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越界(8)

“何苦”两个字,把王莙听得心惊肉跳。根据她的汉语知识,这个“何苦”总是用来嘲讽人的,往往是你辛辛苦苦做了什么事,但人家认为完全没必要,才会用上这个“何苦”。

她知道王世伟在嘲讽她,但她拿不准他在嘲讽她什么。

是嘲讽她既然不爱他,何苦跑这么远的路来看他?

还是嘲讽她既然不爱他,何苦撒谎说爱他?

或者是嘲讽她这么怕疼,何苦答应“试试”?

都像,又都不像。

她想为自己辩白一下,洗刷一下,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只能对天发誓,她是真正爱他的。

但他不会相信,因为他不相信语言,只相信身体,而她的身体摆在那里。

她有点后悔,来之前应该问一下大姐大的,看看大姐大怎么说。大姐大肯定跟老穆做过这桩事,因为大姐大经常在夜晚溜出去,要么彻夜不归,要么很晚才回来,但从来没听大姐大抱怨过疼痛什么的。

不过大姐大的例子似乎不能为她翻案,因为大姐大肯定是爱老穆的,那么按照他的理论,大姐大会对老穆动情,当然不疼。

宗家瑛的例子也不能为她翻案,顶多证明不爱一个人也可以动情,但不能证明爱一个人却可以不动情。

她正在那里想办法为自己伸冤,就听到有人很重地敲门,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吆喝道:“世伟,你今天打不打呀?”

王世伟也扯着嗓子吆喝道:“打呀,怎么不打?”

外面那人嘿嘿一笑:“我看你女朋友来了,还以为你——”

“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外面那人嘿嘿笑着走了。

王世伟一个仰卧起坐,直起上身,然后下床穿衣服,边穿边说:“差点忘了,今天还要赛球呢。”

她问:“你要去赛球啊?”

“嗯。”

“和谁赛?”

“学生。”

“在哪儿赛?”

“就在学校操场上。”

“你们学校还挺重视体育活动呢。”

“重视个鬼,是体育老师想钱。如果我们学校球队得了名次,他可以拿奖金——”

“在哪里得名次?老师的运动会?”

“哪里有什么老师的运动会啊,是学生的运动会,我们教工是陪练。”

她听说是陪练,就觉得他也不是非去不可,很希望他能留下陪她:“你去赛球,那我呢?”

“你?就在寝室玩啰。”

“要赛多久?”

“赛到天黑就不赛了。”

她看看窗外,太阳还没落山,离天黑最少还有一个多小时,不禁咕噜说:“我一个人在寝室多无聊啊!”

“那你去看我们赛球?”

“可以去看吗?”

“呵呵,就一个大场坝,又没围墙,谁能不让你看?就怕你看不懂,觉得无聊。”

“不会的,看不懂可以看热闹嘛。”

“那你快起来吃饭,不然迟到了。”

她急忙穿了衣服,开始吃饭,饭菜都有点凉了,她从热水瓶倒了点开水,泡着吃,稍微好一点。

她边吃边问:“是什么球啊?”

“足球。”

“你刚吃完饭,就去踢足球,对身体不好吧?”

“没事,还有十分钟呢。”

“饭后休息十分钟不够吧?”

“不会那么准时开始的,不是等这个,就是等那个——”

“为什么要等呢?”

“就这么几个人,不等怎么办?”

她三口两口吃完饭,跟着他来到操场,发现已经有些人在那里了,基本都是男的,有的穿着背心短裤,有的只穿短裤,光着上身,大概都是参赛的人,没什么观众,更没女观众。

他一到那里,就开始脱衣解带,然后把一堆衣裤塞给她:“帮我抱着。”

他说完就跑到背心短裤们那儿去了。

她到处看了一下,没板凳,也没椅子,只好找了块大点的石头坐下。

球场很简陋,没绿茵,只有泥土,地上用白石灰画着一些线。两边的球门是树干做的,一边粗,一边细,连漆都没刷,门上也没球网。

比赛开始后,场上热闹起来,队员们都吆吆喝喝的,裁判的哨子也吹得很勤。

她不懂足球,也不认识人,看了一会才看出点门道来:半裸体的是学生队,背心短裤的是教工队,大家身上都没背号码,还有的连鞋都没穿,赤着脚在踢球,看得她胆战心惊,老觉得某个队员的脚趾甲要被踢翻了。

还好,她的他是穿着鞋的。虽然没号码,但她一眼就认出了他,真是鹤立鸡群,怎么看怎么舒服。他穿了件白背心,蓝短裤,肌肤比别人白,个子比别人高,尤其是他的鞋袜,白色的,好像是场上的唯一。

修长的双臂,倒三角的腰背,健壮的大腿,精瘦的小腿,整个腿的线条流畅优美,脚脖子那里尤其好看,细,长,被白色的袜子裹着,下面接着白色的运动鞋,简直就是美不胜收。

她以前只看见过他军训和打饭的样子,现在看到他在球场上奔跑,更加仰慕了。他往前跑的时候,就像一匹骏马,头发往后飞扬,大腿和小腿似乎夹出一个直角,迈动得那么快,给人脚不点地的感觉。他往后退的时候,两腿几乎垂直,膝盖像是没动,但却能神速地退回自己的大本营。

她最爱看他带着球左冲右突地过人了,简直就是个魔术师,明明看见他被人拦得死死的,但不知他怎么一晃,就把拦截者摆脱了,那人还站在那里发呆呢,他已经冲到了人家门前。而那足球,就像粘在他脚上一样,他怎么晃,怎么跑,那球都死死跟着他。

他是教工队的灵魂,其他人得到了球,都想方设法传给他,战略战术方面,都听他的,连学生队都把他当成重点防守对象,有几个学生不惜犯规,想把他撞翻,但都被他轻轻躲过,有时还把想肇事的学生给撞翻了。

她抱着他的衣裤,坐在西下的夕阳里,看他像一匹骏马在场上奔腾,眼里是他轻捷的身影,耳边是他雄浑的嘶喊,背景是一片金红的天空。

她,醉了。

一直到天黑定了,实在看不见了,球赛才告结束。

他和几个教工边说话边向她走来,她站起身迎接他。

那几个教工跟她打个招呼,再开他几句玩笑,就都知趣地离去了。

他从她手里接过衣裤,但没穿,说:“走,我们回寝室。”

她边走边说:“你的球踢得真好!”

“那还用说,我差点进了省二队的。”

她不知道什么“省二队”,但听他的口气,知道是赫赫有名的所在,不由得敬仰地说:“是吗?那你怎么没去呢?”

“嗯,我家不让我去,说没前途,而且球衣球鞋住宿吃饭什么的,也挺贵的,我家拿不出那个钱来。”

她为他感到遗憾:“你要是去了,肯定踢进国家队了。”

“踢进国家队也没什么意思。”

“为什么?”

“中国的足球不行。”

“你去了就行了呀!”

“足球是一种集体运动,光靠我一个人有什么用?”

两人回到寝室,他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拿上脸盆和毛巾肥皂,说:“我去洗澡。”

“学校有澡堂啊?”

“有个破澡堂,今天开男生。”

她不能跟去,只好呆在寝室等他。

过了一小会,他又跑回来。

她诧异地问:“你这么快就洗好了?”

“哪里呀,我还没洗呢。给你借了本书,你可以看看解闷。”

她看他这么细心体贴,十分感动:“你快去洗澡吧,穿这么少,当心着凉。”

他跑去洗澡了,她打开他借来的书,发现不是什么书,而是一个备课本,但里面不是备课笔记,而是手抄的小说,字写得很漂亮。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手抄本”!

她有点预感,但更多的是好奇,翻到第一篇看起来。

不得了!光是题目就把她看得脸红心跳:《强奸犯使她第一次获得性高潮》。

这“强奸”两个字太禁忌了,她平时都不敢说这两个字,非说不可的时候都是用“那个”代替的,现在劈头盖脑看到这两个字,而且还跟着一个“性高潮”,直把她看得心儿咚咚乱跳,砰的一下合上备课本。

他干嘛借这么本书给我看?是不是想试试我看黄书有没有反应?

这书不能看,万一有反应,不是给他看笑话了吗?

但她又很好奇:我看黄书到底会不会有反应?

她忍不住又翻开备课本,很快地溜了几页,发现讲的是一个已婚有两孩的农村妇女,住在一个煤矿附近,有天晚上从地里回家,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按到地上。那妇女大喊大叫,乱挣乱扎,使那个袭击她的男人不能得逞。

但那个男人掏出一把尖刀,威胁说:“你再喊再动,我就杀死你。我知道你住哪里,我还会杀你全家。”

于是那妇女不敢乱动了,那男人得了逞。

故事情节很简单,但细节描写很扎实,把那男人怎么猥亵侵犯那妇女的经过,一点一点写得特详细,而那妇女的感受,也一点一点写得特详细。

那妇女经过这一遭,才知道和男人干那事是可以爽歪歪的,也才知道原来她丈夫那玩意太小,时间太短,一直都是在糊弄她。

于是那妇女每每故意等到天黑了才从地里归来,期望再遇到那个强奸犯。

那个强奸犯也挺配合,不仅自己等在路上侵犯那妇女,还告诉了煤矿上的哥们,大家都等在路上侵犯那妇女,一个接一个,或者一起下手,让那妇女乐不可支。

王莙刚看完第一个故事,王世伟就回来了。

灯光下,只穿着背心短裤的他显得更帅了,头发湿漉漉,显得油黑发亮,脸儿红扑扑,连胸前都有点红,不知道是赛球热的,还是洗澡水烫的。

她发呆地看着他。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书看了没有?”

“啊?”

“我问你看了我借回来的书没有。”

“我——”

“肯定看了吧?看你那想入非非的样子——”

“我没有——”

他拴了门,跑到床边,把她拉到被子里,脱她的衣服:“你肯定看了,你肯定看了——”

她软绵绵的,由着他脱。

他抱着她亲了一阵,在她耳边低声说:“让我检查一下。”

她还没想明白他要检查什么,就感到他的手已经探到她那里去了,她有点发慌,想把他的手扯开:“干嘛呀——”

他胜利地欢呼:“哈哈,你终于湿了!”

22 responses to “艾米:越界(8)

  1. 沙发! 这回是不是”大功告成”了?

  2. 哈哈!真老三!

  3. 王世伟还挺诡计多端滴。

  4. 老四!

  5. 谢谢艾米!

  6. 艾米辛苦了!

  7. 王世伟为了让王莙”湿”也算绞尽脑汁了:)

  8. 呼~终于不用证明是不是真的动情了,

  9. 以王世伟的出身教养和专业来说,他能做到这地步还算是不错的了,这大概是八九十年代的事,他在中国算比较进化的男人了。

  10. 大家都说黄颜爱得帅,但他也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运气好,遇到了艾米这个“情诗”“淫诗”都精通的对手。如果他遇到的是王莙这样的,说不定也得借助黄书。

  11. “一个接一个,或者一起下手,让那妇女乐不可支。”

    ——这可能也是男作者从男性角度想象出来的。女性在性问题上,并不是越多越好,什么都是有限度的。

  12. 男女真是大不同啊:王莙还在精神层面浪漫,王世伟却在肉体享受上打主意。

  13. 王世偉的愛法是從黃書來的

  14. 王世伟学校的球场,和我中学时代的球场好有一比。

  15. 精彩,谢谢艾米!

  16. 凤姐为名为利,拼了!

  17. Opps,发错地方了。不能再多说,下去面壁。

  18. 这王世伟还不错嘛,人长得帅,球也踢得好,难怪我们的女主喜欢他。

  19. 女朋友来了,王世伟仍然要去踢球,叫女朋友自己在寝室玩,这个要批评。

  20. 王世伟要是能在王莙耳边说些情意绵绵的话,王莙应该更容易动情吧,比如很感动她这么执着的爱她,或者说她其他可爱的地方。

  21. 十年忽悠 | 02月 5, 2012 @ 9:11 上午 | 以王世伟的出身教养和专业来说,他能做到这地步还算是不错的了,这大概是八九十年代的事,他在中国算比较进化的男人了。

    —-同感。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