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66)

林妲听了蓝总的纠结爱情史,马上想到另一段爱情纠结史,就是陶沙的两个爸爸一个妈妈之间的三角情仇,怎么像是同一个版本呢?

尤其是这个“让给好朋友”,貌似从古至今就没发生过几起吧?谁不知道我中华民族是信奉“朋友妻,不可欺”的信条的?别说是朋友的初恋女友,就算是朋友经人介绍来的女友,也没谁会去横刀夺爱啊!

难道蓝总就是陶沙的亲生父亲?

如果是的话,那陶沙不就成了蓝少东了吗?

她忍不住问:“Simon,我听陶沙说过——”

林妈妈“吭吭”咳嗽了两声。

林妲感觉妈妈是在假咳,好像是为了阻止她往下说。她略一思忖,便意识到不应该把陶沙父母的事说出来,因为那是多隐私的事啊!陶沙那时告诉她们娘俩,肯定是为了开解她们,不惜出卖了父母辈的感情秘密,她怎么能顺口就把人家父母的隐私倒卖出去呢?

但是如果蓝总就是陶沙的亲生父亲,那不就等于Simon知道陶沙父母的隐私了吗?她说说有什么不可以?

不过,她还是不敢违拗母亲大人的意旨,尤其是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又尤其是在搞不清楚母亲大人为什么假咳的情况下。

妈妈明显的是要把话题从陶沙那里引开:“Simon,蓝总后来娶的那个夫人——是个什么情况?”

“是经人介绍的。”

“哦,是这样,难怪离了婚,可能没什么感情基础。”

“从蓝总这方面来说,还是动了感情的,至少是想白头到老的。但女方完全是冲着他的身家来的,千方百计把财产往自己娘家搬,这给他的打击很大,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林妲插嘴说:“现在还有谁相信爱情啊?连我都不相信了。”

Simon一叫:“你别吓我好不好?连你都不相信爱情了,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谁相信爱情了。”

“没有就没有好了。难道你相信爱情?”

“我当然相信爱情。”

“别开玩笑了,你要是相信爱情,怎么会——”

三个人都不吭声了。

好一会,Simon才说:“我说了你又不相信,但我和濛濛的事,真的是——着了她的道。她这个人你知道的,一心就想找个有钱人。她那时以为我是蓝少东,所以挖空心思拉我下水。我完全是被她灌醉之后才会——那样的——”

林妈妈听得很尴尬,打断说:“这都是你自己的私生活,我和林妲不打探人家隐私的,也不对人做道德评判。”

“我知道,所以我才跟你们说说,因为我知道你们不会judge(评判)我。一般人眼里,男女之间有了那种关系,那就一定是男方的问题。但什么事情都有例外不是?更何况现在的女生——又拜金又没有羞耻心,她们什么干不出来?濛濛这样的,还比一般女生多一条——她太有心计了,从一开始就是准备狠狠敲我一坨的,所以她把我灌醉了,把什么都拍了照,动不动就威胁我,说要把照片寄给我老婆——”

林妈妈感叹说:“其实你如果早把这事向Lucy挑明了,她说不定还能原谅你,毕竟你是被人灌醉的。但是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就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你了。”

Simon恳求说:“林老师,我今天把这事拿出来说,就是想恳求您和林妲别把这事告诉Lucy,她知道了肯定很难过——”

林妈妈赶紧声明:“我们怎么会把这事告诉Lucy?要告诉我不早就告诉了?我们才不会管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呢。”

“那太谢谢您们了。”

“但是我们不能替濛濛打包票,她要是想告诉Lucy怎么办?”

“所以我也想请您们做做她的工作。”

“这个工作——怎么做?嘴长在她身上,她又不是一个听人劝的人——”

Simon沉默了一阵,说:“我也不过是把一切能做的都做一下罢了。濛濛要告诉Lucy,我也没办法。Lucy愿意原谅就原谅,不原谅我也没办法。我这个人,也是挺有骨气的,如果是我错了,我可以认错,我可以改正。但你不能把这事当成我的一个把柄来要挟我,成天挂在嘴里,让我一辈子对你俯首帖耳。如果你那样对待我,我不如彻底造反。”

三个人都沉默了。

到了林家楼下,林妈妈客气说:“Simon,上去坐会吧?”

但Simon好像没听出是客气话,很爽快地说:“好,我上去坐会。”

三个人都下了车,但刚走了几步,Simon又站下了:“算了,我还是不上去了吧。”

“怎么啦?”

Simon朝楼上指指:“她回来了。”

娘俩往楼上一望,看见自家窗口透出灯光,知道是詹濛濛回来了。

林妲问:“你现在怕她怕到这种程度?连面都不敢见了?”

“这不是怕她,是烦她。”

林妈妈通情达理地说:“那你就别上去了吧,早点回去休息。”

“您们也别把蓝总请客的事告诉她,免得她——节外生枝。”

“好的,我们不告诉她。”

Simon开车走了,娘俩上了楼,看见詹濛濛已经迎到了家门口,见到她俩就问:“你们又去Simon家了?”

林妲回答得理直气壮:“没有啊。”

“怎么没有?我看见他开车送你们回来。”

“他开车送我们回来就是去他家了?”

“那还能是去了哪儿?”

她不想正面回答:“你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在家呆两天的吗?”

“呆家里有什么意思?就是一伙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打麻将,我才懒得跟那些人耗费时间呢?”

“呆家里可以陪陪父母呀。”

“陪什么呀!他们都忙着打麻将,恨不得连饭都没时间给我做——”

“那就你做啰。”

“是这样的呀,以前我一回家,就是我做饭,我爸妈好安安心心打几盘麻将。但是今天不行啊,我总共就在家里呆那么一小会,他们还指望我做饭,拿我当奴隶啊?”

林妲还想继续歪楼,但被詹濛濛封了:“如果你们没去Simon家,那就是去蓝总家了。”

“没有没有。”

“那肯定是去‘蓝色海洋’了!”

这下她不吱声了。

詹濛濛气急败坏:“哼,我一上车就有一种预感,知道等我一走,Simon就会把你们请过去做客——”

“没有,没有,他没请我们——”

“可能不是他出面请的,但肯定是他的鬼主意。”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想撮合林老师和蓝总!”

林妈妈反驳说:“快别瞎猜了,你看我像是被人撮合的人吗?”

“您不是,但Simon是。”

“怎么会呢?”

詹濛濛肯定地说:“我说了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知道他的心思,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岳父娶个比他还小的女生,而且还是他的——他过去的——”

林妈妈生怕詹濛濛说出很黄很暴力的话来,急忙打断说:“你别瞎猜了,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蓝总给Lucy饯行,怕人少了冷清,拉我们去作陪——”

“说当然是这么说啦。”詹濛濛很感兴趣地问,“真的是在‘蓝色海洋’设宴?”

两母女面面相觑,Simon交代过,叫她们别把这事告诉詹濛濛的,但不知怎么搞的,她们一下就说出来了。

林妈妈说:“你们慢慢聊,我去休息了。”

等林妈妈走了,詹濛濛:“蓝总今晚——去了吗?”

“嗯。”

“是不是全场紧跟你妈?”

“才没有呢。”

“那——他们在一起谈了多久?”

林妲笑着说:“你放心好了,蓝总忙得脚不点地,哪里有时间殷勤我妈?两个人话都没说上几句,还差点把我们的名字都搞错了——”

詹濛濛似乎放心了不少:“哼,我就说蓝总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怎么会——,都是Simon的黄粱美梦!”

“他什么黄粱美梦?”

“他想搞黄我和蓝总的事。”

“怎么会呢?”

“当然会呀,他的占有欲最强了,凡是跟他有过一夜情的女人,他都当成自己的财产,绝对不允许你寻找新的男人。”

“他这么说的?”

“他当然不会这么说,但他就是这么做的。”

“难道他以前那些一夜情女人都一辈子跟着他?”

“人家当然不会一辈子跟着他,但他希望是那样嘛,所以总是无所不用其极,破坏人家的好事。”

林妲猜测说:“我觉得他不会想着拆散你和蓝总的好事,正好相反,他现在应该巴不得你跟蓝总的事成功——”

“为什么?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他现在很怕你,刚才本来要上楼来坐会的,看见我们窗口有灯光,知道是你回来了,就吓得连楼都不敢上了。

詹濛濛哈哈大笑起来:“真的?他这么怕我?”

“真的不骗你。”

“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怕我吗?”

“因为你掌握了他的把柄?”

“你真是朕的爱卿,一下就猜到点子上了。”

林妲借机会说:“其实他真用不着怕你,难道你是哪种落井下石的人吗?”

“这跟落井下石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呵呵,我这个词是用得不恰当,反正你懂我的意思。”

“这就看他把不把我惹毛了。如果他老老实实做他的蓝总女婿,别管谁做他的后岳母,我肯定不会去Lucy面前抖落他的丑事,但如果他——想坏我的好事,我詹濛濛也不是吃素的!”

“何苦呢?俗话说宁拆——”

“一座桥,不拆一台轿是不是?那也要看是什么情况嘛,如果轿子里坐的是一条毒蛇,干嘛不拆它的轿?”

林妲赌咒发誓一通,说Simon绝对没有撮合她妈和蓝总的意思。

詹濛濛炯炯有神地盯着林妲:“你的话我还是很相信的,问题是你这个人——有时缺心眼,很多事情根本都看不出来——”

她又交代了几遍,叫詹濛濛别去Lucy那里乱说。

詹濛濛一记反勾拳:“喂,你怎么这么向着Simon啊?是不是陶沙把你丢了,你就来泡Simon了?”

她愣了,半晌才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詹濛濛忙不迭地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瞎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2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66)

  1. 哇,沙发吗–胆小鬼(最近不能署名呢)

  2. 沙发,哈哈!

  3. “哪里有时间殷勤我吗?”
    吗是不是应该改成“妈”?

  4. ZMM真是想嫁有钱人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

  5. 前排!哈哈!
    ——小丑鱼

  6. 哪里有时间殷勤我吗?——“妈”

  7. thanks AiMi!

  8. 前排地板!

  9. 前排
    真好看

  10. 詹濛濛的出手方式,我越看越冒冷汗!不知蓝总会不掉进这个陷阱?
    ——小丑鱼

  11. 山麻楂包子

    越来越受不了詹濛濛了,和这种人说话好累呀,脸皮还厚什么都是自己最正确,希望她早点搬走。

  12. 山麻楂包子

    "认错,我可以改正。但你不能把这事当成我的一个把柄来要挟我,成天挂在嘴里,让我一辈子对你俯首帖耳。如果你那样对待我,我不如彻底造反"
    这还成了Simon自己有理了?!这是认错的态度吗?

  13. Simon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主儿,估计没想到这么难缠,感觉周围不少猥琐男人都这么些出息。但是詹濛濛玩那个把戏也太可怕了,真实到可怕的地步!真有这样的人啊,半斤八两的一对尤物凑到一起,所以有戏看了。喜欢Linda和林妈妈这样的,物欲横流的时代,周遭有那么污黑的伙伴,还能如此清新!

  14. Zmm过年都不敢在家呆两天,生怕蓝总看上林妈妈了。这么会算计我真替她累。

  15. “难道你是哪种落井下石的人吗”——那?
    詹濛濛像有被害妄想症一样,对什么人都缺乏信任,感觉好危险。

  16. 我感觉蓝总可能对林妈妈没什么特殊意思,很可能根本就没打算再结婚,因为他已经被前几次婚恋打垮了。林妈妈可能对蓝总也没什么特殊意思,也是被以前的婚恋经历搞得精疲力尽,不再相信爱情了。

    但Lucy和simon可能有撮合这两人的意思,也许最终没撮合成,但无疑会激怒詹濛濛,如果她和蓝总的事进展不顺,她会怪罪在林妈妈和其他几个人身上。

  17. simon 现在肯定没心思约束詹濛濛,只要她不去老婆面前揭发他就已经是大幸事了。但他肯定也不希望詹濛濛成为他的后岳母,想想,自己和岳父共一个女人,这多恶心啊。

  18. 真希望ZZMM快快搬走,和生活观和人生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在一起真是太痛苦了。

  19. Thanks艾米!

  20. Simon对linda是不是还有想法?这么极力在母女面前为自己挽回。他觉得也许当linda知道陶沙的故事后就真的会放弃,所以自己还有希望?!

  21. 我要是和zmm这么个三观完全不同的人住在一起,肯定郁闷死了。。。真想不通linda怎么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的。

  22. 詹MM的嘴巴很难堵住,Simon现在是提心吊胆,不知什么时候东窗事发,被老婆发现。
    所以,如果没准备好跟配偶分手,就不能在外面瞎搞。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

  23. 清风白云飘

    有zmm这么一个人住在家里,真郁闷,如此拜金的人,好恐怖~

  24. 回复楼上几位不理解林妲为什么和詹濛濛成为朋友的人:

    詹濛濛是借住在林妲家的,难道你要林妲不和她说话?还是要林妲把她赶出去?你们本来是想表现自己多么清高,不接触拜金的人,但实际上暴露出你们没林妲善良,没她那么乐于助人。

    艾园从来都不欢迎抢占道德制高点的人。

  25. 同意十年忽悠.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