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越界(13)

李老师爱人说:“快把饭端回去了,拿水桶来打热水吧,过一会就被学生打完了。”

“在哪里打热水呀?”

“就在食堂后面,有个开水房,开水热水都在那里打。”

“好的。”她端着饭菜匆匆回到寝室,拿了提桶和水瓶,到开水房去打水。

她到那里的时候,李老师爱人还在那里排队,见到她就叫:“到这里来,我给你占了个位置的。”

她厚着脸皮挤进队伍:“谢谢你。”

“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

“我姓王,叫王莙。”

“你也姓王啊?那你不该找王老师——”

“怎么了?”

“同姓不能结婚的。”

“为什么?”

“同姓是一家嘛。”

“但是——他是B县人,我是E市人——”

“不管是哪里的人,天下王姓是一家,都是一颗菜上的。你可别觉得这是封建迷信,我认识的同姓结婚的,没有一个善终的。”

她不想跟李老师爱人辩论这些,便问:“请问您贵姓啊?”

“我姓赵,你叫我小赵好了。”

正说着,轮到她们了,小赵指点她说:“这两个龙头是打开水的,你把热水瓶接在那个龙头下就行了。”

小赵说完就弓下腰去自己那边的龙头接水,把她看得心惊肉跳,生怕小赵背上的孩子会一头撞在墙上。

打了开水,小赵又带她去打热水,在开水房里面,有个热水池,是个很大的水泥砌的圆柱形容器,比她人还高,直径大概有一米多。热水池边上有一圈半尺宽的水泥台子,有个男生正从那个台子上跳下来,差点滑倒。

小赵说:“周末只烧一锅水,一下就打完了。”

“那怎么办?”

“不要紧,还有我们的份,但是要爬上去用舀子打,因为水位已经落到水龙头以下去了,从龙头那里放不出水来。”

她看了一下那水泥台子,有半人高,想到小赵背着个孩子不方便爬台子,只好自己出马:“我爬上去打吧,你背着个孩子,不方便,可别一弓腰,把孩子给泼到水池里了——”

“好的,今天劳烦你了。”

她费劲地爬上水泥台,探身看了一下装热水的容器,应该有一米多深,上面是圆柱体,底部是圆锥体,像口大锅一样。热水池里的确不剩多少热水了,圆柱体部分都空了,只在那个圆锥体部分有水。她拿起那个木舀子,踮起脚,把大半个身子都探进水池里去,才舀到半舀子热水,费力地提上来,倒进小赵的桶子,然后又探进容器里去舀。

她倒挂金钩般地挂在水池上舀水,生怕哪个恶作剧的从后面把她的脚一拉,那就完蛋了,她肯定头朝下掉进热水池里去,不烫死也会被烫个大花脸。

此时此刻,才深刻体会到D大开水房的仁慈啊!

她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地倒挂金钩,把大半个身子探进热水池,舀了个气喘吁吁,才把两个桶装满。

热水池那里没台阶的,上去已属不易,下来就更困难,她只好学那男生的样子从水泥台子上跳下来,差点崴了脚,惊魂未定地提起热水和开水,和小赵一起往寝室走,走不到一半,两人就放下桶子和水瓶歇气。

小赵抱怨说:“男人就是这么放得下,家里又是孩子又是家务,他就可以像不知道似的,只顾踢自己的球,不到天黑不着家。”

她不敢接腔,因为罪魁祸首是王世伟。

小赵接着控诉:“刚结婚那阵还行,他周末给学生补课,晚上就做家教,多赚不少钱。自从他踢开了球,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课也不补了,家教也不做了,成天就是踢球,好像自己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似的。”

她小心建议说:“可不可以跟他谈谈,叫他——少打点球?”

“怎么没谈呢?谈一次吵一次,还威胁我,说不让他踢球就离婚,我看孩子的份上,也懒得谈了。嫁了爱打球的人,活该当足球寡妇。”

两人歇了两次,终于把水提回了家。

他还在睡。

她用了一半热水,擦了个澡,然后去叫他:“喂,你也起来擦个澡,不然水冷了——”

“我都是洗冷水的。”

“但我已经把热水都打来了,何必浪费呢?”

他睡眼惺忪地问:“你去打热水了?”

“嗯。”

“怎么不等我去打呢?“

“你脚疼么。”

他好像才想起自己的脚踢伤了:“哦。”

她催促说:“快起来吧,洗了好吃饭。”

“ 你把饭也打来了?”

“嗯。”

“你真是太能干了!”

“你脚受伤了嘛。”

他借势一歪:“我脚受伤了,你帮我洗吧。”

她无奈,只好绞了几次毛巾,帮他上上下下擦洗了一下,但每次都避开了要害部位。

他赤身裸体半躺在床上,享受她的服务,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嗔道:“看什么?”

“看你。”

“看我干什么?”

“喜欢看么。”

她心里很滋润,脸上不表露:“好了,洗完了,穿衣服吃饭吧。”

“先吃你再吃饭。”

她楞圆了眼睛:“你又要吃——啊?刚才不是——吃过了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难道刚才吃过了现在就不能吃?”

正纠缠不清,听到有人敲门,是小赵:“小王,我给你们送咸菜来了,食堂的菜没油没盐的,不下饭。”

他嗖地一下钻被子里去了。

她跑过去开门。

小赵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端着一小碗咸菜:“我见你们没去上餐馆,就盛了点咸菜给你们送来。”

她接过咸菜,千恩万谢。

等小赵走了,她关上门,把咸菜放在桌子上,叫他:“快起来吃饭吧,不然都凉了。”

他披了件衣服,坐床上吃饭,胃口极好,狼吞虎咽。

她吃着食堂的炒白菜,感觉难以下咽,全都是她不爱吃的梗子,又没炒进油盐,寡淡的。

幸好有小赵端来的咸菜,辣辣的,很下饭。

她决定下次来的时候带些咸菜和罐头来。

吃完饭,她把碗拿到水池边去洗了,返回寝室,发现他又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见到她就叫:“快过来快过来!”

“刚吃过饭——”

“我叫你过来休息,你理解到哪里去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走过去躺在他身边。

他搂住她,得意地笑:“呵呵,上当了吧?”

她知道他一门心思全在这上头,躲是躲不过去的,也就由他去了。

他边脱她的衣服边许诺:“这次我一定要让你爽到。”

她的眉头不听使唤地皱了起来。

他改口说:“好,不用这个字,这次一定让你——高潮,这么说可以吧?”

她还是觉得很难听。

“这么文雅的词都不行?那用什么词呢?”

“不用词可不可以?”

“不用词那不成了哑剧了?”

“就哑剧不行吗?”

“好,哑剧就哑剧,待会你可别自己忍不住叫起床来。”

他说完这句,就真的演起哑剧来,一声不吭地在那耕耘。

她仍然觉得疼痛,但还在忍受范围内,便闭上眼睛隐忍。

他耕耘一阵,就停下来,惊叹道:“好险啊!刚才差点控制不住射了!”

她现在连眉头都懒得皱了,皱了这个词,他又会冒出那个词,如果她对他嘴里冒出的每个手抄本词汇都皱眉头,那可真要把眉毛拧成麻花了。

他趴一阵,把气喘匀了,又开始耕耘。

过一会,又出现一次险情。

他又趴下惊叹一番。

气喘匀了,又接着耕耘。

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仿佛没有尽头。

好在她也不是那么撕心裂肺地疼了,咬咬牙,可以对付。

他终于忍不住了,喘着气问:“来了没有?”

她不懂:“谁来了没有?”

“你呀。”

“我?”

“我是问你——高潮来了没有?”

她这才想起他刚才的诺言,看来他这次真的要等她高潮来了才会罢休。

问题严重了!

她还真搞不懂什么是“高潮”,只好回忆黄书的情节,虽然那里面没提“高潮”两个字,但她无师自通地认为那个农村妇女说的“我丢了”就是高潮,因为那妇女每次都是到了“丢”的时节就表现最狂乱最淫荡,满嘴污言秽语,“哥哥”“大大”“好爽”“干死我”一阵乱喊。

她想模仿那个农村妇女,让他相信她高潮了,那样他就会结束战斗,但她没法说出那些污言秽语,只好学那些能学的,比如抱紧他,用腿夹住他,把气喘重点,用指甲刨他的背之类。

她壮起胆子试了一下,还挺奏效。

他好开心:“你来了?你来了?啊,终于让你来了!”

他最后那几下真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幸好她抱紧了他,不然真可以把头或者背撞伤。

当他带着胜利的微笑瘫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觉得他的心脏都要爆炸了一样,跳得那么响,她听得清清楚楚,震耳欲聋。

第二天中午,两人到校外的小餐馆去吃饭。她特意点了两个带肥肉的菜,一个回锅肉,一个红烧肉,她自己只吃里面的配料,再用菜汁拌饭,把肉都让给他吃。

吃了一会,他看出来了:“你不吃肥肉,干嘛点回锅肉红烧肉呢?这两个菜都很肥的。”

“我不知道啊。”

他想了想,夹起一块肉放到她碗里:“你不吃肥肉,就把瘦的啃了,肥的给我。”

她推脱说:“我不吃这种沾了肥肉的瘦肉,我只吃净瘦肉。”

他无奈了:“下次记得别点这两个菜了。”

吃差不多了,他抢着去付账。

她发现了,连忙跟了过去,看见他正在数饭菜票,不禁好奇地问:“这里也收饭菜票?”

“嗯。”

老板解释说:“我照顾学校师生,饭菜票也收的。”

“你收了这些饭菜票干嘛呢?”

“我卖回给食堂啊。”

“哦。”

他解释说:“饭菜票在这里是一块当八毛用。”

她立即从老板手里把他付的饭菜票都夺了回来:“我用钱付吧。”

他还坚持要付饭菜票,被她坚决制止了:“你把饭菜票都用掉了,还得去买,那不是白白多交20%吗?”

老板说:“还是你女朋友会算,就付钱吧,我也喜欢钱。你们食堂的人难缠得很,饭菜票掉个角他们就不收了,该我亏本。”

从餐馆出来,他一直低头走路,情绪不高。

回到寝室,她问:“怎么了?不高兴?”

“不是,觉得自己很没用。你这么远跑来,我连顿饭都招待不起,还要你掏钱请我吃饭——”

“我们不是说了不分彼此吗?”

“是不分彼此,但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她小声说:“我什么都不要你给,只要你把——爱给我就行了。”

他发誓说:“我把爱全都给你。”

“一辈子?”

“一辈子!”

25 responses to “艾米:越界(13)

  1. 孤云出岫LY

    1

  2. 抢沙发

  3.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4. 舀热水那段真是提心吊胆。。。

  5. 第三?
    艾米辛苦了!

  6. 3楼

  7. 看来王世伟还不算太自私,还是想着要让王莙高潮的,可惜没找到正确的方法……

  8. 地板?

  9. 王世伟也有他可爱的一面,现在时时在为王莙考虑了。

  10. 帅哥越来越有爱的感觉了,还行嘛!
    窑热水那段真吓人,日久经天的不知女主角还受不受得了啊!估计这两个人现在都在国外了吧,也是逼的,起码说这里吃饭打热水这些基本问题是不愁了。

  11. 期待王世伟的转变。

  12. “同姓不能结婚的。”

    ——我家乡也有这个说法。我姨外婆和姨外公就是同姓,当年家里的长辈不同意他俩结婚,后来是通过部队的领导才把事情解决了。现在两人都很健康,而且恩爱了一辈子。

  13. 王莙真是个好姑娘,不光从她对王世伟的言行,还有她对小赵的关心帮助都能看出来.王世伟得到她的爱真是好福气.

    王世伟忍着自己不高潮,带着受伤的脚也要让王莙高潮,说明他还是很在乎王莙的.期待他让王莙真正高潮的那天.

  14. 我家那里对同姓结婚也有说法的。姓李的在我们那里很多。如果遇到都是姓李的,都会问,是哪里的李。就是前面一般加上地名。如果是同一个地方的李,说明关系比较近,有可能是同一族,最好不要结婚。

  15. 这里有三个女人,对B县中学的艰苦生活有着不同的态度:

    1、李老师爱人,与B县老师结婚了,发现丈夫诸多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但已经没了退路,只能听天由命,做“足球寡妇”。

    2、王世伟前女友宗家瑛,故事里没直接描写,但可以猜得出,受不了B县中学的艰苦生活,从李老师爱人身上也看出自己的未来就是“足球寡妇”,于是甩了王世伟,奔D市而去。

    3、王莙,虽然体验了B县中学的艰苦,而且从李老师爱人身上看到了黑暗的未来,但因为心中有爱,丝毫没觉得自己前途暗淡,而是积极改变艰苦生活(决定给王世伟买鞋,买咸菜等)。

    如果王世伟哪天背叛了王莙,不知道她会如何看待自己当初的“爱情高于一切”?

  16. 在王莙看来,王世伟老想着那点事,但说不定王世伟是因为自己没别的可以奉献给她,只好力所能及的让她在床上快活一下。

  17. 想起我们大学时,打一热水瓶的水,又要洗脸,又要洗屁股,又要洗脚,很艰苦。

  18. 反正不管是爱情高于一切还是爱情低于一切,都可能遭遇背叛。好像艾米说过的吧,不如先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帅哥拿来“用一用”。

  19. 看了这集,对王世伟的好感值有所上升。
    说到大学时打热水,我前两年住6楼,要是洗澡的话,得提一大桶热水上6楼。班上有位女生还在接开水时烫伤了大腿。记忆深刻。

  20. 大学时打热水的情景真是历历在目,中午下了课先回寝室的人放下东西拎了暖壶就直奔水房,一人能拎四个(出水口少,热水又有限),现在想想我们这些女生可真是强悍哪!

  21.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学校食堂的饭票也可以拿到附近的饭店当钱使用,跟王世伟学校外面饭店不同,当时是可以等价使用的。

  22. 艾米说的那个“爱得也帅”的哥,会不会就是王世伟啊?现在爱的是不怎么帅,但似乎有帅起来的趋势。

  23. 十年忽悠 | 02月 15, 2012 @ 8:57 上午 |
    在王莙看来,王世伟老想着那点事,但说不定王世伟是因为自己没别的可以奉献给她,只好力所能及的让她在床上快活一下。
    有同感。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