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10)

发信人: newnewyork (伸伸腿扭扭腰)

去奥兰多的飞机是下午一点出发。天青叫了一辆出租车,先去接米粒。米粒下楼来,往日的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清爽的短发。短发显得蓬松自然,让米粒看上去很精神,好像年轻了好几岁。天青呆了两秒,还是笑吟吟的米粒叫他帮忙提箱子,他才回过神来。

旅途顺利,下午四点到达奥兰多。温暖的阳光在机场外等候。

“先去旅馆把行李放下,晚上我带你去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地方,” 天青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招呼计程车。

“听你的,” 米粒笑道。她忙着感受弗州的太阳。虽然是冬天,这太阳却饱含着热度。如果她的心里有一丝一毫的阴霾,此刻已消失殆尽。

天青喜欢旅游。虽然旅游对很多人来说是件费时费力的麻烦事,订机票,找旅馆,查询当地资料,安排旅行的行程,一样也不能少,然而他却热衷于此。他觉得出门的乐趣始于这些复杂的准备工作。他就像一个导游,兴致勃勃地设计了此次弗州之行的全部。

在旅馆房间,米粒问天青:“晚上安排了什么活动?”

“先去吃饭,我知道这里有家很不错的希腊餐馆。然后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暂时保密,天机不可泄露,” 天青故作神秘状。

米粒也不追问。她换上了一套及膝的无袖白点黑裙,长皮靴,项链,耳环,开衫,外加一件薄呢大衣,顿时英姿飒爽。朱唇轻点,细眉轻描,装扮得媚而不俗,款款大方。她挽住天青的手臂,“走吧,护花使者!”

“恭敬不如从命!小姐请!!”

两个人禁不住对视而大笑。

天青带米粒去的神秘地方是一个名叫“嚎月亮”的音乐酒吧。吃完晚餐刚好八点,天青说他要带米粒走路消消食。晚风习习,带一点凉意,吹在身上挺惬意。因为离那间希腊餐馆不是很远,二十分钟就走到了。米粒随天青走进“嚎月亮”的大门,看见里面的客人里三层外三层,坐在舞池外围,听台上的钢琴师唱歌。

时间尚早,大家都坐着,有人陶醉地跟着音乐哼唱。伺者端着盘子,穿梭在人群中,只是盘中物不同于普通餐馆,没有食物,都是酒水饮料之类。

米粒看桌上有一打点歌单,就拿笔写了一个歌名,招呼伺者过来。“可以随便跟钢琴师点歌吗?” 她问。

戴着圣诞帽短裙子的妙龄女郎说,“可以随便点。但是钢琴师收到的点歌单太多,唱什么不唱什么由钢琴师决定。”

“那就看我的运气了,” 米粒笑道。她对天青说,“如果钢琴师选我的歌,你要和我跳舞。”

言语间,台上的女钢琴师换了男钢琴师,一首熟悉的MJ Billie Jean 前奏开始。钢琴师朝听众席吼叫了一个人的名字,一个穿白衬衫黑裤子的白GG就跳进了舞池。他戴着一副眼镜,脚上是一双平底便鞋。只见他做了几个MJ标志性的舞蹈动作,台下一片狂呼乱叫。米粒也禁不住跟着大叫起来,还跟天青说:“他跳得真好看!”

在米粒看来,这个白GG确实有舞蹈才能。他的那些提胯,甩头,以及太空步行的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加上他夸张的沉醉表情,看得米粒目不转睛。

这是酒吧的第一个高潮。随后钢琴师弹唱了几首跳舞的曲子,很多人离座到舞池里跳起舞来。那个白GG很活跃,他带了好多男男女女,在他身后形成一条长龙,绕着场子跳着。当他走到米粒身边时,还伸手把米粒硬生生拉起来,让她转了个圈。米粒坐下对天青说:“他是不是喝醉了?”

天青说:“看着象,但是还很清醒。似醉不醉,异常兴奋的状态。”

米粒望着周围高亢的人群,脚点地,情不自禁地动起来。

这时候钢琴师弹起了一首歌,米粒一听就从椅子上倏地跳起来,拉天青的手,“这是我点的歌。走,跳舞去!”

在钢琴猛烈的敲击声中,钢琴师充满感情地唱着。人群仿佛受了歌词的感染,和着琴声一起唱起来。舞池里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一边摇摆,一边声嘶力竭,“Don’t stop believing…”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米粒也很兴奋。她的脸上红扑扑的,细细的汗珠从她小巧挺拔的鼻子上渗出,她几乎是拽着天青在跳舞。当歌曲嘎然而止的时候,米粒在众人的欢叫声中,微笑着仰面看着天青。天青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了吻她的脸庞。那一刻,他看见米粒眼睛里的点点闪烁。

离开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天青牵着米粒的手,走过长长的街道。夜,是静谧的;路,在圣诞灯的照耀下,明亮清晰。米粒任由天青牵引着,她的心,一点也不平静。虽然天青的吻有点让她出乎意料,然而,她却像喝多了酒的人一样,迷醉在一种久违的快乐中,不愿意醒来。天青的唇触碰她脸颊的那一刻,她的心仿佛同时被轻柔地撩拨了一下。天青的眼神柔和之极,几乎要将她融化。

进了房间,天青随手把门关上,就紧紧地抱住了米粒。米粒背靠着墙,不由自主地仰起脖子,接住天青狂风暴雨般的热吻。米粒的身体,在天青的怀中,变得温润柔软。她甚至在想,原来自己作为女人的本能并没有丢失,这想法让她感到脸上发烫,浑身发热。然而,身体交融,耳鬓厮磨的感觉却让她感到如此愉悦,她竟然不记得曾经有过这种感觉。她彻彻底底地被震服了。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是在梦里,像一只鸟儿,穿过云层,往上越飞越高。她情不自已地叫着天青的名字。神思恍惚中,她感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应答着:“ 宝贝,我在这儿,就在这儿。。。”

米粒睁开眼,突然意识到所发生的一切,她羞怯地笑了。天青挨近她,搂住她的身体,亲了亲她的额头。米粒靠着天青,满足地沉沉睡去。梦里,一首歌反复在她耳边飘荡,“Don’t stop believing… don’t stop believing…”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oveNLust/395601.html

One response to “等待 (10)

  1. SOFA!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