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59)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陶沙这么干脆地承认自己是“通信连”,林妲反而不相信了。她把这段对话说给詹濛濛听,詹濛濛也不相信:“如果他扭扭捏捏不承认,我会怀疑他是通信连。但他这么爽快地承认,我就怀疑他不是通信连了。”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有这个感觉。但如果他不是通信连,干嘛要说自己是呢?”

“肯定是不想伤害你。”

她觉得自尊心很受伤:“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知道你喜欢她,但他不喜欢你,或者不是很喜欢你,就用这个方式来——拒绝你,又不至于伤害你。”

她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问的是他的意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喜欢就直接说不喜欢,干嘛这样转弯抹角?我又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

詹濛濛咬牙切齿地说:“有些人就是这么猥琐,他不爱你,但又不直说,能利用就利用一把——”

“但你说他这样——怎么能利用我呢?”

“这你就不懂了,有些人需要的是肉体炮友,有些人需要的是精神炮友,像闷闷这种大叔,就喜欢被小萝莉追的那种感觉,他知道越是不上你,你就越觉得他是真心爱你,你就越爱他,或者你就越搞不懂他,就越对他感兴趣。”

这个“炮友”难听死了,一点不比“上”好听多少,这还又是“炮友”又是“上”的,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不想再说这事,转而问:“你呢?Simon答应你搬过去了吗?”

“没有。”

“你不是说用艳照给他——念紧箍咒的吗?”

“还不到时候。”

“他——以什么理由不让你搬过去?”

“他说他住太远了,我去那里住不方便。他又很忙,不能随叫随到做我的车夫。”

“你不会说你可以打的?”

“我当然说了,但他说那里是农村,叫的都不容易。”

她回想了一下:“也是,好像是没看到那里有多少的士开过。”

“所以我也不想为了这事跟他闹翻,现在我正在找住处,但还没找到。不过你放心,一找到我就搬出去。”

她热情地说:“你不用搬出去呀,我给我妈说说,她肯定会让你就在这里住,反正我家有三个卧室,不缺你那个。”

“真的?那太好了,不过——我在你们这里白吃白住这么久,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哪里是白吃白住呢?你又给我做伴,又买菜买水果——”

“那你给你妈妈说说?”

“没问题。”

她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这事,妈妈有点犹豫:“吃住倒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她对你的影响——不是那么好。”

她替詹濛濛辩护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说不上谁影响谁,难道她在咱家住了这段时间,你觉得我——变坏了?”

妈妈寻思了一阵,大概也没找出女儿变坏的证据:“你已经答应了,那就让她在这里住吧。”

她马上跑去告诉詹濛濛,两个人高兴得欢呼起来:“哇!太好了!我们还可以在一起住!”

过了几天,妈妈从美国回来了,陶沙开车带着两个女孩子去接机,一直把三位女士送回家,又把妈妈的两个大箱子拎上楼,才告辞说:“林老师,您今天倒倒时差,明天我请你们大家出去吃饭,给您接风。”

妈妈坚决不同意:“那怎么行?应该是我请你,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还没好好谢你呢。还有Simon,我也想请他一起吃顿饭,这次他wife(妻子)可帮了大忙了,大老远带着孩子和一个朋友开车过来,还特意等着送我去机场了,才把你的车开回他们那边去,肯定耽误了好几天上班。”

她对着妈妈连眨眼睛,想叫她别提Lucy, 但妈妈好像没看见,继续对陶沙说:“你帮我带个信给Simon,请他明天赏光一起吃顿饭。”

陶沙支吾说:“好的,我——先问问他,看他有没有时间,他最近很忙。”

“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吧?”

“就怕他明晚有应酬。”

“那怎么办?Lucy还托我给他带了些东西的。”

“交给我吧,我带给他。”

妈妈立即去翻箱子,陶沙有点不好意思:“如果太麻烦就算了,您先倒时差,等您什么时候清理箱子的时候再说吧。“

“不麻烦,不麻烦,趁你们都在这里,我把礼物拿出来给你们——”

陶沙赶紧帮妈妈开箱子,两个箱子塞得满满的,一打开,里面的东西都获得了自由,漫到箱子外面来了。

妈妈把Lucy给Simon带的礼物交给陶沙,夸奖说:“Lucy真是很会为人,替人想得很周到,买的都是很轻巧的东西,说怕我的箱子超重了。你看我的同事请我给她们带的什么?全都是手袋、运动鞋、奶粉什么的,又重又占地方,你还不好意思说不带。”

詹濛濛问:“Simon老婆给他带的什么呀?”

“是两件名牌衬衫,她都拿出来给我看过,所以我说她心细呢,请人带东西知道让人过过目——”

詹濛濛想把那个装衬衫的纸袋拿过来看,但陶沙一把接过去了,詹濛濛拧起两条眉毛盯他,他只当没看见。

妈妈拿出两个精美的小袋子,分别给了两个女孩子:“这是给你们买的护肤品,我不知道哪个牌子好,还专门请教了Lucy,这是按照她推荐的牌子买的。”

两个女生接过礼物,连声道谢。

詹濛濛打开袋子看了看,说:“哇,Lucy还挺时尚呢,推荐的都是国内女生的最爱。林老师,谢谢您了,我给钱您吧,这都挺贵的。”

妈妈连忙推脱:“不要,不要,给钱了哪还叫做礼物?”

“Linda上次回来就给我带了好多——”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特意带回来送给你的,你一定要收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您。”

第二天陶沙开车来接三位女士去餐馆吃饭,但Simon没来,陶沙替他告假:“林老师,Simon说他今晚有应酬,走不开,改天给您接风。”

妈妈有点失望,但也没说什么,只问:“他收到礼物了?喜欢吧?”

“嗯,很喜欢,都是他最喜欢的牌子。”

“Lucy真不简单,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上班,有机会还要给丈夫买东西带东西,但人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人。”

詹濛濛说:“女人太能干了,就没人宠了。如果女人什么都会做,还要男人干什么?”

妈妈一愣,但没说什么。

陶沙回答说:“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女人能干就不宠她,那只能说他脑子有病。”

“你说声‘有病’又起什么作用?事实就是如此,你看那些女强人,有几个能万千宠爱在一身的?都是劳苦命,家里家外一个人扛着,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累成了黄脸婆。到最后老公闲得无聊,只好去泡小妞,离婚时还要刮走女强人一半的财产。”

妈妈半开玩笑地说:“那濛濛你是不会做女强人的了?”

“我才没那么傻呢。”

林妲生怕那三个人吵起来,吆喝着说:“走啊,走啊,我们快去餐馆吧,肚子饿了。”

在餐馆吃完饭,陶沙开车送几位女士回家,妈妈力邀他上楼去坐会,他上来了,坐在客厅跟妈妈聊了好一会才告辞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妈妈和陶沙出现在同一个场景里,林妲就有点慌张,感觉他的注意力又回到妈妈身上去了,说不定这段时间就是在利用她来温习妈妈。

她私下问詹濛濛:“你说闷闷是不是有点——向我妈献殷勤?”

詹濛濛想了想,说:“嗯,是这么回事,难怪他对你没兴趣。哇,两母女抢一个初级码工,这要是写出来贴到网上去,人气肯定很高。”

“你可别贴到网上去啊!”

“我吃饱了撑的?”

两人正聊着,妈妈来了,对女儿说:“我想跟濛濛单独谈谈,行不行?”

她不解:“谈什么呀?”

詹濛濛知趣地说:“林老师找我单独谈,肯定有重要的事,你去外面玩会,乖——”

她忐忑不安地去了自己卧室,心想那两人肯定在谈她和陶沙的事,这下糟了,忘了告诉詹濛濛那些事能说,那些事不能说了。

妈妈和詹濛濛大概谈了二十多分钟,但林妲感觉谈了半年一样,等妈妈谈完出来,她还不好意思马上冲到詹濛濛房里去探听,一直等到妈妈出去办事了,她才旋风一般跑过去,劈头就问:“我妈找你谈什么?”

“你以为呢?”

“肯定是谈我。”

“别这么自我中心了,你妈干嘛要和我谈你?”

“那是谈什么?”

“谈我!”

“谈你什么?”

“你自己的妈,你还猜不出来?”

她很迷茫:“我真猜不出来,她从来没这么——诡秘过,她结交谁都不会瞒着我——”

“她不是来结交我,是来教训我的。”

“教训你?别瞎说了,我妈从来——”

“你别从来从来的了,你要不信,可以去问她。”

“她——为什么教训你?”

詹濛濛懒洋洋地说:“还不是为Lucy的事,你妈把Lucy夸了一通,说她很爱她的丈夫,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哪怕Simon一时糊涂做出什么对不起Lucy的事来,他们也不会离婚。她说有些年轻女孩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放着那些未婚的优秀男青年不爱,偏偏要去惹人家有妇之夫。”

“我妈——她——她这样说了?”

“怎么,你不相信?”

“我——那你怎么说呢?”

“我?我现在是寄人篱下,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唯唯诺诺——”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詹濛濛,叫人家留下,却害得人家被上了堂政治课,如果妈妈就上这么一堂政治课还好说,万一妈妈隔三差五地提这事,那真是太让她难堪了。她承诺说:“我——给我妈妈说说,叫她别管你的闲事——”

“算了,你别去为难你妈了,我对她还是很尊敬很感激的,估计她也是受了Lucy一点恩惠,感激涕零,觉得不帮帮Lucy心里过意不去。再就是她自己也有过被人抛弃的经历,肯定会站在大奶一边。但这事怎么说呢?男人的天性就是喜新厌旧,更何况是一个比他老婆年轻漂亮的‘新’,他能不动心吗?”

詹濛濛一说到她妈的旧事,她就有点心烦,刚才的一点内疚都烟消云散,脱口而出:“其实Simon也不是真的喜欢你这个‘新’,他不过是冒充蓝少东糊弄你,把你当个一夜情罢了。”

“为什么说他是冒充蓝少东?”

“因为闷闷说根本就没有蓝少东这个人!”

“是吗?那怎么可能?‘神州’那个小册子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小册子谁不会印几捆?”

詹濛濛沉思了一会,说:“上次不是闷闷自己说Simon就是蓝少东吗?”

“是我理解错了。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他并没说Simon是蓝少东,只说了蓝总是Simon的爸爸。”

“这有什么区别吗?既然蓝总是Simon的爸爸,那Simon就是蓝总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是蓝少东呢?”

她想了想,也搞不清楚,胡乱说:“说不定是——养父或者教父什么的呢?”

詹濛濛又沉思了一会,说:“如果蓝总没亲生儿子,就这么一个养子或者——教子,那不跟亲生的一样吗?”

33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59)

  1. 艾黃超級粉絲

    前排!谢谢艾米! 

  2. 板凳。
    谢谢艾米!

  3. Linda和濛濛的价值观相差太远了,濛濛说的话里都能闻到想钱想疯了的味道

  4. 前排!挤挤!

  5. 我越来越不喜欢zmm,好想她快点远离linda

  6. 地板!谢谢艾米!

  7. 老三?

  8. 她忐忑不安地去了自己卧室,心想那两人肯定在谈她和陶沙的事,这下糟了,忘了告诉詹濛濛那些事能说,那些事不能说了。
    ———————————————————————
    哪些事能说,哪些事不能说了

  9. 我以为林妈妈回来,濛濛就离开林妲了,因为价值观的不同,思维方式都不一样,希望她早点离开林妲

  10. linda什么情报都一五一十告诉zmm,我真为linda着急呀,zmm一旦知道闷闷的正真身份会不择手段的去抢的。

  11. 前面地板坐坐

  12. zmm敢说敢做的风格实在让人吃惊,为了嫁给富豪可以什么都不顾,是simon看中她的是一夜情,不是别的,结果可能是人财两空,妹伤得起吗?林妈妈对女儿真的是没得说,充分尊重女儿的意愿。自己育儿的方法,强制性办法拿得太多,汗颜中,MM留在她家里,感觉只能让好事多磨会。

  13. 惊喜中,一般是星期三才能看到新的一集贴出来,谢谢艾米!

  14. 我觉得楼上的Alai不用着急,从闷闷和Simon两个人的态度来看,应该都不喜欢ZMM这样的拜金女,不是她想抢就能抢走的。不过她要是真抢了,不知道和Linda之间怎么相处?这故事被艾米写得真是高潮迭起啊!
    很喜欢Linda的妈妈,对待女儿虽然很关心很紧张,但并不像有的父母一样大包大揽一切都要替儿女做主,一定要儿女顺着父母的意思,而是会尊重女儿给女儿自由,向她学习!

  15. 一直很矛盾,不喜欢看到zmm帮Linda分析,但是没有了ZMM故事就没有这么好看了

  16. 没有人喜欢拜金女的。。。一夜情可以,娶到家不可能。。

  17. 詹濛濛也挺不容易的,被这么多人讨厌。还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豪门梦!
    坚信自己没有看错“Simon”是真正的蓝少东!
    艾米辛苦了!期待下一集!

  18. 蓝少东可能是闷闷的妈妈和闷闷的亲生父亲蓝向东离婚前的名字,后来闷闷改名跟继父的姓(闷闷的弟弟叫陶宝),叫陶沙,所以闷闷官方证件上的名字都叫陶沙。作为闷闷的亲生父亲蓝向东,他叫自己的儿子蓝少东是可以理解的。

  19. linda和陶沙肯定有情人终成眷属,陶沙就是蓝少东。

  20. 陶沙支吾说:“好的,我——先问问他,看他有没有时间,他最近很忙。”
    第二天陶沙开车来接三位女士去餐馆吃饭,但Simon没来,陶沙替他告假:“林老师,Simon说他今晚有应酬,走不开,改天给您接风。”
    ——————————–
    我觉得陶沙不会让Simon见林妈妈的,而且Simon也不敢见林妈妈。在这么睿智的林妈妈前面,他们俩都无法遁形。

  21. 林妈妈应该不会接受陶沙对林妲”不结婚,不做爱”的这种非常不传统的爱法,不知她会不会与陶沙进行交流,不管陶沙对林妈妈有没有说出实情,这都有可能是导致陶沙离开林妲的导火索之一。

  22. lucy可能已经感觉到simon出轨的事了,但还在进行挽回,林老师也想助一臂之力,说服詹濛濛离开simon。但看詹濛濛的样子,越是有阻碍,她越追得欢,连simon只是蓝总养子都不计较,看来只有说陶沙是蓝少东,她才会放弃simon。

  23. 也许simon一直以来冒充蓝少东,是为了掩护陶沙,不然他早已厌倦詹濛濛,完全可以公开自己身份,让詹望风而逃,那就不用操心删艳照之类的事了。

  24. 美丽长夜
    这夜是长了点,
    但还是相信
    最后还是美丽的。

    陶沙那么爱Linda,
    竟然宁可做她的蓝颜知己,
    只要在她身边就好,
    能看到她,
    照顾她,
    为她做点什么事就好。
    想他也不会
    轻易离开的。

    即使不得已离开了,
    等林妹妹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开口说:
    陶沙,你可不可不要走?
    陶沙没说话。
    林妹妹问:
    你怎么不说话?
    陶沙说:
    我嘴笨,不会说,
    你不想要我了,
    我就走。
    现在你要我留下,
    我都高兴糊涂了,
    就更不会说了。

    就像Simon说的:
    他酒不醉人人自醉。

  25. 林妲有这么一个通情达理、聪明智慧的妈妈真幸运。

  26. 希望最后结果是象楼上匿名所说的一样,今天看到那个”第N封情书”, 心里忒忑不安,是不是陶沙也写了一封类似的信给林妲?
    陶沙愿意为林妲做许多事,但是却不给林妲想要的答案,说明他还没有到能放下自己的自尊,把自己最软弱,最隐藏的一面暴露给林妲的地步。
    想说林妲或许该给陶沙点时间,慢慢再问”不做爱,不结婚”的缘由,但是若把自己放在林妲的位置,面对一个对自己这么关心,这么好的爱人,每一次犹犹豫豫地表达爱的结果却是一辈子不做爱,不结婚,那该多纠结啊, 就像艾米写的,该有多少的枯草噎在喉咙口呢。

  27. 隐形的翅膀

    “其实Simon也不是真的喜欢你这个‘新’,他不过是冒充蓝少东糊弄你,把你当个一夜情罢了。”
    濛濛内心实在是太强大了, 连linda脱口而出的挖苦话,她都听不进去,只纠结在蓝少东这个事情上, 还特别能自我安慰。 真是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呀。

  28. 猜:陶沙亲生父亲是蓝向东。陶沙本不愿认他。只是他的了癌症,陶沙才回来见他。据说蓝总的癌症会遗传,所以陶沙不愿连累林妲…

  29. 詹濛濛不如直接追蓝总算了,这样间接的追,难保不追错。

  30. 不知道詹濛濛以前的男朋友都是啥样的?

  31. 对詹濛濛来说,SIMON是蓝总亲生儿子最好,实在不行养子、教子也行。就象十年忽悠说的,不如直接追蓝总好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