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56)

他从她嘴那里一直吻下去,吻到她的下巴,再滑倒她脖子上,又从正面转到侧面,吻她的耳垂和耳后,她觉得又痒又酥麻,忍不住地颤抖。

然后他把她开胸薄毛衣的衣襟从胸前拉开,隔着连衣裙和乳罩吻她的胸。她感到他嘴唇的灼热,还有他胡子茬的刺激,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好像是在躲他,又好像是在迎合他。

他锲而不舍地追,她扭到左,他的嘴追到左,她扭到右,他的嘴追到右。

最后,他伸出一条腿把她的腿固定住了,还用一条胳膊把她的肩固定住了,又用嘴把她的嘴固定住了,她有种被征服的快感,头晕晕乎乎,人轻轻飘飘,像要飞起来。

突然,她感觉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底,她条件反射地夹紧了两腿。

他在她耳边说:“放松,别怕,不是你想象的那件事——”

她不知道自己想象了哪件事,但她听话地把自己放松了一点。

他的手沿着大腿摸上来,停在她两腿间,隔着她的连袜裤和里面的小裤裤在抚摸她,那种感觉,比刚才所有感觉的总和还要强烈,她生怕自己会尿裤子,挣扎着想起床上洗手间。但他的手脚都很有力,她一点也挣脱不开。

他整只手都盖在她的隐秘处,大拇指按住上面,其他几个手指抚摸着下面,经久不息。

她不知道是他哪个手指触动了她身体的哪个敏感部位,总之她开始不停地激灵,有种陌生而强大的感觉向她逼来,她想躲开,想求他放过她,但她被他吻住了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拼命推迟那种即将到来的感觉。

慢慢的,她扛不住了,两腿不听使唤地夹紧了,好像有人从她的隐秘处抽出一根长长的绳子头,通过她的内部通道,一直向上牵引,最后从她腰部穿出去,攥在手里,使劲地拉。她感觉隐秘部位从内到外抽成一团,一股强大的快感从抽紧的地方爆发出来,放射到全身。

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高潮!

前辈们没忽悠人,真的是让人欲仙欲死!

然后,她感到那绳子在慢慢放松,她抽紧的部位慢慢舒展开来,快感也慢慢减退。

她很怕他再碰她,感觉一碰就会再次抽成一团,但她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他心有灵犀地等在那里没动,只不停地轻吻她的脸,说着“I love you(我爱你)”。

等她全部舒展开了,体力也恢复了,他又开始抚摸她,从轻到重,一直到她体内的那根绳子又被抽紧,再次缩成一团。

她呜呜咽咽地恳求他:“不要了,我不要了。”

他轻声问:“不好吗?”

“好,但是——不要了。”

“为什么?”

“我怕——”

“怕什么?”

“怕我会死掉。”

“小傻瓜,怎么会死掉呢?这是很多人求都求不到的。”

两人正在缠绵,忽听外面有人说话:“哇,好大的胆子啊!门都没关!”

她吓了一跳,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冲出卧室,循着声音来到客厅,发现是詹濛濛,正在脱皮鞋,换拖鞋。

她不成句地问:“你——你回——了?”

“你在睡觉?怎么连大门都没栓,流氓闯进来怎么办?要是你这黄花闺女被人祸害了,我可没办法向你妈交代 !”

她龇了龇牙,没答话。

詹濛濛走进自己的卧室,拿了几个瓶瓶罐罐,往浴室走。

她也跟了过去:“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还早吗?快十一点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过道里挂的钟,真的快十一点了,她刚才一点都没觉得。她问:“不是说去Simon家过夜的吗?”

“去个鬼!”

“他有应酬?”

“没有。”

“没应酬怎么不带你去他家?”

“哼,别提了,一提我就心烦,他现在是越来越没风情了,平时难得见个面,一见面就是那事,前戏也没有,速战速决。今天叫我去他办公室,站那里就把事办了,然后塞给我几十块钱,叫我自己打车回来,说他要加班。妈的,简直把我当廉价鸡婆了!”

“哇,在办公室啊?那不是很——?”

“很什么?很刺激?”詹濛濛边卸妆边说,“刺什么激啊!可能他觉得很刺激,三把两把就控制不住了,但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不是看在他有百分之五十可能是蓝少东的份上,我早就不理他了。”

“他只有百分之五十是蓝少东?”

“那个八级干部不像是在撒谎。”

“那不是百分之百不是蓝少东了吗?”

“但闷闷说过他爸是蓝总啊。”

“Simon自己怎么说?”

“他一会说自己是蓝少东,一会又说自己不是。”

“那真是只有百分之五十是蓝少东了。”

詹濛濛开始脱衣服:“我要冲个澡,今天在他办公室做的,没地方冲澡,只好回来冲。”

她怕待会詹濛濛洗完澡,像平时一样,半裸体的就出来了,小声嘱咐说:“待会穿戴整齐了再出来,闷闷——在这里。”

“啊?他在这里?在哪里呀?我怎么没看见?”

“在我——卧室里。”

“哇,你金屋藏娇啊?刚才是不是正在——XXOO(做爱)啊?”

“没有没有!”

“还不承认!你头发乱蓬蓬的像个鸡窝,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

“真的没有!”她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他在帮我选学校。”

“选学校把头发都选乱了?难道是倒立着选的?”

“真的不是在——那个!”

詹濛濛笑起来:“别蒸的煮的了,我又不是你妈,你怕个什么?快去续你们的好梦吧,我要洗澡了。”

她回到自己卧室,发现陶沙不在那里,她使劲眨了眨眼,再看一遍,的确不在。

难道刚才只是一场梦?

她拿起手机,拨了他的号码。

但没人接。

她慌了,跑到窗口向下望,什么也没看见。她又跑到大门外,从楼梯口向下望,也没看见。她回到卧室,坐在床上,大脑一片白茫茫。

詹濛濛洗完澡,穿得恭而敬之地来到林妲卧室门口,探头向里看了一下,诧异地问:“你不是说闷闷在这里的吗?”

“他——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是不是被我吓走的?”

“谁知道?”

“呵呵,他胆子也太小了,我又不会吃他,跑什么跑?要跑也该通告一声嘛,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跑了,害我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烦不烦啊?”詹濛濛边说边走进屋子,指指床,“看看,还说没上床,床单都被你们揉皱了——”

她把垫单抻了两下:“那是我坐了的。”

“嘿嘿,还好我先在外面吆喝了一嗓子,要是我直接到你卧室门前来吆喝,他肯定会吓得翻窗。哈哈,赤果果的一条男淫挂在你窗外,那你可出名了,姐姐我都没干过这么拉风的事!”

“别瞎说了,恶心。”

“这有什么恶心的?难道XXOO还能不赤果果?”

这下她拿不准刚才那事算不算做爱了,因为传说中的做爱好像不是这样的,至少得像詹濛濛说的那样,要赤果果的才行。

詹濛濛仔细打量了她一下,诧异地问:“你们是不是刚开始就被我打断了?怎么连衣服都没脱?还是临时穿上的?哇,那你手脚也太快了吧?”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啥事没有。”

“不可能,一男一女关在卧室里,头发又整得这么乱蓬蓬的,而且一有人来男的就跑掉了,那肯定是XXOO了。喂,你对我不老实,出了事我可不会帮你的。”

她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詹濛濛抱怨说:“你妈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怪我没盯紧你。”

“你可别对我妈乱汇报。”

“偏要!”

两个人正在打闹,詹濛濛一眼看见桌上有张信用卡,眼疾手快地拿起来,惊呼道:“这是闷闷的信用卡嘛,怎么在你这里?”

“我也不知道,还是你看见的。”

“哇,一定是没现金了,只好扔下一张卡走人。”

“要现金干什么?”

“肯定是他们海龟的习惯,上谁都不白上,一定要付款。不是说美国人接受了别人的服务,都要给小费吗?这可能是他给你的小费吧。”

“你把我当什么人?”

“不是我把你当什么人,而是他把你当什么人。”

“他——我——”

“别他他我我了,”詹濛濛兴奋地说,“还等什么?走,我们去逛夜市,把他的卡刷爆。”

“干嘛呀?”

“这是他留给你的,你干嘛不用呢?如果Simon也用卡付——小费,我马上就给他刷爆。”

“不是你想的那样!”

詹濛濛自顾自地说:“下次我也要让Simon把他的卡给我,他还从来没把他的卡给我用过呢。我真不知道哪种男人更可爱了,到底是没几个钱但舍得给你花的男人呢,还是腰缠万贯却一分钱舍不得给你花的男人?”

“这卡真的不是他给—我的,肯定是忘在这里了,我们又没做什么,干嘛——付小费?”

“我不信,如果你真是什么都没做,他干嘛要付钱给你?”

“卡肯定不是用来付钱的。”

“卡不是用来付钱的,还能是用来干什么的?看的?吃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詹濛濛其实并不关心她是什么意思,还在想自己的事:“Simon太可恶了,手越来越紧,今天给的打车钱刚好就只够回家,我中途要弯去我导师那里一下,就得自己贴钱。这只铁公鸡,一毛不拔!”

“他以前不是经常给钱你吗?”

“我的青天大老爷啊,他什么时候‘经常’给钱我了?总共就那么几次,还是刚开始的时候,一旦把我骗到手了,他的手就越来越紧。”

“有钱人是不是都这样?”

“可能吧。”

“那还是别找有钱人了。”

“只要嫁入了豪门,那就由不得他小气还是大气了,法律是向着我的,我只要法律规定给我的那部分,他能怎么样?”

“法律规定哪部分给你?”

“夫妻婚后所得财产,都是夫妻共同拥有。不管怎么说,至少他工资有我一半。堂堂的‘神州’集团CIO,怎么着也得有个上百万的年薪吧?”

“哇,那你每年都可以分到五十万?”

“不是为了这些,谁瞧得起他呀?我感觉得给他念念紧箍咒了,不然他手越来越紧,裤带也越来越紧,我图个什么呀?”

“念什么紧箍咒?”

“待会告诉你。”

詹濛濛说完,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林妲陷入了回忆与沉思,好在手里捏着一张有陶沙姓名的信用卡,不然她真以为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

她正在那里入定,就听到詹濛濛鬼哭狼嚎的尖叫:“谁把我的艳照全都删了?”

6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56)

  1. 艾黃超級粉絲

    Sf 谢谢艾米! 

  2. 是闷闷删的?

  3. 老三

  4. 真难为闷闷了 一边跟林姐姐一边还要帮邓蒙删照片
    或者是闷闷跟林姐姐在屋时 邓蒙自己来删的?

  5. 老三?

  6. 这集够刺激!

  7. 先占个座

  8. 门是谁开的?感觉闷闷没这么快速度去删照片,难道闷闷和Simon约好了?Simon来过了?艾米的“悬疑”爱情故事真好看!

  9. 地板 ,好看💗

  10. “选学校把头发都选乱了?难道是倒立着选的?”
    – 笑坏了,詹濛濛说话很风趣。

  11. 信用卡可能是准备帮林妲交学校申请费用的。

  12. 三月里的小雨

    信用卡可能是准备帮林妲交申请费用的

  13. 太有戏剧性了。我觉得很有可能是Simon 搞到了钥匙,偷偷溜上来删的,应该不会是闷闷。
    奇怪的是闷闷和林妲缠绵的时候,一点儿都不闷。

  14. 应该真是陶沙删的,就在林妲跟妈妈讲电话的时候。

  15. 估计闷闷发挥了攀岩的本事,从Linda家窗户外的墙攀走了,所以Linda进屋没见到人:)。

  16. 一开场那些18+的描写简直是出神入化!虽然是在办公室鬼鬼祟祟地偷看,还搞得我介个大四张的老阿姨都有点晕乎乎~~
    喝彩顺带吆喝一声:艾米把个xxoo写得如此有吸引力,有女儿的孩妈们可把自家闺女看仔细鸟:D

  17. 就听到詹濛濛鬼哭狼嚎的尖叫:“谁把我的艳照全都删了?”
    ——看詹濛濛一声“鬼哭狼嚎的尖叫”,却是为艳照被删,我差点笑喷,估计詹濛濛是有点“走火入魔”了:(

  18. 闷闷和simon都不是凡人呀

  19. 步步 | 10月 18, 2011 @ 9:48 下午 |
    估计闷闷发挥了攀岩的本事,从Linda家窗户外的墙攀走了,所以Linda进屋没见到人:)。
    —————————————————————————-
    哈哈,这个猜想真有油菜:)

  20. 同意海风抚面说的, 都是超人!

  21. 陶沙不直接跟Linda上床,是想把她留给她未来的丈夫?但是又帮她高潮,大概是想让她尝到个中滋味,体会到他上集说的“做不做很有关系”,自动放弃他。

  22. 我也觉得信用卡是留给Linda交申请费用的。但是他不能下次见面再给她吗,也许他又准备很久不来找她。

  23. 电脑里的艳照删了,要是詹濛濛在其他地方还有备份呢?像什么移动硬盘之类的。

  24. “不是为了这些,谁瞧得起他呀?我感觉得给他念念紧箍咒了,不然他手越来越紧,裤带也越来越紧,我图个什么呀?”

    估计ZMM说的这个紧箍咒就是想用艳照来威胁SIMON结婚吧。
    看她对LINDA描述的她SIMON之间的现状,再对比本集开始闷闷对LINDA的表现出来的体贴,觉得ZMM也很可怜,虽然是她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25. 哈哈,闷闷有搞侦探的潜质:)

  26. 呵呵,闷闷怎么跑掉了啊?太神速了吧!因为攀岩的功底吗?:D

  27. 闷闷为什么要跑啊!想不通?又得期待下集了,哈!

  28. RosyDuo彩玫瑰

    亿思不得0。01解, 期待艾米进行维基。
    1。 难道陶沙经验太丰富?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
    上集“他们选了条比较僻静的路”,该是陶沙的主意。 知道营造气氛,让Linda受感染后芳心大动后主动采取行动。

    2。 可是很快似乎是又没有计划一样。 难道是欲擒故纵?让Linda主动邀请。如果Linda不邀请的话, 岂不是计划泡汤、前功尽弃?
    上集有:
    到了她楼下,他像为了证明自己刚才快走没有别的目的一样,站住脚步,说:“你到家了。”
    “你不上去吗?”
    “我——就不上去了吧。”

    3。似乎又是和Simon有计划。因为Simon约濛濛去办公室在先。
    上集“两个人上了楼,直接去她卧室用电脑上网,查看学校排名、招生、导师和奖学金情况。”

    4。因为是直接去卧室,这集刚好印证了濛濛说话:“哇,好大的胆子啊!门都没关!”进门后门没有关, 是有意而为之还是无意而为之?

    5。看来Simon是知道陶沙和Linda的约会的,不然不会选在上班的办公室约濛濛。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知道濛濛到导师那里会耽误点时间,他开车来濛濛住处删艳照。Simon在和濛濛打时间差。

    6。 到底陶沙是真喜欢没有被污染的Linda还是觉得Linda比较容易欺骗和利用呢?
    上集中
    他搂住她:“你真是——一点都没被污染。”
    这句话直接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两种理解都可以。

    7。 信用卡的出现,如果是承诺给Linda付学费用的,陶沙还是个一言九鼎的男人。但是此刻不声不响地离开,令人费解。 他平时很稳重有礼貌的人啊。Why 要选择这种方式离开Linda呢?

    8。难道是删了艳照后内心愧对Linda? 看陶沙不像那么大胆子的人啊。 但是如果是和Simon联手演双簧,趁Linda腾云驾雾的时候让Simon趁机进来删艳照,那么推倒Linda的动机实在是按计划精心安排,那就太可怕了。 如果是作为利用了Linda从纯洁后于心不安,这个信用卡的留下可真是对Linda纯洁感情利用后的侮辱了。

    9。难道陶沙准备出门见濛濛时,碰巧瞥见了Simon从濛濛卧室出来? 他怕Linda误解自己是利用Linda和Simon联手做案, 快速施展攀岩技巧带着Simon离开了?还是濛濛在弯腰换鞋和Linda说话的时候,他俩躲在某处然后趁Linda和濛濛向洗手间方向走的时候,他俩趁机一起离开?

    多么盼望陶沙只是躲在门后或者窗帘后面(像老黄曾经的隐身术那样),而删除濛濛艳照的人是Simon而不是陶沙啊。

  29. 隐形的翅膀

    太神奇了。。。。

  30. 黑客?陶沙和Simon都是学电脑的,是不是知道IP什么的,人根本不用来的,就能远程进入电脑删除东东?
    电脑是门外汉,不知这样表述对不对?

  31. RosyDuo彩玫瑰 思路开阔嘛,我拣喜欢的拿来用了:
    – Simon私自配了Linda家的钥匙,叫濛濛去办公室然后只给她足够的钱打车回家是预谋,他好开车到Linda家删艳照。Linda和闷闷并不知情。
    – Linda和闷闷缠绵时,Simon有足够的时间作案,Linda和闷闷也未察觉。
    – 闷闷不告而别事出紧急,可能濛濛回家时,Simon还未及离去,Linda和濛濛说话时闷闷正好撞见Simon,不得已帮助朋友逃离,百忙中还没忘了把信用卡留下给Linda付申请费。

  32. 这个。。。不大招呼就跑了。闷闷有点雷人呀。

  33. 删艳照事件,应该是simon和陶沙事先约好的,林妲被利用了。陶沙总是这么好的一个人,站在朋友的立场帮朋友解决问题。陶沙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不做爱,林妲还是那么喜欢他。陶沙作为删艳照事件的“帮凶”,他觉得事先没有告知林妲,感到愧歉,和林妲点到为止的缠绵也是想让林妲明白以后为了自己的“性”福,选择放弃他,于是他悄悄的走了且不准备再见林妲而留下一张信用卡。可不可不要走,是林妲对陶沙的深情表白,希望陶沙不要成为背后的那个人。

  34. 詹濛濛说完,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她在想什么呢,因为信用卡猜陶沙是蓝少东?

    我还是相信陶沙,删除照片的事情和他无关。

  35. 詹濛濛电脑里的照片不一定有备份,删了可能就没有了。怀疑是SIMON指使闷闷删掉的。这下詹濛濛得气到爆筋了。
    闷闷真够神速的,估计是从窗户走掉的。
    这集太刺激了,艾米辛苦了!期待下一集!
    ————————–
    刚才从11点一直到13点一直都发不了评论!这几个梯子都不好用了!请问下还有别的好用不掉的梯子么?

  36. 艾黃超級粉絲

    可能陶沙的信用卡級別不是普通人可以有的那款。

  37. 她不知道是他那个手指触动了她身体的哪个敏感部位
    ———————————————————————
    应该是“哪个手指”吧?

  38. 她很怕他再碰她,感觉一碰就会成再次抽成一团,但她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
    “感觉一碰就会成再次抽成一团”–多了个“成”?

  39. 陶沙仍旧是个谜。。。。

  40. 孤云出岫LY

    看得荡气回肠

  41. simon是学电脑的,而且以骇客自居,应该用不着亲自跑到林家来删除詹濛濛电脑上的艳照。但他也许需要一个人帮他查一下詹濛濛电脑的IP,或者解除电脑的安全防护措施什么的。

    我不是学电脑的,想当然的猜猜而已。

  42. 陶沙可能真是通信连,对女人不谓不懂,知道如何送女人到高潮,但却不愿意采用最常用的方式,让自己也从中获得快感,如果不是通信连,那可真不好理解了。

    也许他和陶妈之间也是这样一种关系,他见陶妈年纪大,长得又不好,以为她会在别的方面让步,所以他追她,并追到手了。但天长日久,总是用这种方法来满足陶妈,陶妈会不高兴,而且次数多了,恐怕就不奏效了。于是陶妈把他甩了。

  43. 听所大陆娶了老婆的通信连男人很多,都是迫于世俗的压力,不得不做给父母看,做给外人看,他们也能勉为其难的和配偶做几场爱,一直做到怀孕为止,但怀上了,他们就不再和老婆做爱了,于是他们的配偶等于是守活寡。

  44. 陶沙不会是通讯连,艳照应该是simon删掉的,然后陶沙simon一起逃走。
    哎,悬念啊!

  45. 淘沙不是通信连,现在没和Linda做爱,是不想在现在这个时候破处,但又想让Linda知道他很爱她。

  46. 陶沙不接电话,不告而别,留下了卡,真的担心他会逃走因为难言之隐,可从他对林妲的表白和那份浓浓的爱意来看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闪人,感觉快接近尾声了。

  47. 我猜:闷闷不是通信连,是身体原因。(“那你——身体有什么问题不能——做呢?”他不吭声。)
    闷闷的不告而别,是因为听到Linda的真情告白,也为了Linda的将来,为了Linda的性福,他只能选择远离,而且这卡可能为Linda早已准备的。(上集里的三步:他推倒Linda——搂住她——他突然把她拉到怀里,吻住她的嘴——可见闷闷的内心冲突)
    (就像当年的老三选择离开静秋,老黄选择离开艾米一样,都是为了对方的幸福。)

  48. 继续猜:42集里一句:陶沙又打圆场说:“Linda,你去帮濛濛照相吧。”——闷闷好像不知道Simon的艳照一事。
    Simon一直跟詹濛濛还有联系,可能在为删除艳照妥善解决问题赢得时间。他可能从詹濛濛那里搞到钥匙,所以觉得艳照是Simon自己所删。门开着,可能是Simon为自己方便出去留着的。
    但是,闷闷出来时可能撞见了正要离开的Simon。还有林妲“跑到窗口向下望,什么也没看见。她又跑到大门外,从楼梯口向下望,也没看见。”要是Linda选择向上望,情况会怎样?那可能就会看见那两个。

  49. -陶沙应该不是同性恋。

    他是不会说谎的人,
    虽然他也对琳达说过小谎,
    但在原则问题上他应该不会说谎。
    比如Lucy是Simon的老婆,
    Simon有两个爸爸,
    他不是同性恋。
    他是那种遇见要说谎的情况,
    他就选择不说,
    而不是说谎。

    就凭他不采用常用的方式把琳达送上高潮,
    断定他是同性恋,
    也是很片面的。

    陶沙是个很能替人着想的人,
    很体贴,
    琳达不考完试,
    他只帮她做饭,
    不留下来打扰她。
    所以他不以正常方式很好理解,
    他爱她,
    想让她体会到性高潮的快感,
    但又不让她 感到太为难,
    毕竟这是琳达的第一次,
    她可能还没准备好。
    而且他很可能要留到结婚的时候
    再做。

    --陶沙为什么没打招呼就走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闷闷,
    好不容易在心爱的人的启发下,
    敞开心扉了,
    勇敢的往前走了一大步,
    推倒也是为了证明给琳达看,
    他是真的喜欢她。

    那蒙蒙突然回来了,
    在外人的眼睛底下,
    他还是觉得不自在,
    尤其蒙蒙又是那么开放,
    不一定说出什么词来逗他们,
    他为了避免尴尬,
    也为了不让琳达尴尬,
    就悄悄溜走了。

    -陶沙也不应该是生理上的原因最后要走。
    他自己都说了,
    是逗琳达玩的。
    琳达在他看来就是一个
    纯洁的,
    聪明的,
    可爱的
    小小妹妹,
    需要他呵护,哄着,逗着,
    让她开心,
    他就开心。

    他是个性格上比较内向的人,
    不喜欢跟生意场上的人打交到,
    所以他才让Simon替他帮着爸爸打理生意。
    但他又是富二代,不缺钱,
    自己对物质生活也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也没老婆孩子,
    所以也不需要找个高薪工作来养家糊口。

    他反而把钱给别人花,
    Lucy 的房子不要钱,
    Mary的孩子定期给钱,
    宝马车给琳达妈妈开,
    他弟弟要到美国生孩子,
    他可能还要给他们办投资移民。
    这回又要打工供琳达上学。

    所以他有时候觉得生活没意思,
    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缺钱,
    但又一个人,没有老婆孩子,
    也没遇到真正喜欢的。

    但现在遇到了琳达就不同了,
    觉得生活有了意义。
    所以Lucy说他们很感谢琳达
    让陶沙有了改变,
    很是替他开心。

    --但是陶沙为什么要走,
    让林妹妹说出:可不可不要走?
    就现有的information,
    还是猜不出来。

    艾米的小说一般都有60多集,
    艾米又说这回每集写的短了,
    所以有可能还得一阵子才知道结果,
    是不是到了美国以后又有什么事发生了,
    导致陶沙要走?

    不管什么原因,
    真的希望陶沙能留下来
    和琳达共同面对,
    陶沙,不要走吧,
    你和琳达是多美好的一对啊!

    sorry, 实在忍不住又写了这么多。

  50. 陶沙就这么走了? 把林妲送上了快乐之顶,就这么撇下她冷清清地一个人,
    不再陪她温存一会儿,太不近人情了。 这是林妲的家,詹MM又不是林妈妈,干吗跟我们以前搞地下工作似的?不想跟詹MM打交道,就不说话呗,反正”闷闷”这招牌她又不是不知道。

    难道真的是他删了艳照, 或者至少参与了,所以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临?

  51. 跟了贴才看见楼上”匿名”的贴,想告诉你一声,我每次读你的贴,都像在唱歌似的。:-)

  52. 到处都是枫叶

    陶沙把林妲送上了极乐之颠,却这个时候没有趁热打铁,“做成那事“, 我从这里感受到的是他对林妲的爱护:林妲此时的心态有些象《十年忽悠》里面的艾米,想用陶沙对自己”有没有欲望“来证明他是否“爱”自己,但陶沙却一眼洞穿了她的内心,知道她不是那么“开放”的人,知道她只是装成林大胆而已。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林妲的最好选择,更不希望林妲激情过后有朝一日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事情。我不觉得这时没有“做爱”一定说明陶沙身体有问题,或者是通信连 --用黄颜的话说,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嘛!

  53. 到处都是枫叶

    陶沙留下信用卡,不告而别,却让我心揪得紧紧的:也许,他就这样消失了?陶沙,你可是答应林妲要陪林妲去美国的呢!

    抱抱林妲!

  54. 大胆猜测一下: 闷闷有性病?

  55. 我也大胆猜测一下: 闷闷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成了太监。。。

    但愿我猜得不对哈。。。

  56. 她正在那里入定,就听到詹濛濛鬼哭狼嚎的尖叫:“谁把我的艳照全都删了?”
    ———————————-
    担心linda如何面对“詹濛濛鬼哭狼嚎的尖叫”!就怕詹濛濛在失控中做出对linda不利的事。闷闷是linda的救星,希望他能关键时刻出现。
    詹濛濛告诉过linda艳照在电脑里的备份,虽然看客没见linda把这事告诉闷闷和simon,但linda却是詹濛濛的第一个嫌疑对象,从詹濛濛的鬼哭狼嚎也说明她彻底失去手中的王牌,至于simon这么知道电脑艳照的备份一事,只能说simon真是个老狐狸。

  57. 再猜一下哈,詹濛濛回来的不是时候,所以陶沙和林妲没能继续?
    陶沙留下信用卡是为下次见面找个借口?希望如此 :)

  58. 回复 薰衣草 :
    跟了贴才看见楼上”匿名”的贴,想告诉你一声,我每次读你的贴,
    都像在唱歌似的。:-)
    ----------------------------------
    哈哈,你把我逗笑了. ^>^)

  59. 艾米写得太激动人心了!

  60. “夫妻婚后所得财产,都是夫妻共同拥有。不管怎么说,至少他工资有我一半。堂堂的‘神州’集团CIO,怎么着也得有个上百万的年薪吧?”

    ——不是这么分的吧?如果离婚,如果没婚前协定,也要按结婚年限和双方经济情况判决赡养费,能拿个20%就不错了吧?平半分,没门!

  61.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闷闷跑掉了呢?是不是因为打陶沙的手机没有回应,而林妲看了窗外没有,看了门外也没有?但是他也有可能躲在林妲屋里,关掉手机啊。
    看上集,林妲是在妈妈卧室里打的电话,并没有出门,大门开着,不太可能是两个人进门没关门,有可能是simon偷偷配了濛濛的钥匙,打了个时间差偷偷进来删了艳照。听得濛濛回来的声音,赶快跑出来,和从林妲卧室里出来的闷闷撞上了,闷闷下意识的反应是把他拽到林妲卧室躲了起来,怕被发现,就把手机关了。
    我觉得闷闷和simon联手合谋,由闷闷拖住林妲,simon来删照片的可能性不大。闷闷的综合表现来看,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拖住林妲,他连simon放G丸都会提醒林妲。
    闷闷也不会是通信连,他对林妲的感情那么真呢!没有和林妲真正做爱,是因为前一集里说的,他觉得林妲只是个假装的“林大胆”,怕她没有做好真正做爱的准备。

  62. 匿名 | 10月 19, 2011 @ 11:40 上午 |

    请教这位同学,你用的是个神马体?

  63. 闷闷不会是有艾滋病吧。

  64. 回复 花麦麦:
    我查了一下,就我一个人是 11:40 上午 ,确信你是在问我。
    其实没有什么体,是个胡编乱造体, 爱咋写就咋写.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