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71)

被詹濛濛这么不靠谱地责怪了一通,林妲反而坦然了。本来她还为妈妈向Lucy透露出艳照女主角的真实身份而内疚不安呢,但既然詹濛濛这么爱扯歪理,她也不妨以歪就歪,权当妈妈给詹濛濛颁发一枚“光荣证”了。

但她还是有点愧对Simon,如果妈妈没有对Lucy说出艳照女主角是谁,Simon兴许还能搪塞过去,因为她跟Simon之间是清白的,如果Lucy向她求证,她肯定会坚决否认;如果Lucy不向她求证,只对Simon兴师问罪,Simon肯定能理直气壮地否认。

但妈妈这样出来指证詹濛濛,Simon的出轨罪名就算坐实了。虽然妈妈不过是陈述了一个事实,但一个人不能仅仅因为是事实,就可以对任何人陈述啊。比如你看见一个残疾人,虽然他瘸着腿是事实,但你不应该劈头盖脑地向他陈述这个事实。

在事实和陈述之间,还有很多很多因素,比如礼貌,比如隐私,比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幸好詹濛濛是在Lucy回美国之后才点的这把火,不然的话,那两人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如果出了人命,她妈妈肯定要内疚一辈子。

她想打听一下Lucy两口子到底闹到什么地步了,但又不知道向谁打听。正纠结着,Simon给她打电话来了:“林妲,我是Simon,别挂我电话,我找你有急事。”

“什么急事?”

“你最近有没有和Lucy通过话?”

“没有啊。”

“你妈呢?”

她有点忐忑:“她——好像跟Lucy通过一次话——”

“那Lucy有没有对你妈透露什么口风?”

“口风?哪方面的?”

“她有没有对你妈说起我——外遇的事?”

她更忐忑了:“她——呃——”

“你怎么又‘呃’上了?到底说了没有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觉得自己这不算撒谎,因为她的确不知道Lucy对她妈说了Simon外遇的事没有,她只知道她妈对Lucy说了Simon外遇的事。这两件事,主语不相同,宾语也不相同,应该不算一回事吧?

“她好奇地问:“你问这干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Lucy说我有外遇是不是在诈我。”

“诈你?”

“嗯,因为她只说我有外遇,但没说我跟谁有外遇,所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诈我。”

她心说这人怎么像刚从唐朝穿越过来的呢?地球人都知道的事,他这个当事人却不知道?

她含含糊糊地说:“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简单地说,就Lucy要跟我离婚,说我有外遇。”

“你——有没有外遇啰?”

“我哪有什么外遇?”

“濛濛那个——不算?”

“她那个你知道的,是她做下的套子——”

“那你就对Lucy这样说不就得了?”

Simon有点着急:“问题是她没提濛濛的名字呀!我干嘛要不打自招?你以为党的政策真的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天真了,谁坦白谁遭殃——”

“那你就打死不承认啰。”

“难道你不知道负隅顽抗,死路一条?”

“呵呵,坦白要从严,不坦白是死路一条,你这次死定了!”

“所以我要问问清楚,非坦白不可的就坦白,不是非坦白不可的就——不坦白——”

“但是你问我有什么用呢?”

“我看她跟你妈关系挺好的,跟你的关系也不错,想看看你们听到什么口风没有。”

“我们——没听到什么口风。”

Simon追问道:“她提没提‘蓝色海洋’的小戴或者其他女员工?”

她马上想起“高”说过的那些话,惊讶地问:“你当真有‘高’说的那些事啊?”

“高说我什么事?”

她把“高”的话拣那些能说的说了一下,建议说:“我看你还不如去问‘高’,你问我这些,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Simon好像在自言自语:“我也知道你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线索,我这不过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我今天打电话问你,主要是为了一个个排除。”

“哇,看来你还真是——作恶多端哪!哼,谁叫你花花公子,做的孽太多了,现在得一个一个打电话排除,这得排除到哪天去呀?”

“别开玩笑了,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是在跟你说正经的。”

“既然你没听到什么口风,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还得跟另几个人打听一下——”

她突然对他动了恻隐之心:“算了,我都告诉你了吧,省得你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碰壁。你这个人也是的,平时那么大胆子,什么女生你都敢惹,怎么现在怕成这样?”

“你快告诉我吧,告诉完了再尽情地批判我——”

她把这事的来龙去脉都对Simon讲了。

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气的,Simon半天都没说话,她还以为他听烦了,挂掉电话跑了呢,但她“喂”了两声,Simon说:“我在听呢。”

“我已经说完了,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告诉我这些,我还蒙在鼓里呢。真没想到你妈会去告密,我看她平时本本分分,不像个惹事的主——”

她生气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妈不本分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话没说好,我的意思是——这事全怪濛濛,如果不是她对Lucy乱说,你妈妈怎么会想起对Lucy洗刷你呢?我真的不明白,濛濛为什么要干这么愚蠢的事,她把我搞倒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主要是——觉得你在撮合我妈和蓝总,她挺生气的——”

“生气也不能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啊!她把这事捅出去,不是把她自己嫁蓝老头子的事也毁了吗?其实我真没撮合你妈和蓝总,是Lucy想给老头子找个老伴,而她也没锁定你妈,她这个人很潮的,知道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生,所以她也不在乎老头子给她找个二十多岁的后妈,你看她每次请客,不是都把濛濛也请上了吗?就连去机场她都计划叫上濛濛的,是濛濛自己不在家——”

“那濛濛问蓝总去不去机场的时候,你怎么说‘不去’呢?”

“他当时是不准备去的,忙得很,不知道怎么后来又变了卦,临时去了机场,结果就变成我撒谎了。如果濛濛是为这事告的密,那我真是冤枉啊”

她见Simon没责怪她妈妈,心里十分感动,加上她这人天生同情那些倒霉蛋,顿时觉得Simon怪可怜怪冤枉的,考虑到他一开始还真是被濛濛下套子套住的,那么他的错误就只剩下当断不断了。

她建议说:“你要不要跟濛濛谈谈?”

“谈什么呀?她已经把事情全捅出去了,我现在跟她谈还有什么用?”

“我也是随便说说。那你准备怎么办呢?Lucy她会跟你离婚吗?”

“离婚是肯定的了。”

“那怎么办?”

“其实我并不怕离婚,离婚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

“你们感情——这么糟糕?结婚几年啊?”

Simon叹了口气:“结婚倒没几年,但她的心从来就不在我这儿,她喜欢的是——陶沙,跟我结婚是不得已求其次,也算个爱屋及乌,因为我和陶沙是好朋友,既然她不能嫁给陶沙,那就只好嫁给我了——”

“为什么她不能嫁给——陶沙呢?”

“我也不知道。这两人都是闷头鸡,有什么心事,你就是问死,他们也不会告诉你。Lucy追陶沙,没追上,跑来对我哭诉,我一发同情心,就把她给娶了。但她人嫁给了我,心思还在陶沙身上,这些年跟我都是是离心离德的,很没意思——”

她越发同情他了:“那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有外遇的呢?”

“当然是啦,如果我有一个亲亲爱爱的老婆,我怎么会中濛濛的套呢?说实话?我跑回中国来,一大半都是为了躲避Lucy。你不知道跟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人一起生活,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想我Simon哪点不如陶沙?但女人就是死贱,得到了的,从来不懂得珍惜,那些冷落她们作践她们的人,她们倒是念念不忘。”

“怎么能这么说呢?”

“怎么不能这么说呢?”

她想说“我就不这样”,但心里是虚的,怕Simon把陶沙的事拿出来打击她。她在心里说:我不能做个贱女人,那些冷落我作践我的男人,我得把他们忘到九霄云外去。

她只顾想自己的心思,完全没听Simon在说什么。

Simon 好像觉察了,追问道:“我说的你听见没有?”

“听见什么?”

“你跟你妈说说,让她去Lucy那里搞下damage control(善后,救灾),就说她是为了洗刷你,才临时编的那么一个谎言——”

“你让我妈承认自己撒谎?”

“没事的,做母亲的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事都愿意做,什么话都愿意说,这不叫撒谎,叫——随机应变。Lucy也是个母亲,她一定能理解你妈妈——”

她很担心:“就算我妈愿意承认自己撒谎,Lucy也未必会相信,她知道我妈不是撒谎的人。”

Simon不吭声了,但显然是在动脑筋想办法。

她不解地问:“你不是说你不怕离婚,还特想离婚吗?那你干嘛要让我妈去搞damage control?”

“我是不怕离婚,但我预感这次不是离个婚那么简单的事,她肯定会逼着蓝老头子炒我鱿鱼,让陶沙接替我,这样就遂了她的心了。”

“但她不是在美国吗?怎么会愿意陶沙呆在中国?”

“切,你这个脑子真是转不开,如果陶沙呆在中国,Lucy不会也呆在中国?现在她是我的老婆,她当然要呆在美国躲避我。一旦我们离了婚,她自由了,还不赶快飞到陶沙怀抱里去?”

“但是陶沙——并不喜欢她呀。”

“谁说不喜欢她?”

“你不是说——”

“我只说了陶沙不愿意娶她,没说不喜欢她。你也别觉得这话奇怪,有些男人就是这样的,他们有婚姻恐惧症,不管遇到多好的女人,他们也只能睡她玩她,但永远都不会把她带入婚姻的圣殿。”

她糊涂了:“如果陶沙不愿意跟Lucy结婚,你怎么说Lucy会飞到陶沙怀抱里去呢?”

“飞到谁的怀抱就得跟谁结婚?以前她年轻,从来没结过婚,再不结的话,就成齐天大圣了,所以她勉为其难地嫁给了我。现在她已经结过婚了,孩子也有了,她还要婚姻干嘛?两个人在一起过就行了。陶沙这个人我知道,如果你不问他要婚姻,他还是可以和你好好过的。”

“但是会不会连——那个也不能问他要呢?”

”哪个?“

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那几个字来。

但Simon悟出来了:“做爱?呵呵,做爱怎么会不能问他要呢?男人不做爱,还要女人干什么?”

”但是有没有可能他是一个——比较怪的男人呢?“

“再怪也不能怪到连爱都不做的地步了——这么跟你说吧,Lucy嫁给我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这下你懂了吧?”

2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71)

  1. 抢沙发!

  2. 地板上挤挤
    ——空空如也

  3. No5

  4. 天,lucy 和陶沙真的有什么事吗?

  5. 陶沙在婚姻中更看重的是利益,把夫妻感情和责任看得很淡,是个贪图享受的人

  6. 怀疑陶沙和Lucy之前是恋人 但实际是同父异母兄妹,知道真相后被迫分开

  7. 呵呵,又多了一层迷雾

  8. 上一个写错了,应该是Simon

  9.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0. 我认为这么快就给淘沙下结论太早了,应该还是有隐情的。
    我坚信陶沙品质,觉得他有难言之瘾

    谢谢艾米!

  11. 感觉Simon的话水分比较足?这么多关于闷闷的负面信息,集中到林妹妹这里,林妹妹可能要转身了?记得这题目曾有提到——可不可不要走!
    ——小丑鱼

  12. 匿名 | 09月 25, 2012 @ 9:42 下午 |
    陶沙在婚姻中更看重的是利益,把夫妻感情和责任看得很淡,是个贪图享受的人
    ————————————————
    不知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小丑鱼

  13. 陶沙和濛濛是一路人,满嘴跑火车还歪理一大堆!Linda就夹在他们中间被骗来骗去的,真是单纯啊……

  14. 楼上的匿名估计是写错了吧,文中哪里提到陶沙有过婚姻啊?他是想说Simon吧?

  15. 清风白云飘

    楼上匿名搞错,请看过全文后发言。

  16. “所以我要问问清楚,非坦白不可的就坦白,不是非坦白不可的就——不坦白——”

    ——呵呵,这可能是很多人的政策吧?直接就坦白了,又怕对方根本不摸底;不坦白,又怕对方已经知道了,纠结啊!

  17. “这么跟你说吧,Lucy嫁给我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这下你懂了吧?”

    ——Lucy不是处女,也不见得就是和陶沙做过爱。不过simon可能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那次和陶沙qq时,特意提到他这一辈子没经历过处女。

  18. lucy和陶沙应该不是同父异母兄妹,不然simon肯定知道,从这一集来看,simon并不认为他俩是兄妹,因为他认为这两人是情人。

  19. 看来陶沙和Lucy 是有故事的。至于是不是如Simon 所说倒不一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Simon 海归之前他和Lucy 的感情就出了裂痕。
    我想一个结婚多年的人,Lucy 不会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俩人有了裂痕但毕竟有个女儿,她如果提出离婚可能心理会对女儿有愧疚感。但如果Simon 外遇在先,跟谁倒不要仅,Lucy 提出离婚就没有了心里的愧疚感.
    所以他们离婚是难免了。但是不是让蓝总把Simon 赶出蓝色海洋倒不一定。毕竟他是女儿的爸爸,如果有一定的工作能力没有比要非得让他走人

  20. 陶沙和Lucy没有走到一起,原因可能跟他逃避林妲有可能是一样的。

  21. 这一集真有点出人意料。虽然我觉得淘沙和
    LUCY味道相似,像一类人,但还是没想到
    他们会真有"一腿"。虽说SIMON的话不能
    全信,但两个人可能还是"暧昧"过的。

    翘首以待故事的发展。很同情林妲,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肯定七上八下很难过。对外人来说故事越曲折越好看,对当事人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22. 回IvyZheng :

    你怎么说陶沙和ZMM是一路人?弄错了还是没看懂?

  23. 以林妲的善良心软,估计她会去要求妈妈到Lucy面前替Simon说话。但Lucy会不会听林妈妈的话,就很难说了。

  24. “这下你懂了吧?”—这下林妲肯定就更不懂陶沙了:)

  25. 谢谢艾米!

  26. 迷雾重重啊:)

  27. 重重迷雾:)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