像你女儿这样不拜金的才——凤毛麟角。” — LINDA在他眼里多特别啊:) 还有之前说过的要一直陪在LINDA身边,不喜欢她怎么可能想到要一直呆在她身边?

    再说林老师很清楚陶沙对LINDA的感情,就算是她自己真喜欢上了陶沙,也不太可能在LINDA面前表现出来,所以那些学车时间长之类的都肯定不是她和陶沙在借机会培养感情.

  31. 俗话说,旁观者清,我们这些旁观者的看法都差了个十万八千里,LINDA自己就更看不清了

    等下文

  32. 跟读,谢谢艾米!

  33. “不过Simon已经找到人接机了,是他们公司的司机,姓郎,郎师傅会一直把Linda送到家,还替她把箱子搬上楼。”
    ——————————-
    郎师傅(狼师傅)——送到家——搬上楼。我为Linda捏着一把汗!

  34. 不管陶沙是不是有心,林妈妈内心深处应该是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发生了……

  35. 到处都是枫叶

    陶沙没能调到和Linda一趟的航班,也许确实是故意的,不过我觉得原因不是Linda猜测的那样,而是:
    1、他要教会林妈开车,然后再回国,这样他比较放心林妈一个人在美国。
    2、他不希望国内的人(濛濛,还有Simon?)知道他和Linda在一起。

    我还是觉得陶沙意在Linda,只是因为一些难言之隐,不直接向Linda表达(或许,永远都不会表达出来?)

  36. 到处都是枫叶

    这一集里面,妈妈的高兴和年轻比较好理解:陶沙明白事理,善解人意,他的到来给母女俩单调的生活带来了活力;更重要的,有这样一个人爱女儿,妈妈由衷地为女儿高兴⋯⋯这不是很正常吗?相反,如果妈妈不高兴,或者不听陶沙的话,那说明妈妈并不欣赏陶沙,不赞成女儿和他在一起,那才麻烦大呢。

  37. 陶沙机票没能和琳达调到一个航班,应该不是故意的。
    如果是平时,机会还是很大的,
    但现在是暑假,学生都放假,
    来回飞的人很多,
    如果不是提前很长时间订票,
    一般价位的票是很难买到的,
    更何况陶沙的票是6个月open,
    想在暑假里订个回程的票都很难,
    更别说要指定日期,指定航班。

    所以陶沙的行为都很合情合理,
    但是琳达并不了解这些情况,
    所以她误会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陶沙要是把这些细节给她讲一下,
    她就不会误会她,
    但是他们好像也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
    陶沙也没对琳达有直接的爱情表白,
    就说:照顾你,
    而不是:喜欢你,爱你,
    也没给她一个拥抱,
    所以琳达还是不是很清楚陶沙的想法。

    希望这些事情等陶沙回国后
    两个人独处时都说清楚了,
    误会就解除了。

  38. 回复”11a”:

    要的,要的,革命尚未成功,我辈决不放弃:-)

  39. 隐形的翅膀

    为什么大家不喜欢陶沙的意中人是妈妈?我觉得如果他能和林红走到一起,那也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呀。 LINDA这么年轻, 涉世不深, 等几年也许会遇到更适合她的人。 尤其她如果有陶沙这样有阅历有思想关心她的一个“继父”, 会让她的见识增长很多,那她就更能在爱情到来的时候, 少走很多弯路。

  40. 回复”隐形的翅膀”:
    陶沙和林家母女都是很优秀的人,所以不管陶沙爱上谁,我想我们这些跟读的都会祝福他/她们。
    只是我认为陶沙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很明确地表示出他到底爱上哪一个。

  41. 报道,跟读(不光看故事,也看评论)
    同意薰衣草的意见“陶沙和林家母女都是很优秀的人,所以不管陶沙爱上谁,我想我们这些跟读的都会祝福他/她们。
    只是我认为陶沙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很明确地表示出他到底爱上哪一个。”

  42. 回复“急着看下文”:

    把你的贴删了,也把你的IP封了。像你这样只想知道结局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跟读我写的东西。

  43. “急着看下文”根本不用急,也不用跟读,我可以把结局告诉它:要么陶沙爱上了林妈妈,要么陶沙爱上了林妲,要么他两个都爱上了,要么他一个都没爱。

    如果就想知道个结局,那又何必看故事?

  44. 艾米写每个故事,差不多都有白痴跑出来说这不该写,那不该写,但事实证明艾米写的东西都是该写的。

    《十年忽悠》写到艾伦被抓走,艾米神思恍惚的时候,白痴“汉代蜜瓜”跳出来说艾米的想法写多了。《山楂树之恋》写到静秋打工的时候,有个白痴叫艾米别写那么多打工,要多写老三静秋谈恋爱,《至死不渝》写到石燕找工作的时候,有个白痴说艾米把这个写太多了,现在这个“急着看下文”又认为艾米不该写林妲吃妈妈的醋。

    这些白痴的特点就是自己头脑简单,性格乏味,情感干瘪,不动脑子,就特不喜欢看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性格描写,只想知道男主女主到底搞成了没有。

  45. 林妲喜欢陶沙,对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十分在意。她看见陶沙和他们在一起时的那些举动,就分析出陶沙爱上了她的妈妈,对自己倒反而不那么自信。
    但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陶沙成熟、稳重、有教养,讲道理,懂生活,尊重女性,赢得了丈母娘的欢喜,他做这一切可能也是对林妲的爱。
    陶沙想爱又不敢,不知道“命运的铁拳”击中的是什么,这个“可不可不要走”指的是什么呢?还是很迷糊。

  46. 艾友友老师哪里去了?好些日子没看见出来了,很挂念,问声好!

  47. 陶沙做林妲的爸比做她男朋友更得心应手。女人活得长,他如果娶林妲,过二十年就是桂老师的下场,老得像林妲的爹。但如果娶林妈妈,无论现在还是二十年后,两人都很般配。
    回复“十年忽悠”
    女人好像老得更快哦!现在的林妈妈很显年轻但再过二十年后,毕竟已是奔七十的老年人了。

  48. 谢谢大家关心,我哪儿也没去,忙着写文章呢。

  49. 向艾友友老师问个好,很是挂念!

  50. 终于见到艾友友老师,好高兴!这下子放心了。

  51. 跟艾友友老师问个好,好久没见你的跟贴,很想念。

    艾友友老师的文章是专业文章吗,大概不是我们能看懂的,不然的话,也渴望看艾友友老师写的文章啊。

  52. 昨天留言没成功:(
    看了这集,又有点儿动摇了,但转念一想,这些都是林妲的感觉,我还是从陶沙说的话来猜他到底喜欢谁,他说林妲回国他就回国,林妲到美国念书他就回到美国来。这样做是为了照顾她。所以,陶沙喜欢的应该还是林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