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81)

林妲对詹濛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瞧人家年纪轻轻,就对男人的各方面都这么了解,面对这么多比自己爹妈都年长的男人,居然一点都不紧张,反而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能把握甚至操纵那些老家伙。

如果换了她,肯定只敢躲在角落里闷头吃饭,菜都不敢夹。

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因为她以前都是跟着妈妈出去做客,一切应酬对答之类,全由妈妈承担,她的嘴带去只是用来吃喝的,不是用来交际的,顶多叫声“叔叔阿姨”之类,就算完成任务了。

而她妈妈也不爱出去做客,一定要去的话,那都是很熟很熟的亲戚朋友家,所以她没在多少人家里做过客,特别怕生,能不去别人家,就尽量不去别人家。

如果不是跟詹濛濛在一个锅里搅了这么久的勺子,她可能到现在都还是那么怕生,连去Simon家吃饭都不敢。

她打内心感激詹濛濛,不仅让她胆子变大了,也让她变时尚了。她以前可真土啊!不会化妆,不懂打扮,更不懂男生。以前男生对于她来说,都是动画里的人物,像人又不像人。她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们的软肋是什么。

但瞧瞧人家詹濛濛,对每个男人都这么了如指掌,想拿下谁,就能根据谁的特点制定一套作战方案,最终都能拿下谁。回顾一下詹濛濛的光荣历史,除了陶沙太穷,詹濛濛不想拿下之外,剩下的那些男人,个个都被詹濛濛拿下了。连Simon这种见多识广的海归,都得服服帖帖按詹濛濛的意愿办事,而蓝总这样阅历丰富的老总,也开始按照詹濛濛的规划一步一步掉进温柔陷阱。

看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詹濛濛征服不了的男人啊!

如果她有詹濛濛一半的能力和智慧,恐怕也不会被陶沙扔在这里发傻了。

她不好意思把自己的羡慕嫉妒直接说出来,只泛泛地夸奖说:“你真是太有办法了!我一辈子都学不会。”

这回轮到詹濛濛来谦虚:“你不是学不会,而是不想学。”

“谁说我不想学?我想学啊,你教我吧。”

“我教你没问题,但你受你妈影响太深,把现在最基本最正当的生存手段都当成俗气虚荣给摒弃了,成天活在自己那个小资的空中楼阁里,都快不食人间烟火了。”

“哪有啊?”

“怎么没有呢?如果没有的话,你还用得着我教你?说实话,你跟你妈两个人捆在一起,脱离这个世界太久,当心以后没办法在中国社会生存。我强烈建议你搬出来住。”

“搬到哪里去?搬你那里?”

“嗯——搬我这里可能不行,这屋子太小了,根本摆不下两张床。再说我也只是借闷闷的房子住,他一回来我就住不成了。”

“他要回来了?”

“他总要回来的嘛。”

“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去问Simon。”

她赶快撇清:“我问Simon干什么?我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刚才是你说到这儿来了,我顺口接一句——”

“知道,知道,”詹濛濛许诺说,“如果我蓝大哥为我找下住处了,我就把这个地方让给你住。”

她一想到那里曾经是陶沙住过的地方,就觉得特别亲切,也不管搬出去了妈妈会多么孤单,兴奋地说:“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

“蓝总会为你找住处?”

“会的,他自己提出来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说我住那里不合适,我就说那你帮我找个合适的地方,他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恨不得说我没别的要求,就想搬你那里去——”

她被詹濛濛逗乐了:“哈哈,你没这样说吧?”

“那敢呢,咱不是还在做羞涩状吗?所以我说没什么要求,只要离学校近租金便宜就行。”

“哇,你可真有魅力啊,一下就让蓝总对你献起殷勤来了。”

“呵呵,没这点本事我还嫁什么豪门?等我从这里搬走了,你就搬这里来住,可以一直住到闷闷回来——说不定他回来了你还可以住下去——”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干脆和他同居算了。”

“瞎说!”

“呵呵,怎么是瞎说呢?”

“谁说我喜欢他了?”

“你不喜欢他?不喜欢就当我没说。”

“不是说他和Lucy——同居了吗?”

“应该不会吧?如果他们俩同居,Simon会这么淡定?就算Simon这小子洋墨水喝多了,戴了绿帽子都不在乎,他爸还有那帮老家伙应该没这么洋化吧?”

她觉得这个推理很强大,有一大帮见证人的,不接受都不行。

詹濛濛神秘地说,“说到Lucy,我想起一件事,一个惊天大秘密!”

“什么惊天大秘密?”

“Lucy不是蓝少东。”

“不是蓝少东?那她是谁?”

“Lucy Liu,明明是姓刘嘛,怎么会是蓝少东呢?”

“她不是一直都叫Lucy Liu吗?又没隐瞒过,这叫什么惊天大秘密?”

“她是没隐瞒过这个英语名字,但她亲口对我说她就是蓝少东。我看她一把年纪了,人又挺老实的,不像个忽悠人的样子,所以相信了她。”

她也觉得Lucy不像个撒谎的样子,但也没严肃到连玩笑都不开的地步,也许Lucy看见詹濛濛那么心急地打听蓝少东是谁,就信口开了个玩笑。谁不知道美国人爱开玩笑?Lucy去美国这么多年,肯定早就被美国人同化了吧?

她问: “是谁说她不是蓝少东?”

“那几个老家伙都这么说。”

“你去向他们求证了?”

“我求什么证啊?Lucy是不是蓝少东关我屁事!”

“你不是总想搞清楚蓝少东是谁的吗?”

“那是以前嘛,现在我心水的是蓝向东,不是蓝少东。”

她想想也是,詹濛濛对蓝少东感兴趣,也是因为蓝少东是蓝向东的儿子,现在连蓝向东都拜倒在詹濛濛的石榴裙下了,还管蓝少东干嘛?

但她还是很感兴趣,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促使她关心这事,但她好奇啊:“那他们怎么会说到这上头去的呢?”

“他们在那儿忆苦思甜呗。”

“忆苦思甜?”

“是啊,到了他们那个年纪,半截都埋土里了,往前看已经没什么新鲜事了,你说他们除了忆苦思甜还能干什么?”

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忆苦思甜会说到Lucy身上去呢?”

“因为Lucy的老妈上山下乡跟他们在同一个大队。”

“哇,搞半天他们都是知青朋友?”

“是啊。我发现他们这些上过山下过乡的,特别爱讲那时候的事,而且一讲就讲成了忆苦思甜,好像全世界都亏待过他们,现在都应该倾听他们讲古似的。但在我听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不能和我们现在年轻人的生活相比——”

“我觉得知青生活挺有趣的呀,我妈那些老同学聚到一起也爱说上山下乡时候的事——”

“你在城市里长大的,肯定觉得知青生活很有趣。我是在乡下长大的,那些知青见过的事,我什么没见过?所以他们在那里讲得唾沫横飞,我在旁边听得只打瞌睡。”

“主要是他们讲的事都跟你无关——”

“嗯——大多数无关,但如果跟我有点关系的,我还是一下就听见了。”

“听见什么?”

“听见他们说Lucy不是蓝向东啊。他们也不叫她Lucy,就叫她‘小东’。我后来问了Simon,他承认Lucy的中文名字是刘小东。”

“那你没问他为什么Lucy骗你说她自己是蓝少东?”

“那还能不问?只差拎着他的耳朵问了。他说他不知道,叫我去问Lucy。”

“你会去问吗?”

“我管那些闲事干啥?我对蓝少东早就不感兴趣了,有现成的蓝向东不泡,我去泡蓝少东,疯了吗我?蓝少东又不会造钱,他的几个钱肯定都是从我蓝大哥那里来的。啧啧,蓝大哥真是钻石王老五啊,名符其实的,今天的聚会上就他没带女人去——”

“你不是女人?”

“我暂时还不算他带去的,但他心里肯定有数,知道我会去那里,我觉得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去八级干部家的,不然的话,他躲都来不及——”

“他为什么要躲?”

“因为八级干部老爱呛他——”

“怎么呛他?”

“还不都是那一套,回忆从前几个人亲密无间的时光啊,炫耀他当官的显赫啊,旁敲侧击地吹嘘他帮了蓝大哥多少忙啊,这之类的——”

“那蓝总——怎么回答?”

“他酷毙了,很少接腔,让那几个人去说,反正他们说也不能把‘神州’说成他们的。”

她觉得蓝总有点过分,便斟酌着说:“如果Simon的爸爸当年真的帮过他很多忙,他至少也要感谢一下人家吧?”

“你怎么知道他没感谢呢?他肯定都感谢过不知道几千几百回了,你总不能要求他每时每刻都把感谢挂在嘴边吧?那还活不活?再说他也很对得起八级干部了,他不是把Simon安排到自己公司当CTO了吗?难道这还对不起八级干部?”

她马上又觉得是八级干部太过分了:“也是哈,大恩不言谢,不管你对人家有多大的恩,你老这么挂在嘴边念叨,也把人家念烦了。”

“就是,别说我蓝大哥了,连我都听烦了。如果我是蓝大哥呀,我也不愿意去跟这种老朋友聚会,哪怕是当年一起上山下乡的哥们,哪怕一起共过患难,但那不都是过去了的事吗?不能指望人家一辈子跟你共患难啊!他们自己没人家蓝大哥混得好,就总是在那里羡慕嫉妒,恨不得蓝大哥对他们俯首帖耳,把自己的家产全都拿出来分给他们几个才开心。”

“他们几个都跟蓝总一起上山下乡过?”

“听他们那个口气应该是,Lucy的妈应该也是跟他们一个地方插队的,说不定八级干部还追过人家,但人家看不上他,看上了我蓝大哥——”

她叫起来:“Lucy的妈是不是蓝总的那个‘单恋’啊?”

“有点像,反正八级干部好像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媳,说她大老远从美国回来都没去看望他这个公公,只把他接过去吃顿饭了事,这像什么话?哪有公公拜见儿媳的道理?”

“可能他们那一代结下梁子了。”

“应该是,八级干部追人家的妈没追上,就怀恨在心——”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怎么会同意儿子和Lucy结婚呢?”

“儿子的事,他做得了主?听说Simon和Lucy是在美国结婚的,他更管不了那么多了。”

2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81)

  1. 大沙发! – Pilate

  2. 哈哈哈!老四?

  3. 谢谢艾米!

  4. “可能他们那一带结下梁子了。”

    一代?

  5. 看Simon一看到Lucy打算跟他离婚,就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倒不是他有多爱Lucy,只不过他的一切都是靠“Lucy 少东”的关系来的。他在美国已经衰掉了。再被“神州”赶出去,他真的是海龟不成还成了“王八”了。
    所以,不管Lucy是不是蓝少东,她和蓝总之间的关系一定是很密切的,她如果想回“神州”,肯定能得到和蓝少东差不多的地位。

    唉,陶沙那么好。。。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难言之隐,不是不爱才不追林妹妹的。
    不能结婚,不能做爱,他的 难言之隐到底“有多难”啊!30岁左右的人,怎么都有60岁的心了。

  6.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7. 1。有现成的蓝向东不泡,我去泡蓝少东干,疯了吗我?
    —————————
    我去泡蓝少东干(吗)?

    2。哪怕是当年一起上山下乡的哥们,哪怕一切共过患难,
    —————————
    哪怕一切(起)共过患难,?

  8. “儿子的事,他做得了主?听说Simon和Lucy是在美国结婚的,他更管不了那么多了。”
    ——————————
    虽然,只有50集和这集借濛濛的口寥寥几句描述八级干部,但是已把八级干部刻画的入木三分。
    八级干部儿子能娶LUCH,怎么会不同意呢?蓝总的女儿,娶了她,神州的的份儿他不也就镶上了一点。

  9. 谢谢艾米妙笔生花!

    蓝总可能不想ZMM在陶沙那里住,才会提出来为她找住处的。

  10. 想不到今天有有一集,太好了!

  11. 是应该多了解一些男人(女人),但好像不是詹濛濛这办法。

  12. 看来lucy就是蓝总那个“单恋”的女儿,但究竟是不是蓝总的女儿,就不知道了。如果lucy是蓝总的女儿,那么他让simon做“神州”的CTO就不算报答八级干部,至少在八级干部眼里不是,只能算为自己女儿着想。

  13. 林妲太怕生还是不行的,毕竟以后要踏入社会,与人交往。她能和詹濛濛做朋友,也并非全都是坏事,至少变得大胆了一些,还学了一点打扮的技术,这也是年轻女孩子应该学会的。

  14. “我暂时还不算他带去的,但他心里肯定有数,知道我会去那里,我觉得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去八级干部家的,不然的话,他躲都来不及——”

    ——这个很难说,也许蓝总以为既然詹濛濛会去,那么林家母女也会去,他是去会林老师的。或者他有什么把柄抓在八级干部那帮人手里,不敢得罪那帮人,不得不去。又或者他就是个重情义的人,既然是老朋友聚会,怎么会不去呢?

  15. 谢谢艾米!

  16. 林妹妹这样的人在国内生活,简直就不是詹MM的对手啊。

  17. 看了这一集,才理解林妲结交ZMM这种女生的原因。艾米真是妙笔生辉呀!

  18. 回复“匿名” | 10月 19, 2012 @ 11:44 下午 |
    :感觉你的帖子是在说林妲结交ZMM是有目的性的,我没看出linda和ZMM交往的时候是抱着什么目的的,“不那么怕生了”和“学会打扮”应该是linda不知不觉中受到了ZMM的熏染。 步步

  19. 詹美眉都被林妲看成是所向披靡的
    巾帼女英雄了,笑死。不过人家确实"美女爱豪,取之有道"哈。相信就算不是蓝总,她也
    会找到一个豪门嫁掉的。林妲有这么个朋友生活丰富了好多八卦都听来不少,不错。

  20. 闷闷为什么会不告而别呢?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难道他想从林妹妹的生活里消失?

  21. 这几集里看詹MM一口一个“蓝大哥”,感觉那个怪异:)。如果哪天让蓝总听到,不知道会不会起鸡皮疙瘩:).
    ———-summer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