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越界(9)

王莙看了那么多爱情小说,还从来没看到过王世伟这样的男主。他的相貌身材能力才华可以和那些男主媲美,但他在床上更像那个手抄本里的强奸犯。

她很失望,甚至有点反感。

但她跟那个农村妇女一样,不敢逃。

他倒没拿出尖刀来威胁她,但他有比尖刀更让她害怕的东西。

她怕逃掉会让他以为她不爱他。

那就太冤枉了!

她刚才看手抄本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在脸红心跳,身体也有种异样的感觉,软绵绵的,还有点发热,但她没检查过自己那里湿没湿。

谁那么无聊啊?

现在听他说“湿”了,她是又惊又怕。如果她这人根本就不湿,那么或许可以证明她的生理构造与他说的那些女人不同;但如果她看黄书湿了,而被他拥抱亲吻时却不湿,那他会怎么想?

这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体,反正她不是有意的,湿不是有意的,不湿也不是有意的。

是不是可以说她的大脑不能控制她的身体?

但他肯定要说大脑爱谁都不算数,要看身体爱不爱。

如果她怎么说他都不相信,那怎么办?

谢天谢地,他好像并不在意她为谁而湿,只欢快地在那里忙上忙下。

她因为担心他质问,一直在慌慌张张地寻找解释和辩白的话,都没注意他在干些什么,只觉得还是疼,但不像先前那么剧烈,可以忍受。

她安心了许多。

于是就开始注意到他在干什么说什么,于是发现他身体使用的是手抄本里的动词,嘴里使用的是手抄本里的名词形容词和感叹词。

整个就是一手抄本!

她不知道他是本来就这样,还是照手抄本学的。

如果他本来就这样,那他是不是没有改变的可能了?

如果他是学来的,那他是不是把她当成农村妇女那种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跟那个农村妇女不同,没有抗拒着抗拒着就喜欢上强奸犯的攻击了,喜欢到完事之后还恳求“再来一次”的地步。

她没抗拒,也不喜欢。

没抗拒,是因为怕他不高兴。

不喜欢,是因为这跟她憧憬的爱情大相径庭。

当他喷着很响的鼻息瘫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当然不会叫他“再来一次”。

而他当然没像那个强奸犯一样用地里的玉米棒子来满足“再来一次”的请求。

他像泰山一样压在她身上,她喘不过气来,只好推他。

他像在足球场上一样,不知道怎么晃了一下,就把两人从一上一下翻成了一左一右。他的两臂仍然搂着她的上身,两腿仍然夹着她的下身,像个大章鱼箍住了她,使她不能动弹。

而她居然带着两腿间湿漉漉的痛感,在大章鱼的绞缠下睡着了。

第二天,她被闹钟吵醒。

大章鱼也醒了,松开她,欠起身把闹钟的铃声按停,梦呓般地说:“正睡得香呢——”

她问:“几点钟啊?”

“六点半。”

“你这么早就起床?”

“平时是这么早起的。”

“你们学校这么早就上课?”

“不是,是踢球。”

“早上也赛球?”

“不赛,练球。”

“那你还不起床?”

“练球么,去不去都可以,”他搂住她,“有你在这里,我哪里舍得起床?”

“那你今天不上课了?”

“课哪能不上?但现在还早嘛。”他一边热烈地抚摸她一边问,“想不想再来一次?”

她马上联想到玉米棒子,恶心得龇牙咧嘴。

他没觉察,当成了默认,于是兴致勃勃地“再来一次”。

她又感到疼痛,但没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他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笑嘻嘻地问:“昨晚好不好?”

“什么好不好?”

“呵呵,你觉得好玩不好玩?”

她见他又把手抄本里的语言搬出来了,很不开心。

他发现她情绪不高,好奇地追问:“你昨晚一点没爽到?”

她更恶心了:“你在说些什么呀!”

“我问你昨晚爽到没有。”

“你问这干什么?”

“我想你爽到嘛。”

她不想回答。

他解释说:“我不是那种自私的男人,只想着自己。我昨晚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

她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老说这种话?”

“哪种话?”

“下——流话——

“这怎么是下流话呢?”

“这都是你那个手抄本里的——那个——煤矿工人——说的——”

“煤矿工人说的就是下流话?”

“怎么不是呢?他是一个——那个——犯罪分子。”

他呵呵笑起来:“犯罪分子说的话就是下流话?如果他说‘开饭喽’,那我连‘开饭喽’都不能说了?”

她也觉得自己的逻辑有点兜不住水。

他说:“其实那人不算什么强奸犯,刚开始他是强迫的,但后来那女人不是——很愿意了吗?严格说来,他应该算那个女人的性启蒙老师——”

“但是连题目都说他是——那个——”

“题目嘛,当然要搞得耸人听闻一点。那人最后不也没被抓去吗?谁判他是强奸犯了?”

她不想继续探讨手抄本,更不想听到“强奸”两个字:“我不管他是不是那个,反正我不喜欢听那种话。”

她生怕他会生气,会说她装,或者把她赶走。

但他只楞了一下,就回答说:“你不喜欢听,那我就不说啰——”

他果真不说了,又开始忙上忙下。

她心情大好。

他们之间因为是女追男,所以她一直有点怕他,觉得他能接受她已经是很看得起她了,似乎稍不如意,他就会把她拒之门外。现在看来他也不像她以前想象的那么容易生气,那么容易得罪。她说她不喜欢什么,他也能唯唯诺诺照办,跟那些男追女的没什么两样。

但她有种直觉,他之所以能对她唯唯诺诺,俯首称臣,是因为他有求于她——他想做那事,就只好对她让步。

其实即便他不让步,她也会让他做那事,因为她怕失去他,怕他误以为她不爱他,但他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以为不顺着她的意思,她就会离开他。

太好了!以后也不能让他知道她那么害怕失去他,要让他以为她是个很霸道的人,如果他不听她的,她就不让他做那事,甚至还会离开他。

那样他就会服服帖帖听她的。

虽然她觉得这可以算是耍手腕,但她太希望有点什么能抓住他的心了,只好耍手腕。

忙完之后,他躺了一会,很不情愿地起了床:“唉,刚好今天第一节就有课,不起来不行。”

“那你快起来吧。”

“你几时走?”

“下午走。”

“今天就走?”

“明天有课。”

“你怎么总选个有课的时间跑来呢?周末来不是能多呆几天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怕周末来——找不到你的人。”

“怎么会找不到我的人呢?”

“你周末不回家?”

“我回家干嘛?”

“看你父母啊。”

“那要到寒暑假才会回去嘛。”

“难道你周末就守在寝室里,哪里也不去?”

“如果你要来,我怎么会跑外面去呢?”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权把他定在寝室等她了,不由得兴奋地说:“那我以后就周末来。”

他也很开心:“就是嘛,周末来就不用这么匆匆忙忙往回赶了。”

正说着,上课铃响了。

他说:“打上课铃了,我先去教室露个面,把学生安置好了就回来,你接着睡。”

他拿着饭碗水桶什么的跑掉了。

她老早就要上厕所了,等他一走,马上穿戴起来,到宿舍尽头去上厕所,然后回到寝室,脱了外衣,又钻进被子。

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把稀饭馒头放在桌上:“我给你把早餐打回来了,洗脸漱口水也打回来了,你就在寝室里洗漱吃早饭,吃完了不许到处跑,就在床上等我,不许穿衣服——”

她问:“你从课堂偷跑出来的?”

“嗯,我让学生自己看书呢。”

“学校领导知道了不说你?”

“怎么会让领导知道呢?我现在就回课堂去。”

他跑回教室去了,但好像才去了眨个眼的功夫,又跑回来了。

她刚刚漱洗完,正在吃早点。

他搓着手说:“还没吃完早点?你怎么这么慢?”

“要那么快干嘛呀?”

“我待会还有课嘛。”

“有课你就去上啰。”

“但我想先上你再上课呀。”

她被这个“上”字恶心到了,有点不快地说:“跟你说过了,别用这样的字眼儿。”

“那样的字眼儿?”

她说不出口,但他悟到了:“你不喜欢听这个‘上’字儿?好,那我不用这个字儿了,你喜欢我用什么字儿呢?”

她想了一会,没什么字儿好用的,便说:“什么字儿都不用。”

“那就什么字儿都不用。”

她又尝到一次颐指气使的乐趣,觉得他太可爱了,便不再为难他,放下手中的馒头。

他跑去拴上门,回到床边解她的衣扣:“吃个早餐还穿这么正规?”

“刚才出去上厕所了。你上课没走神吧?”

“想到你赤裸裸地在床上等我,还能不走神?”

“那你没说漏嘴吧?”

“没有,就给学生说了一下:你们自己看书吧,我现在要回寝室了,我女朋友脱了衣服在床上等我呢。”

她大吃一惊:“什么?你这样说了?”

“是啊。”

“你怎么能这样说?”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不是我的女朋友?”

“我是,但是——”

“难道你不是在床上等我?”

“但是——你不能把这样的事拿到教室去说呀!”

他有几分邪气地盯着她赤裸的上身:“哈哈,看把你吓得!”

她知道上了当,赶快钻进被子里去。他也钻进被子,把手伸到她那里探一下,有几分遗憾地说,“又干了。”

她赶快声明:“我刚上了厕所的,都擦了——”

他爱抚一会,再探,沮丧地说:“还是对我没反应。”

“那你呢?”

“我经得起你检查!”他抓起她的手,让她检查,有几分得意地说,“看见没有?我喜欢你,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随时随地经得起你检查。但你就不是——”

“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从桌子上拿起那个手抄本:“还是看黄书吧。”

“我不看。”

“那我念给你听?”

“别念,别念。”

“那我讲给你听吧。”

“你看过?”

“肯定看过啰。”

“你不是经得起检查吗?干嘛还要看黄书呢?”

“呵呵,男生哪有不看黄书的?大学四年,黄书看得比教科书还多——”

“难怪你这么黄——”

“你肯定看了四年的琼瑶。”

“怎么了?”

“难怪你这么傻!”

29 responses to “艾米:越界(9)

  1. 感冒也能抢沙发!:)运气就是好啊!

  2. 地板

  3. 第二!太兴奋啦!

  4. 接了个电话,没抢到沙发,这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

  5. thanks Ai Mi!

  6. “她也觉得自己的逻辑有点兜不住水。”
    艾米,你笑死我了。
    每一集都要看几遍,艾米的一支笔啊,怎一个妙字了得!

  7. 两个宝宝爱吃汤圆不?太奶奶看元宵节晚会不?呵呵,想念并祝福ing!

  8. 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
    祝艾园朋友元宵节快乐!

  9. 王莙中了琼瑶的“毒”,王世伟中了黄书的“毒”:)不过还不错,王莙能告诉王世伟她的感受,这应该有助于王世伟改善在床上和床下的表现。王世伟似乎还算个可造之才:)

  10. 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

  11. 孤云出岫LY

    喜欢艾米的新包包,大爱艾米的妙笔生花!

  12.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3. 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龙年发大财!:)谢谢好文。

  14. 又有人来抖乱了,所有comment 都点了unlike。

  15. 看到王世伟上下开工,也没能让王莙“高潮”,突然想到以后,会不会有个人真的让王莙高潮啦?!哈哈,纯属瞎猜。。。。嘿嘿

  16. 謝謝艾米!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

  17. 看来做爱时使用什么词汇很重要,虽然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但“爽到”就比“飞”之类的词差多了,浪漫的女生不爱听。

  18. 男女主人公都刚大学毕业,应该是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据说男人18到25岁是性欲望最强烈的时期,男主似乎印证了这一理论,上课前做一趟,下了课又做一趟,昨晚还做了一趟,如果不是女主马上要走,可能还会再做几趟。

  19. 现在的大学男生不用看黄书了,直接看AV,所以“仓老师”大行其道。

  20. 王世伟(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诗意,往好了说是直白,往差了说是粗俗,所以不能激起王莙的“性趣”。

    王莙和王世伟结婚,会不会是因为弄出人命来了?

  21. 我周围的男生黄书、黄杂志看得明目张胆,女生看得偷偷摸摸。
    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

  22. 用我们这些结婚多年的人的眼光来看,王世伟的言行并不出格,使用的词汇也不算最黄的。但在王莙这个初次经历男欢女爱的人看来,就太出格了。

    呵呵,“男欢女爱”这个词用在这里很贴切,男的注重“欢”,女的注重“爱”。

  23. 我觉得王世伟还是真心喜欢王莙的,以前是觉得高不可攀,所以根本不敢追,找了个与自己条件相当的去追。现在因祸得福,得到了王莙的青睐,自然喜不自胜。

  24. 真好看

    祝艾黄一家元宵节快乐.

  25. 十年忽悠说的好搞笑!

  26. 男人大概都有过一天做几趟的英雄年代,等到人老了,回首往事,真是不胜唏嘘啊!

    好汉不提当年勇。

  27. 那时候中琼瑶的“毒”的不止王莙一个,我们宿舍五个女生都中了,一个不拉!艾米这支妙笔太神了!!

  28. 黄书里的女主一般都被描写得和那个农村妇女一样,反抗着反抗着就喜欢上侵犯她的人了,估计大多是男作者写的。

  29. “难怪你这么黄——”
    “难怪你这么傻!”

    ———–哈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