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79)

Simon说话算话,终于说动老爸出面做东,邀请了蓝总和几个老朋友聚会,并同意儿子把詹濛濛带去作陪。

詹濛濛兴奋地跑来找林妲:“我穿什么穿什么穿什么呀?”

“那要看你穿给谁看。”

“当然是穿给我的钻石王老五蓝大哥看啰,难道还会穿给八级干部和他那帮老家伙看?”

“呵呵,蓝总已经降级为大哥了?”

“怎么是降级呢?明明是升级——升到我们年轻人这个级别来了。”

“那你还愁穿什么?你蓝大哥又不是没见过你——”

“正因为见过,所以不能重复上次的穿着嘛。”

“你那么多衣服——”

“那都是些白菜青菜,怎么能穿去见蓝大哥?”

“那就买新的啰。”

“就是来约你去血拼的,”詹濛濛略微不好意思地说,“可不可以把你准备拿来还闷闷的那些钱先借我买衣服?”

她都忘了是什么时候告诉过詹濛濛这笔钱的了,不由一阵后悔:“但是——”

“别但是了,他现在正忙着泡Lucy呢,哪里还顾得上这个?”

“虽然他顾不上,但是我还是要还的——”

“别傻了!他玩了你,你还没问他要巨额补偿费呢,就当这是他付给你的一点——道歉费吧。”

她脸一热:“他什么时候——玩我了?”

“怎么没玩呢?他不是给你做‘特殊美容’了吗?”

“那个——”

“别那个了,所谓男人玩女人,不就是跟女人滚床单吗?”

“但是他没有——”

“那更惨,他连衣服都没脱,说明他对你一点都没性趣,那就纯粹是玩你了——”

她听得烦躁不安,叮嘱说:“这事就你知道,你千万别到处乱传——”

“不会的,放心吧。”

她突然很想把这笔钱借给詹濛濛,好像这是一坨赃物一样,拿在手里就老是不安,一天不还掉,就一天压在心头,但她又不想挖地三尺把陶沙挖出来还他钱,好像一挖出来就彻底证实他在跟Lucy同居一样。

她爽快地说:“好,钱你先拿去买衣服,反正我现在也没法还给他。”

“太好了!春节我肯定能收到一些压岁钱,年后我就把钱还给你。”

“到时你直接帮我还给陶沙好了。”

“也行。”

她带上银行卡,跟詹濛濛一起去血拼,但脑子里仍是乱糟糟的,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问:“你说他为什么——”

“谁?闷闷?”

“嗯。”

“什么为什么?”

“就是那个——我们刚才说的——”

“哦,不和你滚床单的事?”

“嗯。”

“变态呗,还能是为什么?”

“我一直有点怀疑他那次是在为Simon打掩护。”

“打什么掩护?”

“让Simon到你房间去删那些艳照啊。”

“嗯——也有可能,不管了,反正Simon也没删到我存在U盘上的艳照——”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想到陶沙那次是为Simon打掩护的时候,心里反而好过一点了,自己不过是那两个变态男的变态友谊的牺牲品罢了,不关感情半毛钱的事。从传统角度来说,自己并没“失贞”,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就当被条疯狗咬了一口吧。

詹濛濛得意地说:“幸亏我狡兔三窟,把那些艳照拷贝了若干份,不然还真被Simon这个骇客都删掉,那就没有今天了。这个紧箍咒太管用了!只要我一念,Simon就招架不住了,乖乖给我制造机会。你说他是不是有点贱格?你不吓唬他,他就总不给你办,非逼着你捅他的软肋不可——”

“他这次是真的使出看家本领了,他爸这么不喜欢蓝总,他都说服他爸请蓝总来吃饭了——”

“他爸不喜欢蓝总?为什么?”

“听说他爸以前帮过蓝总很多忙,但是蓝总——没有好好报答他——”

詹濛濛不解:“但是他们两个不是亲家吗?”

“亲家处得像仇家的不要太多!”

“嗯,Simon好像也不喜欢我蓝大哥,总是叫他‘蓝老头子’。”

“女婿和岳父处不好的也不要太多!”

“这就是他太二了,他端的是岳父的碗,吃的是岳父的饭,不好好巴结岳父,想死呀他?”

“他也只敢背着岳父叫几声‘蓝老头子’,当着岳父的面不知道多乖顺吧?”

“肯定是!他这个两面派,等我当上他岳母了,好好在我蓝大哥面前参他一本。”

她叫起来:“哇,你还没当上他岳母呢,就在算计着参他一本了?别忘了,没有他在中间给你搭桥引线,你连蓝总都见不到——”

“搭桥引线也不是他自愿的,他是被迫的,谁叫他有死穴捏在我手里呢?”

“那看在他帮你搭桥引线的份上,你也不该在蓝总面前参他了。”

“你没听说过‘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觉得我不该在蓝大哥面前参他,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蓝大哥面前参我一本呢?留着他这个祸害,迟早把我的点点滴滴都捅出去。”

“小心点,他要是知道你有这个计划,肯定不会帮你了。”

“我怎么会让他知道我有这个计划呢?除非是你去告诉他。”

“我才不管你们的事呢。”

“只要你不说,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詹濛濛有点担心地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爸那关不好过——”

“你爸?”

“是啊,女儿嫁给一个比他还老的老家伙,你叫他情何以堪?”

“蓝总比你爸还大?”

“大了不是一岁两岁。”

“那你妈——没意见?”

“我妈是个窝囊废,什么都听我爸的。”

她想象一下蓝总去见“小丈人”的场面,也觉得很欢乐:“应该是蓝总情何以堪吧?”

“我也怕他有这方面的顾虑。唉,还是你好,不会有这些麻烦。”

“什么麻烦?”

“翁婿的麻烦啊。”

她理解到别处去了:“我可能真的没这个问题了,做一辈子剩女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没老爸,怎么会有翁婿矛盾呢?”

“就算我有老爸,也未必有翁婿矛盾。”

“为什么?”

“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结婚——”

“为什么发这么毒的誓啊?”

“我这不是发誓,就是说说——客观事实——”

詹濛濛安慰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世上到处是男人。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处处不留姐,姐去炸政府。千万别因为一个闷闷把自己搞成他的老弟了。”

“他老弟怎么了?”

“他老弟不开心嘛。”

“他老弟不开心?你怎么知道?”

“闷闷后面是什么?”

她想到陶沙身后去了:“他后面?”

“是‘不乐’嘛!”

她愣了一会才想明白,不由得呵呵笑起来:“呵呵,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他后面长了个尾巴呢。”

“说不定他真的长了个尾巴,不然他怎么不跟你滚床单呢?肯定是怕你看见他的尾巴。”

“尾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返祖现象吗?找医生割了不就行了?”

“也许是一种特殊的尾巴,不能割,割了就会有生命危险。”

“还有这样的尾巴?”

“那你说他为什么——不跟你滚床单呢?”

“你不是说了吗,对我没性趣呗。”

“这样想多伤自尊啊!还不如当他是有尾巴。”

她想了想,说:“不会是有尾巴吧?他不是还有过女朋友吗?那个陶妈,还有Lucy,你不是说他现在在泡她吗?”

“这刚好证明他有尾巴!陶妈啥成色啊?恐龙一个,他什么人不好找,偏偏找个恐龙?不就是因为自己有尾巴吗?再看Lucy,中年胖大妈一个,当然不会嫌弃他有尾巴。”

“但我又没说我嫌弃他有尾巴——”

詹濛濛叫起来:“天啦,他有尾巴你都要他啊?你真是——爱到变态档了!我劝你别傻了,他又穷又老,还长一尾巴,倒贴钱我都不会要——”

“我也不是富人,干嘛嫌人穷?”

“正因为你不是富人,所以你得找个有钱的老公啊,不然两个穷得叮当响的男女凑在一会,还不穷死了?”

“哪会穷到那个地步——”

“问题是他不光又穷又老又有尾巴,他还变态啊!玩失踪都一个多月了,你还在想他?”

“我哪有想他呀?”

“想没想你自己心里有数。”

“当然有数啊,因为我知道我没想嘛。”

“没想他?你怎么会暴瘦一大圈?”

“我暴瘦了吗?那太好了,正愁减不下来肥呢。”

詹濛濛许诺说:“主要是我这段时间太忙了,等我忙过这段,一定把你拉出去见见世面,你就是认识的男生太少了,才会把闷闷都当个宝。”

她也正想接触一下别的男生,早日从陶沙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便积极响应说:“好啊,我还真没见过几个男生呢。”

“就这么说定了!年后吧,我年后才有时间。”

“行,不着急。”

她和妈妈说起Simon父亲家的聚会,妈妈猜测说:“既然蓝总愿意去,那肯定还是对濛濛有意思的——”

“也许Simon的爸爸根本就没提濛濛的大名?”

“也有可能。但是男人嘛,谁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呢?不是有个段子说过吗,各个年龄段的男人都喜欢二十多岁的女生。”

“那你觉得濛濛这次会不会成功?”

“我觉得有希望,特别是还有别的男人在场。”

“但是那些男人不带夫人去?”

“带夫人更好啊,夫人都老了,哪能跟濛濛这样的小女生比呢?还不都被濛濛迷倒了?等蓝总发现其他男人都被濛濛迷倒了,他的竞争心就上来了——”

她觉得妈妈分析得有道理,开玩笑说:“那你是不是因为这个顾虑才不肯邀请蓝总上咱们家来吃饭的?”

“我?你的意思是我怕输给濛濛?”

“呵呵,是不是呢?”

“我根本都不参与竞争,哪有什么输赢呢?即便我答应请客,也是为了给濛濛搭桥引线——”

“那你是不是因为不想给她搭桥引线才不同意请客的呢?”

“说实话,我还真不愿意给她搭桥引线呢,如果蓝总不是个好人,我不想害了濛濛。如果蓝总是个好人,我不想害了他。”

她倒不觉得这事会害了蓝总或者濛濛,一个能得到自己需要的钱,一个能得到自己需要的年轻漂亮妻子,各得其所,何害之有?

不过她没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不想跟妈妈辩论。

詹濛濛赴宴当天晚上就打电话来了:“爱卿,朕赴宴完毕回宫了!”

她听出詹濛濛的声音里全都是兴奋和得意,赶紧催促道:“快说说,进展如何啊?”

“呵呵,这么说吧:是我蓝大哥亲自开车送我回宫的!“

2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79)

  1. 第一
    share强宝

  2. 沙发吗?
    ——空空如也

  3. 沙发么?

  4. 沙发吗?

  5. 还是觉得蓝总不会喜欢詹濛濛。聚会结束送女士回家不是天经地义么。

  6. 闷闷也许是真的有尾巴呢,艾园前段时间发过一篇关于返祖现象的。

  7.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8. 谢谢艾米。

  9. 回复“鱼皮”:

    我把你的贴删了。你这么焦急地等陶沙上场,已经不能享受这个故事了。而你这么催三催四,也影响我享受写这个故事。

    只想看陶沙上场的,请等到陶沙上场再来看;只想看结局的,请等到结局了再来看。嫌故事“发展”慢的,很明显对“故事”和“发展”的定义都跟我不同,那就根本就不用跟读这个故事了。

  10. 上一集:Simon恨恨地说:“这个女人真是个祸害精,谁沾上谁倒霉,不把她铲除掉,我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詹濛濛的话:“你没听说过‘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觉得我不该在蓝大哥面前参他,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蓝大哥面前参我一本呢?留着他这个祸害,迟早把我的点点滴滴都捅出去。”
    ————————————————
    这两人可真是同一版本的!

  11. 留着他这个祸害,迟早把我的点点滴滴都捅出去。”

    ___________________
    同意小丑鱼,之前Simon也说濛濛是祸害,分析来分析去,这两个人就是一种人。

  12. 他老弟怎么了?”
    “他老弟不开心嘛。”
    但我又没说我嫌弃他有尾巴——”
    詹濛濛叫起来:“天啦,他有尾巴你都要他啊?你真是——爱到变态档了!
    ——————————————————————
    陶沙躲起来,我猜是生理原因,这集濛濛和Linda的对话中,感觉在影射陶沙的问题。艾米的作品,很多都是到最后的结果出现时才发现证据就摆在那里,那这次能不能反推一下:)

  13. 哇,看来陶沙很有可能是长了尾巴,但长尾巴也不算太难言之隐啊?
    这个詹蒙蒙是越看越不喜欢,林妲有这么个朋友真是让人担心死了!

  14. 应该是有些生理方面的问题,但不一定是长尾巴吧,长尾巴手术能做的吧

  15. 蓝总看样子是个重感情的人,应该不会喜欢濛濛吧。

  16. 同意小丑鱼,simon和濛濛的性格还真是很像的

  17. 蓝总看上詹蒙蒙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她年轻漂亮,能说会道。德性好坏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不是很多人都是结了婚才发现问题吗?

  18. “你没听说过‘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觉得我不该在蓝大哥面前参他,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蓝大哥面前参我一本呢?留着他这个祸害,迟早把我的点点滴滴都捅出去。”

    ——simon 最终可能还是栽在詹濛濛手里了。

  19. “天涯何处无芳草,世上到处是男人。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处处不留姐,姐去炸政府。“

    ——呵呵,豪迈!

  20. “带夫人更好啊,夫人都老了,哪能跟濛濛这样的小女生比呢?还不都被濛濛迷倒了?等蓝总发现其他男人都被濛濛迷倒了,他的竞争心就上来了——”

    ——林老师的分析很靠谱。有时候,所谓”爱情“就是在竞争中产生的,本来一个你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但如果你身边的人都在抢夺,你也就想抢一把了。

  21. 没准Simon 假装唱醉了不能开车所以蓝总才送的。

  22. 濛濛说话很豪气,我喜欢她这一点。当然价值观是另一码事喏。这一集非常精彩,期待下一集

  23. 看来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蓝总也就一普通(猥琐)男人,刚好就喜欢年轻漂亮的詹妹妹。我们还是希望他比较高雅,会选中知书识礼的林老师。

  24. 詹濛濛金钱挂帅,如果是富豪们相亲,她可能也会跑去找机会。

  25. 秋声 | 10月 14, 2012 @ 6:51 下午 |
    还是觉得蓝总不会喜欢詹濛濛。聚会结束送女士回家不是天经地义么。

    ———-我也这么想。而且,或许蓝总以为詹MM还住在林妲家,送她回来可以见到林老师:)

    ———————-summer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