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和分娩痛,究竟哪个更痛?

微博上流传这么一个说法:“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But,如果一个男人被T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所以,女生们你确定你懂蛋疼吗?”

这条内容是真的吗?蛋疼和分娩痛真的如此难以承受,乃至双双突破人类极限吗?

考据:并无确凿的医学证据

若在网络搜索这条微博内容,对分娩痛描述的出现时间为9月20日前后,此前并未见有类似的网络描述。不过,若是将该内容转换为英文再进行搜索,就会发现有意思的事情了。两年前的yahoo问答就出现过类似的描述[1] ,仔细阅读会发现,中文的这条“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就是这条英文问答的翻译体。

这条关于“母亲分娩疼痛是57,人体所能承受的疼痛是45”的说法,到底是由何而来的呢?很遗憾,搜索网络、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的PubMed,都没有找到这方面的文献。至于蛋疼那个骇人的9000数字更是无据可查。换句话说,人体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与分娩疼痛的数值,很可能是一次网络上的以讹传讹,并无确凿的医学证据或研究做支持。

其实,若较真这条微博,你就会发现尴尬的搞笑点——如果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单位疼痛,但女人分娩时疼痛达到57单位,而男人蛋疼居然能达到9000单位,那说明无论男女,都已经不是人类了嘛。

疼痛的度量和单位

那么,疼痛是否有单位呢?答案是有的。微博里的“del”其实是指dol,它是疼痛的拉丁文单词dolor的缩写。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三位研究者James D. Hardy、 Herbert G. Wolff和 Helen Goodell根据此前他人的研究成果,建立了这一疼痛度量标准[2] 。 最初,他们将其称为”Hardy-Wolff-Goodell” 等级,一共分为十级,他们创造了一个单位,也就是dol来描述这十个等级。

那么,1 dol的疼痛到底是什么呢?他们定义为最小可觉差(just noticeable difference),也就是对这一最小差异量的感觉能力。饶若细究1 dol疼痛到底是多少,那就需要一种测量疼痛的工具,也就是测痛仪(Dolorimeter)。最开始,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是用棱镜将光聚焦于人体皮肤上,随着人体温度的升高,看人体的忍受限度来进行疼痛定义,这些光可是来自一盏1000瓦的电灯泡。

遗憾的是,dol这一描述疼痛的单位,从来都没有被广泛应用,它像昙花一现般存在于学术研究里。由于三人的试验结果不能被重复,他们的疼痛测量方法与工具被学界否定,也被禁止应用。想想也是,疼痛似乎一种极为复杂的主观感受,运用疼痛测量仪划分dol等级,既不容易掌握,临床上一点都不实用。因此,dol也位列5大最怪异的科学度量单位[3] 。

疼痛是伤害性刺激作用于机体所引起的一种不愉快的主观体验,伴有感觉、知觉与情绪反应。人们对疼痛的体验与感受是因人而异的,对疼痛的敏感程度是不一样的,因此目前测量疼痛的金标准,依然是病人对所经历疼痛的表达。可是,如何准确度量只有自己知道的疼痛程度呢?目前临床上最常用的测量方法是视觉模拟评分法(VAS法),这个方法依然是依托于人们对疼痛的主观体验,并非绝对客观的测量方法。

在我的另一篇关于疼痛知识的文章 《怎样测量疼痛?》 中,对于VAS法是这样介绍的:

VAS方法的主要道具“痛尺”其实是一把长约10厘米的游动标尺。尺的一面标有10个刻度,两端分别为0分端和10分端。而0分表示没有疼痛,10分代则表难以忍受的最剧烈的疼痛,从0到10依次表示疼痛的程度在不断增加,愈来愈难以忍受。在测量疼痛时,向病人说明这把尺的含义,然后将有刻度的一面背向病人,让病人在直尺上标出能代表自己疼痛程度的相应位置,医生再根据病人标出的位置为其评出分数。

如果分数在3分以下,那么恭喜你,你虽然感觉到疼痛但并太严重,不太会影响你的睡眠;但如果你的分数在7分以上,oh~my god!你很不幸,你现在肯定疼痛难忍,极需要医生给你用一些镇痛药物来帮助你度过痛关了。

VAS法现今已成为疼痛测量的最常用方法。当然,VAS方法现多用于外科手术的患者,评价他们手术后切口的疼痛程度。如果你曾做过手术,相信你对此并不陌生。不过,它让疼痛者说出自己所认为的疼痛程度,并非完全的客观指标评价。此外,对于小朋友,为了让他们说出痛的程度,图画式的方法则更简单直接,一个笑脸意味着不是很痛,一个哭脸则代表着痛的厉害。

分娩、蛋疼,到底有多疼?

孕妇生产时到底有多疼呢?这依然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一般说来,在孕妇生产过程中,最开始是轻度的宫缩不适,犹如经期子宫痉挛一般,在随后的第一产程直至生产完毕时,疼痛的强度逐渐增强。就整体而言,初产妇分娩时疼痛程度显著高于再产妇。也有不少孕妇反映,就她们所经历的疼痛烈度而言,胆结石等所引起的胆绞痛比分娩痛要厉害许多。当然,作为一名男性来纵谈女性的分娩痛,总有些凭空抓瞎的感觉。每个人对疼痛的敏感程度、承受能力、描述用语都是不尽相同的,这里也只能从医学上来谈来描述。

分娩痛总是来时缓慢,逐渐增强,直至痛到顶点,最后又缓慢的褪去。有人曾诗意的形容它就像是海浪向岸边涌来,最开始平缓不急不徐,浪头逐渐增强,越来越大,直至称为冲击海岸的冲天浪涛,随后潮水慢慢褪去……目前,随着国内各地不少医院逐渐开展的分娩镇痛项目[4] ,分娩痛这一让女性“闻风丧胆”痛不欲生的体验,逐渐得以缓解。

至于蛋疼,李清晨在《“蛋疼”的真相》里已经有了详细的描述。外伤只是引起蛋疼的原因之一,即使经过详细诊疗,还有25%的蛋疼完全找不到原因,甚至有人确实因为长期蛋疼下定决心切掉了自己的疼痛部位…… 不过,大部分男性所经历的蛋疼并没有到非上镇痛药不可的地步,更不必说“超越人类疼痛的极限”了。

总而言之,人们对疼痛的体验与感受是因人而异的,对疼痛的敏感程度不一样,因此对疼痛的测量依托于人们对疼痛的主观体验,并非绝对客观的测量方法。“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del的疼痛,但在分娩时的痛却高达57del,男性蛋疼可达9000del”的说法没有医学证据,是网络上的以讹传讹。

© 本文来自科学松鼠会http://songshuhui.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3 responses to “蛋疼和分娩痛,究竟哪个更痛?

  1. 呵呵,有意思的一篇文章。

  2. 女人生孩子痛是不得已,男人搞得蛋痛为哪桩?应景吗?成全他!去痛吧:(

  3. 分娩痛可以打针避免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