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62)

林妲回到娱乐室,但却没心思K歌,推说嗓子疼,拒绝了大家的邀请,反正詹濛濛和Simon都是“麦霸”,Lucy也不含糊,会唱很多歌,基本是不邀自唱那种,连林妈妈都被几个人劝上场唱了两首。

慢慢的,就没人来劝她唱歌了,大家都忙着一轮一轮的唱,唱完一首看到评分就叽叽嘎嘎地笑,Jessie不会唱,就时不时地按按“掌声”键,于是喝彩声一阵接一阵,差点把大家笑疯了。

林妲感到一种孤寂,那种在最热闹的场合没人在意自己的孤寂,这令她无比怀念在“蓝色海洋”K歌那次,陶沙一直关注着她,并在关键时刻奋不顾身跳出来替她解围。

而现在,他在哪里?

她想起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是我的儿子,我还坐在这里?早就去照顾我的儿子了。”

这句话在那时是很有力的证据,让她一下就相信“陶妈”那个自闭症的孩子不是他的儿子了。但现在他不是跑去美国照顾那孩子去了吗?也许真的像Simon暗示的那样,陶沙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骗她?

最让她心烦的是陶沙就这么跑掉了,连招呼都没给她打一个。你要看儿子也行,要看教子也行,你总得吱个声吧?怎么能这么无声无息就跑掉了么?

她暗骂自己:你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有什么责任和义务要把自己的行踪通报给你呢?

但她只允许自己这样自谦,而不允许他真的这么对待她。一旦他真的不告而别了,她就觉得遭到了背叛,心里又气又恨,堵得慌,只想聚会快快结束,她好回到家中,躲进自己的卧室,想哭就哭,不用在这里强装笑脸。

但晚餐迟迟不开始,她感觉度日如年,几次想告辞,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好作罢,免得兴师动众,搞得大家都吃不好饭。

蓝总真是说话算数,一直到开饭前才登场。或者应该这样说,大家是等到他登场了才开饭,因为先前一直都没开饭,蓝总刚一进门,Simon就去厨房通知开饭了。

她以前曾经远远地看见过蓝总,是在“神州”的宴会上当口译那次,但她那时一心在为自己听不懂老外的英语着急,连蓝少东都没心思看,更别说蓝向东了。她还在网上看到过蓝总的照片,现在跟真人一对照,才发现那肯定是很多年前的照片了,因为眼前的蓝总,看上去足有六十岁,而照片上的蓝总,顶多四十多岁。

蓝总的相貌和风度都很不错,说笑谈吐都不像个做生意的,而像个教授,文质彬彬,让她想起“儒商”一词。

她突然很希望蓝总和妈妈一见钟情,因为这两个人太相配了,不结为夫妇真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但她看不出这两人到底有没有对对方一见钟情,妈妈既没有表现出钟情少女的羞怯,也没有表现出钟情少女的热烈,就那么坦坦荡荡,大大方方,好像对蓝总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样,让她很着急。

再看詹濛濛,那就不一样了,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两眼放光,手脚都放不住了,主动担当起女主人的职责来,嘘寒问暖,端茶倒水,安排座位,指挥餐饮人员布菜,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蓝总身边的位置上。

整个就餐过程中,林妲就一直在观察蓝总、妈妈和詹濛濛三个人,妈妈的举止大方得体,是个标准的客人。蓝总的举止也大方得体,是个标准的老总,很有领袖风度,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关心每一个群众,一碗水端得很平,绝对不会让你感到自己被冷落、而别的什么人得到了他的青睐。

她不知道蓝总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因为他也没有特意找谁说话,也没谈什么很具体的东西,但就在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就给她这么一种感觉:蓝总对人很公平,他关心每一个人。

席间就是詹濛濛一个人最活跃,每个话题都少不了她发言,她还主动发起了一些话题,连话题和话题之间的过渡都做得天衣无缝,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是在没话找话。

不知怎么的,就扯到找工作的事上去了。

又不知怎么的,蓝总就答应给詹濛濛在“神州”找个全职的长期的工作了,但前提是先拿到研究生:“先把研究生读完,学位拿到了,我在公司其他董事面前就好力挺你了。”

林妲暗自钦佩蓝总与时共进,知道“力挺”这么时尚的词语,而没有用上文绉绉的“支持”“推荐”之类。

她正在惊讶于詹濛濛的神通广大,就听蓝总问:“小林啊,你想不想来我们‘神州’工作?”

她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詹濛濛替她回答说:“她的志向远大着呢,人家是要出国留学的。”

她直觉这话说得不好,果然,蓝总问:“那小林是不是觉得在‘神州’工作——太屈才了?”

她急忙声明:“我没有这个意思啊——”

詹濛濛插嘴说:“我一直都批评她来着,我说:你出国留学,不还是为了今后能找个好工作吗?如果你现在就能进‘神州’这么好的公司,干嘛还出去留学呢?”

妈妈代为解释说:“她想拿个美国学位——”

“谁都知道她出国留学是为了拿个美国学位,但是——你看看Simon和陶沙,不都是出国留学拿了博士学位的人吗?最后还不都回国了。Simon进了‘神州’,就干得这么春风得意,而陶沙呢?进了那么个破公司当初级码工,吃没吃的,住没住的,成天骑个破自行车来来往往,连对象都难找下一个。”

不知怎么的,这番话一出,大家都不吭声了。

詹濛濛也有点不自在,好像在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错在哪里,连挽救都没门。

正宗女主人Lucy出来打破冷场:“我们Simon可以说是在海外混得不好了回国的,但Tony可不是这样,他在美国干得很好的,是他们公司的技术大拿——”

林妲看出Simon脸上有点挂不住,但隐忍着没说什么

蓝总替Simon洗刷:“东东可别这么说小蒙,他回国是不愿意受公司那些束缚,想自己单干。这个不是坏事,我当初如果循规蹈矩地在单位干,也不会有今天,所以在这点上我是力挺他的——”

于是Simon开始大力赞颂蓝总,听得林妲鸡皮疙瘩直冒:好歹也是你的岳父,怎么可以拍这么脑残的马屁?要拍也要拍得隐晦点嘛。

蓝总显得很淡定,没有被马屁熏昏了头脑的迹象,但也没有“别拍我马屁了,我知道你的肮脏小心眼”的表情,一切都恰到好处。如果没有几十年在生意场上与各路人马打交道的经历,肯定做不到这么淡定。

林妈妈很得体地问:“听说小陶回美国去了?几时走的呀?怎么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我林妲在美国呆的那段时间,多亏了小陶照顾我们娘俩。”

詹濛濛不怀好意地说:“肯定是怕我们知道他回去看儿子去了。”

林妈妈脱口问道:“他有儿子?”

Simon和Lucy都王顾左右而言他。

詹濛濛抢着说:“虽然他自己没承认,但这是明摆着的事嘛。如果不是他的儿子,他干嘛慌慌张张赶回去?”

林妈妈显然有点不那么淡定了:“如果是他的儿子,他干嘛不带回中国来呢?”

詹濛濛又抢着说:“他干嘛要把儿子带回中国来?他才没那么傻呢!他一个人回国来,就可以冒充单身骗小女孩。谁都知道有博士学位的单身海龟男吃香,那可是铂金级王老五啊。”

Lucy问:“濛濛想不想找个铂金级王老五啊?我们那里有几个最近海龟了的,都是单身博士,就是你说的铂金级王老五——”

詹濛濛连连摇头:“不要,不要,我对单身海龟没兴趣——”

“你对单身海龟没兴趣,那你是对已婚海龟才有兴趣?”

“哪里呀,”詹濛濛有点不自在,“我的意思是——我比较喜欢老成一点的,稳重一点的,事业上——比较成功的——”

Simon冷不丁插嘴说:“呵呵,说白了就是rich man with a bad heart(心脏有问题的富翁)——”

詹濛濛分辨说:“我只说了老成稳重,我可没说什么bad heart——”

Simon含沙射影:“现在国内的女孩子啊,太拜金了,你有钱的时候,她们往你身上贴;你没钱的时候,她们一脚踢开你——”

詹濛濛针锋相对:“哇,Simon是不是有这方面的亲身体会呀?怎么说得这么义愤填膺?”

Lucy笑着说:“我们Simon应该没有这方面的亲身体会,他又没钱,那个女生会往他身上贴啊?”

蓝总笑着说:“那可不能这样说,小蒙怎么会没钱呢?他在‘神州’做CIO,我可没少付他工资!”

Lucy说:“爸,我不是在说你付给他的工资少了,我的意思是——在那些贪财的小女生眼里,Simon真的算不上有钱人。但从他工作的角度来讲,您付给他的——真的是太多了——超出了他对‘神州’的贡献——”

林妲很快地看了Simon一眼,感觉他满脸不快,仿佛在说:“你懂个屁!老子对‘神州’的贡献还小吗?”

但话到嘴边,却变成:“真是知夫莫如妇啊!我自己还一向觉得我对‘神州’贡献很大呢,现在Lucy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今后得加倍努力——”

林妲又听得鸡皮疙瘩直冒。说起来,Simon和蓝总还是一家人呢,但他们之间一点亲戚的感觉都没有,“赤果果”的上下级关系,哪怕是在自己家里,而不是在公司里,下级还得看上级的脸色,还得点头哈腰,

看来还是别嫁富人最好。

Lucy站起来说:“大家都吃差不多了,可以上甜点了吧?”

甜点上来了,是做得很漂亮的提拉米苏蛋糕,但蓝总推辞了:“甜点我就免了吧,血糖有点高——”

林妈妈也说:“我也免了吧——”

蓝总关心地问:“你血糖也高?”

“呃——还行——”

然后两人就探讨血糖去了,探讨着探讨着,两人就下了桌子,坐到茶几边的椅子上探讨去了。

林妲瞟了詹濛濛一眼,幸灾乐祸地想:这下和蓝总扯不上关系了吧?谁叫你血糖不高的呢?

但是她低估了自己的闺蜜,詹濛濛很快就加入了蓝总和林妈妈的谈话,理由是爸爸血糖高,又爱吃糖,得向蓝总取取经,看怎么才能控制爸爸对糖的嗜好。

林妈妈很自觉地退出了谈话,坐到女儿身边。

林妲小声问:“你干嘛跑了?”

“我跑什么?”

“你跟蓝总说话说得好好的,怎么濛濛一加入,你就跑了呢?”

“血糖的事说完了么——”

估计詹濛濛她老爸的血糖也不够分量,因为很快就聊完了,蓝总起身告辞,说好多事要处理,不能陪大家迎新年了,让大家玩得尽兴。

35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62)

  1. 沙发哈哈

  2. 陶沙为什么不声不响就跑了?是不是事情紧急?那应该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有的啊……难道他决定离开Linda了?等看下回分解!

  3. 哇,这么靠前啊:-)

  4. 沙发 alai

  5. 这些天把艾米的《至死不渝》等作品又回顾了一遍,百看不厌。谢谢艾米

  6. 饭中饭后,各种细节,各种对话,真是太生动了!!

  7. “而不是在公司离”——里。

  8. 不仅生动还很幽默!

  9. 詹濛濛太没眼色了。她连自己输在哪里都不知道。
    感觉Lucy 真的不是蓝总的亲女儿。养女或干女儿?陶沙一定跟蓝总关系更亲密些。否则干吗詹濛濛一说陶沙的坏话,就冷场了呢?

  10. 敬待下文,今天上来几回来,终于看到更新了,开心

  11. 从他们的谈话中看出陶沙应该没有儿子。

  12. “我林妲在美国呆的那段时间”应为“我和林妲在美国呆的那段时间”

  13. 传说中的蓝总终于露面了。还是n多悬念啊

  14.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5. 如果小陶是蓝少东,林妈问他有没有小孩时,蓝总的表情是什么呢?

  16. 感觉Lucy和Simon在演双簧。濛濛还嫌自己的丑没出够呀?

  17. 林妈妈表现得真是大方得体。

  18. 謝謝艾米!

  19. “现在跟真人一对照,才发现那肯定是很多年前的照片了,因为眼前的蓝总,看上去足有六十岁,而照片上的蓝总,顶多四十多岁。”

    ——呵呵,这是普遍规律,我认识的人里面,绝大多数在网上放的都是以前的照片。

  20. 回复“匿名”:

    我觉得你最好别这么自以为是,说什么“应为”什么什么。你应该谦虚点,对自己搞不清楚的东西,最好是商讨的口气提问,比如“这里的‘我林妲’是不是——”

    “我林妲”并没说错,意思是“我的林妲”,因为陶沙就是林妲在美国期间去照顾了林家母女俩,而不是林妈妈一个人在美国期间,林妈妈也不是和女儿一起去美国的。如果按你说的,改成“我和林妲”,那就不同了,那就包括了林妈妈一个人在美国的时间(陶沙也去照顾她了)。

  21. 詹濛濛的这些话,在我们听来实在是太露骨,但在国内很多人耳朵里都很常听见,反倒是林妲和她妈妈这样的人,在国内比较“出格”。

  22. Lucy说话不太给 Simon面子,Simon可能对此很不满意。

  23. 写的真精彩。

    每天又有盼头了!

  24. 詹濛濛这样的女孩现在在大陆还真是多,艾米的描述太形象了! jldy

  25. 是不是 淘沙和lucy都觉得林妈妈很好 所以lucy出面邀请她们吃饭 撮合她和蓝总?

  26. lucy是养女吧?或者是干女儿?主要是个人觉得simon对蓝总的态度不太像女婿对岳父的态度

  27. 大家说詹濛濛怎么知道陶沙去美国了,而且说法和simon一致。是怎么回事呢

  28. 詹濛濛连连摇头:“不要,不要,我对单身海龟没兴趣——”

    “你对单身海龟没兴趣,那你是对已婚海龟才有兴趣?”
    对话真精彩啊

  29. 艾米的作品对话真精彩,百看不厌。

  30. 蓝总替Simon洗刷:“东东可别这么说小蒙,

    东东 = 蓝少东, So Lucy is 蓝少东?

  31. 开学了,总算可以留言了!哈哈哈!又可以啃包包,小日子还是蛮爽的!
    ——小丑鱼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