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5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还是陶沙出来解围:“我送你吧。”

林妲担心地问:“你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我没喝多少啊,你看我的样子像喝醉了吗?”

“那行,就麻烦你送我一下了。”

但Simon出来阻拦:“不管喝多喝少,他肯定醉了,你没听说过‘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老话?”

詹濛濛提议说:“陶沙,你走个猫步我们看,如果两脚能踩在一条线上,就没醉。”

陶沙真的站起来,好像要走猫步一样,林妲忍不住笑起来。

Simon说:“今晚一个都不许走,明天我们一起去钓鱼,我跟人家都约好了的。”

几个人几乎同时问:“到哪里去钓鱼?”

“到农民自家的塘里去钓。”

詹濛濛说:“那有什么好钓的?再说人家自己塘里喂的鱼,会让你钓?”

“给钱嘛,有什么不让?那家的塘是‘神州’固定的钓鱼场,公司付了钱的,所以‘神州’的钓迷都到那里去钓。”

陶沙问林妲:“你喜欢不喜欢钓鱼?”

“我?无所谓——”

“无所谓就一起去玩玩吧。”

既然陶沙开了口,林妲当然不会拒绝,于是答应留下来过夜,明天一起去钓鱼。

Simon分配两个女生住那个有两张单人床的小卧室,詹濛濛不满地叫起来:“我们两个人睡一间小屋,那你们两个人呢?”

“我们当然是一人住一间啰。”

“那不公平!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住两间大房,我们两个人就住一间小房?”

“不是你们自己这样要求的吗?”

“哪里是‘我们’这样要求的?是她一个人这样要求的,我根本就没答应。”

“我不管了,今晚就这样安排了,你要是怕挤,可以随便找个沙发睡。”

“不行!你要我睡沙发,我就和Linda回去。”

Simon让步了:“你要睡大屋?行啊,你们两个住主卧吧,不过可不许搞‘通信连’。”

“啥呀!应该是你们两个不许搞通信连!”

“呵呵,我们都搞了一辈子通信连了,你管得了吗?”

“那我今晚就跟Linda来个‘通信连’,你管得了吗?”

Simon暧昧地笑起来:“嘿嘿,真是请将不如激将。”

等这两人的嘴仗打够了,两个女生才到浴室洗了澡,一人穿了一件Simon的大T恤当睡衣,然后就躺床上说话。

林妲说:“还不如就住那间小房,至少有两个床。”

“怎么了?你真的以为我会跟你搞‘拉拉’?”

“不是,只是有点——不习惯。”

“不喜欢跟女生睡一个床?”

“跟谁睡一个床都不习惯。”

“你小时候不是跟你妈睡一个床的?”

“上中学就没有了。”

詹濛濛突然说:“我觉得你应该把闷闷抓紧点,不然他会跑掉的。”

“怎么抓紧?”

“嘿嘿,我一说,你又要说难听了。”

“那样就叫抓紧?”

“当然啊,男人嘛,跟你有了肌肤之亲,就成了你掌中物了,在那之前,他可以随时跑掉。”

“算了吧,连结了婚的男人都可以跑掉,还说没结婚的。”

詹濛濛愣了一会,接着说:“但是如果两人接触这么久了还没——推倒过,那也有点不正常。”

“多久算这么久?”

“像你和闷闷吧,有好几个月了吧?正常的男人老早就忍不住了——”

“我只不过是认识他几个月,又不是跟他做男女朋友几个月。”

“还不是男女朋友啊?他都跑到美国去和你们母女一起住了几个月了——”

“哪里有几个月啊?”

“没几个月也有几个星期,你想想看,一般男女朋友,一个星期在一起的时间能有多少?人家一年都没你们几个星期在一起的时间多,所以说啊,闷闷要么是不正常,要么就是——根本不喜欢你。”

“不喜欢就算了吧。”

詹濛濛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既然他不够大胆,你就要大胆一些,不然两个人都这么拖拖拉拉,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去?”

“那你说怎么办?”

“你可以发起进攻嘛。”

“怎么进攻?”

“主动跟他亲热。”

“怎么主动?”

“哎呀,你连这都要问我?难不成还要我帮你去谈恋爱?”

“我不懂嘛。”

詹濛濛献计说:“等明天钓鱼的时候,我找机会把Simon拉到一边去,给你和闷闷一个机会,你就主动地挽挽他的手啊,往他身上靠啊,趁他不注意亲他一下啊——反正见机行事就是了。”

她正在想象明天偷袭的场景呢,詹濛濛摸下床来,走到几个柜子前,一个个打开看。

她吓得要命,轻声说:“你干嘛呀?可别乱翻他东西,让他发现多不好啊!”

“我怎么会让他发现呢?”詹濛濛边说边继续翻。

“你到底要找什么呀?”

“随便看看。”

詹濛濛继续翻看了一会,轻声叫道:“喂,过来,帮我一下。”

她不敢过去:“干嘛呀?”

“我们来把这个柜子移动一下,说不定有什么暗道机关。”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这是楼房,怎么会有暗道机关?”

“楼房就没暗道机关了?他至少可以把一些机密的东西藏在柜子后面。”

“柜子后面就是墙,怎么能藏东西啊?”

詹濛濛一个人推了半天柜子,推不动,只好作罢,一边往床跟前走,一边抱怨说:“你胆子太小了!这么好的机会,让你给错过了。”

“你不是每个周末都跑这里来吗?还愁没机会?”

“我是每个周末来,但每次都有他在旁边嘛,我怎么有机会翻他的东西呢?”

“你想翻出什么来呀?”

“把他的秘密翻出来。”

“他能有什么秘密啊?”

“肯定有秘密。不过他这人很狡猾,肯定都藏起来了,这些柜子里没有一样女人的东西,没有一分钱,没有一份有价值的文件,比洪水冲过了还干净,这就不正常了。哼,不该住这间房的,既然他这么大方地把这间房让给我们两人住,就说明他肯定把东西都藏好了。我应该要另一间房的——”

第二天,几个人睡到九点多才起来,吃了早饭就开车去农民家钓鱼, Simon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主人一见他就很热情地叫:“邓总来了?坐,坐。”

Simon有点不好意思:“呵呵,邓什么总啊!就叫我邓蒙好了。”

主人还是一口一个“邓总”地叫,几个人除了Simon,谁都不介意,现在这年头,谁不是“总”啊?天上掉块石头下来,砸死十个人,九个都是“总”。

“邓总”跟主人寒暄几句,就开车带几个人到鱼塘边去。鱼塘真是名符其实,就是一个塘,里面很多鱼,在塘边站一会,就能看到不少鱼儿这里冒个头,那里鼓个泡,还有些不知死活的小鱼,聚成一团,鱼头攒动,煞是热闹,像在逗引人们去钓它们。

林妲还没见过这样钓鱼的,觉得很新鲜,开心地说:“这应该很好钓吧?我也要钓!”

Simon只带了两付钓竿,詹濛濛便提议说:“我们分两组吧,Linda,你跟闷闷一组,让他教你。”

Simon不干:“要教也应该是我来教,陶沙只会跳水,又不会钓鱼,他教谁呀?”

詹濛濛抗议:“那不行,我也不会钓,比林妲还不会,你应该教我。”

“你不会钓鱼,跟着跑来干嘛?”

“不是你叫我们来的吗?”

“我有叫你来吗?”

“你没有吗?”

那两人辩论开了,林妲真替詹濛濛脸上没光,心想谁要是这样对待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理他了。但她想到自己的境况也不比詹濛濛好多少,又同情起闺蜜,仇恨起Simon来。俗话说,打人莫打脸,他干嘛这样不客气地当着人家闺蜜的面鄙薄人家?

辩来吵去地搞了一折,Simon才跟詹濛濛一起到塘的另一边去了。

林妲对陶沙说:“你钓,我看,我不会钓。”

“我也不会,等我先试试运气,待会换你。”

陶沙在鱼线上穿了鱼饵,放到水里,静等鱼儿上钩。

她在旁边观战,心里老想着詹濛濛的吩咐,靠近点?怎么靠近?他都没来靠近我,我怎么好靠近他?既然连靠近都还没做到,就不用想后面的了。

坦白地说,如果不是这点事一直萦绕在心头,看陶沙钓鱼应该还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的。小村很美,也还算静谧,国庆期间,免不了有些城里人来这里钓鱼啊爬山啊什么的,但比起喧闹的A市,还是安静多了。

她坐了一会,站起来活动筋骨,活动完就没再坐下,而是站在他身后,看他钓鱼。

他似乎越钓越入迷了,开始还客气谦让“你来吧”,慢慢的,好像就钓入了境界,忘了她这个人一样,聚精会神地盯着鱼线和上面的浮子。

她拉了几次假警报:“咬钩了!咬钩了!快拉上来呀!”

但每次都搞错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发假情报了。

最后,她给自己定计划:“再等一分钟,再等一分钟。”

她也不知道“再等一分钟”,她就要采取何种方式偷袭,估计不管是哪种,都会很尴尬,她只好一直往下拖,最后,她感觉再拖就要回家了,才勇敢地从后面抱住他。

哪知道刚好在那时有条大鱼咬钩了,他猛地一拉,整个人都往上一冲,头顶刚好撞在她下巴上,只听“嘎嘣”一声,两个人都吓呆了。

他转过身,惶恐地说:“伤着你了没有?”

她感觉嘴有点痛,但咬紧牙关说:“没有。”

“我没想到你在我后面——”

“嗯——我刚——起来活动一下手脚——”

“真没撞伤?”

“好像——嘴有点痛。”

他仔细看了一下,惊讶地说:“还说没撞伤,嘴皮都肿了。”

她沮丧之极,这下好了,让他看见我的嘴肿的像个猪嘴,而他这么聪明的人,肯定能猜到为什么他往上一窜,会撞到我的下巴。

他很着急:“怎么办呢?我去叫Simon,赶快回家吧,要不叫辆救护车?”

“就这点事,还叫救护车?”

“那怎么办呢?嘴皮都肿起来了,要不要——打破伤风针什么的?”

她开玩笑说:“要打狂犬疫苗。”

“真的?那我去叫Simon, 你能坚持得住吗?”

她忍不住笑起来:“看把你吓的!没事,我小时候经常把嘴皮摔破摔肿了,有时还流血呢,啥事没有,过两天就好了。”

3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52)

  1. 沙发

  2. 沙发?

  3. 谢谢艾米!

  4. 看linda这机会选的!太笑人了!

  5. 哈哈!沙发?

  6. 老六?

  7. 詹濛濛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既然他不够大胆,你就要大胆一些,不然两个人都这么拖拖拉拉,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去?‘
    ———————————————————————
    后面引号

  8. 坦白地说,如果不是这点事一直萦绕的心头
    ———————————————————
    “萦绕的心头”还是“萦绕在心头”?

  9. 林妲真可爱!一直在那里等呀等,结果等来这么好一个“机会”,呵呵。
    不过陶沙是真紧张呀,连林妲逗他都没反应过来。

  10. 希望Linda的嘴巴不要伤的很严重。

  11. 即使陶沙猜不出为什么把林妲的嘴撞肿了,濛濛却可能会一眼看破天机。
    这一撞,会不会撞出机遇呀?

  12. 这鱼咬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13. 艾黃超級粉絲

    谢谢艾米! 

  14. 隐形的翅膀

    濛濛非常想linda走下圣坛,不再是“唐僧肉”了,她不是在帮linda出主意,她别有用心。

  15. “她坐了一会,借站起来活动筋骨”——是不是“借口起来……”?

  16. 隐形的翅膀

    濛濛这个女孩,自有她可爱的地方,越读下去,越觉得她很有趣。小聪明,小心眼挺多,却常常用错地方,自以为可以计划全天下的事情,却总是低估身边人的智商。 让人恨不起来,也爱不起来, 却是极为生动活泼。

  17. 和“隐形的翅膀”有同感,詹濛濛大概是不想让Simon惦记Linda。

  18. 詹Mm总是这样“引导”林妲,是想改变林妲的处女身份,让simon对林柦失去兴趣?她的小心眼太多了,我不能相信她不是别有用心。

  19. 这两个人还真是能“Hold”得住! :)

  20. 好看,谢谢艾米!
    Simon 不让大家走,可能也因为不想跟詹濛濛单独过夜。

  21. “当然啊,男人嘛,跟你有了肌肤之亲,就成了你掌中物了,在那之前,他可以随时跑掉。”
    ———————————
    詹濛濛的这个结论对她自己就是不成立的,simon就不是她的掌中物吧!

  22. 哈哈,那两人看见林妲的嘴肿了,会误以为是陶沙给亲的肿的。

  23. 呜呜呜~~~~~ ~~~ 林妹妹的嘴肿了,肯定嘴内也破皮了吧!“闷闷”这下得急坏了!

  24. 詹濛濛在大屋里搜查,结果什么也没看到。是不是这套房子根本就是陶沙的,周末让给Simon和詹濛濛幽会的?所以,她当然找不到什么女人的蛛丝马迹了。

  25. 詹濛濛打起小九九来,常常是顾后不顾前。前两天还在警告林妲别让陶沙占了便宜,今天就催着林妲勾引陶沙了。主要原因无非就是发现Simon更喜欢林妲这个处女,于是以为只要让林妲变成非处女,她自己就可以专宠了。

  26. Simon当着林妲的面,可能特别爱贬詹濛濛,特别爱表现出自己不爱詹不在乎詹,以为这样就可以撇清自己,有机会赢得林妲。但如果林妲不在眼前,他很可能对詹还是不错的,因为他还需要利用詹来为他“解决问题”。等他老婆来了,或者找到别的女人了,他那时对待詹可能更不讲情面。

  27. 已经52集了,时间也走了有几个月了,陶沙同林妲还在一般朋友阶段。林妲很矜持,陶沙也那么矜持就有点问题了。但问题在哪儿呢?

  28. 詹蒙蒙脸皮算有点厚的。换了脸皮薄的女生,被SIMON这样不客气地讲话,早就“翘”走了。可能也是为嫁豪门而忍辱负重。

  29. RosyDuo彩玫瑰

    也许陶沙感觉到了Linda的异样,毕竟虚长好多岁月,或许出于内心不可言谈的心理障碍,先就这么借题发挥地发生了意外。 目的是免得在Linda亲近自己时恐怕会给她希望而要约束自己不应该有相应的回应。那么冷场的结果会令Linda感到非常尴尬。 而陶沙内心深处却又对Linda爱不释手不愿远离。 怎么能够阻止Linda的亲密举动而又避免伤害Linda的内心不让她因为误解自己冷漠而选择远离自己? 这也许是陶沙在钓鱼时苦苦思索的难题。也许在权衡后,想出这点苦肉计和今后的心灵痛苦相比算不了什么,就狠下心来暂且上演了这一折。
    非常感谢艾米这集中用到的“折”字。让我在看到明线后,乱自瞎揣摩暗线。
    感觉和《致命的温柔》中学习和教游泳那节的情景非常相似。
    有一点在绞尽脑汁, 为什么陶沙此时要找Simon?他自己会开车,此时Linda最不想要Simon的帮助。如果是陶沙在考虑Linda的感受后只是简单地和Simon打招呼后开车离开或者把车留给Simon和濛濛,他选择和Linda打车去医院的话那该是多好的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啊。
    很担心那一声“嘎嘣”,不会伤得太重影响考GRE吧?

  30. 彩玫瑰的见解很独到哟

  31. 今天运气好啊,终于翻过来了,希望以后天天能到这儿来。

  32. 觉得这房子还是应该是simon的,因为有间房装修得像是小女孩住的,粉色白色。如果是陶沙的房,就有点不大好了,一是simon把人家的房改装了不好,另一个是陶沙让自己父母住贫民窟,把房子借给朋友,太说不过去了。

  33. simon的老爸是八级干部,也算是市里的头儿了吧?怎么也得贪点污受点贿,还有很多一般群众享受不到的优惠,比如低价买个好房什么的,所以simon这房有可能是他老爸的房。

  34. 我不觉得詹濛濛对林妲别有用心。从以往的描述来看,她应该是比较豪爽对朋友忠诚的人。想嫁富豪想疯的人并不等于是害朋友的人。我认为她确实是为林妲着急,想帮林妲同陶沙的关系更进一步。以她的阅历和经历,她可能真的认为“男人嘛,跟你有了肌肤之亲,就成了你掌中物。”咱先不讨论这句话。你想啊,当一个人有这么个观念,又是这么行事的,她当然就会用她自己的经验去教她的朋友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