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因贪腐玩弄女性被“双开”

北京时间9月28日下午18时,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薄熙来“双开”的决定经由官方通讯社发出后,随即引爆了各路媒体和舆论。对通稿中提及的收受巨额贿赂、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陈述,尤为引人关注和联想。

对薄熙来双开的决定是政治局28日会议中审议并通过的,此会议的首要任务是研究即将到来的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和十八大的筹备工作。也就是说,薄案不过是其中的“配角”。但从舆论普遍反响来看,显然这一“配角”引起的关注度要远远压倒前者。

以中共最高党报同步网站人民网及官网新华网为代表的中共官方媒体,无一例外地将大头条的位置让给了十八大。新华网充分发挥了其独家优先报道权,在第一时间将“十八大将于11月8日在京召开”的消息以大字号红色黑体字置于网站头条位置。同时将薄熙来被“双开”的消息放置在了要闻区头条,并辅之以数百字的评论员文章《任何人践踏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厉惩处》。

在所有媒体都还只是在转引官方消息之际,新华网这篇短评可谓占据了一定的话语权,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引领舆论大方向的作用。文中写到,对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的查处,再次证明,在党纪面前人人平等,党内决不允许有“特殊党员”。“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凡在党纪国法面前肆意妄为者,必将受到严惩。此类表态,与谷开来案及王立军案中传递出的“法大于天”、“依法治国”的一贯思路相契合。

与新华网处理手法类似的人民网,虽然也不吝版面将大头条换上了十八大召开时间的新闻,但却将薄的消息放在了右侧的小新闻栏和次于要闻区的位置中呈现。此外,并无任何其他言论类的文章辅助。此外,当天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的《新闻联播》中,也对薄案进行了报道。

与官方媒体不同的是,各大门户网站无一例外地将薄案放在了大头条位置,而十八大的新闻则居于其次。在对新华社通稿经过信息筛选后,门户网站、各大社区论坛、微博等公共平台,还将薄熙来涉嫌受贿巨额贿赂、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单独“拎”了出来,独立成篇。而新华社那篇与通稿同时面世的评论文章,也随即成了热门的“辅料”。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薄消息发出后,微博、论坛等公共平台并未采取任何关键词禁止搜索的做法。左派代表司马南第一时间在其官方认证微博中表示,“认真看完了这个决定,全文没有一个字否定重庆模式,也没有从思想路线、政治路线角度对薄熙来提出任何批评。决定没有因人废事,秉承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曾因“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重庆市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李庄则“揭穿”了官方通稿中“收受巨额贿赂”的具体数目——2,000多万。如果这一数额属实,那么薄熙来即将面临的量刑结果恐将不轻。

此外,一个细节是,独立评论员蒋兆勇于北京时间17时21分在官方认证微博中就传出了薄要移交司法的消息。也就是说,在新华社发布通稿前,中共当局已经通过各种“吹风会”来做好万全准备。如新华社那篇时效性颇高的配评、《新闻联播》播出内容的取舍等等,显然已在消息公之于众前达成了某种共识。

而在薄的问题上,西方媒体的信息处理手段也颇富深意。英国BBC除了将选择性地“摘取”新华社通稿外,还在文末引用了中国网民的评论。内容分别为——“充分说明了一点,无论什么形式的革命,如果成功,最后成功的永远都是投机家和野心家,是那最心狠手辣的操盘者”、“终于划上了句号,一代枭雄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以及“薄熙来被双开,移动司法机关。邪不胜正?中国还有点希望?”从此类评论来看,丝毫没有传递“依法办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正能量的意味。这也是西方媒体面对薄熙来事件时一贯的做派。相比较而言,美国《纽约时报》官方网站则处理地低调且含蓄,只是在新华社通稿之后加了一句“稍后将有进一步分析报道”。

从薄案引发的舆论震荡不难看出,其受关注度要远远超过谷开来和王立军。作为中共一大政治丑闻,薄案虽然与十八大换届盛会“撞车”,但中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的立场清晰可见。按照官方通稿中所言,薄熙来的行为极大地损害了党和国家声誉,在国内外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了严重损失。不过,中国有句古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乐观地看,从谷案到王案,再到薄案,至少中共始终在践行着“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决不让任何腐败分子逃脱党纪国法惩处”的承诺。从这个层面来说,也算是对已经造成的恶劣影响和严重损失的一种补偿。

盘点传言中的薄熙来情人们

【多维新闻】薄熙来垮台后,外界纷传薄熙来私生活淫乱丑闻,其中不乏与名模、电视台女主播的绯闻,更有其在与女模特于X鬼混时将其乳头咬掉丑事等等。被外界一直称为薄熙来金主的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因牵扯薄熙来案被当局拘捕后,亲口供述其专门为薄熙来提供百余女性供其淫乱,在为薄提供的100多女人中,有几十个是共享的,即两个人都分别睡过的。有消息称,徐明曾承认自己与薄熙来共享过著名影星章XX,主持人倪X。

传薄熙来情妇张伟杰拿千万封口费带私生女远走

传出和薄熙来曾有暧昧的前大连电视台主播张伟杰,原先传出已失踪,张伟杰拿了人民币1,000万元的封口费,带着她和薄熙来的私生女隐姓埋名,迁往他处。

据明镜新闻,张伟杰替薄熙来生下一女,后来接受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给的千万封口费,隐姓埋名,迁往他处,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

薄熙来垮台后,港媒报道指出,薄熙来在大连期间,有多名情妇,最广为人知者就是张伟杰,当时张伟杰曾高调在办公室对长官说,“你有没有事要办?我晚上能见到熙来。”

一时间张伟杰和薄熙来的绯闻传遍大连,使得薄和妻子谷开来关系一度很紧张,《新维杂志》报道,谷开来曾以笔名“王红”竭力抹黑张伟杰,并动用国安、公安人员施压,迫使张伟杰离职。张伟杰因而成为专业上访户,曾被祕密关押在大连南山宾馆,多次自杀未遂。

有报道称,张伟杰与薄熙来情人关系被薄妻谷开来知道后,不久张伟杰便神秘失踪至今无音讯。外界指谷涉嫌谋杀了张伟杰。

正与央视主播热恋的章子怡

海外网站博讯网此前发布所谓独家消息,指大陆著名影星章子怡已经确认卷入薄熙来案,被中央调查组问话并禁止出国。消息称,薄熙来的金主、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供称,不但他与章有多次性交易,更安排章和薄熙来上床十次,首次酬金是1,00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9美元),而来自中纪委的消息称,章子怡在过去十年以性交易至少获取7亿元。

据徐明交待,就在他被抓的前一天,章XX还一天几个电话催他结婚。徐明说:“我不傻,章是需要一个正牌老公,几个富豪男友。”徐明还透露,章现在有一个男友是央视的主持人,该消息现已被证实。而另一位主持人倪X也曾是他的女友。

事后,章子怡方面发布公开信进行澄清,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讨回公道,对造谣者“来一个打一个”。6月11日,章子怡已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诉状,提起诉讼。

一女星一名模

薄熙来倒台后,有媒体报道称,现已息影的大陆女明星马晓晴,早年接受媒体专访时,曾暗示她与某位“位高权重”的政坛人物有过感情关系,称“那个领域跟娱乐的领域不同。他现在身在高位,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马晓晴

有网民根据马晓晴的经历,质疑那个官员是薄熙来,曾引网民热议一时。不过,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网名“麻宁1985”后在微博称:“经多方求证,得知原来马晓晴跟不厚(即薄熙来)那事儿是空穴来风。两人真的没啥。马听说这传闻都抚掌大笑。”

42岁的马晓晴是上海人,11岁演出电影《啊!摇篮》主角,一举成名,被誉为“天才童星”,后曾主演多部电视剧,包括《北京人在纽约》、《编辑部的故事》等,现已息影。

另外,有媒体报道薄熙来与大连某名模的绯闻。指薄为这位名模办模特儿学校,不惜亲自出马,“出钱出力”帮她。

薄夫妇另涉两女命案

大连是薄熙来在政治上的崛起之地,薄熙来夫妇也在此地涉及多宗命案。其中包括大连前副市长袁千的女儿,以及90年代初期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杰失踪之谜。据《亚洲周刊》报道,袁千的女儿所在公司曾聘用谷开来为常年法律顾问,谷开来对该公司的股票上市非常热心,与袁家的人来往密切,一天袁女先杀死公司另一主要领导之后跳楼自尽,轰动一时。令大连知情人起疑的是,袁女死后,一直没有破案,也没有下结论,薄熙来强压消息,不许媒体报道。传谷开来经常被薄熙来暴打及性虐港媒曾报道称,由于薄熙来同别的女人之间的绯闻,谷开来有抑郁问题,也变得精神不正常。谷开来也和几名男子有性关系,英商海伍德是其中的一个。谷开来曾在海伍德的大连籍妻子面前哭泣,薄熙来亲自下令杀掉了6个人,其中4个人是和谷开来有关系。香港《文汇报》前记者姜维平曾撰文透露,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和大连富丽华酒店的老板田某合谋,为讨薄熙来欢心,在该酒店专门留出豪华客房,提供数十名美女供其淫乐,其中有十几位海内外知名影、歌星和模特,一旦有了麻烦和纠纷,吴文康善于软硬兼施,花钱消灾。在这篇文章中,并提到大连市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说,常有不明身份的小孩到政府机关大楼哭闹,声称是薄熙来的私生子。吴文康则扮演灭火器的角色,迫使无人敢出面作证。

让挺薄派失语 中共处理薄事件回归法律

【多维新闻】北京时间9月28日,中国官方对外公布对薄熙来的处理结果,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而通告中更是罕见的一一列举薄熙来涉嫌违法乱纪的罪名,对此有政治观察人士指出,中共在整个案件未有最终审判结果之前就给出大篇幅的通报内容,一方面或许是由于从之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减少谣言的产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薄熙来本人特殊的政治属性,意欲让民众知道薄熙来违法乱纪的本质,让民间的挺薄派“失语”。

遭受舆论压力改变处理手法

目前,从这次对薄熙来事件公布处理结果的流程上来看,当局是第一时间通过新华社对外发布消息,通告内文一条条的列举出薄熙来所违反的党纪国法内容,并按照相关法规进行处理,内容相对详实、有理有据。而在随后中共另一喉舌CCTV则在《新闻联播》节目中对该通报进行全文播报,并未掩掩藏藏。这种一改往日的危机公关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中共此前在该事件上所遭受的舆论压力。事实上,这种处理方式也是中共从此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而得到的。

自3月15日薄熙来事件发生之后,由于当时官方并没有给出过多的消息,因此一时间谣言四起,“双规说”、“枪响说”、“政变说”甚嚣尘上。种种传闻再被冠以春秋笔法,将中南海政局描写的步步惊心,似乎中共一夜间又回到路线斗争的年代。而中共方面,不仅频频进行言论管制,而且自己在大部分时间里保持一个噤声的状态。这种在互联网时代显得僵化落伍的文宣方式让中共正在成为话语权上的被动方,处处显得被动尴尬。

虽然可以理解为中共在处理此事时力求稳妥,不到整个事件脉络彻底理清,官方有个明确定论之时,不便对公众公开。但是这种近似于迟钝的稳妥与今天公众快速消费信息的需求形成了天然的冲突,使得中共必须为自己这种老旧陈腐的文宣方式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公众在得不到及时的官方消息之时,需要大量的由所谓“民间通讯社”传播的小道消息,而这其中大部分是累及中共形象和政治形势的谣言。从“王捕头夜奔美领馆”到“平西王黯然离山城”,虽然当局频频对敏感议题进行屏蔽,但网络依旧在客观上撑大了中国的政治言论讨论空间,“薄熙来”被屏蔽就以“薄督”称呼,“薄督”被屏蔽就以“西南王”称呼,更导致了流言走向扩大化。物议纷纷的结果就是中共官方形象频频于幕后被演绎,话语权被打的七零八碎。

另外,薄熙来本就是“政治明星”,他突然落台这样的政治事件,更不可能关上房门自己静悄悄解决。整个地球村都在关注,好奇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心态的现实反映从2月6日王立军事发之后包括路透社、《金融时报》等外媒对薄熙来事件保持了浓厚的兴趣,从两会之上对温家宝、薄熙来纷纷提问,到这些媒体陆续发布所谓“北京观察”,对“京城枪响”、“中南海政变”等流言大肆报道,在中国民众茫然无措的情况下进一步以看似权威的舆论进行误导。

当时多维就分析认为,凭借着在国家崛起和民众生活提升方面做出的成绩,目前的中共可以说是正处在其维权和统治力全盛的阶段。借助庞大的国家机器和权威的媒体喉舌,辅以现代的政府形象公关策略,完全可以在遇到此类重大突发政治事件时实行有效措施,上抚党员、下慰民心。而不仅仅是依靠拖沓、隐瞒、封锁,在党媒上发布只字片语供民众“解题”等陈旧老套措施。

事实上,从随后对于王立军案和薄谷开来案的审判来说,中共正在从中摸索处理这一类事件的方式,例如在对于王案和薄谷案审判之前,就对关注此事的外媒进行通风,并进行有度的公开审判。并在审判之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对外进行通告,随后也发布了内容详实的庭审纪实和案件始末,这种“让事实说话”的操作手法让民众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起到了以正视听的作用,最大程度压缩了谣言的生存空间。

回归法律轨道让挺薄派“失语”

此外,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之所以如此详实地通报对薄熙来的处理情况另一个原因在于,作为中国近30年来影响最大的政治事件之一,薄熙来背后所蕴藏的能量远非当年的陈良宇案和陈希同案所能比肩,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刑事或贪腐案件,他所拥有的大量左派拥趸者让整个事件看上去更近似于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国内左右派之间的争论,折射出当下中国社会思潮对撞的现状。因此中共需要扎实地公布薄熙来违反党纪国法的情况,给左右两派一个交代,以免整个事件继续政治化,而让其落回到法律的范畴中。

此前多维一直在强调,近年来,随着社会矛盾的日益凸显,在群体性事件频发,底层抗争在规模、频率和激烈程度上迅速发展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知识层在政治态度和思想取向上也更加激进,左派要求社会公平,在公共政策上怀疑邓小平及其后续者主张的市场经济为导向的经济政策,多项改革的弊端都来源于自由化。执行改革政策的一大批现任官员是“买办”性质的官僚,他们出卖中国利益,在经济上的自由化给人民生活带来了诸多苦难。在历史评价上,左派认为毛泽东时代社会正义、平等,生活福利远好于改革开放后,社会中的新问题来自无产阶级专政的减弱。在自我评价上他们将自身看作爱国者和毛主义拥护者。而右派极端者则要求自由与民主,进行彻底而激进的政治变革,甚至改变中共一党执政的现状。

这些观点在部分官民对抗等重大议题上激烈对撞、沸反盈天。而薄熙来,一位前中共高官之子,正统的红色血脉,封疆大吏的政治身份再加上他在重庆所提出的“共同富裕”口号和唱红打黑等措施,让中国大陆左派学者如司马南、孔庆东等人自然将其作为他们的政治主张在中国政坛上的领袖,他们需要一个偶像,甚至一个殉道者。因此薄熙来就被无端的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甚至可以说,薄熙来是大变革时代的一种思潮的寄托,他的所作所为也许开始并没有明确的政治属性和目的,但在众人的哄抬中,他被拔高。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薄熙来的下马给公众的第一印象并非由于涉嫌刑事案件,而是在政治路线上出现问题,从而将其笼统概括为政治斗争。

显然,从目前中国官方所给出的事实来看,薄熙来的下马极有可能没有什么政治因素,反而恰恰是他的知法犯法,滥用职权、纵容包庇、贪污枉法、生活腐化。这些基本的官员底线都被薄熙来打破,这已经不是政治主张不同,而是实实在在违反了党纪国法。因此面对如此详实的通报,证据在此,民间左派也无法继续为薄“喊冤 ”。

3 responses to “薄熙来因贪腐玩弄女性被“双开”

  1. 执子之手偕老

    昨天看到一条很牛的评论:不查都是毛泽东的继承人,一查全是A片男主人。笑翻

  2. 也许这些是真的,但我也相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3. “不查都是毛泽东的继承人,一查全是A片男主人”——这不矛盾,反正毛泽东也是A片男主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