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越界(12)

王莙挣脱了王世伟抓她“玩球”的手,低声说:“我去倒水。”

她把那盆给他洗了脚的脏水端出去倒了,一抬头看见对面李老师的爱人正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炒菜,孩子又在大声嚎哭。

李老师家的炉子就摆在门外走廊上,矮矮的,坐上了锅,还没半人高。李老师的爱人像在练骑马蹲裆功一样,直着上身,弯着两腿在那里炒菜,手里抱着的孩子的头冲着炉灶的方向。

她看得两腿发软,生怕李老师爱人一失手把孩子掉锅里了。她把手里的盆子往地上一放,跑到对面,对李老师爱人说:“我帮你——炒菜吧,你哄孩子。”

李老师爱人感激不尽:“太谢谢你了! 我油盐都放好了,你就翻着炒,别让菜糊了就行。”

她接过锅铲,在锅里翻来翻去。

李老师爱人说:“我炒咸菜放了辣椒,有点呛人,我小宝可能是被呛哭了,我到里面去哄她。”

“你进去吧,这里有我呢。”

李老师爱人把孩子抱屋子里去了,可能又在使劲抖,因为孩子的哭声像歌星们拖长的尾音——颤颤的。

等她做完活雷锋跑回来,看见王世伟已经躺被子里去了,脱下的衣裤扔在椅子上,她猜到他现在肯定是一丝不挂。

他问:“你跑哪儿去了?”

“对面李老师爱人抱着个小孩在炒菜,我去帮她一下。”

“快到床上来!”

“这么早就睡觉?”

他压低嗓子叫道:“你到底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啊?”

她磨磨蹭蹭地走过去,被他一把抓到床上去了。

他解她的衣扣,她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只好由着他,为了掩饰尴尬,便在那里东扯西拉:“我今天来找你的时候,你门关着,我还以为你和——宗家瑛——躲在里面呢——”

他皱着眉头说:“说好了不提她的。”

“是说好了不提她,但我听说她跟那个老莫——吹了——”

“是吗?活该!”

她见他这么幸灾乐祸,放心不少,坦白说:“我还怕她会回头来找你呢。”

“她找我干啥?”

“吃回头草啰。”

“哼哼,回头草就那么好吃的?”

“她要吃,难道你还不让她吃?”

“哼,这种女人,倒贴几百两银子我都不会要。”

她见他这么坚决,心里很高兴。

他也很开心:“呵呵,我咒得好灵吧?说她会被那个男人玩腻了甩掉,果然就被甩掉了。”

“你咒她了?”

“不该吗?”

“你这么恨她?”

“不该吗?”

“该,不过我觉得像你这么恨她,就说明你还没忘记她。”

“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心一沉,脱口而出:“原来真是这样啊?”

“真是哪样?”

“大姐大说男人一辈子都忘不了初恋,后来的人——都是替代品,要打折的——”

“大姐大是谁呀?”

“就是以前我们寝室的那个——裴小宝。”

“噢——是她呀?她不是跟我们系里老穆——有一腿吗?那她不是——‘后来的人’?”

她一直以为大姐大和老穆的事就她一个人知道,没想到连二班的他都知道个七七八八,惊讶地说:“你也知道她和老穆的事?”

“公开的秘密。”

她真为大姐大捏一把汗。

他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在生气,忙解释说:“我说的一辈子不忘记,不是爱,是恨。”

“你为什么——这么恨她呢?”

“因为她把我伤得太狠了。”

“她怎么伤你了?”

“我们都订婚了,在村里开了订婚酒宴,我爹妈还给了她彩礼,全村子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事了,结果她跑去跟了那个二婚头,叫我还有什么脸面回村里见人?”

“那你以后就不回村里了?”

“回!”他使劲搂搂她,“现在有了你,我就有脸回村里见人了。”

“为什么?”

“因为你比她强一百倍!”

她心里五味杂陈,他这么看得起她,还是很让她高兴的,但怎么又觉得自己成了他向宗家瑛讨还血债的武器一样呢?

看来真的要做初恋才行,不然怎么都逃不脱“为人争光”“替人报仇”的下场。

凸显裴小宝同志伟大光荣正确啊!

但是她这辈子好像做不了初恋了,即便她现在重新找一个,也很可能是有过女朋友的,即便她以前就在追过她的那几个里面挑一个,也很可能是有过女朋友的。比如那个“市长的儿子”,要是没谈过几个女朋友,那真是太阳从西边出。

只怪她那时胆子小,不然的话,大学第一年就去跟王世伟挑明,那就稳坐“初恋”交椅,还有宗家瑛什么事?

她兀自在那里心潮澎湃,他已经把她脱了个精光,但没把她放倒,而是把自己放倒了,仰躺在床上,招呼她说:“来,坐上来。”

“坐——坐哪?”

“坐它上面啊。”

“会不会——压断?”

他苦笑着说:“不是叫你坐它身上,是叫你——”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死活不肯。

他拽她,把她拽得趴在了他身上:“快坐上来呀!”

“我——不会。”

“这有什么会不会的?把它抓住,对准你那里,坐下去就行了。”

她一动不动。

他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动手,抓住自己那玩意,想放进她那里去,但怎么都不得其道,急得哼哼的:“哎,我在下面使不上劲,你自己把它放进去嘛。”

她鸡皮疙瘩直冒,前几次让他把那玩意放进去,就已经冲击了她的极限,现在居然要她自己把那玩意放进去,她是打死都不肯的。

她把头死死埋在他胸上。

他在下面忙活了半天,没能奏效,只好叹口气说:“哎,我脚踢伤了,你也不配合一下。”

“你脚踢伤了,就不——那个嘛。”

“那能行的?”

他把她放平躺下,自己爬起来,咕咕哝哝地说:“还是得我来,你是享受型的。”

她心说,什么享受型啊,我是受罪型的!

他一时趴着,一时跪着,一时半趴着,一时半跪着,一时左趴,一时右跪,总算找到一个不会碰到伤脚的姿势,然后开始左冲右突。

她又感到疼痛,但咬紧牙关忍耐着。

他一个不慎,碰到了伤脚,疼得“嘶嘶”吸气。

她借机说:“你脚疼就算了吧。”

他不回答,“嘶嘶”了一阵,又继续忙活。

她真搞不懂他,这事儿到底是神奇在哪里?怎么可以让他这么舍生忘死?革命英雄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她可以理解,人家那是为了革命事业,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明知道会疼,还跑来受罪?

真是何苦啊何苦!

她熬啊熬,终于熬到了头。

他伏在她身上大喘气。

等他喘匀了,她小声说:“下去躺好了睡吧。”

他翻到一边,又碰到了脚,“嘶嘶”地吸气。

她从床上爬起来,往盆里倒了些水,把两腿间洗了一下,感觉好多了。然后她想起他那里一定也是湿漉漉粘糊糊,想到他待会肯定要“再来一次”,决定给他也洗一洗,不然跟玉米棒子没什么两样。

她拧了个毛巾,走到床边,有点犹豫地揭开被子,看见那堆乱草丛中,横趴着那个异物,其貌不扬,萎靡不振,上面沾着一些白糊糊的东西。

她用毛巾轻轻擦洗。

他哼哼着,很受用的样子。

擦着擦着,那家伙就不老实了,很神气地立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愣在那里。

他呵呵笑起来:“谁叫你撩拨它的!”

“我没有呀——”

“还没有?你把它拨拉来拨拉去,还用热毛巾敷它,它哪里经得起你这样撩拨!”

她赶快把毛巾扔盆子里去了。

他半坐起来,坏笑着问:“还想要吧?”

“想要什么?”

他指指那家伙。

她嗔道:“别瞎说了。”

“别不好意思嘛,又不是外人,想要就直说。”

“这不是什么不好意思——“

“你呀,就是喜欢装。”

她生气了:“我装什么?都快疼死了——”

他见她生气了,不敢再调笑,伸开两臂:“别站那里呀,过来,让我抱抱,抱抱就不疼了——”

她的气一下就消了,走过去钻进被子,钻进他怀里。

他搂着她,爱抚她的两个乳房,她觉得很舒服,连下面的疼痛感都减轻了许多。

他伸了一只手到下面,在她两腿间轻轻抚摸,也很舒服。

他问:“还疼不疼?”

“好多了。”

“是哪里疼啊?里面还是外面?”

她想了想:“都疼。”

“可是我已经很轻了呀!”

“我知道。”

“还是因为你没水,没水就没有润滑剂,当然疼。太干了的时候,连我都觉得拉扯的疼呢。”

她不解:“你也疼,那你干嘛还要——那个呢?”

“嘿嘿,没办法,就是想做。”他好奇地问,“你一点都不想?”

她坦白说:“我想你,但是不想——这个。”

“这就怪了,那你想我到底是想什么呢?”

“想和你在一起,和你说话,看见你,听见你——”

他叹口气:“你还是琼瑶的书看多了。以后不许看琼瑶的书了,只许看我给你找来的书。”

“黄书?”

“启蒙读物。”

她见他说得那么一本正经,忍不住笑起来。

两个人搂着睡了一会,她听到外面好像有嘈杂声,看了一下手表,五点多了,应该是食堂开饭时间到了。她想起他脚踢伤了,走路不方便,决定自己去食堂打饭。

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穿好衣服,打开他的抽屉,找到饭菜票,拿上两个搪瓷碗,到食堂去打饭。

周末,食堂里打饭的人少多了,黑板上的菜名也少多了,就两个,一个炒萝卜,一个炒白菜。她一样要了一个,端出来一看,都是清汤寡水,惨白惨白的,一看就是少油没盐的那种。

她端着两个碗往寝室走,路上碰见李老师的爱人,把孩子用布兜子背在身后,一手提着个塑料桶,另一手提着个热水瓶,正往食堂方向走,看见她就站住和她说话:“你们在食堂打饭吃?”

“嗯。”

“周末的菜最不行了,怎么不去外面餐馆吃呢?”

“他——脚不方便。”

“呵呵,上餐馆又不是用脚吃饭。”

“但是他走路不方便。”

“那才几步路啊?还没操场远,他操场都能走去,餐馆反而走不去了?我猜他是没钱请你上餐馆了。”

“是吗?”

“他每个月的钱都是欠欠乎,请谁吃顿饭,就要问我们老李借钱,不然熬不到发钱那天。”

“哦。”这个她可没想到。

李老师爱人解释说:“踢球费鞋啊,像他那样天天踢,几天就能踢坏一双鞋,买一双鞋,半个月工资就没了——”

她听得好心疼,当即决定下次要买双球鞋带给他。

20 responses to “艾米:越界(12)

  1.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2. 老二吗?

  3. 难得如此靠前,未读先冒泡,谢谢艾米!

  4. 那个舍生忘死笑死人了。帅哥这么拮据,没想到。遇到这么爱他的姑娘,真是运气!几天就能踢坏的鞋,都是质量不好惹的祸。

  5. 真好看, 謝艾米

  6. 坐地板上慢慢享受!

  7. 王莙心眼挺好的,心疼小孩子,帮李老师爱人炒菜。王世伟得到她的爱真是有福气。

  8. 看来我的电脑不准我冒泡了!跟帖咋不见了呢?

  9. 艾米真是妙筆生花.

  10. 王世伟说王莙比宗家英强一百倍,又很紧张王莙,坏马应该吃不成回头草了。不过,十年忽悠说得有道理,宗家英可能不会来吃回头草的。

  11. 孤云出岫LY

    王世伟才是享受型的,是王莙的启蒙老师。

  12. 看郁闷了,这个帅哥怎么回事,爱的一点没帅起来!

  13. 李老师爱人现在的生活,就是王莙今后生活的写照——如果她分配到王世伟学校来的话。

  14. “李老师爱人把孩子抱屋子里去了,可能又在使劲抖,因为孩子的哭声像歌星们拖长的尾音——颤颤的。”

    ——神笔!写哄小孩的多着了,但写得这么传神的,还没几个。

  15. “她真搞不懂他,这事儿到底是神奇在哪里?怎么可以让他这么舍生忘死?革命英雄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她可以理解,人家那是为了革命事业,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呵呵,男人应该看看这段,才知道青涩的女朋友是怎么看待他的性欲的。

  16. 她心里五味杂陈,他这么看得起她,还是很让她高兴的,但怎么又觉得自己成了他向宗家瑛讨还血债的武器一样呢?

    ————————-
    写得真好!这个高兴不完全是王莙希望的那样,所以她有些狐疑、迷茫,她希望的是像情诗一样的男朋友,但王世伟目前显然不像。

  17. 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家务,真不是人干的活:)

  18. 如果没有浪漫而坚贞的爱情,生活在王世伟这个学校里,可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啊,伙食差,工资低,居住条件也不好,他的前女友跑掉,真是一点也不稀奇。

  19. “他把她放平躺下,自己爬起来,咕咕哝哝地说:“还是得我来,你是享受型的。””

    ——虽然在我们看来王世伟比较自私,比较没情趣,但在他自己看来,他还是很爱王莙的,连做爱都是为了让她享受。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