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63)

蓝总走了,林妲感觉浑身轻松,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其实蓝总一点也不威严,更不高高在上,而是和蔼和亲,但仍然让她有点不自在。

她觉得其他人也有这个感觉,蓝总一走,大家好像都舒了口气,表情都自然了,嗓音都提高了。

只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是Jessie(杰西),很失望地问:“爷爷怎么走了?”

Lucy(露西)解释说:“他忙啊——”

“为什么他要忙?”

“因为——他是公司的头啊。”

“是公司的头就要忙?”

“是啊。”

“那公司的尾巴呢?”

“呵呵,公司的尾巴就不用忙了呗。”

“那谁是公司的尾巴?是爸爸吗?他就不忙。”

Simon说:“谁说我不忙?我忙的时候你没看见,我这是因为你来了才——休息两天的——”

Lucy对女儿说:“你爸爸才不会当尾巴呢。”

“那谁是尾巴呢?”

“你是尾巴好不好?”

“好!我不想忙。”

另一个例外就是詹濛濛,是最失望的一个:“哇,蓝总这么忙啊?这大年夜的,还到哪里去谈生意啊?”

Simon说:“就兴蓝总谈生意,不兴人家陪着心上人过个大年夜?”

詹濛濛问:“Lucy,你爸又给你找了个后妈?”

“谁说的?”

“Simon说的。”

“他逗你呢。”

“这么晚了,又是大年夜,蓝总还忙着工作?”

“谁知道,可能吧。”

Simon说:“我说蓝总是要陪着心上人过大年夜,你又不相信。你说说看,就算蓝总愿意大年夜谈生意,但人家都不休息,陪着他谈?告诉你吧,蓝总可是钻石王老五,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那做媒的、自己找上门的、家长看上了替女儿包办的,不计其数——”

Lucy嗔道:“你瞎编些什么呀?”

“怎么是瞎编呢?”Simon说着就举了几个例子,都是些如雷贯耳的家族。

詹濛濛一脸的失落,告辞说:“我们回家吧。”

林妲和妈妈也告辞说:“我们是该回家了。”

Lucy极力挽留:“现在就走?不一起迎新年了?”

“怕太晚了你们开车送我们不方便。”

“送什么呀,今晚就住这里了。”

“这个——不太方便吧?我们什么都没带——”

Lucy挽留了好一阵,三个女客都执意要走,Simon主动提出开车送她们,但Lucy不同意:“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送她们吧。”

“我也跟你去。”

“你去干嘛?在家陪着Jessie吧,难道让她一个人呆在家里?”

“把她也带去不就行了?”

“总共就五个座位,你去,还带上Jessie,坐得下吗?”

Simon很不情愿地留下了。

这次詹濛濛没抢着开宝马,也没抢着坐前面,让林妈妈坐了前座,她和林妲坐在后座。但她一上车就闭上眼睛打盹,谈兴不高。

Lucy很健谈,跟林妈妈扯了一会美国的事,就开玩笑地说:“听说现在男海龟是百分之百陷落,不知道我们Simon是不是百分之一百零一?”

三个听众都不吭声。

Lucy又开玩笑说:“哇,看来我问到点子上了,这家伙肯定是陷落了,不然你们不会这么——沉痛——”

林妈妈说:“这个说男海龟百分之百陷落的人,肯定也没什么根据,就是以偏概全——”

Lucy问:“濛濛,你跟Simon一起工作,你肯定知道——”

詹濛濛懒洋洋地说:“我才不管他这些事呢。”

“那你管他哪些事呢?”

“我只管工作上的事,他的个人私生活,不是我的职责范围。”

“呵呵,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我觉得你这么说,就表明他的确是陷落了,只不过你不愿意告诉我而已——”

詹濛濛突然很感兴趣地趋身向前,几乎是附在Lucy耳边说:“要是他陷落了,你会怎么——处罚他?”

“处罚什么呀,合则合,不合则离,我这人好说话得很——”

“你会跟他离婚吗?”

“离!如果他跟别的女人有染,我干嘛不离?”

詹濛濛嘻嘻一笑:“也许这正中他的下怀呢,现在想抛弃糟糠之妻的男人不要太多!”

“是不是正中他的下怀我不在乎,我主要看是不是正中我的下怀。”

“他知道你不会跟他离,你要是跟他离了,还能找到比他更强的?”

“什么叫更强?”

“就是——比他更年轻更——帅更多金的?”

Lucy一笑:“你觉得他多金?”

“刚才蓝总不是说了吗?Simon在‘神州’做CIO,蓝总不会亏待他,你看他开的是宝马,住的是洋房,如果不多金,哪来这些玩意——”

“他恐怕就是靠这两样在招摇撞骗吧?呵呵,你们这帮小女生啊,也太好哄了。就这么一套房子,一辆车子,就算多金了?你们都不知道房子车子是谁的呢——”

“是你的?”

“呵呵,如果房子车子都是我的,你会不会嫁给我?”

詹濛濛笑起来:“我可不是眼界低的女生,一套房子一辆车子就能搞定——”

“那你的眼界有多高?”

“我?肯定不会满足于一套房子一辆车子——”

“那你对Simon肯定有免疫力。”

“那是肯定的。”

停了一会,詹濛濛问:“你说要是Simon真的陷落了,而这事给蓝总知道,会不会一脚把他踢出‘神州’啊?”

“那就看他工作能力如何了,现在也不兴抓作风问题——”

“但是——如果他背叛的是蓝总的女儿,蓝总也不——介意?”

“呵呵,你就直说了,是不是知道Simon陷落了?”

“我哪知道?就是随便问问。”

Lucy问:“Linda(林妲),你在‘蓝色海洋’做暑期工的时候,跟Simon同过事,你知道不知道他陷落没有?”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他是大堂经理,我是IT员工,我们根本都不在一起工作的——”

林妈妈说:“Lucy啊,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互相信任——”

林妲听得心惊胆颤,生怕Lucy把爸爸的事搬出来讥讽妈妈,如果Lucy回一句“您就是太信任丈夫了,他才会在美国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那妈妈的脸往哪儿搁?

还好,Lucy没这么说,可能根本都不知道爸爸的事,只声辩说:“我也没不信任他啊,就是随便问问好玩——”

回到家后,林妈妈在客厅看央视的新年晚会,林妲没心思看电视,只想躲进自己卧室好好理理乱纷纷的思绪。但她刚进卧室,詹濛濛就跟进来了,大发牢骚:“这个Simon真是烦人,抓着我不放手,总想破坏我和蓝总的事。”

“他有吗?”

“你看不出来吗?今天吃饭的时候,他故意说那些话,好让蓝总觉得我是个拜金的女生。他要再这样,我就把他的事都捅给他老婆!”

林妲立即劝阻:“何必呢?你把他们夫妻搞散了,他不是更抓着你不放手了?”

“我就是想到这一点,才会对他手下留情,不然的话,刚才Lucy问起,我就和盘托出了——”

“你要是和盘托出了,蓝总对你的印象不也搞坏了吗?”

“嗯,那倒也是。”

林妲安慰说:“我觉得——蓝总对你印象还是很好的——”

詹濛濛兴奋地说:“你看出来了?我也有这个感觉。想想也是哈,整个家宴上就我一个人年轻漂亮,他能不注意到我吗?”

“就是呀。”

“我不是说你不年轻漂亮哈,我的意思是——”

“呵呵,别解释了,你的意思我懂。”

“懂就好。现在——就是不知道别人给蓝总介绍的对象都是些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都不会比你更年轻漂亮。”

“但是蓝总会不会——就是喜欢 不年轻不漂亮的——”

“怎么可能呢?难道他脑子有病?”

詹濛濛似乎放心了不少,思忖说:“下一步啊——下一步,怎么创造机会接近蓝总呢?Lucy马上就要回美国了,指望Simon肯定是不行的。满以为今天可以在转钟的时候跟蓝总打个kiss,把关系提升一下,但他吃完饭就跑掉了——搞得我措手不及。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陪心上人去了?”

“应该不会,如果他真有心上人,干嘛不带来吃饭呢?他一介单身,女儿又是喝了洋墨水的开放人士,难道他还怕女儿女婿阻拦他再婚?”

“嗯,你分析得太好了!蓝总肯定没有心上人,一定是回去忙生意去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再跟他联系了——”

“说不定他自己会找你联系呢?”

“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怎么没有?他对你一见钟情,你又托了他找工作的,他就说帮你找到工作了,这样不就有理由联系你了吗?”

“哇,那就太好了!”

林妲看见詹濛濛被她顺口编出来的美景弄得这么兴奋,心里有种莫名的伤感,估计自己一向就是在这样骗着自己,觉得陶沙对她有兴趣,以为陶沙会来联系她。外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东西,当事人却怎么也看不明白。

恋爱中的女人真的是太傻了!

詹濛濛自言自语地说:“我觉得蓝总的风度气质比Simon强多了,个子是没有Simon高,但作为那个年代的人,有这么高也很不简单的了。我觉得Simon一看就不老实,花花的,而蓝总——就很深情的样子——”

正聊着,电视上的新年钟声响了,两个人冲出卧室,跑到客厅,抱住林妈妈一阵乱吻,嘴里大呼小叫着“新年好!新年好!”

第二天,詹濛濛才回家去看父母,自嘲说:“呵呵,为了个蓝老头子,把我爹妈都冷落了。我还以为昨天可以把蓝老头子敲定,今天就带回家拜见父母呢——”

林妲怂恿说:“你现在把蓝老头子拐到你家去也不迟啊。”

“拐什么啊!我连他家在哪里都不知道。”

“问Lucy啰。”

“算了,也不好搞得太夸张,还是淑女一点,老家伙经不起猛打猛攻,可别把人家吓破胆了。”

詹濛濛走后,林妈妈来约女儿:“想不想出去逛街?”

“有什么好逛的呀?”

“新年嘛,出去走走——”

“我不想去。”

“呆家里干嘛呢?”

“补觉,昨晚没睡好。”

妈妈打量了她一会,说:“我觉得小陶那个——孩子可能是生病了,不然他不会突然跑回美国去,招呼也不打一个——”

她爆发了:“什么叫招呼也不打一个啊?你是他什么人?他回美国为什么要跟你打招呼?”

“我不是他什么人,但是——大家毕竟还是朋友嘛,再说——前不久还在一起吃过饭——”

“在一起吃个饭就吃出责任义务来了?人家就应该向你报告行踪了?”

妈妈没接她的话茬,自顾自地说:“我最讨厌暧昧不清的人了,爱就爱,不爱就不爱,把话说清楚了,人家也知道该怎么办。态度暧昧不清的人,多半都是心里有鬼的人,一脚踏在这只船上,一脚踏在那只船上,两边都哄着,看事态发展再决定要哪头。这是最不道德的人!”

1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63)

  1. 沙发没了?
    ——小丑鱼

  2. “他恐怕就是靠这两样在招摇撞骗吧?呵呵,你们这帮小女生啊,也太好哄了。就这么一套房子,一辆车子,就算多金了?你们都不知道房子车子是谁的呢——”
    ————————————
    这些会不是闷闷的?
    ——小丑鱼

  3. Lucy对Simon好像有所怀疑,借开玩笑刺探军情。

  4.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5. 林妈妈最后一段话说出了许多女孩子的心声呀

  6. 唉!期待闷闷回来。

  7. Lucy和詹濛濛的对话很有意思哈,好像Lucy对詹濛濛和Simon的事有所察觉一样。今天能跟帖了?问艾米和众网友好啊。且行且珍惜

  8. “因为——他是公司的头啊。”—-HAHAHA!

  9. 猜一下:LUCH的家宴安排,是为了让蓝总见一下“儿媳”linda和林妈妈。 ——小丑鱼

  10. 隐形的翅膀

    真纠结啊。。。我好同意林妈妈的话!

  11. 挺佩服詹濛濛这小姑娘为了找到金主不顾一切的精神。

    林妈妈最后一句话是暗指陶沙吗?

  12. 我猜陶沙一定觉得自己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像十年忽悠里的allan,三人行里的老康,陶沙估计也被命运铁拳击中,但我觉得不是通信连,我猜是不育,不然他应该不会说自己耽误Mary几年。在甲鱼那节,陶沙说道也许它也是穿着老头衫,这是不是暗示自己其实才是真正王子,他这次跑回美国应该是为了躲兰总,不想自己身份曝光太早,顺便等Linda来美国团聚吧。

  13. 从jessie等人的对话来看,蓝总的确是lucy的爸爸,jessie的爷爷。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如果蓝总不是她爷爷,临时叫她装是装不了这么自然的。

  14. 从simon的态度来看,他不希望詹濛濛追到蓝总。但从lucy的态度来看,似乎并不反对詹濛濛成为自己的后妈,也许她把詹濛濛和林老师都邀请来,是要让老爸自己选择。

    但从蓝总匆匆离席来看,蓝总似乎对这两个候选人都没兴趣。

  15. 陶沙对林妲的态度,似乎从林老师回国后,就急剧冷了下来。也许他以前就是为了照顾林妲,因为林妲一个人在国内,父母又是离了婚的,在蓝色海洋唱歌那次,又受到詹濛濛的奚落,所以他动了恻隐之心。

    现在林老师回来了,他就退出了。

  16. 剧情越来越复杂了,林妈最后说的话是亮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