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7,附剧透)

第十七集

这集内容基本上是原著中没有的,编剧添加的部分大多数有问题。

第一个添加的情节,是老三在静秋门外堆了两个大雪人,还在一个雪人的脖子上系了一根黄丝带。关于黄丝带,我前面已经探讨过,此处不再赘述。我这里要指出的是,在那个年代,堆雪人放爆竹都是被当成“四旧”的东西破除了的,所以这个情节加得不符合历史事实。

即便是在今天,谁家门外突然出现两个大雪人,恐怕还是会引起轰动的,在那个年代就更会引起阶级斗争,李主任们不查个水落石出,肯定不会罢休。心细如发且时时处处替静秋考虑的老三,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来。

这集还加了美诺出嫁的情节,说美诺自杀过两次,最后被父亲当做次品嫁给了一个瘸子。

这个情节,与其说是在控诉丹青,还不如说是在控诉美诺的父亲,因为丹青美诺已经同意分手,丹青还愿意出钱给美诺补身体,作为已经分手的恋人,他并没有娶美诺的责任。

有人说我这是在以现代的眼光评判过去的事件,但这根本不是现代的眼光,或者说无论是现代还是文革年代,都是这样的社会事实。难道文革期间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有了性关系,就必须娶她?如果是这样,哪里还会有“失足”的问题呢?

美诺在成医生的帮助下,已经成功流产,成医生也许诺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么美诺其实可以翻过这一页,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如果剧情改为她再次遇人不淑,被丈夫发现不是处女而产生家庭矛盾,那就比较令人信服。

但电视剧给美诺安排了一个愚昧无知的父亲,是他在静秋家对女儿大喊大叫,才让李主任们得知美诺怀孕流产的事,如果根本没人知道,美诺也不会两次自杀,如果不是他把女儿当残次品嫁给瘸子,女儿也不会落得遭受家暴并撞墙自杀的下场。

编剧添加美诺的故事,大概是为了进一步说明“一失足成千古恨”,但真正说明的,却是“官家子弟薄情”,如果丹青不是官二代,如果他不抽调回城,他就会和美诺结婚,美诺就不算“失足”,只算婚前同居。

原著中“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古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静秋不知道什么叫“失足”。开始她以为只要让人知道她爱谁,那就是失足了,所以她不敢让老三知道她爱他。后来听大嫂说失足就是同房,她又以为和男人在一间房里睡了就是“失足”了。再后来她听亚民说“我们没关灯,没脱衣服”,还说经得起检查,所以她以为“失足”就是和一个男人在屋子里关了灯脱了衣服之后所做的事,于是她以为和老三在高护士房间过夜时老三“得了手”。

这在现代人眼里当然是很无知的,但在静秋那个年代,性教育闻所未闻,男生凭着生理特征可能知道什么是“同房”,有些女生因为某些渠道可能知道什么是同房,但像静秋一样没有任何渠道获知“同房”细节的女生大有人在,我就是直到结婚前夕都没搞明白《家庭医生手册》上的一段话,为什么套在男方阴茎上的避孕套,会掉在女方阴道内,导致避孕失败呢?

但电视剧安排静秋的表姐“失足”,怀孕流产什么都经历了,而且就在静秋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但静秋却没有趁此机会了解什么是“失足”,这就有悖人物性格和当时的社会实际了,那时的人不都是这么一个问一个地了解性事是怎么回事的吗?而美诺那么希望静秋别走她的老路,却始终没告诉静秋她的“老路”是什么,也不合情理。

原著中描写了好几个“失足”女性的命运,有未婚先孕拼命挑担子想压得流产的,有男朋友私自用草药给女朋友打胎致死的,有未婚同居被贬到校办工厂劳动的,有婚后不到十个月生孩子被人议论的,这些都是当时的社会实际,那个年代的人恐怕都能讲出几件来。而原著中描写这些事件有助于读者了解那个年代,从而了解静秋妈为什么那么担心静秋。

电视剧没有花气力去再现那个年代在性方面的“谈虎色变”,却花了很多篇幅渲染美诺遭遗弃后的悲惨命运,这就把该剧的重心搞偏了,不是在反映那个时代特定的性蒙昧和性恐怖,而是在控诉丹青的始乱终弃。

前者是一个时代的特征,后者只是个案。

小说《山楂树之恋》不同于坊间众多文革小说的基本原因,就是它另辟蹊径,从性和爱的角度来展现那个时代特定的风貌——谈性色变,谈爱色变。由于它的描写真实生动,不仅感动了亿万华语读者,也被翻译成多国文字,成为世界各国研究中国文革的重要文献。

但电视剧没有把握住这一特点,没有利用这个优势,拍出一部具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永恒爱情剧,而是乱加删改编造,使该剧变成了老套的官家子弟与民女的爱恨情仇。

———————-

剧透17(由网友whynot提供)

老三赶到渡口,但最后一班船都开走了,他只好在趸船上睡了一会,然后跑到静秋门外做了两个雪人,在雪人脖子上结了根黄丝带。静秋很担心老三,睡不着,起来在窗子上画了一个老三的头像。

第二天,小孩子出来放爆竹,静秋也出来,看见了两个雪人,知道是老三做的,昨天一定没赶上渡船,很担心他会冻死。她解下雪人脖子上的黄丝带,跑到医院找成医生,太慌张,打碎了一个暖水瓶。她向成医生打听医院有没有收治冻死冻伤的人。

回到家后,妈妈问她为什么去了这么久,静秋撒谎,被妹妹拆穿。她呵斥妹妹,被妈妈呵斥。

丹青从一个小店路过,看到老三在那儿,就把老三带回家,两人一起喝酒。

静秋和家人参加美诺的婚礼,几个女孩在唱歌,美诺痛哭,把丹青的照片交给静秋保存,说这是最后一点纪念了,还叫静秋要好好的,千万别像她这样。美诺的丈夫是个中年人,长得难看,还是瘸子,用自行车把美诺带走了。

妈妈告诫静秋,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把握不好自己,将来的下场就是这样。静秋把美诺给的照片拿出来,上面有老三,静思说这就是买她鱼的那个傻瓜蛋。

丹青告诉老三,如果当时他不离开美诺,他妈会把他送回农村,而他没法跟美诺在农村生活一辈子。丹青劝老三不要把爱情看得太重,前途要紧。丹青说他升了,现在是区革委会教育副科长,是整个区革委会最年轻的干部,而且要结婚了,要老三必须到。老三问是谁家的千金,丹青说是革委会副主任的千金。老三骂他是个叛徒,是甫志高,叛变了张美诺。

江老师给静秋找了做衣服的活来做,顾客是市革委会副主任家的女儿。

静秋妈和妹妹在路上遇到老三,妹妹说这就是买我小鱼的人,还说美诺给的照片上有那个人,妈妈认出是姓孙的,逼着静秋拿出照片来,认出老三,说这段时间这个人频频出现在自己家附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好像不仅是为了美诺那事,会不会是冲静秋来的。静秋失口否认。妈妈又叮嘱一番。

静秋妈给她带回一封信,静秋打开一看,是老三写的,但落款是长芳。

老三也接到静秋的一封信,说情况已经暴露,妈妈怀疑你了,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不管在哪里碰见我,都不要盯着我看,也不要以长芳的名义给我写信。老三说这怎么比搞地下工作还秘密啊?

静秋给人做的结婚礼服很合身,顾客很满意,那家人还让静秋去婚礼帮厨打下手。

3 responses to “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17,附剧透)

  1. “小说《山楂树之恋》不同于坊间众多文革小说的基本原因,就是它另辟蹊径,从性和爱的角度来展现那个时代特定的风貌——谈性色变,谈爱色变。由于它的描写真实生动,不仅感动了亿万华语读者,也被翻译成多国文字,成为世界各国研究中国文革的重要文献。”
    ——说得好!

  2. 世人只看见小说《山楂树之恋》成功了,但却不知道它为何成功,总以为是“纯情”“白血病”“张艺谋”使它成功的。不知道人家的成功原因,当然也无法做到自己成功。

  3. 编剧导演水平有限,根本没法在电视剧中反映山楂树之恋的美,又自大到不跟原著走,搞得四不像,让人看了堵心。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