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31,附剧透)

第三十一集

这一集编剧继续胡编乱造。

首先是编出一个比天方夜谭还离奇的大乌龙:静秋的例假没来,以为自己怀孕了,要去自杀,碰巧被妈妈和妹妹看见。这已经够离奇了,几率够小的了。但编剧还不满足,又编出老三恰好在此时出现在静秋自杀地点,叫静秋好好活下去。

也就是说,静秋没自杀成,完全是运气,否则就命丧黄泉了,这说明老三的决定非常愚蠢,非常危险。

原著中的老三,是个聪明智慧的人,做任何决定都会三思而行,且把各种后果都预见到。他和静秋在县医院高护士房间度过的那一夜,静秋叫他把想做的都做了,不然两个人都会死不瞑目,所以他“轻叹一声,小心翼翼地伏到她身上”。

看到这里,不要说是对性事一无所知的静秋,就是我们这些读者,也会以为他们做了“夫妻之事”。实际上,老三只是做了他能做的一切,让静秋相信他们之间已经做了“夫妻之事”,不然静秋还会逼着他做。

但他有充分把握这个误会不会导致静秋自杀,一是因为他了解静秋的为人,静秋不会因为被人欺骗就丧失生活的信心,二是他知道静秋的“老朋友”很快就会来,因为静秋在高护士房间曾经说过“:“我搞错了,上星期刚来过了的。”

临别的时候,静秋和老三约好两星期后在县医院见面,但静秋因为工作走不开,没能去赴约,她是第三个星期才去县医院找老三的。

也就是说,那已经是静秋上次例假之后的第四个星期了。按照常规,静秋的“老朋友”到那时应该已经来了,静秋就知道自己没怀孕了,自然不会想到自杀。

老三比静秋大六七岁,文革时已经读到高中,他又是干部子弟,看过很多外国文学著作,曾经有过未婚妻,很可能有过性经验,因为他自己也对静秋承认他牵过别的女生的手,所以他对女生的生理周期是有一定知识的,他一定是确信静秋会及时知道自己没怀孕,才敢让静秋相信他们做了“夫妻之事”,也才敢留下一封信后消失。

但电视剧把老三静秋等人都写得像脑残一般,老三从车上跳下,连滚带爬地跑来与静秋顶头痛哭,但又指望静秋相信他即将和丹娘结婚;而静秋呢,就是跟老三和衣拥抱了一下,就以为自己怀孕了,吓得去自杀;静秋妈还没证实女儿怀孕,就准备把女儿带到乡下去流产;当老三当面告诉静秋“我们什么都没做”之后,静秋还没意识到他是得了白血病,还在继续恨他。

这就太脑残了!

这一集里加的另一个狗血情节是静秋妈把静秋当残次品看待,以前瞧不起的男生,现在都瞧得起了,只想把静秋降价出售。这跟美诺的父亲如出一辙,女儿失了身,美诺爹就把女儿当残次品,嫁给瘸子,最终导致女儿自杀。

编剧这样编,就把一个社会问题变成了个别家长愚昧无知的问题,而且是有亲戚关系的两个家长,更是把社会问题变成了个别家长的问题,而愚昧的家长哪个年代都有。

女性婚前“失身”在那个年代是被整个社会看不起的,静秋美诺的压力应该来自于那个社会,来自于那个时代。原著中写了不少类似例子,都说明那是整个社会的压力。

但编剧没有去表现整个社会对女青年“失身”的歧视和压力,却设计了两个愚昧家长,在自己的女儿“失身”之后,就把女儿当残次品处理掉,这只能引起观众对这两个家长的鄙视和愤恨,却不能真实再现那个时代的压力。

—————————————-

剧透31(由网友“十年忽悠”提供)

丹娘在车上说老三,笨蛋,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你更笨的笨蛋了,小李,把他送回医院,把我送到长途车站。老三说,没事,很快所有的都会过去。

老三在医院写日记,说丹娘陪我去勘探队,碰巧看见了你,你相信了我信里的话,但你也不相信爱情了。我很担心,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但是如果你连爱情都不相信了,活着会不会更痛苦。

老三看见丹娘坐在医院的椅子上,问你还没走啊,丹娘说怕你会哭,老三说我知道你会回来,有个重要的事忘了。丹娘说有个东西忘了给你,是一个喜字封。老三祝丹娘新婚快乐。丹娘说我不在这里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自己再受伤了,但愿你的决定是对的,你的牺牲是值得的。但愿她能幸福。

静秋妈回来,看到静思在下面条,问你姐呢,静思说她出去有事了,静秋妈什么时候出去的,静思说刚出去。静秋妈你们中午吃的什么,静思说吃的饭和菜。静秋妈查了一下碗橱,知道静思在撒谎。静秋妈问静秋是不是天天出去,每天很晚才回家,是不是压根没回家。静思说你就别说姐姐了,她心情很不好,偷偷哭了好几回了。静秋妈说管不了了,随她去吧。

静秋妈在静秋抽屉里发现一封信,问静思,姐姐到底什么时候走的,去哪儿了。

老三写日记,静秋,今天有过好几次冲动,想去看你,但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怕一看到你,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我很为你担忧,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咬着牙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的。只要你好好活下去,一切都有希望。

静秋在信里写到,我还是走了美诺的老路,不想耻辱地活在世界上,虽然我知道死只能解脱我自己,但我不想耻辱地活在这个世上,请你原谅女儿的不孝。

老三抱着日记本睡着了,护士想拿出日记本,老三惊醒了,说做了噩梦,梦见别人抢我东西,我要请假,出去一趟,因为梦太可怕了。

静秋在河边脱下鞋袜和外衣,想跳河,但想到这样别人一定会看出她是自杀的,最好能让人觉得她是掉进水里的,那就不会让家里人抬不起头来,她又穿上衣服,觉得可惜了这身衣服。静秋妈和静思找来了,大声叫静秋,老三听见了,循声赶来。静秋向水里走去,被妹妹看见,两人大声喊着追过去,静秋返回岸上。两人抱头痛哭,静秋妈说你死了妈也死,你为了这个骗子值得吗?

静秋说我不知道怎么办,对不起妈妈,妈妈说有妈在你别害怕,再别做这种傻事了,你要死了妈也活不成了。老三大声喊,静秋,静秋你要干什么呀?静秋妈冲上去说你这个流氓,你别在这儿装了,你刚欺负了我女儿,转身就跟别人结婚,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人,但我还是让你得手了。你们这些浮夸子弟,你害死了我的侄女,现在又差点害死静秋,你跟那个姓林的有什么两样?

老三说我是对不起静秋,但我没做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老三说要相信自己,一定会有一个很好很幸福的未来。老三说你答应我不要再做傻事了,要不然我不会走的,你听到了吗?

静秋说我答应你,我不会再为你去死了,我要是再为你去死,我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傻瓜,我为了你也会好好活着,因为我恨你。静秋跑掉了。老三痛哭。

老三写日记,静秋,你说你已经看穿了我,你说你恨我,这些话比长林打在我脸上的巴掌还让我痛苦,但我也就此释然,因为这说明你可以彻底放下我,好好地活下去了。我连夜坐上回省城的汽车,现在我可以放心地回家看父亲了。

静秋妈带姐姐出去,静思说,要是别人问我,我怎么说啊,静秋说你就说你妈带姐姐走亲戚去了,你亚民姐会过来给你做饭吃。静思问我姐是不是要生小毛毛啊,静秋妈叫她别乱说。

静秋在屋里哭,妈妈问怎么了,到小地方去做,条件差一点,但不会被别人撞上,也不要单位证明,现在是保全名声最重要。静秋说不用去医院了,例假来了。妈妈说太好了,总算逃过这一难,是老天帮我们,我们有救了。静秋说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以后永远不嫁人,伺候你一辈子。

一天,  静秋在给学生上课,老三偷偷跑来看她,见一个学生把一朵黄菜花插在她辫子上。

老三在日记里写到,好几天没出门了,今天突然发现你们校园里的迎春花都开了,春天就要到了,离山楂花开花的日子也不远了吧?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到这一季花开,不管怎样,看着你一点一点从痛苦折磨中走出来,我的心也越来越踏实了。

李主任上静秋家来,说有好事儿,静秋没在家?静秋妈说她还没下班,李主任说这第一批里头,静秋是第一个当上老师的,这孩子运气好。静秋妈说学校搞了考试的,静秋考了第一名。李主任说,我是来跟静秋说媒的。静秋妈说静秋年纪还小,不考虑这事。李主任说我给静秋介绍的小伙子是革委会主任的小儿子,主任的孙子在静秋学校读书,小儿子去接孙子的时候,看到了静秋,就喜欢上她了。静秋妈说静秋很忙,没时间考虑这些,静秋还组织了排球队,每天带着孩子们练球。李主任说我们说的不算,还是听听静秋的。

静秋回来了,李主任说我找你有好事。

老三的爸爸和弟弟来看老三,见老三鼻子里插着管子,老三看见爸,说把你给惊动了,爸说挺过来就好。爸叫弟弟去帮哥哥办一下转院手续,老三说谁说我要转院,爸说我说的,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带回去。老三说你别这样。爸说你有家,有父亲,有兄弟,但你偏要孤苦伶仃地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从接到病危通知书那次起,你知道我这做父亲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吗?如果你妈妈在天之灵知道这一切,她能安稳看着儿子这样吗?刚才看着你,我突然发现,我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看着你躺着的样子,当然了,你吃奶的时候不算。小子,你得回家啊,你爸爸要天天都看见你呀,儿子。

老三伸出手,爸爸握住,老三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儿女情长了。爸说,儿子,然后捧着儿子的手哭起来。

李健康看见静秋回来,戴上墨镜,叫静秋上车,送她回家。静秋问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啊?李健康说我去省城学的开车,我在省城大开眼界,大地方的人跟小地方的人就是不一样。静秋说钟萍也在省城,你碰见她了吗?李健康说省城大着了,哪能碰见啊,我什么时候带你去省城玩。静秋说别。

李健康说你也变了,变得有信心了,静秋说为什么这样说,李健康说你把革委会主任的儿子都拒绝了,还没信心,以前我对你有误会,以为你一心想攀高枝,现在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啊?静秋说我什么人也不想找。

静秋要搬出去住,静秋妈觉得心里空荡荡,可能人家嫁女儿就是这种心情,静秋说我一辈子不嫁人。静秋妈说,别把这事放在心上,以后别老说这种话了,现在有些离婚的人也能嫁个好人家的, 世界上不是每个男人都在乎这些事的。上次李主任介绍的那个,我也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但是钟萍妈介绍的那个工人,还是不错的,也许根本不会发现你那事。静秋说那不是欺骗人吗?

李健康来找静秋,问你这是要去哪儿呀?静秋妈说学校给静秋分了房子,静秋搬出去,给哥哥腾房子,静新要结婚了。李健康说静新结婚可以住在他女朋友那边吗?静秋妈说男孩子结婚怎么能住女方那边?娶媳妇还是要娶进家门才好。李健康拿出一束山楂花,说省城就兴这个,你不是喜欢山楂花吗,我特意给你摘了一束。静秋说谁说我喜欢,拿走。静秋妈说话挺好看,收下了。

静秋想,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妈妈对以前瞧不起的男孩子也刮目相看,好像怕我嫁不出去一样,这使我越来越痛恨那个害我的人。

老三和爸爸弟弟在医院散步,护士看见了,笑他们走路的姿势都一模一样。老三说,爸,你还生我的气吗?爸说我生气管用吗?过两天,我叫关阿婆来照顾你。老三说算了,不用了。爸说如果那个女孩能来照顾你,那也还算可以,但现在这样像什么?老三说你有车,要是想看我,随时可以来看我,但如果我回了省城,就再也回不来了。

3 responses to “艾友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观后感(31,附剧透)

  1. 编剧越编越白,书中美好的人和事都被他们丑化了。

  2. 大概编剧们的老妈就是这么白痴的,所以他们编不出高于他们自己老妈的母亲形象来。

  3. 编剧们智力有限,编来编去也脱不了他们那种框框。我都有点同情他们了,建议他们转行算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