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48)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的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一个人怎么可以有两个爸爸?”

陶沙笑了笑,说:“怎么不可以?我不就有两个爸爸吗?”

她恍然大悟:“哦,你的意思是一个亲爸,一个——后爸?”

“嗯——这个‘后爸’好难听啊,像大灰狼一样。”

“那你怎么称呼你——现在这个爸爸?”

“就叫‘爸’啰。”

“那你怎么称呼你的——亲爸呢?”

“还是叫‘爸’。”

“如果他们两个到了一块,你管他们都叫‘爸’,那怎么分得清?”

他想了一会,说:“好像还从来没到一块过。”

“你不是说你亲爸和——后爸是好朋友吗?”

“呵呵,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还没出生呢。”

“你亲爸是不是很——恨你后爸?”

“不知道,他从来不提我——后爸,我后爸也不提他。他们俩的事,我都是从我妈那里听来的。我妈也不太爱说这些,所以我知道得很少。”

她感觉他不愿意再就这个问题深入下去,只好聊别人:“那Simon两个爸爸又是怎么回事呢?也这么曲折?”

“我自己家的事都搞不清楚,别人家的事就更搞不清楚了。”

她知道他是在推诿,但也不想再追问下去,怕他不高兴,嫌她爱管闲事。

那天没做多少菜,就一个青菜豆腐汤,和一个小葱炒鸡蛋,青枝绿叶,白嫩金黄,色香味都不错。

两人把饭菜端到客厅的桌子上,他问:“濛濛今天不回来吃饭?”

“不知道,她走时没说。”

“要不要给她留一份?”

“留一份吧,即便她今天吃了晚饭才回来,还可以留到明天吃。”

他们给詹濛濛留出一份,就开始吃饭。

她猜测说:“可能又跑Simon那里去了,她听说Lucy圣诞要来,决定把Simon抓得更紧一点。”

“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可怕。”

“我也可怕?”

“你不可怕。”

“我不是现在的女孩子?”

“你不是。”

她一愣:“啊?那我是什么?”

“你是天使。”

她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太——搞笑了!”

“你看你看,为什么我不敢——说真心话呢?就是怕你笑。”

她赶快控制自己:“好,我不笑了,免得你不敢说真心话了。”但她忍不住又笑起来,“你说真心话就一定要说得这么——好笑吗?”

“本来就是逗你笑嘛。”

听他这样一说,她反而不好意思笑了。

吃完了饭,他把碗洗了,就告辞说要走。

她也不好意思留他,只问:“你国庆节放不放假啊?”

“放啊。都放么。”

“那你准备——怎么过?”

“想出去攀岩。”

她有点意外:“国庆你不回你爸妈那边去?”

“不回。”

她更觉奇怪了:“怎么大过节的不回家和父母团聚?”

“平时经常回去,也不在乎国庆这几天。”

“但是过节不是更应该回去吗?”

他面有难色:“国庆我弟他们都会去我爸妈那边。”

“所以你躲出去,怕你弟问你要衣服?”

他一笑:“哪里呀,我有那么小气吗?我是怕他带着老婆孩子浩浩荡荡开回去,我爸妈又要为我着急。”

“急什么?”

“急我娶媳妇的事呀。”

“你知道他们为你着急,怎么不赶快娶一个呢?”

他伸出一个手指,做个警告手势:“喂,喂,我们说好了的——”

她不响了。

他问:“你生气了?”

“没生气。”

“那怎么不说话了?”

“你不让我说么。”

“我哪里有不让你说?”

“你伸一个手指,‘喂喂’,这不是警告我别说话吗?”

他解释说:“我只是叫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我没忘。不说这个了。国庆节你不能找个人假装是你——女朋友,好让你父母放心?”

“那得装一辈子,谁愿意陪着我装这么久啊?”

“我愿意。”

他凝神看了她一会:“你愿意一辈子被人当成我的——女朋友?”

“嗯。”

“那就没别人敢追你了呢。”

“我不要别人追我。”

“我可是说过一辈子不结婚的呢。”

她笑了:“哈哈,这次可不是我提起的哈,是你自己提起的。”

“我说正经的。”

“我知道,我也没要你跟我结婚,我要了吗?”

“你没要。”

“就是啊,你干嘛声明这个呢?”

他想了一会,说:“如果你真的愿意国庆节跟我回家骗我爸妈,那我是再求之不得的了,你也不用一辈子帮我骗人,什么时候你厌倦了这把戏,就什么时候停止吧。”

“我不会厌倦的。”

“大话不要说得太早。”

“我们走着瞧吧。”

“行,走着瞧。”

那天詹濛濛很晚才回来,林妲一直兴奋地等在那里,詹濛濛一回来她就去汇报国庆的事:“受了你的启发,我国庆节也跟闷闷去看他父母。”

“你被他上了?”

“说这么难听!”

“好,我用个好听点的:你把他上了?”

“还是难听!”

“那怎么说呢?你们互上了?”

“你怎么除了一个‘上’,就没别的词儿了?”

“那未必还酸溜溜地用个‘做爱’?行,你要酸我就陪你酸,你们做爱了?”

“没有。”

“那你跟着他去他那个贫民窟干嘛?”

“他说他国庆节想躲到外面去攀岩,因为怕他父母看见他弟携家带口的,会为他着急。”

詹濛濛真是恨铁不成钢:“你呀,完全继承了你妈的傻气,同情心泛滥。你听他那么一说,就觉得他很可怜,殊不知这正是他的计谋。”

“不是他的计谋,他没要我陪他回家,是我自己要求的。”

“所以我才说是‘计谋’嘛!这说明他手段高明,到时候你后悔都没地方去后,因为他并没强迫你去他家,是你自己要去的。”

她嗫嚅道:“你国庆节也跑了,我一个人呆家里——”

詹濛濛差点为友忘色:“唉,你这么说,真的让我很难受,如果不是机会难得,我真的要留下来陪你了,就为了不让你去那个贫民窟。”

“去贫民窟怕什么?他父母挺和善的,肯定不会吃了我。”

“他父母不会吃你,我就怕他会吃了你。”

“我觉得不会,他跟我在一起从来就是——规规矩矩的——”

“那是没机会嘛,等你去了他家,他那一屋子穷亲戚肯定会使劲撮合你们,给他创造上你的机会。你这次肯定要在他家过夜,那还逃得脱被吃的命?”

“如果我不在他家过夜呢?”

“不可能,一个是我和Simon要在他爸那边呆两天,回来时才能把你接回来,再一个,陶家那帮人肯定会有办法留住你——”

她咕噜说:“我还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通信连呢。”

“唉,你呀,真没办法,我现在怀疑你爸爸当初也是这么把你妈搞到手的。苦肉计啊,苦肉计,古今中外,多少良家女子毁在你手里!”

她没敢把国庆的安排告诉妈妈,连詹濛濛这么开放的人都反对,妈妈更会反对了,这才几天啊,连个“我爱你”都还没听到,就冒冒失失地以女朋友的身份跑别人家里去过国庆,像什么话?

但她安慰自己说,我这不是冒充他女朋友吗?又不是真的,怕什么?

国庆假期的第一天,Simon开车来接两个女生,然后到陶沙的住处去接陶沙,把她和陶沙送到贫民窟了,才开车带詹濛濛去他老爸家。

她这次到贫民窟来,比上次观察得仔细些,发现也就是外面环境比较差,屋子内部还是不错的,装修算得上中等水平,收拾得更是干干净净,至少也不比她家差。

陶弟果然携家带口地回来了,自我介绍说叫“陶宝”,把她乐得,差点笑出声来。

陶弟媳自我介绍说叫“招娣”,在她印象中,这可是解放初期纺织女工才会用的老土名字,忍不住问道:“是不是你爸妈想要个弟弟呀?”

招娣很健谈,也很坦率:“是啊,那时都不兴生两个了,我爸妈硬是多生了一个。”

“是个弟?”

“哪里呀,是个妹。”

“没再生了?”

“结扎了,生不成了。”

她看了一下陶宝的孩子,是个女孩,没敢多问。

招娣自己提起来说:“我生的是女孩,把我爸妈气死了,现在天天逼我再生,说不生出儿子不罢休。”

“但是政策不是只让生一个吗?”

“是啊,所以我爸妈逼着我们出国去生。”

“能出国吗?”

“靠我们自己是出不了的,陶宝又不是个读书的料,就读了个中专,想办加拿大移民都不行,想去美国更困难。”

“那怎么办?”

陶宝说:“现在就看我哥的了。”

“我听说兄弟姐妹之间办探亲要很长时间——”

“我们想办投资移民。”

她明白了,陶弟是想叫哥哥出几十万美元给他们办投资移民。这下她算是明白詹濛濛的高瞻远瞩了,陶沙摊上这么个弟弟,又有这么个弟媳——其实弟媳貌似不是坏人,但是弟媳的父母想孙子想疯了啊——他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陶沙在父母家仍然是做饭的主,她也到厨房去帮忙,陶妈妈不时到厨房来看看,满脸的笑容,满嘴的夸奖,好像是哪国的公主下嫁到他们家来了似的。

陶沙也很开心,切几下菜,就转过身来对她笑笑。

她故意问:“笑什么?我脸上有饭粒?”

“没有。”

“那你笑什么?”

“就是想笑。”

“为什么想笑?”

“开心啊。”

她自吹自擂:“你看,还是我的主意好吧?你把我带回家来,你爸你妈多高兴啊,胜过吃十剂补药。”

“我也知道他们看到你会很高兴,就是怕委屈你了。”

“一点都不委屈,我也很开心,就像雷锋叔叔做了好事一样。”

“那就谢谢林妲叔叔了。”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毛主席共产党,是他们教育我这样做的。”

“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

一家人吃过饭后,陶弟把麻将搬了出来,问林妲:“嫂子你搓不搓麻呀?”

她被他一声“嫂子”叫得一愣,但马上镇定下来,说:“我不会。”

“那我哥也别搓了,陪你。招娣,你可以上了,我们还是跟爸妈凑一桌吧。不过这回可讲好了哈,要带彩,卫生麻将我是不陪你们打的。”

两老两小凑成一桌开战,她在旁边看了一会,觉得百无聊赖,便说:“我困了,想睡会。”

打麻将的几个人都说:“小林去休息一会,把门关上,我们在外面打牌有点吵。”

2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48)

  1. sofa!

  2. 先占座。今天比较靠前。哈!等了好久。

  3. 地板

  4. 今天很前呀!谢谢!

  5. 先坐下再说

  6. 闷闷也有开心的时候哇!
    这集看着“林妹妹跟闷闷好似一对神仙眷侣啊!”~~~~~~
    艾米辛苦了!期待下一集。

  7. 艾黃超級粉絲

    前排!谢谢艾米! 

  8. 看完了这一集,感觉陶沙还是真心喜欢LINDA的,但是有可能他真的是身有隐疾,尽管他的心早已失落在LINDA那儿,但是他怕将来给不了LINDA幸福(性福),所以他想爱,却不敢说出来,更不敢想到结婚,不知道发展到后来会不会也象老黄当年一样,为了LINDA好,自作主张地躲了起来,所以才会有“可不可不要走?”

  9. 占个位!

  10. “那得装一辈子,谁愿意陪着我装这么久啊?”

    “我愿意。”
    =================================

    还是Linda主动了。要是遇到个三不男人Linda就惨了。不过对于一个好男人,也许正是这种冲破世俗的主动和执著会感动他,让他迈出勇敢地的一步,又一步…

  11. 好看!谢谢艾米。
    国内的政策虽然是一胎制,但我发现周围有不少有兄弟姐妹的。其中一个有四姐妹,从20到30岁左右。还有一个正在办投资移民,他有六个孩子,最大的三十几,最小的十几,不知怎么可以生这么多。政策只管得住老实人。

  12. 好温馨(^-^)

  13. 隐形的翅膀

    linda真是个好女孩子呀, 想到之前她认真写自己的故事给艾米的时候,应该和淘沙没有云开雾散, 忽然很心疼。

  14. “那你几十年来就没爱上过任何女生?”他想了一阵,说:“爱上过一个。”—
    “这样不是会影响你的——个人问题?”“什么个人问题?”
    “就是——结婚呀。”“我没个人问题。”——
    她把詹濛濛的话学说了一遍,分析说:“那是Simon酒后吐的真言,还能有错?”“别听他的了,他要真醉了,还能跟濛濛——做那事?”
    “醉了就不能做了?”“当然了。”——–
    “别的随便问?那好,我就想问问你,‘陶妈’——是怎么回事?”
    他一愣,随即说:“这个——是跟结婚不结婚相关的问题,也不谈好吗?—-
    —————————–
    我还是相信闷闷说的话,把前面的这几句话串起来看:闷闷的结婚不结婚不是身体的原因,用他自己的那句话“我没个人问题”。
    闷闷也不爱陶妈,他曾经爱过的就是那个高中女生。他的有关醉酒能否做那事的结论,我觉得是有感而发。
    闷闷结婚不结婚问题还是跟陶妈和那个儿子相关,也许陶妈用儿子作了赌注,给闷闷上了婚姻的枷锁。
    闷闷爱Linda,林妹妹的表情一出现”忧心忡忡、失望、生气、不响—–“等,闷闷的反映就不一样了。林爸爸的这句话很适合闷闷:“男人嘛,喜欢了谁,就怕谁,怕得罪她,怕她生气,怕她不要他了。“
    祝福林妹妹守得云开见日出!

  15. 期待续集. 谢谢艾米!

  16. 陶沙这个弟弟可真是不让人省心,也许从小就是哥哥让弟弟,到了现在还是如此。也许一个比较敏感多虑的人,处在陶沙这个位置,就会觉得自己不受后父宠爱了,但他貌似还好,没想那么多。

  17. 陶沙两兄弟学业上这么不同,可能是不同父亲造成的吧?一个聪明,一个不那么聪明?或者是弟弟从小受到娇惯,反而不成器了。

  18. 詹濛濛这次肯定要败兴而归,发现simon的老爸不是蓝总,应该回头来追闷闷了。

  19. 我咋觉得詹濛濛那边会生点什么?

  20. 少了一个字:我咋觉得詹濛濛那边会发生点什么?

  21. 好看,谢谢艾米!
    这几天翻墙太困难了,好多把梯子都不管用。
    赶快补功课去鸟。

  22. 会不会陶弟好赌,陶沙要帮他还赌债?

  23. “打麻将的几个人都说:“小林去休息一会,把门关上,我们在外面打牌有点吵。””

    ——詹濛濛的预计还是很准得,陶家人肯定都想儿子和女朋友越早上床越好。家人为儿子的婚事操心,很大程度上是考虑到儿子的性要求。

  24. 闷闷和simon的两个老爸是不是同样两个人啊?这人的亲爸是那个的后爸?如果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之前的一些事情了

  25. 陶沙也很开心,切几下菜,就转过身来对她笑笑。

    ———陶沙真可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