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57)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詹濛濛糊着一脸的面膜冲进林妲的卧室,气急败坏地叫道:“我电脑里的艳照全部被删了!”

林妲愣了一会才明白“艳照”是指什么:“你是说Simon的那些——片片?”

“肯定是陶沙那个混账王八蛋干的!”

“怎么会是他?”

“不是他还能是谁?难道是你?”

“我怎么会删你的文件?”

“那就是陶沙!”

“但是他一直都跟我在一起——”

“你一分钟都没离开他?”

“没有。”她说完这句,就想起自己曾经去妈妈卧室接过电话,但她潜意识里觉得还是不提这事更好。

詹濛濛揭发说:“至少我回来之后,你就没跟他在一起。”

“但是那才——多大会呀?”

“够长的了,我在客厅换鞋,然后到卧室拿卸妆液和换洗的衣服,再然后去洗澡间卸妆,还跟你聊天,最少也有十分钟,他删个文件夹足够了。”

“但是他怎么知道你电脑的密码呢?”

“他是电脑博士,破个密码还不容易?”

“我觉得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詹濛濛想了一会,斩钉截铁地说:“那就是Simon那个混账王八蛋!”

她为Simon辩护的劲头就小多了,随便说了句:“他也没有你电脑的密码吧?”

“哼,他是电脑骇客,还怕密码?我看他们俩今天是串通好了的,闷闷把你约出去吃饭,然后跟你回家,寻找作案机会。Simon呢,就把我约到他办公室去,让闷闷找机会下手。后来Simon听说我要去我导师那里,就让闷闷稳住你,他自己跑到我卧室删文件。”

她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她也开始觉得陶沙今晚的举动比较怪异了。两人认识这么久,他从来就是避免碰她的,但今天居然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很反常。而且他不告而别,也令人怀疑,很可能是删照片已经得手,不用再敷衍她了。

说不定此刻那两男人正在交流今晚的冒险乐趣,陶沙肯定会把她在床上的丑态描绘给Simon听,两人不定在用什么恶心的话说她呢。

詹濛濛好奇地问:“你是不是想起什么蛛丝马迹了?”

“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什么有点奇怪?”

“闷闷今晚好像——跟以前不一样。”

“是吗?怎么不一样?是不是很紧张的样子?”

“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不一样呢?”

“好像——热情得过火一样。”

詹濛濛端详了她一阵,猜测说:“是不是——把你推倒了?”

她没回答。

詹濛濛说:“肯定是把你推倒了,我一看你那蓬头垢面两眼放光的样子,就知道你今天——做了特殊美容了——”

“特殊美容?你又说我蓬头垢面,又说我做了美容,一点不觉得自相矛盾?”

“切,我才不自相矛盾呢!我说的特殊美容你不懂吧?”

她悟出了“特殊美容”的意思,但不明白为什么把那叫“美容”。

詹濛濛开导说:“告诉你,女人最好的美容方式就是XXOO,当然是做到尽兴那种,像Simon刚开始那段时间还差不多,你没发现我那段时间脸色特别好?但现在就不行了,他不把我做尽兴,我的脸色就难看,比不做还难看,怎么敷面膜都没用。你走到路上注意看一下,凡是那些脸色暗沉蜡黄的,都是老公没侍候好的。”

她不知道自己脸色如何,按她的感觉,应该很苍白,因为她觉得很疲倦,很想睡觉。

但詹濛濛不这样认为:“看不出闷闷床上还是一把好手呢,我听说搞电脑的男生,床上肯定不解风情,做爱像做程序一样,for (i=0; i<30;i++)(电脑编程语言,大意是“从1到30”) ,活塞运动。for loop (30个重复动作)运行完就结束了,没前戏,没后戏。不过看你这样子,他好像是个例外呢。”

“没有的事,你别乱猜。”

“哼,像你这么容光焕发的,肯定是——上了他了,而且还上过不止一次。”

她听到“不止一次”,就觉得詹濛濛猜错了:“哈哈,你瞎说了吧?”

“你的意思是上了,但是只一次?”

“我——”

“你大概不懂我这个‘次’是怎么计算的。我说的可不是他——进入了几回,而是你——做了几次特殊美容。老实坦白,不止一次吧?”

她真的不明白詹濛濛是怎么看出来的,摸了摸脸,没答话。

詹濛濛笑起来:“哈哈,被我说中了!我的判断很准吧?我说他很厉害就是很厉害,能把这么羞涩矜持的林丫头搞成这么淫荡的小蹄子,他还真有一套。”

她听得如坐针毡:“别瞎说了,我们——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的,看你满脸都是舒服过后的那种倦态,就知道你这次是过足了瘾。”

她恨不得找个地洞藏起来,詹濛濛不饶她,接着说:“所以找对象还是要找个阅人无数的主,不用教他,他自己就知道如何取悦你。”

她被那个“阅人无数”搞得芒刺在背:“是不是只有阅人无数的男生才会——”

“肯定的啦,像你这种从来没经历过的菜鸟,知道不知道怎么取悦人?”

“但是我是女生——”

“男生女生都一样,实践出真知,没做过怎么知道怎么做?哪怕做过了,不做个若干回,哪里知道怎么才能把女生插上西天?”

这个“插”字听得她很恶心,声明说:“他根本就没有——那个。”

詹濛濛愣了好一阵才明白她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太厉害了!你的意思是他根本都没进入你,就把你——特殊美容了?哇,我也想领教一下闷闷的绝技呢!”

她后悔极了,真不该这么容易就被詹濛濛把话套出来,如果詹濛濛真的去勾引陶沙,那可怎么办?即使不勾引,只要詹濛濛跑去问陶沙几个问题,陶沙就知道她这个大嘴巴把什么都说出去了,男人不是最恨女人大嘴巴吗?

这下惨了!

有了参照物,詹濛濛更不满意Simon了:“他就是刚开始几次还可以,肯花时间,肯下功夫,把我弄得很舒服,越到后面,他越自私,也就越敷衍,每次都是草草几下了事,我都还没会到味呢,他已经结束了。”

“你可以——告诉他你的——不满意啊。”

“告诉了也没用,他说他工作太累了。我自己掏钱买了‘伟哥’给他吃,他还不肯吃,说有副作用。”

“那就——别做这事,干点别的。”

詹濛濛不满地说:“有什么别的好干?他跟我在一起就为了这么一件事,如果你叫他别干这事,他连面都懒得见。”

“你不是不喜欢花架子吗?”

“我不喜欢光是花架子,但也不能光是上床啊。如果能在一起吃吃饭钓钓鱼什么的,也多点爱情的感觉。”

“哇,你也浪漫起来了?”

“你以为我就不追求浪漫了?一样追求,只不过不会单纯追求浪漫,也不会为追求浪漫变得虚无缥缈而已。”

“那你跟Simon不是正好吗?又浪漫又不虚无缥缈。”

“什么呀!我们现在就像嫖客和妓女,见了面就是喝酒看带上床,他就是把我当个发泄的工具。”

“那你也把他当个发泄的工具。”

“但他这个工具越来越不——好使了,供我发泄都不行。本来今天想拷贝几张艳照给他,给他念个紧箍咒的,哪知道一张都没有了!”

她提醒说:“是不是你自己什么时候不注意删掉了?”

“怎么可能呢?我自己手痒,把我的镇山法宝删掉?那不等于把银行存款烧掉了吗?”

“会不会是你那次跟他回家看八级干部的时候被他删了?”

“我那次根本就没带手提电脑去。”

她再想不出其他可能性来了。

詹濛濛说:“肯定是他们两人搞的,这事肯定有你们家闷闷一份,如果不是他亲自删的,就是他帮忙删的,反正少不了他。”

她底气已经不足了,不敢替陶沙打包票。

詹濛濛自言自语地说:“也许他跑这里来是为了查出我们的IP,或者安装一个什么窃密软件,或者hack我的密码。他在你电脑上逛了那么久,要搞这些区区小事真是太容易了!”

她眼前浮现出自己去妈妈卧室接电话,而陶沙蹑手蹑脚到詹濛濛房间删文件的镜头,还有陶沙压住她到处乱摸,而Simon偷偷潜入詹濛濛卧室删文件的镜头,越想越像,越想越真,最后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

詹濛濛老练地说:“这样吧,你观察闷闷这几天会有什么反应,我呢,就观察Simon这几天有什么反应。如果闷闷食髓知味,又跑来找你开工,那今天的事就只是巧合。但如果他从此就不来找你干这事了,那么——我不说你也明白了。”

“但是他——”

“别但是了,听我的,保管没错。不管怎么说,我见识过的男人总比你见识过的多,从来没一个好的,所以不怪我对爱情这么没信心。”

“那Simon呢?”

“Simon怎么了?难道他对我有爱情?互相利用而已,现在就看谁的利用比被利用多了。”

她想了一会,问:“如果闷闷不来找我了,我该怎么办呢?”

“你想怎么办?”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啰。”

“他不来找你,你当然不能去找他,不然就是送上门去让他干。女人不能太贱。”

她忍不住说:“但是你——”

“我怎么了?我送上门去让人干了?我跟你不同嘛,我这是投资,不是白干。你就不同了,闷闷钱没钱,房没房,车没车,你送上门去,不是白给他干还能是什么?”

“但是他根本就没有——”

“那是因为我及时赶到,今天要是没我这个保护神解救你,你肯定被他摧残了。还是我这时间拿捏得好啊,不然你我都没法向你妈妈交差。对了,你妈妈快回来了,我得找个地方搬出去。等我去跟Simon说说,就说我要搬他那里去,看他有什么反应。”

“如果他不同意呢?”

“不同意?我就给他念紧箍咒!”

“你不是说艳照都被人删了吗?”

“呵呵,狡兔三窟嘛,咱们学电脑的,什么破文件不是备份了又备份?都快备成强迫症了,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要多备几份。”

“你还有备份?”

“是呀,存在U盘里,你又去告诉Simon吧。”

3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57)

  1. 沙发?

  2. 沙发!

  3. 谢谢艾米~辛苦了

  4. ye…….刷新了好多遍,终于盼来了更新,沙发先座再看

  5. 什么事经过濛濛一分析,立刻变味了,也许搬出去后就少受影响就好了

  6. 濛濛真是经验丰富,从林妲的外貌就能看出情形来~
    我觉得艳照还是SIMON删的,陶沙推到林妲就是出于喜欢,而不是帮SIMON删照片。

  7. 沙发!

  8. 沙发

  9. 还真是狡兔三窟!蒙蒙还有备份?看接下来Simon还怎么行动……

  10. 濛濛和林妲好像差了布置一代人的代沟,不了解现在国内的80,90后的语言和思维,也许这是很正常的,相比之下,林妲不是一般的纯洁,简直像熊猫一样的珍稀,闷闷慧眼识宝,对林妲珍爱有加,两人更像soul mate,盼望他们修成正果.
    闷闷另有隐情,还是怀疑他在某次事故中不幸染上了爱滋,才对林妲说一辈子不能做爱。

  11. 詹蒙蒙要求还挺高的:又要有钱又要浪漫.这样的男人不容易找啊。

  12. 唉!蒙蒙太强悍了。还是想不明白闷闷突然消失。

  13. 希望林妲不会受詹MM这一番乱猜的影响,林妲只要想想Simon是怎么对詹MM,陶沙是怎么对她,就能看得出陶沙绝对不会利用与她缠绵的机会去帮朋友。

    陶沙就算要帮Simon,也不会挑今晚。今天晚上,陶沙的脑袋里,恐怕除了林妲,什么也想不到了。

  14. 闷闷会不会没走?在林妈妈的卧室里,而且和Simon一起。
    从林妹妹和詹濛濛聊天的时间,到linda回到卧室后的着急,“她慌了,跑到窗口向下望,什么也没看见。她又跑到大门外,从楼梯口向下望,也没看见。——”,linda也没进妈妈房间看过。所以,闷闷应该没走远,可能出来撞见Simon,(根据前面的描述,闷闷有两次进过林妈妈房间,又比较熟悉)。所以他们两应该都在林妈妈房间,并关掉手机,也听到了linda和詹濛濛对话的全过程。
    再次感叹艾米的神笔!

  15. 是不是ZMM已经知道陶沙是蓝总之子,在跟林妲抢陶沙呢

  16. 刚刚有个贴在要求艾米写快一点,正要回,就不见了。那就在这谢谢艾米辛苦写故事,这两天一集对我已经是不可理喻的神速,我连每天跟贴都做不到。:-(
    谢谢艾黄家人,没有你们对艾米的支持,我们哪有这么好看的故事跟读。

  17. Simon现在对詹MM来说已经是鸡肋一根,在一起,连做爱都没意思了,放手又不甘心,别到最后连钱都榨不出来。

  18. 詹濛濛太贪心了,爱情、金钱都想要,这怎么可能~~~~~~~
    她这么贪心最后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希望“闷闷过些天会联系林妲”不要像詹濛濛预料的那样消失了就好。
    艾米辛苦了!期待下一集。

  19. 艾黃超級粉絲

    谢谢艾米! 

  20. 如果删艳照的事只是Simon一人所为,陶沙完全不知情,他好像没有理由不告而别,而且Simon的作案时间也不太够。大概真的是两人串通的,然后陶沙故意不告而别,让Linda误会他,觉得他跟她亲热就是为了利用她,然后对他死心?

  21. 但是想不通Simon为什么要冒险删詹濛濛电脑里的艳照。他更应该想到詹濛濛会有其他备份,他这样岂不是打草惊蛇?而且就算都删了,还可以ps吧?进一步想,觉得艳照对詹濛濛也没什么用。如果Simon怕艳照流传到Lucy手里而跟詹濛濛结婚,那他反正要跟Lucy离婚,也不用怕她看到艳照;如果是怕艳照流传到社会上影响他和公司形象,好像也不太可能,因为艳照流传出去对詹濛濛没什么好处,因为她还想嫁其他豪门呢,不会破罐子破摔去报复Simon。

  22. 不过也许Simon很爱女儿,怕如果女儿看到艳照会影响她的心理健康?

  23. 林妲最好不要受蒙蒙影响而怀疑闷闷,陶沙的不辞而别一定另有隐情。也曾想过陶沙是否感染艾滋,但又否定了,他那么强壮,又洁身自好,不可能的。到底是身体哪里的问题呢?好难猜啊!

  24. 陶沙不是通信连,是参谋部,这话一定有原因,期待真相。感觉这次是闷闷在帮Simon一样的感觉,照片也应该是闷闷删掉的,怎么感觉像一出悬疑推理剧,但是linda家是不是住四楼?闷闷到底是怎么跑的?

  25. 我猜陶沙不会来找林妲。

    我还猜詹濛濛没有艳照备份了,不然她不会那么鬼哭狼嚎,现在她说自己有备份,是想通过林妲传话吓唬simon。

  26. simon是个玩一夜情的男人,就刚开始还有点兴趣和热情,多几次就厌倦了。詹濛濛的话印证了这一点。这样的人,即便真是蓝少东,恐怕也不愿意用结婚捆住自己。要结婚的话,也会签订婚前协议。詹濛濛这笔生意肯定做亏了。

  27. 回复“kkmama”:

    如果simon并不想和老婆离婚,他当然会竭尽全力删掉艳照。ps的艳照和真正的艳照,还是不同的,可以请专家鉴定。

    以simon现在的处境,只能是发现一处,删掉一处,不可能因为想到詹濛濛留了其他备份,就连已经发现的也不删了。我的感觉是詹濛濛已经没有备份了,因为她叫得那么鬼哭狼嚎。

    对詹濛濛来说,虽然持有艳照也不一定能让simon和她结婚,她当然还是要竭尽全力,什么办法都要试一下。

  28. 隐形的翅膀

    这两个女生,个性差异好大, 一个有了风吹草动,就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利于自己的, 都因为自己是有魅力的女人,另一个,有了风吹草动,就怀疑自己没魅力,所有的好事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 真是有趣

  29. 隐形的翅膀

    这年头,做个嫌贫爱富的女人也真不容易,要和男人这么斗志斗勇的。 我个人觉得,比自己养活自己,做个独立的女人要难多了,累多了。

  30. 找个富翁结婚不容易。

  31. 回复“十年忽悠”:

    那倒是,是我糊涂了。本来是想说觉得Simon不会为了艳照跟詹濛濛结婚,结果结论跳成了Simon没必要删艳照。

  32. 十年忽悠 | 10月 21, 2011 @ 10:31 上午 |
    我猜陶沙不会来找林妲。

    我还猜詹濛濛没有艳照备份了,不然她不会那么鬼哭狼嚎,现在她说自己有备份,是想通过林妲传话吓唬simon。

    ———我也这样猜。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