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26,附剧透)

第二十六集

这一集有关静新招工和到未来岳父母家买米买煤的情节是原著中就有的,其他的基本都是编剧添加的。

第一个加得不好的情节是老三和丹青两人喝酒叙旧,重续友谊。老三感谢丹青救了他,还感谢丹青让静秋顶了职。

这刚好是在找关系开后门的路子上继续下滑,如果一个有法制观点的人看到上面这个情节,肯定是义愤填膺:官官相卫,情大于法,腐败!

但这样的情节被编剧放到老三身上,有一部分观众就不会义愤填膺了。他们痛恨贪官,痛恨腐败,但看到老三凭关系从牢里放出来,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很高兴。

这样的观众就是艾米分析过的“恩怨派”,他们对一件事支持不支持,不是依据法律和正义,而是依据他们和当事人的关系。比如找关系开后门,如果是他们喜欢的人,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恩人,他们就拥护;如果是他们不喜欢的人,他们的仇人,或者陌生人,他们就反对。

也就是说,这样的人反对的不是“贪腐”,而是“贪官”,是某个或某些具体的贪官,但贪腐这样的事,他们并不反对,一旦他们有了机会,也会贪腐。

毫无疑问,编剧就是这样的“恩怨派”,他们没有什么原则,并把找关系开后门当成一个美德强加到老三身上,也强加给观众。

第二个加得不好的情节是老三跑来找静秋,撒谎说他的勘探队要搬迁,可能见不到面了。他像一些大陆和港台电视剧人物一样,说了很多模棱两可不知所云的话,比如“你知道吗,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记得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们要苦中作乐,看着我,答应我,从今天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笑着去面对。你要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还有比这更废的废话吗?

原著中的老三,说话富有哲理,极具抒情性,很多话都是直抒胸臆,既缠绵又好懂,可以直接深入人心,不仅感动静秋,也感动了很多读者。但编剧添加的那些语言,经常是不知所云,甚至狗屁不通,使这个人物的性格极不统一。

特别是这个“苦中作乐”,简直就是发神经。原著中静秋有一句很精彩的格言:“要乐观地对待一切”。那是一个生活在苦难中的女孩给自己立下的座右铭,静秋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不管是做零工,还是做炊事员,哪怕是当她突然听说老三有未婚妻的时候,还有后来得知老三得了白血病的时候,她都是用这句格言在鞭策自己。

但这个“苦中作乐”,就不同了,不是观念上压到苦难,而是阿Q式的闭着眼睛找乐子,自己糊弄自己,于是便有了后面的静秋半夜三更唱歌的狗血情节,瘆人。

这不是“苦中作乐”,而是“苦中作怪”。

这编剧的神经得多么错乱才会编出这样的情节来啊!

—————–

剧透26(由网友Shenmo提供)

老三碰见丹青,请他喝酒,丹青说你的酒我喝不起,我欠你的情,我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吧?老三说你帮了我,让我出来了,我得谢谢你。丹青说这事跟我没关系,那是政府宽大你。老三说那为了静秋顶职的事,我也得谢谢你。丹青说她顶职的事也跟我没关系。老三说你怎么这么没劲,我今天一定要请你喝酒。然后就跳进丹青的摩托,说你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两人来到餐馆,丹青说这种没名堂的酒我不喝,老三说我是向你道歉,那天在喜宴上,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应该打你。丹青说道歉的酒我不喝,我是个王八蛋,因为美诺的事,我觉得特对不起她,我自己都该抽自己,你就别向我道歉了。丹青说我说真心的,我恨你们俩,尤其是静秋,她为了你,愿意下乡。你们俩真是一大嘴巴抽我脸上了,我对你们俩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我向你们道歉。老三说别说了,丹青说我敬你,老三说这杯酒,啥也不为,就为我俩的情分,这么多年,咱们俩的情分,从来没变过。喝了这杯,我们还跟以前一样,跟小时候一样,还是兄弟。听我说一句话,拥有自己的爱情,再拥有属于自己的朋友,兄弟,亲人,你知道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滋味。丹青说那种滋味就是幸福。建新,你不许喝多。

丹青看到老三胳膊出血,问:建新,你怎么了?你胳膊出血了。丹青把老三送到医院,老三胳膊上的血流个不停。

静秋第一次发工资,妹妹把工资单给妈妈看,静秋把钱都给妈妈,妈妈一看,比临时工每个月多十块钱。妈妈给静秋五块钱,静秋不要,妈妈一定要静秋收下,说你是有工作的人了,身边没点钱,让别人笑话。静秋说把钱给哥哥存着结婚。妈妈说你哥的事你不用操心,妈最操心的就是你,现在你有工作了,就别去打工了。

静思告诉静秋说妈妈昨天从你抽屉发现钱了,哥哥对你这么好,妈妈为什么老说哥哥会害了你呢?

静新回来了,妈妈问他是不是跟人打架了,哥哥说怎么老说我跟人打架呢?怎么不往好事上猜呢?

静思说是招工回城了,静秋妈说没这么好的事,静新说就是有这么好的事,还拿出招工录取通知书,被招到东江造船厂了。静秋说东江造船厂是大厂,铁饭碗。一家人都很高兴。

一家人到江边玩,哥哥和静思打水仗,静秋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三,但老三上次走后,就再也没出现。静秋很着急,想到三个原因,一种是得了破伤风,另一种是死守诺言,第三种就是他其实来了,但妈妈盯得紧,他找不到机会。

李健康拿了两个冰棍过来,要给一个静秋,静秋不收,李健康让静秋妈吃,静秋妈也不吃,李健康说不吃拉倒,我自己吃。

医生告诉丹青,要赶快叫军区的专家来会诊,丹青问不是说是营养不良引起的贫血吗?医生说那时是这样诊断的,但现在看来情况不是这样,有可能是白血病。丹青问,什么是白血病,医生说就是血癌。丹青很伤心,安慰自己说,一定还有救。

老三说在医院两天憋死了,又是抽血,又是化验,怎么喝个酒喝出这么大麻烦来呢?丹青送他去总医院,说医生叫他们去省医院或者军区总医院查一下,贫血有很多原因,要查清楚,叫老三注意点,别引起并发症。老三问是什么病,丹青说我要是知道,不成大夫了。

老三说我没那么多时间啊,勘探队一大堆事还等着我呢。丹青说你就别想工作的事了,瞧你那病怏怏的样子,还想工作。老三不想去检查,丹青一定要他去。

学校让静秋和钟萍去农场,钟萍不高兴,说还不如下乡了,还可以挑个好点的地方。静秋说咱们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一年后回来,我们就是老师了。钟萍说你别天真了,谁知道一年以后怎么回事,我现在凡是没到手的事都不相信了。

静秋妈对静新说,你有没有打听一下,你招工的事是怎么一下就搞好了?静新说只要招回来就行了。

亚民来了,叫静新去给家里买煤,静秋妈说我叫他做事,他总是拖拖拉拉的,你一叫他跑得飞快。亚民说谁叫他在我爹妈面前夸下海口,说买煤买米的重活就包在他身上了。静新说妹妹你什么时候找个人帮咱家买煤啊?亚民说静秋你现在参加工作了,可以找个男朋友帮帮家里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静秋妈赶快说,别开这种玩笑,静秋还没转正,不能考虑这些事。

老三自己查了医书,认为从化验到用药,他得的是白血病。但丹青不承认,说你要是能诊断,还要医生干什么?丹青把他的医书扔了,他又捡起来看,丹青又去夺,老三叫他说实话。丹青只好说了。

静秋见哥哥在亚民家成功过关,心里痒痒的,心想如果哪天老三也在家里成功过关,那该多好啊,但是这个美好的未来太遥远了。不过明天就要下乡了,就有可能见到他了。

老三来到静秋家门前,躲在树后,静秋听见声响,问是谁,老三走了出来。静秋跑过去,扑进他怀里。静秋说我知道是你,老三说对不起,我食言了,本来想等一年的,但是实在太想你了,就跑来看你了。静秋说什么一年两年啊,我知道你在附近看着我,可能我妈看的太紧了,你没机会。

老三问静秋怎么样,静秋说都好,我上班了,哥哥招工回城了,在亚民家成功过关了,我们家收入增加了,我妈的病一下好多了。还有一个关于我俩的好消息,我马上要到付家冲农场去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老三很难过。说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静秋说什么事,是你家里的事,还是你自己的事?快告诉我啊,你想急死我啊?老三说我们勘探队要搬迁了。静秋说就这么点事啊?搬哪去啊?老三说不知道,静秋说没关系,我一定会想办法去看你。

老三说,静秋你听我说,我们以后不能再联系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要不然,我会特别自责的。静秋说我不,我就要你当叛徒。老三说,我也想,可是我们真的不能再见面了,你知道吗,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记得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们要苦中作乐,看着我,答应我,从今天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笑着去面对。你要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静秋说,我答应你,一年就一年,我一定能做到。

有脚步声,老三叫静秋回家,怕被别人看到。静秋走了几步,又扑进他怀里。老三抱了她一会,叫她回家,她只好走了。一转身,发现老三已经不在那里了。

静秋回到家,想起老三要苦中作乐的话,唱起“夜半三更盼天明”的歌,又唱“红太阳照边疆”的歌。静秋妈回来,说大家都睡了,你怎么唱歌呢?是不是要去农场,很高兴?

丹青到医院去找老三,但他已经出院了,留给他一封信。老三在信里说,丹青,对不起,我实在不想在医院待下去了,住在那里,脑子里除了“死”,什么都装不下。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像行尸走肉那样活着。我确实是在逃避,因为我很害怕,非常非常害怕,总觉得有一支大手要抓我,我只能逃跑。在路上多跑几个来回,就算真的被抓住了,我也死而无憾了。我是去一个我喜欢的地方躲起来,我需要时间去想一些事情,想我这短暂的一辈子,做了些什么,还需要做些什么。放心吧,丹青,我不会做傻事,而且会更加珍惜每一分钟。

老三来到山楂树下,摘了片树叶放到鼻子下闻,放到阳光下看。

5 responses to “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26,附剧透)

  1. 静秋半夜唱歌?!编剧发神经了吧。

  2. 执子之手偕老

    这编剧的神经得多么错乱才会编出这样的情节来啊!
    ———
    唉,我们每天打开电视,里面播的都是这些神经错乱的编剧编出来的电视剧啊。还有比这更错乱的呢。

  3. “李健康拿了两个冰棍过来,要给一个静秋,静秋不收,李健康让静秋妈吃,静秋妈也不吃,李健康说不吃拉倒,我自己吃。”

    ——李健康又出来恶心人!这个戏份有必要吗?完全是为了让李健康出个镜。

  4. 我都不太敢看下去了,看多了这种编剧编出来的神经情节,我怕自己要不正常了。

  5. 顾伟丽和李路能编出这么白痴的情节,脑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