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少女被男友破相,手术后被抬进法庭作证(多图)

新闻来源: 中国广播网

核心提示:4月23日,合肥少女周岩毁容案在未成年人审判庭审理,据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介绍,周岩的伤残鉴定为重伤,伤残程度为五级。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陶某某提出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受害人家属则坚称陶某某是杀人未遂。

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图片来自中国广播网)

合肥女孩周岩毁容案正在合肥包河区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审理,据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介绍,周岩的伤残鉴定有了新的结果。

之前相关部门已经对周岩的颈部和左耳进行了鉴定,3月1日鉴定结果为重伤;3月27日,公安、检察院以及法院到北京为周岩进行了补充伤情鉴定和伤残鉴定,此次伤情补充鉴定的部位主要是颈部和双手,4月10日公布的鉴定结论为重伤,伤残程度为五级。

对于被告人陶某某的定罪,周岩小姨李云依然坚持是杀人未遂,但据了解今天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陶某某提出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

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

避免周岩伤口感染一路都必须使用空气净化仪


周岩出行用的轮椅


周岩被抬进法庭

合肥花季少女周岩被同学陶某某毁容一案备受社会关注。今天上午9点,案件在合肥市包河区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开庭审理。8点45分,周岩在其家人的陪伴下,被抬进法庭。

据周岩小姨李云介绍,周岩家人之前已经向法院提交了申请,希望此案能公开审理。但是由于本案当事人均是未成年人,法院并没有采纳。李云同时表示,由于周岩4月10号刚刚做完手术,还未拆线,周家人对案件提出了延期审理,但法院也没有采纳。

而作为此案的被害人,也是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周岩刚刚在北京做完了手术,但是为了能回到合肥参加庭审。昨天晚上乘坐火车离开北京,早上7点来到达合肥。

目前,案件正在未成年人法庭进行审理。

One response to “合肥少女被男友破相,手术后被抬进法庭作证(多图)

  1. 来点背景:

    “官二代”求爱不成火烧花季少女 女孩惨遭毁容

    羊城晚报讯 记者余姝、通讯员孙奕报道:24 日,一条“网曝安徽‘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的微博在网络上疯传。 该微博称陶汝坤因追求少女周岩不成,将其烧成重伤。羊城晚报记者 24 日联系到受害者周岩的家属及其代理律师李智贤。

      李智贤称, 目前陶汝坤仍被羁押,22 日下午,当地警方已对周岩进行了伤情鉴定。

      网帖称“一只耳朵被烧掉”

      据发帖人“安徽呱蛋合肥”称,事情发生在 2011 年 9 月 17 日 18 点左右,施暴者陶汝坤因追求少女周岩不成,破门闯入其家中,趁周岩不备,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受害人头上并点着, 不停地叫嚣“去死吧! ”周岩痛苦地哀嚎惨叫。 家人闻讯赶来,用被子将火扑灭,报警并拨打 120抢救。 周岩经过 7 天 7 夜的抢救治疗才脱离危险,伤势极为严重,一只耳朵被烧掉了,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 30%,烧伤程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面目全非。

      她看到镜子后就哭个不停

      另一位名为“合肥万家热线”的博主,则详细讲述了这一惨剧的起因。 该博主称,从周岩母亲李女士处获悉,周岩今年17 周岁, 去年事情发生时才刚过完 16 周岁生日不久。 施暴者陶汝坤与周岩年纪相仿。 两人初中时同在寿春中学就读,同校不同班。为了躲避陶汝坤的追求,2010 年 9月李女士将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但也未能阻止陶汝坤的骚扰。 为了躲避他,周岩还曾一度休学在家。

      2011 年 9 月,周岩重回学校读书,让李女士一家没有想到的是, 周岩重回学校不到一个月,悲剧就发生了。 当天,李女士及其丈夫都不在家,家中只有周岩及其小姨。接到女儿被火烧的电话,李女士心都碎了。

      李女士表示,周岩以前是个很乐观开朗的女孩子, 现在她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每每看到镜子后就会哭个不停。 看见女儿这样,父母都十分心痛,但没有钱给她整容,也没有钱去法院打官司。 全家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上网求助。

      李女士表示,女儿刚开始住院的费用是由陶汝坤的父母垫付的,自从周岩家人拒绝陶取保候审的要求后,陶的父母就停止支付医疗费了。目前周岩的住院和治疗总共花了40 多万元, 陶汝坤的父母垫付了 33 万,还欠医院 10 多万。无奈之下,李女士只能将女儿接出医院。他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侦办此案,使案件尽快进入司法程序,让孩子获得应有的治疗费继续治疗。

      羊城晚报记者 24 日电话采访了当事人周岩的小姨,她向记者证实“合肥万家热线”博主所讲内容属实。

      受害人父母无力支付诉讼费

      周岩的代理律师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李智贤表示,受害人的父母均为工厂工人,无力支付诉讼费,为此向当地司法局申请了法律援助,自己被指定代理这起案件。

      李律师表示,周岩伤情很严重,受伤两个多月后才脱离生命危险转入普通病房,之前警方曾派法医对周岩进行检查,法医认为周岩的颈部需要先进行植皮手术才能做伤情鉴定。 李律师表示,受害方一直呼吁尽快做伤情鉴定, 因为周岩家庭情况特殊, 首先她没有足够的钱做手术,而即使有钱做完手术,也需要好几个月以后才能做伤情鉴定, 那样鉴定结果就会被一拖再拖, 也导致整个案子一直在侦查阶段徘徊。 目前施暴者陶汝坤已被羁押了 5 个月。 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嫌疑人只能在拘留所被羁押 7 个月, 如果还不能进入诉讼阶段, 公安机关必须变更强制措施, 陶汝坤就有可能被取保候审。

      李律师证实,周岩已于 24 日下午做完伤情鉴定, 结果将于一个星期后公布,随后便可进入法庭诉讼等法律程序。

      施暴者何许人也?

      取保候审遭拒后,其父母中止支付医疗费用

      案件被曝光后, 施暴者陶汝坤的身份引人注目。 记者拨通了受害人周岩小姨的电话,她向记者透露,据他们了解, 陶汝坤的母亲是安徽省合肥市规划局某处处长, 父亲就职于安徽省合肥市审计局, 具体职位不详。周岩在重症监护期间,陶汝坤父母曾拿出一份材料 —承认陶汝坤当天积极救治和自首 —让周岩家属签字,但被受害人家属拒绝。

      今年过年期间, 陶汝坤父母曾希望儿子能够取保候审, 这一要求被受害者家人拒绝, 对方随后中止支付医疗费用。

      目前陶汝坤仍被关在合肥某看守所内。 据悉该案是由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刑警第一支队负责侦办,记者 24 日拨打该支队的工作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羊城晚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