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1,附剧透)

第十一集

这部剧的前十集,我是在youtube上看的,从十一集开始,我转到letv(乐视),发现这两处的剧集有所不同,“乐视”上播的,每集的开头都重复一下上一集的内容,大概是为了帮助观众衔接前后剧情。

所以这一集开头又出现李健康和静秋在屋外水管那里相遇,李健康摔盆子发静秋脾气,静秋问为什么,李健康含沙射影地说静秋为了改变命运想嫁队长儿子,而静秋则说了那段名言:我这一生,什么都不能自己支配,唯有感情是我可以支配的,我绝不会为了改变命运付出我的感情,还说山楂花是烈士鲜血染成的,李健康诬蔑山楂花,就是诬蔑为新中国献身的烈士,是诬蔑贫下中农。

这个情节除了静秋的那段名言是原著中有的以外,其他都是编剧加的。

我不明白编剧为什么要加这么个情节,完全是多余的,甚至是有害的,因为这个情节对故事发展没有什么用处,全部删掉都没人会注意到,而加在这里,就使得故事脱离了当时的历史背景。

那是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男女之间很少交往,求爱都是“希望咱俩的关系能比革命同志更进一步”,恋人之间写情书都是“同志”相称,那里会公开吃醋?而电视剧中李健康和静秋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吃醋,一个声明,让人感觉太穿越了。

而且静秋明明知道山楂花是老三送来的,怎么可能堂而皇之地说李健康是在“诬蔑烈士,诬蔑贫下中农”呢?如果她这么会撒谎,她就不用怕这怕那了。

这一集的其他情节基本都是编剧添加的,也存在同样问题,就是不仅与故事发展没什么关系,而且有害。

比如老三和丹娘一家聚餐,两家家长使劲撮合老三和丹娘的事,说孩子刚生那会老三的父亲就使劲要求结成儿女亲家,还说喝了这杯酒,两家就算正式结成亲家了。

面对这一切,老三一点解释都不做,不声明自己已经爱上别人,也不说自己是把丹娘当妹妹看待的,这不是默认了自己和丹娘的事吗?

不仅如此,当丹青说咱俩为了门当户对喝一杯的时候,他竟然真喝了那杯酒,那不就等于答应了这桩“门当户对”的婚事了吗?

他默许了这一切,但事后又对丹娘说他一直把她当妹妹,这就太自相矛盾,也太残酷了点。

原著中的老三是个智商高情商也高的人,他为了父亲的前途,不得不答应了与丹娘的婚事,但他躲到遥远的勘探队里,就让丹娘明白了他的用意,自动退出。到西村坪后,大嫂也曾想撮合他和长芬,但他用丹娘做借口,巧妙地回绝了这门亲事。他因为同情而帮助曹大秀,但当曹大秀的父亲逼着他娶大秀的时候,他很坚决地拒绝了这门亲事。

也就是说,老三是个感情分明的人,不拖泥带水,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他爱的人,他就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感受到他的爱;他不爱的人,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人家明白他的心思,这样就不会拖累人家,也不会拖累自己。

但电视剧中的老三,变成了一个郭靖式的人物,在丹娘这个问题上拖泥带水,祸害三方。如果不是丹娘自己退出,他还不知道要把这三方祸害到什么时候。

不可否认,有些观众就喜欢这种拖泥带水的“烂忠厚”,因为中国文学和影视都惯于制造人为的对立:聪明的人,往往很坏(比如杨康),而不坏的人,往往很笨(比如郭靖)。观众只能从两者中选一个来喜欢,当然只好选后者了。

但实际上,人是可以既聪明又善良,既英俊又深情的,比如原著中的老三。可惜编剧没有把握住这一点,结果落入俗套,塑造出一个现代杨康(丹青)和郭靖(老三)。

这一集另一个败笔是老三看到静秋在扛大包,冲上去痛骂工头,说工头没人性,让这么小的孩子做这么重的活,结果把静秋的工作搞丢了。

这样的情节,除了再次证明老三智商低之外,实在没设么别的作用。

原著中的老三,在对待静秋做零工的问题上,虽然心疼,但处理方式都很智慧。他觉得万驼子不地道,就跟在后面一整天,暗中保护静秋,并提醒静秋防着万驼子;他到工地去看静秋,从来不会跳出来指手画脚,只默默地为静秋买她需要的东西;他多次来看静秋,但从来没让人发现过;他想过把万驼子打一顿,但最终没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

这是一个既深情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爱情给静秋带来损害。

但电视剧里的老三,一再惹麻烦,卖铁锅的时候,他和静秋在路边为钱争执,让李主任看见,说给静秋妈听,害静秋挨一顿骂;在西村坪,他大白天背静秋,被长林看见,吓得静秋胆战心惊;丹娘来队里看他时,说今天要么你答应做我男朋友,要么我从这个悬崖跳下去,他在那种时候,都不知道先稳住丹娘,而是真的让丹娘跳下去,差点搞出人命;现在又冲出来质问工头,害静秋失去工作。

这个人就像一头闯进瓷器店的大象,虽然没什么坏的用心,但却到处惹祸。到该剧的后面,我们还会看到这个人惹出更多的祸事来。

————————————

剧透11(由网友樱落提供)

丹娘家宴请老三一家,虽然丹娘康复了,但仍然装作瘫痪的样子,坐在轮椅上,让丹青推她去吃饭。丹青说你不能装一辈子,丹娘说我从来没想过一辈子,只想让建新哥在我身边能陪多久就陪多久。

席间,两家家长回忆孩子小时候的事,丹娘妈说女儿刚生时,老孙就吵着要结儿女亲家,两家还喝了碰杯酒,说这下正式结成亲家了。丹娘妈说丹娘八岁时,妈妈出差上海给她带回来一包大白兔糖,但她不要,要牛轧糖,把大白兔糖扔了一地,谁都劝不好,还是建新来了才劝好。老三却想起静秋讲她爸爸带她买糖的事,爸爸说女儿给的糖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丹青提议和老三喝一杯“门当户对”酒,老三喝了。

静秋看到老三送来的山楂花,又想起过去那些事,她给老三写了一封信,但没敢寄出去。

丹娘的妈妈搞了两张乒乓球比赛票,叫老三带丹娘去看,刚好静秋在体育馆工地上扛大包,他们在门口相遇,四目相对,但没说话。丹娘问这是谁,老三说没什么。

看比赛的时候,老三恍惚看到静秋在比赛,坐立不安,借上厕所机会跑到工地上,看见静秋正扛着一大袋水泥要上脚手架,他把静秋肩上的水泥拿下来了,放到地上,并责怪工头没人性,让这么小的孩子干这么重的活,结果工头把静秋解雇了。

静秋怪老三把她的工作搞丢了,老三劝她别做零工了,并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给静秋,静秋说不需要他的施舍,把钱扔到地上,跑掉了。但扔钱的时候,把那封信也掏出来掉在地上。老三捡到信,追着静秋喊,你给我写信了,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但静秋把信抢跑了。

这一些都被丹娘看见了。

回到体育馆,丹娘说不想看了,输定了,要老三送她回家。

静秋觉得自己那封信写得不够坚决,重新写了一封,一定要让老三别再来找她,并把信扔进了信筒。

路上,静秋看到妹妹在追打一个男生,回到家,妈妈一问,妹妹说因为穿的鞋是破的,被同学起诨名叫她“破鞋”。妹妹要求妈妈今后别给她穿破鞋了,宁可光脚也不穿破鞋。妈妈赶着来做鞋,静秋劝妈妈算了,因为妹妹脚头重,做的鞋穿不了几天。妹妹问姐姐打零工赚到钱没有,静秋许诺一定要赚到钱。

静秋的哥哥回来了,浑身是伤,妈妈问起,哥哥说是队里烟囱倒了,他躲避时滚到沟里摔伤了,但妈妈知道是被农民打伤的。

老三回到家,弟弟叫他快去参加宴会,因为父亲又升职了。他和弟弟骑车去赴宴,弟弟说这下要搬到省城去了,老三说这些离得更远了,弟弟问起哥哥的那个女朋友,老三抱怨说自己就像砧板上的鱼,一切掌握在人家手里,刮鳞剖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头,对弟弟说:我累了,回家睡觉,你给爸说一声。

静秋要钟萍再让她妈帮忙找零工,但钟萍说现在零工的事都是李主任在管,静秋只好去找李主任,正碰上李主任在流泪,听说她来找工,不仅没给她工作,还抢白她一顿。静秋只好离去,李健康追出来说他妈是在为他的事生气,因为他参军了,接到通知书了。

静秋问李健康为什么参军,李健康说是因为静秋的鼓励,静秋说我没鼓励你参军,李健康说那次叫你选宣传画,你选了一个军人,所以我就要参军,以后好保护你们全家。

2 responses to “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1,附剧透)

  1. 这个李健康,是编剧搞出来的怪物,不男不女,四不像,毫无美感,像个小丑一样。编剧还给他这么多戏,可见编剧的口味如何。

  2. 编剧和导演好像在比赛谁更愚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