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53)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林妲觉得嘴里有点咸腥味,吮了一下嘴皮,吐出一口略带红色的唾沫。

陶沙一见,不由分说掏出手机给Simon打电话,但没人接。他又给詹濛濛打电话,也没人接。他连鱼竿什么的也不管了,急匆匆地拉起她的手说:“这两个家伙,都不接电话,不管他们了,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她不肯:“不用了,就是牙齿把嘴皮磕破了一点,这点小事去医院,不把人家笑死?现在又是国庆期间,门诊都不开的吧?还得看急诊。”

“急诊就急诊。”

“碰破个嘴皮看急诊,医生肯定以为我们有精神病。”

他停下脚步:“真的不要紧?”

“真的不要紧。”

“疼不疼?”

她想了一下,说:“有点疼,你帮我吹一下吧。”

“怎么吹?”

“用嘴吹啊。”

“用嘴——怎么吹?”

她嗔道:“用嘴吹气你都不会啊?”

他嗫嚅说:“用嘴吹气当然会,但是——为什么要吹气?”

“吹气了就不疼了啊!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那时你摔倒了什么的,你妈妈不是对着你摔伤的地方使劲吹气?”

他想了一下,笑起来:“还真是这样呢,那时以为我妈吹的是仙气。”他放开她的手,面对着她,问,“你现在还相信这玩意?”

“怎么不信?”

他犹豫了一下,凑近了,对着她的嘴吹了口气,问:“有没有用?”

“有用。”

他又吹了几下,她闭上眼睛,感觉他停下了,然后听见他咕噜了一句:“我们别搞得像小孩子一样——”。

她睁开眼,发现他走到一边去,拿了瓶水给她,“漱漱口,别感染了。”

她接过来,漱了一下口,说:“没事,自己的牙齿咬的,不会感染。”

“小时候你碰破嘴皮,光吹吹就行了?”

“有时抹点紫药水。”

“紫药水抹嘴里?”

“我妈说紫药水没毒,吃到嘴里没问题。”

“那我们去主人家问问,看他有没有紫药水。”

她见他寝食难安的样子,只好同意:“好吧,不过抹不抹都没事的,你别搞这么隆重,不然主人肯定笑话我们。”

两人走到停车的地方,他掏出钥匙,用遥控打开车门,请她上车,她担心地问:“我们把车开走了,待会Simon找不到车,会不会着急啊?”

“没事,他知道是我开走的。”

“那他们待会怎么回主人家呢?”

“他会打电话叫我接他们的。”

“怎么你也有他车钥匙?”

“有两把钥匙么。”

两人回到主人家,问有没有紫药水,女主人说没有,等问清是怎么回事,女主人果然笑话他俩:“哎呀,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不就是嘴皮磕了一下吗?没事的,待会吃饭的时候喝碗甲鱼汤就好了。”

林妲只听Simon说过待会要在主人家吃“农家饭”,但不知道“农家饭”还包括传说中的甲鱼汤,不禁惊喜地问:“哇,还有甲鱼汤喝啊?”

“是啊,邓总哪次来我们不是甲鱼汤招待?”

她欢欣地对陶沙说:“太好了,我还从来没喝过甲鱼汤呢。”

“那待会多喝点。”他问女主人,“饭好了吗?”

“好了。”

“我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吃饭吧。”

他又给Simon打电话,还是没人接,他对女主人说:“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吃吧。”

女主人有点犹豫:“这个——我去问问当家的。”

男主人跟着女主人出来了,亲自摆桌子,边摆边说:“没问题没问题,他们饿了就先吃,你去端菜吧。”

女主人进厨房端菜,陶沙想去帮忙,但男主人留住了他:“你爸他还好吧?”

“挺好的。”

“他好久没来我这里了,不是把老朋友都忘记了吧?”

“不会忘的——他——比较忙——”

“再忙也不能不注意休息啊。”

“我也总是这样对他说。”

男主人见林妲满脸不解,便解释说:“他爸以前插队落户的时候,就是在我们村,还在我家住过。”

她恍然大悟:“哦,是这样,好巧啊!”

陶沙说:“王伯伯,我带她去看看你养的甲鱼,可以吗?”

“可以啊,去看,去看,看一下就回来吃饭。”

她跟着陶沙去看甲鱼,发现甲鱼有点像乌龟,但长得圆圆的,黑糊糊,其貌不扬。

她好奇地问:“这就是甲鱼?”

“嗯。”

“不是说甲鱼汤——很补吗?”

“都这么说。”

“不是说甲鱼汤还可以治癌吗?”

“嗯,也有人这么说。”

“那甲鱼怎么长这么个样呢?”

他一笑:“呵呵,你可真是外贸(外貌)协会的。”

“不是外贸协会,只是觉得——既然它有这么神奇的功效,应该长得——比较不一般吧?”

“人不可貌相,甲鱼也不可貌相嘛。”他想了想,补充说,“说不定人家这也是穿的老头衫呢?”

她笑起来,声明说:“我可没因为你穿老头衫瞧不起你哈。”

“那谁知道?”

两人都笑起来。

她观察了一会,诧异地说:“咦,我怎么没看到甲鱼的头?”

“可能是听到人声,都缩进去了。”

“哈哈,只听说‘缩头乌龟’,原来甲鱼也是‘缩头’的?”

“是啊,所以甲鱼很难杀的,要拿根小棍逗它,让它咬住小棍,才能把它的头拖出来。”

她找了根小棍,伸到水里去逗甲鱼。

他一下抓住她的胳膊拉了回来:“当心啊!要是让它咬住你的手指,那可麻烦了。”

“怎么了?”

“它咬得可紧呢,哪怕你把它脖子砍断了,它都不会松口。”

“真的?那要怎样才能把手指拿出来呢?”

“听说要等到打雷它才会松口。”

“哇,太有个性了,我都不好意思喝它的汤了。”她看了看他抓住她胳膊的手,说,“你也是甲鱼,咬得好紧啊!”

他好像刚注意到自己还抓着她的胳膊,赶紧放开,讪讪地说:“这可是骂人话。”

“是吗?为什么是骂人话?”

“甲鱼就是王八嘛。”

“真的?我还不知道呢!”

正说着话,Simon打电话来了,叫陶沙去接他们。

陶沙开车把那两个接了回来,四人一起开饭。

林妲终于喝到了传说中的甲鱼汤,汤也是其貌不扬,清清的,汤里有大片的姜,汤面有小朵的油花,甲鱼煮熟了还是黑糊糊的,看不出是身体的哪部分。

她尝了尝,真的很好喝,像鸡汤,但比鸡汤鲜,甲鱼肉也很好吃,像鸡肉,但比鸡肉嫩。

陶沙好像一直盯着她的碗,一看到她碗里的汤只剩下一半了,就马上舀一大勺给她。

舀了两次,詹濛濛抗议了:“喂,陶沙,怎么回事啊?怎么光给她上菜呀?我也是位女士呢。”

他咕噜一句:“你嘴皮又没破。”

“什么嘴皮?”

林妲只好出来解释:“我刚才把嘴皮碰破了,女主人说喝点甲鱼汤就好了。”

“你把嘴皮碰破了?哪里呀?”

她指指下嘴皮:“一点点,不碍事。”

Simon问:“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不用。”

詹濛濛问:“你俩干嘛呀?怎么会把嘴皮都咬破了?”

“不是咬破,是碰破的。”

“是啊,我就是问怎么会碰破的呀。”

“自己的牙齿碰的。”

“自己的牙齿怎么会去碰嘴皮的呢?”

Simon制止说:“这还用问?明摆着的嘛。”

“哈哈,这么暴力啊?肯定是场鏖战,那是该多喝点甲鱼汤。”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詹濛濛还不忘拷问嘴皮的事:“没想到闷闷还这么——激情燃烧呢。”

她赶紧申明:“哪里是什么激情燃烧啊,真的是我自己碰破的。”

她把过程讲了一下,詹濛濛呵呵笑起来:“他吹了半天都没吻上来?”、

“没有。”

“哪有你这样挑逗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挑逗?”

“近身法远身法都行,就是不能忽近忽远,胸无成竹。”

“什么近身法远身法?”

“近身法就是直接扑他怀里去,不过对于你这种太爱面子的人来说,有点难度,万一他不把你推倒,反把你推开,那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那远身法呢?”

“远身法?那就更要技巧了,要靠你的衣着打扮,眼神嗲功,让他还没碰着你就已经被点燃,全身骨头酥掉。”

她觉得“远身法”“近身法”都不适合自己:“算了,我搞不好了,随他去吧。”

“要不要我帮你试试?”

“你怎么试?”

“我自然有办法。”

但她觉得这很不好,一是她不愿意詹濛濛跟陶沙试上床去了,二来她也怕陶沙知道了会鄙视她们两个,而她最怕的,是最后试出陶沙对詹濛濛有兴趣,唯独对她没有,那还叫她活不活?

她支吾说:“算了,我还是自己试吧。”

“那你一定得试哦,你这么吊在半空的,搞得我都不安心,总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忍不住把全部经历都讲了一通。

妈妈很不赞成她的做法:“你这么性急干嘛呢?我和你爸爸那会——”

“我知道,你和爸爸认识了好几年才——推倒,但你们那只是‘认识’,我现在的情况——不同的。”

“我们开始约会后,也是过了很久才——那个的。”

“但现在不是那时了,现在如果约会三次还没推倒,那就有点问题了。”

“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这是尊重你。”

“但他一再说他一辈子不结婚,有这么尊重的吗?”

“嗯——这倒是个问题。”

“所以我才会着急。”

“如果他真是决定一辈子不结婚,你把他——推倒也没用啊。”

“至少可以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通信连’。”

“但是你太主动,他会——望而生畏的。”

“那你说怎么办?”

妈妈想了一会,说:“我觉得还是趁早放弃算了,这么拖着很折磨人,会影响你复习考试的。”

她现在感觉什么复习考试之类的东西,真的就是浮云,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她不敢说出来,怕妈妈着急,撒谎说:“这不会影响我复习考试的。”

“那就好,其他的,先别操那么多心吧,如果你跟他见面很愉快,你就接着见,如果见面成了一种痛苦,那就别见了。”

“如果既不是很愉快,又不是很痛苦呢?”

“那就先见着?”

“如果既愉快又痛苦呢?”

“那就不见?”

“不见就全是痛苦,没愉快了。”

“唉,我也没答案了。”

“妈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炼成你这样的心境?”

“我什么样的心境?”

“就是对男生——无动于衷。”

“你年纪轻轻,炼成这样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好烦恼,好想炼成对男生不在乎的功夫。”

妈妈安慰说:“慢慢来,等你一切都经历过了,你就不在乎了。”

3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53)

  1. 沙发吗?

  2. 今天比较早。赶紧占个座。

  3. 很久没有跟过贴了,今天终于成功了!
    一直都在跟读《美丽长夜》,谢谢艾米!

  4. “不是说甲鱼汤还可以冶癌吗?”
    ——不会有人得癌了吧?

  5. 陶沙还是很紧张林妲的,Simon也是真的关心林妲,加上有个睿智的妈妈,林妲很有福气呀。jldy

  6. 好煎熬啊……这个陶沙到底怎么回事啊?:(

  7. 为linda着急

  8. 前排!

  9. 前排!

  10. 林妲和妈妈实在太可爱了。詹濛濛这个急性子闺蜜催得人啊,心动都催成了猫抓,呵呵。
    淘沙对林妲还是很喜欢的,我猜他毕竟比林妲大十岁,不属于约会两三次就推到的“小一辈”,属于本来喜欢女儿,结果反而殷勤妈妈更没有心里负担的“老一辈”。 :))

  11. 今天发帖总出问题呢。
    陶沙与男主人的那段对话佐证了陶沙的生父就是蓝总。

  12. “妈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炼成你这样的心境?”
    “就是对男生——无动于衷。”
    “我就是觉得——好烦恼,好想炼成对男生不在乎的功夫。”
    ———————–
    看了林妹妹这几句,心揪得慌!林妹妹是不又有了要走开的想法?

  13. 跟丁香花想法一样。男主人的话说明闷闷是蓝少东,要是linda把这段对话告诉了詹濛濛,就怕詹濛濛真的要抢着帮linda试闷闷了!
    ————————–
    “我们把车开走了,待会Simon找不到车,会不会着急啊?”
    “没事,他知道是我开走的。”
    “怎么你也有他车钥匙?”
    “有两把钥匙么。”————看来这车也是闷闷的。

    —————

  14. 这个陶沙真该拖出去打屁股,林妲已经主动走前好几大步了,还在做柳下惠郎(借用一下艾友友的用法哈:))。有跟我一样不纯洁的童鞋一直在等“儿童不宜”出场吗?

  15. 赞成“丁香花”的说法!
    偶也这么认为“淘沙的生父就是蓝总”,感觉“淘沙”还是很紧张林妹妹的,可是她就是不自信。总觉得自己的魅力不够!

  16. 【男主人跟着女主人出来了,亲自摆桌子,边摆边说:“没问题没问题,他们饿了就先吃,你去端菜吧。”】
    ——————————————————————————————–
    农庄的主人知道陶沙的真实身份 – 蓝少东,呼应上集,Simon在众人面前被男主人叫”邓总”时的不自在,因为陶沙才是真太子。

    【陶沙说:“王伯伯,我带她去看看你养的甲鱼,可以吗?”】
    ——————————————————————————————-
    陶沙不想曝露自己的身份,在转移视线。

  17. 之前陶沙飞到美国照顾林妲母女,处处显示出处事的成熟和具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他对林妲的紧张,看似有点过于大惊小怪,仿佛是没有多少生活经验的人的表现一样。

    其实正好说明了他非常紧张林妲,心上人的一点点小伤都足以令他如临大敌:)

    一位如此正直善良,有情有义,不追逐名利,还外加帅气有型,烧得一手好菜的绝世好男人,实在想不通有什么事情能令他产生厌世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林妲和陶沙最后会有什么结局,但衷心的祝愿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18. 艾黃超級粉絲

    谢谢艾米! 

  19. 故事太吸引了,赞!

  20. 闷闷还真是忍的住。比老康还被动!

  21. 就让闷闷和林妲谈一个不赶时间的恋爱吧!

  22. 我猜会不会闷闷爸爸得过癌症呀,可能这种癌症还有家族遗传,闷闷不想拖累林妲呀?

  23. 羡慕林妲有这么一个闺蜜妈妈

  24. 这个鱼塘的男主人好像跟陶沙爸爸挺熟的,可是他老婆好像都不知道陶沙的真实身份(假设陶沙是蓝少东),陶沙瞒的还真够紧的,应该是为了避免招惹到象詹濛濛那样的女生或者其他类似的麻烦吧。大概对陶沙来说,还真的想跟Simon身份互换呢,怪不得这两人一唱一和,能瞒到现在。

    不知道Simon回去会不会也拷问陶沙关于“嘴皮”的事?

  25. 如果simon和陶沙的父亲都在这里插队落户过,那么农户男主人和他们很熟,就很好理解了,而女主人可能是后来嫁过来的,与两位知青不熟,更没有友谊,是通过丈夫得知这两位知青的,她平时只和simon打过交道,知道他是“邓总”,所以比较迁就他,这时陶沙要求提前开饭,她就不是很乐意。但男主人认识陶沙,心里至少是把陶沙和simon同等看待的,陶沙要提前开饭,就提前开饭。

  26. 完全同意前面几位同学的分析,陶沙提出看甲鱼,是为了打断男主人的话头,免得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了。

    估计他也瞒不了多久了,lucy一来,他和simon的真实身份就会被暴露出来。

  27. 终于顺利发上了。

  28. 谢谢艾米好包包,心里的想法和柠檬一样。陶沙的爸爸身体不太好,是不是跟癌有关,第一次出现是詹MM发现陶沙不是蓝少东,下楼梯的时候林妲安慰陶沙,陶沙说误会又不致癌,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第二次是本集林妲说甲鱼汤可以治癌。面对美丽脱俗、不物质、心地好、可爱加点小主动的林妲,他牢牢hold住了自己,希望他能早日越过心里障碍,有情人皆成眷属。

  29. 农家饭真好吃。

  30. “还得看急症。“——–还得看急诊?

  31. 给楼上要梯子的同学,新浪艾园就提供了好几把:

    http://www.51proxy.net/
    http://www.proxyie.cn/

    另加一把我常用的,还可以,就是最近也掉线比较多,要时不时重接一下:
    http://www.zxproxy.com

  32. 无忧代理不错,现在我也是用这个的。

  33. 好看. 谢艾米

  34. 跟读,艾米辛苦了!
    我也觉得陶沙的生父是蓝总。

  35. 谢谢楼上的同学提供这么多梯子,我发现新的梯子用一段时间就老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从去年9月至今换了好几把梯子,www.7diali.com用得最久,最近老掉,而且速度慢。真担心有一天梯子上不来,长不了见识和学问。谢谢艾米,谢谢艾园!

  36. 詹濛濛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也许到目前为止,她也的确是无往而不胜,但如果她真的出面去试陶沙,肯定会失败。陶沙连对自己心爱的林妲都能控制住,更何况一个他不爱的詹濛濛?

  37. 和丁香花感觉一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