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4,附剧透)

第十四集

这集主要写老三静秋解除误会,两人言归于好。

这是原著中最美最动人的几个场景之一,大致过程是老三从长芳那里知道静秋不理他是因为误以为他有未婚妻,于是他带着丹娘的绝交信,在他和静秋相遇的周年纪念日来找静秋,并在那个著名的江边亭子里把丹娘的信给静秋看了,使静秋知道他和丹娘早已分手,误会彻底消除。

下面的情节主要是老三倾诉相思之情,而静秋从听着肉麻到越听越爱听,从死不承认自己爱老三,到最终默认,并让老三拥抱亲吻了她。

原著中这一集有很多著名的情话,比如“每个人都会得相思病的,爱一个人,想一个人,并不是丑事”,“静秋,静秋,你可能还没爱过”,“也许我不是第一个爱你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爱你的人,但我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等到二十五岁”和“等一辈子”的说法也出自本集,当静秋说等一辈子,人都等死了,有什么用的时候,老三说了那段著名情话:就是为了让你相信世界上是有永恒的爱情的。

这是原著中的一个高潮,脉络清晰,线索分明,老三是如何一步一步打消静秋的疑虑和羞怯的,静秋是如何一步一步敞开心扉的,都很清楚。

电视剧虽然保留了原著中大多数动人的情话,但对这些情节却打乱重排,并加了丹娘和静秋为老三“决斗”(比赛游泳)的狗血情节,还加了很多长林长芳的戏,把原著中最著名的浪漫抒情高潮变成了情敌间的决斗和情人间的争吵。

在这一集电视剧里,老三根本不知道丹娘在信里写了什么,他也不是来找静秋解除误会的,而是来替丹娘送信的。他还替长林说媒,说长林是个好人,只是有点倔。当静秋为此生气的时候,他又说静秋在折磨他。

编剧这样一改,老三就更像郭靖了,人老实(没拆开丹娘的信),谦让(替长林做媒),但一点也不聪明智慧(看不出静秋不喜欢长林),全靠人家施舍(如果丹娘不把他让给静秋,他永远都跳不出丹娘的掌心)。

原著中的长林一家都是很聪明善良的人,他们喜欢静秋,也向静秋提出过联姻的事,但既然静秋没同意,他们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硬往上贴。他们虽然一直都在帮静秋,但那只是出于同情和友谊,而不是在讨好未来的媳妇,更说明他们质朴高贵。

而电视剧里不仅让长林一家死死做着联姻的美梦,还在发现老三静秋的恋情之后大为光火,大妈抱怨老三,长芳抱怨老三,长林更是揍了老三一顿,这就把长林一家人的形象都损害了。

—————

剧透14(由网友shanshan提供)

丹娘问,你在山上为什么要救我?你那时知道我是他女朋友吗?静秋说知道。丹娘说如果那天就我一个人堵在山洞里,你还会来救我吗?静秋说会。丹娘问那如果里面是一个坏人呢?你也会救他?静秋说会,即便是一个坏人,也应该给他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丹娘说你嘴皮子果然厉害,难怪孙建新那么欣赏你,听说你多才多艺,你会游泳吗?静秋说会,丹娘说我们来比试比试,看谁先游到对岸,谁赢了谁就跟孙建新好。

静秋不肯比,说我也没想过跟你争,但丹娘一定要她比,并把静秋推下水。静秋冒出头来,没看到丹娘,以为她淹死了,大喊救人。

丹娘已经游到对岸,对静秋喊:傻瓜,我在这儿呢。静秋快游到对岸时,脚抽筋,丹娘把她拉上岸。丹娘说你输了,承认不承认?静秋说我承认。丹娘说但是我决定把他让给你,因为你们两个一样笨。

秋天到了,山楂树上结满了青涩的果实。老三来到长林家,看见长林拿着那个装过小鱼的空罐子在发愣。大妈说老二得魔怔了,静秋送的鱼死了,老二就整天抱着空瓶子发愣。

老三给大妈家买了冰糖和牛肉干,大妈叫长林有空送到静秋家去,老三叫大妈自己也留点,但大妈说自从上次听长芳他们说了静秋家的贫困,她就心疼得不行。长林搬进来一个碗柜,是他帮静秋家做的,就是找不到门上要安的那种纱,老三说交给他了。

丹娘到勘探队来看老三,说她考上大学了,以后再也不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丹娘还说她后来去见过静秋,帮他考察静秋了,还不错,通过了,现在你只属于她一个人了。老三说你也不问问人家属不属于我。丹娘说肯定是因为我的关系影响了你们,我给她写了一封信,你替我转交给她,她看了这封信,就会了解你。老三说我已经没有机会见她了,我们说好不再见面,现在队长的儿子对她很好,她也答应他了,我只要她幸福,就替她高兴。

丹娘说,那太好了,我也不去读那个工农兵大学了,我们继续好吧。老三说你开什么玩笑?丹娘说别吓坏了,我才不会那么傻呢。我经历了那么多,总算搞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了,我和你不是,至于静秋和长林是不是,你和静秋是不是,你心里应该清楚了。你以前总是说一生中有一份真正的爱情,那是很重要的,你把我整明白了,你自己却糊涂了?向前冲啊,美好的未来是属于你的。丹娘给了一封信老三,老三决定去找静秋。

老三到学校去找静秋,看到静秋在扫地,静秋也看见他了,走过来问他什么事,老三说想和你说点事。静秋说有人来了,我们走吧,跟着我,别和我说话。老三一直跟到江对面,静秋说那里没人认识她,比较安全。老三把丹娘的信给静秋看了,静秋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因为丹娘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叫我不要误会你,她真是个好人。她各方面条件都那么好,为什么你不想跟她在一起。老三说爱情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 对丹娘一直没那种感觉,静秋出现后,他就更不可能对丹娘有那种感觉了。

静秋问你今天来看我,就是为了给我看这封信吗?老三说她一定要我把这封信交给你,免得我们之间有误会。静秋说如果丹娘不叫你把这封信交给我,你就永远不来看我了?老三说我们不是有约定吗?静秋说那我现在看完信了,误会解除了,我可以回去了吧?老三拦住静秋,问起长林来过没有,说他提议等勘探队有车时把碗柜带来,但长林不肯,一定要自己背来。老三说长林有时候是有点倔,可是他对你真的很好。静秋转身跑掉了。

静秋妈和妹妹回到家,看见长林长芳来了,马上让妹妹去叫静秋回来。

老三追上静秋,解释说他说长林倔,没有贬低长林的意思。静秋说你太自以为是了,天天对我说长林长林的,是不是把我当个摆设,想送给谁就送给谁?我知道长林对我好,但我不是只要谁对我好,我就要跟他好的。老三很高兴,问静秋是不是没答应长林。静秋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了,都是你在答应他。

静秋说完就跑,老三追上去,静秋说你不是说再不来找我了吗?你们这些纨绔子弟,我已经把你们看穿了,都是出尔反尔,热得快,冷得快。老三说静秋你这样折磨我,是不是很高兴,如果是,我就没办法了。

长林长芳在静秋家吃了面条,告辞要走,静秋还没回来。

老三问静秋是不是真的很生气,静秋说就是不明白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老三说我要是能把你忘了就好了,我多次发誓要忘掉你,但是忘不掉,我多次去看你,还冲动得想去找你,但你给我的最后通牒,又让我把自己拉回来。我答应过你,不做你不喜欢的事。在梦里你倒是不躲我,但我总是够不到你,抓不住你。你不知道我心里多痛,如果你知道,就不会这样对我。

静秋说,我和你一样,每次说要忘了你,但一见到你,就把自己的誓言忘了。老三抓住静秋的手,说我们都太傻了,在折磨对方中折磨自己。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我对你发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抛弃你。

静秋很冷,老三把军大衣让给她,她又把军大衣让给他,然后老三自己穿上军大衣,把静秋包在里面,说自己感到像在做梦,希望这个梦永远不会结束。静秋说我现在还是临时工,以后转不了正,怎么办?老三说不管你转不转得了正,我都和你在一起。静秋说可是你家会反对。老三说如果我们家反对,我会说服他们。静秋说我妈不让我这么早谈朋友,老三说我等你。静秋说能等到我二十五岁吗?老三说能。静秋说你能等到我转正吗?老三说能。静秋说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转正,你怎么能等呢?老三说我一辈子都能等,只要你让我等。你也能一辈子爱一个人的,你只是不自信,但你很漂亮很聪明。我不是第一个爱上你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我是最爱你的那个人。

老三吻了静秋的脸,静秋跑了。老三追上去,抱住静秋。

长林长芳迷路了,刚好来到老三静秋约会的地方,长林看见那两人拥抱在一起看,转身就跑。长芳叫长林,被老三静秋听见,但又没看见人,以为是听错了。静秋说想到长林一家人,就特别难受。老三说等到能公开的那天,他会去向长林一家解释。

长林很痛苦,长芳说静秋老三太没良心,她家对静秋这么好,他们这么偷偷摸摸算什么。但也没地方跟他们论理,是我们自己贴上去的,人家可是一个字都没答应。二哥,你别难过,静秋她配不上你。

静秋很晚才回到家里,对妈妈说是去会西村坪的朋友,妈妈批评了她。

5 responses to “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4,附剧透)

  1. ”原著中最美最动人的几个场景之一“,《山楂树之恋》(21):

    两个人又回到亭子那里坐下,可能刚吃过东西,似乎不觉得冷了。老三问:“还记得不记得去年的今天?”

    她心里一动,他真的是为这个来的。但她不说她也记得,只淡淡地说:“你说有话跟我说的呢?有什么话就快说吧,过一会渡口要封渡了。”

    他好像什么情况都摸清楚了,说:“十点封渡,现在才八点。”他看了她一会,小声问,“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了—-我以前那个女朋友的事?”

    她更正说:“是你未婚妻。”这个词实在是太正规了,但在当地口语里,没有一个跟“未婚妻”相应的土话。如果用“对象”或者“女朋友”来代替,又觉得没到火候,不能体现出问题的严重性。

    他笑了一下:“好,未婚妻,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们早就—不在一起了。”

    “瞎说,你自己对大嫂说的,你有未婚妻,你还给了照片她—”

    “我对她说我们在一起,是因为她—要把长芬介绍给我。她们一家都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好—-直接说不行呢?”他声明说,“但我们两年前就分手了,她—婚都结了。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把她的信给你看。”

    “我看她的信干什么?你不会编一封信出来?”她嘴里说着,手却伸出去了,问他要信。

    他摸出一封信给她,她跑到路灯下去看。路灯很昏暗,不过她仍然可以看出是封分手的信,说老三故意回避她,在外面漂泊,她等了太久,心已经死了,不想再等了,云云。信写得不错,比静秋看到过的那些绝交信写得好多了,不是靠毛主席诗词或语录撑台子,看得出是有文化的,而且是文化大革命前的文化。

    静秋看了一下落款,叫“丹娘”,她脱口问道:“丹娘不是个苏联女英雄吗?”

    “那时的人都兴起这些名字,”他解释说,“她比我大几岁,是在苏联出生的。”

    静秋听说丹娘是在苏联出生的,敬佩得无法,而且一下就把她跟那个拿不定主意爱谁,跑去问山楂树的女孩联系起来了。她自卑地问:“她是不是—好漂亮?长芳和大嫂都说她很漂亮。”

    他笑了一下:“漂亮不漂亮,要看是在谁的眼睛里了。在我眼睛里,她—-没有你漂亮—-”

    静秋觉得鸡皮疙瘩一冒,这种话也说得出口?一下就把他的形像搞坏了,又从“湿裤”公子变回“纨绔”公子了。试想,一个正派人会当着别人面说人家漂亮吗?而且他这是不是算得上自由主义了?当面不说,背后乱说,开会不说,会后乱说,这不是毛主席批评过的自由主义倾向吗?

    静秋知道自己不漂亮,所以知道他在撒谎,肯定是在哄她。问题是他这样哄她的目的是什么?可能转来转去,又回到那个“占有”的问题上来了。她四面一望,方圆几百米之内一个人都没有。刚才还在为这个地方僻静心喜,现在有点害怕自己把自己丢到陷阱里来了。她决心要提高警惕,拿了他的也不能手软,吃了他的也不能嘴软。

    她把信还给他,倒打一耙:“你把她的信给我看,说明你不能替人保守秘密,谁还敢给你写信?”

    他苦笑了一下:“我这也是没办法了,一般来讲,我还是很能替人保守秘密的,但是—-我不给你看,你就不会相信我,你叫我有什么办法?”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说,令她很舒服,好像他在赞颂她的威力一样。她进一步敲打他:“我早就说了,你这样的人,能对她出尔反尔,就能对—-别的人出尔反尔—”

    他急了:“怎们能这样看问题呢?毛主席还说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呢,我跟她是家长的意思,不是我自己的意思—”

    “现在是新社会,哪里还有什么父母包办的婚姻?”

    “我不是说父母包办,我们也没有婚姻,只是两边家长要促成这个事。说了你可能不相信,所谓干部子弟当中,恰好有很多都是父母的意思,即使不是父母一句话说了算的,也是父母从小注意让他们的子女多跟某些人接触,只跟某些人接触,所以到头来,多少都有点—-父母的因素在其中—-”

    “你喜欢这样被包办?”

    “我当然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呢?”

    他沉默了一阵:“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关系到我父亲的政治前途—-甚至生命,这事三言两语也讲不清,不过请你相信,这事早就过去了—-,我跟她真的只是—-可以说是—-政治联姻吧。所以我一直呆在勘探队,很少回去—-”

    静秋摇摇头:“你这个人—-好狠的心哪,你要么就跟她好说好散,要么就跟她结婚,你怎么可以这样—-拖着人家呢?”

    “我是要好说好散,但是—-她不肯,两边家长也不—同意,”他低着头,嗫嗫地说,“反正这事已经做了,你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不会—-对你出尔反尔的—-”

    她觉得他说这些话,完全不像他借给她的那些小说里的人物的语言,反而象—长林这样的人会说的话,她有点失望,怎么不是象书里那样的呢?虽然那些书都是毒草,应该批判,但读起来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她想她肯定是中了那些书的毒了,总觉得爱情就应该是那样的。

    她问:“这就是你今天要跟我说的话?好了,你说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他抬头看着她,好像被她这种冷冷的神情惊呆了一样,半天才说:“你—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什么?我就知道出尔反尔的人不值得信任—-”

    他叹口气:“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书里总是写‘只想把心掏出来你看’。以前觉得这样写很庸俗,浮夸,现在才知道这是—-真实的感觉。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相信,真的想把心掏出来—”

    “心掏出来都没人相信。毛主席说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好,我不打死,但是毛主席好像还说过,从一个人的过去,就可以看到他的现在;从一个人的现在,就可以看到他的未来—-”

    他好像被毛主席的话打哑了,大概在心里责怪毛主席说话这么不负责任,自相矛盾。她看着他,有点得意,心想谁叫你拿毛主席的大棍子打我的?毛主席的大棍子多得很,对付任何情况都能找到一根。

    他看着她,说不出话,很久才低声叫道:“静秋,静秋,你可能还没有爱过,所以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爱情。等你爱上谁了,你就知道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你宁可死,也不会对她出尔反尔的—”

    她被他两声“静秋”叫得一颤,浑身发起抖来。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叫她“静秋”,而不叫她“小秋”或者别的什么,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连叫两声,但他的语调和他的表情使她觉得心头发颤,觉得他好像一个被冤枉判了死刑的人,在等候青天大老爷救他一命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觉得自己相信他了,相信他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了。她说不出话,但越抖越厉害,深呼吸了几次都不能止住她的抖。

    他脱下他的军大衣,给她披上,说:“你冷吧?那我们往回走吧,不要把你冻坏了。”

    她不肯走,躲在他的军大衣下继续发抖,好一会,她才抖抖地说:“你—也冷吧?你—-你把大—衣穿–了吧—”

    “我不冷。”他就穿着个衬衣和毛背心,坐在离她两三尺远的地方,看她穿着棉衣,还在军大衣下面发抖。

    她又抖了一阵,小声说:“你—-如果冷—-的—话,也—躲到—大衣下面—来吧。

    他迟疑着,好像在揣摩她是不是在考验他一样,他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才移到她身边,掀起大衣的一边,盖住自己半边身子。两个人像同披一件雨衣一样披着那件军大衣,等于是什么也没披。

    “你—还是冷?”他问。

    “嗯—-嗯—-也—不是冷—-,还是你—-穿大—衣吧,我—我穿了也没—用—”

    他试探着握住她的手,她没反对,他就加了力,继续握着,好像要把她的抖给捏掉一样。握了一会,他见她还在抖,就说:“让我来想个办法—,我只是试试,你不喜欢就马上告诉我—-”他站起身,把军大衣穿上,站在她面前,两手拉开两边的衣襟,把她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

    她坐在那里,头只有他肚子那么高,她想现在他看上去一定是象有了毛毛一样,肚子变大了。她不由得笑了一下,人也不那么抖了。他垂下头,从大衣缝里看她:“是不是笑我象个孕妇?”

    她被他猜中,而且他又用了”孕妇“这么一个“文妥妥”的词,她笑得更厉害了。他把她拉站起来,两手拉着大衣两边的前襟,使劲裹着她,说:“这下就不象孕妇了—-”但他自己很快抖了起来,说,“你—你把—抖传给我了—”

    她靠在他胸前,又闻到那种让她头晕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很希望他使劲搂她一样,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些气体,把她的人胀得泡泡的,需要他狠狠挤她一下才能把那些气挤出去,不然就很难受。她不好意思告诉他这些,也不敢用自己的手搂著他的腰,只把两手放在身体两边,象立正一样站着,往他胸前挤了一点。

    他问:“还—还—冷?”于是再抱紧一些,她感觉舒服多了,就闭上眼睛,躲在他胸前的大衣里,好想就这样睡过去,永远也不要醒来。

    他抖了一会,小声叫道:“静秋,静秋,我以为—再也不能这样—-了,我以为那次把你—-吓怕了—-。我—现在两手不空,你拧我一下,让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她扬起脸,问:“拧哪里?”

    他笑:“随便拧哪里,不过现在不用拧了,肯定不是做梦,因为在我梦里,你不是这样说话的—-”

    “在你梦里我是怎样说话的?”她好奇地问。

    “我做的梦里,你—–总是躲我,叫我不要跟着你,叫我把手—拿开,说你不喜欢我碰你—-。你—-梦见过我没有?”

    静秋想了想,说:“也梦见过—-”她把那个他揭发她的梦讲给他听。

    他好像很受伤:“你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我肯定不会那样对你的—,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你很担心,很害怕,但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我只想保护你,照顾你,让你幸福,我只做你愿意我做的事。但是你让我摸不透,所以你要告诉我,你愿意我做什么。不然我可能做了什么你不喜欢的事,而我还不知道。只要你告诉我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到,我什么都可以做到—”

    她好喜欢听他这样说,但她又警告自己:这种话你也相信?他骗你的啦,这种话谁不会说?她刁难他:“我要你在我毕业之前都不来找我,你也做得到?”

    “做得到。”

    提到毕业,静秋不可避免地想到毕业后的前景,担心地说:“我高中读完了,就要下农村了,我下去了就招不回来了—-”

    “我相信你一定会招回来的—-”他刚说完这句,就解释说,“我不是说如果你招不回来我就不爱你了,我只是有信心你一定会招回来的。万一招不回来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到你下乡的地方去—-”

    这个对静秋来说,还真不是个问题,因为在她看来,两个人相爱,并不需要在一起的。关键是两个人相爱,离得远近都没什么区别,可能离得越远,越能证明两人是真心相爱。

    “我不要你到我下乡的地方去,我就要你等我。”

    “好,我等你。”

    她又得寸进尺:“我—不到二十五岁不会—-谈朋友的,你等得来?”

    “等得来,只要你让我等,只要我等你不会让你不高兴,我等一辈子都行—”

    她扑哧一笑:“等一辈子?等到了,人也进棺材了—,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等呢?”

    “就为了让你相信我会等你一辈子的,让你相信世界上是有永恒的爱情的—”他又低声叫道,“静秋,静秋,其实你也能一生一世爱一个人的,你只是不相信别人会那样爱你,你以为自己一无是处,其实你—你很聪明,很漂亮,很善良,很可爱—-很—-我肯定不是第一个—-爱上你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我相信我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2. 原著的情节是多么的温馨动人啊。相比之下电视剧太闹腾,两人的事非要扯上其他人搅和不行,毁原著的诗意不要太多。

  3. Petal上传的这段我都看过多少遍了,每次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珍惜地看,这次依然如此!

  4. 原著里的静秋很有幽默感,说话也很俏皮。电视剧里的静秋简直是个性格古怪的呆妞,看见就想给她一巴。

  5. 原著中静秋发抖是因为老三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电视剧里却改成老三穿呢子军大衣,静秋穿单衣,那能不发抖?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