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40)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生怕Simon送她回家时会要求上楼坐一会,一路上都在设想该如何礼貌而坚决地拒绝他,但Simon好像心不在此,只把她送到楼下,就匆匆告辞离去了。

她上楼回到家,急着给妈妈打电话,好尽快报告陶沙有个痴呆儿子的重大新闻。但她的电话打过去后,老半天都没见妈妈打电话过来。她不得不又打了一次,还是没回音。

这下她慌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回电话?

她急中生智,给陶沙打了个电话,但他没接。

她更慌了,突然想起陶沙是今天回国,会不会是去机场的路上出了什么事?

她连着打了四次电话,每次都是响几声就挂掉,但妈妈一直没打电话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终于才打电话来了,她总算舒了口气:“我给你打了四次电话,你怎么都不回呀?真是急死我了!你刚才干嘛去了?”

妈妈好像还在喘气:“我去机场送陶沙呀。”

“你怎么不给我回电话呢?”

“我在开车嘛。”

“他呢?他怎么也不接电话?”

妈妈愣了一会,说:“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他肯定登机了,飞机上不让接电话吧?”

“可能是这么回事。”

妈妈好像还沉浸在独自开机场的兴奋中:“去的时候,还没什么,有他坐在旁边,我一点都不紧张。但回来的时候,可把我吓惨了,又要看路,又要开车,真是手忙脚乱,听见电话响,也不敢接,又怕是要紧事,真是急死了。”

她赶紧嘱咐:“你开车千万别接电话!再要紧的事也比不上人身安全要紧。”

“我知道,所以我就忍着没接,等回到家才给你打电话。怎么了,有急事吗?”

“是这样的,我今晚跟Simon一起吃了顿饭——”她把席间的谈话内容全都告诉了妈妈。

妈妈显然是动了恻隐之心:“唉,可怜的孩子!太不幸了!”

“你说谁呀?是陶沙,还是他——儿子啊?”

“都可怜。”

她也觉得这一老一小都可怜,但更可怜的也许是那个“陶妈”,当爹的不忍心天天看着自己的痴呆儿,就躲在一边,那当妈的怎么办?不是既要天天面对痴呆儿,又要忍受被孩子他爸抛弃的痛苦吗?

自从听到痴呆儿的故事,她心目中“陶妈”的形象就高大起来,而陶沙的形象则萎缩下去。

但妈妈还在那里恻隐着:“唉,难怪我老觉得他有心思,原来真是——有心思啊。这孩子,心里该有多苦啊!”

“你怎么这么同情他?他这不是——逃避责任吗?”

“嗯——逃避责任——是不大好——”

“不是‘不大好’,而是很不好!他比我爸爸更——糟糕!”

“这个——他们的情况不一样。”

“我就是觉得很奇怪,既然他和‘陶妈’有个儿子,怎么还会跟Lucy结婚呢?”

妈妈好像跟不上她跳跃的思维:“啊?你说Lucy?嗯——”

“Simon说陶沙可能是想生个健康孩子,帮他忘记那个——不健康的孩子。”

“这个——”

“但他并没跟Lucy和女儿一起好好生活,而是——又采取了逃避政策——这不是又害了两个人吗?他这么一次就害两个,准备害到什么时候为止?”

“是不是那孩子是——女方坚持要生的?”

“不管是谁坚持要生的,都是他的骨血。”

“有没有可能不是他的——骨血呢?”

“如果不是,他干嘛要按时支付抚养费?”

妈妈想了一会,说:“这个——不都是Simon说的吗?谁知道有没有撒谎?”

“我觉得Simon不会撒谎,陶沙是他的好朋友,又住在一个城市,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在背后这样——编谎话,迟早会传到陶沙耳朵里去,那他们还有朋友做?”

“也许Simon没撒谎,但他也没见过陶沙的——儿子,都是道听途说。”

“这个我也想到了,但是Lucy是陶沙的老婆,就不是道听途说。”

“但陶沙也说Lucy是Simon的老婆呢。”

她发现这事真的成了人品大比拼,两个人各执一词,旁人无法鉴别谁在撒谎,只能从人品上突破,谁的人品好,就信谁的。但是人品又怎样评定?只能循环论证:谁在这个问题上撒了谎,谁的人品就不好。而谁的人品不好,谁就是在撒谎。

这样证来证去,永远都证不清楚。

她沮丧地说:“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搞清楚他们谁在撒谎了。”

“你跟Simon饭都吃了,就没问他要Lucy的地址?”

“要地址有什么用?难道我还能亲自跑到Lucy家去询问?”

“你都回中国了,当然不能跑到美国来找Lucy询问。”

她警惕地问:“那还能怎样?难道是你准备开车过去?我可对你说清楚了哈,我不许你一个人开车跑Lucy那里去,几个小时的车程,你又刚拿驾照没几天,开过去太危险了——”

“我知道,但我们可以跟陶沙的汽车保险单核对一下,看地址是不是一样啊。”

她惊喜地问:“你有他汽车的保险单?”

“有啊,他都放在车里。”

“你搜查他的车了?”

“搜查什么呀?是他自己指给我看的。”

“哇,他把他的汽车保险单都指给你看了?”

“不指不行嘛。他说保险单都是放在车里的,万一发生了车祸,就要跟对方互换保险公司信息,还要打电话报警,没有警察记录,索赔就比较麻烦。”

她不是太懂这些事,问:“那如果你开车出了车祸——我是说万一哈——保险公司会不会cover(理赔)呢?”

“会的,如果保险公司不cover,我哪里敢开?这么好的车,随便擦一下刮一下,我就赔不起。”

“他把这么好的车给你一个新手开,是不是就想等你赔不起的时候,好让你以身相许啊?”

“别拿你妈开涮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把他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吧。”

“那你把他的保险单找出来看看,把地址告诉我,等我去找Simon核实。”

妈妈到车里拿来保险单,把上面的地址念给她听了,她找了纸笔记录下来,对照着努力回忆Lucy的地址,感觉应该是一样的,但她没把握。

她马上给Simon打电话:“不好意思,这么晚给你打电话。”

“想我了吧?”

“别开玩笑了,我找你有事。”

“肯定还是陶沙的事。”

她被他说中,有点尴尬,解释说:“主要是想把一些事情搞清楚。”

“又是什么事情?”

“还是Lucy的事。”

“Lucy怎么了?”

“你知道她的地址吗?”

“我怎么会知道她的地址?”

她提醒说:“你上次帮陶沙带东西给我,不是给过我她的地址吗?”

“我就是帮忙传递了一下地址,怎么会记得?最后那纸条不是交给你了吗?你拥有那个纸条的时间比我还长吧?你记得不记得?”

“呃——模模糊糊记得,但记不清了。”

Simon很得意:“你看你这么聪明的人,又是跟心上人有关的东西,都只模模糊糊记得,我这么笨的人怎么会记得?”

“你不记得就说不记得,干嘛讽刺我?”

“我哪里是在讽刺你呢?”

这次谈话有点剑拔弩张,她感觉他好像不再那么在乎她了,说话很冲,有种“得罪了就得罪了”的气魄。她一直享受他的吹捧和殷勤,都有点习惯了,好像他天经地义就应该那样对她一样,现在他稍稍不那么俯首帖耳,就让她觉得怪不舒服。

她赶快收线:“你不记得就算了吧。对不起,太晚打搅你了。”

他也没挽留的意思,说了个“晚安”就挂了电话。

她感觉身心俱疲,有点像刚跑完三千米长跑一样,全身没劲,已经没多大兴趣搞清楚Lucy究竟是谁的老婆了,就算Lucy是Simon的老婆,那又怎么样?从道义上讲,陶沙应该和陶妈在一起,照顾他们那可怜的痴呆儿子。

现在她又回到了舅舅不疼姥姥不亲的状态,Simon终于受够了,不会再殷勤她了,而陶沙早就说过一辈子不结婚。他俩都没把她放在眼里,更没放在心上,她又成了一个没人追没人爱的可怜虫。

刚好那晚连詹濛濛也不在家,偌大的屋子,就她一个人,她想跟人聊天壮胆都找不到对手,只好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报告没从Simon那里问到Lucy地址的坏消息,然后懒洋洋地说:“妈,还是算了吧,管他结婚没结婚,我已经对他没兴趣了。”

妈妈关照了几句,就让她早点休息。

第二天早上,妈妈打了个电话过来:“我找到Lucy的地址了。”

“是吗?你怎么找到的?”

“还记得你上次给她寄包裹吗?寄的是快件,填写了单子的,寄件人有一联,你丢在我抽屉里,说要等到包裹寄到才能扔,但后来就忘了扔——”

“你找到那个收据了?”

“嗯。”

“跟陶沙保险单上的地址一样吗?”

妈妈没立即回答,不过她已经明白了:“地址一样的?”

“嗯。”

“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我说Simon没必要撒谎吧。”

妈妈没吭声。

她急了:“你怎么了?是不是你们已经——”

妈妈也急了:“别瞎说了,我跟他能有什么?我是为你惋惜——”

她尽力显得不在乎:“这有什么好惋惜的?他都三十多岁了,真的可以做我的叔叔了,又有个痴呆儿子,再说他也说了,他这一辈子都不结婚的——”

“我也知道他不是十全十美,但是——相比而言,他还是最——不错的一个,难得这么成熟懂道理,又会照顾人,长相啊,穿着啊,都很符合我们的意思,但是——”

“没什么哪,我相信世界上不会只有一个陶沙。”

“你准备怎么办?”

“我?什么怎么办?”

“如果他去找你,你还——理不理他呢?”

“还理他干什么?”

妈妈似乎拿不下情面:“人家在这里鞍前马后地照顾我们这么久,就算是一般朋友,也不能一回国就不理人家吧?”

“那你说呢?”

“我觉得作为一般朋友来往还是可以的,就怕你掌握不好。”

“他回来后会不会理我还成问题呢,他那么怕人知道他跟我们在一起,回了国他不怕得更厉害?”

“如果是他自己不愿意跟你来往,那倒没什么,我们礼数尽到就行了。”

35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40)

  1. 谢谢艾米!

  2. 还是晚到了,占座!刚才还没有呢,我的电脑好象总是慢半拍。:(

  3. 陶沙就要回来了,期待他回来后的故事……

  4. 我还是坚持猜测LUCY不是淘沙的老婆。那个保险单也说明不了啥啊,淘沙在米国可能就是LUCY一家最亲了,把车放在那里,自己又没地址,不写LUCY的地址写谁啊?

    我不太担心LUCY“抹黑”淘沙的形象,但是那个陶妈和孩子的事情就不那么容易撇清了,我猜这才是个真正的“心病”。还好淘沙快回来了,没准儿下集就发现舅舅仍然疼,姥姥仍然亲呢?那个西蒙看上去转变态度没准儿是因为看林妲刨根问底,心虚怕LUCY老婆败露,再说林妲对他一点感冒的意思都没有,费半天劲撒个谎也救不了他,能不郁闷吗。

  5. lucy不是淘沙的老婆。有谁这么大方,老公从中国回来了,把宝马车开走,在外面晃荡,然后又把宝马车借人呢?

    淘沙有点怕怕是因为又是两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害怕父亲,母亲的故事重演。

  6. 妈妈关照了几句,就让她早掉休息。
    ——————————————–
    早点休息

  7. “Simon”对林妹妹的态度变化真大啊!
    难道是因为“林妲”猜测到“Simon”撒谎的漏洞了?
    只有找到“Lucy”这个迷雾才会拨开!

  8. 谢谢艾米!辛苦了!

  9. 尽管证据对陶沙很不利,他的地址是和LUCY一样的,但我还是倾向于相信陶沙。只是现在确实想不通为什么会和LUCY同一地址?
    而且我觉得如果陶沙真是LUCY的LG,他回到了美国后,回家把车开了出来,然后一直陪着LINDA和她的妈妈,后来甚至住到了她们家里,这期间应该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如果他真是LUCY的LG的话,而且还有一个女儿,他能陪着别的女人住得这么坦然,毫无牵挂?而且LUCY如果真是他LP,难道LG回家露个面就走了,LP难道就一直不过问?难道陶沙就不怕LP打电话过来时正好被LINDA或林妈听见?从前面的文中感觉他和LINDA和林妈在一起的时候是很轻松坦然的,而LINDA也没有提过那些天里陶沙有接到过不方便说话的电话,我觉得如果有接到这种电话,LINDA肯定也会比较上心的。所以我感觉陶沙不象是有LP孩子的人。

  10. SIMON估计是急着去弄清“艳照”事件了吧。

  11. 也有可能是陶沙回家之后跟LUCY说好他要用车做什么,并嘱咐他LP不要打电话给他?我还是相信第一感觉,我还是认为LUCY不是陶沙的LP,还有陶妈的事情,不知道陶沙回来会不会跟主动跟LINDA讲清楚。
    SIMON态度的变化是不是因为他也知道陶沙快回来了,许多事情会真相大白,所以心情不太好?或者说是通过他和LINDA的谈话,更让他看清楚了LINDA的心里只有陶沙,因此心情郁闷?

  12. 保险单上应该没有Lucy 的名字吧。如果有的话,林妈妈应该早就看到了。既然没有lucy的名字,说明lucy和淘沙的关系不是或不太像夫妻关系。

  13. 1、猜测陶沙不能人道,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陶沙说不结婚,是避免伤害深爱的对方。
    2、猜测陶沙不是痴呆男孩的父亲,与陶妈不是外人眼中的情人关系,是对弱者对母亲对孩子的关注、关心。陶沙有能力按时支付抚养费,这也是慈善。
    3、LUCY是Simon的妻子。陶沙现居国内,为方便在美国的事,需要留熟人的联系地址。LUCY、Simon和陶沙都是高中同学,又是好友,陶沙在美地址与LUCY一样并不奇怪。
    劲松

  14. 上集里的一句话:他没再追问,只若有所思地说:“肯定是被人陷害了。”
    ——————–
    我猜:Simon不是对linda的态度变了,而是急着搞清“艳照”和”被人陷害“的问题吧。

  15. 搞不好Linda打电话时詹濛濛在Simon身边,Simon不敢造次吧?

  16. 保险单地址一样应该确实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吧。我要回国住一段时间,国外又没房子,就把所有的通信地址都改到一个朋友家。

    Simon心不在焉是不是因为想到了他的儿子?

  17. 坚信淘沙没撒谎,坚持我以前对淘沙的看法,林妲有戏。至于simon,也许是被艳照门搞得有些郁闷吧,等缓过劲来还会继续殷勤林妲的。 jldy

  18. 好看!

  19. 24集里:—就和妈妈一起搭公车到邮局把陶沙给老婆和女儿买的礼物寄出去了。回来后她特地打电话告诉他,但没人接。她给他留了言,他也没回。
    这里闷闷没接电话,后来飞到了linda美国的家门口。
    —————————–
    这次“她急中生智,给陶沙打了个电话,但他没接。”
    闷闷没接电话,说不定一下飞机就来到了linda家门口。
    —————————
    我还是相信闷闷的:他收回视线,望着妈妈说:“我没夫人孩子,我还没成家呢。”“我没个人问题。”

  20. 如果陶沙真是Lucy的老公,那Simon不知道Lucy的手机不算奇怪,但是不知道Lucy(陶沙)的地址就奇怪了。

    妈妈会不会还是开车去找Lucy了?

  21. simon可能发现林妲即使在听说了陶沙有个痴呆儿子的情况下,还没断掉对陶的好感,且生出同情之心,于是知道自己彻底无望,也就懒得继续殷勤了。

  22. 陶沙保险单的地址是Lucy家的地址不奇怪,因为陶沙提出回国后把车借给林老师开的时候说过,“等您回国的时候,我让拖车公司拖到Simon家放着就行了。”,SIMON还曾跟林妲说过“以前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一开party(聚会)就是几十人,全都是他一个人搞定。”,假设这是在SIMON和Lucy的家聚会,说明他们的房子很宽敞,当时在国外时陶沙就是与他家合住的,所以地址一样。

  23. 现在好像是林妲要走,而陶沙该唱“可不可不要走”了。

  24. 妈妈想了一会,说:“这个——不都是Simon说的吗?谁知道有没有撒谎?”
    “他还是最——不错的一个,难得这么成熟懂道理,又会照顾人”
    ——————————————
    我跟林妲的妈妈持同样的观点。
    我觉得是Simon在撒谎,Lucy是Simon的老婆,陶沙曾跟林妲发过誓:“如果我干过这种事,让我一辈子没老婆。”,陶沙没结过婚。
    假如真有一个所谓的痴呆儿子和婚生女儿,陶沙在回到美国这些日子能那样心无旁骛地照顾陪伴林妲母女吗?他为了告诉林妲他父母也很早就离婚的了特意找借口提前去林妲家,而且还为林妲解过有关的围,说明他是同情并体贴单亲家庭孩子的,那么他能因为只想自己“眼不见,心不烦”而让自己的孩子也处于这种境况吗?Simon说的:“看到一个孩子,就想到另一个孩子,只好——逃得远远的”,且不说这不太符合陶沙的为人,也不符合为人父母之常情,姑且不论对痴呆孩儿的同情,对另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儿恨不得捧在手里含在嘴里、哪个父母会舍得“逃得远远的”?

  25. 俺家老公好友海龟后,美国地址就用俺家的。

  26. 回复“匿名”:林老师不是“轻易接受”,他说“反正我车放在这边也没用,经常开开对车有好处,时间久了不开,会打不着火。”,而且陶沙亲自给林老师当教练教会她开车并取得驾照后才离开的,说明是陶沙真心实意地想让林老师使用他的宝马车的。只是借,又不是给,如果林老师“免疫力有所降低”想要宝马,林爸爸可能求之不得呢。

  27. 艾米写得太精彩了!
    提醒一下开车的各位,出了车祸如果是对方的错,而损失太小警察不来现场,又找不到证人,一定要拍照留证据,并写下经过,让对方签名,不签就坚持等警察。不然有些人事后会撒谎。

  28. 看上集的时候,感觉simon在陶沙有个痴呆儿子这件事上没撒谎,因为正好可以解释陶沙说一辈子不结婚的原因。但是回看了一下,陶沙说自己没夫人孩子的时候看着林妲妈妈的眼睛,就推翻了上集的猜测,我相信陶沙没有撒谎,那么,那个孩子肯定是陶妈和别人生的,陶沙寄生活费是出于照顾他们。
    可是这样一来,陶沙为什么说一辈子不结婚呢?难道真的是因为身体有缺陷?

  29. 陶沙汽车保险单上的地址跟Lucy家住址是同一个,并不能说明两人是夫妻。我一朋友,前后5,6,7,8个朋友挂靠过他家的地址,最高峰时期,大约同时挂靠了3~4个人。信用卡账单,政府信,报税表什么的都往他家地址寄。

  30. 我觉得陶沙回国后不会来找林妲了,因为他很可能不是爱上了她,而是像高中那会一样,同情她,想照顾她。回国之后没什么要帮忙的了,他就躲开了。

  31. 到处都是枫叶

    回复十年忽悠:
    当时林妲问陶沙“是不是回国以后就不来找她了“,他回答说想“一直跟着林妲”。所以我认为陶沙对林妲和对高中时那个女孩子是不一样的。而且,如果仅仅是出于同情而越洋飞到美国照顾林妲,我还是觉得有些夸张。

    当然,陶沙出于某种原因,回国以后估计不会“明目张胆“来找林妲,但我觉得他们会“地下接头”:qq,短信什么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